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02-08 06:00:00| 人氣12,29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完結倒數二] 74.爛好人就該被修理才會學乖

74.爛好人就該被修理才會學乖

作者: 冷擎

 

「該死!龍玦的法力竟然被人奪走!」帶著突厥大軍圍困太原的趙德言,也同樣看到了紫微星,憤恨不已的他,根本就已經喪失理智。

 

唔…一陣劇烈,痛徹心扉的疼痛,從被三尾蝎剪斷的右手幻肢傳來,痛到他不得不躺下,用力抱著傷口。

 

「來人,給我烈酒!」

他痛苦地呻吟著,想藉酒精來麻痺自己,麻痺這要命的痛楚。

 

可惡!

這一切不都是因為那可惡的梟解語,處處暗地裏阻撓我,不停地在李淳風面前說我壞話,才會導致李淳風拿到龍玦之後,將龍玦交給李淵!

 

不是…是…就是該死的梟解語,迷惑了什缽苾,把他帶進關內…否則我早就追上他,把龍玦搶回來了!

 

突然間,他耳邊響起了師兄至元道長的呼喊:「師弟,龍角金刀會無限放大一個人的慾望!你快點清醒過來,擁有天下無敵的法力一點也不值得!」

那時他在南坨山靜雲觀,把龍角金刀插入自己心臟,就差臨門一腳要征服龍角金刀的幻術的剎那,被假好心,愚昧至極的師兄出言干涉,才走火入魔。

 

師兄,你說的這些跟本就是放屁!

你是出於嫉妒,居心叵測,所以在我臨界時刻干擾我,壞我根基!

 

因為你不如我,不知道擁有天下能做什麼?

你的格局就是只能守著那座道觀,一輩子幫人畫符咒,調符水,幫小孩收驚,幫平民百姓祭解…

 

那不是我要的,我的聰明才智,是注定要成為天下雄主的!

 

「啊!!!!」深夜裏他的狂嘯有如狼嚎。

「所有人都可恨!所有人都該死!」

「啊!!!!」

 

對!龍玦是我找到的。

龍玦屬於我!

明天就發動大軍攻城,踏破太原把龍玦搶回來!

 

****

 

連續三日,突厥大軍放棄了騎馬,架上梯子進攻太原城。

不騎馬的突厥兵,頓時戰力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死傷慘重之下,仍然無法動太原城一絲一毫!

 

這下子連突厥人也不幹了,幾個突厥將領開始躁動,對他們來說,入關就是要搶奴隸,搶糧草,搶金銀財寶,可沒有人說是要拼命的。

如今趙德言發了瘋似地亂攻亂打,就算腦子進水了,也沒有人願意繼續跟著他。

 

「如今李淵已經擁有了龍玦的法力…繼續在這邊發洩情緒死磕下去,只怕死得更快…」眼看這樣下去,太原城沒打下來,自己就要眾叛親離,死無葬身之地,趙德言心生一計!

 

「凡是神龍的信物,龍玦也好,九曲龍尾也好,龍角金刀也罷,彼此無法用神龍的法術互相攻擊對方。」他思忖著:「如今龍玦已經歸李淵所有,看這星象,神龍取得了完美無瑕的靈魂…而九曲龍尾似乎只認定梟丫頭,其他人想碰都不可能…」

 

「那麼…也就只有龍角金刀可以下手了!」

 

我也曾經是龍角金刀的主人,如果得到這個神龍秘寶,我至少可以稱霸一方,也不枉我十幾二十年來付出這麼慘痛的心血與代價了!

 

但是,要如何能拿到龍角金刀呢?

 

嘿嘿嘿!哈哈哈!

李淳風這小子,那個要命的善良,就是最好的突破口啊!

 

他連夜寫了一封書信,一箭射進太原城內。

接著,對突厥大軍發布命令,既然大家都想要金銀財寶,那麼從明天開始,任由燒殺擄掠,誰搶到甚麼就是誰的!

 

趙德言冷笑看著歡聲雷動的突厥大軍,很快我就要自己當突厥可汗了,現在讓你們幫我搜刮金銀財寶吧!!

