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1 06:00:00| 人氣16,05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72.不懂人心,拿到龍玦只是死更快

72.不懂人心,拿到龍玦只是死更快

作者: 冷擎

 

 

「我感應到『龍玦』正在快速接近我們!」李淳風急著大叫:「可能是突厥大軍已經擁有了龍玦的法力,決定大舉進攻中原征服天下了!」

 

「不要慌,按照平常的訓練,大家手舉兵器背靠背圍成圓形!」梟解語厲聲指揮:「誰要是敢退後,我就先殺了他!」

「還有,給我往死命保護咱們梟家軍的大旗,聽見沒有!」

一邊喊一邊心裡面起了疑竇。

 

這事情蹊蹺。

 

龍玦那時候是被魏刀兒搶走,後來聽說魏刀兒中箭差點死在地獄之門的出口…

呣…既然不是草寇軍黑吃黑…

左賢王後來也不知去向,感情龍玦真的是落入了突厥人手裡。

 

怎麼算,落入突厥人手裡也才一兩個月的事情,眼看現在已經秋末冬初,沒道理在這時間南下打仗的。

這時候就算打入雁門關,農作物早就收割了,也搶不到甚麼糧食。

 

「小色狼,等一下我們見機行事,先不急著使用幻星術,說不定是你師叔搶了突厥人的龍玦,正在被追殺呢!」梟解語回頭向嚴陣以待的李淳風吩咐道:「要真的是你師叔,那最好,咱們就把你師叔抓起來交給突厥人…。」

「至於他手上的龍玦嘛…當然是沒收了!」

 

「這不好吧?」要把自己的師叔抓起來交給突厥人,李淳風急著抗議:「他再怎樣十惡不赦,也是我的師叔啊!更何況他有可能是想把龍玦偷出來交給唐國公…妳之前不是說過,他可能是唐國公的特務嗎?」

 

「我不跟你說了,就是你這爛好人,天下才會有你師叔那種為了奪取龍玦而不擇手段的人!」扭回頭不再解釋,她只拋下一句話:「大夥兒的性命都交在我手上,我可不會像你那樣婦人之仁!」

 

眼看沙塵越來越近,直逼「梟」字大旗而來,可惜梟家軍並沒有正規軍的弓箭裝備,沒辦法遠遠地射箭挫挫敵人的銳氣。

 

擒賊先擒王,不如快刀斬亂麻,用龍閃先砍了敵人主將再說!

 

嗡…一聲輕響,銀色的燕子似乎理解了梟解語的殺意,在前方的天空發出微微的轟鳴。

 

慢著,郡主臨陣怎麼可以慌慌張張不明究裡就砍了對方的主將呢?

萬一不是敵人…說不定是左賢王派人來迎接?!

想到這裡,她又猶豫了,瞇起眼睛遠遠眺望。

 

突然間,她懷疑自己看到的景象,又回頭問李淳風:「欸,這種時候不是我想搞笑,你猜我看到誰正向我們衝過來?」

 

誰?

李淳風瞇著眼睛看…突厥人越來越近,到了大約兩百步的距離,他終於看清楚了:「是蠢牛!」

「如果是蠢牛,那就是突厥可汗派他來迎接我們了!」

 

「不見得…我看他神情慌張,一定是出大事了!」梟解語神情嚴肅地說:「那個表情我看得出來,後面有人追殺他!」

 

也才說話間,突厥人紛紛勒住韁繩停下來,只有什缽苾繼續騎馬來到梟解語、李淳風兩人面前,喘著大氣急急忙忙大呼小叫:「救命啊!」

「風哥,解語,我看天底下只有你們兩個人能救我一命了!」

 

 

「你是遇上了甚麼妖魔鬼怪嗎?」蠢牛嚇成這樣真的令梟解語難以理解:「還有,你老實招來,龍玦是不是在你身上?」

 

「是啊!龍玦就在我懷裡面…」他邊回答邊從懷裏面掏出一個小的皮囊,也沒打開就遞給梟解語:「這東西太可怕了!我父汗莫名其妙死了,死的時候交代我一定要把這東西毀掉…」

「但我用斧頭劈,用火燒,它就是刀槍不入…」

 

「我想可能只有風哥靠法術才有辦法完成我父汗的遺願,讓這東西從世間上消失…但是,這事情不是最重要的,趕快帶我跟我的族人進雁門關避難要緊!」

「遲了我們通通都會被殺死的!」

 

