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4 06:00:00| 人氣13,40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完結倒數三] 73.對救命恩人以外的人有感覺,算是背叛嗎?

73.對救命恩人以外的人有感覺,算是背叛嗎?

作者: 冷擎

 

回到太原城,完成任務的梟解語,卻一反常態沒怎麼提起救命恩人的事情。李淳風、什缽苾兩個人都沒什麼心眼,想說眼前太原正被突厥軍隊圍著攻打,守軍也才敗陣沒幾天,城裡面人心惶惶,所以梟解語沒心思去二郎那邊蹓躂。

 

那麼梟解語是怎麼想的?

 

其實她也不知道,就是覺得怪怪的。

雖然回到太原,再度見到了賀若蘭.兩個人冰釋前嫌和好了,可是呢,賀若蘭無意間的一句話挑動了梟解語的心思。

 

「當妳不經意發現,自己對一個人有著那麼一份感覺的時候,漸漸地,所有的感情會佔滿妳的身體,心理,甚至日常的一切。」賀若蘭是這麼說的:「那就是愛上一個人了。」

 

「哈!妳是說,吃飯睡覺都會想到那個人?」梟解語攤開雙手,做了一個無所謂不在乎的姿勢:「別傻了,我就不會那樣!」

「妳看,我那麼愛救命恩人,可是我就不會吃飯睡覺走路都想到他。」

 

話是這麼說,在回家的路上,她卻發現一件事怪事,竟然自己會有意無意就開口對旁邊的空氣說:「欸,小色狼,有個事情很好笑…」

然後,她自己嚇一跳,睜大眼睛杵在路上發呆。

我,好像是生病了?

 

就是有一種感覺,不想見到小色狼,可是早上起床會想到他,走著走著會以為小色狼在旁邊,自顧自跟空氣聊天…

 

更別說吃飯了…

吃飯時小色狼一定會來幫我擺好碗筷夾好滿桌的菜…

但是…我不太想吃。

 

為什麼我總覺得,小色狼在旁邊伺候著的時候,我要是吃了菜,我就輸了?

 

但是小色狼不在的時候,我又會跟空氣聊天?!

是賀若說的那種,對一個人有感覺的時候…

 

可是,我明明喜歡的是救命恩人啊?!

 

是不是因為我跟小色狼在一起太久,兩個人太熟了,所以習慣成自然…對了,這應該不是賀若說的「愛上一個人」那種可怕的事情…要真是這樣,要如何面對救命恩人呢?這樣會有滿滿的罪惡感啊!

 

不,梟解語,妳是了解自己的,妳能夠用意志力把分分鐘鐘出現的小色狼幻覺屏除!

 

好!就是這樣!

 

最近就不要理他,我就是太依賴他所以才會變軟弱的。

 

****

 

 

此刻太原縣令劉文靜,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地。李淵被打入大牢,他這個小縣令也是李淵一黨,如果真的唐國公有甚麼三長兩短,他也會跟著遭殃。為了營救唐國公,他跟裴寂兩個人傷透了腦筋,皇上身邊的五大貴人禮數都已經做足了,卻半點也沒有效果?!

 

 

問題還是在李家人身上,雖然得到了龍玦,卻遲遲沒有推選出那個「願意用靈魂來交換」的人,沒幾天前還將建成、元吉派去河東招兵買馬,聯絡英雄豪傑。現在太原這邊只剩下二郎陪著父親,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下,只能是犧牲二郎的靈魂?!

但就這點上劉文靜幾萬個不願意,因為他是二郎的心腹…其實他深深懷疑,是裴寂勸說李淵讓建成、元吉去河東的,等於是支開他們倆…間接要的就是除掉二郎!

 

不行!我劉文靜豈是坐以待斃之人?

得趕快找盟友!

