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7 07:00:00| 人氣3,13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24.村莊裡的食人喪屍

24.村莊裡的食人喪屍

 

作者: 冷擎

「不會吧?怎麼這麼倒楣!」大清早剛要下樓用早飯,走到樓梯中間,就看到漫天王正站在櫃台前,雖然此時漫天王並沒有蒙面,李淳風直覺是他就回頭往上逃走,被梟解語一把拉住:「你忘了我們易容了嗎?而且你鬍子還剃掉了,心虛什麼?」。

半推半就下樓,兩人坐到了長孫姑娘那桌,幸好唐國公的親兵們輪班看守著,所以漫天王只是遠遠找了一張桌子坐下來,看了一會兒排排坐的親兵們,覺得事不關己就不理會了,自己拿桌子上的茶壺斟了茶水喝著,同時也把隨身的佩刀放在桌子上。他那把沒有刀鞘的鑄鐵長刀,更能證實他的身分就是漫天王,而夥計當然知道這是一個不好惹的角色,雖然知道沒人敢在和諧客棧動手,但還是對慢天王鞠躬哈腰,比一般賓客多了三分的客氣。

 

「李大人,你們似乎跟剛才進來那個江湖中人有什麼過節?看你剛剛遇到他的時候嚇得往回走,臉色到現在都還有些蒼白…我看他兩個太陽穴鼓起,把刀放在桌子上的時候沉穩有力,而且步履穩健,看起來武功相當高呢!」長孫姑娘像是個公主那樣坐著,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餐,看到李淳風慌慌張張坐下頭還低低的,覺得好奇放下筷子問道。

 

「長孫姑娘,我想還是把話說開,以免萬一有什麼事情也不要連累到妳們…長話短說,那個人叫漫天王,武功高得不得了,他一心想得到『龍玦』,所以非得抓到我不可。前幾天我們才逃離他的魔掌,當時梟蠻子…喔不,是梟姑娘被他砍了一刀,雖然沒有外傷,可是內傷不輕,也是順了幾天才調養好。」

 

「原來如此…李大人,梟姑娘,我也是會一點武功的,如果真打起來了,還是可以幫上忙!」長孫姑娘按了按放在桌子上的寶劍說道。

江湖規矩,把兵器放桌子上,就表示自己「不好惹,隨時可以開戰」,長孫姑娘既然把寶劍放桌子上,當然就是這個意思。不過一旁的高士廉聽到了「龍玦」,臉色凝重,捋著鬍鬚沉吟不語。

 

「長孫,漫天王固然厲害,不過我們易容了,沒那麼容易被認出來。李大人不習慣參與江湖上打打殺殺的事情,沉不住氣,先別理他,咱們吃飯。」說著,也展開了郡主架式的美姿美儀,慢條斯理優美地吃著,有些賓客沒見過吃飯這樣莊重的,不少好奇回頭看幾眼。

 

「李大人、梟姑娘,你們剛才談話間提到了『龍玦』…實不相瞞,打從十年多以前開始,江湖上就謠傳,『龍玦』將要橫空出世,得到『龍玦』的人就可以君臨天下…最近又聽說天底下只有一個人知道『龍玦』的下落,這個人就是李大人…這事情老夫推敲起來蹊蹺得很…能直問李大人一句,這個江湖傳言可否當真呢?」終於,高士廉看兩個女孩子都開始靜靜地吃飯,將滿腹的狐疑一股腦兒對李淳風問了出來。

 

「呣…」李淳風沒了鬍子,本來想事情的時候也要捋幾下的,不過手抓空了,趕忙作勢扶住下巴:「得到『龍玦』的人就可以君臨天下這事情,根據我的前世記憶,並沒有這麼簡單,仍需要通過上古神龍的條件才可以達到。至於『龍玦』的下落,坦白說我目前並不知道…應該說…我目前法力不夠,會需要修練更高深了之後,才有辦法感應到。」

