2022-01-24 06:00:00| 人氣99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21.殺了她,就能通往新世界

21.殺了她,就能通往新世界

作者: 冷擎

伸手不見五指,黑漆漆的房間裡面,姚晦不停地忍住想要啜泣的衝動,甚至眼淚鼻涕流都流到嘴巴上面了,她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門的外面似乎有人跑來跑去,也有人在大叫著:「那邊也找找看!」

「應該還沒逃出去,前後的鐵門都拉下來了!」

顯然那些護士們四處在追捕她,想要把她帶回手術台上剝皮。

 

閉上眼睛,現在自己手跟腳都還在發抖,她除了背靠木門用力頂住,也沒有別的辦法。

就這樣緊張地屏住呼吸,腦筋空白地死死坐在地上頂著門,她內心不停地祈禱著,祈禱那些護士不要發現自己在這個房間。

 

過了一會兒,似乎外面追捕她的聲音遠去了,她才略為鬆了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睛環顧四周,這似乎是一間小型的儲藏室,放了很多紙箱子,空氣裡面充滿霉味,偶而還有一絲絲消毒藥水的味道。

 

天花板的角落,有一個半球型的監視攝影機,微微發出紅光。不知怎麼地,萬分緊張的她,看到黑暗中微弱的紅光,開始覺得有點溫暖,有點放鬆。

 

唔…!

一陣刺痛從腳底傳過來,有一種異物感,身體只要微微動一下,就發出強烈的刺痛。

剛剛顧著逃跑,沒有穿鞋,應該是踩到了地上的玻璃…

她試著用最慢的速度,把腿彎曲,讓左腳腳底轉過來,手上感覺到溫溫濕濕的,沒有光線也看不出來到底受傷有多嚴重?

 

拜託!

誰來救我都好…快點…救我…

姚晦心裡面祈禱奢望著。

 

剛剛玻璃被打破的時候,似乎有聽到豪傑的聲音?!

是不是豪傑人就在這附近?

她回想到了,今天晚上明明是跟豪傑吃晚飯看電影,然後就甚麼都不記得了?

 

直到剛才被打破玻璃的聲音驚醒,才發現自己穿著綠色的手術衣,正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

因為驚醒而睜開眼的那一瞬間,手術台上面吊著的那幾盞大燈刺得自己眼睛暫時瞎了,到現在都還有怪異顏色的斑塊在視覺裡面還沒散掉,這麼印象深刻的事情,肯定不是在作夢。

但是,為什麼我會被放在手術台上?

我怎麼不記得,也沒有任何印象說,有安排甚麼手術呢?

 

 

驚醒之後,她下意識想要坐起來,結果被一群護士用力壓制住,似乎還聽到豪傑在窗戶外面吼叫…

 

然後,她想起來了,被壓在手術台上的時候,執刀的醫生不是人!

是一個長滿綠毛,像是發霉橘子那種顏色的長毛的怪物!

怪物揮移動著長長的爪子,正準備要用那銳利如同刀子一般割開自己的身體。

 

「啵!」一聲悶響,戲劇性地一幕發生了。

一個花盆不偏不倚砸在怪物頭上,爆開的碎瓦片還有泥土噴灑得四處都是。

那幾個抓住自己的護士一時間不知所措,慌亂地放開了手腳不停想把弄得到處都是的泥土拍掉。

 

就在那時候,姚晦堅定地下了決心逃跑。

她趁所有人沒注意,跳下床,光著腳往走廊上面跑,然後躲進了這一間儲物間。

 

胡思亂轉的思緒,旋即又被腳底陣陣的刺痛拉回了現實。

 

為什麼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是被人抓到這邊來的嗎?

 

摸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這種手術衣沒有口袋,她絕望地想起,自己的包包在上廁所之前交給豪傑拿著…手機就在裡面。

這下也沒辦法打電話求救了…只有等看看是不是會有人發現自己失蹤,然後來救命。

 

冰冷的地板加深了無助與害怕,她用手臂不停地擦掉臉上的淚水與鼻涕。

我要是死了,媽媽一個人該怎麼辦?

 

不…我不能就這樣死,我得想辦法逃出去!

 

可是哪裡有辦法能逃出去呢?