 

「李大人,皇上懷疑唐國公想謀反,因此以『吃了大敗仗需要承擔責任』為理由將他打入大牢。」無奈之下,雖然唐國公入獄的事情可能會動搖軍心,但此時此刻也只能找李淳風幫忙算命了:「在你看來,這星象是否能占卜出唐國公的吉凶?」

「直問一句,唐國公還有救嗎?這一次看起來不是鬧著玩的。」

 

「依我看…龍玦還沒有交給皇上,還在太原…是不是因此皇上起了殺心呢?」話才剛出口…

 

「咚咚咚!」下人猛敲密室的門,顯然有十萬火急的事情,否則不會這樣無禮。

 

「李大人,老爺,唐國公府上派人來,請兩位緊急前往,有重大軍情商議!」下人匆匆進來,喘著大氣打斷兩個人的談話。

 

「也罷,李大人夜觀星象的結果,不如到鷹揚府跟大夥兒一起講吧?」劉文靜嘆了一口氣…原來李淳風也發現了龍玦仍在太原這件事情。

 

「是不是我們也帶上梟蠻子呢?」李淳風覺得,有梟解語在,或許可以臨機應變想出甚麼好辦法?

沒等劉文靜答應,他就逕直去找梟解語了。

 

見到李淳風這麼急著跑來要她一起去鷹揚府,梟解語一時也有點錯愕。

 

沒事,郡主就是要有郡主的氣場…更何況,夫家有難,當然是需要我這個女中諸葛來出謀劃策才行啊!

 

她一點也沒把圍城的突厥人看在眼裡,因為太原城既堅固又巨大,突厥人也就堵在北門,東門整天大呼小叫,對這堅固厚實的堡壘一點辦法也沒有。而且,什缽苾也老實承認,突厥軍隊真不擅長攻城,所以她路上還笑著對李淳風、什缽苾說:「待會兒要是唐國公問起退敵之計,小色狼你跟蠢牛都不准回話,本郡主的緩兵之計,肯定讓未來的公婆讚許有加!」

 

「呣…梟蠻子,事情可能不是妳想的那麼簡單…」李淳風對於局勢往悲觀方向發展,悶悶不樂,他緩緩說出因由:「昨晚我夜觀星象,代表皇上的紫微星不僅僅是暗淡無光,更是有奄奄一息的徵兆…」他皺起眉頭,看著梟解語:「最讓我不解的是,我感應到龍玦還在太原城內…是有什麼原因,讓唐國公沒能把龍玦送去給身在江都的皇上,為帝國續命呢?」

 

 

疑?龍玦沒送去給皇上?!

難道唐國公真的有貳心,想造反當皇帝?

「呣…你說的不是沒道理。但你也知道,龍玦是誰拿到就是誰的,神龍只認誰願意用摯親的靈魂來交換君臨天下的法力,可沒說一定只能是當今皇上才有資格。」

 

「說不定是因為現在天下大亂,太原離江都幾千里,路上早就都被強盜,義軍佔領。」

「你想,要真的強行將龍玦送去,保不得路上就被搶走,那麼皇朝馬上就嘎嘰一下!」她輕輕跳起來,踩碎了路旁的一顆松子:「像這樣,提早結束了!」

 

李淳風沒接話,只是沉吟。

理性看待這件事情,前世記憶告訴他,神龍打從交代張良找尋下一個龍選之人開始,就玩起了測試人性的遊戲。祂讓龍玦隨波逐流,興致勃勃地觀察著,人類拿到這個寶貝會是怎麼樣的反應?

會做出多麼出閣的壞事?

會彼此殘殺,設計陷害到什麼程度?

 

神龍給予的法力,從來都不是拯救蒼生的力量,說難聽一點,不過就是淪為野心家的玩具,越是離譜駭人聽聞,不可思議的情節,越能滿足神龍觀察的樂趣。

就像人們看戲,不狗血的劇情還真沒幾個人愛看!

 

才說話間,已經來到鷹揚府。出乎意料之外,出來迎接一行人的,是長孫與賀若兩人。不過賀若的表情卻有點不自然,欲言又止,像是有什麼重大秘密隱藏在心裡很久,深怕揭露出來會驚天動地,毀了一個人似的。

 

「進去吧?大夥兒都在等著鬼谷先生指點玄機呢!」長孫已經是二郎媳婦,開始得為家族利益盤算了,她一手牽一個,牽著賀若、梟解語兩人,帶著李淳風、什缽苾進入鷹揚府。但這一次,並不是去議事的大將軍中軍大帳,而是往唐國公的官舍走去。

 

梟解語很快就察覺出來,今天的氣氛很怪…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不安全感,透過長孫、賀若兩人的肢體語言散發出來。

