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02-15 06:00:00| 人氣96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完結篇] 76.你敢吃嗎?祖傳的碎金飯!

76.你敢吃嗎?祖傳的碎金飯!

作者: 冷擎

「風后吾友…沒想到汝還是來了!」黑暗中傳來神龍蒼老沙啞的聲音,只是沒有那麼威嚴,略帶著和藹的語氣:「你知道你是作為獻祭給我的靈魂,而來到我這邊的嗎?」

 

獻祭?

所以說,除了那八個人牲之外,加上自己的靈魂,就是師叔用來換取龍角金刀的祭品?!

那…我就是神龍的食物了?

終於,還是讓師叔給出賣了,賠上自己的命不說,還害死了八個無辜的犧牲者…

 

瞬間清醒的李淳風,有點不太能接受眼前的情況,他試著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所以,我現在算是死了,對嗎?」

不想接受還是得接受,李淳風雖然希望神龍告訴他:「不對,你沒死。」

可是內心已經知道,人間的李淳風已經死了,現在自己這條靈魂就在神龍的餐盤上,只是還沒被吃掉而已。

 

「呣…只有當吾吃掉汝的靈魂,或者吾將汝的靈魂送入六道輪迴,汝才算是真正死了。」此時空間突然變得明亮起來,應該是因為神龍全身發出微微的金色光芒,所以照亮了整個虛無的空間。

 

苦笑了一下,李淳風嘆氣道:「又讓祢失望了呢!我的老朋友…」

「這一次轉世這麼快就死了,好像只是為了把龍玦找出來…找出來之後遊戲就結束了…仔細想想,我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沒做呢!」

 

「渺小的人類啊!汝為何都不能明白,汝想揹負的,想守護的,想完成的,不就都是恆久時空裡面那麼一丁點微不足道的砂粒嗎?」神龍的態度開始威嚴起來:「吾不會吃掉汝的靈魂!因為吾還要靠汝轉世,幫我復原身體。」

那麼,神龍只有一個選擇:「吾所能做的,就是讓汝進入六道輪迴,等下次轉世的時候,再來幫吾把身體拼湊回來吧!」

 

「聽祢的口氣,祢似乎經完全復原了,對嗎?」

 

神龍巨大的頭低下來,來到與李淳風雙眼直視的高度,微微點了頭:「吾已經接受了竇氏的靈魂…她的靈魂不論是作為母親,妻子,女兒…都是完美無瑕的。」

「所以,你只需要將龍玦帶回南陀山靜雲觀,湊齊龍角金刀、九曲龍尾,施展『風后八陣結界』,就可以復原吾的身體。」

「依據吾與汝的交易,吾將授予汝預知未來兩千年世界大事的法力…但,那也只能等到汝下輩子了…這時間對吾來說很短,對汝來說卻很長…」

 

所以,連跟梟蠻子說再見的機會也沒有了…

我走了,不知道還有誰能照顧她呢?

雖然說,她比我還堅強,比我還勇敢,面對過比我還艱難的困境…但我總是會想著,能再有多餘的日子,可以守護著她…

哪怕只有一天,一刻,那該有多好?

其他的事情好像隨隨便便都可以放下,只有牽掛與羈絆不能。

 

落到這般田地,我又能如何?

「好吧!」李淳風下定了決心,抬頭說道:「我因為我的天真,用生命付出代價,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你就送我進入六道輪迴吧!」

 

「呣…」神龍的表情有點異樣,祂將身子舉高,回到眼鏡蛇盤據的那個姿態,抬頭看著遠方,半晌,稍微低頭直視著李淳風:「汝的師叔的靈魂正被困在吾的龍角金刀幻境裡面…如果他無法頓悟空相,無法從幻境裡面出來,肉身就會破滅而死。」

「汝臨走之前,還會有想要救汝師叔一命的天真想法嗎?」

 

剎那間,李淳風有點猶豫了…

任誰都有愛恨情仇,我又不是聖人,師叔一再騙我,害我,如今他死了不是活該嗎?!

