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4 07:00:00| 人氣36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29.郡主的願望往往是庶民的災難

作者: 冷擎

29.郡主的願望往往是庶民的災難

 

「欸,梟蠻子,妳有沒有聞到一股似香非香的怪異味道呢?」

「有欸,我剛才還在想說,是什麼花在夜裡開放,這味道聞都沒聞過?不會是螞蟻的味道吧?」

「不知道耶…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是說不上來…但是我們不應該在這裡繼續耽擱下去…這些螞蟻真的這麼容易受人宰割嗎?」

不知,梟解語搖搖頭,雙手舉起攤開,聳聳肩表示不知道:「只能等厲山飛盡興了,大家才能離開吧?」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樹林的深處傳來怪異的鼓聲。

「你們聽!是甚麼聲音?我怎麼覺得有人在敲戰鼓?」毛二的腳包紮到一半,魏刀兒側著頭發問:「亂七八糟的咚咚聲…難道說螞蟻也會敲鼓?」

鼓聲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亮,但是黑漆漆的森林實在看不到逼近的是什麼?

「噗!」一聲,一個巨大的鏟子對著漫天王當頭落下,漫天王本想抽刀擋格,但是一抬頭看這巨大的鏟子估計有千斤重,連忙就地一滾,同時抽刀對著大鏟子劈下去,「啵!」一聲悶響,用了十成功力的刀雖然砍入大鏟子中,但也只進入半吋。巨大的鏟子再度舉高,又對著漫天王落下,他只能繼續滾到旁邊,除了閃躲無可奈何!

「是兵蟻!」梟解語剎那間明白了,劈開城牆的是蟻群中的兵蟻,攻擊漫天王的巨大鏟子只是兵蟻聚攏的兩隻鋼牙,當他再度高舉鏟子想要攻擊時,背對著月光,兵蟻兩隻至少一丈長,兩三尺寬的大剪刀鋼牙一張一合:「就是牠把城牆劈開的!」

「不,不是他…是他們!」李淳風急著退後好幾步,戰鼓就是兵蟻奔跑的聲音,瀰漫在空氣中若有若無的香氣那是工蟻死亡前的求救信號,一群至少十來隻的巨大兵蟻排山倒海推倒樹木出現在所有人面前,巨大又靈活的頭顱將鋼牙直接插向站在前面的魏刀兒,毛二…等人,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慘叫哀號聲四起,兵蟻對敵人…也就是眼前的人類…無情的屠殺正在上演!「哇!救命!」來不及逃走的毛二當場就被鏟子切成兩段,上半段還掙扎著想逃走,才喊出救命,馬上就被兵蟻第二次攻擊鏟成了肉餅。

混亂中只有魏刀兒還勉強能夠應付,漫天王則是仗著輕功四處逃竄,但是四面包圍的兵蟻認準了他身上沾到的香氣,七八隻的兵蟻聯合起來封住了漫天王的去路。嘴巴的鋼剪不停地進攻,雖然牠們沒有眼睛,可是巨大的身體非常靈活,尤其是兵蟻與兵蟻之間似乎心有靈犀,彼此配合出招,有好幾次幾乎要命中漫天王,都是他仗著武功高強,應是臨危之際僅以分毫的距離躲開…但是這樣應該撐不了多久。

 

「師弟,快幫忙殺開一條血路,這個兵蟻刀槍不入,不逃不行啊!」眼看底下的嘍囉已經死傷大半,自己又敵不過兵蟻的交互攻擊,漫天王只能向厲山飛求救。「嘻嘻嘻!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吧?師兄你沒看我也正忙著呢?」此時的厲山飛也正在跟一群兵蟻糾纏,隨著時間越久,來支援的兵蟻越來越多,本來溫馴的工蟻也拚死加入戰團,厲山飛也陷入險境。

 

因為站得比較遠,兵蟻第一輪的攻擊對象不包含李淳風跟梟解語,但是很快地來支援的兵蟻已經發現他們兩個殺蟻嫌疑犯,迅速爬過同伴的屍體往這邊過來。「小色狼,我喊衝的時候,你就跟著我跑,懂嗎?」突然間一個巨大鏟子鏟下來,梟解語滾到一旁氣喘吁吁地站起來,倒不是疲憊,而是緊張,此時眾人就像是被放在一個搗藥材的缽裡面,同時有十幾根搗藥材的杵不停地搗向底下這幾個人,被搗成爛泥只是片刻的時間而已,不可能有倖存的機會。

