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2-07 06:00:00| 人氣6,05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23.無所不在的監控

23.無所不在的監控

 

作者: 冷擎

跟父親大吵一架的韓豪傑,怒氣沖沖跳上計程車來到市立醫院。

 

「韓總!」剛剛探病出來的高雅雯,在大廳裡迎面遇到了跨著大步進來的韓豪傑,她高興地打招呼:「您要探望甚麼病人?我可以幫忙!」

 

韓豪傑怒氣未消,臭著臉對她說:「沒甚麼,這是我的私事,妳不要管。」

說著,就繼續往前走,沒理會側身讓開的高雅雯。

 

這個冷漠的態度讓高雅雯有點錯愕…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留下來幫忙總經理,還是按照原定的行程回公司。

她是請了三小時事假出來的。

 

還不是因為父母親硬是把高秘書跟自己湊對,內心才會有這種反感的。

對員工還是要有點尊重吧?

 

走了幾步,韓豪傑停下來,轉頭吩咐道:「我這邊沒別的事情,就是來看看老朋友。」

「妳先回公司,剛剛董事長出了小車禍,妳聯絡一下保險公司,順便跟公關部門談談看是不是需要準備甚麼聲明之類的?」

 

說完,急急忙忙走到電梯前。

 

高雅雯收到了命令,不過她沒有馬上離開,是有點好奇地看著,韓豪傑似乎萬分心急地等待電梯,以至於不停地來回踱步,深呼吸…

女性的直覺告訴她,韓總要去見的朋友,應該不是普通的朋友…

 

「啊!」沒想到高雅雯遠遠盯著韓總,竟然跟他不小心四目相對,被他發現自己還沒離開,吃驚地叫了一聲。

遠處的韓豪傑垮下臉來,高雅雯識趣地小跑步離開醫院,出門口就攔了一輛計程車:「麻煩一下,我去雲波骨董拍賣公司!台北101大樓!」

 

車開動了,內心狐疑不定的她,突然間有一種衝動想要叫司機停下來,想要推開門跑回去一探究竟…但終究她還是忍耐住了,有可能韓總住院的朋友是死黨,不是自己以為的親密的異性朋友。

 

 

****

 

 

「欸,張偉翔,姐請你吃飯,不是來看你一張死魚臉的!」

邱婷婷扔下刀叉,不滿地抗議:「你哭喪著臉,看起來像是背後站著一排索命的冤魂,這樣會把姐的運氣給帶賽的欸!」

「最近姐買的股票正在漲,真怕就被你這衰運給逆轉了!」

 

張偉翔苦笑了一下,拿起叉子胡亂吃了滿嘴的義大利麵,吞下去之後喝口水。

「婷婷妹子,這頓飯是妳要答謝我安排『鬼屋沖煞』,妳不是賺到一筆了嗎?」

「看看我,反而是進入了人生的低潮…妳們課長,喔,應該尊稱仙姑,她說我現在煞氣越來越重了,背後真的是跟了一大堆怨靈!」

 

「我有聽說,你跟小悠她們用碟仙跟鬼魂溝通,不是還破案了嗎?」邱婷婷插了一塊牛排咀嚼著,也不管用餐禮儀,邊咀嚼邊說。

「啊每個人活著都有需要去完成的事情,會不會你就是適合接鬼魂告冥狀的案子呢?」

她看起來似乎想到甚麼門路,興奮地說:「欸,我聽說從前啊,嘉義民雄有一個瞎子,因為女鬼的幫忙,可以偷看生死簿,因此成了大算命師耶!」

「這樣,你算命,我收錢,我們兩個五五分帳!」

 

「屁啦!」

「妳想太美了,我這邊遇到的都不是能賺錢的…都是那種嚇死人的!」

「妳知道嗎?我最近開始夢見自己在一個地下室裡面,地上都是被分屍的屍塊,還有很多的血!」

 