可是,我被騙是因為我不懂事。

想要守護梟蠻子,就要先懂得保護自己…現在用自己的死亡學習了這個道理…

我都已經要死了,就算師叔再害我,不也就是死嗎?

還能有甚麼差別?

那麼,該不該救師叔呢?

 

「汝如果不願意,那也就算了,吾現在就送汝一程,回歸六道輪迴吧!」

 

「不!等等!」

「我還是試著跟師叔講講吧?」

「救人是我的初衷,這次我會學著保護自己…讓我去吧…」

 

「要脫離龍角金刀幻境,就是徹悟自我空相…」

說話間,神龍已經化成了無數夾雜著青藍色,金色的螢光點點,從黑暗中淡出不見。

「汝已經是死靈,不能讓汝師叔碰到汝!他如果碰到汝,他會變成死靈,與汝交換,落入六道輪迴!」

「切記!」

 

****

 

「師叔!師叔!」神龍把李淳風送到了龍角金刀幻境,可能是神龍不想讓他碰到師叔,稍微保持了一點距離:「神龍告訴我,想要離開這個龍角金刀幻境,你需要徹悟自我空相。」

他發現,以現在自己是死靈的狀態,除了離地一尺飄動之外,甚麼也不能做。

唯一能做的是說話,可是靈魂即將破滅,說話聲也飄飄渺渺:「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可以做到的…」

 

懊悔萬分的趙德言,聽到了李淳風的聲音,有點疑惑又有點害怕,抬起頭來四處尋找,終於被他看到,大約兩丈遠的地方,李淳風的靈魂有點半透明地飄動著。

 

「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一開始趙德言先是驚訝,接下來有點恐慌:「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你是來找我報仇的嗎?」

「還是來嘲笑我這落魄倒楣的樣子?」

 

「師叔,神龍說我已經是死靈,準備要進入六道輪迴了…」

「他就是給我一個機會,來這邊看看你,跟你說明要如何才能離開龍角金刀幻境。」

「我的時間也不多…你聽好了…要徹悟自我空相。」

李淳風的靈魂有點不穩定,講話聲音斷斷續續,也有些飄渺,實在無法確認趙德言有沒有聽清楚?

 

但趙德言遲疑了…

神龍派一個死靈來告訴我「離開龍角金刀的方法」?

那他為何不直接讓我出去?

而且,還是派一個被我殺掉,應該說是獻祭的靈魂…這難道是一個圈套?

如果我被殺了,我會恨殺我的人…

李淳風被我殺了,為什麼他不恨我?

所以,真正的李淳風會不會已經死了,這一個只是假的?

 

「師叔,別再猶豫了,時間再拖下去,可能你的肉身就要因為承受不住龍角金刀的法力而破滅,到時候也就來不及了!」見師叔有點猶豫,有點懷疑,李淳風忙不迭加把勁勸說:「你先放棄一切雜念,調整呼吸,想辦法讓自己入定…」

 

哼哼,我知道了!

李淳風被我獻祭給神龍當食物,他一定是跟神龍做了甚麼交易,想把我的靈魂換去給神龍當食物…

如果他能透過神龍的法力來到這個地方,那就表示,他要走的時候,神龍會把這空間打開一個出口讓他出去!!

 

所以,我只要拉著他,就可以跟他一起從出口出去!!

 

唉,神龍啊,祢還是算不過我…派李淳風來,根本就是一招臭棋。

祢看他那副樣子?

講謊話的時候,破綻百出…連基本的撒謊都不會!

 

「師侄…謝謝你好意提醒,師叔我錯了,我不應該殺了你,用你的靈魂獻祭給神龍的!」趙德言邊說,一面慢慢地靠近李淳風,也才不到兩丈遠,很快他就接近到飛撲就可以抱住他的距離:「你一定要原諒師叔,好嗎?」

 

看著趙德言懇求的眼光,李淳風一時也有點心軟,可是想到師叔狠心將自己殺害,就算我想當爛好人,就算我想再相信他一次,內心也是沒有辦法原諒他的!

