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31 06:00:00| 人氣72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63.吃過人肉就忘不了那個滋味

63.吃過人肉就忘不了那個滋味

可惡啊!這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想大聲罵髒話!

要是這副慘樣被梟蠻子看見,她一定又要破口大罵,罵說我是個沒用的茅山道士,所有的法術都不管用,只會召喚天兵天將?!

對啊!

我光急著想逃命,沒想到使用幻星術?

唉唷!

李淳風你真是活該,死有餘辜!

 

「哇哇哇!!!」被觸鬚甩在空中的李淳風用力閉上眼睛雙手憑著感覺迅速結印:「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來不及指派太多星宿了,在空中旋轉將要掉進沙漠冥蟲血盆大口的李淳風,恰好看到剛剛射箭救自己的左賢王,肥肥胖胖的身軀看起來像是:「室火豬!幻星附身!」

瞬間因為法術而颳起的龍捲風籠罩著施術者李淳風,雖然掉進了沙漠冥蟲的血盆大口,但是強風颳得沙漠冥蟲嘴巴合不上,似乎法術形成的這個龍捲風對它來說像是人們吃到了非常燙的食物,只能張嘴猛哈氣,最後像是嘔吐般地把他吐出來。

 

此時被室火豬附身的左賢王,不知從甚麼地方,可能是某個奴隸手上抄了一把九尺釘耙,英勇地一個人對陣沙漠冥蟲。只見他左衝右突,左邊一耙右邊又一耙,雖然傷不了它,卻搞得它處處撲空,狂躁不堪。

趁這空檔李淳風趕快把梟解語抱得遠遠的。

幾個大膽的突厥士兵,也跑過來將還沒被吃掉的喪屍拖走。

才剛安頓好梟解語,回頭再看,室火豬跟沙漠冥蟲的大戰已經接近尾聲,兩邊誰都傷不了誰。沙漠冥蟲似乎天性知道,突出地面越久危險越大,迅速地縮回地底下,躲著不出來了。室火豬則是帶著釘耙走回李淳風旁邊等候差遣,突厥士兵們見到自家的左賢王竟然隻身一人大戰傳說中的魔物沙漠冥蟲,紛紛跪拜在地上膜拜不止。

 

「我們從小就都知道,沙漠冥蟲的嘴巴叫做地獄之門,但真的從來沒想過…」左賢王退駕之後,一時還不知道自己剛才非常英勇地擊退了怪物,只是氣喘吁吁捧著自己的胸口感嘆地說:「應該說是想像不到,竟然有沙漠冥蟲可以長到這麼大!」

 

也是啊,在絲路上行走的商旅都知道,或多或少也曾經看見過沙漠冥蟲。也有人叫做沙漠之蟲,雖然是一種稀少的毒物,但是個頭都不會很大,最大的頂多就是跟條蛇差不多…所以就算它的嘴巴俗稱是地獄之門,也不會有人聯想到,龍玦真的就在一條嘴巴直徑有十幾丈的巨大沙漠冥蟲的巢穴中!

 

這個沙漠冥蟲所在的火山口太危險了,趙德言指揮奴隸們跟士兵們緩緩撤退,在這座山的半山腰地方砍樹紮營。營地的四周用繩子在樹幹上繞了兩圈,並且綁上鈴鐺,這樣子如果有人半夜再度被沙漠冥蟲給迷惑,變成喪屍的話,撞到繩子就會有警報。

 

****

 

「大王,聽說遙遠的西方有一群非常勇猛的海盜,在這群海盜之中,最強壯最勇敢的那一個勇士被稱為『狂戰士』」一群突厥士兵圍著左賢王奉承:「據說『狂戰士』每次上戰場,都能以一擋百,擊潰敵軍…但是很神奇的是,事後『狂戰士』根本記不得自己在戰場上神勇的戰績。」

 

馬上另外一個士兵接著說:「所以大王您忘記了今天下午隻身一個人擊退可怕的沙漠冥蟲,應該也是跟狂戰士一樣的情況吧?」

還沒等到左賢王稱是,底下的士兵點頭的點頭,有些嘴上不停說「一定是這樣」,更有些直接膜拜起來。

 

雖然左賢王並不清楚下午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是從士兵們還有趙德言口中斷斷續續還是可以拼湊出自己拿著九尺釘耙救出了李淳風、梟解語、以及那些變成喪屍的士兵們。雖然九尺釘耙這個兵器不怎麼稱頭,應該說很不帥氣,但是戰神形象已經深深烙印在士兵們的心中,這點左賢王還是非常沾沾自喜的。

 

在給梟解語下了辟邪,除魔,驅蟲等等符咒之後,她終於睜開眼睛醒過來。醒過來的梟解語聽說了左賢王發生「狂戰士效應」,也聽說了下午的事情,卻怎麼想也想不出來自己下午做了甚麼?

