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0-15 06:00:00| 人氣84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41. 賀若蘭的一日情人夢

作者: 冷擎

41. 賀若蘭的一日情人夢

 

「欸!小色狼,有沒有『清心寡慾去勢神咒』?」

才剛回到縣衙官舍,梟解語就迫不及待質問:「就是那種讓男人不會對女人想入非非,半點也不想那個那個的符咒?」

「『去勢』講白話就是閹割啦,這個你應該知道的。」

 

「沒有耶,妳要這種符咒做甚麼用呢?」看著有點急又有點火的梟解語,李淳風一時還弄不清楚她又想玩甚麼花樣?

「別管啦,問那麼多做甚麼?如果沒有幫男人暫時閹割的…那麼…幫牛啊,豬啊,狗啊或者公雞之類閹割的符咒有沒有呢?」反正男人跟這些動物都差不多,如果有符咒能給這些動物暫時閹割,對男人也應該有用吧?

 

「有喔!公牛暫時閹割符,公豬暫時閹割符,公狗、公雞都有,燒了符放在飼料裡面餵著吃,大約十天左右都不會找母牛、母豬、母狗與母雞麻煩喔!」他興沖沖地回答,想了一下,又補充說:「連公馬暫時閹割也有喔!妳是不是擔心阿牛買了馬匹回來,萬一發情不受控制,對嗎?」

 

傻子,這是給你吃的!

 

天知道你這色狼會不會對賀若上下其手啊?

賀若的身材前凸後翹的,雖然容貌上比起本姑娘還差那麼一些,但你們男人就是色慾薰心,只要有一點機會就想亂來!

「對,對,對!很好,每一種都寫一張給我。」交代完了,轉身要走,突然又想起明天賀若的事情:「還有,明天一整天,你陪陪我的好姐妹賀若蘭吧!她想上街買點東西。」說完,一臉不悅地走了,還重重摔了她的房門,「碰!」好大一聲,左右客舍不少人探頭出來看。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吃大小姐脾氣了,梟蠻子生氣歸生氣,等一下她要是覺得理虧了,還是會有一些行動來道歉的,例如昨天晚上那一杯茶。李淳風收拾好東西,每一種動物的閹割符咒各畫了一張,然後送去隔壁梟解語的房間。敲了好久的門,又說了很多次符咒畫好了,才聽到她愛理不理的聲音:「拿進來吧!」

 

門閂應該是本來就扣上剛剛才解開的,因為剛剛敲門的時候有用力推,推不開。可是梟蠻子回話之後,門就可以推開了,進去只看到她懶懶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總覺得好像是她剛才瞬間跑過來拉開門闩,又瞬間跑回床上躺著。

「我把這些符咒放桌子上喔!」他把符咒放好,怕被風吹散了,又拿了一只空茶杯壓著,轉身就要出去。

 

「站住!」梟解語低吼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不知怎麼地,李淳風剎那間只覺得一頭母老虎出現在自己身後,全身一陣冷汗從頭皮冒到腳底。

「甚麼事?」他乖乖地轉身回來,面對著已經坐在床沿,撥弄著自己頭髮的梟解語。

 

「我問你,你老實回答…我跟賀若哪一個人比較漂亮?」

 

哈!嚇死我了,還以為發生甚麼事情呢?原來梟蠻子問的是這種問題,答案再簡單不過了:「呵呵!在我看來啊,你們兩個都美若天仙喔!」

怎樣,滿意了吧?

 

笨蛋!笨蛋!笨蛋!

 

「嗚啊!」冷不防梟蠻子恨恨地掄起右拳打在肚子上,痛得李淳風彎身慘叫。

 

「滾!再不滾我就再揍你!」

 

可憐的李淳風不明究裡地摀著肚子一瘸一瘸地回房去了。

 

****

 

咕咕咕!!!

雞剛剛叫,梟解語就起床了。

她躡手躡腳裝了兩碗清水放桌子上,又拿了一個舀水用的小木桶,左手拿著李淳風昨晚畫好的各種雄性動物閹割符咒,右手拿著蠟燭,「這是公牛的,再來是公馬的,然後是公豬的…」喃喃自語數著,一張一張仔細點火,放在小木桶中燒化。

看著小木桶裡面的符咒灰燼,在火焰熄滅的時候還略微泛出青藍色的光芒,她滿意地點點頭,這小色狼做事情還蠻踏實的嘛,有灌注法力進去!

