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1-31 06:00:00| 人氣4,30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22.七殺碑前的靈魂獻祭

22.七殺碑前的靈魂獻祭

作者: 冷擎

廢棄的大西紡織廠,深處僻靜的角落,隱約傳來求救與哀嚎的聲音。

 

「求求你,不要殺我!」

「嗚…求求你放我回家…」

幾個聲音聽起來像是少女,容貌看起來卻是老太婆的女性,穿著手術後的綠色衣服,瑟縮在地下室的角落,背靠牆壁不停哭泣求饒。

 

「𠹳!𠹳!𠹳!」

圍繞著她們的,是換皮殭屍以及牠的殭屍同夥們。

換皮殭屍亮出了手上比刀子還銳利的長爪,可以看出右手的比較短,左手的比較長。右手的爪子前幾天才剛被光天的修羅業火燒掉,但以牠幾百年的修為,很快就長回來了。

 

「咳!咳!」

吉爾手上拿著「七殺碑」出現在這些被拘禁虐待的女性面前,面無表情地把玩了一下子「七殺碑」,然後緩緩將它放在旁邊的小桌子上。

「妳們知道嗎?」

「人類真的是很可悲的動物,不停地在這地球上混亂、野蠻、毫無秩序地生長…但是我發現了,人類活著其實沒甚麼用,死了的話,靈魂卻大有用處!」

他頓了一下,說也奇怪,那些求饒的女性,在聽到他的話語之後,像是被巨大的力量壓制住,只是不停地啜泣顫抖,下意識地停止了求饒。

 

或許,女性的直覺是對的,眼前這個冷血的年輕人,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場,不但不理會求饒,反而還很享受虐待生命的快感。

 

「妳們的靈魂,將被用來打造新世界,這比起妳們現在這樣卑微地活著,友意義太多了!」

他轉頭看了一眼換皮殭屍,示意他動手。

 

換皮殭屍向前走了幾步,女孩們看牠走過來,只能轉頭閉上眼睛,祈求奇蹟的出現。

 

「嗚哇!」

一揮手,長爪直接將面前一個女孩斜切成六塊,屍體噴著大量的血液滾到地上。因為太快太鋒利了,被分屍的女孩直到自己跟身體分離的頭部撞擊地面,才慘叫出來。

「嗚…」大量失血使得犧牲者接下來的聲音變得模糊。

 

「啊!!!!!」

「啊!!!!!」

看到第一個犧牲者屍塊在地上滾動,其他女孩全身染血,歇斯底里大叫著。

 

換皮殭屍沒有遲疑,又將一個女孩現場分屍。

 

吉爾興味盎然地看著,即使現場鮮血像是下雨一樣,淋得他滿頭滿臉都溼答答地血跡斑斑,他卻露出滿足的笑容。

 

「嗚…我不想死!」

突然間一個女孩用盡力氣站起來,朝著地下室的出口狂奔。

 

 

「𠹳!𠹳!𠹳!」

換皮殭屍的速度更快,瞬間就追上她,長爪從背後插入直到手掌都沒入身體裡面,然後牠將歪著頭,垂死的女孩叉著高高舉起,走回到了吉爾的面前。

 

「嗚…」換皮殭屍邊走,又用另一手長爪砍掉了女孩的雙手…垂死的她已經無力再發出任何聲音,只是呻吟著。

 

因為被換皮了,這女孩形似老太婆的容貌,雙眼布滿血絲,口中因為咳嗽不停地噴著血泡沫,恨恨地瞪著吉爾不肯斷氣。

那血汙扭曲的臉,隨著劇痛抽動。

 

「呵呵呵…」吉爾伸出手,撫摸著女孩老皺的臉龐,得意地笑著。

 

他不懷好意地拿起了七殺碑,放到垂死女孩的面前:「把妳的靈魂奉獻給妻殺碑吧!」

 

換皮殭屍殘忍地用長爪一絞,女孩霎時被肢解成十幾片帶著骨頭的肉塊,血水狂噴散落在地上。

 

 

****

 

 

本來約好要一起吃飯的,可是因為姚晦受傷住院了,高雅雯乾脆直接來醫院看她。

 

閨蜜來了,免不了談的是男女朋友那種私密話題。高雅雯左一句總經理,右一句老公,甜蜜地幻想著如果有機會被韓豪傑看上,就能嫁入豪門,飛上枝頭當鳳凰了!