「喔!」

「把你這個夢描述出來,賣給電影編劇,或者遊戲公司,也都可以賺錢啊!」她又插了一塊牛排:「我跟你說啊,只要把事情跟『錢』聯想在一起,人生就沒有任何事情會讓你討厭了!」

「你覺得我這樣說對不對?」

 

「對…對個屁!」

「事情有妳想的那麼簡單就好了!」

他燜燜地把麵吃完,舉手跟服務生說:「麻煩上餐後甜點跟咖啡!」

然後看著拿著衛生紙優雅擦嘴的邱婷婷。

「這次遇到變態殺人魔的案子,幸好晦晦沒事…但是警方到現在也還沒抓到兇手,我在想,我這背後跟著的冤魂,是不是都跟這案子有關?」

「而且,實際上調查,發現案發地點的『大西整形外科診所』就在晦晦去拿回修好貂皮大衣那間店的旁邊…」

「那個貂皮大衣聽說是妳的?」

 

「唉額…兇手沒抓到真的令人光光想就很害怕,走路都要不停回頭看,總覺得有種被跟蹤的感覺…」

「但其實,你提到這件事情我也很愧疚…算是我連累晦晦才出這麼大的事情…」

「這些細節警方有來問過,而且警方說,那個送貂皮大衣的相親對象,後來竟然拒絕承認說他有送過我貂皮大衣,你說奇不奇怪?」

 

「如果這是一個設計好的圈套,那就不奇怪!」

偉翔喝了一小口咖啡,手指敲著桌面,似乎想到了甚麼:「警方說,晦晦似乎遭到了強力的催眠術,因此才對整個事情沒有記憶…你那個相親對象如果也是被催眠,那就很有可能真的是陰謀。」

 

 

「應該只是巧合吧?」

「晦晦那樣人畜無害,而且超級沒有存在感的女孩,怎麼有邪惡的力量會想要設計她呢?」

邱婷婷雙手抱胸,傲然地說:「要設計也應該設計容貌出眾的姐姐我啊!」

 

「疑?妳怎知原來的目標不是妳?」

「先說,妳那個送貂皮大衣的相親對象怎麼認識的?」

 

「啊就是上次故宮跟『大西文教基金會』辦圖坦卡門木乃伊展覽認識的,對方是『大西文教基金會』的幹部…。」

 

「大西文教基金會?」

「大西整形外科診所?」

「怎麼想都覺得這兩個組織有關連…我可以找妳那個相親對象聊聊看嗎?說不定有些線索可以幫助警方早點抓到變態殺人魔!」

 

「呣…我越想越覺得你說我是兇手的目標,似乎真的是這樣欸!」

「矮額…心裡開始發毛了!」

她拿起手機,從相簿的照片中找出了那個相親對象的名片照片,Line給偉翔:「Line給你了!」

 

王志弘…大西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欸!這來頭不小呢!」

 

「欸!那不是重點啦!」

「你趕快想辦法跟警察聯手把變態殺人魔找出來才是要緊的事情!」邱婷婷越想越覺得似乎歹徒一開始的目標是自己,晦晦只是替罪羔羊:「還沒抓到變態殺人魔之前,你每天來護送姐回家。」

「聽到沒有?」

 

 

****

 

 

警方到目前為止對於這樁離奇的案子都還在五里霧中,根據姚晦的證詞,她看到的是長滿綠毛的怪物殭屍拿著黑亮的長刀想到把綁在病床上的她開膛剖肚。其餘救出來的女孩,大多都說甚麼也不知道。

那些已經被動過換皮手術的女孩,則是下落不明,警方也不知道究竟還有多少女孩失蹤,因為電腦的紀錄好像被修改過,失蹤少女怎樣查也查不到。

 

韓豪傑也跟警方說,他看到了綠毛殭屍,還有整個換皮的過程。可是他講出來的目擊證詞實在太離譜,雖然他跟姚晦兩個人都看到了綠毛殭屍,可是警方還是認為,這是變態殺人魔「殺人之前的儀式行為」。

