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12-20 06:00:00| 人氣7,119|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16.半夜「鬼帶路」

16.半夜「鬼帶路」

作者: 冷擎

「媽?妳怎麼會在這裡?」

被邱婷婷硬是抓來參加鬼屋露營的姚晦,夜裡睡到一半感覺到有人在叫她,起身之後發現,竟然是媽媽在帳棚外!

 

她趕快把衣服穿好,拉開帳棚門的拉鍊,果然姚媽就在帳棚外面,神情緊張。

 

一看姚晦出來,姚媽立刻急著說:「快點!趕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走?走去哪裡?

「媽…我們要走去哪裡?」

「我先跟婷婷姐講一下,以免她等一下找不到我!」

說著,拉開帳棚的門,正要進去叫婷婷姐,沒想到帳棚裡面空空的,沒有別人!

 

「別叫了,大家都走了,妳趕快跟我來!」姚媽已經走了好幾公尺遠了,又轉身回頭催促她:「快點!快點過來!」

 

揉著眼睛,姚晦點亮手電筒,追上姚媽。

 

好奇怪,周圍都暗矇矇的,媽怎麼看起來對這地方很熟?

連手電筒都不用,走得飛快?

想到這裡,為了避免姚媽跌倒,姚晦用把手電筒往姚媽的前面照,以免她跌倒。

 

走著走著,聽到了潺潺的水聲。

喔!原來是傍晚大家一起烤肉的那個溪邊…

 

很快地,她發現溪邊有一大塊地方被十來支手電筒照得光亮。

 

哈!我知道了,這是半夜試膽大會!

真令人興奮,好懷念大學時候玩的這種遊戲。

 

才想到這邊,突然發現姚媽已經不見了,自己也已經走到溪邊。她趕快把手電筒拿去跟大家的手電筒放在一起,然後回來,此時帆貝房屋的十幾個員工,還有張偉翔,故宮的陳課長都已經踩在淺淺的溪水邊,正往溪水中央走。

 

所以是要半夜溯溪嗎?

 

她眺望了一下,終於看到婷婷姐了,於是她加緊腳步,走到婷婷姐身邊,興奮地問道:「姐!今天真是太刺激了,有鬼屋歷險,也有半夜溯溪!」

「這邊暗矇矇的,那個溪水看起來總讓人覺得會有水鬼突然跳出來…好緊張,我好想尖叫!」

 

「…」婷婷姐一反常態,沒有吐槽,甚至連回答都沒有,繼續往溪水深處走。

 

此時姚晦察覺到有個事情不對勁!

除了姚媽不知道跑哪裡去之外,她發現婷婷姐竟然是閉著眼睛在走路!

 

怎麼會這樣?

她急著涉水走到其他人身邊,同樣地,她所看到的人每個人都閉著眼睛,但卻不約而同往溪水深處走…有些走前面的,水都漫到腰部了,但他們仍沒有知覺,就這樣穿著衣服走下水!

連褲管濕透了都不管,就是夢遊似地向水裡面走…

又好像是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硬拖著往深水處拽過去,她驚訝地發現,其實夢遊的每個人似乎下意識地抗拒著拖曳他們下水的那個力量。

 

「婷婷姐!妳們不是在嚇我吧!」她用力拖住邱婷婷,想把她往回拉,可是邱婷婷的力量不知道為什麼大到不可思議,竟然把她也一起拖著走。

 

「偉翔!陳課長!你們快醒醒,不要嚇我!」

沒人理會在水邊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姚晦。

 

怎麼回事?

就算大家想惡作劇整我,可是陳課長放在褲腰的手機都泡在水裡了,他怎麼還不搶救他的手機呢?!

 

「救命…這裡真的有鬼…」終於,姚晦喃喃自語著,他們真的撞鬼了!

 

不是說高階警官的官帽能驅鬼嗎?

此時此刻張偉翔頭上還戴著他爸的警官帽,一樣是被「鬼帶路」牽著走啊!