聖人也沒辦法…能做到寬恕原諒的…

偽君子們其實是沒有想要守護的事物,才會無所謂地假惺惺原諒殺人兇手吧?!

 

「師叔,我不會原諒你,畢竟你殺害了我,造成我沒辦法繼續守護我愛的人…」

「但是…師叔!你不可以再靠過來了!」

李淳風伸手做了一個STOP的手勢:「神龍說,我已經是死靈,如果你碰到我,你也會變成死靈!」

「趕快退回去,坐下來開始入定冥想,這樣你才可以得救!」

 

李淳風的靈魂顏色開始變淡…

「時候到了,我得走了…師叔,你要保重…不要再做壞事了…」

 

哼哼!屁啦!

你根本就已經把離開這裡的答案講出來了!

神龍說,不可以碰你,那是因為,我如果抓住你,我就可以跟著你一起離開這邊!

你傻,老是被騙,我可不傻!

這種伎倆怎麼可能騙到我?

 

「哇!師叔,你做甚麼?」

趙德言突然間,飛撲到李淳風身上,緊緊抱住他的大腿不肯放開!

「師叔,你快放開,神龍說這樣你會死的!」

 

哈哈!

哈哈哈哈!

趙德言緊緊抱著用力掙扎的李淳風的大腿狂笑著,場面看起來有點詭異。

「你胡說!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哪裡變成死靈了?」

「神龍說碰到你我就會死,那是騙人的!哈哈哈哈!其實真正的謎底是,抓住你我就可以跟你一起離開這邊!」

 

身體感覺到輕飄飄的,開始騰空飛起來了!

「哈哈哈!就說吧!抓住你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我這不就已經飛起來了嗎?」

 

趙德言的身體顏色越來越淡,身體逐漸向上飄,向上飄。

而李淳風的身體顏色越來越深,越來越深,終於從離地面兩三吋高的飄動凝聚成會被重力抓住的實體,跌坐在地上。

「師叔!!」他驚訝地看著半透明的趙德言,越飛越高。

 

而趙德言卻突然從得意萬分的神色,臉孔扭曲變形,像是被巨大力量壓擠,又像是落入幾個巨大齒輪之間,將要被輾壓粉碎。

「哇!!!!!」

「嗚哇!!!」

驀地連續幾聲慘叫,像是被凌遲處死的人那般哀號著,聲音迴盪在龍角金刀幻境中。

看來,趙德言的靈魂,就在離開龍角金刀幻境之後,直接落入六道輪迴了。

 

留下坐在地上,一臉錯愕茫然的李淳風。

所以,師叔變成了死靈,我跟他交換,變成困在龍角金刀幻境裡面?

 

那…我是死了?還是活著?

 

****

 

梟解語帶著眾人抬回李淳風屍體時,正巧遇上趙德言因為使用龍角金刀法力過度,落入龍角金刀幻境,不停地用手抓破身體的皮膚,鮮血腸子流得滿地都是的時刻。

 

「你這該死可惡的混蛋!」

她飛起一腳直接將跪坐在地上的趙德言肉身踢翻,這還不解氣,搶了趙六手上的釘耙,狠狠地耙在趙德言身上。

她這舉動把大家都嚇壞了…本來太原城的守軍只是圍觀,看到梟解語瘋狂辱屍,紛紛退了兩三丈遠。

 

「解語!」劉文靜衝上去一把抓住她:「戰死的敵人就算再兇殘,於理我們還是要留他一個全屍!」

「更何況,李大人的死,我也有責任!」

 

