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7-17 07:00:00| 人氣57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15.司天台殺人事件

作者: 冷擎

15.司天台殺人事件

 

凡是男人信誓旦旦答應的事情,十件裡面有九件是假的。

我,梟解語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被小色狼給騙了呢?

現在就先觀察看看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吧!最好是真的。如果他敢騙我,老娘肯定用盡各種惡劣的手段整死他!

沒事可做的梟解語,躺在軟榻上望著天花板,反覆想著李淳風答應的事情,覺得有點煩了,突然發現,被隊長扯破的袖子沒有縫好,動來動去又散開了。

她坐起身,打開袖子,令她感到驚訝的是,原本看起來只有骨架像蜈蚣的「九曲龍尾」已經變成了亮銀色的完整一個護腕,把自己的右手小臂包覆起來,原本的蜈蚣腳已經看不到了。

「祢這麼快就吸飽血了啊?」對著亮晶晶的「九曲龍尾」,還能說什麼呢?現在看起來整個被包住的手臂,就像是上了一層被鍍了銀的盔甲,甩一甩還是沒有重量感。

她拿出了腰間的小包,裡面有針線,刀人因為要值勤,有些時候還要負責掖庭的巡邏,所以必須要把各種應急的小東西隨身攜帶,以免出任務的時候無法應變各種臨時狀況。梟解語又摸了一下腰間的其他東西,最珍貴的是那一盒化妝粉,雖然用料不好,但這已經是掖庭能買到最好的化妝粉了…什麼東西都可以弄丟,就這個不行,因為如果,或者萬一,遇上了救命恩人,好好擦上一層粉展現出自己最美的一面可是最重要的。

 

來來回回仔仔細細地把袖子縫好,中間不小心手碰到了「九曲龍尾」的表面好幾次,似乎祂並不會像對待隊長那樣突然間攻擊我?

呵呵!梟解語看著「九曲龍尾」,開始有一種感覺,自己是整個家族裡面唯一活下來的人,而「九曲龍尾」則是不知什麼原因跟神龍分開的一部分,兩者都是孤孤單單活在這世界上…或許,祂只是想找一個能理解祂的朋友也說不定?

想著想著,她用手指輕輕碰了一下「九曲龍尾」的表面,手指的指尖閃爍著青藍色的幽光,「九曲龍尾」似乎比鋼鐵還要堅硬,可是又比牛皮還要柔軟?這是甚麼樣的錯覺呢?總之,自己除了刀人小隊的賀若蘭之外沒有別的朋友,應該說沒有別的算得上是閨密的朋友。

可是現在,「九曲龍尾」算得上是新朋友了,對吧?

夜深了,平凡的一天過去,她開始想念刀人小隊那種任務繁忙的生活,雖然說擔任刀人的宮女都知道,自己可能一生都不會有任何愛情的機會,皇上根本不可能臨幸刀人…不過每個刀人小隊的女孩,女人,嬤嬤肯定都曾經嚮往過童話般的美好愛情。

 

睡著睡著,有個聲音在耳邊響起:「梟姑娘!梟姑娘!妳快醒醒!我們要走了!」

是誰?要走了?走去哪?

梟解語迅速爬起,過去逃亡練就的本事,使她瞬間就清醒過來,此時看到的是李淳風正揹著一個包袱,帶著出門用的斗笠,蹲在她身旁叫她。

「這麼晚了要去哪裡?」她感到不解與懷疑:「難不成真的要把我餵給你們豢養的大蟒蛇嗎?」

 

「噓…小聲點,我們沒有豢養大蟒蛇啦…」李淳風把食指放在嘴唇上,暗示她說話要輕聲:「趙侍郎奉皇上密旨,要我們連夜出發去找出『龍玦』的下落…找到『龍玦』就可以幫妳拿下『九曲龍尾』了。」因為擔心突然要出遠門,梟解語準備不及,他又關心地問:「要不要給妳多一點時間收拾東西?」

一邊問,李淳風一邊拿出鑰匙拉過梟解語的腳鐐鐵鍊,伸手就要抓住腳鐐打開鎖。

 

「做甚麼你!」梟解語怒聲叫道:「不准你碰我!」

可以從她那在燭光中閃爍的生氣模樣看出,這真的是她的禁忌:「只有白馬金甲將軍才是第一個可以碰我的人,鑰匙給我,我自己來!」

 

凶巴巴的是怎樣啊?李淳風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啊?而且,她還沒頭沒腦的講出「白馬金甲將軍」?算了。現在情況緊急,先出去跟趙侍郎會合才不會耽誤了皇上的密令。

 

確認了腰間的短刀還在,梟解語冷冷說道:「小色狼,聽好了,你身上哪個地方碰到我,我就用刀割掉你那地方!」她俐落地起身:「我沒有什麼東西好收拾的,走吧!」

 

上天明鑑,我半點也沒有想要摸梟姑娘啊!怎麼她總是認為我想偷摸她呢?

