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0 06:00:00| 人氣78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19.人皮大衣的都市傳說

19.人皮大衣的都市傳說

作者: 冷擎

據說在台北市的某個角落有那麼一間店,這個店的客戶都不是人,而是那些有需要在白天走在大街上的惡鬼。除了阿修羅與神佛可以光天化日走在陽光下之外,即使惡靈也很難白天走在大街上,因為曬到太陽就會被蒸發,就算陰天或者下雨天都不行。

 

撐傘當然也不可以。

 

但是,如果能「買」到一張這間店所販賣的「人皮」,穿上之後,惡靈們就可以大搖大擺頂著大太陽上街。

 

那麼,這間店賣的「人皮」是從哪裡來的呢?

 

聽說是從活人身上剝下來的!!

 

「哇!!!」

幾個女大生講著鬼故事,突然尖叫起來,嚇得張偉翔趕快衝出臥室來到客廳,才發現是這些女大生在玩「百鬼物語」,沒事亂尖叫製造氣氛。

 

「百鬼物語」這活動,是日本人的都市傳說,在某一天聚集起來講鬼故事,據說講到第一百個鬼故事,就能真的把鬼召喚出來,實際上是不是這樣也不清楚。

 

「楊大哥,你也來講一個鬼故事,好不好?」

看起來這些女大生喝了不少酒,氣氛挺嗨的。

「剛剛講到台北市有家賣人皮的店…」

 

「喔!那我接下去講,其實我聽到的說法是,西門町有那麼一家整形外科診所,專門物色有上等膚質的女孩,騙她們進去。」

 

幾個女生不約而同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手臂的皮膚,似乎有點擔心了。

 

「騙進去之後,會把她們麻醉,然後把皮剝下來,再把鬼皮換給她們!」

 

「剝皮已經夠恐怖了,換上鬼皮會怎樣呢?」

 

「會…」

張偉翔拉長了臉,沉吟了一下子。所有女生都專心等待故事的結果。

 

「會…啊!!!!」他突然高聲尖叫。

 

「哇!!!」

女生們又嚇成一團,抱在一起瘋狂尖叫。

 

「要死啦你!」

發現被騙之後,馬上對張偉翔飽以老拳。

 

 

「大家注意,時辰已到,要請碟仙降臨了!」

看一下時鐘,已經9點了,「靈異事件研習社」的社長小陶,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之後裡面有一張紙,還有一個直徑約五公分的塑膠盤子。

 

「這盤子裏面畫的鬼臉還真恐怖!」女生們都不怎麼怕,反而是張偉翔膽怯了。

 

「你別想逃!鬼魂就是有話要對你說,所以你得在這邊。」小陶跟小悠兩個人按住張偉翔,逼他坐下來。周圍還有大約八個社員,清一色都是女生。

 

玩碟仙是反噬作用很強的一種靈異遊戲,出事的機率很大。可就是有人膽子大,好奇,總想用碟仙來跟鬼魂溝通。

「人多就沒事了,大家別擔心,之前我有玩過!」

小陶拍拍胸脯,這時候張偉翔才看出來,小陶是一個長得有點像男生的女生。

 

小悠、小陶、張偉翔還有一個女生四個人,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把食指搭在倒扣的盤子邊緣上,盤子放在一張大大的紙上。底下的那一大張紙密密麻麻寫了很多中文字,也畫了一些怪怪的符咒。如果碟仙請出來,也就是鬼魂來了的話,碟子就會自己動起來。

 

倒扣的碟子上畫了一個箭頭,鬼魂會把碟子移動,用箭頭指著她想說的字,如此就可以跟鬼魂溝通。

 

「碟仙碟仙請進來…」玩的時候需要搭盤子的那幾個人念這個咒語。

 

「哇!!!」

女生們又是一陣尖叫,才開始沒多久,碟仙竟然動起來了!