 

 

****

 

 

「可惡!滾開!」暴吼聲中,張偉翔飛起一腳把拿著棍子從背後襲擊韓豪傑的小混混踹得在地上滾了兩三圈。

顧不得已經昏倒在地上的韓豪傑,「別跑!」他又撲向另外一個混混,兩個人扭打在一起。

 

巷子裡面其他幾個混混,被張偉翔踹倒了一個,又撲倒了另外一個,面對突發狀況有點矇了,呆立了四五秒。

 

「扁他!」很快其中一個清醒過來,拿起棒球棍對著張偉翔的後背砸了下去!

 

張偉翔畢竟是刑警出身,加上身材高大,扭打沒幾下就騎在小混混身上痛揍。突然間從背後挨了一棍,痛得滾倒在馬路上。小混混一棒把偉翔打倒,拎著棒子追上去又是一陣猛揍,偉翔一時之間沒武器可以還手,只能在地上亂滾躲避。

 

「通通不許動!我是警察!」後面氣喘吁吁遲到的李友福高舉徽章大叫!

兩個人才剛剛到大西整形外科診所,眼尖的張偉翔就看到巷子裡面的混混正在偷襲韓豪傑,第一時間連叫上李友福都來不及,直接衝進暗巷裡面起腳就踹倒了一個混混。

卻沒想到馬上就被其他的混混打翻在地上。

 

「有條子!」

「快跑!」

聽到有警察出現,這些混混下意識沒想繼續,轉頭跑進暗巷子深處,消失不見。

 

「該死!」張偉翔雖然挨了幾下,卻仍然忍痛一瘸一瘸追上去。追沒多遠眼看追不上了,才停下腳步。

回頭只見李友福已經把被打昏的韓豪傑扶起來,揮手示意張偉翔過來幫忙。雖然全身疼痛,他還是沒忘記今天來的目的,是要查看大西整形外科診所,因此他邊走邊轉頭四處張望,看能不能發現甚麼蛛絲馬跡?

 

不過診所的燈都關了,鐵捲門也拉下了,暗巷裡面又烏漆抹黑的韓豪傑又昏迷不醒,救人要緊,只能心有不甘地先放棄。

兩個人把昏迷的韓豪傑帶到了巷子外面,把豪傑放在診所門口的走廊上躺著。

 

「豪傑,你還好嗎?」擔心豪傑是否受傷很重,偉翔拍拍他的臉頰關心地問:「救護車很快就來了,你要撐住!」

 

「快點…晦晦有危險…要阻止手術…」忍住劇痛,豪傑似乎恢復了一些些意識,用盡力氣想說甚麼,卻仍片片斷斷無法說清楚。

 

「聽不清楚,你剛剛說甚麼?」

「晦晦指的是姚晦嗎?」

「阻止手術?是甚麼手術?」偉翔著急著,連珠炮亂問。

 

「危險…救命…換皮…」意識時有時無的豪傑即使想要把事情講清楚也有困難,斷斷續續的話讓偉翔更是一頭霧水。

 

一旁的李友福伸手拍拍偉翔的肩膀,示意他冷靜。

同時,拿起手機打電話給偉翔的父親:「局長,大西整形外科診所這邊需要支援,偉翔還有他的朋友被襲擊了!」

 

 

****

 

 

距離西門町沒多遠的西本願寺,夜裡格外冷清。

偶而有幾個孤魂野鬼來到靈泉這邊修補自己的靈體,也有的幻化成為星火回歸六道輪迴。

 

「嘎吱!嘎吱!喀啦!喀啦!」的聲音傳來,一個老太婆拉著一輛髒兮兮破舊的菜籃車從小巷子鑽出來。與孤魂野鬼不同,她沒有走向靈泉,而是走向了正在一旁打坐的光天。

 

「咭!咭!咭!」原來這老太太正是修理貂皮大衣那個小店的老闆。

她來到光天面前,像是不敢打擾光天,可是又放不下事情,欲言又止。

 

「妳來到靈泉這裡,超度貂鼠的怨魂,算起來也有五十年了…這時間不算短,怎麼說也都算是老朋友了。」

光天睜開眼和氣說道: 「說吧,貂鼠婆婆,有甚麼事情需要找我?」

 

「咭!咭!咭!」

「說起來,你也知道的,我們討厭人類…但是光天你在這邊,至少保護了我不被其他惡靈傷害…」

「身為貂鼠精的老太婆我,沒有別的本事,唯獨嗅覺特別靈敏…我們可以聞到靈魂的味道…」

「就算轉世之後,也還是可以聞出來上輩子,甚至上上輩子的味道…」

 

