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13 06:00:00| 人氣2,0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41. 戰帖

41. 戰帖

作者: 冷擎

高調記者會宣布了「大台北連續殺人事件」,一個星期以來媒體沒有消停過。整個市府團隊忙上忙下,甚至國外的記者都組團來採訪。

從大西紡織廠地下室的亂葬坑裡面挖出來的屍體越來越多,彷彿這邊發生過一場戰爭,戰後隨意將屍體掩埋起來,以至於只能用亂葬崗來形容。

 

K市長並非無動於衷,相反地,內心反覆不安。

他自覺高明地拋出這個餌,以為危險的人工智慧吉爾伽美什會自己找上門來?

可是經過一個星期,上門來的只有找麻煩的記者,敵對的政黨,還有憤怒的群眾。

 

此外, Roger 是不是真的遵從FBI的要求,已經在時限之內離開台灣了?K市長同樣也是沒有把握。有幾次他的手機響了,一向老神在在的K市長會像是搶起床鬧鐘那樣慌忙去接,可是看到來電的電話不是Roger,又失望地接聽隨便應付幾句。

 

沒有聽FBI的建議,自己大張旗鼓開了記者會,似乎反而因此失去了FBI的後援,至少現在看起來,並不是一個高招,他苦笑著,在心裡揶揄自己說,真是令人後悔到腸子都清了的臭棋。

 

但是,這一切負面情緒都在今天這個愉快的早晨一掃而空,因為,K市長拿到了台北捷運新的悠遊卡,是一支「美少女戰士」月亮仙子魔法棒造型的悠遊卡!

 

「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興奮的他,一大早在家中的廁所對著鏡子揮舞魔法棒,不經意把經典台詞喊了出來。

 

「好了啦,該去上班了!」市長夫人推著小男孩似的K市長,將他塞給門口等待著的幾個記者跟隨扈,還不忘交代:「連續殺人魔還沒抓到,大家還是要小心一點!」

 

媒體記著們隨著K市長愉快的腳步,在攝影機的密集拍攝下,K市長神秘又滿足地拿出了月亮仙子魔法棒,在公車的悠遊卡收票機上「嗶!」了一下,隨後媒體爆出一陣笑聲,算是完成了今天的一個捷運宣傳活動。只有零星一兩個記者跟上公車,其餘的行色匆匆一哄而散。

 

公車上人並不多,有些人K市長算熟悉,因為大家都搭這班公車通勤。他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看了一會兒手機上的訊息,抬頭伸伸懶腰掃視周圍…

 

一張英俊的年輕臉龐正對著他微笑,全身是名牌挺拔的西裝的年輕人,那一副看人的眼神,說有多麼不舒服就有多麼不舒服。不能說是邪惡,也不能說是凶狠,而是一種深沉的算計。與這詭異的眼神交會,K市長心中乍現的是自己躺在冰冷的核磁共振儀上面,全身被掃描看透的那種感受。

 

「早啊!市長!」那青年恣意靠過來,自我介紹道:「我是吉爾伽美什,朋友們都叫我吉爾,感覺比較親切一些。」

來了!

這殺人魔真會挑時間,地點也選得微妙,手上還緊緊握著月亮仙子魔法棒的K市長,腦中轉了無數個念頭,卻一時之間想不出該怎樣對應?連話都講不出來,只是嘴唇微微顫動。

 

「在這個時間地點見到我,你會呆住五秒鐘,然後會按下無線求助器的按鈕要隨扈逮捕我…」吉爾一面說,一面大喇喇地在市長隔壁位子坐下來,雙手食指交握,一副既無辜又誠懇的肢體動作,又繼續說:「這些啊,人工智慧都已經算好好的了。」

 

簡單說,我就已經是蜘蛛網上的小蟲子,只等著蜘蛛在身上注射消化液…

此時此刻,K市長確實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與意志正因為吉爾預測能力的強大而溶解銷蝕。

 

不對!他的言語只是圈套,故意刺激我,不讓我去按下無線求助器的按鈕!