 

****

 

案頭上擺著趙德言送來的箭書,李淳風看了快十遍,心裡面猶豫萬分。

信中趙德言說,他現在面臨軍心不穩,隨時有可能被殺的情況,希望李淳風能擔任密使的工作,幫他牽頭唐國公李淵,他想要投降。

 

師叔只是因為一時貪念,所以違背了祖師教訓,如今斷了右手已經是殘疾之人,加上龍玦已經歸唐國公所有,自己也死了搶奪龍玦這條心。

他說他每當深夜人靜的時候,心裡面後悔萬分,但是又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來幫忙。

信中,趙德言懇請李淳風,看在鬼谷門派的份上,務必要救師叔一命。

 

這事情按理說要找梟蠻子討論的,可是書信中說了,不要讓閒雜人等知道,否則消息傳回突厥軍中,師叔有可能還沒來得及反水,就被喀嚓一聲砍了腦袋。

 

再說了,梟蠻子最近很奇怪。

對自己愛理不理的,有些時候連吃飯都不肯一起吃,要嘛就是自己弄一份在房裏面吃,要嘛就是提早吃…

總之,就像是私下搞甚麼陰謀詭計那樣。

 

而且,梟蠻子的神色也很怪,陰晴不定的…會不會是因為被九曲龍尾附身過久,產生了副作用呢?

 

也不是自己多心,她最近的眼神,看起來就是跟我有仇…是不是怪我即使找到龍玦了,也沒幫她把九曲龍尾拿下來?

 

對了!…關於九曲龍尾的事情,自己知道的也不多,不如跟師叔當面談談,看能怎樣幫梟蠻子把九曲龍尾拿下來??

 

所以,去找師叔,說不定可以救梟蠻子性命!

 

「劉大人,你看我師叔這降書…我想去找我師叔談談,順便問他怎樣幫梟蠻子把九曲龍尾拿下來,你認為如何?」雖然心中已經是萬分想赴約,他還是希望有人能推他一把。

 

「呣…」劉文靜研判之後認為:「以當前的情況,趙德言所言不假。而且他不會,也沒有必要傷害你。」

「如果策反趙德言成功,那麼,突厥大軍就會退兵.到時候懸在太原城所有軍民百姓頭上那把刀就會消失。唐國公也會被皇上放出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依我之見,不妨按照信中的時間地點赴約看看?畢竟趙德言的來信寫明了時間地點,他如果是想使詐,難道不怕被太原守軍提前埋伏抓起來嗎?」

商議既定,是夜,劉文靜就派人從城頭上用繩子把李淳風垂降下去。

 

摸黑走了一小段路,果然師叔按照信中所說,已經在城外的五里亭邊等候。

 

「師叔,劉大人還在城頭上等我們,是否我們現在趁著還有月光,你趕快跟我走?」看了看左右,李淳風不安地催促:「畢竟我們都身在險境。」

 

「師侄別急,剛剛師叔我趕著出來,忘了把突厥大軍的部署陣圖帶上,不如我們趕回軍營裏面拿,有了這個陣圖,也才能顯示師叔我投降的誠意。」趙德言神色和藹地說:「要不你先隨我來?」

 

「嗯!那我們趕快去拿!」

看師叔這神情,並不是說謊,而且投誠一般都還是要帶著「投名狀」。

 

投名狀是江湖行話,就是說,如果你要入夥一群山賊,但山賊又不傻,怎麼知道你真的想入夥還是假的想臥底呢?

這時候,你就得交一個投名狀,例如:殺個官差拿人頭上山給山賊看.或者幹一件敵人陣營咬牙切齒,非殺你不可的事情也行。

陣圖部署是兩軍交戰最機密的事情,拿這寶貝當投名狀,皇上與唐國公必定會饒師叔一死。

 

接近突厥軍營了,趙德言突然示意往路邊草叢蹲下來躲一下。

原來是有一小隊的突厥士兵正往這邊巡邏,李淳風神情緊張地盯著前面越來越靠近的士兵們…

 

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

 

城頭上的劉文靜,等到了天亮都還沒看到李淳風回來,知道出事了,連忙急奔鷹揚府找二郎商量。二郎一聽大驚失色,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劉大人你跟鬼谷子兩個人商量之後就自己做了呢?

 

劉文靜其實是有點委屈,這事情就是沒辦法先跟二郎你商量啊!

 

本來他打的主意就是,沒出事勸降了趙德言,那麼太原城解圍,唐國公就可以出獄了。如果事情壞了,就自己一個人扛,畢竟唐國公仍在監獄裡面,哪能讓二郎主子來扛責任呢?