「我懂!」趴在地上剛剛避過兵蟻攔腰一剪,李淳風看到梟解語仍然在地上翻滾著,同時有兩三隻兵蟻正在鏟她或剪她。才這麼一瞬間,又一隻兵蟻攻擊過來,連結印與唸咒語施術的時間都沒有…只是,腦筋混亂的李淳風也想不出來,這時候有哪個法術能用?幻星術已經用在處理村莊裡的喪屍了,要等天亮才能再用,一天也只有一次。對付這麼大的螞蟻,驅蟲術有用嗎?

別想了,驅蟲術只對小昆蟲有效,兵蟻的尺寸足足有八匹馬拉的馬車那麼大,特別是那顆不成比例的大頭,真的找不出現實世界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形容,油亮的外殼既韌又厚,這東西要真的是劈開城牆衝到村莊裡面,只能是澆油放火燒才可能對付。

「可是這時候沒有油啊!」太緊張了,不自覺地把心裡面想的話吼了出來。

「笨蛋啊!你在說甚麼?要活命就只有一招,腳底抹油,聽見沒有?」梟解語認準了方向滾到李淳風身邊,聽到他在大喊什麼沒有油,只當他是嚇壞了,不等他回神,伸手扯住他的袖子大叫:「跟我衝!」同時趁眼前的兵蟻正舉高牠碩大的頭顱要再鏟下的瞬間,拉著李淳風鑽到了兵蟻肚子下面。

「吼!我這輩子最該感謝的人應該就是刀人小隊的小隊長了,刀人小隊從來不教什麼能跟人對打的武功,盡是教我們當人肉盾牌擋刀劍,地上翻滾找機會逃命的本事…現在想想還真是實用啊!」一邊嘟囔抱怨著,一邊趴在地上匍匐前進。李淳風跟在梟解語身後飛身撲進了兵蟻的懷抱,才發現梟解語果然是個逃跑天才。別人可能只想著向後逃走,還真只有她敢放手一搏向前撲進兵蟻的肚子下面,因為兵蟻幾乎沒有脖子,進入腹部的獵物一時之間無法察覺。不過李淳風想太多了,梟解語根本從來沒分析過這些,她只是按照本能來做而已。

爬出了兵蟻腹部來到牠背後,梟解語立刻拉著李淳風滾到旁邊,果然如她預料,後面一隻兵蟻搶上來對地上的兩個人剪下去,沒剪中馬上抬高巨大的頭顱與雙顎,準備要用鏟或砸的方式來進攻…已經抓準這模式,兩個人迅速鑽進兵蟻腹部,又連滾帶爬地彎彎曲曲前進。這需要非常專注,因為一不留神沒注意到就會被彼此之間像是有心電感應的兵蟻橫地一剪當場斃命。

「好了!這一隻後面沒有其他兵蟻了,爬出去之後就站起來跟著我跑,不要回頭!」還沒等李淳風喘過氣回話,她已經爬到了兵蟻背後站起來,大喊道:「衝啊!」人就拔腿狂奔跑了。

「呼,謝天謝地,小色狼,剛才還真是驚險啊!」跑了幾十丈遠,梟解語找到了一塊大石壁,閃身進去背靠著石壁,覺得已經脫離險境了。

咦?沒人回答?糟糕!不會吧?

左看右看,走到石壁外面看,沒看到李淳風的身影?!

心裡面有股不祥的預感,慘了,他不會變成肉醬了吧?

呸呸,別往壞處想,這色鬼應該沒這麼短命…算了…趙子龍單騎救阿斗,李淳風,你這沒用的小色狼阿斗,算你命大遇見女版趙子龍!

咬咬牙梟解語回頭狂奔,一路四面張望看看是不是小色狼已經被剪成屍塊還是被砸成肉醬了?沒想到衝回到最後一隻兵蟻那邊,才看到他還在兵蟻肚子下面沒出來!