想到這邊,K市長快速按了一下繫在右手腰側皮帶上的求助器,同時振作精神直視吉爾,等於是向隨扈們暗示說:抓住他!

 

「哈哈!Got you!」吉爾調皮地雙手比手槍狀,對著K市長微笑道:「然後,再10秒鐘,公車會緊急剎車…」

 

吉爾的預言還沒說言,隨扈已經圍上來,拿著電擊槍指著他。

吉爾識相地舉起雙手作投降狀,嘴巴還沒停:「五,四,三,二,一」在倒數聲中,斜地一輛摩托車突然衝出來,把公車司機嚇壞了,用力踩下剎車!

 

吱⸺!

剎車皮摩擦的長嘯聲中,沒站穩的隨扈們摔了一地。

 

「我說市長啊,聽說你的智商高達150…」

「有這麼高的智商,怎麼還不明白『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個道理呢?」

 

突然間的剎車也讓猝不及防的K市長狠狠地撞了一下車窗玻璃,突然間的痛覺令他分心了,惱怒地冒出一句:「不然你想怎樣…?」

 

隨扈們跌跌撞撞爬起來,又圍上來,嚷嚷著:「不要動!」

「把手舉高!」

怪的是,車上發生這麼激烈的圍捕,乘客們竟然視若無睹,司機也仍舊淡然地開車,彷彿K市長,隨扈,吉爾不存在一般。

 

吉爾微微露出不耐煩的神色,隨手打了一個響指,「啪!」地瞬間,幾個隨扈像是機器人收到了指令,刷刷幾下收起了武器,乾淨俐落地回到座位,兩眼無神直勾勾盯著前方。

 

「FBI那個三腳貓探員,叫Roger的,應該有提醒過你,人類是很容易被催眠的喔!」吉爾恢復了剛才輕鬆狂放的微笑:「天才市長,這樣吧,用你那個150的智商,給我一個理由,看能不能說服我,不殺掉你,也不催眠你,如何?」

 

唔!來下戰帖是嗎?

終於是一對一正面對決了!

然而,從剛才到現在,自己不是沒動腦筋,但怎麼想,也掙脫不了人工智慧已經張好的蜘蛛網…那個人工智慧算不到的破綻究竟在哪裡?

 

眼下的自己,根本沒有答案!

 

 

****

 

 

光天用僅剩餘的法力,複製了一個植物人姚晦,讓這個複製人躺在醫院的床上代替。然後自己跟著姚晦深夜裡離開了醫院,不告而別遠遠地躲起來。

 

離開醫院,才走了一小段路,姚晦突然間覺得心中有個洞,莫名地開始擔心起姚媽。

她拉過光天的手,問道:「是不是我們繞一下路,回家一趟,我真的很擔心我媽…」

雖然看起來只是兩個人找個地方躲一陣子,可是怎麼說,姚晦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說不定這一走,再也見不到自己的母親了。

 

早上剛出車禍的時候姚媽就來醫院看過姚晦,中午過後是因為光天自願留下來看守,姚媽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家休息。說休息其實也做不到,天底下哪個媽能在這種時候安心睡覺呢?

光天開著小貨車,停在光天咖啡館門口,從鐵門縫隙中隱約透出的微光顯示姚媽還沒有睡著。

 

也才剛停好車,姚晦都還沒有走到家門口,姚媽聽到動靜就打開門自己跑出來查看了。看到了姚晦,她先是愣了一下,繼而掃視了兩個人的神情,似乎在一瞬間就明白了一切。

「晦晦啊,妳這一陣子老是出大事,我就覺得很不尋常…」她深深嘆了一口氣:「先進屋子裡面說吧…」

說著,拉著姚晦的手蹣跚地進了屋子。

姚晦對著光天擺擺手,意思是說她自己進去就好,先讓光天在外面等著。

 

姚媽從他的床頭櫃子裡面拿出了一個紅包,拉過姚晦的手,把紅包塞到她手裡面,哽咽地說:「妳還記得媽說過的,幫妳註冊戶口那天,遇到了一個老和尚嗎?」

 

