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7 06:00:00| 人氣4,19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20.「換皮殭屍」診所

20.「換皮殭屍」診所

作者: 冷擎

看完電影,姚晦扔下包包、手機,離奇地從電影院消失了!

 

「晦晦!妳在哪裡?」

找了半天找不到姚晦的韓豪傑,心急火燎地在西門町熱鬧的大街上四處叫喚。

 

包包、手機都在我這邊,她不是那種會開這麼大玩笑的人啊!

 

到底是去哪裡?

怎麼連交待一聲也沒有,人就消失了?

再急的事情也應該講一下吧?

 

 

「喂!你走路是不看路嗎?」

他擦撞了一輛機車,幸好只是擦撞一點點,騎士瞪了他一眼就走了。可是姚晦的包包被勾到掉在地上…

 

雖然翻她包包不道德,可是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他翻了幾下,姚晦包包裡面沒什麼東西,發票也都整整齊齊收著…就是因為整整齊齊收著,有一張A4紙對折再對折,外面露出「同意書」三個字的紙張,突兀地露在尺寸小很多的發票外面。

 

「大西整形外科手術同意書」?

 

晦晦要動什麼手術?

 

繼續看下去,手術的日期…不就是今天嗎?

而且,時間是晚上11:00?!

 

荒唐!

哪有人晚上11:00看完電影就去動手術的?

至少我認識的姚晦不是這種人!

 

哈!幸好這上面有地址!不就是在西門町這附近嗎?

 

韓豪傑快步跑到「大西整形外科診所」門口,此時診所已經關門,鐵卷門都拉下來了!他踮了踮腳尖四處張望,診所裡面明顯有燈光也有人在走動!

 

「喂!開門啊!快開門!」

他用力拍著鐵捲門,可是裡面的人像是沒有聽見,或者是故意不理會,仍然忙來忙去。

 

「咭!咭!咭!」

詭異的老太婆乾笑聲突然出現在背後!

 

「走開!妳沒看到我正在叫診所開門嗎?」

急紅了眼的韓豪傑,對誰都不想講道理了!

 

「咭!咭!咭!」

「他們不會開門的…但是有個地方可以看到他們在做什麼?」

 

「在哪裡?」

他差點就揪住老太婆衣領吧她提起來。

 

「這邊…跟我來…」

「咭!咭!咭!」

老太婆領著韓豪傑走進暗巷,指了指診所後面邊牆上的小窗。

 

也沒管老太婆是善是惡,他踮腳攀著邊牆窗沿像是拉單槓似地在窗邊開始偷看。

 

 

不看還好,房間裡面發生的事情令他倒抽一口涼氣!他嚇得差點跌落摔在地上。

 

一個全身長滿綠毛,像是橘子發霉那種顏色的殭屍,正用牠銳利的長指甲當手術刀,割開病床上躺著的女孩的身體!

 

殭屍的動作很熟練,很快就從側面切開,把女孩的皮膚整張剝了下來。手術台上的女孩看似還在呼吸,只是閉著眼睛,看來是在被全身麻醉的情況下活活剝皮。

 

被剝下來的人皮看似呈現一種詭異的半透明粉紅色。

 

房間裡面還有另一張床,在那床則是坐著另一個殭屍。看到少女被剝皮,這殭屍也迫不及待,如同脫兩件式雨衣的動作,俐落地把自己的皮脫下來。

脫下來的皮看起來有點半透明,殭屍還是原本的長相。

豪傑心中的感受,那殭屍就像是剛出土的千年乾屍,「樓蘭公主」的照片有看過吧?就是那樣子。

 

一旁的醫護人員將「樓蘭公主」殭屍的外皮接過來拿著。更令豪傑吃驚的是,醫護人員看起來都是人類,跟你我一樣的人類!