兵蟻的屁股在自己眼前擺來擺去,要不是知道後果嚴重,否則按照梟解語平常的性子,早就一腳踹下去了。可是看到李淳風在裡面像是自由式游泳般的爬著,心裡面就是一股氣爆發出來:「喂!真是氣死人了,小色狼你是覺得待在那裡很舒服嗎?快給我出來!」

「我…我出不來…我的腳被夾住了…梟蠻子,妳先跑,不要管我…趕快去找妳的白馬王子!…嗚哇!」

明明距離一兩丈遠的梟蠻子,突然之間三步做兩步用了一個完美的滑壘姿勢,鞋底踏在李淳風臉上。「唉唷!痛死我了!妳沒看到我快要被兵蟻拖走了嗎?怎麼還打人啊!」

「梟式生存法則第五條,汙衊我人格的人,得先狠狠教訓一頓再說!本姑娘豈是見死不救,重色輕友的人嗎?」她仍不肯收起已經把李淳風臉頰踏歪了的腳:「本姑娘雖然沒了郡主身分,但照顧底下庶民百姓的俠義心腸仍是絲毫不減…更何況,沒有你誰來解開我手上這『九曲龍尾』啊?」

同時要對付後面咬著他的兵蟻,又要對付眼前蠻不講理的梟蠻子,李淳風此刻真的快要對人生絕望了。

「小色狼阿斗,你敢被兵蟻拖走,死了我還要刨你墳挖出來鞭屍!我到後面看看怎麼回事?」說著轉身放下苦苦掙扎的李淳風不管,繞到後面,不看還好,看了更氣。原來李淳風的腳被樹藤纏住,是自己太緊張了,以為被兵蟻夾住,抽出刀來砍了樹藤,梟解語爬回來,嬌聲溫柔說道:「官人,把嘴巴張開開…對,張大一點。」

「唔!唔!咳咳!嘔嘔!」突然間一把老藤蔓塞進李淳風嘴裡,他差點噎到,瞪大眼睛怒視她,都什麼時候了還這樣!旋即又後悔,剛才怎麼就笨到聽她溫言軟語之後,沒經過腦子思考就張嘴呢?

咦?腳好像鬆開了?

「這是絆住你腳的藤蔓,今天晚上好好給我啣著,天亮了才准拿下來!」

說著,起身爬出兵蟻的腹部,還不解氣,回頭用力踹了一下兵蟻那個晃來晃去的屁股。這時候李淳風剛好也爬出來了,都還沒站穩,只見兵蟻的屁股開始順時針移動,背後突然感覺到寒氣逼人。

「殺氣?!」前面的梟解語正哈哈大笑拔腿狂奔,顯然是她做了什麼要命的事情,看都不用看,李淳風只能撒開雙腿沒命地跟著她跑,兩人咻一下躲到了山壁後面,也才剛躲進去那一瞬間,「蹦!」一聲巨響感覺整座山壁都在搖晃,後頭追過來的兵蟻直直撞在岩石上。「蹦!蹦!蹦!」大兵蟻又連續撞了幾次,也試著用尖牙剪了幾次,終於決定放棄,回頭繼續跟漫天王、厲山飛等人鏖戰。

 

「哈!哈!哈!」威脅消失,忍耐不住,梟解語竟然捧腹大笑出來:「小色狼阿斗,你嘴巴裡咬著一綑樹根,瘋狂逃命的樣子好好笑!」

哪有人惡作劇是這樣玩命的?本來是氣得快發抖的李淳風,還在滿腦子找詞彙想跟她理論,沒事踹一腳兵蟻屁股洩憤很好玩嗎?找死也不是這樣子吧?

不過看她笑得開心,突然間氣也消了,她畢竟還是回頭來救了自己一命,這時才想起太緊張了,嘴裡的樹根都咬斷了一半…拿下樹根看著看著,也不覺哈哈大笑起來。

 

躲過了蟻群,也擺脫了漫天王跟厲山飛,雖然仍然身處在未知的危險中,但心情至少輕鬆一些。梟解語是不太喜歡安靜的,總是得弄出點聲音來,不是自言自語,就是哼幾句小曲,要不然就是有一搭沒一搭隨心情扔話題出來。

「欸!小色狼阿斗,龍玦在哪個方向呢?我在想是不是該找個山洞或者什麼地方可以休息的,先度過今天晚上再說?」

稍微閉目凝神一會兒,李淳風指著樹林深處說:「在那邊…看起來越是靠近龍玦,動物與植物被龍玦的幻術影響就越大,不只樹木更高大醜惡,我擔心可能還有更可怕的東西在密林深處…所以先找個地方躲著,天亮之後再來行動確實比較好。」