 

而且,最讓高雅雯得意的是,她已經搞定了韓豪傑的爸媽。噓寒問暖不說,工作上的事情也處理得井井有條,也才到職三個月,員工們都已經私下用「老闆娘」的綽號來稱呼她了。

 

當初閨蜜提到她想要倒追韓豪傑的時候,她一直想找機會澄清說,自己跟韓豪傑沒什麼關係,就只是普通朋友罷了。

 

可是,這情況似乎開始有了轉變。

 

一開始只是因為怕自己對光天有感覺,所以她試著用韓豪傑來抵銷。可是在她聽到了,扔花盆救她的人是豪傑的時候,她真的有被感動到了。當時自己就快要被變態殺人魔剝皮,幸好憑空飛來一個盆栽砸在殺人魔頭上,她才能有機會逃到倉庫裡面躲起來。

 

更何況張偉翔來探病時還說,豪傑在昏迷不醒之前,還一直說「晦晦有危險」要他們快去救她,才叫來了警察。

 

記憶中,雖然自己後來又被抓到,可是幸好警察及時趕來,所以才倖免於難。雖然自己醒過來之後,不知甚麼原因哭了一兩個小時,但醫生護士都說,這是因為她驚嚇過度,承擔了太大壓力所導致。

 

英雄救美的情節,即使在電視裡面看到,姚晦都羨慕的要命,如今發生在自己身上,這讓她開始認真考慮,是不是要「正式跟豪傑開始交往」了?

 

才正要開口跟歸密坦白,沒想到高雅雯伸長手,用手機裡韓豪傑的照片對著姚晦,嚴肅地說:「看好了,這個就是韓總,我未來的丈夫!」

「帥吧?誰也別跟我搶!」

 

「厄…我看到了,很帥…很帥…」

姚晦氣餒地應和著。

應該是有點心虛吧?

她沒有像往常一樣吐槽說:「醜死了,誰跟妳搶?」

漸漸地低下頭,看著手背上吊點滴的注射針頭一會兒,才又問了一句:「雯,妳是認真的嗎?」

「我是說,之前妳也交過幾個男朋友,也都信誓旦旦說那是妳真命天子…這回妳也是開玩笑的,對吧?」

 

「嘿嘿!那妳可就猜錯囉!」

高雅雯拉了椅子坐下來,前傾身體靠近姚晦:「我不但是認真的,而且啊,這次可是卯足了全力呢!」

她坐直了,繼續說:「我呢,出社會這幾年窮到連鬼都怕!」

突然語氣轉為氣憤:「女人啊,就算有容貌,有條件,光靠自己努力是不可能發財的…」

她盯著姚晦低垂的雙眼,一字一句強調:「女人,只有嫁給有錢的男人,生命才有意義!」

 

心情黯然,為什麼宮鬥劇裡面兩個女人搶一個男人的情節,真的發生在現實世界裏面了呢?

豪傑對我是真心的,因為他拚死想要救我,光憑這一點,天底下應該就沒幾個男人可以做到。

即便如此,似乎自己也不應該腦子發熱,突然間就想答應交往了…

古裝劇裡面,女主角都是為了報救命之恩,所以才去找男主角的。

可是…幸好自己還沒有把這顆心給出去…

還是自己一個人過日子吧?

自己ㄧ個人,才不會傷害到別人,也不會被別人傷害。

 

她想清楚了,微笑地搭著高雅雯的手:「雯,我百分之兩百支持妳!」

 

「那當然是要的啊!」

高雅雯趾高氣昂地回答:「我已經佈下天羅地網,把韓總的父母親都搞得服服貼貼,嫁入豪門指日可待!」

 

「是…老闆娘!」姚晦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

 

因為父親李乾德(韓雲波)的關係,韓豪傑出事當天就被轉到了貴族醫院,幾個權威醫生診治之下,不到三天就痊癒了。

 

這天,李乾德帶著妻子,親自開車來迎接韓豪傑出院。

 

「爸,你們有點小題大作了,我真的沒事!」後座的豪傑雖然語氣不滿,表情看起來卻沒有厭惡的樣子,抗議道:「就找老吳把我的車開過來,我可以自己開車回家的…。」

 