 

「𠹳!𠹳!𠹳!」

執刀的殭屍的笑聲令人不寒而慄。牠兩手像是拿起一件衣服觀看那樣,將剝下來的人皮高舉,對著燈光仔細看著,似乎在確認有沒有破損。

 

「這張皮值妳一半的法力,妳要還是不要?」執刀殭屍語氣強硬:「沒得討價還價!」

 

「要!我當然要!」樓蘭公主興奮地答應:「有這張皮,我就可以當個正常人類,跟他結婚了!」

「我不想只能是在晚上跟他見面。」

聽起來,樓蘭公主有一個人類的男朋友,所以需要披上人皮變成人類,如此才能完婚。

 

「成交!𠹳!𠹳!𠹳!」

那執刀殭屍脖子像是橡膠水管那樣瞬間拉長,身體仍在原處,頭已經伸長到了樓蘭公主的身邊。

 

「嗚哇!嗚…!」

被執刀殭屍咬住身體的樓蘭公主痛苦地哭嚎,看來殭屍被吃的時候也是會痛的。顯然樓蘭公主的靈體已經被執刀殭屍吃下去,執刀殭屍說的,用一半法力來交換,原來就是直接吃掉對方。

也才一眨眼時間,身體已經被吃掉一半。

 

當執刀殭屍的頭離開,露出滿意的笑容的時候,後面人類護士拿了一根試管,裡面有著冒白煙的液體,交給樓蘭公主,讓她一飲而盡。

 

那冒白煙的液體,乍看會讓人以為是乾冰泡水…樓蘭公主喝下那白煙之後,剛才被吃掉的部分又迅速長回來。

 

護士走過去要樓蘭公主站起來。

 

「𠹳!𠹳!𠹳!」

毛骨悚然的笑聲中,執刀殭屍迅速將人皮讓她像是穿兩件式雨衣的方式穿上。

穿上之後的樓蘭公主竟然變成一個正常的人類樣貌!不過長相與被剝皮的女孩不同。

 

接著,執刀殭屍讓躺在手術台上的女生穿上鬼皮。那女生看起來,竟然變成一個老太婆!

 

完成換膚手術,執刀殭屍對護士們說:「推下一組進來!」

 

一個殭屍跟一個女孩分別放在兩張病床被推進來。女孩看起來已經被全身麻醉,閉著眼睛動也不動,穿著病人那種綠色的衣服。

 

 

嚇!

那個要被剝皮的女生,不就是離奇失蹤的晦晦嗎?!

 

「啊!住手!那是晦晦!」

「快住手!」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看到將要被剝皮的姚晦,豪傑一股火氣冒上來,用力敲打門窗,發出邦邦邦的巨響。

最後,他乾脆拿起腳邊的盆栽,用力摔在那片窗戶上。

 

「劈啪!劈啪!」

玻璃被他砸一個粉碎,他又轉身拿了另一個盆栽,用力扔進診所裡面。

 

「𠹳!𠹳!𠹳!」

就在他滿地找磚塊石頭要繼續仍進去的時候,背後傳來那恐怖的笑聲。

旋即眼前一黑,頭上挨了一記悶棍,不醒人事。

 

 

****

 

其實答應跟豪傑出來看電影並不是為了排遣寂寞,姚晦心裡面真正的想法是,她想試著把光天在內心的份量壓低。

 

也不知道為什麼,偶而幾次,應該說次數越來越頻繁,她會有一種衝動,大清早就去咖啡店等光天開門。

 

一開始她只是告訴自己,因為小順子的事情,覺得這人情得還。可是三五次之後,她突然驚訝地發現,自己對這行為已經找不到合理的藉口!

雖然她極度不願意承認,她真的很喜歡清晨這片刻,光天專心為她泡一杯咖啡的獨處。

那種喜歡,像是幾百年前就融進骨子裡面的喜歡,稱之為毒癮也不為過。

 

人說,當妳開始對一個人有感覺的時候,就再也停止不下來了!

她明白自己也是那麼普通的小女人,所以,萬一真的產生感覺,她完全沒有自信可以停下來。

 

必需要在後悔之前,停止這一切!

 

為了避免自己的決心崩潰,她把這句話寫在紙條上,貼在床前看得到的地方,這樣就不會一大早起來就萌生「今天算是最後一次去看他泡咖啡吧?」的念頭。

因為,她已經打破這最後一次的戒律太多遍了,多到想要痛打自己的程度。

 

總之,要捏熄一段感情,就是要找另一段感情來替代,這是最直接有效的辦法。

 

韓豪傑非常興奮,因為這是姚晦第一次主動約他,所以對於影片的選擇他也讓步,第一次同意看愛情片。

 

「疑?晦晦她人呢?」

電影散場的時候,他去上廁所,出來之後幫姚晦拎包,換她去上。可是經過了十幾二十分鐘,她都沒有出來!

 

服務生幫忙進去看過幾次了,確認都沒有人。

 

怎麼會這樣?

晦晦怎麼會連包包都不拿,人就憑空消失了呢?