「但是…江湖上人心險惡,都想先抓到我,養到我長大到能帶他們去找『龍玦』為止…漫天王還有一個更厲害的師弟叫厲山飛,兩個人都想要得到『龍玦』,但就不知道他們兩個人是一夥的,還是各自都想當皇帝的呢?」

聽完了李淳風的說明,高士廉點點頭,但是他又無法回答李淳風後面的問題,所以又搖搖頭:「李大人,別見怪,我跟外甥女都不是怕事的人,如果今天能順利擺脫唐國公親兵的糾纏,不如我們就結伴同行吧?一來互相有個照應,二來如此漫天王也比較不容易認出你。」

李淳風大喜,連忙拱手稱謝。

 

「那…現在沒辦法,索命的漫天王來了,本來不急著走的…」梟解語笑著對李淳風問道:「唐國公的親兵我算過了,整整二十人,你一次可以召喚多少個星宿附身在他們身上呢?我記得天上的星宿是二十八個,對吧?」

 

「梟姑娘,正是二十八個星宿,以我目前的法力,二十八個星宿是可以同時召喚出來的,不過就是有個限制,需要他們跟我有過眼神交會…剛剛一邊吃飯我一邊看著唐國公的親兵,彼此瞪了好幾回,確認都有交會了…不過…是不是我也降一個星宿在漫天王身上?這樣子他一時三刻會聽我命令乖乖坐在客棧裡…這樣如何?」

 

「這辦法真好!我們再吃一杯茶就開始吧!」梟解語桌子下踩了李淳風一腳,然後用妖魔般的笑容對著他。「唉…唷…!」雖然痛徹心扉,可是李淳風怕驚動漫天王,只能脹紅臉憋住。

 

「可是…我還沒跟漫天王有眼神的交會?!這樣施術不會靈光的!」

 

「你只管念咒語結手印,我來處理就是了…對了,你這一次唸咒語的時候可不可以把你周圍的風壁暫時關一下?不然那個風吹起來,只怕把這個客棧給拆了。」

說完,就起身走到門口櫃台邊,然後給李淳風一個「OK!可以開始」的手勢。

 

嗯!要停止保護施術者的風壁,不結手印直接唸咒就可以了。李淳風迅速暗暗唸動九字真言:「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角、亢、氐、房、心、尾、箕、鬥、牛、女、虛、危、室、壁、奎、婁、胃、昂、畢、觜、參、…聽令!」

一面掃視著親兵,逐一念出星宿的名稱,快到漫天王的時候,梟解語竟然大搖大擺走到漫天王桌子前面,問他說:「這位大俠,你認得後面那一對父女嗎?」

一時不知道怎麼回事?有個野丫頭來問,漫天王沒多想回頭張望,正巧李淳風留著最後一個「參」星等著他,眼神一交會,他立刻被定住了。

 

「幻星附身!」

二十個親兵連同漫天王齊刷刷對李淳風單膝下跪,驚得店小二以及客棧內所有賓客以為什麼大人物來了,紛紛跟著一起單膝下跪。

 

「沒事,諸位各自喫茶吧!」

二十一個人又齊刷刷坐回位子上兩眼發直猛喫茶,店小二見狀忙不迭又送上茶水,以免客倌們太快喝完不爽鬧事。客棧內其餘的人,雖然不明究裏,心裡面覺得怪,可是又不好意思開口問,怕被笑鄉下人不懂江湖規矩,只能站起身,對李淳風等幾個人拱手,然後也跟著有樣學樣坐下喫茶。

 

「走吧!」梟解語在門口招手。

高士廉、長孫姑娘兩個人看到唐國公的親兵像是中了邪不停地喫茶,終於可以擺脫糾纏了,既驚又喜,一邊走還一邊不停拱手道謝。由於唐國公的軍隊住紮在太原,不過李淳風的幻星術礙於法力不足,只有一個時辰的效力,為了避免一個時辰之後唐國公的親兵或者漫天王追上來,離開客棧之後,決定還是繞遠路冒險走人跡罕至的路線。

 

「欸!梟蠻子,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種感覺,這附近的山上有個東西,發出類似妳手上九曲龍尾的那種信號…就是閉上眼睛,認真冥想就會感知到那個東西的存在…我在想,這會不會就是『龍玦』在召喚我呢?」過了風凌渡才走了幾天,李淳風發現對於某種未知的力量的感應越來越強烈。想想還是跟梟蠻子商量看看?

