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30 06:00:00| 人氣2,4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39.蛛絲馬跡

39.蛛絲馬跡

唔…現在是甚麼情況?

我該怎麼做?

 

雅雯扶住了哭不停的那個會計部門的小女孩,緊張地左看右看,確定這邊沒有其他人之後,從牆上的衛生紙盒子抽出一把衛生紙,塞到少女手中。

等少女情緒稍微穩定一點了,她才關心地說:「妳先不要哭,好好地跟我講,我才知道該怎樣幫助妳…」

 

女孩點點頭。

 

「好,首先,妳叫甚麼名字?這些資料妳從哪裡弄來的?」雅雯問。

 

「我…我叫方玉珍,是會計部的工讀生,我爸爸的名字是方銘榮…這些資料,是我影印下來的。」

 

看到雅雯皺眉露出狐疑的神情,方玉珍又慌慌張張補充說:「我不是蓄意要偷印公司的資料,而是因為公司的電腦不知道怎麼回事,輸入的帳目過幾天掉出來看,數字好像都被改過了…」

她低頭看著地面,繼續說:「所以我們主管要求,輸入帳務的時候,要印出一份,連同單據一起留存…這樣子如果資料有問題,就可以用這一份改回去。」

 

雅雯隨意抽了牛皮紙袋裡面的文件中的幾張,看了一下,其中有一兩張單據是加油站的加油單,地點在宜蘭。

可是…我們雲波骨董公司最近在宜蘭沒有大型活動,那邊也沒有倉庫,出動這麼大規模的物流卡車,是在搬運甚麼東西呢?

她抿著嘴唇思考,又抽了幾張單據,儘管精明敏捷的她,一時之前也弄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妳確定妳爸爸是負責搬運我們公司的貨物時失蹤的嗎?」雅雯拉過眼前的小女孩,稍微幫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又繼續說:「這事情總是要有個證據,妳剛剛提到,妳爸爸說要出我們公司的車…這個只能說是印象…我沒辦法就這樣相信妳講的。妳知道嗎?」

 

方玉珍又點點頭,她稍微墊了腳尖,拉過雅雯懷裡面那包牛皮紙袋,稍微翻找了一下,抽出了幾張用紅色膠帶標示出來的單據。「這是我爸爸的派車單,出車的時候,任務欄裡面填的就是『雲波骨董拍賣公司骨董轉運』」

接著,她指著單據最下面那一排:「這邊有主管蓋章,也有雲波骨董公司那邊的人簽名…最右下角這邊是我爸的親筆簽名。」

看了一會兒這張派車單,雅雯直覺認為一整個不對,可是又說不出不對的地方在哪裡?只能隱約說,派車的日期公司並沒有活動,客戶們也沒有需要轉運骨董換倉等等的需求…。

但是真正讓她忌憚的原因在於,那個期間,正是豪傑一直跑姚晦家,董事長親自打理公司的期間…。

 

「最可疑的是這一張,」方玉珍翻開剛才雅雯在看著的這一頁,指著下一頁的右下角,原本方銘榮簽名的地方:「這張是任務完成,車子回來之後的結案單。」

 

「嗯…妳爸爸的簽名,明顯跟派車單不同…」雅雯很快就發現了方玉珍指出的問題。

 

「我爸爸開出去的車子,有開回來,但是開回來的人,簽我爸的名字,字跡卻是另外一個人!!」方玉珍講著講著又滴下了眼淚:「我問過同一天出車的其他叔叔伯伯,可是大家對於那天出車的事情都完全沒有記憶。」

 

「完全沒有記憶…是說對於細節不清楚,沒人注意到妳爸爸嗎?」

 

「不只是這樣,」方玉珍像是極力想拒絕甚麼事情那樣猛力搖頭:「他們對於當天的事情一片空白!」

「出車這個事情,一問三不知…即使我拿他們親筆簽名的派車單質問他們,也都只是不停搖頭說,完全想不起來。」

 

 

雅雯沉默了一會兒,她在雲波骨董公司被叫做老闆娘並不是叫假的…就像以前姚晦總是說她像裝了「勁量鹼性電池」的玩具兔子,精力充沛衝勁十足,從來沒有退縮過。

 

可是…此時此刻,她真的猶豫了。

她知道董事長有很多事情,不需要親自處理的小事情,會在公司大樓地下室的金庫裏面進行…也會在董事長家地下室的金庫進行。而且都是一個人,連豪傑,董事長夫人都不知道董事長在幹麼?

 

如果這事情查下去,查到董事長頭上,那會是多麼大的風暴呢?

 

可是如果不查,怎麼回去向董事長夫人覆命?