 

****

 

「鬼谷先生!」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李淵的夫人竇氏:「唐國公被皇上打入打牢,不日就要問斬…這事情為了怕影響太原的軍心,所以沒敢走漏風聲…今天請先生來,就是要請先生指點迷津。」

她定了定神:「敢問先生,我家老爺能有救嗎?」

 

沉吟之下就座,李淳風搖搖頭:「就昨晚的星象來說,紫微星自身難保…唐國公貴為皇上外戚,按星象天人感應來看,乃是屬於紫微星垣內的星星。」他又歎了一口氣:「紫微星垣內,血霧一片,只怕宗親貴胄,無ㄧ倖免,都會遭逢殺身之禍!」

 

聽到這裡,再也支撐不住的竇氏突然間「喀噔」一聲,暈厥昏倒在茶几旁,茶碗摔得粉碎。

 

「娘!」二郎、長孫同時搶過去扶起來,揉揉人中,竇氏緩緩甦醒過來。

 

人說唐國公夫人乃是女中豪傑,文武雙全,更練的一手「好字」。

這好字並不是書法境界高,而是她模仿李淵的字跡,沒人能辨別真假!

所以,大家暗地裡都知道,唐國公的公文,有大半是竇氏批閱處理,只是沒說破罷了。

 

梟解語也上前去牽著「未來婆婆」的手,只覺冰涼至極,應該是為了營救丈夫,寢食不安,心力交瘁所導致。

她連忙回頭瞪了李淳風一眼,怒道:「想點辦法好嗎?壞消息大家已經聽得夠多了,難道就沒有什麼法術可以趨吉避凶的嗎?」

「或者能有什麼管道買通皇上身邊的五大貴人,說點好話,帶罪立功什麼的也都可以啊?」

 

「小梟,這些事情娘都已經做了…可是現在各地造反起兵的太多,聲勢浩大,都快要阻斷太原到江都之間的聯絡…派去送錢的,買通的,遊說的人,也不知道有沒有將禮數送到?」長孫充當一回兩人之間的和事佬,細細說明:「然而,皇上身邊的太監都說,皇上至今仍執意要殺唐國公,用他的命來震懾各路兵馬。」

「所以,政治上能做的我們都盡力了,不得已才求諸鬼神的!」

 

說到天下已經大亂,阿貓阿狗都出來造反…

如果能拿到龍玦,帝國就可以挽救回來,死裡逃生!

所以…

皇上會不會聽到風聲,知道龍玦在唐國公手上,所以把他打入大牢,暗示他交出龍玦呢?

 

「欸~」梟解語靈光一閃,不經意冒出一句:「我想到好辦法了!」

「龍玦不是還在這邊嗎?是不是我們趕快派人送去江都給皇上,用行動表示忠誠,別無二心,這樣唐國公或許可以得救?」

 

這…梟姑娘怎會知道龍玦還在這邊呢?

難道是走漏了風聲,所以皇上非要致父帥於死地不可?!

要真是這樣,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鬼谷子都說了,紫微星垣內血霧一片,只怕接下來我們不是死在皇上的猜忌,就是死在各路造反的豪傑刀下。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與其在這邊坐困愁城,不如有人冒死,交出靈魂給龍玦,換全族一條生路!

但…這人是誰呢?

 

思索之後,顯然還是得拋磚引玉才行!

「那就我吧!」沈默不語的二郎,突然堅定地冒出這句話:「既然現在大哥,四弟,大姐,二姐都不在場,唯一能交給神龍,用來換取君臨天下法力的人,只剩…也只有我一個人!」

「父帥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們整個李氏就有滅族的危險,用我這命來換,說什麼都值得!」

 

長孫聞言,眼淚奪眶而出,不知該怎樣勸說,但又不能阻攔,情急又無奈之下,只能伏在二郎肩上痛哭。

 

「呵呵…很好!」

竇氏竟然因為聽到這句話,整個人打起了精神,開懷笑了起來:「你這孩子個性跟我最像,這氣魄娘喜歡!」

 

彷彿回憶似的,她又說道:「你啊,打仗就只是向前衝,今後可別這樣了…娘最擔心的就是你的個性跟孤狼似地,不合群。」

「想成大事,你得學習當個仁慈的獅子,這道理娘就不囉嗦了,你慢慢去體會吧!」

 