「唉唷…小傑你就別這麼彆扭了,你的寶貝車子在家裡,我已經請老吳整個打蠟保養得亮晶晶的,明天你要開去哪裡都可以。」

「聽話喔!今天先乖乖在家待一天。」

韓媽媽就坐在豪傑的旁邊,拉過豪傑的手,疼惜地勸說。

 

韓豪傑是有富家子脾氣沒錯,但是對於父母還算恭敬,從小到大都聽父母安排,唸完私立高中就去美國留學,常春藤名校畢業之後就回來接掌家業。

 

畢竟自己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對於父母有點像是小孩子地看待,一時也有點氣結。他深呼吸了一下,裝了一個無辜的眼神,對韓媽媽說:「媽,可是我等一下想去市立醫院探望一下晦晦…還是說,你們直接開車帶我過去?」

 

他趴住駕駛座的椅背,從排檔桿那邊側身到前座,問父親:「爸,可以嗎?先去一趟市立醫院?」

「探望完晦晦之後,我就聽你們的乖乖待在家裡!」

 

「晦晦?」李乾德皺著眉頭想了一下,突然間神色有點驚慌失措,急忙問道:「你說的晦晦,是不是上次被歹徒劫持的故宮職員?」

「後來我們還有去當面發慰問金。就是她,對嗎?」

 

沒聽出老爸急促高亢的語調,韓豪傑聳聳肩躺回椅背,回答了一聲:「對啊,她叫姚晦…上回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她是我女朋友。」

 

「…」正在開車的李乾德,似乎想到了甚麼嚴重的事情,一言不發表情嚴肅。

 

「可是…我看人家對你好像不怎麼感興趣?」韓媽媽皺眉擔心地說:「你不是比較喜歡雯雯嗎?」

「你從幾百個面試的人裡面,挑選雯雯出來當秘書,不就是喜歡這一類型的,挑來準備當老婆的嗎?」

 

「媽,你說的雯雯是高秘書,高雅雯嗎?」

 

「嘿啊!」韓媽媽點點頭,台式地回答了YES。

 

「唉唷!你們想到哪裡去了?」韓豪傑有點不耐煩大叫了一聲:「高雅雯是工作上的,這要跟私生活切開,不能這樣混為一談啊!」

 

「可是我跟你爸都非常喜歡雯雯,她不但人漂亮,落落大方,工作能力也很好,咱們公司裡面的同仁也都很喜歡她,私下喊她『老闆娘』欸!」

韓媽媽有點沒進入狀況,覺得似乎只要自己多講一點高雅雯的好處,兒子就會聽話接受了。

 

「那不是我的菜!」

韓豪傑別過頭去看著窗外,繼續說:「晦晦也是個美人胚子啊,只是不怎麼愛打扮…不管啦,我就是喜歡晦晦這一型的。」

「以後少在我面前提高秘書的事情,那是公司,你們這樣搞,我這個當總經理的在公司還有客戶眼中,還有甚麼威信可言?」

 

「唉…!」韓媽媽嘆了一口氣:「其實客戶們也都認為你跟雯雯兩個人很登對的…」

 

「吼!不跟你們說了啦…」

父母干涉感情,讓韓豪傑不覺有一股氣上來,想說還是結束這話題,他也不想跟父母鬧意見,這事情拖過去就好。

不過他發現,老爸還是繼續往家裡的方向開,並沒有轉向往市立醫院的打算。

 

「欸,爸!」

「去市立醫院應該要左轉啊,你這樣直直開會開回家的!」

「還好,沒錯過太遠,下一個路口左轉也可以。」

豪傑吩咐完,又躺回椅背上。

 

「不行,我們不去市立醫院!」李乾德突然嚴肅地說:「我們回家!」

「而且,我堅決反對你跟那個女的來往!」

 

有點錯愕,韓豪傑疑惑地反擊:「這是我自己的感情,我要愛誰就愛誰,你們不應該連這個都管吧?」

「爸,媽,我從小到大甚麼都聽你們的…但是就感情這件事情,我要自己做主!」

「晦晦她那點不好?還是你嫌棄她家窮?」

「高秘書家裡也窮啊!」

 

韓媽媽也有點不解地看著自己的丈夫,以她多年來相處的經驗,眼前丈夫那種接近歇斯底里,抓著方向盤的手氣得快要發抖的情況,根本就是反常!