 

他連忙掏出手機,從相簿裡面挑了一張今天晚餐才幫她拍的照片,請服務生問問看有沒有見到這個人?

 

問來問去,終於樓下的警衛說,有看到一個穿著打扮很接近照片的女生,半小時前就離開了。他印象很深刻,那女生像是夢遊,兩眼無神直視前方,呆板地走路。他還特別提醒那女孩說,要小心台階。

 

晦晦像是夢遊那樣自己走了?

會不會是招陰體質,所以又遇上甚麼妖魔鬼怪?

 

韓豪傑順著警衛指的方向一路尋找,此時雖然時候不早了,但是西門町仍然熱鬧。他顧著找人,幾次跟來來往往的人潮撞了滿懷,也不少被罵三字經。按他平常的個性,怎麼可能容得下別人罵他髒話,早就掄起拳頭打下去了。

 

只是現在一心一意想要尋找失蹤的姚晦,心裡雖然越來越急躁,卻半點也不想在這地方耽擱,仍是不顧一切慌忙地四處張望尋找。

 

 

****

 

 

「還要再來一杯咖啡嗎?」

張偉翔的警官老爸雖然語氣和緩,但是表情略顯僵硬,畢竟十多年的父子冷戰,彼此心中都仍然存在陰影。

雖然偉翔沒回答,但他老爸還是走出去,給他泡了一杯即溶咖啡,送到他面前。

 

「報告局長!」

一個中高年的資深警官行禮之後坐下,將一疊資料攤在桌子上。

張偉翔注意到,這警官頭髮已經花白,但他穿便服,所以也不知道官位大小。

 

「跟你介紹一下,這是負責本案的李友福警官。」張局長面對著偉翔介紹之後,也向李友福說:「張偉翔,分屍案的目擊證人。」

 

「見過,上次報案的時候做過筆錄。」

李友福似乎是那種個性雖然耿直,但還是稍微懂那麼一點人情世故的人。

他直接切入重點:「時間很晚了,你剛才遇到到的事情,我們俗稱『鬼喊冤』…這麼說吧,無法列入警方辦案依據。」

「就我所知,你之前也是刑警,幾年前因為生病才離開警界的,所以我就不囉嗦了,這邊有相關的資料可以看。」

 

從攤開的彩色列印照片,可以明顯看出「把我的皮還給我」這幾個字,但是從科學角度來說,別人怎麼能拿走你的皮?

人又不是做貂皮大衣的貂鼠。

 

「可是,那個鬼魂一定是遭遇到什麼冤屈,才會找我來喊冤…我甚至認為,那鬼魂知道我爸是高階警官!」

 

「咳!」

張局長有點難為情地咳了一聲。

 

「偉翔,你先別急,聽我把話說完…」

「這個案子目前有太多的疑點,實不相瞞,驗屍報告裏面確實標注了一個怪異現象—死者的血液與皮膚的DNA檢驗結果有明顯的差異,出現了兩個人的DNA。」

 

「我可以理解成為,死者的皮與身體內臟,原本分屬於不同人嗎?」偉翔凝視著李友福,身體趨前逼問著。

 

李友福抬頭看了他一眼:「我只能說,有可能是DNA採檢的時候遭到污染。我們已經申請複驗…」

「我所能說的僅止於此,你知道的,偵察不公開。」

 

「…」

偉翔望向父親。

張局長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能說甚麼,他機械似地拿走了偉翔喝光的咖啡杯,緩緩起身出去。

 

除了再幫他倒一杯咖啡之外,他一時也想不出解決辦法…尤其是剛剛李友福提到了,偉翔本來也是警察,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離開。

 

那個不知名的原因,其實就是我這個做父親的太自私吧?張局長並不是不明白,可是父子之間的相處,實在太難太難。

 

看著父親走出偵訊室,那個不再像是自己小時候仰慕著的巨大背影,眼下只剩下一個不知該怎麼面對自己兒子,蒼老又略微駝背的背影,本來那種不想跟老爸講話的憤怒與嫌惡,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知為何,或許是感受到了甚麼反差,觸動了心裡面的甚麼角落,偉翔竟然開始冷靜下來了。

 