所以,他也是燜不吭聲,任由二郎數落。

 

縣衙這邊一大早就走漏了消息,跟著劉文靜在城頭上準備接應李淳風的官差們,早飯的時候就議論起來。什缽苾正吃著早餐,聽官差們說李淳風可能被突厥兵抓走了,越想越不對勁:「欸?好像昨天晚上到現在都沒看到風哥?」

 

他囫圇吞塞滿了一嘴饅頭燒餅,隨便喝口水,趕忙回到官舍,果然李淳風不在,而案頭上擺著的正是趙德言那封降書。

 

完蛋了?!風哥這下會不會被殺死呢?

 

「解語!大事不好了!」什缽苾用力拍打梟解語的房門,平日他是不敢這樣幹的,可是此時真的想不出別的辦法:「風哥被趙德言抓走了!」

「妳快來看!」

 

「幹什麼大驚小怪的?」梟解語拉開房門:「誰被誰抓走了?」

 

「唉唷!我說不清楚啦,這封信妳自己看!」什缽苾把趙德言的降書遞給梟解語:「剛剛吃早飯的時候,負責接應風哥的幾個官差都說,風哥有去無回,看來是被突厥大軍抓走了!」

 

甚麼?有這種事?

 

「風哥昨天本來也想找妳討論這件事情,可是最近妳怪怪的,對他愛理不理,有時候眼神又像是仇人…所以,他才會自己一個人跑去…」

 

甚麼眼神像仇人?

甚麼愛理不理?

我真的很亂很煩!!

看到小色狼我心臟就會狂跳…

唉!這種事情跟你們男生說不清的啦!

 

「怎麼才幾天不理會小色狼,就給我出亂子呢?」

「給我看!」她搶過降書,還沒看完就氣得破口大罵:「小色狼這爛好人,白癡到家了!」

「就叫他要小心趙德言這個人!他偏不信!」

 

吼!不是就說,突厥人根本打不下太原城,大家待在城中半個月他們就會退兵了,小色狼你逞甚麼英雄呢?

 

唔…郡主還是得要有郡主的器量。

生氣歸生氣,得在局勢惡化之前快刀斬亂麻!

 

「你去帶齊人馬!」她馬上一把扯住什缽苾的領子,轉身就走,邊走邊吩咐:「順便叫上我的『梟家軍』,我們先出城,再看準時機救人!」

什缽苾一溜煙跑了,梟解語才剛出縣衙.就遇到二郎,劉文靜一行人領著大隊人馬,也說要去救人。

 

「不好了!」一群渾身是血的官差急忙奔跑過來:「突厥大軍又開始攻打東門了!」

「這次他們不知道哪來學來的妖法?」兩個抬著擔架的官差驚慌失措叫道:「扔了很多火球到城頭上,很多弟兄都被燒傷了!」

話都還沒說完,另一個弟兄急著叫道:「不只是火球,也有冰雹,更是有閃電打雷,都快把城門劈開了!」

「大將軍,怎麼辦?」

 

「不如這樣吧?」二郎鎮定吩咐道:「臨時也沒有好的計策,我們簡單粗暴一點.來個聲東擊西。」

「劉大人跟我帶領鷹揚府的精銳玄甲軍先去東門頂住。」

「芙蓉子仙長妳就帶人從西門出城,趁亂摸進突厥大營.看能否找到鬼谷子,把他救出來?」

也沒等梟解語回話,畢竟事態緊急,必須當機立斷!

二郎登高一呼:「突厥人來得正好,趙德言這樣強攻,應該只是強弩之末,大家聽我號令!我們拚死守住東門,敵人打不下來就會退兵了!!」

 

 

也沒有辦法了,更何況東門已經快頂不住!

梟解語拱手稱諾,往西門跑去。

 

跑著跑著,心裡面開始出現了大大的問號?

咦?!

趙德言是懂法術沒錯,但是法力很弱,僅足以自保,如今怎麼突然有這麼大的法力,可以把火球,冰雹,閃電使得威力十足?

看那些受傷陣亡的官差,士兵,傷勢很像遭到小色狼變成魔導士的時候的法術攻擊啊?!

 

不好了,會不會是趙德言奪走了龍角金刀?

強迫把龍角金刀拔出來,不是會跟強迫把九曲龍尾拔走一樣,死於非命嗎?!

 

來到西門,什缽苾與趙六等人已經在那邊等著了。

臨時也來不急叫上太多人馬,什缽苾只能帶著自己的十來個護衛,加上趙六等二三十個「梟家軍」。

救人要緊,人多反而容易被發現。一聲令下,西城門開了一條縫,一行人迅速鑽了出來,繞遠路回頭往突厥大營的側面前進。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