 

沒能再叫出第二聲救命,突然間脖子一緊,一隻冰冷濕漉漉的鬼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硬是把姚晦往水裡面拖下去!

 

被鬼手掐住脖子的那一瞬間,像是突然通靈了那樣,真相以恐怖畫面的方式呈現在眼前:

 

十幾隻鬼手像是長長的鎖鏈,掐住了每個人的喉嚨,把大家往水裡面拖…

就是要把所有人都淹死!

 

這不是夢!

 

快不能呼吸了!

她兩手自然而然地想用力掰開掐住她的鬼爪,可是鬼爪濕漉漉的像是岸邊長滿青苔的石頭,太滑了抓不開。

藍綠色的鬼爪另一頭深入了溪水中央,如果被繼續拖下去,就會被拖到水裡淹死…

 

她腦中浮起了大家常常說的:「水鬼抓交替」!

 

唔…那麼剛剛叫我出來的姚媽,原來就是水鬼假扮成我媽,把我騙出來?

 

她不停用力想掰開鬼爪,劇烈地想盡辦法跟鬼手搏鬥。

唔…根本沒辦法掙脫…這樣下去一定會溺死…

 

不行,我不想這樣就死…她使盡全身力氣,不停扭動身體與脖子,可是鬼手就比鐵鍊還要堅固,巨大的力量拖著她,即使想要頂住溪裡的石頭也沒辦法抵抗,就這樣一吋一吋踉蹌地被拖入了深水裡。

 

誰來救我?

誰來救我們?

這樣下去大家都會被水淹死!

 

儘管絕望,她仍然不放棄地,劇烈抵抗著頑強的鬼手…

「呲…」不經意手上戴著的念珠壓在鬼爪上面,一陣聽起來像是電熨斗碰到水,猛烈燒灼的聲音,冒出一大蓬的水蒸氣。

 

鬼爪竟然像是被用電熨斗硬生生熨開那樣,斷成兩截!

而抓在她脖子上的那一節也迅速消失不見。

另一截則像是斷掉的橡皮筋,迅速縮進水中,餘勁甩得水花四濺。

 

呼呼!

掙脫了鬼手,一時失去平衡後退了幾步,差點跌坐到溪水裡。

驚駭不止的姚晦,看著手上這串念珠,剛剛像是電熨斗那樣可以燙斷鬼手的,似乎就是念珠上這白、綠、藍、紅、黃五顆珠子?

五顆珠子在黑暗中透著微光。

 

對了,快救人!

 

她趕快衝到深水區,將念珠按在抓住陳課長脖子的鬼爪上,「呲…」一大蓬水蒸氣之後,鬼爪被切斷了!

「課長,快回來!」她發現,此時課長不再像剛才那樣有千斤重量拉不動,同時也不再往水裡面走,只是呆呆站在原地。

 

還有其他人!

一轉身,婷婷姐竟然已經超越其他人,走到最前面,水都淹到她胸口了!

 

「呲…」她飛撲過去,奮力游泳到了婷婷姐前面,燒斷了掐在她脖子上的鬼手。

 

唔!怎麼回事?

腳下一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了自己的腳踝,並且用力向水裡面拖!

 

嗚!咳咳!咳咳!

她像是溺水般在水面上拍打掙扎,水下則是有不知名的鬼爪,不停把他往下拖。

 

咕嚕!咕嚕!

終於,姚晦整個人被水鬼拖入水面底下,連續嗆了幾口水,無法呼吸空氣。一個面目猙獰的水鬼正用她的鬼爪抓住自己的雙腳,繼續往水裡面拖。

水鬼那像是水藻的長髮,正有幾根已經被燒斷了…原來,那就是剛才要將大家拖下水的鬼手!

 

咕嚕!咕嚕!