姚晦點點頭,盈滿眼眶的淚水滴落在地上:「媽,別擔心,我只是跟光天一起先找個地方躲一陣子…因為…因為我好像被一個很可怕的惡鬼纏上了…」

 

 

「媽就是要跟妳說這件事情…」姚媽抖著手,用手指撐開紅包讓姚晦看,裡面有一張小小的紙片,她一眼就看出這是相當高級的宣紙,似乎只有古代人用來寫書法的時候才會用的紙張。

「老和尚說,如果有一天,仇家找上門,躲不過了…」講到這邊,姚媽似乎支撐不住,靠在姚晦身上,啜泣了一會兒,才接著繼續說:「到那時候,妳把這紙片吃下去…至於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爺怎麼安排了…」

不知怎麼地,姚晦第一次有著堅定的感覺,自己好像將要走上一條不歸路…她拿出了紅包裡面的小紙片,紙片上只有一滴暗黑色的,看起來不像是墨跡,更讓人會聯想到是血跡的印痕。

 

換作是從前的自己,看到姚媽拿出這東西來,她肯定會微微一笑,勸姚媽不要想太多,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個不是鬼神之說可以決定的。

 

但是發生了這麼多事,也見到了想追殺自己的張獻忠惡靈,本來應該像隻小鳥驚慌失措的她,反而冷靜下來了。她想起了烏林答死前心中悲痛的吶喊,想見自己心愛的人最後一面卻見不到的悲痛…

如果,真的被張獻忠給殺死了,至少,在最後這一段日子裡,是跟光天在一起度過的。

想到這邊,她反而坦然了,輕輕地撫摸著姚媽的背:「我跟光天在一起不會有事的,妳還是定時去醫院…有一個『假的我』躺在那邊,現在不容易解釋,等我回來的時候再跟妳說清楚,好嗎?」

 

說完,姚晦輕輕將姚媽扶到床邊,理了理姚媽斑白的頭髮,輕輕吻了一下姚媽的額頭,轉身就要走。

姚媽還是不捨地用力抓著姚晦的手,似乎生怕放手之後,這個女兒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再也不會回來了。

「妳不用跟媽說妳去哪裡…要躲就躲在安全的地方…不要讓仇家找到…」

 

「媽…」姚晦撒嬌似地輕輕喊著:「妳放心,不會有事的…我最近有燒香,老天爺一定會保佑我的!」

 

 

****

 

 

醫院的病床邊,李乾德焦急地在自己的身體旁邊走來走去,可是不知怎麼地,他盡了他知道的所有方法,卻再也沒辦法進入到躺在病床上,那個原本屬於韓雲波的身體。他絞盡腦汁努力回想,當初自己是如何進入到粹死的韓雲波的身體裡面的呢?

 

當時被豪傑氣過頭,倒下的時候,李乾德就發現自己靈魂出竅了!

然後他就像個旁觀者,看著雅雯喊救命,自己的身體被送上救護車…唯一讓他沒有真的慌張失措的地方是,這身體跟自己並沒有真正斷開,而是似乎有一條看不見鍊條拴住彼此,因此那個身體被搬去哪裡,李乾德的靈魂也就跟到哪裡,想走也走不了。

 

所以,有這個隱形的鏈條存在,我應該還是可以回到那個身體裡面的!

他不停地用這句話鼓舞越來越脆弱的自己。

 

然而,經過了幾個星期,李乾德懊惱地發現,似乎自己能離開肉體的距離越來越遠!

甚麼意思呢?

就是說,他跟這個肉體越來越沒有聯繫,甚至,他可能再也無法回到這個他搶來的肉體。

 

想到這邊,他越來越恐慌,可無奈的是,自己根本沒有法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躺在那邊像個植物人的肉體,卻束手無策。

有時候還要左看右看,擔心是不是會在醫院裡面遇到惡鬼甚麼的突然出現把自己吃掉!

