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3-07 06:00:00| 人氣15,39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27.瀕死記憶

27.瀕死記憶

作者: 冷擎

「董事長!董事長!」

總經理秘書高雅雯在後頭追著,而怒氣沖沖推開公司大門就直奔總經理辦公室的李乾德,絲毫不給高雅雯任何解釋與攔阻的機會。

 

「砰!乓!」幾聲巨響,總經理辦公室的玻璃門被摔得支離破碎,仍有幾片碎玻璃搖搖晃晃掛在門上沒有掉下來。

 

「豪傑現在人在哪裡?」

「重要的會議也不開,上班時間電話也不接,他究竟跑哪裡去了?」

 

高雅雯跑得氣喘吁吁,雖然還沒緩過氣來,懾於李乾德震怒的氣勢,忙不迭回答:「呼!總經理―總經理下午請假,他說有私事要處理…早上看完會場,午飯也沒吃,他就直接從會場離開了。」

 

「雅雯,我問的是,『總經理人在哪裡?』,我就是問過人事副總知道他臨時請假才趕過來的!」

「什麼私事重要到可以扔下部門協調會不管?」

 

「抱歉,董事長…總經理說是私事,我就沒再過問…」

從李乾德失望的表情,雅雯感覺到像是被從天靈蓋上淋了一桶冰水,顯然他是知道韓豪傑人在哪裡的…那表情直接了當說出了:「妳這半調子秘書,要我怎麼能把兒子的未來交到妳的手上?」

 

「妳讓我失望了…雅雯。」

她沒想過,一向對自己慈祥和藹的董事長,翻臉翻這麼快,這麼徹底!

「…總經理這一陣子頻繁請假跑私事,但身為秘書…妳真的不夠格!」

 

「說句心裡話,我跟豪傑的媽也是把妳當作未來媳婦在看待…」

李乾德嚴厲的眼光像是在拷問犯人:「可是,妳不知道他人去哪裡也就罷了,對於他頻繁跑私事耽誤到公司利益的這回事,也沒有警覺?!」

 

眼淚從雅雯雙眼流出,她知道這會把眼影,妝容都哭花了,可是她不敢擦。

她深怕再亂動那麼一下,再引起李乾德多那麼一點點的不滿意,她處心積慮想要嫁入豪門的夢就會破碎。

 

「董事長…」人事部門的賀副總聽到底下人叫說董事長在總經理辦公室發脾氣,第一時間人就跑上來:「您先別生氣,您之前交代過的,找徵信社調查總經理行蹤的事情,我這就去要徵信社把照片發過來!」

她慌忙摸了全身口袋,糟糕,太匆忙了手機忘了拿:「董事長,我下樓去印資料…」

在雲波古董拍賣公司任職十幾年了,她從沒見過董事長發這麼大脾氣,也不敢說手機忘了帶,匆忙調頭下樓去自己辦公室拿資料。

 

喏大的總經理辦公室,只剩下李乾德跟高雅雯兩個人,遠處還可以看到幾個八卦的同事不時探頭探腦的。

 

「上回我是怎麼跟妳說的?」

李乾德怒氣未消,人事副總走了之後,他繼續質問:「我不是要妳把豪傑看好嗎?他的所有行蹤都要向我報告!」

「結果呢?!」

「豪傑是我們韓家的獨生子,也是雲波古董拍賣公司的接班人…萬一他有甚麼閃失,妳怎麼跟我交代?」

 

「…」不敢直視李乾德暴怒圓睜的雙眼,雅雯頭低低的,視線可以看到李乾德手背上怒張的青筋,想必此刻他的臉跟脖子,也是青筋暴突,恨不得殺人的可怕模樣。

 

此刻,雅雯才漸漸體悟,自己對於「嫁入豪門」這件事情的努力,根本遠遠還達不到未來公公,婆婆的預期!

看牢豪傑,就等於是看牢韓家的命根子,也就等於看牢了韓家最重要的資產。

但是…之前豪傑也常常不在公司,董事長從來都沒有這樣暴怒怪罪過…

怎麼今天毫無預警地突然間爆發了呢?