看他這樣子不像是說謊,梟解語把龍玦接過來看也沒看就放進自己懷裡,當機立斷下令道:「好,我們先進關後面再細談!」

 

****

 

拿出了唐國公的令牌,雁門關守將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什缽苾跟他的族人進關。

入關之後又走了幾十里路,找到一片有水源的空曠地,一行人決定暫且就在這邊紮營。

 

夜裡什缽苾邊喝酒,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

左賢王當時拿到了龍玦,迅速兼程趕回漠北突厥的大本營晉見始畢可汗,兄弟倆歡天喜地慶祝了一番,覺得事不宜遲,要趕快運用龍玦的法力征服天下。

 

始畢可汗把龍玦放枕頭下,很快地,神龍就出現在他的夢中,告訴他:「用汝摯親的靈魂,交換君臨天下的法力,汝是否願意?」

 

當然,神龍也說明了,必須要是摯親,如果那條靈魂反悔了,始畢可汗你就得死。

 

這對於始畢可汗來說有點難,他日夜琢磨著,該是哪一條靈魂才不會背叛他呢?

 

但是這事情對於義成公主來說,一點也不難,平日裡得罪她最多的那個嬪妃,就該是那條需要被犧牲掉的靈魂。

 

於是,在迷心符的幫助下,始畢可汗選擇了義成公主幫他挑出來的那個嬪妃…含恨而死的那個嬪妃果然也不出意料之外,告訴神龍她是心不甘情不願而死的。

 

宮鬥的後果很嚴重,始畢可汗得了急病,很快就嗚呼哀哉了。

 

死了丈夫不打緊,但突厥可汗該由誰來繼承?

義成公主第一次遇到難題。

因為如果下一任可汗是什缽苾,就是自己的從前的孫子,目前的兒子蠢牛。按照閼氏父死子繼的傳統,那麼自己就得當蠢牛的老婆…

 

這根本是一個令人無法接受的情況啊!

 

侍女山丹再次提出了有用的建議:娘娘不妨考慮一下,推舉左賢王當新的可汗,至於蠢牛嘛…隨便他去吧!

 

這主意大好!

 

當下義成公主就備上迷心符,藉著說要跟左賢王商量事情為理由,讓左賢王喝了…然後她將言聽計從的左賢王扶植為新的可汗,稱為頡利可汗。什缽苾就被踢出原本的突厥部落,帶著自己的侍衛還有本來就屬於自己的幾百口人,遊蕩在遠遠的地方,想辦法找水草食物養活自己。

 

始畢可汗臨死之前,趁還有最後一口氣,把什缽苾叫到身邊,他當時以為兒子會繼任可汗,因此諄諄告誡說,自己是被龍玦害死的!!

臨終遺言要他把這東西破壞掉,別禍害子孫。什缽苾在父汗死後真的努力想破壞龍玦,但是都沒有成功。

 

新立的頡利可汗還有義成公主四處搜查始畢可汗的遺物,遍尋尋不得龍玦,心裡面急了!聽說始畢可汗臨死之際將某個黑黑的玉珮交給什缽苾拿去破壞,連忙著派人來找什缽苾索討龍玦,沒想到雙方人馬一言不合打了一場。

 

為了牛羊的歸屬,部落衝突在突厥不是甚麼大事情,每天都發生,按道理說這樣打一場架不算甚麼。

可差別是,龍玦不是普通的牛羊,擁有再多的牛羊,也不會像擁有龍玦那樣,可以獲得君臨天下的法力。

 

於是左賢王氣憤之餘,派趙德言來強行攻打什缽苾的小部落。

 

什缽苾怎麼可能是趙德言的對手,得到消息之後連夜帶著族人向南狂奔。餐風露宿馬不停蹄,可能是命不該絕,就在雁門關外負責偵查的族人說看到一股打著「梟」字旗號的小部落,這才讓什缽苾抓到救命的救生圈。

 

眼下趙德言追兵馬上就要來攻打雁門關,三個人知道趙德言不好惹,尤其是他對龍玦的執念,必然會不計一切代價與手段把龍玦搶回去。

 

事不宜遲,當下決議,趕快把龍玦先交給唐國公,把這燙手山芋丟給朝廷去處理。

 

 

****

 

李淵將手上的龍玦牢牢握著,抬頭環視四周,長子建成,老二世民,老四元吉、夫人竇氏還有李淵的親娘獨孤氏,六個人沉默相對著。

 

