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4 06:00:00| 人氣52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61.離奇消失的人,可能都變成了喪屍!

61.離奇消失的人,可能都變成了喪屍!

作者: 冷擎

「這事情很奇怪,妳看看,張三跟李四兩個人的包袱都還在這邊,如果說是預謀逃跑,那麼應該帶上自己的家當…」

「好,就算怕家當重,拖累自己跑不遠,那麼乾糧總是要帶著的吧?」

「可是,包袱裡面的乾糧也都還在…」

「妳說,他們真的是逃跑的嗎?還是我們這些人之中存在著連續殺人犯,把他們給殺了呢?」

 

「連續殺人犯?這有可能嗎?」瞪大眼睛吞了一口口水,梟解語理清了思緒:「我也是被抓到縣衙公堂上被審判過的,這個作案嘛,問的就是一個『動機』。」

「你看張三李四的包袱都還在這邊,丟掉的卻是左賢王的四匹馬…你說這動機是甚麼?」她吐了吐舌頭雙手一攤:「要說謀財害命我實在不能相信。」

 

「我也不知道,只能說這事情不單純…。」李淳風聳聳肩回答: 「不如我們先敦促左賢王出發吧?要處理等到了目的地再說。」

 

也是,事緩則圓,這事情太奇怪了…

李淳風請趙德言去跟左賢王講了幾句,雖然他還在氣頭上,但可能是趙德言講了甚麼中聽的話,終於還是勸動了左賢王,一群人開始徐徐往地獄之門所在之處前進。

趙德言顯然是最熱情,最想找到龍玦的一個人,帶著士兵監督著奴隸,硬是在荊棘雜草叢生的山上開路前進。

 

「梟蠻子,我發現一件事情有點奇怪…妳看旁邊的草叢裏面有馬匹的糞便…」

「看起來半乾半濕,很有可能是丟掉的那四匹馬其中一匹路過時遺留下來的…可是讓人想不通的事情在於,如果張三李四是帶著馬匹逃走的,為什麼好好的山路不走,反而是走這雜草叢生,完全沒有路的地方呢?」

由於山路崎嶇,無法騎馬,所有人都是步行,馬匹是由跟在最後面的奴隸們牽著的,所以李淳風懷疑草叢裏面的馬糞是有原因的。

 

「唉唷,你還在糾結那件事情啊?也有可能是這附近的野牛,野馬的便便,你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說真的,我早把這事情給忘了。」

「我想左賢王可能也把這事情暫時擱下了,所以等一下他沒提起最好我們就裝作沒事,萬一讓他想起來,那些奴隸可就慘了。」

 

「…神龍秘寶所在的地方,難免都會存在著影響萬物的法術…」

「如果說張三,李四連同馬匹是在深夜裡被龍玦所影響…或者說被龍玦召喚,因而自己走向龍玦所在的地方,妳覺得這樣子的假設有沒有道理?」

 

「完完全全沒有道理啦!」

那些數學好的人就是這樣,遇到一個問題解不開,就廢寢忘食跟那一道題拼命,拚到都有點神經質了,看到甚麼都會說跟那一題有關。

可是這跟常理不合啊:「小色狼,你想想看,如果龍玦具有召喚人過來的能力,那麼千百年來為什麼沒人找到龍玦?」

她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再說了,如果龍玦有召喚人的本事,為什麼不是召喚風后轉世的你?再不濟也應該是九曲龍尾的傳人本郡主啊?」

「但結果丟掉的是四匹馬兩個奴隸…我不是說奴隸的命不值錢,而是說,你的推理推歪了!」

「根本在亂推。」

 

 

「妳說的也有幾分道理,可是妳有沒有發現,龍城附近跟南坨山的森林有一個共同點?」雖然被反駁,李淳風還是滿腦子疑惑。

 

「甚麼共同點?」

這邊樹木生長的高度都正常,而且這邊的樹林也沒有出現扭曲可怕的惡靈形狀…

「唉唷!你自己去想啦,我想不出到有任何共同點啊?」

這個人就沒辦法好好欣賞山光水色嗎?

如果不是尋找龍玦,這龍城附近翠綠的山脈,蔚藍的天空,谷底清澈的溪水,真不愧是古匈奴人找到的風水寶地。

 

他沒理會梟解語的抱怨,仍然跟她討論著,又好像是自言自語在跟自己討論:「共同點就是,我們從逃到龍城那天晚上直到現在,除了蟲子之外…」

「飛禽走獸…應該說只要是夠大的動物,半隻都沒看到!」他憂心忡忡地看著前方,也就是龍玦所在的那個山頭:「正常情況下,就算動物再怎樣怕人,也還是會看到野兔、山豬、山羌、獐子,當然還有各種鳥類…但是我仔細回想,真的半隻也沒有。」

 

對耶!

小色狼這麼說到是提醒了我,最近幾天早上起來連一聲鳥叫都沒有,夜裡也沒有遠方的狼嚎蛙鳴…可是這邊的樹木都正常…

難不成哪邊還存在著一大群大螞蟻?把所有動物都吃光了?!

算了,先別去想,越想越可怕!