月光下李淳風只能醜著滿臉的無奈與無辜,帶著梟解語走到司天台的後門,趙侍郎已經一身夜行裝等在那邊了。

「李大人,這次皇上交辦尋找『龍玦』的事情,千萬不可對任何人說起,知道嗎?」

李淳風點點頭,不過梟解語卻開口問道:「不是要找出龍玦來救我的性命嗎?有甚麼不好跟人說的?不跟人說怎麼探聽得到龍玦的下落呢?」

 

「梟姑娘,本官長話短說,一旦『龍玦』出世,天下必將大亂,所以若是找到了『龍玦』,一定要親自交給我,由我呈給皇上放進太廟之中,才能確保天下太平,切記!」

之前趙侍郎講話都不慍不火的,不過回答這問題的語調有些急促,帶著嚴肅的命令語氣,強調這事情不是鬧著玩的。

梟解語不喜歡被人命令,可是這是皇上交辦的秘密任務,她好歹也是個自認為專業的刀人,勉為其難點點頭說好。

 

「跟我來!」趙侍郎領著李淳風、梟解語躲躲藏藏在司天台的院落中繞來繞去,彎彎曲曲繞了大老遠,終於來到司天台周圍的圍牆邊,這裡有一個小門作為下人們進出的地方。因為司天台不在皇宮內,所以門禁不嚴,趙侍郎輕輕用刀柄一敲,就敲斷了門上鏽蝕的鎖頭,推開門走出去。長安城因為有宵禁,入夜以後有士兵巡邏,任何人要上街需要事先申請,因此平常熱鬧的大街上空空蕩蕩的,在月光下冷清倒顯得有些詭異。

「好了,本官只能送你們到這裡…這一袋碎銀子你們拿著,找到『龍玦』之後要連夜趕回長安,再強調一次,只能交給我,不能交給其他任何人,知道嗎?」

「明白!」李淳風、梟解語兩人異口同聲回答。「龍玦」事關國運,當然不能隨便交給其他人。更何況,皇上已經離開長安北巡邊關了,竟然還連夜派趙侍郎回來辦這事情,足以證明:若是「龍玦」在出世後落入有心人的手裡,後果將不堪設想。

 

趙侍郎藉著黑夜的掩護,敏捷地消失在街道的另一頭。

自由的感覺真好,「走吧!」梟解語興奮地回頭叫上小色狼,不料她這一回頭正巧看到一個老人打開了剛才她們溜出司天台的那個小門走出來。

還沒來得及叫李淳風快跑,老人已經看到了他們兩個,大喊道:「李淳風!你晚上不值班觀看星象,提著包袱是想要跑到哪裡去?!」

被這樣子大喝,李淳風像是中了定身術,嚇得全身動彈不得。半晌,才轉過身恭恭敬敬回答道:「劉大人,下官有要事在身,必須要離開司天台…等下官把事情辦完了,肯定會回來給劉大人一個交代,到時候劉大人您要怎麼處置下官,下官都毫無怨言。」

 

「我身為司天台的台長,絕不允許你這樣半夜三更扔下工作逃走!你是不是偷了甚麼東西?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今天如果不跟我說清楚逃跑的理由,我現在就大喊大叫,讓巡邏的官兵捉拿你治罪!」劉大人今天才因為較真的個性跟李淳風拉扯過,晚上睡不著起身走走看看,沒想到就看到李淳風一行人躲躲藏藏鬼鬼祟祟,於是也跟著過來,才開門就看到李淳風站在街道中央,情急之下立刻喝止他。

 

「劉大人,您誤會了,我需要去執行一件秘密任務,等我回來一定跟你說明白!」怎麼辦?這時候該要怎麼脫身呢?

 

梟解語太了解小色狼這個性了,他腦筋太複雜,現在肯定陷入兩難無法做任何決定。把心一橫,不管了,她一個箭步過去扯住了李淳風的袖子急道:「呆子,還解釋什麼?你跑不過一個老頭子嗎?」

有點惱怒他還呆呆不肯走,她低聲嚴厲命令道:「快跑啊!聽到沒有?」

 

劉大人看到梟解語扯著李淳風的衣袖要跑,怕真的李淳風是偷了什麼東西謊稱有秘密任務,也快步跑上來,一把抓住李淳風的另外一隻袖子,大喊道:「來人啊!快…」

喊不到一句,聲音突然啞了,一把鑄鐵打造的利刃從他背後穿胸而出,鮮血從刀刃的放血口泊泊流下。劉大人還沒能再喘口氣,臨死前睜大眼睛想要用力求救,卻因為失血過多,頭一偏死了。他身後的黑衣蒙面人無情地用力抽刀,使勁推開劉大人的屍體,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聲:「哈哈哈!長安城這麼大,本來以為要花上幾個月的功夫才能找到你小子李淳風的。沒想到託這老頭子的福,他這樣大喊一聲幫我指認了你,真是上天要助我得到『龍玦』的好兆頭啊!」

 

要命!梟解語算起來也是個練家子,刀人小隊不是擺好看的,是真正能跟刺客肉搏的。可是眼前這個黑衣蒙面人,不知用什麼身法無聲無息走就出現在劉大人背後,快到看不清他抽刀殺人…而且這一刀出手就是命中要害,當場斃命,這是自己再練十年也打不過的狠角色!