良心上也很難面對方玉珍的期待。

 

轉身面對洗手台牆面的鏡子,幫自己這身戰鬥套裝整理了一下,雅雯深深吸了一口氣…鏡子旁的方玉珍,她還只是高中生…就像當年家庭劇變時的自己。

 

「聽好了,玉珍,這件事情妳不要對別人說,好嗎?」她伸手摟過方玉珍:「不管後面發生甚麼事情,妳答應姊姊,不要被打垮…」

 

方玉珍稚氣地點點頭。

 

「有可能,我們永遠查不到真相…」雅雯說話的時候有點心虛,她是真的感受到無形之中有一股巨大力量在這背後操縱著:「有時候,為了活下去,我們只能選擇待在安全的地方,這樣說妳懂嗎?」

 

 

****

 

 

「嗚哇!」明明第一個逃跑的小趙,不知怎麼地突然摔倒在地上。似乎是採到甚麼東西滑了一下。「喀啦!咖…咖…」,被踩到的東西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音滾到牆邊。

 

手槍?!

經驗老到的李友福,從那聲音,直覺判斷小趙踢到了一把手槍。可是自己手上還拿著槍啊!

 

那會是誰的槍呢?

 

他一面拉住小照的肩膀扶他起來,一面視線快速掃視,微弱的光線之下,他在不遠的牆邊看到了手槍輪廓的東西。

 

「你們來幫忙一下!」他指揮追上來的幾個警官一左右駕著小趙,也不知道衰到哪裡,他看起來痛苦萬分,只剩下單一隻腳可以在警官們的支撐下跳著前進。

 

他迅速來到牆邊,撿起那把手槍,一邊跑一邊看…

這是一把瑞士製的P365手槍…

國內警官們的配槍都是德國製的PPQ手槍啊?

這把槍是美國人最愛的手槍…國內黑道有時候也會走私幾把進來…但是這裡不太可能有黑道火拼。

 

他把自己的手槍插回褲襠,黑暗中很難看清楚,幸虧他對這些武器還算有經驗,迅速摸了幾下,確認了自己的猜想…這把槍是在子彈上膛的狀態下被扔下來。

 

那就有可能其中一個受害者,在被殭屍殺害之後遺留在這邊的。

 

只是…這把槍會是誰的呢?

 

「福叔!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啊!」一雙手從背後推了他一把,李友福才注意到自己跑慢了。

 

一陣殭屍「嘎!嘎!嘎!」怪叫聲之後,

旋即後面傳來「嗚啊!」一聲慘叫。

 

偉翔剛推了福叔一把,聽到慘叫,反射性地回頭看。

 

「我被砍到了!救我!」名字叫小蔡的警官摀著自己的大腿,一拐一拐痛苦地慢跑著,眼看背後追上來的白衣護士的長爪就要把他分屍了!

 

「媽的!死怪物,跟你拚了!」偉翔一股憤怒湧上來,也不管說自己根本手無寸鐵,回身飛奔,突然間用了一個足球惡性鏟球的姿勢,整個人滑在地上,兩腳蹬在白衣護士的小腿與腳背。

 

這一鏟雖然不算有甚麼威力,但也足以讓殭屍跌了一個狗吃屎。

 

偉翔鏟這一腳得逞,立刻爬起來就想騎到撲倒的殭屍背上壓制住她。

 

好冰!!

沒想到剛接觸到殭屍背部的時候,像是摸到冰塊的寒冷令他抖了一個寒顫。

不管了,先壓著她揍幾拳吧!

 

想到這裡,他趁殭屍還沒爬起來,翻身壓在殭屍背上,對著她頭部側面的太陽穴就是狠狠捶了兩拳!

 

「嘎!!」

「嘎!嘎!嘎!」

連三把警用手槍都奈何不了的殭屍,捶兩拳能有甚麼卵用?

被警察的子彈打得發火的殭屍,這下徹底恢復原形,也不講人話了,直接野性地咆嘯起來。

「嘎!!嘎!!嘎!!」

殭屍直接站起來,完全不當騎在她背上的偉翔一回事。

 

「厚!太猛了!我九十幾公斤欸!」被殭屍從背上掀翻的偉翔,靈活地滾到一邊,咒罵了一句之後,還是識相地站起來狂奔。

 

「不好了!」最先到達車道出入口的幾個員警大叫:「這邊鐵捲門壞掉了,也沒有電,鎖死了拉不開!」

接著馬上傳來砰砰乓乓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一群人拿棒子磚頭亂砸鐵捲門。

 

「砰!」又是一聲槍響。

 

