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2-28 06:00:00| 人氣73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62.「沙漠冥蟲」的血盆大口

62.「沙漠冥蟲」的血盆大口

作者: 冷擎

「李大人,梟姑娘,賢王請你們移駕過去一下!」一個傳令兵推開周圍的人,拱手對李淳風與梟解語傳達左賢王的命令。

拍拍身上的雜草,李淳風站起來跟著傳令兵。傳令兵逕直走向懸崖邊,就在邊邊上突然轉彎,繞過一面看似人工胡亂堆砌的石牆,眼前出現一墩通往懸崖下方平坦谷地的小土坡。因為懸崖也不算高,小土坡並沒有很陡,左賢王,趙德言還有一大群突厥士兵都手握兵刃,在小土坡下方的的草地上一言不發地等著,乍看之下有一種大戰即將爆發的氣勢。

 

走下土坡的時候,李淳風環視了四周,這很明顯是一個古老的火山口地形,而土坡下方這一片開闊的青草地就是火山口了。這種火山口地形在龍城附近,乃至於綿延百里的範圍內是很常見的,有些火山口聚積了雨水變成湖泊,也有些火山口經年累月之後堆積了泥土,變成了草地…其實龍城的所在地,本身似乎也是一個超大型的古老火山口,算是這附近最大的一個。

 

眼前這一個火山口,應該就是堆積泥土而成的草地。開闊的青草地上沒有樹木,青草看起來像是剛剛被修剪過,綠油油的,非常像學校操場,或者是公園,不像懸崖上面雜草叢生亂七八糟的。似乎這邊住著一個隱居的老園丁,每天都認真養護這一片大草坪。

 

「李大人,你也幫忙想想看,這邊是我們剛才發現的,逃跑的奴隸李四的草鞋…」趙德言指著地上的草鞋:「已經請奴隸們來指認過,沒有錯,是李四的。」他皺眉嚴肅地說著,說完又走向另一處士兵聚集的地方,指著地上入鞘的馬刀:「這柄馬刀是昨晚失蹤的士兵的佩刀,刀鞘上面刻著名字…」

「至少,失蹤的李四與士兵是來過這裡的…如果就地上掉落的這些東西來推斷。」

 

李淳風跟梟解語都蹲下來,細細端詳遺落在地上的這把刀,看起來像是掛在馬背上,行走之間掉下來的,只是出於不知名的原因,掉下來的時候主人沒發覺,或者也有可能有發覺但是有更重要的事情,令他來不及撿。

 

「這個山谷看起來沒甚麼異狀,士兵們剛剛繞著四周山壁走過,也沒有看到任何出口…依我所見,這應該也是一個古老的火山口…」

「但是怪就怪在李四這些消失的人,東西遺落在這邊,人卻不見蹤影?」趙德言手上緊緊握著刀,試圖掩飾內心的不安:「李大人,是否有甚麼妖法邪術,可以殺人於無形?或者屍骨無存地謀害一個人呢?」

 

「殺人於無形的邪法是有的,但是沒有法術可以讓屍體消失。」李淳風搖搖頭:「如果用壓勝之術,就是把一個人的生辰八字還有頭髮指甲放進稻草人,施法扎他的心口,這樣咒死一個人,屍體也不會憑空不見。」

「再說了,這火山口四面都是封閉的,也是有可能李四走到這邊發現沒有路,急急忙忙回頭離開了這裡…所以也不能斷定說,人就是死在這邊…」

「喔!不好意思說太快了,是消失在這邊,現在說死掉太武斷了。」這幾天梟解語沒刮他鬍子,所以李淳風這是捋著短短的鬍鬚沉穩地說出自己的看法。

 

「哈!小色狼你看!這草地上開滿了五顏六色的小花!好美好漂亮啊!」站在一旁的梟解語本來是凝神思考著憑空消失的人去了哪裡的這個問題,一轉頭不經意看到,綠油油的草地上開著紅色、白色、紫色、綠色、橘紅色、粉紅色…甚至藍色的小花,迎著微風招展,美不勝收。

 

這麼美麗的花叢,當然要盡情在裡面奔跑啊!

 

一溜煙,梟解語已經跑到了草地中間,高興地手舞足蹈,歡呼起來。

 

不只是梟解語,本來拿著刀全神貫注的突厥士兵們,也有幾個匡噹一聲放下了手上的兵器,拖著腳步緩慢離開隊伍,向草坪中間走過去。走著走著,本來是兩腳直立行走,漸漸地上身彎曲到接近地面,變成了兩手兩腳,但是膝蓋不著地的走路姿勢…

從翻白的雙眼以及不停流著口水的樣子判斷,這些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變成了喪屍!