「嗯,這個我有聽說過。」光天點點頭。

 

「前些日子,有一個女孩子來到我的店裡面領回修好的貂皮大衣…」

「咭!咭!咭!」

「很特別的,這女孩子靈魂的味道,跟你有點接近…可能上輩子或者上上輩子跟你有密切關係…」

 

「真的嗎?」光天聽到這個消息,興奮地站了起來,急急忙忙詢問:「那麼這個女孩現在人在哪裡?」

 

「咭!咭!咭!」

「我看到她走進『換皮殭屍』開的診所…剛剛有一個男生急著找她,結果那個男生在我店門口的巷子裡被小混混打昏了…」

「本來我不應該救人類的,可是想到這女孩子跟你有關,我想還是來跟你說,你來決定該怎麼做吧?」

 

「妳說她走進『換皮殭屍』開的診所?」

光天納悶了,換皮殭屍在西門町開診所這事情他知道,可是換皮殭屍並沒有接觸過靈泉,所以儘管牠在診所裡面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光天也沒資格管。

事實上天族的人也知道換皮殭屍的事情,但祂們卻不敢管,因為換皮殭屍的法力強大…

打從被清朝蒲松齡紀載到聊齋誌異,寫成「畫皮」故事的那個時代,換皮殭屍就已經是個有高強法力的惡靈了!

 

聊齋誌異裡面描述到了,這個惡靈連法力高強的道士都不怕。

 

牠幫其他殭屍換皮,代價是吸取其他殭屍的法力,牠這麼做,無非就是想要早日突破「魔際限界」成為神佛都管不到的阿修羅。

 

「萬一這女孩是跟烏林答有關的線索呢?」

「糟糕!晚一點只怕就來不及了!」

他突然驚覺到事情可以會急遽往最壞的方向發展。

 

「修羅瞬移!」

他急忙發動法術,趕往貂鼠婆婆所說的大西整形外科診所。

 

把事情跟光天講了,貂鼠婆婆覺得仁至義盡。

「咭!咭!咭!」寒風中,貂鼠婆婆轉身拖著那輛菜籃車,走到了靈泉前面,從車子裡面拿出貂皮大衣,放在靈泉的煙霧中。很快地,從貂皮大衣裡面飄出了好多顆閃著光芒的微小星火,隨著風飄散而去。

 

「去投胎吧…族人們…我能為你們做的只有這些了…」

「咭!咭!咭!」

 

 

****

 

 

外面好像安靜下來了?!

姚晦發現診所裡面搜索她的人似乎都放棄了…終於等到逃走的機會了!

唔…

可是腳底已經被玻璃刺破了,只能拖著腳步慢慢爬出去吧?

畢竟不知道玻璃刺傷的傷口有多深,貿然拔出玻璃,萬一大出血就不好了。

 

她試著挪動身體,移到門的旁邊,這樣就可以把門打開一道縫,讓自己爬出去。

 

「好了,寶貝,貓捉老鼠的遊戲結束了!」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聲音,似乎是在對我講話?

 

姚晦緊張地左右轉頭,想找尋聲音的來源。

 

「從攝影機裡面看妳這樣為了活命慌慌張張地掙扎,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享受呢。」

 

這傲慢又輕挑的語氣,有點熟悉…好像…好像是那個前幾天在診所門口遇到的年輕人?!

 

「再多告訴妳一些秘密吧…我呢,大腦可以即時連接全世界的監控攝影機…所以,打從妳躲進儲藏室開始,就已經被我看得一清二楚了。」

 

啊?

聽到這裡,姚晦只覺一陣暈眩,原來自己的一舉一動早就都在敵人的監控之下,剛剛竟然還以為能逃得出去?

絕望了…全身像是被浸泡在冰水裡,甚至都感覺不到心臟在跳動。

瑟縮在牆角的她,眼淚開始決堤。

 

「啪嚓!」

「啪嚓!」

 

突然之間發出的巨響,旋即牆壁一陣劇烈的高頻率震盪,本來倚靠著的木板門,竟然被殭屍的爪子硬生生撕開。

外頭的燈光從爪子與木門之間的縫隙透進來,墨綠色的爪子泛著暗暗的油光,既噁心又恐怖。

 

「碰!啪嚓!碰!」又一陣猛烈的破壞,整片木門已經被換皮殭屍撕得破爛。毫無還手之力的姚晦,只能眼睜睜看著外面的人從破洞伸手進來打開房門,卻全身顫抖著一動也不敢動。

 

「抓住她!」門才一打開,一群護士衝進來,把呆若木雞的姚晦抬出去。

 

從黑暗的儲藏室被抓住四肢仰天抬出來,眼睛剛剛碰到強烈的光線,驚嚇之餘,她又開始劇烈掙扎!