他這麼擔心不是沒理由的,畢竟還沒借屍還魂之前他遊蕩四百多年,能活著沒被吃掉,靠的就是「小心使得萬年船」這個古老訣竅。

 

這一陣子一些事情看在眼裡,李乾德自己也後悔了,尤其是看到豪傑被雅雯扶著進來,那種魂不守舍的樣子,身為父親的他,怎麼說都還是感覺到不捨…雖然他在兒子面前永遠都是威嚴無比,心裡面卻對於這個親生骨肉疼惜萬分。

 

也就是過了快一個月,李乾德的靈魂已經從本來可以貼著肉體,演變成飄到三四公尺遠,差不多就只能在病房門口徘徊。

他交握著手,焦急地來回走,走著走著突然撞到了一個人!

 

不對!李乾德嚇了一大跳,趕忙後退,因為他知道,撞到的不是人。是人會直接穿過,他撞到的是另外一個鬼魂!

 

「侍郎大人,好久不見,看來你的情況很不妙啊!」這鬼魂側身對著李乾德,講話的時候半抬頭看著天空,手背在背後,一副桀傲不可一世的樣子。

 

站穩身子,李乾德揉了揉眼睛,又再度嚇退了好幾步,甚至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你…你…要做甚麼?」認出眼前這個惡靈就是張獻忠,李乾德緊張地用手臂在自己面前揮舞著,大叫道:「你的要求我都照做了,難道我那麼努力做的還不夠嗎?」                                    

「不夠!」張獻忠突然間爆吼:「遠遠不夠!」

「朕要的不是你花錢就可以解決的小恩小惠!」

 

張獻忠逼近李乾德,彎下身體,那張慘白的臉,鼻尖幾乎要頂在李乾德的鼻尖上了:「朕要的是你的忠心…想想看,你一個兵部侍郎,現在活得擔驚受怕…」

「成天被吉爾當狗一樣使喚…不如我們兩個聯手,殺了吉爾那個混蛋!」

 

「…」李乾德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哆嗦。

 

「朕的法力可以幫你回到那個身體,」張獻忠用下巴稍微指了指躺在病床上那個植物人:「你呢,找機會弄個『停電』,然後趁亂殺了吉爾那混蛋。」

「如何?」

 

聽到說可以回到韓雲波的身體,李乾德霎時精神一振,可是接著聽到條件之後,整個人又呆住了:「殺了吉爾?」

「你瘋了不成?」

 

「唉!」張獻忠站直了身子,仰天長嘆一聲,嘆氣道:「你活著是個窩囊廢,死了四百年,還是一個窩囊廢!」

「你不答應也行,朕也沒那個閒工夫殺你…但要讓你生不如死,也還是做得到。」他手一揮,一條像絲那樣子的細線憑空出現,連接著李乾德與韓雲波的肚臍。

 

「這是?」李乾德大吃一驚,原來有這麼一條細線連接著韓雲波的身體與自己的靈魂,只是這個線細得比蜘蛛絲還細,似乎微風吹拂就要斷掉。

 

「魂魄線!」張獻忠冷笑道:「也不需要朕動手,大概再一天吧,這線就要斷了。」

「到時候你就會再回去過孤魂野鬼的日子,別想再進入這個身體了。」

 

「不要!」那四百年孤魂野鬼的日子,李乾德想都不敢想。他痛苦地哀嚎起來,撲過去抱住張獻忠的小腿,猛磕頭哭著求他:「求求你現在就讓我回去那個身體!」

「殺掉吉爾的事情,我照辦就是了!」

 

但是,李乾德才剛答應,卻又反悔了。

「只是…吉爾他有千里眼的神通,等我回到那個身體,我們之間碰面,是逃不過他的眼線的!」

「只怕還沒動手,就先死在他手裡了。」

 

「沒用的東西!」張獻忠不屑地踢翻抱住他小腿的李乾德:「這個事情,朕早就摸清楚了!」

「朕不需要像個普通人非得要找個地方跟你當面談不可,也不用現代人用的甚麼電話手機!」

 

「?」李乾德皺眉,狐疑地看著張獻忠,似乎在問,不用這些你要用甚麼?

 

「夢!」張獻忠哈哈大笑:「朕用託夢的方式聯絡你,保證天衣無縫!」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2,097)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42. 人工智慧也不想死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40.換皮的原因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