指向了第一個字:我,很快又指向第二個字:是…不用說,第三個字指的是:鬼。

 

「明明鬼魂沒有來,是妳們有人在亂推!」小悠瞪著小陶,意思是說小陶妳別鬧了,認真一點行不行?

 

小陶放開手說不是她,然後拉了另外一個女生小安過來:「換手總可以吧?」

 

四個人又開始嘴巴念念有詞,不停地唸著咒語:「碟仙碟仙請進來…」

 

 

****

 

 

按照紙條上的地址,姚晦終於在西門町的暗巷中找到了修理貂皮大衣的老店。招牌已經很破舊了,看不出來是甚麼?

門口透出昏暗的燈光,店裡面掛了不少大衣,有一股怪怪的味道飄散在空中,不像是霉味,反而有點死老鼠那種味道。

 

喊了幾聲「有人在嗎?」

終於有個老太太從裡面緩緩走出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姚晦,「咭!咭!咭!」乾笑了幾聲。

「小姐,妳的皮膚這麼好,白拋拋又水嫩水嫩的…真想要…捏一把…」

 

姚晦倒抽一口冷氣,轉身就要逃走,不知何時身後的店門已經關起來了!

 

「我…我來拿…邱小姐的貂皮大衣…」

婷婷姐送件的時候是用快遞寄來的,所以不知道這間店這麼恐怖,那老太太好像妖怪,沒事就「咭!咭!咭!」乾笑,還不停盯著她的臉啊,胸口啊,手啊這些露出皮膚的地方看,就好像是在估價一樣。

 

難道老太太是死掉貂鼠的惡靈?

她專門在這邊藉著修復貂皮大衣,把那些穿著貂皮大衣的人類殺死,拖到後面的房間裡面,把皮剝了,為自己死去的同胞復仇?

 

腦補了這個劇情,姚晦真的坐不住了。

「我…我…我下次再來拿好了…」

她轉身急著想推開店門,可是不管她怎麼用力,完全都推不開!

店門上的玻璃都被她推得梆梆作響了。

 

「費用一共是兩千塊!」老太太將貂皮大衣連同塑膠的衣袋塞到她懷裡,接著用手掰著門縫躬身用力拉開店門:「這個自動門快壞了,妳這樣推是沒用的,要拉開才可以…」

 

「對不起,對不起!」將兩千塊交給老太太之後,狼狽地九十度鞠躬道歉,剛剛是自己嚇自己,真的太丟人了。天底下還真的沒有用推的自動門…

自動門都是左右橫移的。

 

「咭!咭!咭!」走出店門的時候,老太太仍在她背後乾笑著。

 

因為耍了一個白癡,她紅著臉慌慌張張低頭走出暗巷,「唉唷!」才到巷子口,就跟剛從巷子口診所出來的女生撞在一起。

 

呼!好冷!

這女生的身體怎麼像冰塊一樣?

才撞到的瞬間,就像是貼在冰塊上,那種透到骨子裡的涼意是怎麼回事?

 

相撞的那個女生倒是沒特別反應,錯身急急忙忙走了。這個冰塊一般的女孩,那雪白嬌嫩的肌膚倒是給姚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畢竟女生沒有一個不在乎皮膚保養的。

 

她好奇地看了一眼那診所,就是剛剛冰塊女生出來的那一間。

嚇!

裡面坐著一排正在低頭滑手機的女孩,每一個的皮膚都跟冰塊女孩差不多雪白透亮。

 

診所櫃檯的小姐抬頭正看到姚晦在門口張望,皺了一下眉,好像按了一個按鈕還是說只是拿起一支筆,接著又低頭繼續工作了。

 

「啪!」聽到背後有人打了一個響指,她連忙回頭,一個笑容燦爛的年輕男子手上正拿著一張像是契約的紙:「姚小姐,妳果然按照我的計畫過來了!」

「我們已經幫妳預約好,下周五晚上動手術。」

 

「喔,好,我知道了。」

她理所當然地收下了契約。動作機械化而且僵硬。

 