不管了,就是要想辦法逃出去,即使腳底被玻璃割再深,我爬也要爬出去!

 

「呦!這小美女脾氣還真倔啊!」那個年輕男人又說話了:「之前好像都沒有像這樣子狂野的…」

「呣…看來還是打個針比較妥當!」

 

「不,我不要!放開我!」她仍然用盡全身力氣不停掙扎著。

 

唔!

手臂突然間一陣痠麻刺痛!

意識漸漸模糊…「我…不…要…」

 

「主人,現在可以開始換皮了!」對著已經被麻醉,安置在手術台上的姚晦,換皮殭屍露出了既長又尖銳的爪子,在她身上比劃著:「這麼好的膚質,這張皮我就自己要了。」

 

「那就開始吧!」被稱為主人的男人爽快回答,卻又叮囑換皮殭屍手腳要俐落一些:「這一個女的你要特別小心處理,她可是我通往新世界的關鍵鑰匙啊!」

 

「主人,你大可以放心,幾百年來我換過的人皮也不下萬張了,從來沒有失手過…換皮之後,會立刻讓護士把她帶去秘密基地,到時候就任憑主人處置她了!」

 

換皮殭屍口中的主人,也就是當初催眠姚晦的那個年輕人,就是在光天面前自稱吉爾加美什,那個半人半神,大腦連接著巨大能量,各種靈異事件的主謀。

他沒再多說甚麼,轉身到手術室門口,伸手轉動門把。

 

「啪嘰,噼噼啪啪!」一陣電路短路的雜錯聲音,手術台上的手術照明燈出乎意料熄滅了。

 

吉爾迦美什突然感受到後方監控攝影機的畫面裡,悄然無息地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光天。

 

「你來了?」吉爾加美什似乎沒有覺得光天的出現有甚麼不好,放下門把轉身走回手術室。

 

「滾開!」光天吼了一句,一拳打在換皮殭屍的臉上。

 

「轟隆!轟隆!」牆壁破裂聲之下,殭屍竟然被這巨大的力量打飛出去,撞破了室內隔間的水泥牆,摔到了另外一個房間。

頓時手術室裡面瀰漫著牆壁破掉時揚起的沙塵。

 

「欸~老朋友了,這麼生氣幹麼?有話好說嘛!」愀了一眼狼狽爬起來的換皮殭屍,吉爾若無其事地說著:「我們甚麼地方惹到你了?」

「再說了,這換皮殭屍可是我千里迢迢從江西深山的墳墓裡面挖出來,竄改海關紀錄偷偷進口的珍貴靈體…你有看過聊齋誌異吧?」

「《畫皮》裡面寫的,就是這一個換皮殭屍。你不覺得我很厲害嗎?連殭屍我都知道該怎樣讓牠活起來!」

 

吉爾不改在光天面前話多的本色,可能是直覺上認定光天就是棋逢對手的存在,因此有一種「相信對方也會惺惺相惜」的錯覺。

 

光天沒理會他,只是忙著查看手術台上的姚晦,看她是否受傷?

 

見光天反應冷淡,吉爾話鋒一轉,抗議道:

「你是靈泉看守人,按道理只應該處理那些飲用過靈泉卻犯規的靈體,換皮殭屍沒喝過靈泉,怎麼你一來就重重賞牠一拳?」

「好歹,打狗也要看一下主人,對吧?」

 

 

「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你管!」光天狠狠地瞪著吉爾,不耐煩地吼著:「你們要再敢動這個女孩一根汗毛,我就把你們活活燒死,燒到連灰都不剩!」

說完,他就動手要抱起躺在手術台上的姚晦。

 

「慢著!」換皮殭屍大吼。

「誰說你可以動這個女的?這麼上等完美的皮膚,可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的,她身上的皮是我的!」

此時換皮殭屍已經爬起來了,扭了扭頭,似乎沒受甚麼傷,在吉爾說話的同時也來到他的前面,擋在光天與吉爾之間,揮著長爪吼叫。

換皮殭屍那個臉已經無法呈現出任何表情,可是從眼神中可以看出極度的憤怒!