「福叔!瞄準一點,別打到我啊!」原來是福叔檢到槍,發現裡面還有子彈,逃跑的過程中回身對著殭屍開了一槍。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你還不感謝我?」微胖的福叔喘著大氣罵道:「要不是我這一槍,你背上早就讓殭屍插出五個大洞了!」

這一槍還真險,福叔沒怎麼瞄對著殭屍就開槍,沒想到運氣好正重殭屍的頭顱。

 

由於白衣護士殭屍她是跳起來想要用長爪插死在她前面逃命的偉翔的,沒想迎面挨了一槍,打在頭上,重重摔下來。

「嘎!嘎!嘎!」

但是很快殭屍又爬起來,只是臉上多了一個黑窟窿,完全不影響戰鬥力。

 

「完蛋了!沒路可逃了!」

才跑到車道入口的斜坡,偉翔就喪失逃跑的意志了。

 

前面被一片大大的鐵捲門擋住,鐵捲門內側還放了不少木棧板,木箱子擋著,幾個員警也才搬了一塊木棧板下來而已,殭屍就追到了!

 

「不管了,扔東西K她!」兩個員警反應也夠快,直接將合力抬著的木棧板向斜坡下方的殭屍扔過去。

 

唰唰啪啪!

「嘎!嘎!嘎!」

「嘎!嘎!嘎!」

殭屍豪不費力氣,直接將木棧板凌空砍成幾十個木塊。

如果不是性命交關,看到殭屍露這一手比電影特效還要精采的功夫,所有人肯定是要拍手熱烈叫好的。

 

「怎麼辦?」面對著殭屍壓倒性的力量,被堵在死巷子裡的一群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眼神中流露出絕望。

 

「媽的!就繼續扔啊!」偉翔撿起了地上的一塊磚,狠狠對著殭屍扔過去。

這次殭屍不砍了,直接側身閃過,還露出不屑的表情。

 

「哇!!我扔!」員警們沒辦法了,兩兩一組般起棧板木箱子甚麼的瘋狂對著殭屍一陣亂扔。

殭屍揮舞著長爪,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這些有的沒有的東西像是砍柴般劈成木條木塊。

 

 

「慢著!你們聽,那是甚麼聲音?」福叔沒有跟著大家扔,鐵門外面傳來一陣陣轟隆轟隆的聲音,伴隨著震動。

 

「沒聽見啦!你說甚麼?」混亂的現場,員警們已經扔紅了眼,深怕只要有片刻停止,阻止不了殭屍,那隻殭屍馬上就會跳上來插死其中任何一個人。

 

「嗚哇!」也就一瞬間,一個員警摀著手臂倒了下去,鮮血從摀住手臂的指縫中泊泊流出。殭屍直接跳上來,落在員警們之間,隨手一揮就一個人手臂重傷。

「嘎!嘎!嘎!」一擊得手,殭屍興奮地大叫!

 

「快!趁機會向下面逃!」既然殭屍跳上來了,與其在這邊被她砍死,不如趁機會跑下坡道,偉翔轉身邊跑邊叫:「跑回原來的入口,那個門可以開!」

 

「嗚哇!」又一個員警掛彩,向下跑沒幾步,殭屍長爪一掃,背後立刻鮮血狂噴,整個人從坡道上跌倒滾落下去。

「嘎!嘎!嘎!」

 

怎麼辦?這下真的會死!

已經跑到坡道下方,用力扶起滾下來的員警,他背後傷口的血腥味刺鼻而來,偉翔突然間被強烈的不祥預感佔據了整個腦袋。

 

「來了!!大家靠邊!貼著牆壁!」福叔沒有逃下坡,反而是搶過去,拉著另一個受傷的員警,大叫著令人聽不懂的指令背貼著牆壁。

 

「嘎!嘎!嘎!」

「嘎!嘎!嘎!」

殭屍沒有理會已經逃下坡的那些人,轉身凝視著背後貼著牆壁的福叔,手上的長爪高高舉起。

 

「不要!!」坡道下的偉翔,已經來不及救福叔了,他悲痛地大叫著。

 

「碰!!!碰!!!咖咖咖!!」也就在那揮下長爪的一瞬間,殭屍的身體突然間像是被巨大物體從側面撞擊,歪曲成反C字形,然後整隻被彈起,滾落到坡道中間。

 

此刻在煙塵瀰漫中,破舊的車道鐵捲門,中間突起了一大塊,還能明顯看到兩根長長的鐵叉。

 

「叉車?」小趙突然發出疑問:「所以,我們的救兵來了?嗚嗚,我們不會死在這裡了,對吧?」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2,454)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40.換皮的原因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38.惡意蔓延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