 

難道是因為前一陣子豪傑被小混混打傷住院的事情?

危及韓家命根與資產的事情會是甚麼?

 

 

思緒不停地滾動著,雅雯漸漸從震驚恢復過來。此時身後傳來賀副總的聲音:「董事長,這一疊照片是昨天拍到的,請您過目!」

 

雅雯機靈地緩緩轉身,從賀副總手上拿過文件,迅速瞄了一眼第一頁,然後恭敬地將照片遞給董事長。挨罵歸挨罵,既然事情都已經嚴重到需要找徵信社來偷拍兒子的行蹤,那麼肯定是一個後果極為嚴重的事情!

 

 

「光天咖啡館?」李乾德不解地看著照片,讀出了照片中招牌的名稱。

兒子那一輛鮮紅色保時捷就停在咖啡館大門口,從連續幾張照片的時間來看,至少停了四五個小時。

 

雅雯再笨,也不會笨到以為韓豪傑在這咖啡館停留那麼長的時間只是喝杯咖啡吧?

董事長的盛怒,還講到韓家的資產,那麼這件事情肯定跟「某個女人」有關…而且,是董事長打從靈魂深處憎惡的一個女人!

李乾德用力將A4紙印出來的照片用力摔在地上,照片散亂了一地,他吼道:「付那麼多錢給徵信社,就只拍到門口的招牌?」

「去!要徵信社再調查更仔細一點!」

 

在李乾德命令賀副總的當下,雅雯識時務地蹲下來,把地上散落的A4紙撿起來疊好,雖然幾頁照片看起來都重複,只是記錄下不同時間點…不過突然間,他對於照片中的巷弄有點熟悉感?!

這地方,我好像去過?

 

不能多做遲疑,她把整理好的照片交回給賀副總。

 

「給我盯牢豪傑,他在哪裡隨時都跟我報告!」李乾德這次下令的對象,是兩手交握恭恭敬敬等在一旁的雅雯。

 

望著李乾德快步離開的背影,雅雯心裡面有了想法。

回到座位上,她在Google輸入了「光天咖啡館」。

如預期般地,搜尋的結果也附帶著咖啡館的地址,她拿起手機直接把地址拍照。

拎起包包,她決定現在就去一趟咖啡館探個究竟!

 

 

****

 

「喂!醒醒啊!」

「晦晦!快醒醒,已經中午了,妳吃午飯了沒?」

韓豪傑剛進門,大白天的就看到姚晦縮在輪椅上睡覺,而一旁的光天則是不停忙碌準備著網路下單的訂單。

 

「唔…」睡眼惺忪的她,恍惚的表情與眼神看起來似乎在問著:「現在我又是在哪裡?」

 

「我買了麥當勞,一起吃吧?」韓豪傑提著麥當勞漢堡的袋子高舉在姚晦面前,食物的香氣瞬間讓她飢腸轆轆。

 

豪傑?麥當勞?

她側了側身子,視線穿過擋在前面的豪傑,光天那專心泡咖啡的背影映入眼簾。

我是在家裡?

所以剛剛跟光天一齊去哈爾濱看他跟他妻子從前住的地方,只是一個夢?

好奇怪,最近作夢怎麼都像是身歷其境,跟直接到當地旅遊還要真實?

 

「怎麼了,妳在哭?」

豪傑看姚晦還是一臉茫然,不知道是剛睡醒還是怎樣,淚眼汪汪的。

他也理解這個女孩某些時候很傻氣,也不再囉嗦,直接走到她背後,推著輪椅走向房間。

 

雖然沒看到光天的表情,可是姚晦心裡面很肯定,他應該也跟自己一樣,延續在夢裡面的情緒,悲傷哭泣著。

但是,不管自己如何想要說服自己,現實世界不可能一下子就去讓兩個人去到哈爾濱,搭飛機也要三到四個小時…

可是,夢裡面他告訴我,他的妻子名字叫做「烏琳達」,難道這也是自己腦補出來的名字?