神智不清的姚晦,除了雙手不停划水之外,沒有別的求生能力,在水鬼的拖拉之下,沉向溪水最深處。

她那拼命划水的雙手,看起來就像溺水的人,在生命盡頭的最後掙扎。

 

 

****

 

鬼屋露營的幾天前,小順子順利康復了。

姚晦大清早就守在光天快閃咖啡店門口,想當面向光天說聲謝謝。

大清早的沒有人看到,才不會被說閒話。

 

 

「早安!」

光天有點驚訝,現在才早上七點鐘,他的咖啡小舖剛開門,就看到姚晦站在櫃台前,神采奕奕地向他道早安。

 

「早!」光天正在清洗咖啡機的鐵管子等等配件,抬頭回了一聲早安,又抓緊時間趕快清洗。等一下上班時間到的時候,客人會比較多,提前準備才能提供客戶好的咖啡。

 

話說,身為阿修羅,不能用法術分身來處理這些嗎?

也不是不行,可是待在人間界太久了,他總是覺得,做點人類常常做的事情,比較能打發時間。

 

「啊?!」他忙到一半,突然驚覺到,姚晦還在櫃台前面:「妳想要來點甚麼嗎?」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挺起胸膛,把一張一百元的鈔票放在櫃檯上:「我決定要嚐嚐看你泡的咖啡!」

「你那麼專注用心泡出來的咖啡,一定很有味道!」

 

讓光天震驚的不是她從「不喝咖啡突然轉變成為想喝咖啡」的這回事。

而是八百年前,某一天的清早,十六歲的烏林答,也是這樣子架式十足地把一只精緻的茶碗放在他面前,同樣也是深呼吸之後嚴肅地說:「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我要每天喝你泡的茶!」

 

「妳不是喝了茶之後會睡不著?」當年,清洗著茶具的光天,關心地問。

 

「你那麼專注用心泡的茶,一定很有味道!」

 

眼前的姚晦看起來有點朦朧了,不知道是因為回憶的關係,還是觸動了某些塵封已久的感覺,光天突然間有點不自在。

他抓起流理台邊的抹布,擦了幾下,情緒安定下來。

 

「可是修復文物的細活,應該不能喝太濃的咖啡,手可能會因為神經太興奮而顫抖…我給妳一杯低咖啡因的咖啡試試看?」蹲下身去,光天從櫃子裏面拿出了一袋包裝不太一樣的咖啡豆:「這種喝了手不會抖,賣給我的那個供應商說,連外科醫生也可以喝!」

 

「喵~」姚晦雙手提著的小順子不識趣叫了一聲,打斷了光天的話。她看著忙來忙去的光天,有點想笑,卻只是靜靜地看著。

 

「小順子康復了嗎?」吵雜的磨豆機發出嘎嘎沙沙的聲音,光天隨口問了一句。

 

其實她心裡面是有掙扎的,因為如果不是這麼一大早,正常上班時間,要接近光天咖啡館,那可是要踏過邱婷婷以及各科室大姊姊們的屍體才能到達的了!

但是,小順子終於救活了,她覺得要將小順子放生之前,不來道謝說不過去。

 

要道謝的話,找婷婷姐一起來不就好了?

 

她的內心沉默了好一會兒,有一個清晰的聲音說:不了,我自己去吧!

 

不知怎麼地,她總是有一種感覺,覺得凝視著他泡咖啡那個時而忙來忙去,又時而專注凝神的身影,有一種熟悉的安全感。

不找婷婷姐,搶在所有人之前,就可以獨享這份溫暖了!