 

至於親眼看到殭屍披上人皮之後便成了活生生少女的這回事,警方認為韓豪傑因為腦震盪昏厥,難免會有這種怪異幻想的後遺症,因此不予採信。

 

 

今天是出院的日子,姚晦腳底被碎玻璃刺傷,縫了十幾針,身上也有不少地方受傷,連肋骨都裂開了,因此在醫院躺了一個星期。

姚媽推著輪椅到床邊,扶著姚晦上了輪椅。

 

「媽…您這幾天都在照顧我,真是辛苦您了…」姚晦不知道跟姚媽道歉過幾次了,但還是覺得自己出事很愧疚。

 

「吼,我來照顧妳,比起早餐店裡面忙來忙去還要輕鬆多了!」姚媽拿了毯子幫她蓋在大腿上,拎過一袋水果壓著毯子:「幸好早餐店有好心人幫忙,還出錢重新裝潢了呢!」

「不然我們那個早餐店裡面早就油膩膩髒兮兮,蟑螂老鼠亂爬,衛生局沒來開罰單,而且沒人吃出毛病,已經是老天保佑了!」

 

邊說著,姚媽已經把住院的各項生活用品都裝在塑膠袋裡面,掛在輪椅的把手上,將姚惠推到醫院的門口。

 

一輛客貨兩用的小麵包車開過來,沒有心理準備的姚晦,看到從駕駛座開車門下來迎接母女兩人的竟然是光天,一時間整個人緊張起來。

可是兩隻腳都綁上了繃帶,肋骨的傷勢讓自己連轉身都會痛,於是乎只能頭低低的,裝作沒看到。

 

「晦晦啊!這是包租我們家早餐店的小老闆,顏老闆,趕快跟人家打招呼啊!」姚媽推了一把低頭想找地洞鑽的姚晦的肩膀,然後又滿臉堆笑地跟光天打招呼。

 

「厄…你好,好久不見…」姚晦覺得自己的心臟卡住了喉嚨,也不知道囁囁嚅嚅說的這些光天有沒有聽到…兩個星期前她就下定決心要把光天從自己的生活中徹底移除,清掃乾淨…沒想到,他竟然租下了家裡的早餐店?!

 

但其實姚晦不知道的,光天日夜都守在她身邊,寸步也沒有離開過。

 

相較之下,光天倒是沒有姚晦那樣尷尬,熟練地打開車門,讓姚媽把姚晦扶上後座,迅速將輪椅收好放到後車廂,然後跳上駕駛座離開醫院。

 

「是不是嚇到妳了?」從車子中央的後照鏡可以看到姚晦仍然頭低低的,光天試著解釋道:「早餐店那邊已經有人幫忙看著了,我是剛好送貨回程來醫院接妳們回去。」

 

「哎呀,顏老闆,我們家晦晦從小就是這樣閉俗,你能來接我們,我們感謝都來不及呢!」

說完,又帶著責備的語氣對晦晦說:「剛好妳住院我又必須要陪著妳,不能顧早餐店,剛好顏老闆是故宮那邊的快閃店合約到期了,仙姑說要不就租我們早餐店的店面,這樣子我也才能專心照顧妳…」

「還說呢,妳最近已經進出醫院兩三次了,我去廟裡幫妳消災,道長都說妳這是『連環煞』,招惹到大魔頭了…」

 

我也不想這樣子啊!