「最離奇的是分屍用的兇器,是這個案子另一個疑點,法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李友福又慢慢從另外一個牛皮紙袋裡面拿出了一疊資料照片,放桌子上:「我們搜索遍整個現場,兇手作案用的凶器沒有找到…但從屍塊被切割的痕跡來看,凶器應該是比武士刀還要鋒利…法醫說,比武士刀還要鋒利至少十倍,超過鎢鋼硬度的長刀才有辦法把人體的骨頭瞬間切開。」

 

「雖然我們嘴上講究科學辦案,可是你需要知道,人的骨頭非常硬…我們辦過的案子也不少,沒見過有刀子可以把骨頭切割這麼整齊的。」他指著一張照片上,看似大腿骨被斜切,法醫把斜切的兩段擺在一起靠近照相:「骨頭被切割的邊緣太完美了,連鋸的痕跡都沒有,徹底是一刀兩斷!」

 

看著這個被不知名利器切的腿骨照片,此時此刻,偉翔竟然感覺到耳朵旁邊有一股冷風在吹…就像他睡覺睡到半夜,感覺到耳朵有冷颼颼的陰風在吹是一樣的!

 

鬼吹風,就是鬼魂在我耳朵旁邊講話,但是我聽不到…

 

或許鬼魂想要找我求助,而不是找我爸!

 

他腦筋裡面閃過一道靈感!

剛剛李友福給的照片與資料上,有一個名稱他有印象,或許那會是個突破口。

 

「這資料我再看一下!」有點沒禮貌,莽撞地把李友福的照片與資料攤開來布滿了整個桌面,就如同平日他將等待出售的房屋物件資料鋪滿桌面找賣點那樣。旋即整個人趴在資料上細細地看。

 

「…西門町…診所…」他邊看邊喃喃自語。

 

端著咖啡進來的張局長,把咖啡放下了,不解地與李友福對看一眼,彷彿質問說:「李警官,你剛才是說了甚麼讓他這麼激動?」

 

李友福微微聳肩搖頭,甚麼也沒說。

 

偉翔把父親放在自己面前,那杯擋住資料的咖啡移到遠處,突然間眼前一亮:「對!就是這個物件:『大西整形外科診所』!」

他指著照片,抬頭興奮地對父親與李友福叫道:「這張照片裡面的『大西整形外科診所』,之前是我們同事負責過的物件!我知道在哪裡!」

 

「偉翔,」張局長對於他兒子這種突如起來的冒失性格有點感冒,即使他很想修復彼此的關係,但口氣上仍然僵硬:「這個診所也已經請警官同仁調查過,是一個再普通也不過,正經做美容業的診所。」

「目前也沒有證據可以申請搜索令進去搜索…」

 

「不!我可以偷偷溜進去,大不了被抓到轟出來!」偉翔堅定地看著父親:「老爸!相信我,這個診所裡面一定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辦案是講求證據的!

這句話張局長差點脫口吼出來…但是倒了三杯咖啡緩住情緒的他,理智地壓住了自己的脾氣。

 

此刻兒子就距離自己這麼近,開口要我幫忙,要我相信他…或許,過去我太害怕他犯錯,害怕他失敗,所以一直都在指揮他…。

 

就試著相信他一次吧?

說真的,錯了也不會怎樣。

 

「李警官,雖然偉翔的說法很不可思議…我…你還記得嗎?以前我們有個案子,那個去廟裏面偷神明脖子上金牌的小偷,不就是被乩童指認出來了嗎?」

 

李友福看似一張撲克臉,面對著老長官欲言又止,也意會到他想說甚麼。

「局長,這樣吧,我跟偉翔去一趟『大西整形外科診所』。」

「讓偉翔調查看看吧?說不定真的會發現甚麼?」

 

看著兒子燃燒熱情的雙眼,張局長心裡面也有那麼一些些的觸動。他拍了拍李友福的肩膀,默認了這個請求。

其實,害怕兒子闖禍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怕丟人,怕丟官吧?

認真衡量一下,能有機會跟兒子冰釋,丟人現眼也不用太在乎吧?

…他都已經成年了,是不是該尊重他的行為能力呢?

 

「走吧!」行動力十足的偉翔已經跨大步走出了偵訊室:「現在我們就過去看看!」

 

與穩重的局長相比,實在看不出這對父子有哪個地方相像?

「小兄弟,再急也要等我把滿桌子的文件收好才能動身吧?」李友福一面收拾,一面轉頭叫住偉翔:「好歹尊重一下我這個學長吧?」

「警校沒教過你嗎?怎麼這樣沒禮貌,弄這麼亂還要學長幫忙收?」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