 

「不准就是不准!!!」

李乾德突然重重踩了剎車,發瘋似地大吼大叫:「跟她在一起,我們會家破人亡!」

「她徹徹底底就是個禍害!!!」

 

話音未落,磅!一聲巨響。

後面的車子因為李乾德急煞車,直接撞上來。

 

蹦!

前座的安全氣囊爆開,把李乾德卡在座位上。

幸好車禍撞擊不是很劇烈,後座的人只是劇烈晃了一下,沒甚麼大礙。

 

「我就是要跟晦晦在一起,你神經病說甚麼家破人亡?」同樣是氣到失去理性,韓豪傑也對著卡在安全氣囊的李乾德大吼:「晦晦不是禍害!」

「我會證明給你們看!」

 

他沒管後車的人已經下來查看撞車的情況,也不理會後面整排車大聲亂按喇叭的混亂局面,拉開車門穿過車流直接走到馬路對面,招了一輛計程車跑掉了!

 

「你給我回來!」李乾德仍然在座位上,雙手用力捶打方向盤,青筋暴突地嘶吼著。

「誰都可以,就那個女的不行!」

吼著吼著,似乎內心那股強烈的無力感開始佔據年老的身體,他哽咽地呢喃著:「你這樣任性,會害死我們全家的…」

 

被這突如起來的鬧劇嚇壞了,韓媽媽無可奈何地用袖子擦著眼淚。

本來今天高高興興要接兒子回家,也都吩咐廚娘王姐頓好雞湯了,現在卻為了一個莫名的原因,父子搞得反目,她一時也是驚慌失措,不知道該怎麼辦?

 

 

****

 

 

姚晦住院這幾天,光天守在醫院附近寸步不離。

吉爾講的那些話讓他一頭霧水,甚麼新世界?甚麼關鍵鑰匙?

但是他想要奪走姚晦的小命,這個意圖是千真萬確的,只是時間點的問題而已。

 

殺掉吉爾似乎也沒甚麼用?

因為他不過就是被遠端巨大能量控制大腦的一個傀儡人類,雖然光天不明白那個巨大能量是甚麼,可是很清楚知道,那個能量似乎是一種智慧,正在暗中圖謀著甚麼計畫…而這個計畫似乎關鍵在於「用姚晦的生命來血祭」才能成功。

 

如果姚晦死了,就再也無法找到烏林答了,一開始光天認為自己心口那份擔心,純粹是怕尋找了八百年的這條線索就這樣嘎然而止。

線索斷了,要再能找到,不知道又是幾百年以後…

但他真的很想再見到烏林答,只要能再見上一面,他甚麼都願意付出。

 

可是,這幾天偶而瞬間移動到姚晦的病房,看著沉睡的她…不知怎麼搞的,那個氣質與烏林答非常相似。

光天有一種感覺,就像是看著烏林答沉睡的模樣…

貂鼠婆婆說,姚晦靈魂的味道,跟自己很接近?

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烏林答最終不知因為甚麼原因進入六道輪迴,轉世成為姚晦了呢?

 

猜測終歸是猜測,每次想到這裡,光天就有一種愧疚感。

如果猜測錯了,自己卻愛上了這個女孩,那不就背叛烏林答了嗎?

萬一她還在苦苦等待自己的拯救,不就枉費她一番真心了嗎?

 

光天在姚晦床邊坐了一下,戶外的燈光透過窗戶,映射在她臉龐上…他心裡面浮起了從前因為批公文耽擱太晚,烏林答已經先趴著睡著的回憶。

那時候,自己也是這樣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著她的臉龐,沉浸在幸福的時光裡。

為什麼姚晦的存在,不停地勾起自己往日的回憶呢?

他出手指,想要觸摸她滑膩雪白的臉頰,指尖卻又停止在空中…因為內心的猶豫,也因為內心的掙扎。

 

還是儘快進行下一步的搜查吧?

既然她工作的地方沒能找到烏林答的靈體…有沒有可能是在她家裡面呢?

吉爾伽美什似乎能從無所不在的監控攝影機看到姚晦的所在,光天內心有一種深刻的不安,害怕自己沒能守護好這個女孩…

 

然後,烏林答再次被邪惡的力量奪走。

 

天理似乎永遠不願意讓自己與烏林答得到幸福,就像天帝霸道地分開牛郎與織女那樣。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