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1 06:00:00| 人氣3,24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完結倒數一] 75.奪魂八煞邪陣

75.借來的,總是得還

作者: 冷擎

 

「唔…頭好痛!」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李淳風醒了。冰冷的地面,還有四周閃閃爍爍的似乎是燭光,自己四肢被綁住,嘴巴被塞著抹布,眼睛也被矇起來…

到底是誰把我綁在這邊?

是不是營救師叔的事情敗露了,所以被抓起來了?

 

正想著,只聽到趙德言吩咐道:「把人牲帶上來!」

一陣士兵的盔甲碰撞聲,還有一大堆人細碎的腳步聲,似乎有很多人被帶進來了?

被帶進來的人,好像嘴巴也被塞著抹布,所以只是不停地唔唔亂叫…

但這也猜得出來,這些人是被綁著送進來的!

 

「哈哈!師侄你醒過來了啊?」趙德言發現李淳風醒了,和藹地問候他:「別急,師叔這就幫你把插在心臟上的龍角金刀取下來,以後你就不會入魔了!」

 

「師叔,萬萬不可!」李淳風掙扎著想說話,可是嘴裡塞著抹布,半句話也說不清楚。趙德言應該是怕取下抹布,李淳風就有機會念咒語,到時候是不是還能綁得住他,實在很難說。

「取下龍角金刀,如果沒有放在師父給的封印匣中,這附近會因為龍角金刀的法力而變成人間地獄的!」

 

彷彿是看出了李淳風臉紅脖子粗,激烈掙扎想說甚麼?趙德言哈哈大笑,得意地說道:「你這龍角金刀,本來是師叔我所擁有的,要不是那天你師父至元道長擾亂我心神,我早就收服龍角金刀了!」

「所以,我現在只是取回屬於我的東西而已!」

 

「報告蘇尼大人,八個人牲已經都綁在柱子上了!」耳邊傳來突厥士兵的聲音。

 

八個人牲?

也就是八條人命?

「難道師叔是想用『奪魂八煞邪陣』,用人牲血祭,強行將我身上的龍角金刀拿出來?」

我自己沒關係,可是會犧牲這麼多無辜的人命!

快點停止!

 

李淳風仍然劇烈掙扎,不過顯然沒有用,他急得都哭出來了:「師叔,要龍角金刀我想辦法拔出來給你就是了,為何要犧牲無辜的人命呢!」

 

趙德言沒有繼續說甚麼,只是走過來將李淳風的上衣解開,露出胸口的龍角金刀。像是護心鏡一般的鱗片,在燭光照耀下閃閃發亮。某些角度也可以從鱗片的反射上看四周被綁在柱子上的人牲不停地掙扎扭動,像極了蠻族的血腥祭典。

 

只見趙德言拿起了一把鋒利的長劍,口中唸唸有詞,繞著李淳風,腳踏「逆七星步法」,突然間大喝一聲,東方柱子上綁著的人牲,馬上開膛破肚,痛苦慘死。詭異的是,一道黑煙竟然出現在李淳風身上的龍角金刀上方。

 

隨著趙德言咒語越急,殺的人越多,黑煙越來越濃,就在他殺掉最後一個人牲的時候,趙德言將長劍插在地上,咬破自己左手食指指尖,將自己的血往李淳風胸口的黑煙灑去!

 

「奪魂八煞,聽我號令!」

他快速地在空中畫了一道青藍色的符咒,甩在龍角金刀上,同時大喊:「八命獻祭!」

 

此時李淳風突然感覺到胸口劇烈疼痛,龍角金刀像是被用巨大的外力扯出去,連帶著自己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的神經都像是被刀割,痛到他不只是冷汗直流,而且大聲叫喊!

 

 

「啊!!!!!」

「好痛啊!快點停止!好痛啊!」

「啊!!!!!」

最後,李淳風耐受不住失去知覺,再度昏死。

 

****

 

二郎帶著劉文靜,領著兵馬趕到東門的時候,巨大的冰雹正不停落下,砸在城門上。雖然太原城的城門非常堅固,但是被冰雹夾雜著閃電不停地撞擊劈砍,也是搖搖欲墜。

 

「看來趙德言是想要攻破城門之後,縱兵燒殺擄掠!」兩人走上城樓,躲在一角查看,突厥大軍正列陣在趙德言身後,等著城門被打破之後全體進攻。

 

局勢太危急了.貿然出去迎戰趙德言.只怕立刻死在他妖法之下。但如果不趕快想出辦法,城門就要被攻破,到時候太原城內老百姓更是沒有活口!