「你看!天上的星星好美啊!你召喚的二十八星宿,就是從天上下來的嗎?」

她就是這樣,隨她高興一下子就轉移話題了…李淳風也抬頭看了一下星空…不過…越看心情越跌到谷底。「其實我也不知道二十八星宿從那裡來耶?天族應該就是在天上吧?」

「我得好好地規劃一下,等到我找到救命恩人的時候,我們也要一齊在晚上看星星,看月亮,還要遊遍千山萬水…欸,你哭喪著臉幹嘛?難道你在吃醋?呵呵,我梟解語天姿國色,現在臉上塗成醜八怪都還把你迷得神魂顛倒,呵呵,要是遇見救命恩人,哪怕他有幾十個妃子,本姑娘也照樣是艷冠群芳,你說對吧?」

「呃…是!是!是!」確實自己有點在吃她那個白馬王子的醋,也為了即將到來的分離感到哀傷,不過這些都還只是心情沉重的零頭因素:「梟姑娘,我擔心妳的白馬王子很快就要離開太原北上打仗了…從這個星象看起來,掃把星已經進入紫微星垣,代表著皇上即將遭遇重大災難…這場災難…不好說…可能是帝國滅亡的開端…。」長長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也不知道該繼續說什麼好…。

 

「我才不信呢!妳看這星星多麼美麗,怎麼可能代表著天下即將大亂的惡兆呢?半點不懂風雅的煞氣小色狼阿斗,老天保佑你娶一個願意跟你粗茶淡飯漂泊一生的農村姑娘!快啦!你快跟我說說,二十八星宿是在哪邊?哪幾顆星算是『角木蛟』呢?」

也是,幹嘛這時候來壞她的興致呢?不懂的人看到的是滿天璀璨美麗的星星,懂的人看到的則是帝國傾頹,天下即將大亂的浩劫…。

「是這邊這幾顆嗎?我覺得這幾顆就是耶!你快點說是不是嘛?」

「好好好!妳指的那是南方朱雀的『星日馬』,『角木蛟』屬於東方青龍,是在這邊。」說著用手指向「角木蛟」的方向。

 

不知怎麼地,越來越思念救命恩人了…或許是越接近龍玦,慾望就越被放大的緣故吧?也好,如果能無限放大我對白馬王子的思念,就算把我融化了我也心甘情願。可是…小色狼剛剛提到可能北方要開戰了?這樣子救命恩人會不會有危險?

「欸!小色狼阿斗,有件事情我想拜託你…」突然間李淳風覺得身旁梟解語的雙眼勝過天上最明亮的星星:「等我找到救命恩人之後,你來幫我的救命恩人牽馬當馬僮好不好?」

什麼?不會吧?本來以為她要說什麼溫柔體貼的話,正期待著,瞬間就被她一棍從雲端打翻,硬生生摔在地上,一顆心裂得粉碎。要我當情敵的弼馬溫?這…這…梟蠻子公主病太嚴重了,得好好治療才是!不可能!死都不願意! 

「不要這樣裝臭臉拒絕嘛…我想說你可以召喚天兵天將,有你當馬僮,臨陣的時候就可以保護我的救命恩人啦…那些天兵天將真的很厲害耶,連漫天王這種威震武林的高手兩三下就能打趴…而且…」雖然她臉上塗滿了汙泥,但是此刻也還是能看到她似乎羞紅了臉:「我跟救命恩人看星星的時候,可能也需要有人在旁邊解說,否則我實在認不出哪一顆是哪一顆耶…就答應我好嗎?」

可能是不捨她那麼明亮的雙眼會因為自己的拒絕而失去光彩吧?「好啦,答應妳就是了…可是,我跟著上戰場,誰來保護我呢?」

梟解語只是報以一抹微笑,彷彿她只聽到的前半句,後面半句慘遭無視…李淳風你自己想辦法活下來吧,本姑娘可是郡主耶,哪有時間想你這庶民怎麼過日子啊?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366)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30.暗夜裡的大魔王vs覺醒的大絕招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28.什麼怪物把森林裡的動物都吃光了?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