「娘?您這是?!」

「難道?」

「難道您想犧牲自己的靈魂,讓兒子當一個不孝之人嗎?」

聽出母親話中有話,二郎大驚失色,連忙跪在母親膝前:「萬萬不可!萬萬使不得!」長孫也跟著跪下了。

 

原來唐國公真的是想把龍玦據為己有,甚至,他可能已經在夢裏跟神龍討論過了。

但這是神龍的事情,風后不能插手神龍的交易,就算這個交易在我看來有點覺得自己被利用了,有愧於當今皇上,卻仍然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啊!

李淳風暗地裏嘆了一口氣,費盡千辛萬苦找到了龍玦,沒想竟然到不了皇上手中。

帝國的滅亡,可能真的是天意啊!

 

「傻兒子,你懂娘的個性,咱們兩脾氣一般硬,誰也讓不了誰的。」

「但娘給你說,娘小時候是在宮中讓皇帝舅舅宇文邕帶大的…後來,楊堅那狗賊毒殺先帝篡位,娘那時候就立志,非要殺光狗賊一家,為舅舅家人報血海深仇不可!」

她慈祥地看著二郎,長孫,又說:「來,把你跟玄霸的貼身信物給娘,讓娘帶到地下…他日如果平定天下,別忘了給娘燒柱香,跟娘說說。」

 

聽到這裏,大家都哭了,淚眼朦朧之際,只見二郎解下貼身的玉佩,交給竇氏:「娘,玄霸死後,兒子一直將他的貼身信物帶在身邊…」

長孫也從身上接下另一件玉佩信物,交給竇氏:「娘,這是二郎的貼身信物,小時候就當作訂親禮,我也隨時帶在身邊…」

 

有點遠,大家哭成一團說話又不清楚。

長孫說什麼來著?二郎的信物她從小帶在身邊?

 

不對啊?怪怪的?!

二郎的貼身信物從小就交給長孫,那信物我見過,她從不離身的。

因為他們兩是娃娃親…那二郎身上…救命恩人的玉佩,不也是二郎的信物嗎?

長孫跟我說過,她給二郎的信物就是父親留下來的那把劍,因為鮮卑人的習俗,信物都是刀劍,不會是玉佩。

所以,二郎身上的玉珮不是二郎的?

 

話說回來,竇氏要兩個二郎的信物做什麼?

 

剛剛沒聽清楚竇氏說了什麼…

好像說是「玄霸」?這是一個人的名字,還是指的就是那塊玉珮的名字呢?

 

現在這情況不能亂問,唉,這婆婆想殺楊堅一家人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雖然當年婆婆好像只有八歲,大家只是當小孩子不懂分寸亂講話,沒想到,這個恨過了幾十年,竟然用這種方式來報仇!

我也曾經想過要報家人的血海深仇的…婆婆的這心思,我深刻體會。

話說,我們家就是打響造反第一槍,如果要門當戶對的話…

唐國公拿著龍玦造反,豈不是對我最有利的事?!

 

對了,賀若就站在竇氏身後,改天問問她…竇氏為什麼臨死前要拿兩個二郎的信物?

怎麼說也該是一個二郎的,一個長孫的吧?

還有,「玄霸」是甚麼意思?

 

****

 

是夜,竇氏懷著復仇雪恨,對丈夫,孩子們的愛,以及挽救家族命運的決心,慨然赴義。在獄中,李淵含淚跟竇氏告別之後,在夢中答應神龍,用竇氏的靈魂交易君臨天下的法力。

 

 

天色將明之際,紫微星乍亮,發出萬丈光芒,霎時黑夜如同白晝。李淳風一夜觀星,等來的這一刻他並沒有特別的興奮,因為紫微星垣中,煞氣仍然強烈無比,天下不會很快就平靜…

 

唯一能確定的是,新的中原之主將要藉由龍玦的法力一統天下,從這紫微星燦爛無比的光芒顯示,這將會是千秋萬代都引以為豪的新時代!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13,406)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完結倒數二] 74.爛好人就該被修理才會學乖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72.不懂人心,拿到龍玦只是死更快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