 

「對我們來說,這個女的很有用。」

吉爾露出微笑,繼續說:「換皮殭屍想要她的皮,而我呢,需要她的命!」

「沒有她這一條命,我就無法建立新世界…你如果只是想要一個美女陪伴,我倒是可以幫你找到很多…但這一個不行,她太重要,太關鍵了。」

 

 

若無其事說出要奪走別人性命的話,看來這吉爾確實有點喪心病狂。光天並不想理會這群人,可是吉爾「想要姚晦的命」這句話,觸動了他內心的憤怒。

 

其實光天並沒有預期貂鼠婆婆說的,那個靈魂的味道跟自己很密切的人會是誰?當他透過瞬間移動來到大西整形外科診所的手術室的時候,看到手術台上躺著的竟然是姚晦!

這著實讓他吃驚,更多的是迷惑。

到底姚晦是因為碰觸到了烏林答的靈體,因此才會造成自己產生「悲慟反應」呢?

還是姚晦在三生三世之內跟自己有過甚麼密切的關係?

 

姑且不管這些謎團,無論如何,不能讓吉爾伽美什這一夥人得逞!

「我剛剛已經說了,誰要為難這個女孩,就是跟我作對。」光天的身體周圍,徐徐冒出了因為憤怒而產生的修羅業火。

「我不想再說第二遍,誰不要命的誰就上來試試看?」

 

 

「混帳東西!竟敢對我主人如此無禮!」換皮殭屍毫無預警地出手,長爪直接抓向光天的胸口:「受死吧!狂妄的傢伙。」

 

「嗚哇!」才剛碰觸到光天的身體,換皮殭屍像是觸電般向後大叫逃離。

長長的爪子已經著火,火勢雖然不大,卻在短時間內將爪子燒成灰燼。

 

吉爾瞥了一眼胡亂揮舞雙手想要撲滅火勢的換皮殭屍,那眼神像是迅速做了計算:「把牠的手切斷吧!遲了連牠的身體都會被燒掉!」

一個護士舉起手,指甲突然間暴長成為烏黑如刀的爪子,毫不猶豫地將換皮殭屍的手給切斷了。

掉在地上的斷手仍然不停燃燒著,過了幾秒之後連灰都不剩。

 

原來,這些看起來是人類外表的護士們,實際上都是披著人類外皮的殭屍!

光天的眼神掃過了這一群殭屍,他能感受到,這些殭屍都是透過靈泉修復靈體而復活的。

然而,雖然沒有直接傷害人類,作為換皮殭屍的幫兇,應該也是要遭受滅度制裁的!

 

看出了光天眼神中的殺意,吉爾把頭晃了晃,又盯著地上燃燒的斷手一會兒,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呵呵,光天,能跟我棋逢對手的人,看來只有你了…雖然我不相信命運,可是很奇怪的,我們兩個人的未來,竟然都寄託在這個女孩身上?!」

「這個機率實在低到推翻了我的運算模型…用普通人的話來說,比起被雷劈中的機率還低。」

他抬頭皺眉,繼續說:「但是你知道嗎?人類的數學實在很差,比起人工智慧來說,幾億分之一的運算能力都還達不到。」

「中大樂透頭獎的機率,比被雷劈中還低…所以不應該用被雷劈來比喻極低機率事件,要用中樂透來比喻才恰當。」

 

劍眉橫豎的光天,臉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不懂這個人自顧自在說甚麼?

他也不想理會,公主抱地將手術台上的姚晦抄起。

「悲慟反應」說來就來。

淚水瞬間就盈眶而出,滴在手術台上,還有懷抱裡的姚晦身上。

 

「疑?不就是跟你搶這個女孩嗎?幹嘛動不動就哭呢?」

對著淚眼汪汪的光天,吉爾的人工智慧一時之間也算不出來,為什麼這個雄赳赳氣昂昂的大男人,動不動就哭成這樣?!

 

「…」淚眼已經模糊了光天的殺意,現在要是動手滅度殭屍,難免不小心波及到姚晦。

而她腳底被玻璃扎到的傷口還在流血…應該要趕快送去治療…不要再耽擱了…

不知怎麼地,光天看到受傷的她,竟然有點揪心!

修羅是沒有情感,只有憤怒的…

那麼這份揪心是從哪裡來的呢?