 

「來吃吧!」豪傑已經把姚晦推進她的房間,然後拉了一張小桌子,把麥當勞的漢堡、薯條、玉米濃湯都擺好了。

突然間他好像發現了甚麼笑點,指著姚晦大笑:「哈!哈!」

「現在天氣很熱耶,妳脖子上還圍著圍巾?」

 

圍巾?

她連忙低頭,剛剛都還陷入在夢境與現實之間無法轉換的茫然,沒注意到自己竟然圍著圍巾?!

她緩緩把圍巾拿下來…

這不就是光天在哈爾濱給自己圍上的圍巾嗎?!

所以,我剛才真的去過哈爾濱?

無法解釋,一切的事情透著離奇與古怪…

 

 

光天他到底有著甚麼樣的過去?

為什麼他的妻子會透過我來傳遞回憶?

可是,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還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情節,因為一切都充滿謎團難以解釋?

 

她仍然是心不在焉地吃了幾口漢堡,心情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

 

 

 

他感覺到自己在悶熱潮濕的地下室,為了躲避背後可怕的劊子手,光著腳摸黑逃跑著。

儘管地上時有尖銳的石頭,也有幾次踢到突起的水泥塊,痛得不得不蹲下來咬牙捏住受傷的地方,深怕發出任何聲音會讓背後追趕的怪物知道自己的位置。

 

他覺得自己已經喘到再怎麼用力也都吸不到氧氣了…

 

不能停下來!

停下來就會死!

來自本能的恐懼不停地催促他,警告他。

 

正當他看到樓梯口的亮光那瞬間!

「嗚哇!」腹部一陣劇痛,迫使他無力再踏出任何一步,即使他用盡意志力想再走一步也做不到。

一把黝黑發亮的長刀從背後刺穿了胸膛,他可以看到刀尖在肋骨下方穿破肚皮,鮮血正從刀刃往下流。

 

就這樣結束了嗎?

該死,我不甘心!!

 

一股巨大的力量掐住他的脖子,旱地拔蔥似地直接將他高舉著。他非常想要掙扎,用盡力氣想要掰開怪物掐住他脖子的指爪,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樓梯口的光亮慢慢暗了下來…他知道…是自己生命的光正在消失,極為強烈的睡意襲來,他甚至開始慶幸,大量失血縮短了他生命盡頭的痛苦時間。

 

「喀啦!」怪物捏碎了他的喉管…揮刀把他的身體砍成好幾塊…當他的頭顱在地上滾動的時候,僅剩下的眼角餘暉還能看到自己的手,腳,軀幹在血汙中散落。

 

「𠹳!𠹳!𠹳!」空間中只剩下嗜血怪物滿足了殺人慾望後的詭異笑聲。

 

 

嚇!!

又是這種夢…

偉翔看了一下手錶,現在是半夜兩點鐘…他一點也沒有想要繼續躺下去睡覺的打算…每次從這種惡夢中醒來,那激烈的腎上腺素都還持續分泌著,就算躺下去,吞幾顆褪黑激素也難以繼續入眠。

 

應該是冤魂來告狀了吧?

那噩夢的情節,就是冤魂的瀕死記憶…死者一定帶著極度的怨恨而死,所以瀕死記憶才會這麼深刻地反覆出現在偉翔的夢境中。

 

他拿起手機,留了個「有空嗎?找時間聊一聊。」的訊息給福叔。福叔就是承辦他發現那個分屍案的警官李友福,他想說是不是約個時間當面談談,看能不能理出一個頭緒?

夢境裡面,死者被殺的那個地下室,會是在哪裡?

肯定不是「大西整形外科診所」,警方已經把那地方翻了一遍,福叔也帶他進去過幾次,那裏並沒有地下室。

 

嚇!!