大螞蟻就大螞蟻,我梟解語還不是從螞蟻群中成功逃出來了?

別去搭理小色狼,淨是想一些可怕的事情,他愛傷腦筋讓他自己去傷腦筋吧!

她順手摘了一根長長的茅草胡亂揮動:「你自己去傷腦筋!這種自己嚇自己的話題就不要再繼續下去了吧。」

 

雖然從龍城的大祭壇上看,牧羊人手杖指出的山並不遠,可是實際上翻山越嶺才知道有相當長的距離,爬了一整天,終於來到了龍玦所在的山腳下,這邊正好是個溪谷,溪水不深,過了河之後天色已晚,只能停下來休息,等明天一早再上山。

 

因為連續兩天晚上走丟了奴隸與馬匹,趙德言建議左賢王,今天夜裡就把所有的奴隸彼此綁成一串,等明天早上再解開,這樣子就不會有人逃跑了。

雖然奴隸們不甘願,但這樣已經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張三李四要在這荒涼的野外牽著馬逃跑?

 

今天夜裡大家心情有點嚴肅,不同於早上出發時的興奮。夜裡大霧籠罩著營地,月亮被烏雲遮擋,也不知道是因為氣候的影響,還是人們直覺的第六感的關係,總是覺得有一種要發生事變前的忐忑不安,逼得人們莫名心神不寧的那種沉悶肅穆感。

 

****

 

大清早左賢王就派人來找李淳風。

見了面也不寒暄,劈頭就說:「大事不好!昨晚又發生逃亡事件了!」

「走丟了兩個士兵還有他們的馬匹…」又發生離奇的馬匹憑空消失事件,這次連突厥士兵也不見了:「如果說奴隸逃走也還算是有可能的,但是本王底下的士兵逃走,那是萬萬沒有可能!」

「呃!」煩惱到受不了的左賢王已經用馬奶酒當早餐,喝了不少,講話的時候還會打酒嗝。

 

連續三天夜裡都有人帶著馬匹消失…

之前在龍城的時候,消失的都是奴隸,可是當翻山越嶺來到埋藏龍玦的山腳下,卻發生突厥士兵帶著馬消失的事件。

聽左賢王信誓旦旦的語氣,這些士兵是不可能逃走的…想想也是,突厥士兵能逃去哪裡?漢人,粟特人,契丹人奴隸逃跑,只要跑回自己的國家部落就可以自由了,可是突厥人逃回自己部落,那不就被逮個正著,應該是會被以逃兵的罪名處死的。

所以,左賢王才會煩惱得一直喝酒,因為士兵不可能逃跑。

那麼只有一個原因:被不知名的力量帶走了!

 

「這樣吧,在還沒找出真正原因之前,我先畫幾道辟邪,驅蟲,除魔的符咒,調成符水每個人喝一碗,至少可以保護在場所有人的安全…」

「至於無緣無故消失的馬匹跟人,只能要求大家加緊戒備,以免再有甚麼閃失?」一時之間也想不出甚麼辦法?李淳風看著無助的左賢王:「是不是從王爺你開始喝符咒水呢?」

 

左賢王是留學過長安的,當然知道道家的符咒水有效,勉為其難點頭同意,命令底下人拿來水桶裝滿清水,讓李淳風把符咒燒化之後放到清水裡面調製。眼看龍玦就近在咫尺,深夜裡面卻陸續發生怪事,誰都會擔心說,是不是有妖怪在這附近吃人?今晚會不會輪到自己呢?

 

「梟姑娘…昨天夜裡王二也是要逃走的,但是因為我們所有人都被綁成一串,他想要拆掉繩子驚動了大家,我們合力抓住他,他才沒能逃跑成功。」

「但是很奇怪的是,整個過程中王二就像是中了邪,翻白眼不停流口水,叫都叫不醒,還張嘴想咬人!」奴隸們圍著梟解語悄悄說話。他們這幾條命之前是梟解語跟李淳風救下的,晚上也不敢熟睡,深怕再有人逃走其餘的人可能就要被活活打死…沒想到卻意外發現想逃走的王二似乎是變成了喪屍?

 

「你們說的是真的嗎?那王二現在人在哪裡?」事態的發展出乎意料之外,龍玦難道有能力讓幾個山頭之外的人都失去意識變成喪屍?「快帶我去看!」

 

奴隸們領著梟解語來到被五花大綁的王二面前,那個王二看到梟解語過來,眼神裡充滿了求饒,救命的神情,不停搖頭點頭,但是因為嘴巴被塞了抹布,四肢被牢牢捆住,只能一直發出「唔!唔!」的聲音。顯然是奴隸們怕這件事情被左賢王知道,不由分說真的殺掉幾個人洩憤,因此動用私刑將王二捆住。

 

「拿掉他嘴上的抹布!我聽聽看他要說甚麼?」

奴隸們被她這郡主氣場給震攝住了,雖然嘴上喃喃說著「拿掉抹布萬一他咬人怎麼辦?」但還是乖乖地解開抹布讓王二說話。

才拿掉抹布,王二就大叫冤枉,救命,顯然他是神智清醒的,並沒有兩眼翻白流口水想咬人啊?