 

「太好了!如果『龍玦』就在這附近山上,那麼我們就不用辛辛苦苦去追尋了!」原來龍玦竟然就近在咫尺,走這條路是為了要護送高伯伯與長孫姑娘到太原去找唐國公討公道,顯然是好心有好報,上天一定是被我日夜思念救命恩人的真誠給感動了!

「小色狼,我們不如先找個人先問問路,再來計畫一下如何上山把『龍玦』拿到手?」

才說著,已經可以看到遠方有一個小聚落:「那邊有個小村莊,我們就先到村莊歇息一下吧?」

 

只是奇怪的是,走進村莊,怎麼四處空無一人呢?高士廉試著敲了幾家的房門,都沒人回應。看到有幾戶的門是半掩著,於是他大膽推開門進去,叫了幾聲,仍然沒有人。不過村民們養的雞鴨,仍在戶內的院子裡走來走去吃蟲,豬圈裡面的豬隻看起來並沒有異狀,看到高士廉過來還熱烈地嚎叫,應該是以為主人要來餵飼料了。

「不是老夫多心,這個村莊很詭異,房舍看起來並不是荒廢的,有些屋子的飯菜還只用到一半,桌子上還擺著碗筷,人卻憑空消失了?你們看!好幾戶晾著的衣服都還沒收呢!按照經驗推斷,比較像是村民們匆忙離開,是不是躲避山賊去了呢?」

 

「確實很怪,從來沒看過這情況…山賊嘛是很有可能…」梟解語也來來回回穿梭了幾戶,看到高士廉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把柴刀在手,還拿了一柄斧頭叫李淳風拿著,也被他們感染了緊張的氣氛…不知怎麼地,開始覺得似乎有人在暗處偷看著:「喂!有人在嗎?我知道你們躲在暗處偷看,快點出來,否則本姑娘就不客氣了!」

梟氏生存法則,大聲吼出來才能降低恐懼…大白天的人都不見了,這不是鬧鬼,只怕有比鬧鬼還可怕的東西!

「咖!噹!吭!鏘!」前方有一間飄著酒旗的小酒館,從裡面似乎傳來了酒罈子互相撞擊的聲音?

來了!「他們」發現我們了!靈敏的野性的直覺感覺到,「他們」都在酒館裡面,只是這種不是人也不是野獸的敵意是怎麼回事?

「鏘!」似乎也感覺到了怪異的氣息,長孫姑娘拔出了隨身攜帶的那把寶劍,低聲吩咐道:「大家把手上兵器拿好,我感覺到那邊有東西在爬…」

「長孫,妳也察覺到了?那不是人也不是野獸…」

不知道是女性的第六感比較強,還是因為她們倆都練武的關係,同時蹲低了姿勢拔出兵器蓄勢待發。

「我…我沒有感覺到任何東西啊?是不是我們走過去看就好,不用這樣緊張兮兮自己嚇自己?」李淳風覺得這兩個女孩子有點反應過度,開始捕風捉影了。既然手上有把斧頭,人的膽子就壯了一點,更何況自己還是個男人?走過去看看不就得了,可能是野豬什麼的吧?

