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30 13:12:15| 人氣42,48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34 赤口28K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月10日(三) 上午7:15
7時起床,回了陳生的HI,誰知他已跑在路上。
昨天他又出了一道難題,今天就要試跑全馬。
他的理論是,明天夾好天時地理人和,溫度合適,天氣又好,最重要的是,年初三有時間空間長跑。
跳起身,九秒九裝身,便沿著平日的路跑出去,陳生則由梅子林入口跑回來。本來以為一個轉彎便會見到他,但去跑到小瀝源遊樂場仍不見他的踪影。
經過幾天快跑,又休息了一天,今天的狀態一般,沒有刻意加速下只能跑出6分半鐘1K。稍為提速,終於在城門河畔長廊遇見陳生迎面跑來。原來他來回跑了華舫與長廊,已跑了8K多。
他今天真的以全馬為目標,還帶了兩包能量啫哩。而我只是出發時拍了一包能量棒。
「我沒有看到你的訊息叫我帶啫哩。」我說。
「不要緊,我應該只會用一包,分一包給你啦。」他說。
若他真的跑全馬為目標,我則可能要跑出34K左右。
「我還未有心理準備喎。」
「無所謂,隨緣啦。今天我們襌跑。」他說。
「即是有跑等於無跑,無跑等於有跑。」我笑道。
「沒錯,你還可以慢一點嘛!」
「因為之前要追上你嘛!」我說。
托新裝備的福,現在可以輕易地看到速度及心跳率。現在把原來6分半鐘1K及150左右的心跳率拖慢到7分鐘及140左右。
要完成全馬的目標,陳生又不想在新年跑些很冒險的路,比如上演好狗攔路第三集。所以,決定先跑去太和,再回程,那應該有28K。
老實說,莫說全馬,30K對我來說也太勉強了,所以無論如何,也暗地裏立定28K的目標。
「現在我們跑約7分鐘1K,你跑全馬即要跑多久?」在跑過孖橋,走到污水處理廠,我問。
「1小時跑約9K,42K即要跑5個多小時。」他想了想,續道:「今天6時半開始跑,即12點多才跑完⋯⋯說出口來真的有點瘋狂。」
跑過水警總部,又來到碼頭,總是嗅到柴油味,看到一個父親背著背包,帶著兒子,應該準備上船郊遊。
陳生先把耳機關掉,以免跑在後面最需要知道距離時無法使用。我則用著兩個藍芽裝備。也很考驗它們的電量。要在APPLE WATCH使用NIKERUNNINGAPP,就要開著電話螢幕,我想想這樣也很浪費電力,故也把光度較到最低。
「今天也應該有比賽。」陳生說:「不過不是在科學園舉行。」
跑入科學園,真的沒有比賽,沒有起跑線,也沒有攤位,廣場空洞的感覺。只有一個騎著單車巡邏的叔叔。
「我們在跑城巿河皇者之戰全馬賽事。」陳生說。
「皇者之戰有全馬比賽?」我說。
「是的。好像都是來回跑大埔。」
「哪有甚麼好玩?」我問。
「其他馬拉松賽事也是如此啦。」
「但多數跑一些平日難跑到的地方嘛。」我反駁道。
「你也可以跑在彌敦道呢!」
跑出海濱長廊,在吐露港上的行人路跑,跑步與踏單車的人們開始多起來。先是有一兩個男跑者,一人穿著渣馬T,另一人則穿著啡色跑T。跑得這條路,最低消費也要10K,所以他們的裝備都很充足。
「跑全馬的話真的要買過一個腰包才行。」渣馬T及啡色T超前後,從後面看到他們的腰包裝著水樽,想到真的跑42K,自己真的要可以自行補給一翻。
陳生卻應為水樽放在後面的腰包與放在前面的腰包是不同的。
「放在前面,水較能與自己同步,放在後面則會出現不協調的情況。」
我不用開有水樽的腰包,真的不知道其學問。
因為我們在襌跑的關係,渣馬T與啡T慢慢遠去。之後又一行三人的跑手快速地超前,陳生也忍不住說了句,跑得很快。不一會連渣馬T與啡T也超前了。