女人總是有小心機的,姚晦自己吐了吐舌頭:這又不是做壞事。

 

「蛤?你剛剛在跟我說話?」發呆入了神的她,遲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那個磨豆機很吵,沒聽清楚你說甚麼?」

也不是沒聽清楚啦,其實也差不多聽清楚了,可是,如果不裝蒜一下,真怕他會誤以為我時時刻刻都注意他在講甚麼話。

 

光天剛好磨完豆子,正把磨好的咖啡粉倒在有漏斗的濾紙上:「剛剛聽到小順子的叫聲,聽起來很有男子氣概,所以我才問說,他是不是已經好了?」

 

「喔!對啊,已經康復了!」

低頭看了一眼膝蓋前的那個貓籃子,她發現小順子已經不耐煩地不停用爪子抓籃子的牆壁了:「今天要把他放生…畢竟他是流浪貓…。」

 

「對了!我還沒有機會跟神醫說謝謝!」姚晦踮了一下腳尖,稍微靠近櫃台,有些急迫地說:「是不是要包個紅包,或者買個禮物表達謝意呢?」

 

唉!姚晦啊,妳的心眼越來越多了…

恩人又不只一個,光天不也就是嗎?

妳沒跟光天說謝謝,拐彎抹角提起神醫,不就是想套出光天想要紅包還是想要禮物嗎?

光天如果說紅包,那就是準備兩個紅包,如果說禮物,那就準備兩個禮物。

 

「諾!這是妳的咖啡!」

「至於妳要怎麼跟前輩道謝嘛…他不收紅包也不收禮物的…點幾炷香給他應該就可以了吧?」

 

「點香?!」這個答案讓姚晦有點受到衝擊,不自覺退後了一步:「可是我是無神論者,我沒點過香耶!」

 

啊!糟糕,雖然感謝神明就是要燒香拜拜,可是又不能老實跟她說,妳們口中的神醫真的就是個神明…

「沒關係的,我是說祈福的意思,如果有去廟裡拜拜,那就感謝老天爺就好。」

 

「嗯!好!」姚晦將貓籃子交在右手,左手拿了咖啡:「等我媽媽拜拜的時候,我會跟她一起捻香幫神醫祈福。」

她沒有立刻離開櫃台,遲疑了一下:「還有…我答應你的條件,等過幾天我手上這一件『青銅鎏金佛塔』結案了,再找你來,這樣可以嗎?」

 

「好啊!」

「咖啡很燙,慢點喝!」

 

光天微笑轉頭看著窗外的藍天,八百年前的那個清晨,他跟烏林答兩個人捧著茶碗,並肩坐在屋簷下。

那時候好像花園裏面開滿了各種顏色的花呢!

 

或許是因為,我已經接近烏林答的靈體了,所以才會有這麼多塵封的回憶湧上心頭吧?

 

 

****

 

「喵~」

 

下班的時候,才剛剛步出大門,就看到小順子已經等在那邊了。

「不可以喔!現在不能給你東西吃了!」姚晦走過去,蹲下來對小順子說。

 

「喵~喵~」小順子走過來,在她小腿上磨蹭了一會兒,似乎是看出她手上沒東西吃,轉身就離開了。

可是也沒走多遠,牠卻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姚晦,接著又「喵~」了一聲。

 

疑?

難道小順子想跟我說甚麼?

看牠那樣子好像是希望我跟牠走?

 

她試探性走了幾步,站到了小順子身後。

 

等了一會兒,小順子坐下來舔了舔前爪,沒有繼續前進。

 

哈!妳又開始腦補劇情了!

妳自以為小順子想帶妳去個甚麼地方,然後來個「貓的報恩」,對吧?

 

姚晦覺得自己剛剛的想法有點好笑,時候也不早了,於是她揮揮手對小順子說了一句:「掰掰!」

 

沒想到小順子竟然搖搖頭,開始繼續向前走,走了幾步又停下來等她。

 

她嘆了一口氣,跟上前去,而小順子回頭看見姚晦跟來了,也就繼續走。怪的是,只要發現姚晦沒跟上來,牠就會坐下來回頭張望,喵喵地叫。

走著走著已經走到了故宮後面花園深處陰暗的地方。

這裡沒有路燈,只能很勉強靠遠處的燈光才能隱約看到路面。

「小順子,我不能再跟你走了,這邊很暗很恐怖…我要回去了…」

 

小順子走到了一棵大樹下,停下來,姚晦鬆了一口氣…

 

嚇!