 

「二郎!」混亂之中,長孫跟賀若兩個人從縣衙大牢方向跑過來,一面跑一面大叫:「唐國公有旨,開城門讓突厥大軍進來!」

 

蛤?這不是戲台上,怎麼此時會想演空城計呢??

 

兩個姑娘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呼呼!二公子,剛剛我們去大牢伺候唐國公吃飯,他說昨天晚上夢見神龍了!呼呼!」

 

長孫馬上接著又說:「呼呼!神龍跟爹說,今天將士兵沿著東西門之間的大道兩側列陣,只管大開東門、西門,神龍保管突厥大軍進來繞一圈就會走!呼呼!」

 

「我們也很詫異!」接著兩個人異口同聲說:「但是唐國公堅持按照神龍夢中的指示,大開城門退敵!!」

 

父帥,您這是…

眼前也沒有別的對策,既然是神龍顯靈,那就照神諭來執行吧!!

「眾將士聽令,沿東西門之間馳道兩側列陣!」二郎發布命令道:「聽我號令,開東西兩個門,神龍將會大顯神威!」

 

****

 

摸進突厥大營之前,終於讓梟解語給想通了!

這該死的趙德言,原本處心積慮想要得到龍玦君臨天下,但是龍玦經接受了竇氏的靈魂,把這個無上的法力賦予李淵,他失望之餘,想到了另外一條毒計:拔出李淳風身上的龍角金刀,插在自己心臟上!

所以,他才有辦法在西門城外用開掛的法力,招喚閃電冰雹火球,一個人獨力就打退了西門城頭上的守軍,而且就要破門而入!

 

這樣就糟了!

 

之前趙德言不是說了嗎?如果硬是要拔掉我手上這個九曲龍尾,那麼我就有可能七竅流血而死。

換一個角度看,從小色狼身上拔掉龍角金刀,那他不也是死路一條??

 

「唔!」想到這裡,她心口一陣難受,不得不停下腳步,用手扶著突厥人的營帳,低聲罵了幾句:「這爛好人,死了活該!」

可是卻止不住內心酸楚…也才沒多久之前,兩個人一齊冒險的經歷,像是跑馬燈般流過自己眼前…

 

所以,對一個人有感覺之後,就再也停不下來了,對吧?

 

「郡主!」梟家軍底下的人憂心忡忡地回報:「發現有一個大帳,剛剛抬出了八具屍體…趙六說,聽突厥士兵講話,說這些人是被法術奪走靈魂…」

「妳要不要過去看看?」梟家軍的成員都是梟解語一路撿到的,這些撿來的漢人奴隸,一律稱梟解語為「郡主」。

 

嘔!

聽到這壞消息,瞬間眼前一黑,承受不住,乾嘔了幾下。

她勉強鎮定心神,左手掩著嘴巴,微微點頭暗示手下帶路。

 

走過幾個營帳,很快地,就來到趙德言作法的大帳篷。

帳篷裡面充滿了血腥味,八根鮮血淋漓的柱子上,還留著綁人牲的繩索。地面上鮮血流得四處都是,昏暗的燭光下,只見趙六扶著正中央的李淳風,而他的胸口一大片血跡,嘴角也留著鮮血,不知道是死是活?

 

梟解語心中一陣狂跳,一種劇烈的不安驀然而生!

她本來想跑過去,可是跑了幾步又遲疑了,因為從李淳風的胸口看不到呼吸的起伏…如果,如果我不走過去,就永遠不會知道他是死是活,對吧?

可是,如果我不走過去.怎麼能對自己這一片心做交代呢?

死,也是要我准許才可以死,不是嗎?

 

她已經忘記自己該怎麼做了…只是蹲下來,把臉色蒼白,身體冰冷的李淳風,靠在自己大腿上,緩緩整理他的頭髮…

「對不起,我來遲了…」

她沒有哭,可是卻止不住眼淚。

「如果…如果我早一點承認…早一點了解自己這一片心,就不會這樣了…」

 

停止心跳,沒有氣息的李淳風,甚麼也沒有說…只有梟解語,周圍的趙六等人還不承認他已經死了。

 

可惡!可惡!可惡!

梟解語,妳活該就只能是孤單一個人!!

 

「你們都別哭了!」她輕輕放下李淳風的屍體:「誰哭我就砍了他的頭!」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把他抬回太原,風風光光下葬吧!」

 

****

 

「轟隆!轟隆!」連續幾聲巨響,太原城守軍都還來不及打開東門,就已經被趙德言攻破了!

 

一陣呼嘯聲傳來,突厥大軍策馬狂奔,揮舞著手中的馬刀,閃電般殺入太原城內!