姚晦內心大聲抗議著,只是她的個性不會直來直往吼回去,只是給姚媽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然後對著駕駛座的光天說了一句:「顏老闆,謝謝你。」

 

光天只是微笑了一下,沒說甚麼。

這一次,姚晦注意到,他眉宇之間那個黯然神傷的鬱結之氣,似乎消失無蹤。

 

心情複雜的姚晦望著窗外車水馬龍,思緒卻有點空白。

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像是自己坐在一輛馬車上,馬車飛快地奔馳著,而駕馬車的人,就跟現在開車的光天是同一個人。

不知道是哪一個穿越劇的劇情被自己腦補到了現在的情況…雖然遇到光天是意想不到,可是卻覺得是最好的安排,就在她有點想見他的時候,他就來到了身邊。

 

「早餐店的裝潢換過了,好像現在大家都學習星巴克用綠色白色的配色。」轉進了家門口那個巷子,光天看著遠處嶄新的「光天咖啡館」招牌說著。

 

循著記憶中家門口的方向看去,光天咖啡館的招牌有點設計感,在這僻靜的小巷子裡面,看起來格外醒目。店門口已經擠了一些UBER Eats,空腹熊貓的外送員,排隊等著領外帶餐。

 

 

「婷婷姐!還有偉翔哥,你們怎麼都在這裡?」剛下車的姚晦,面對眼前這情況,還是被震撼到了。

穿著廚房圍裙的邱婷婷,還有同樣也是穿著廚房圍裙的張偉翔,兩個人正忙著煎漢堡肉,泡咖啡,七手八腳地準備餐點。

 

「哈!妳回來啦?」邱婷婷抬頭看到姚晦回來了,立馬將手上的工作扔給了張偉翔:「姐有更重要的事,這邊交給你了,給我往死裡賣命幹活!」

 

「吼!這咖啡館我也有投資耶,怎麼說我也是老闆之一啊!」偉翔也跟姚晦,光天打了招呼,接過邱婷婷遞過來的煎鏟,熟練地幫漢堡肉翻面,卻仍略帶玩笑地抱怨:「結果,假日竟然被拉來當苦力!」

 

「我們來了!」

小悠充滿活力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換班的工讀生們到了。

 

邱婷婷解下了圍裙,推著輪椅,剛好看到光天進來,興奮地對光天說:「光天大人,你看賤妾的商業頭腦厲害吧?」

「才放上網路,今天營業額就已經破萬了!」

「嘿嘿,依我估計,不到三個月,我們的投資就能回本囉!」

 

光天靦腆地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三步作兩步轉身逃泡咖啡了。

 

小悠不想大家擠在小小的店面沒辦法工作,接過邱婷婷的圍裙,遞給上工的工讀生,推著邱婷婷的後背:「姐,今天是晦晦姐出院,妳的花癡病能不能克制一點啊?」

說著,推著沒理會不停掙扎的邱婷婷,推著她與姚晦進入房間:「婷婷姐妳是不要這樣拋頭露面比較好,那個變態殺人兇手本來的目標不是妳嗎?」

「晦晦姐只是倒楣成了替罪羔羊!」

 

「吼!知道了啦,所以我才要張偉翔貼身保護我啊!」邱婷婷無可奈何地多看了幾眼光天,給他一個飛吻,然後推著輪椅走進房間。

 

正當的時候,姚晦情緒開始有點複雜。

每次光天出現,都不知道該跟他說甚麼好。

但是好像,甚麼都不說也很好。

既然光天把咖啡店都開到家門口了,似乎每天看他泡咖啡,將會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妳萬不能投入感情喔!

她心裡面暗自警惕著…

 

被邱婷婷、小悠兩個人推著的姚晦,進到房間前回頭看了一眼,恰好光天也正在看著她…這一次她突然覺得自己沉浸在巨大的安全感裡面,可以不用逃走了。

 

可是,當她轉頭回來,不經意地看到門口新安裝的監控攝影機,那上面小小的紅燈緩慢閃爍著…那個曾經讓她無比安心的小小紅色燈光…

一股寒意瞬間冒上心頭…

是不是,那個變態殺人魔,也能從這個監控攝影機看到自己,就好像那天他從倉庫的監控攝影機裡面觀察驚駭顫抖的姚晦呢?