只要犧牲在場某一個人的靈魂,李淵就可以擁有君臨天下的法力。

沉默的原因是,最適合犧牲靈魂的是李淵的娘獨孤氏,因為她已經風燭殘年,而且,她對於當今皇上,也就是自己的外甥,有滿腹的怨恨。

 

當今皇上的親娘,已經去世多年了,正是李淵母親獨孤氏的妹妹。

 

但是這中間有個尷尬,實際上已經造成了嫌隙,就是說李淵的娘是庶出,當今皇上的娘是嫡生,所以當今皇上不怎麼禮遇庶出的姨媽,也就因此常常對李淵一家不怎麼客氣。

 

如果用自己一條老命,可以換兒子當皇帝,這買賣划算,因此獨孤氏自告奮勇獻出靈魂。

 

所以,李淵猶豫,遲遲不肯讓老媽去送死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孝順囉?

 

這倒未必,他擔心的不是孝順不孝順的問題。

因為他娘已經有老年癡呆症,發病的時候連自己這個親兒子都不認得…誰知道這個老年痴呆症會不會在神龍面前發作,來個全盤否認,那麼到時候自己不是會死得很冤枉嗎?

李淵這人算得很精,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窩囊的。

 

「緊急軍情!」一個參將在外頭敲門大喊:「突厥大軍攻破雁門關,正朝太原殺過來!」

「突厥大軍一日奔襲百里,不出三日就要圍攻太原城!」

「請大將軍定奪!」

 

果然來搶了…

怎麼辦?

「突厥大軍突然來犯,想必就是衝著龍玦而來…唉…真是個多事之秋啊!」李淵嘆氣道:「既然雁門關已經被攻破,突厥大軍銳不可當,我們是不是乾脆往南逃,先避避風頭呢?」

 

「父帥,這時候如果離開太原城,只怕會軍心潰散,兵敗如山倒。」建成拱手朗聲道:「兒臣有一個建議,是否父帥先派王威,高君雅領兵抵禦突厥大軍,我們則是趁這機會,用抵禦突厥大軍的藉口,四處招兵買馬壯大自己?」

「如果高君雅,王威打勝仗,那麼父帥也有領導統御的功勞。」

「反之,如果打敗仗,咱們就來個落井下石,把責任都推給他們兩個。」

 

「欸!這主意大好!」

李淵高興地拍著建成的肩膀,旋即又說:「不如這樣,你連夜帶著元吉出發去河東招兵買馬。」然後轉頭看向二郎,吩咐道:「二郎你就領兵鎮守太原城,咱們也得有所準備,以防萬一高、王兩位將軍敗陣,好歹也要在突厥圍攻之下撐上幾個月,等待援兵到來。」

「至於龍玦的處理,就先等這件事情過了再說吧,也不急在一時。」

 

商議既定,李淵馬上下令,由高君雅,王威領兵出城,迎戰突厥大軍。

 

****

 

沒想到王威、高君雅氣勢洶洶接戰突厥大軍,竟然一觸即潰,全軍覆沒,兩人逃回太原城內,堅守不出。

 

李淵也被逼急了,連發數十道奏章,八百里加急送往正在江都享樂的皇帝,請皇上緊急調動天下兵馬趕往太原救命。

 

好啊,阿婆面你這小子…分明就是白眼狼!

皇上給李淵起了綽號,叫做阿婆面,因為他滿臉皺紋。

 

上回朕在雁門關被圍,你阿婆面慢慢吞吞遲遲不肯出兵來救,說什麼「故佈疑兵之計」,害朕差點餓死、渴死。這下好了,情勢逆轉,現在換你被突厥人圍困了。但是單憑這麼一點小報應,朕還不解氣,要你鎮守太原,就是要拿命來對朕效忠!

 

打不過突厥人,那麼你就以身殉國吧!

朕懷疑你想造反已經很久了!

不如來個殺雞儆猴,太原守軍才會為朕拼命。

 

沒能等來援兵,反而等來皇上一道懲罰,「將罪人李淵打入大牢!」使者大聲宣告:「敗在突厥人手中,丟臉至極,不日問斬,以敬效猶!」

 

「冤枉啊!皇上,微臣忠心耿耿 請皇上明察啊!」被獄卒拖走的李淵,一路上仍死命呼救著,但這是皇上聖諭,誰敢出來說什麼?

 

嘴巴不牢可是要掉腦袋的!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