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2-14 06:00:00| 人氣4,97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24.烏林答的記憶碎片能說明甚麼?

24.烏林答的記憶碎片能說明甚麼?

作者: 冷擎

因為姚晦怕招陰,手上戴著的念珠,其實是當年地藏沒收了光天對帝釋天全力一擊的法力,所製作的那一個五行手環。他其實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地租下姚媽的早餐點來賣咖啡,光天有想過,只要透過這個手環信物,隨時都可以瞬間移動到姚晦身邊。

 

可是隨著吉爾伽美什的介入,情況開始變得複雜。他那舉手投足間不經意流露的惡意,令他無法放心姚晦的安危。

 

吉爾大腦所連接的巨大能源到底是甚麼?

光天並不清楚,似乎吉爾曾經有囉哩叭嗦地解釋過,但他還是半點也抓不到任何概念。直覺上知道,只要自己不在姚晦身邊,姚晦就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

 

也很湊巧,就在故宮光天快閃咖啡店合約到期的前幾天,姚媽因為需要照顧姚晦住院,來跟洪仙姑訴苦抱怨,被光天暗中聽到了她們的談話。

對阿修羅來說,略施法術就可以讓凡人們點頭同意,所以他讓洪仙姑腦中靈光一閃,提議把光天快閃咖啡店開去姚媽的早餐店。

 

唯一百密一疏的是,邱婷婷竟然好巧不巧帶著張偉翔出現了。

 

也就因此演變成為,邱婷婷,張偉翔,光天合資開咖啡館的情況。

 

 

****

 

之前遇見鬼,被暴徒挾持等等事情都可以裝作是噩夢一場,過一陣子淡忘之後也就沒事了。姚晦自己深深地感到恐懼,最近發生太多事情了,甚至差點死在變態殺人魔手上。

 

差點被變態殺人魔拿長刀開膛剖肚,為了逃跑腳底被玻璃割傷,肋骨挫傷,這已經不是單單說「神經大條」就可以一笑置之了!

更何況姚晦的神經一點也不大條。

 

警方並沒有派人守衛醫院,也沒有派人來姚晦家裡面蹲點,只是偶而派出所的員警來看看巡邏一下,除此之外,她能依靠的,就是在自家門口開店的光天了。

 

自從有了UBER eats外賣派送之後,咖啡店的訂單就多了起來。姚晦也就靜靜地看著光天忙來忙去,她甚至驚訝地發現,光天竟然可以不出錯地出完幾十個訂單,連大氣都不會喘一下。

 

發呆似地看著光天忙來忙去,下意識裡她反而覺得很安全,說不上來是甚麼原因…可能是因為光天做甚麼事情都穩重,不慌不忙而且還有一種悠閒似的優雅…姚晦真心地相信,就算天塌下來了,光天也能頂得住。

 

又或許,前幾次頻臨危險,意識矇矓的時刻,她清清楚楚記得那個感覺,就是光天來救她!

 

可是那些事情好像是夢?!

 

對了,前幾天在醫院裡作的那個夢?

 

夢裡又來到那個不知名的古代宮殿,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年輕小帥哥―更精確地說,姚晦認為,那個長相就是年輕時候的光天―穿著英姿颯爽的獵裝,背上背著一把長弓,腰間配著長劍,手上拿著打獵時切割獵物用的短刀,情意綿綿地看著自己…那種充滿自信與柔情的眼神,即使一覺醒來,那個記憶卻比起親身經歷還要清晰。

 

姚媽一大早就去寺廟幫姚晦「祭解、改運」,現在家裡面就只剩下光天跟她兩個人,以及偶而出現在咖啡店門口的UBER Eats外送小哥。

 

她吃力地用雙手轉動輪椅,回到房間,拿了空白繪本與鉛筆。

一開始只是想亂塗鴉,畫著畫著似乎把夢境裡面那個宮殿給畫出來了…

既然這樣,她又憑著記憶,把那個形似光天的打獵少年畫上去。

 

工作中的光天,鎖在他眉宇之間的愁苦,似乎消散了不少?

對著他的背影,姚晦悄悄地把眼前這個男人畫在了繪本上。

她給自己的理由是打發時間,可實際上她心裡知道,自己直覺上就很想這樣做,不讓他知道地畫著他的一切。

 

這不是愛情喔!