 

「大家小心!」

「所有人結陣!用手互相勾住對方!」左賢王突然大叫:「這裡有妖術!」

突厥士兵紛紛取下了背上的小圓盾,手勾著手一排一排站著。但仍陸續有變成喪屍的士兵脫離隊伍往草坪中央爬行,看起來噁心又詭異。

「妖怪要出來了,脫離隊伍就會死!」

「結陣!不要脫離隊伍!」

 

糟糕!

「梟蠻子,妳快回來!」

這些變成喪屍的士兵,還有梟蠻子,是不是早上沒有喝到符咒水,所以受到龍玦法術的影響了呢?

「那邊並沒有甚麼五顏六色的小花,那是幻覺,妳快點回來!」吼了幾聲,梟解語像是聾了,仍然自顧自地在草坪中做出採集小花的動作,可是她明明在採空氣,只是她中了幻覺法術,還以為自己正在蒐集美麗的小花呢!

 

不行,這樣下去梟蠻子有危險,會變成喪屍!

 

李淳風邁開大步,想要跑上前去把梟解語拖回來,沒想到趙德言突然平伸左手擋在他的胸前,硬是把他擋了下來。李淳風對趙德言這個不明究裡的舉動有點生氣,轉頭對他怒目而視,但趙德言卻像是大敵當前的神色,沒有理會李淳風無聲的抗議,一言不發凝視著大草坪。

 

轟隆,轟隆,地面開始劇烈震動。

「危險!有地震!!」

就在此時,山谷發生了地震,地面搖搖晃晃所有人都站不穩。

「撐著!我們是突厥的勇士,就算有妖魔鬼怪我們也不怕!」左賢王不愧是突厥第一勇士,在這個眼看要天崩地裂的時刻,仍然全力穩住軍心:「結陣,誰後退我砍了他!」。

 

「轟-!轟隆!轟-!」

草坪中央的地面瞬間像是泥土沸騰了起來那樣,砂石滾滾,詭異的是已經走到草坪中央的喪屍卻渾然不覺,像是被剝奪了五感,既沒有聽覺也沒有嗅覺,更無法感受到地面的震動,只是停下來做著怪異的動作,有些還抬頭對著天空嗅聞著。

 

砂石沸騰到了極點的瞬間,一條巨大的海葵從地底下突然衝天噴出,將草坪中央的幾個喪屍吞進血盆大口。而海葵那張鮮血色的,看起來直徑至少有十幾丈以上大嘴周圍的觸鬚還不停地向外亂抓亂捲,碰到任何東西不管活的死的立刻就扔進看起來像是絞肉機的嘴裡,被利如刀刃的牙齒嚼得稀爛。

士兵的血水從海葵的嘴裡像是火山噴發那樣噴向天空…即使嗜血野蠻的突厥勇士們也有那麼一瞬間轉頭過去不敢直視。

 

「那是…那是…沒錯,是『沙漠冥蟲』!」

向來沉著的趙德言看似也受到嚴重驚嚇,喃喃叫著「沙漠冥蟲」同時不自主地後退。

左賢王在剛剛的地震時沒站穩,跌坐在地上,此時也嚇得魂不附體,抽筋似地顫抖指著幾十丈遠巨大的沙漠冥蟲,用盡了全身力氣才吐出一句話:「原來…原來…地獄之門指的是這怪物的大嘴!」

在這瞬間,小時候的記憶像是跑馬燈般流過他的腦海,沒錯,古老的傳說,流傳在沙漠民族之間的說法,所謂的地獄之門,就是「沙漠冥蟲」的嘴…

古老的傳說,穿越過沙漠冥蟲的血盆大口,就可以到達地獄!

 

沙漠冥蟲似乎沒有眼睛,仔細看身體並不是海葵那種軟體動物,而是有著能反光的鱗片,只是血棕色加上黏著泥巴,所以一開始看的時候還以為表皮是蚯蚓的那種外皮。

 

「喂!快逃啊!梟蠻子,妳醒醒!」

沙漠冥蟲亂掃的觸鬚已經將最接近它的喪屍都捲起來扔進嘴裡了,但這似乎不能滿足它的食慾,因為周圍還有喪屍在亂爬,而中了幻術的梟解語也還在草地上高興地採著小花。

突然間向上伸長之後,沙漠冥蟲的大嘴直接向下對準地面上的喪屍,像是吃人的大蛇那樣嚼食著草坪上飼料一般不知道逃走也不知道大難臨頭的喪屍。

 

不行!這樣下去梟蠻子會被吃掉的!