 

與光天的眼神對峙沒多久,像是計謀盤算完畢,吉爾露出了一個苦笑:「唉,煞風景的條子要來了。」

他像是大腦剛剛接收到了甚麼重大消息,轉頭對後面的殭屍還有護士殭屍們說:「我剛剛從路口的監視攝影機看到警方已經動員大批警力,看來是發現我們的行蹤了。」

「妳們收拾一下,這地方不能再待下去了。」

護士殭屍們按照他的命令,迅速離開手術室,只留下換皮殭屍還在他身邊。

 

遠方隱隱約約可以聽到警車與救護車的鳴笛,顯然吉爾伽美什透過路口監視攝影機看到的不假。

 

像是讀出光天眼中傳遞的不妥協,不讓步,他攤開雙手說道:「算了,現在我們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個女孩就先寄放在你那邊吧?等我的計劃成熟,需要她的小命的時候我再來拿。」

他說話的口氣,像是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絲毫不會有差錯。

「掰囉!」

丟下這麼一句,他轉身走了。

反而是換皮殭屍轉過身來,面對著光天慢慢退出手術室,保護著主人的背後。

 

 

「…」只是一整個感覺到莫名其妙的光天,冷眼看著雙手插在名牌西裝褲口袋,拿起Air Pods塞在耳朵,邊走邊搖擺著離開的吉爾,就算想開口說些甚麼,卻還是無言以對。

那種旁若無人,自我中心卻又意志堅決地想落實自己信念的人,非常的危險!

 

那個極端危險的意志,應該是來自於遠端那個巨大的能量源,也就是超級電腦裡面運行的人工智慧吧?

 

 

警笛聲越來越近。

光天盯著懷抱裡的姚晦出神…

 

那時候,騎著快馬趕到烏林答自殺現場的他,也像是現在這樣子抱著死去的烏林答…

 

那時候,兩個人之間壟罩著的邪惡力量是完顏亮,自己完全無法與之抗衡。

如今,已經是法力無邊的阿修羅,光天卻隱隱有一種不安。

懷抱裡的這個女孩,是找尋烏林答下落的唯一線索,命運卻再度重演,一股未知的邪惡籠罩在她的周圍。

 

不管,身為阿修羅,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那個自稱吉爾伽美什的中二症年輕人,要是屢勸不聽硬是要擋在我面前,殺掉就是了!

 

 

本來要直接帶走姚晦,但他猶豫了一下,又把姚晦放回手術台上,拿過一條毯子幫她蓋好,讓她像是睡美人般靜靜地躺著。

他又回頭看了一下,姚晦長長的睫毛微微動了一下,不知怎麼地,他的心也起了漣漪。

 

毫無理由地,光天任憑感覺驅使,快步走回姚晦的身邊,將手輕輕搭在她的手上…他真的弄不清楚,是在擔心眼前的這個女孩,還是在擔心這尋找烏林答的唯一線索?

他內心的漣漪不停的擴大。

與姚晦相處,即使像這樣無言沉默的片刻,八百年前,那似曾相似的感覺,就好像酒溶於水,沁入全身,甚至內心,都醉了。

雖然一切都說不通,都不合理,他卻拒絕任何客觀的事實,僅憑這一刻的感覺,認定了―

一定不會錯的,姚晦就是烏林答!

 

「碰!碰!」警察撞開手術門的巨響驚醒了光天,他的身影迅速消失無蹤。

 

「這邊還有一個傷患!」

隨著員警的呼救聲,醫護人員推著擔架床迅速來到手術台邊,熟練地幫姚晦套上了氧氣罩,然後迅速推出去。

 

「晦晦!妳沒事吧?」剛剛推到外面,偉翔就看到被麻醉而昏迷的姚晦,連忙撲過來扶著擔架叫她。

 

「這位先生,請不要妨礙醫護人員!」護士迅速制止偉翔。

 

他停下腳步,看著姚晦被推上救護車。此時大西整形外科診所已經燈火通明,紅色,藍色的警笛燈光閃爍著,大批的警方人員正在調查,陸續有人被醫護人員救出來。

 

才剛回頭,父親又遞上了今天晚上的第四杯咖啡。

「偉翔,我不得不承認,那個女鬼找你申冤,看來是找對人了!」

「如果沒有你,這個診所不知道還要害死多少人?」

 

 

不知道為什麼,偉翔心裡面一股衝動,緊緊地抱住父親,卻倔強地抿著嘴不讓眼淚流下來。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