王二耳朵沒被塞住,奴隸們的告狀早就聽得一清二楚,又大叫:「梟姑娘,梟菩薩,妳別聽他們亂說,昨天晚上我睡得很沉很香,還做夢夢見啃了一根大雞腿,沒想到醒來就被綁成這副樣子。」

「您是慈悲的菩薩,一定要救救我,我是被陷害的!」

 

站在一旁的趙六急著拉高嗓音反駁:「明明你昨天晚上變成了喪屍亂咬人,還說啃了一根香噴噴的大雞腿?」他拉開自己左手的袖子,高舉起來給梟解語看,明顯地手臂上有上下兩排牙齒印:「你這混蛋啃的是老子的手臂,這麼深的牙齒印就是證據,你怎麼賴也賴不掉!」

奴隸們又開始嘰嘰喳喳互相嚷嚷叫罵起來。

 

郡主判案不應該跟這些下人一般見識。

可事實擺在眼前,如果是附近有魔物半夜偷吃人,那麼並不會有王二變成喪屍想解開繩索逃跑的這種事情…魔物大可趁所有人熟睡之後吃掉落單的人或者馬匹…可是無緣無故消失的人與馬匹,似乎都是自己解開繩索自己離開的?!

 

所以,是有某種神祕的力量,在深夜裡面透過某種方式,把人跟動物直接變成喪屍?

然後喪屍自己解開繩索帶著馬匹往那個神祕力量走?

如果是這樣的話,小色狼一路上偶爾發現的馬糞,似乎就說得通了…?!

 

「好了,本姑娘明白了!你們就通通住嘴!」

「我看王二挺清醒的,但你們昨天晚上的經歷也不像是說謊…先把王二解開放下來!」越接近神龍秘寶就越會發生怪事,這個本姑娘在南坨山就經歷過了,沒什麼好怕的…

「你們都幹活去,聽到沒有?」

這些奴隸要是再亂,萬一因為害怕想全體逃跑,只怕會提早死在左賢王刀下…

她才離開幾步,想想還是自己當壞人…回頭惡狠狠地對奴隸們說:「先說清楚了,本姑娘可不是甚麼活菩薩,都知道我是神箭手吧?」

奴隸們點了點頭。

「你們最好不要出亂子,誰出亂子就算逃出幾里外,我照樣砍了他的頭!」

奴隸們看她拉下臉來,嚇得馬上止住了互罵,全部都像機器人一樣轉頭回去收拾包袱洗刷馬匹,半句話也不敢吭一聲。

 

這邊李淳風已經燒化了符水,正站在桶子邊,看著突厥士兵一個接一個排隊喝符水。梟解語湊上來,附耳悄悄把剛才奴隸們的事情長話短說講了明白。

聽完梟解語的說法,李淳風神色沉重低頭嘆了一口氣:「妳說的沒錯,神龍秘寶附近肯定會發生怪事…事到如今,最好還是趕快上山找到龍玦,否則不論是否有魔物躲在附近偷吃人,還是用某種邪術造成人變成喪屍,以我們目前的能力都解決不了。」

 

「嗯!沒錯!」

「不能停在這邊,趕快找到龍玦才能停止這一切…」

「就像找到龍角金刀,南坨山就恢復正常那樣,才是徹底的解決方法!」抿著嘴,梟解語堅定地說。

 

趙德言又再度成功說服了左賢王,部隊繼續開拔前進,畢竟爬上這座山,就可以到達龍玦所在的地方,與其在這邊擔心害怕,不如上山拼死一搏。

 

很快就來到巫師的權杖指出的山頭,這邊出乎意料之外有個寬廣平坦的台地,台地的另外一邊,也就是眾人爬上來的對面,竟然是一個高約二三十丈的懸崖,懸崖底下又是一片更大更寬廣的草地。趙德言帶著士兵在上面這個台地找了半天,並沒有任何像是入口的門,也沒有甚麼機關,就是一個平坦,雜草叢生的台地而已。

 

「梟蠻子,妳看這邊的雜草,看起來有被馬匹吃過的痕跡。」在一小堆車前草附近蹲下來,李淳風用手撕了一小片被馬吃過的車前草,遞給一旁的梟解語:「所以,消失的馬匹,連同消失的張三,李四,甚至突厥士兵,有可能都來過這裡。」

 

都來過這裡?

這句話代表的是甚麼意思?

是說神秘的力量把人變成喪屍,牽著馬匹來到這邊嗎?

那這是為什麼?

如果這個神秘力量是龍玦的力量,或者該說是龍玦的指引,抑或是龍玦的召喚都好,我們都來到這邊了,應該會看到開啟的「地獄之門」,不是嗎?

還是說必須要跟著喪屍走,才會知道真正的「地獄之門」在哪裡?

接過了李淳風遞過來的車前草,心情沉重的梟解語迷惑地轉頭望向懸崖對面的山壁…。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522)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62.「沙漠冥蟲」的血盆大口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60.夕陽之下影子重合就會成為夫妻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