她並沒有忘記再提醒自己。

 

 

「沒想到妳這麼會畫畫?」

正當她低頭憑著記憶猛畫的時候,身旁響起了光天的聲音:「抽空幫妳泡的低咖啡因咖啡,趁熱喝,很香的!」

 

濃烈的咖啡香飄過來,光天拉過一個小桌子放到輪椅邊,然後將咖啡放在小桌子上。順勢就站在她身後觀賞繪本上的素描。

 

他這個下意識的舉動,讓姚晦第一時間幾乎想要從輪椅上站起來逃跑。

但這一次她忍住了,不是因為腳受傷,而是因為她突然之間想要坦然面對自己的感覺…從背後站著的光天身上傳來的那種熱熱的,有溫度的感覺。

 

「嗯,謝謝!」

她雙手捧起咖啡杯,微微地吸了一小口。

「我發現早上的光線灑在你的背影上,讓人有一種用心做好細節工作的感覺…」說著,她稍微用鉛筆修了一下繪本上光天的背影:「用素描的方式好像更能呈現咖啡館的味道呢!」

 

光天彎下腰認真地端詳了一下。

 

被男人這樣貼近,姚晦覺得有點頭昏,有點熱,有點喘不過氣來。

 

她是可以側身離光天遠一點的,但不知怎麼地,反而有一種一動也不動,就這樣樣自然而然接受一切的心情。

 

他微微笑了笑,沒有給予任何評論。

 

「覺得沒有畫很好?」雖然感到光天在自己頭頂上微笑,她沒把握地問:「我不是很會畫工筆畫…所以,就是盡量抓神韻,抓出眼前事物帶給我的感覺…」

 

光天似乎不是一個會隨便給予評論的人,姚晦心裡面竊竊想著。

 

沒有特別回答姚晦那個不自信的問題。

「可以給我看看其他作品嗎?」他伸手指著厚厚的繪本:「妳的作品很有味道,有一種把水墨畫的意境帶入素描的詩意。」

 

水墨畫帶入素描?

姚晦暗地裡吐了吐舌頭,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畫風是這樣子的。

這繪本其實就是她的日記,有點私密…

按道理說是不給別人看的,連閨蜜雯雯都沒看過…

 

可是,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種想要跟光天分享私密的雀躍心情,將內心的猶豫掩蓋過去。

 

慢慢翻動,她邊說著:「這一張是幫住院時的主治大夫畫的,我覺得他很慈祥和藹,所以就把皺紋給加深一點,看起來更慈祥了…」

 

她又繼續翻了一頁:「這張畫的是護士姐姐,其實她年紀也只比我大一歲,可是她很厲害囉!」

「像我血管這麼細,從前每次抽血都找不到血管在哪裡的人,她一針就命中了呢!」

像是介紹勳章似地,她把左手手背抬高,展現給自己頭頂上的光天看細微的針孔。

 

「這位醫生與護士我也有見過他們,妳畫得很傳神呢!」光天笑著說:「看似用妳的角度,把他們的神韻凸顯得更深刻。」

 

她開始有點得意了,繼續翻下一張。

 

糟糕!

要命!

 

她自己也嚇了一大跳,翻到一半的手幾乎想要蓋回去,可是又怕失禮,只能慢慢地將這一頁打開。

 

蓋回去會失禮,翻開這一頁會害羞…不知怎麼地,她選擇在光天面前害羞一回。

「這…這…這一頁是我在醫院裡面作的一個夢,夢見一個正要去打獵的少年…算是二次元的想像吧?」

「只是…只是說…夢裡的少年跟你長得很像…」最後這一句她幾乎是用跟情人表白的勇氣才說出來的。

 

慘了!

這下可能會被誤會說我在暗戀光天…

可即使心裡面這樣想,姚晦卻仍試圖在他面前展現落落大方的一面。

 

光天似乎對這一頁沒有反應?

不是喔,敏感地,她感覺到四周的空氣開始冰冷凝結…

隨後,輪椅一陣劇烈的震盪…應該說,是扶著輪椅的光天的手,似乎承受甚麼巨大的精神打擊,劇烈顫抖著!

 

「哆!」

才正要問光天怎麼了?

豆大的眼淚逕直滴到姚晦的裙襬上。

他在哭?

 

光天站直了身子,頹坐到姚晦身旁的椅子上,兩個手掌摀住他自己的臉,似乎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

 

啊?!

剎那間姚晦明白了!

長年鎖在光天眉宇之間,那個愁苦鬱結的神情,不是黃姐懷疑的「經濟壓力」,而是一種很深很深的思念。

 

「對不起,這張畫只是我作的一個夢…是不是讓你想起過去的事情?」

她略帶歉意,從輪椅下面的收納空間中抽了一兩張衛生紙,小心翼翼摺好,遞給光天。

 

他點點頭,接過了衛生紙。

 

姚晦第一次看到男人當著自己的面哭泣,那個樣子很醜,很沒用,縮成一團半點骨氣也沒有…可是,她覺得眼前這個痛哭的男人很真誠…他一定是獨力承受了很多無以言喻的痛苦…

 

「不好意思…這張畫…讓我想起了過世的妻子…」

光天的眼淚似乎停不下來,可姚晦並不把她跟小時候挨揍痛哭的小屁孩聯想在一起。

原來他對自己的妻子還念念不忘啊…

 

在看到姚晦這張夢中打獵少年的素描那瞬間,光天震驚到無法控制自己。

他曾經被帝釋天用閃電雷擊劈中過,但眼前這幅畫所帶來的震撼,超過被五雷轟頂的痛楚有十倍百倍!