 

「兄弟們,頂住!」劉文靜站在市中心的高台上大叫:「突厥大軍來了,舉盾!!」

唰唰唰,站在前列的盾兵已經將等身高的木盾立起來,後排的盾兵則是將盾牌舉高,架在前排盾兵的盾上。如果從外面看,可以看出來是一個龜甲狀的盾陣。

 

大地開始震動,有經驗的老兵都知道,這是北方騎兵鐵蹄引發的共振。

沙塵突然間衝天而起,夾著黃沙,突厥大軍進入東門之後,逕直順著馳道狂奔。

 

然而,不知怎麼地,突厥騎兵只是不停地縱馬向前狂奔,卻不曾揮動手中的馬刀,也沒有向左右包圍太原內城的意思,像是中了邪一般,神色驚慌拼命奔跑,也才剎那間,首先殺入東門的騎兵,已經從西門衝出去了!!

 

這??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眼前這一幕,令二郎萬分不解…所以,這就是神龍的法力?

 

趙德言跑在大隊人馬的中後段,本來按照他的算盤,大軍進入太原城之後,應該要四處燒殺,衝亂守軍的隊形,用弓箭射殺抵抗的守軍,驅趕老百姓當作奴隸。

可沒想到,當他自己殺入太原城之後,才發現左邊,右邊兩側都是高聳的牆壁!

他揉了揉眼睛,甚至用刀砍,確實,這條馳道左右兩邊都是牆壁!

 

當他正大惑不解的時候,猛然抬頭,發現牆壁上方站滿了青面獠牙的鬼兵!

每個鬼兵都有兩三丈高,手裡拿著狼牙棒,大槌,大刀等等兵器揮舞著。

 

不!這一定是某種法術的幻覺!

「無敵驅邪神咒,急急如律令!」想到這裡,他連忙動用心臟上插著的龍角金刀的法力:「無上破魔神咒,急急如律令!」

連續幾道符咒,完全沒有效果!

 

鬼兵也不是幻覺,就自在趙德言稍微停下馬,施展法術的時候,一個鬼兵彎弓搭箭,一箭正中趙德言的座騎!

幸虧他武功高強,凌空翻身之後安然落下,然而鬼兵沒有放過他,又是一箭朝面門射來,他連忙抽刀隔開。

 

眼見突厥大軍被這高牆還有鬼兵嚇得頭也不回狂奔而去,趙德言也急了,他不停大叫:「你們看到的都是假的!不要跑,誰跑誰就是懦夫!」

 

他發狂似地站在馳道中央攔阻,不停揮舞著雙手。

但是突厥騎兵非常迷信,眼見自己被鬼兵包圍,早就被嚇得魂不附體,即使趙德言擋在路中央,一樣是策馬越過他頭頂,狂奔逃命。

 

「誰再逃走我就殺了他!」

突然間他飛身躍起,手中馬刀急削,硬生生將一個突厥騎兵的頭砍下來!

他一面抵擋鬼兵的弓箭,一面施展輕功追著閃過身邊的突厥騎兵,追上一個就殺一個,即使如此,也還是止不住潰敗。

 

最後一個突厥騎兵策馬跳過跪在地上的趙德言,衝出了西城門。

 

「不!!!!不可能!!一切都是幻覺!」

他失心瘋似地亂喊亂叫,披頭散髮在馳道上雙眼無神踉蹌走著,左手的馬刀拖在地上,隨著腳步發出鏘鏘的噪音。

冷不防鬼兵一箭射中趙德言的後背,他感覺到一陣劇痛,低頭看到穿胸而過的箭簇,內心的怨憤爆發!

雖然劇痛襲來,可是他不願意承認。

這一定是幻覺!鬼兵是假的,這一箭也是假的!

 

直到他看到鮮血從胸口渤渤流出,才了解到,自己死期將近。

「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啊!!!!」

 

瞬間,他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黑色的空間,與當初他聽到至元道長提醒,卻走火入魔的那時候相同…

龍角金刀已經占據他的身體!就在他入魔的這一刻!

 

進入了龍角金刀幻境,一切的憤怒悲傷乃至於五感都被龍角金刀奪走。

此時的趙德言瞬間冷靜下來了,可是馬上又著急起來。

 

「放我出去!!」他大吼大叫,不停施展各種法術,但是在這黑暗空間裡面,法術完全失效,完全施展不出來。

 

驚覺自己可能一輩子再也無法逃出這個黑暗空間之後,他又哭又笑地跪了下來。

「放我出去…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了甚麼?」

「為什麼…」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