「表舅…小色狼他沒有經過我同意就死了…這我該找誰去討公道呢?」再也支撐不住悲傷,梟解語忍不住大哭起來。

一時所有人也同樣感覺到悲涼,紛紛流下眼淚。

 

「郡主…那個…有一把象牙小刀,從趙德言屍體上掉下來了…那是不是趙德言從李大人身上拔走的法器呢?」趙六指著趙德言屍體旁,那把象牙小刀:「要不要給李大人放回去呢?」

 

也好,放回去也是留小色狼一個全屍。

「讓我來吧…」梟解語擦乾了眼淚,跪在地上,把李淳風的上身放在自己大腿上,拿起了龍角金刀,緩緩地放回了李淳風心臟上那個窟窿裡面。

當象牙材質的刀身沒入他的身體之後,黃金的刀柄很快地像蓮花開花那樣張開,在他胸口結成了一片金黃色的麟甲。

 

「梟姑娘!你怎麼了!」

「不好了,咱們家郡主昏倒了!」

「小梟!妳快醒醒!」聞訊趕過來的賀若,長孫,不停地捏著她的人中,但她卻昏迷不醒。

「趕快叫大夫來!快點!」劉文靜大吼。

 

「看來是悲傷過度,加上之前受到的內傷沒有根治…所以就一次爆發了!」來醫治的大夫說:「能不能活,就看她的造化了…我也已經盡力了。」

「唉…年紀輕輕就遭遇這麼多痛苦,難為她了…」

 

****

 

梟解語醒過來,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

上次這樣子睜眼盯著天花板,好像是離開掖庭的前一天,剛剛被九曲龍尾附身的那一天…

又好像是昨天,會不會是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面跟那個祭天大禮官李淳風去冒險?

可是…怎麼有一種悲傷的感覺…好想再見到他一面?

 

呼~

一陣陰風吹來,有點刺骨的冷。

桌子上的蠟燭被風吹得閃閃爍爍明明滅滅的…

好可怕?

鬼不都是在這時間出來的嗎?

 

咦?

手摸到一個人頭?

有點冰冰的,不會是鬼吧?

難道,難道今天是小色狼的頭七?!

人家都說,頭七的時候,靈魂會回來。

 

嚇!!

梟解語用手支撐著,坐了起來,床邊趴著的果然是李淳風!!

小色狼變成鬼回來了?!

 

這…這該害怕還是該高興呢?

 

李淳風似乎也被梟解語的動靜驚醒了,他睜開惺忪的雙眼,慢動作似地從迷迷糊糊轉為神智清醒,他高興地叫道:「太好了!謝天謝地!妳醒過來了!」

 

但旋即又哀號一聲:「唉唷!好痛!」

原來梟解語一個巴掌甩在他臉上,痛得他摀住臉頰,另一手趕緊護住另外一邊臉頰,以防她又來一巴掌。

 

「明知我怕鬼,你死了也還回來嚇我!」梟解語嚎啕大哭:「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嗎?」

「你就這樣走了,都沒想說,人家的心有多痛…不是說,沒有我允許你不能死嗎?!」

 

李淳風放下了摀著臉頰的手,把她兩手拉過來,疊在自己手心上:「別哭了,我沒死,我不就已經回來了嗎?」

 

梟解語的神色看起來,仍然不相信,畢竟是他親手將李淳風的屍體帶回來,也是她親手把龍角金刀放回心臟上去的。

 

「這是情說來話長…其實本來我是真的要落入六道輪迴的,神龍卻突然問我,要不要進入龍角金刀幻境,解救我師叔?」

 

「所以你又答應了?」梟解語這個氣不知道該打哪兒發洩,用力一拳捶在李淳風肩膀上:「就是不聽教訓!你就算沒死,我現在也打死你!」

 

「別…別…妳就聽我把話說完嘛!」李淳風無辜皺眉,揉著肩膀說:「沒想到,我師叔卻不肯相信我,不肯聽勸,我告訴他不可以碰我的靈魂,他偏不聽,硬是把我的靈魂抱得死緊…」