「喂!你給我回…」梟解語叫到一半,張大嘴說不出話來。

四五個「軍人」應該是嗅到了人的氣息,從酒館裏面「爬」出來,猛地撲向李淳風,沒錯,就是用四肢在地面上行走,但是膝蓋不著地。為什麼說是「軍人」?因為他們身上都穿著鎧甲,只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頭髮散亂,兩眼翻白,身上到處都是雜草泥土,完全沒有一個人樣…這…這東西應該叫做喪屍。

「嗚哇!那是甚麼!救命啊!」兩個喪屍突如其來像熊要攻擊人的時候那樣,人立起來,瞬間就把李淳風撲倒在地上…這麼說很奇怪,但就是這樣子,人本來就是靠兩腿直立行走的,可是這些喪屍是用四肢爬行的,而且動作飛快,一下子就從酒館中蜂擁出來。他們似乎失去了視覺,為首的兩個抬頭在空中像是嗅著人的味道,突然間就抓到李淳風的位置,人立起來飛撲過去。另外兩個似乎比較遲鈍些,應該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還抬著頭在空中嗅著追尋人的味道,只是在酒館門口並沒有發動攻擊。

「小色狼!快逃!被咬了也會變喪屍!」看著李淳風被壓在地上,不停扭著脖子閃躲喪屍的撕咬,情急之下,梟解語左手抓住李淳風後領硬是將他從兩個喪屍的爪下搶救出來,另一手拿著短刀揮舞防衛。兩個喪屍沒咬到李淳風,口水滴得滿地都是,雖然翻白眼無法看見,但它們似乎可以感覺到殺氣,反應靈敏地退後了幾步,避開了梟解語的短刀,卻仍不時像野狗那樣露出血紅牙齦擺出撕咬的架式。

喪屍退後與梟解語對峙,長孫姑娘也持劍上來支援,正要動手時,覺得眼熟,失聲大叫:

「叔叔?!」不相信,她又揉揉眼睛。

「沒錯,那是我叔叔長孫順德!」

蛤?這是甚麼情況?這喪屍是長孫姑娘妳的叔叔?沒搞錯吧?

高士廉也揮舞著柴刀並肩站在長孫姑娘旁邊:「果然是妳叔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妳叔叔怎麼變成這樣?」

李淳風狼狽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本來想逞英雄當好漢的他,現在覺得很窩囊。不過也沒時間自我安慰了,他也舉著斧頭在梟解語旁邊,四個人形成一條戰線,與兩個喪屍對峙著…另外兩個喪屍還抬頭嗅著,應該是酒喝多了。

「怎麼辦?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有沒有甚麼方式可以救我叔叔?」長孫姑娘急道。那個被她稱為叔叔的喪屍,看起來軍階比較高,盔甲與其他三個喪屍不同,此時正齜牙裂嘴地對前面四個人類示威…偶而抬頭嗅幾下,似乎對於人類的味道有極為強烈的食慾。另一個喪屍則屢次做出向前撲出的動作,不過都被梟解語的刀鋒逼退,看起來急躁又飢餓難耐。

「它們想吃人肉…老夫曾經見過,被發瘋的狗咬過之後的人會變成這樣,瘋狂地想要咬人…唯一的辦法是把它綁起來,用火燒死…可能這樣子是結束妳叔叔的痛苦的唯一辦法了…。」

「舅舅…我…我不想這樣…」長孫姑娘急得眼眶都紅了,神情越來越激動:「李大人,求求你,是不是有什麼法術可以治療他們?或者讓他們睡著?還是怎樣的…反正就是求你了,一定要救我叔叔!他人很好的,而且他還有妻子、女兒在等他回去啊!」

「小色狼,你難道就不能發揮一點作用嗎?剛才還一副英雄樣子,現在倒是拿出點辦法來啊?」

 

辦法…?一時緊張腦袋都空了…什麼符咒可以驅魔呢?還是先治療他們?

「諸位不要慌,我…我想到了,有驅邪符,大凡人在山裡面中邪了,用這符化解應該有效!」

「拜託你了!李大人!」高士廉與長孫姑娘異口同聲說道。

長孫姑娘帶著迷人而且釋放無限信賴的眼神,應許似地給李淳風點點頭,他也會意地點頭回應,心裡面雖然忐忑不安,不過還是鎮定心神開始唸起咒語。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3,137)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25.這附近存在著「無限放大慾望」的法術!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23.疑似被下了符咒的惡夢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