她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難道是吊死在這棵樹上的鬼魂,要小順子來找我嗎?

仙姑都說了,我最近招陰!

 

果然,絕對不是錯覺,小順子附近黑暗的深處,有一個人形的身影飄過來!

 

那身影越來越近,停在姚晦與小順子之間,輪廓逐漸清晰明顯…看起來是一個穿著清朝衣服的鬼魂!

 

糟糕!

怎麼全身都麻痺了?

直覺想要轉身逃走,可是卻沒辦法逃走…就像是被鬼壓床,全身動彈不得,差別只在於她現在是站著,不是躺著。

 

「妳來了…」鬼魂開口說話:「我是曹公公,妳應該認得我…妳還記不記得,我移動妳的滑鼠點開的網頁…」

 

記得是記得,可是現在腦筋一片空白,全身冷汗直流,我好想尖叫!

誰能在鬼魂現身的時候不會嚇到尖叫的呢!

她想大聲叫,可是完全叫不出聲音。

 

「妳修好了我掛念的古物…所以我要回歸六道輪迴了…」鬼魂講話聽起來有點飄忽,斷斷續續的,而且,姚晦感覺到,不是用聽覺聽到鬼魂講話,而是那句話直接灌進腦子裡!

「走之前,有個寶物,是十幾年前地藏交給我的…」鬼魂指了指小順子所在的那顆大樹:「妳看得到樹枝上有沒有掛著甚麼東西呢?」

 

姚晦戰戰兢兢地循著曹公公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樹上大約離地面一個人身高的地方,吊著一串念珠。

 

儘管全身都動彈不得,她還是努力點點頭,表示看到了。

 

曹公公會意:「地藏說,這串念珠交給我能託付的人…」

「我每天看著妳認真而且仔細地修著皇上珍愛的佛塔,那份誠心,連我做鬼做了四百多年,都有點感動了…」

「謝謝妳讓我重新溫習了侍奉皇上的美好回憶。」

 

曹公公雙手合十:「時候到了,我該走了,念珠就交給妳…我相信妳就是地藏想要託付這串念珠的那個人…」,他的鬼影逐漸消失,逐漸消失,最終與黑暗融為一體。

 

呼呼!

又經過了五分鐘吧?

姚晦終於能開始呼吸,四肢也能動了…

她第一個反應就是蹲下來,因為神經緊繃到很想吐。

 

「喵~」小順子還站在樹下。

 

對了!

鬼魂要交給我的那個念珠!

 

鼓起勇氣,她慢慢地向前。

四周一片黑暗,她真的很怕突然間又有個不知名的鬼魂跳出來。

終於,她來到了樹下,就在與她肩膀同高的位置,枝枒上掛著一串念珠。

 

鬼魂給的東西能隨便這樣接受嗎?

 

姚晦有點疑惑,不過她終於發現,在這麼黑漆漆沒有燈光的地方,之所以能看清楚這邊有一串念珠,是因為念珠上面有五棵發光的特別珠子。

珠子有白色,綠色,藍色,紅色與黃色,發出來的光在黑暗中特別明顯。

 

不如拿回去讓仙姑看看?

畢竟是曹公公給的,他剛不是說了嗎?

這東西託付給我,是因為我值得信任…

 

嘿嘿,我的努力被稱讚了!

 

她不識時機地掩嘴偷笑了一陣,掏出手帕,包住念珠拿下來。

又從隨身的包包裡面拿出了一個夾鏈袋,把念珠放進去,整個收到包包中。

 

「所以,是曹公公要你帶我來的?」對著樹下的小順子,姚晦有點恍然大悟地問。

 

「喵~」小順子起身走了,那種感覺好像是在說:「貓奴,主子事情辦完了,先閃人了!」

 

台長: 白目族長

Jia
姚晦不會要死吧 她救了大家呢!!!
2022-05-11 17:15:43
(悄悄話)
2022-05-11 17:17:49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