 

聽到這邊,梟解語有點明白了…

「所以,你的靈魂就跟你師叔的靈魂交換?換成他變死靈,落入六道輪迴?」

她彷彿看到神龍在偷笑,暗地裡對她比了一個V字的勝利手勢。

「這龍哥…也被人類帶壞了,現在開始會使心眼兒…祂還真的看穿趙德言多疑的個性,祂就是傲嬌不想承認,暗地裡卻幫你一把。」

 

李淳風也笑了,畢竟神龍也不能明擺著幫自己,交易都是要用代價來換的。

故事說完了,他突然想起:「妳昏迷了好幾天,嚇壞大家了…」

「我有用『沙漠冥蟲』肉乾熬好了湯,很滋補的,妳不是很愛喝嗎?」突然想到有幫梟解語熬了湯,他急忙起身想要去盛一碗來:「趁熱喝了,很補的!」

 

搖搖頭,她覺得自己跟小色狼之間,好像不需要說甚麼了。

怎麼說呢?

就是認為「心有靈犀」那種感覺。

沒說話,她只是將手抽開,撫摸著剛剛被自己抽了一巴掌的臉頰,理著他的頭髮。

 

半晌,她用另一隻手,捧著李淳風的臉,閉上眼睛,輕輕吻了他嘴唇。

 

「現在開始,沒有我許可,你只能待在我兩丈方圓之內,沒我允許,半步也不准離開!」

 

「還有,你答應過,要做一個很能飛的風箏給我的!」

「找個晴天,我們一起去放風箏…」

 

 

****

 

賀若蘭最終還是鼓起勇氣,跟梟解語說明了,其實當初救她一命的人不是二郎,是二郎的三弟李玄霸。

可是李玄霸在三年前墜馬死了,因為他跟二郎感情很好,所以二郎一直把他的信物帶在身上…以至於梟解語誤會救命恩人就是二郎。

 

知道救命恩人是誰,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畢竟已經將自己的心給出去,給了小色狼。

 

然而,救命之恩還是要答謝的。

梟解語找了一天,帶著祭品,到李玄霸墳上上香。

不過她沒急著回去,只是想靜靜坐一會兒。

 

太陽逐漸西下,彷彿自己年少的青春已經走遠。

但是小色狼今天怎麼回事,在自己身邊走來走去,不能體會本郡主追悼逝去的青春年華的心情嗎?

 

「我…我是怕你著涼,站在上風處幫你遮風…」慘遭梟解語怒瞪的李淳風不好意思地解釋:「這地方風大,而且一下子吹北風,一下子吹西風…」

 

或許,這就是妳真正想要的日子吧?

有人在乎妳,守護妳,照顧妳…在妳堅強的表面之下。 

當然,那個人還要當妳最忠實的聽眾,不管妳說甚麼,他都愛聽。

 

「太陽要下山了,我們回去吧?」梟解語微笑著,挽著李淳風的手臂,就是男女朋友那種姿勢:「我有跟你說過嗎?」

「我爺爺最愛吃的,是我們家祖傳的『碎金飯』!」

「等一下我就做這道菜給你吃!」

 

厄?

我從來沒見過梟蠻子下廚欸?!

碎金飯?

應該是蛋炒飯,只是貴族們吃東西講就排頭,才叫做碎金飯。

但…梟蠻子的廚藝能行嗎?

還是畫一道無敵解毒神咒給自己貼上吧?

才剛從鬼門關回來,要懂得珍惜生命啊!

 

才畫完,就看到梟解語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

「我看出你在畫無敵解毒神咒了!」

 

慘了!!

被她發現了!

 

「好吧!你也幫我畫一道貼上。」梟解語竟然有點扭捏害羞:「這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作飯,我也沒把握會不會吃出人命來?」

 

(全文完)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969)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後記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完結倒數一] 75.奪魂八煞邪陣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