 

混亂之中趙德言不自主地後退,給了李淳風掙脫的機會,對,就是這時候!

李淳風啊,用你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跑吧!

 

「啊…!!哇…!!」

實在太害怕了,他用盡全力大叫。

前方不遠,沙漠冥蟲對準了梟解語,急速飛撲下來!

 

 

「危險!!」

撒開兩腿向前狂奔的李淳風,千鈞一髮之際用力撲在正在愉快地採集小花小草的梟解語身上,抱著梟解語滾到了火山口邊,重重地撞在山壁上…當然是李淳風當靠墊撞上去!

好痛!骨頭都散架了!

應該有一兩個內臟破裂了吧?

剛才劇烈撞擊下眼冒金星的李淳風像是被火車撞到,整個人都散架了,大腦根本不知道手跟腳在哪裡?

 

沒吃到人的沙漠冥蟲,很快地又發現了山壁旁邊的兩個人…高高伸直了軀幹,對著他們又飛撲下來。血盆大口裡面螺旋狀排列著鋼刀似地帶著血汙的尖牙,熏死人的惡臭令人窒息。

 

李淳風,快點!

你快醒醒,梟蠻子還有危險,你不能就這樣被沙漠冥蟲吃掉!

再說了,你不是承諾要拯救郡主,生生世世都要保護郡主的騎士嗎?

現在就玩完了不會有遺憾嗎?

你可以的,上次不是從漫天王手中救下了梟蠻子,這次你也可以的!

對,你可以的,快點站起來!

用力跑!不要回頭!

跑就對了!

 

只剩下潛意識意志力的李淳風,咬牙公主抱似的抄起了梟解語,用盡力氣連跑帶爬衝出了十幾丈,沙漠冥蟲撲在他剛才待過的石壁上一陣亂咬,然後又高高抬起像海葵那樣立起來。

再度落空的沙漠冥蟲似乎開始焦躁憤怒,先是吃掉了附近的一個喪屍,旋即用觸角亂掃。「唉唷!」才跑出十幾丈的李淳風突然間跌了一跤,向前撲倒在地上。正要爬起來繼續跑,一股巨大的力量拖住了他的腳。

「糟糕!」他猛然回頭看了一眼,超級倒楣的,沙漠冥蟲亂掃亂抓的觸鬚竟然就那麼巧地抓到了李淳風的腳踝!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放開梟解語,兩手十指本能地用力插入地面,抓住泥土企圖阻止沙漠冥蟲的拉扯。

 

慌亂之下的突厥士兵們,很快地從震驚狀態中恢復了過來,紛紛拿出弓箭,無序地對著沙漠冥蟲亂射。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突厥士兵的箭,即使在戰陣上混亂的局面中也是百發百中的。然而,射中沙漠冥蟲身體鱗片的箭雖然精準,卻無法射穿鱗片,甚至連刮傷鱗片都不能。至於對著血盆大口射出的箭則是被當作食物,連同砂土一併吞了下去。

 

「梟蠻子,妳快點醒過來逃跑,快一點!醒醒啊!」跌倒在地上的李淳風看著眼前仍然微笑做白日夢的梟解語,不停地大喊著:「快醒過來!非常危險啊!」

無奈的是,沙漠冥蟲發出的法術力量太強大,梟解語只是還沒有立刻變成喪屍,但卻沉浸在自己的夢中無法自拔,仍然可愛地微笑著… 

 

也好,就這麼看著她迷人的笑容離開世間吧!

不曾想過自己會死得壯烈,但曾經對滿天的星星祈求過,對這個刁蠻笑容的守護,祈求上天能賜與自己堅定的力量,在郡主的承諾面前不要退縮…。

哈!這一刻終於來了,好歹你也笑一下,不愧對梟解語的笑容,不是嗎?

 

「李大人,你撐著!」左賢王拉滿弓,一箭射中了沙漠冥蟲的觸鬚。雖然看似沒有傷到它分毫,可是這一箭讓沙漠冥蟲吃痛,鬆了一下下。

「快跑!」

還沒來得及站起來,沙漠冥蟲反應比李淳風更快,再度捲住了他的腳踝,又把他拉趴在地上。

死定了,根本逃不掉啊!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735)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63.吃過人肉就忘不了那個滋味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61.離奇消失的人,可能都變成了喪屍!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