接著,把兩碗清水倒進小木桶,用筷子攪一攪,然後拿了一塊紗布過濾掉符咒的灰燼,將清澈的符咒水倒回了兩隻碗裡面。完成了符咒水的製作,她又躡手躡腳把小木桶裡面的符咒沖進水溝裡面,把門掩上回到房裡。

 

什缽苾起床梳洗之後,回房間的路上被梟解語叫住了,她端了一碗清水,叫什缽苾喝下去。什缽苾是個老實人,梟解語難得帶著笑臉賞賜茶水,當然是開心的不得了!沒多想甚麼端起來就喝掉,喝太急了,還打了一個嗝。

「怎樣?你覺得如何?」一臉期待的梟解語見什缽苾皺起眉頭,知道他一時聽不懂沒反應過來,又再追問:「我是問說,天底下的女人怎麼樣?你會不會胡思亂想?」

打著哈欠,什缽苾用力搖搖頭說:「哈-天底下女人我都看不上眼,根本不會胡思亂想啊!哈-」

YES!!!

梟解語握拳做了一個「幹得漂亮」的姿勢,馬上轉身回房間,端了另外一碗符咒水,跟著什缽苾進入男生的房間,對著還坐在床沿尚未清醒的李淳風勸道:「小色狼,你一定很渴了吧?這水甘甜潤喉,喝了人會舒爽一些。」

 

「喔-好-」睡眼惺忪的李淳風腦筋還轉不過來,既然梟蠻子給我倒水,應該就是為了昨天她無緣無故生氣來道歉的吧?於是端起碗來,咕嚕咕嚕喝下去了。

覺得為民除害的梟解語端著一隻空碗迅速離開了房間,關好房門…

 

YES!YES!YES! 大功告成,今天可以放心地把小色狼借給賀若了。

 

早飯剛過,賀若蘭就盛裝來了,臉上還上了淡妝,噴了一些香水,這讓梟解語不得不皺起眉頭…呣…我只顧著防小色狼色慾薰心,反而沒想到賀若是鮮卑女孩,想勾引男人也不會掩飾的…

 

不行,雖然想不出任何理由,也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但本姑娘就覺得這兩個人在一起:

 

很-危-險!

 

還是裝著笑臉送李淳風與賀若蘭走了,可是怎麼一直覺得很怪,不舒服,就是有一種牧羊小孩擔心自己的羊被狼叼走的那種不安。

 

不可以,放他們兩人這樣子出去,一定會出事!

走!我得密切監視著,以免鑄下大錯,後悔莫及!

呃…是會鑄下甚麼大錯呢?潛意識那個理智的部分突然跑出來發問。

不管啦,跟上去就是了!

 

「李大哥,你先陪我逛街,好嗎?」才出了縣衙後門,賀若蘭就拉著李淳風的手臂,高興地說:「我一直夢想有一天能跟自己的白馬王子一起逛街呢!」

「呃…請問我該怎樣稱呼妳呢?」面對著嬌滴滴又大方的賀若蘭,李淳風覺得很侷促,想說還是先弄清楚怎樣稱呼。

「呵呵!」賀若蘭掩著嘴笑了一陣:「我叫賀若蘭,賀若是複姓,單名一個蘭字。我跟小梟一樣,都是掖庭的刀人。不過我進去比較早就是了…對了,我以前跟小梟,還有蠢牛,都是終南山貴族中學的同學喔!」

這樣啊…所以賀若蘭可能也經歷過跟梟蠻子類似的悲劇,全家被抄家,女眷沒入掖庭的遭遇。「不好意思,所以你們家也跟梟蠻子家一樣是造反嗎?還是犯了甚麼罪呢?」

「欸!」賀若蘭噘起嘴,側著臉故意裝作生氣:「小梟說的果然沒錯,你的壞毛病就是愛分析。」看李淳風露出尷尬的神色,她旋即笑道:「這是秘密,如果你今天能對我像是你對小梟那樣好,我就跟你說!」

 

吼!女人真的很麻煩耶,一個比一個要難搞。「咳!咳!」試著用清嗓子來掩蓋自己的情緒,他聳聳肩說道:「我本來以為今天可以放輕鬆一點放假一天了呢。」賀若蘭心情好,沒理會他這種書呆子式的抱怨,拉著她走進市集裡面,東挑西揀的,一攤一攤逛過去。身後遠遠的樹幹背後,兩隻眼睛像是射出雷射光的梟解語正密切監視著,可能是因為賀若蘭與李淳風缺乏野性的直覺吧,一點都不曾感覺到有人在背後盯著。

 

可惡啊!怎麼有一股氣莫名其妙一直冒上來?

賀若對著鏡子試衣服就好,幹嘛還要轉過身去問小色狼好不好看呢?

 

唔-!這太犯規了,賀若怎麼把吃了一半的糖葫蘆塞給小色狼吃呢?

這不就是間接接吻了嗎?

 

不行,再這樣發展下去,到了傍晚只怕兩個人要去公證結婚了!

