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0 21:16:40 | 人氣(87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北美館:25年典藏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事情是沒有絕對的,展覽精不精彩,內容豐不豐富,目標明不明確,有一定的百分比取決於內、外在,主客觀因素,雖然會進北美館的主要目的是龐畢度特展,另外還有是自己太無聊。可是在二樓的典藏展卻搶走更多的目光,這種枝葉比主幹更搶眼的事情不常發生,但只要機率不是零,事情就這麼發生。

雖然近來心情鬱悶,人多事煩,雖然一直品味不高,很多的藝術作品,看不到價值。如果內外在條件都不在理想的狀態下,買了門票,進了會場,其實更像亂無目的的無頭蒼蠅。不過還有一個很少被注意,但其實很重要的就是導覽,包括導覽的音調。或許是天生的,或許是沒注意到擴音器的影響,尖銳、高亢的聲音,就像是聲波武器,逼使我不得不遠離。不是導覽不專業,也不是內容沉悶,就是音波頻率的振盪和我的調性相互扺觸。也許這麼說對導覽員不盡公平,也抹殺她的努力,只是除了抱歉,還是只有抱歉。

會發現這個不是理由的理由,是當我走上北美館二樓。雖然人不多,也用不到擴音器,不需要過大的聲音,照顧遠處的訪客,而平和的語調也給予另外安定的感覺。心情雖然依舊鬱悶,卻不會因為刺耳而煩躁,腳步可以隨著解說緩步前進。一年導覽次數,不知道有沒有破百次,二十五年的典藏資料,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倒背如流了,能隨時因地置宜,或增或減製造一些不同的變化,讓我忘了原先的鬱卒,我拋掉了本來格格不入的感覺。即便那些畫作離我依舊遙遠,這些畫家還是那麼陌生。一個好的導覽和一個好的導遊,共同的特點就是在一連串的未知之中,帶著遊客走最適合的路徑,然後引人入勝。

其實龐畢度的特展,最讓我困惑的大概是主題多但雜亂。可以看到畢卡索,可以看到米羅、馬蒂斯,也可以看到很多自己搞不懂的作品,然後腦袋開始混亂,無法組織出該有的條理,也不能理出線索和邏輯。而這個時候,正是需要導覽,需要解說,需要幫我們簡單抓到重點。但正如之前所說,尖銳又被擴大的音調把我驅離,也驅離了入門唯一的機會。二十五年的典藏展,其實也有同樣的佈置安排,並不完全相關的作品在同一畫室並列展出,只是在前面已經告訴大家,並不太常被提出來討論的導覽音調,在這裡決定了個人不客觀的評價。

自己並沒有太多藝術細胞,也分不出那一幅畫有多少價值,更不能評斷那一個展出比較精彩,只能用自己心情好壞、停留時間多寡,說幾句不負責任的話。而這樣的事情,其實不是絕對,而是感覺上的相對。不公平,但,就這樣了。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草包族
人氣(872)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行腳台灣 |
此分類下一篇:半嶺水圳
此分類上一篇:東勢林場螢火蟲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