 

按道理說,本姑娘可是這些人之中武功最高的一個,如果左賢王變成了「狂戰士」,那本姑娘應該是變成古希臘的「戰神雅典娜」吧?

她問了一下李淳風,得到支吾其詞,根本不算答案的答案,問得他藉口要調製明天要用的符咒水急急忙忙逃走。最後她決定逼問那些奴隸們,很快地,奴隸們架不住心理的壓力,一五一十說了…

簡言之,她下午根本就是個「豬隊友」!

別人在拼命跟沙漠冥蟲廝殺的時候,從頭到尾她只是在傻笑,像個村姑不停地摘著不存在的空氣花,沒幫上忙也就罷了,竟然還差點害死李淳風…簡直丟人丟到家了。

 

可惡!可惡!可惡!

梟解語妳實在…

氣死人了!

緊要關頭不是昏倒就是裝白癡傻笑,現在哪兒還有臉去見人?

雖然說身為郡主,就算掉進糞坑也要若無其事爬起來,裝做甚麼都沒發生…

但是我梟解語現在還有另外一個身分,就是未來中原的武林至尊啊!

今天耍這個白癡,大家一定都會在背後對我指指點點的,想到這裡我真的不想活了啦!

 

該死的怪蟲,等明天天亮我就去山谷裏面等你,非得要把你碎屍萬段不可…

得罪別人是小事,得罪本郡主也是小事,但是害本郡主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就得死一百次!

不,死了還不算,我還要吃你的肉才甘心!!

 

「妳要吃誰的肉啊?梟蠻子妳不要這麼嚇人好不好…」幫大家調製符咒水的李淳風,工作到了一個段落放心不下又趕快過來看看,正巧碰上她在賭咒,連忙問:「幸好避邪驅魔的符咒有效,妳現在是不是覺得好多了?」。

 

「唉唷!好痛!」

 

一肚子氣正沒處發,小色狼來的正好!

捶了他一拳之後,梟解語妖媚地笑著:「明天!你給本郡主想個辦法,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處決那條噁心的沙漠冥蟲…最好要弄得風風光光…」

她伸手理了理他的頭髮:「你一定有辦法的,對吧?」

 

蛤?

要辦一場「殺蟲Party?」

略帶為難的神色,李淳風一時也不敢隨便答應,沉吟不語。

倒不是不能做,只是要如何把沙漠冥蟲引誘出來可能是個難題…經過今天這一場混戰之後,會不會它起了警覺心,沒有那麼容易就衝出來呢?

還有,那麼大一條蟲,得砍多少刀才會死啊?

 

「小色狼,我知道你把事情想複雜了。」

「我呢,就是想要雪恥復仇,把那傢伙碎屍萬段。」

「但是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龍玦就在那條噁心的蟲的屁股下面,如今除了我手上的九曲龍尾,沒有其他兵器可以傷害得了它,不是嗎?」

 

「是這樣子沒錯…」

「第三道謎語『成千上萬死人骷髏堆積出地獄之門』,指的應該就是這條沙漠冥蟲的巢穴。」李淳風換了一個姿勢坐下:「我剛才跟左賢王、趙德言問過了關於沙漠冥蟲的事情…」他在沙土上用樹枝大致上畫出了一條左賢王講的普通沙漠冥蟲的形狀:「據說沙漠冥蟲在地面上這張大嘴還只是身體的一小部分,以這張嘴的尺寸,這條蟲在地底下的身體的內臟、腸子部分可能綿延幾百丈遠呢!」

「所以,困難的是要如何把這條蟲徹底殺死…這麼說吧,可能連地底下的部分都要切了,否則會像蚯蚓那樣,切兩段就變成兩條…這樣後果會更嚴重。」

 

頓了一下,看到梟解語眼睛巴眨巴眨亮晶晶的,知道她這是在撒嬌求他,對於一個郡主來說,這已經是傲嬌的極限了,如果自己再不答應,馬上就會面對一陣狂風暴雨。

總之,敬酒不吃吃罰酒,最終還是會被押著按照她的心願去執行。

 

「哈哈!這有甚麼難的!你不會是擔心本郡主功夫不到家吧?」

 

「嗯嗯,不是…」李淳風有點黯然地搖搖頭:「可能這會需要吸掉妳身體裡面一半的血液才能真的殺死那條巨大的蟲…我擔心妳會就這樣昏迷不醒…。」

 

即使高高在上如郡主,聽到庶民擔心自己的身體,就如同皇上聽到大臣擔心龍體健康那樣,應該也是要稍微感動一下子的吧?