我得出面阻止!

 

才正要衝上去拉開這對狗男女,沒想到賀若拉著李淳風進了一間客棧。梟解語連忙停下腳步,剛才所有精神都放在監視這兩個人,此時停頓下來才聞到四周傳來飯菜香,原來已經是中午時分了。她隨便買了一張餅,用手撕著吃,邊吃邊從客棧外面的窗紙偷看裡面用餐的兩個人。

 

李淳風並不知道賀若蘭吃飯的習慣,相處了一個早上,他發現賀若蘭跟梟解語基本的不同是,賀若蘭沒有公主病。這可能跟出身有關,當朝似乎也沒有姓賀若的大官,所以,賀若應該不像梟解語是王爺後裔。分析歸分析,李淳風還是按照梟解語的習慣,用額外的盤子把飯菜一碟一碟分好,他自己則是只用一個大盤子,裡面裝了所有的菜,端著飯夾自己大盤子裡面的菜來吃。

 

才吃幾口,李淳風就感覺不對勁…賀若蘭好像不太想吃?

她吃了幾樣菜之後就收起了筷子,怔怔出神,半晌,應該說是李淳風吃到半碗飯的時候,毫無徵兆地開始哭了起來。

「賀若姑娘,妳怎麼了?是想到甚麼傷心事了嗎?」

「沒…沒有。」拿出手帕把眼淚擦乾,賀若蘭若有所思地說道:「我們家是將軍世家,吃飯沒擺排場的…我看你這麼勤快把飯菜擺好在我面前,想說你應該也是每天這樣子服侍小梟的,不知道怎麼地就覺得想哭。」

「賀若姑娘,如果妳不嫌棄,也是可以來縣衙跟我們一起吃飯的啊!我也可以給每天幫你擺這樣一套,不會很費事的!」

微微閉眼搖搖頭,賀若蘭說道:「你啊,大概還不清楚我這個刀人的身分,這一生就註定孤單一個人…今天我能出來是請假出來的…我並沒有自由,這樣講你大概懂了吧?」

 

沒有自由?

有點懂,就是說因為刀人是皇上最低階的妃子,也是皇上的保鑣,所以,就算是被綁在皇上身邊吧?

「有點懂但是又不太懂,我想妳不會是孤單一個人的,至少還有梟蠻子,或者我啊,阿牛啊,都可以做朋友的。」

 

傻瓜,我是沒有戀愛自由的殘缺人,今天,可以說是此生最奢侈的一天了。

只有今天能放下刀人的身分,跟情人一起逛街買東西,跟情人吃同一串糖葫蘆,跟情人一齊吃午飯…。

等一下下午還要安排一起看風景,一起去寺廟拜拜…。

賀若蘭在心裏面默默地數著,過了今天,我就得回到刀人的身分,十年之後也會變成像隊長那樣,二十年之後就會像隊裡面的嬤嬤那樣…。

不…我跟她們不同,可能我的下場會是那樣,可是至少我愛過一整天-就是好好把握今天,只談一天的戀愛,只跟李大哥做一天的情人…這樣就夠了!

「李大哥,等一下陪我去逛花園,然後我們到廟裏面燒香好嗎?」

「好啊,妳要不要趕快把飯菜吃了,我怕菜涼了不好吃。跟妳說,梟蠻子是不吃涼掉的菜的,所以我都得弄盆熱水,哪道菜涼了,就放熱水上稍微熱一下,這樣她就勉強會動筷子了。」李淳風又吃了幾口自己的飯,見賀若還在看著自己吃飯的樣子,趕忙勸她快點吃。賀若蘭這才開心地吃飯,邊吃邊看著李淳風,偶而夾一兩筷子肉啊,菜啊餵李淳風吃,看得門外的梟解語直想破門而入。

 

在梟解語眼裡,賀若像是不懷好意的野狼盯著自己放牧的小羊流口水,真不知道小色狼喝的那些閹牛、閹豬、閹馬、閹狗、閹雞的符咒能抵擋多久呢?

早知道就叫小色狼每一種寫三張,燒三倍份量下去,也省得自己這樣操心!

 

站在城牆上看完了夕陽,李淳風送賀若蘭回到鷹揚府的宿舍。目送在薄暮下消失在街道盡頭李淳風的背影,賀若蘭低著頭把門掩上,背靠著門輕輕嘆息。

她並不忌妒小梟,畢竟命運這樣安排,她只能逆來順受。

想到從今以後每天都要面對漫漫長夜,她覺得好累,拖著身子爬到床上,一開始只是微微地啜泣,漸漸地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用盡力氣放聲大哭起來。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841)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42. 混亂的日蝕鬧劇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40.一決高下吧!上一代的恩仇今天就做個了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