 

 

****

 

殺光了那一群有著老太婆外表的女孩,深夜裡大西紡織廠破舊的地下室突然間安靜下來。

 

吉爾不耐煩地用皮鞋踩著地上一灘一灘的血水,開口問道:「張獻忠,靈魂的數量夠了嗎?」

「要是數量夠了,你就趕快現身,快點空出七殺碑,其他人還等在後面呢!」

 

「嘿嘿嘿…」地下室的某個角落傳來了一陣低沉魔性的冷笑聲,換皮殭屍與吉爾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擺在角落裡,染血的七殺碑。

 

聽到了聲音,換皮殭屍走過去將七殺碑拿起來,端到了吉爾的面前。

「嘿嘿嘿…」低沉魔性的聲音仍然持續著。

 

「張獻忠,你少在那邊裝模作樣,主人已經補了幾十條靈魂給你,難道你的靈體有那麼衰弱?」

「弱到現在都還沒辦法離開七殺碑嗎?」

換皮殭屍不客氣地對著七殺碑第七層質問著,聽這說話的內容,顯然七殺碑裡面寄宿的靈體名字叫做張獻忠。

 

「無禮的雜碎妖怪…」七殺碑裡的聲音略帶著惱怒:「還不夠…你們再殺幾十個人給我吧…」

「殺得越快,我也才能越早把七殺碑空出來,讓想要成為阿修羅的人進來…」

 

隨便用腳尖將被支解的人頭當球踢,吉爾有點不高興:「就算你是四百年前的土匪皇帝,我也不吃你那一套!」

「七殺碑能不能讓你成為阿修羅,還得要等你親手殺掉豪格轉世的人才能證明傳說是真的…」

 

「嘿嘿嘿…」

「聽你這口氣,顯然你們已經幫本王找到豪格了…嘿嘿嘿…非常好,非常好,等我成為阿修羅,想要甚麼本王都賞賜給你們!」

「嘿嘿嘿…」

 

吉爾沒有立即回答,那個表情似乎在算計著甚麼。

從七殺碑裡面復活張獻忠,只是一步棋而已,關鍵在於,必須要獲得足以能跟對手光天抗衡的力量。

殺幾百萬人,鎖進七殺碑就能製造出一個阿修羅。

即使光天再怎麼強大,也不可能敵得過幾百個幾千個阿修羅的圍攻吧?

 

「我不想要甚麼賞賜…我已經能控制人類的世界了…我想要的讓自己成為完美的靈體,永生不死,三界之內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奈何我!」像是下定了決心,吉爾緩緩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嘿嘿嘿…所以,你也能體會到了…憤怒、復仇、殺害、凌虐…人類惡意的盡頭,就是成為阿修羅…成為最完美的靈體…」

 

明明只是個被困在七殺碑裡的惡靈,講話卻還是令人厭惡的狂妄…

「說真的,我討厭你講話的態度…你想要成為阿修羅,那還得求我幫忙,幫你抓活人來獻祭,不是嗎?」

 

「…呣…條件是什麼?」張獻忠的聲音聽起來似乎略微收斂惡意與狂妄:「關在這七殺碑裡面太久了,久到讓我因為太急著想出去,忘了去懷疑說,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對你來說有甚麼好處?」

 

「我不想浪費時間在跟你爾虞我詐,搞那些陰謀暗算…直接挑明了說吧,我想要你快點成為阿修羅,把七殺碑讓出來給我…人類的軀殼相比起阿修羅來說,根本比蟲子還不如…」

「我已經厭煩只當一個人類,我也想成為阿修羅!」

 

「嘿嘿嘿…」

「如果我說,現在殺掉『豪格』,我就能立刻成為阿修羅,立刻讓出七殺碑給你,你信嗎?」

 

「哈哈哈…我相不相信又如何?」

吉爾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我安排一個事件,你趁機會下手,直接了當。」

「結果如何,試試看就知道。」

 

「嘿嘿嘿…殺掉豪格…」張獻忠令人的毛骨悚然冷笑聲,迴盪在幽禁的地下室。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

「殺…殺…殺…殺…殺…殺…殺!!」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