她眼波流轉,知道自己眼睛裡面噙了一些淚水,不過她不覺得需要在小色狼面前掩飾,聽說他下午拚死救下郡主,對於騎士的忠心,郡主有必要用真誠來獎賞。

靜靜地看著騎士的臉龐,就是一種獎賞了。

 

「還有,至於妳剛剛說要吃那條蟲的肉,這個我不反對喔!」

「聽說沙漠冥蟲的肉非常營養,整條都是膠原蛋白,是滋補養顏的絕品呢!」像是負責推銷沙漠冥蟲香腸的推銷員那樣的口吻,他眼睛發亮繼續說:「左賢王說,漢人的燕窩,高麗人的人蔘,南洋進貢的龍涎香,都比不上吃一口沙漠冥蟲的肉,喝一口沙漠冥蟲的湯呢!」

 

吼!

這天真的小色狼真是白癡到家了,難道不懂女人說「我恨不得吃他的肉」、「殺千刀的」是甚麼意思嗎?

一定要用數學的思考方式,拿沙漠冥蟲噁心屍體的肉來給本郡主吃才算完成任務嗎?

 

這是常識好嗎?

那條蟲本郡主雖然沒見過,但是會被叫做「蟲」的生物就不能吃!!

即使貧窮飢餓的庶民,也該知道這個基本道理吧?

吃蟲不就等於是吃掉自己的尊嚴,吃掉自己的臉面嗎?

 

收到了梟解語傳來的厭世眼神,李淳風的理解是:「就算是被稱為『蟲』,只要能美容養顏,哪怕只能留住一分鐘青春也好的食物,本郡主賭上了性命也要吃!這還需要你說,煮好了端上來便是!」

美麗的誤會,一切盡在不言中。

 

******

 

隔天清早,清點過人數、馬匹一個不少。顯然沙漠冥蟲誘拐動物的法術,使用辟邪、驅魔之類的符咒就可以化解。如此一來士兵們總算是有了底氣,李淳風也請了奴隸們幫忙砍樹,在谷底臨時搭了一個半丈高的台子,要讓梟解語風風光光地用九曲龍尾解決掉沙漠冥蟲。

 

大家眼巴巴看著草坪上悠然自得吃著剛剛長出來的嫩草的幾隻肥羊,等了一個上午,沙漠冥蟲似乎早就知道有陷阱在等著它,硬是忍住食慾,放著上頭這些肥羊不理會,躲在地底下不肯出來。中午時分,左賢王覺得熱又覺得悶,領了一批突厥士兵離開火山口說要下山到溪邊涼快順便喝酒,留下趙德言帶著一部份突厥士兵還有奴隸當觀眾就走了。

 

梟解語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要奴隸們用樹枝樹葉編了遮陽的大扇子,坐在台子下一邊乘涼一邊搧風。「小色狼,聽說吃了人的老虎,會愛上人肉的味道,從此更加想吃人…」她本無聊得發慌,此刻像是想到甚麼關鍵那樣突然眼睛一亮:「所以,這條沙漠冥蟲會不會也是一樣,吃過人之後喜歡上吃人,而不喜歡吃肥羊呢?」

 

這是妳自己想像的吧?

就說沙漠冥蟲已經有了警覺性,現在要誘騙它出來沒那麼容易,難道真的人肉對沙漠冥蟲來說比較有吸引力嗎?

「喔!…可能現在天氣熱,等下午我再跟左賢王多要幾頭羊,看能不能引誘它出現?我們不好用活人去當誘餌的,那樣太殘忍了。」不經意地回答著,突然間李淳風感覺到了一絲絲震動,又似乎不是震動,是人馬雜沓的聲音:「好像…好像有動靜,你們有聽到嗎?」

 

「噓…!我聽到了!」梟解語緩緩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衣服,走到台子上面靜靜看著草坪的中央:「出來吧!本姑娘知道你已經餓了,不過是一條無腦的沙漠冥蟲,偏就不信你能鬥得過本姑娘!」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722)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64.現成的活人誘餌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62.「沙漠冥蟲」的血盆大口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