「請在上面簽名,副本你留著!」

姚晦像是人偶一樣,年輕男子要她簽名她就簽名,簽好了將契約正本交給對方,自己留下複寫的那一頁,摺好之後塞進包包裡。

 

「要準時來喔!妳這一身這麼完美的雪白肌膚,可是非常值錢的。」

「但是要記得,不可以跟任何人說,知道嗎?」

 

姚晦眼神空洞地點點頭:「我不會跟任何人說,我會準時到。」

 

「啪!」

青年男子再度打了一個響指。

 

「啊?」姚晦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失聲叫了起來。

四周張望了一下,自己正站在「大西整形外科診所」門口。熙來攘往的人潮不停地從自己身邊穿梭而過。

 

過了一會兒,她終於想起,自己剛剛領回了貂皮大衣,正準備要回家。

 

但是,好像記憶中有那麼短暫的五分鐘空白?

回家的路上她還一直納悶著,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得去做,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甚麼事情?

似乎時間到了,自然就會想起來?

 

 

****

 

 

「好無聊喔!」

一群人弄了半天,都沒能如預期般請到碟仙降臨,女生們興致過了,紛紛表示不想玩了。

 

從剛才換手之後,小陶人就怪怪的,坐在旁邊不說話。現在遊戲結束了,打開燈才發現她已經坐著睡著了。

 

「欸!社長,我們該回去了!」

小攸輕輕搖了搖她,大夥兒都正整理包包穿上外套準備要走。

 

「…唔…唔…唔…」

小陶沒有醒,卻冒出一連串大家都聽不懂的話,聲音沙啞,像是嘴巴含著胡桃,沒人聽得懂。

 

「社長!社長!」

小悠搖得更用力了。

 

「…嗚…嗚…嗚…」

小陶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哭號。她全身開始劇烈顫抖,而且頭部不停地以非常高的頻率左右晃動,口角也流出泡沫。

突然睜開的兩隻白眼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發現異狀的女生們面對這突發狀況,不約而同忘了尖叫,只是互相抓緊對方往後退,直到背後貼著牆壁,退無可退為止。

 

那是一種人類天生就有的直覺,眼前這個小陶已經不是小陶,而是另一個陌生的靈魂。

陌生的靈魂借用了她的身體…

 

可能就是那個女鬼!

 

房間裡面所有清醒著的人,內心同時蹦出了著個念頭。

霎時大家互相抱得更緊,幾個女生已經開始啜泣。

真正害怕的時候,就不會想尖叫了。

有些女生別過頭,把頭埋在旁邊女生的衣服裡面瑟瑟發抖,害怕看到小陶那種恐怖入魔的鬼樣子。

 

張偉翔雖然也很怕,但還是得有男子氣概,他挺身站到所有人面前,鼓起勇氣質問道:「妳是誰?妳要做什麼?」

 

「…嗚…嗚…嗚……唔…唔…唔…」

 

「聽不懂啦!妳到底要怎樣?」

張偉翔豁出去似地怒罵著:「妳纏著我到底想幹什麼?」

 

附在小陶身上的鬼魂情緒激動起來,像是努力要回答問題,卻又無法表達。眼前的小陶看似被人用拘束衣捆著,嘴巴也被綁起來,即使努力想掙扎求救,也無法發出有意義的聲音!

 

「說啊,妳說啊!」

「不說妳就趕快走!我爸是高階警官,再不走我打電話叫他來!」

 

「嗚哇!」

那鬼魂應該是被逼急了!

小陶怪異地大叫一聲,突然用嘴巴咬破手指指尖,歪歪斜斜在地上寫了幾個字:

 

把我的皮還給我!

 

雖然張偉翔在小陶正對面,看起來是倒著寫的,但是那幾個字的意思卻再清楚也不過。

 

寫完字小陶就暈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張偉翔用顫抖的手掏出手機,十年來第一次打電話給老爸:「爸!你什麼都不要問,過來再說!」

「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