沒想到訊息才剛發出去,福叔就「已讀」,還秒回了:「我家巷子口,7-11,現在過去?」

偉翔隨便穿了運動服,抄了一件外套,邊走邊回了一個OK的貼圖。

 

雖然說是現在過去,但從偉翔住的地方騎車到福叔家巷子口,也花了半個多小時。剛摘下安全帽,就看到福叔已經在小七裡面等著了。

 

「這個案子有太多疑點想不透…已經好幾個晚上睡不著。」福叔開了一瓶可樂,推給剛坐下的偉翔。

「你呢?也跟我一樣?」

 

「差不多…我一直作同樣的噩夢,醒來都嚇出一身冷汗,想睡也睡不著。」偉翔喝了一口,突然間覺得很渴,又再喝了幾口。

「欸,福叔,我有一種直覺,認為我這個夢跟分屍案,還有大西整形外科那案子有非常強烈的關連…可是…不知道該從何入手?」

偉翔大致上把夢境跟福叔講了一遍。

 

「…」手上把玩著一個左輪手槍形狀的USB隨身碟,福叔沉吟不語。

 

「這USB隨身碟的形狀很特別,哪裡買的?」不知怎麼地,偉翔突然被這把小手槍的外型給吸引了,興味盎然地問。

 

「夜市裡買的,我看到員警開罰單,可是小攤販是個年輕人,賺錢怪辛苦的。反正我是便衣,所以就買了這一個,補償一下他的罰單損失。」

「最近局裡面的電腦系統怪怪的,MIS說應該是遭到駭客入侵,很多檔案資料莫名其妙消失掉了…上回我不是跟你說嗎?這個案子相關的資料要嘛硬碟壞了,要嘛檔案消失了,所以我現在都先備一份在隨身碟,以免檔案又不見。」

 

「說到這個,很怪的是,我上網查大西整形外科診所,大西文教基金會的相關資料,也查不到幾個網頁就沒東西了?!」偉翔有點懊惱:「前幾天約大西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碰面聊聊,從他的口風裡,是可以隱隱約約猜測到,這兩個組織有關…但究竟是甚麼關係,就沒辦法問清楚。」

「後來想再約他出來,對方說甚麼也不肯答應再碰面…」

 

「偉翔,我就跟你直說吧,這大西文教基金會之前因為母女跳河自殺案,也被警方查過…那案子是蕭祐銘警官負責。」

「那天,說也奇怪,蕭警官本來是追到一條線索,他信誓旦旦說有關鍵性證據可以破案。結果當天他在路上被闖紅燈的車撞了,傷勢嚴重,送到醫院前就過世了。」

「他辦案的資料檔案也都離奇消失了,局裡面的電腦都沒有相關的紀錄…這案子後來就以自殺偵辦終結,沒有追究大西文教基金會的責任。」

 

關鍵證據?!

如果能掌握關鍵證據,就可能會是突破口!

「福叔,你說蕭警官追到的這個關鍵性證據會是甚麼?如果找出來,會不會對我們目前的案情進展有幫助?」

 

「新聞報導你有看到吧?那對跳河自殺的母女,母親的遺書上寫說是因為女兒加入邪教,拐騙朋友一起入教。不只把家裡的錢都投入,還借高利貸,然後又離家出走幾次…」福叔輕輕用隨身碟敲著桌面:「因為有遺書,所以這案子其實並不是甚麼凶殺案,唯一的要點,就是需要確認『大西文教基金會』的責任歸屬。」

 

「看!這裡面也是有『大西文教基金會』的影子…會不會找我託夢的,也是被騙加入大西文教基金會,但發現了甚麼陰謀,所以才被滅口的呢?」偉翔興奮地一口把剩下的可樂乾了:「走!有沒有可能蕭警官還藏著備份資料,還沒有被人發現的呢?」

 

「雖然俗話說,凡事皆有可能…欸!你怎麼說走就走了呢?」福叔話還沒講完,偉翔已經走到門口了,還回頭對他揮手。

福叔站起來抖抖衣服,抱怨道:「現在深更半夜的,你是要走去哪裡?」

 

「當然是去警察局,翻翻看蕭警官遺留下來的舊檔案啊!」

「說不定裡面有被警方忽略掉的線索!」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15,396)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28.憑什麼是她?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26.夢迴哈爾濱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