 

那一天,就在自己18歲成年禮那天,在宮殿前面烏林答叫住了他,要他站好,讓她好好端詳自己丈夫帥氣的英姿,因為她一輩子也不想忘記。

 

光天還記得,就這樣直挺挺,面對著烏林答,一動也不動地微笑,足足有一刻鐘之久,然後他問:「這樣記住了嗎?」

 

烏林答點點頭,露出狡獪又得意的笑容。

 

後來,烏林答被強行擄走,帶往京師之前,她在他辦公的案頭留下了一本畫冊。悲傷的他,那一刻才明白,烏林答所謂一輩子不肯忘記的記憶,就是她將兩人生活裡面一點一滴的片刻光陰,畫成了一頁又一頁的圖畫。

 

開頭的第一幅畫,就是光天穿著獵裝,背上背著弓箭,手上拿著短刀,腰間配著配劍,站在宮殿前望著烏林答微笑的那一刻鐘。

 

他一直珍藏著這本畫冊,每一頁都看過不下數千遍…

人間的光天,也就是金世宗,死後帶著這本畫冊陪葬。

當他淬鍊成為阿修羅之後,憑藉著廣大的神通,也曾經進入到自己的墓穴中,想要找回烏林答留下的畫冊。

可是,在地下墓穴裡面,畫冊不堪歲月的侵蝕,早就腐朽破爛,連灰都不剩。

 

可是如今,眼前這一幅畫,與八百年前烏林答的記憶是那麼相似,相似到根本就可以說是同一個人畫出來的!

 

所以,是烏林答託夢給姚晦?

 

驚訝驚喜之餘,光天忍不住掩面痛哭。

 

雖然姚晦不明白自己這張畫為什麼會讓光天想起了他逝世的妻子,但是看看場面,這時候繼續追問有一種在別人傷口上撒鹽的故意。

 

她小心翼翼把這張畫從繪本上撕下來。

「送你!」

其實在她心裡面想著,沒說的下一句是:「希望你能快樂起來!」

 

光天接過了畫,怔怔地出神…連謝謝也忘了說。

 

他腦子只是不停地嗡嗡作響,思緒毫無理由亂竄。

所以,烏林答的靈體確定就是在姚晦的周圍…可是,到底在哪裡呢?

我都已經追查到這裡了,難道是漏掉了甚麼關鍵的環節,才導致我跨不過最後這一道難題嗎?

 

誰能告訴我,烏林答的靈體,究竟在哪裡呢?

 

 

****

 

唧―――!

 

正要繼續安慰光天,門口劇烈的剎車聲打斷了姚晦,她抬頭看,一輛法拉利跑車正停在咖啡店門口。

韓豪傑匆匆忙忙從車上下來,但他剛準備要進門的時候,又一臉矇樣地呆住了,畢竟原本的早餐店已經換了連他都不認得的嶄新裝潢,一時間他又遲疑著停下腳步,在門口徘徊張望。

 

也不用三秒,他就看到輪椅上的姚晦與坐在她旁邊,看著手上素描發呆的光天。

 

「晦晦!」氣急敗壞的他推開門進來,耐不住性子質問:「妳怎麼連出院都不跟我說?」

「我剛剛跑去醫院看妳,才被告知妳已經出院…妳覺得這樣對待我公平嗎?」

 

對不起啊,豪傑,我也是有難言之隱的…

本來就沒有特別感覺,只是想做好朋友,可是現在雯雯又已經宣告地盤了,把你跟閨蜜放天平兩端秤,我只能選擇閨蜜呀!

心裡想的歸心裡想的,姚晦陪著笑臉說道:「豪傑,因為這幾天我很忙很亂,課裡面的同事我也都沒特別通知啊。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豪傑仍然不接受她這個搪塞的理由:「那我發給你的Line,打給妳的電話都沒接,難道這也不是故意的嗎?」

 

「啊?!糟糕!」

這時她才想起,自己的手機不知道被扔去哪裡了?

「我的手機呢?」她摸著衣服的口袋,還有輪椅下面的收納空間,都沒有找到。

「不好意思啦,我早上就在這邊畫畫打發時間,手機可能放在房間裡面忘了拿出來…現在行動不便嘛!」

 

「算了,算了,妳就是這樣迷糊才會被變態殺人魔給盯上的!」豪傑過來推著姚晦的輪椅:「我們到裡面聊!」

說著,直接將姚晦推著進房間裡面。

 

被豪傑飛快推走的姚晦,仍放心不下,不停地回頭張望光天。而他,仍然像一座石雕像那樣,無視周遭發生的一切,只是癡呆地拿著素描出神。

 

夜裡,她半蒙著棉被盯著天花板,揮之不去的不只是疑問,更多的是一種奇怪的心疼,漸漸地醞釀出一種不捨的哀傷。

 

她開始羨慕光天那個死去的妻子,又很好奇,是什麼樣的情感,能讓一個男人愛得那麼深?

 

那幅畫,又是哪裏觸動了光天深埋的回憶呢?姚晦心裡面一個又一個問號不停冒出來。

 

 

嗯,一定要找時間問個清楚…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4,978)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25.惡靈夜店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23.無所不在的監控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