「快跑!」她毫不遲疑,也沒想跟殺人兇手回嘴,硬扯著還沒進入狀況的李淳風開始在街道上狂奔。

 

「哼!你們逃不出我手掌心的!」黑衣蒙面人也提氣飛奔追上去,他的速度極快,應該至少有梟解語跟李淳風的兩三倍吧?「你們不用怕,我只想借李淳風幫我找出『龍玦』的所在,找到了就放你們走!」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梟解語內心怒罵著,當初她被官兵包抄追捕的時候,哪個官兵不是說,快出來投降,投降就有白白香香的饅頭可以吃…。

別的我還不敢說,就這捉迷藏的本事,你還不是老娘的對手!

她心中算著黑衣人的速度,在棋盤狀的長安城裡左拐右拐,憑著記憶往市場的方向逃走。因為市場那邊容易躲藏的地方多,如果往長安城另外一側,也就是達官貴人住的豪宅區跑過去,那邊每個院落的圍牆都很高,根本沒地方躲。

 

「哈啊啊…梟姑娘,我快不行了…哈啊!妳就扔下我自己逃走吧!」平常沒怎麼鍛鍊的李淳風,被她這樣扯著狂奔,很快就上氣不接下氣,撐不住想要投降了。

「扔了你?那我手上這個『九曲龍尾』誰來幫我解開啊?」畢竟刀人都是練過的,儘管拼命奔跑,她並不怎麼喘:「那個蒙面人都知道想找『龍玦』得靠你,現在你在我手上,我梟解語才不會笨到把到手的肥鵝拱手讓人咧!」

拐過了一個彎,梟解語想從懷中拿個什麼東西扔出去分散蒙面人注意力,這麼緊急的情況下也沒辦法撿地上石頭了…才一摸,摸到了珍藏的那一盒化妝粉…。

愣了一下,可惡!老天保佑不要讓我在蓬頭垢面的時候遇到救命恩人啊!

狠下心,她拿出粉餅盒,用力往街道遠方扔過去。然後用衣袖摀住李淳風的嘴,側身一閃躲進了濃密的樹叢中,並且往裡面又爬了一兩丈,壓住李淳風屏息趴在地上。

 

黑衣蒙面人眼見快要追到兩個獵物了,沒想到她們左躲右閃,彎彎曲曲逃跑,這樣子自己的速度根本沒有任何優勢。眼見她們兩人才轉身過去,蒙面人跟著追來到這條街道,怎麼突然兩個人就消失了蹤影?

呵呵,應該是躲在旁邊濃密的樹叢中了吧?這個小伎倆騙不過老江湖的。

黑衣蒙面人一手拿著刀,另一手用刀鞘撥開樹叢,仔細尋找兩個人的蹤影。

 

咦?梟解語有點納悶了,她對於自己扔東西的手勁非常有自信,她雖然故意把粉餅盒扔高高的,延長落下的時間,按道理應該心裡面從一數到十的時間就會落下,然後「匡噹!」一聲引開黑衣蒙面人的啊!這次是失手了嗎?都已經數到五十了,怎麼還沒聽到粉餅盒掉下來的「匡噹!」聲呢?

 

完了?黑衣蒙面人的刀鞘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兩吋的地方…他要是撥開樹叢,馬上就甕中捉鱉了!

只能是抽刀趁機刺殺對方了吧?

幸好刀人小隊都考慮到了,短刀是皮質的刀鞘,梟解語緩緩無聲無息地抽刀在手,刀刃一寸一寸地移動到自己可以出力的地方,如果蒙面人撥開樹叢,她就會毫不遲疑地跳出去將短刀刺入對方的心臟…被摀著嘴壓在地上的李淳風,只能眼看著亮晃晃的刀尖從自己眼睛鼻子上面移動過去,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匡噹!」終於遠處傳來粉餅盒落地的聲音,還附帶著「咖!咖!咖!喀!喀!喀!」滾動在長安城石板街道上的聲音。在深夜死寂的街道上,非常響亮。

黑衣蒙面人猶豫了一下,轉頭看著遠方落在地上滾動的粉餅盒,迅速做了盤算:如果不是她們逃到那地方,依這小女孩的臂力是不可能扔那麼遠的!

追!黑衣蒙面人連刀都沒入鞘,直接握在手裡提氣就追了上去。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573)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16.等等,孤男寡女同房好嗎?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14.數學神童與公主病少女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