在吐露港上,我已跑了9K,陳生則已跑了16K左右,陳生也自行進行補給了。雖然只有10K,但身體狀況似乎也走下坡,速度是明顯地下滑了。
「跑到太和要去麥記買個包食。」見著陳生吃咖啡味的能量啫哩吃得很開心,肚也餓起來。
跑過大王爺廟,因為今天是大年初三的關係,廟外插滿了彩旗,很有新年氣氛。
今次學乖了,不再跑入公園,而是在外邊的單車徑上跑,這樣就不用過橋,但這卻是一條長命暗斜。
昨天才跑過梅子林,這條斜路當然不算甚麼一會事,過橋後是一個髮夾彎下坡道,然後就是大埔林村河畔。從後又追上渣馬T與啡T,他倆不是在我們的前面嗎?幾時又在我們的後面了。
「這段路很好跑。」只聽到他們如此說。
過了兩座橋後,天居然開始下起毛毛雨來。
「真的是好的不靈。」陳生說。
皆因在開始不久我看天色陰沉,便問過他今天會否下雨,想不到真的下起雨來。不過目標很清楚,起碼要跑到太和才有東西吃。二話不說便繼續跑下去。
一路跑到中國橋,看到對岸有一間七仔,心想買一些朱古力總比吃包好,便提議過橋去補給。陳生說會跑著等,就在兩道中國橋中間跑圈。與陳生分手後入七仔買了寶礦力與TIMEOUT朱古力,三兩口便吞進肚子,感覺好了不少,但走上賽道後,便發覺雨下得比剛才密。
回到中國橋,陳生已跑回來,問陳生會否繼續,看他不說話,繼續跑下去,便披上風褸,捨命陪君子。這樣說當然言重了,這種雨勢與渣馬及黑雨比上來根本說不上甚麼,只像澆花而已。
心想,這也好測試MWC17防水能力。由中國橋開始回程,幸好林村河畔沿途有大樹遮蔭,擋了不少雨水,而且跑出了三條橋後來到吐露港口就停雨了。
由髮夾彎跑上橋,一條不是很難的斜路,但已跑了16K後,就開始感到有點吃力,亦預視了一會兒艱辛的回程。
由原路跑回去,下過雨後,車路已經濕了,有些還有積水,還是跑上環保磚路上可以不用左閃右避。跑到吐露港公園,這時又有幾個同方向的跑者從後輕輕鬆鬆地超前,其中一人穿黃色T的跑得特別快,雙腿只看到肌肉與骨頭,是典型長跑的跑者。他三兩下已經超越所有人,不知去向。
「真的跑得很快。」陳生說。
「若我用跑10K的速度,也只能食麈。」我說。
因為陳生與我則越跑越慢,我看一看錶,只能跑7分鐘半1K的速度。
好不容易捱到科學園,我問陳生是否已過30K,他說不知道,等我半馬才再開藍牙耳機。
在這之前他已說腳指沒有感覺。來到差不多19K時,我腳板也開始變得麻木,小腿與大腿都開始不聽使喚。
在吐露港一段時,陳生曾告誡我因前幾天跑得比較多,只休息了年初一,也不要太勉強要跑完全馬距離。
沒錯,以這種速度跑,心肺功能完全沒有問題,問題是肌肉耐力與跟腱能否支持下去。
在科學園時又有一位女孩迎面跑來,陳生笑說看見女孩與小孩都有助提高士氣,我則笑著回應,美女會有效一點。
跑過半馬後,陳生重新開啓藍牙,我說好情況好像要進行突擊任務的星際機師,在隕石群中間進行隱密行動,一出隕石群便所有系統全開的樣子。
陳生一看,原來才27K多些,他一想到還有15K才到全馬,真得有點受到打擊。
但系統全開後,速度反而更慢了。超過半馬的距距,腳掌發麻的感覺傳到小腿與大腿,想變換跑姿放鬆腳板,減少它們所承受的壓力,可以壓力去到膝蓋,比腳掌更難當。
「有人說跑全馬有時行比跑還要快,我想我現在是這個時間。」陳生說。
「要行的請出聲,我也想行一會兒。」我幾乎也頂不住了。
「還是跑到30吧。」他說。
要跑到30K,我則要跑到24K左右,每一百米也很辛苦。跑到在孖橋對出,還是要一步一步撐下去。
「現在100米也變得很漫長。」陳生說。
「當然啦,現在是8分鐘1K嘛!」
過了孖橋,陳生終於到了30K。
「真的要跑下去?」我問。
「看情況吧。」
停下來就很難再跑,尤其是雙腳在這種狀態下。
行到划艇會的自動販賣機,之前完全沒有想過會在這兒補給。但在幾乎筋疲力竭的情況下,陳生還是買了一枝運動飲料。
本來打算借助城門河畔長廊的小斜路再起步,誰知陳生要綁鞋帶。
「這樣就浪費了保寶的下斜啦。」我笑道。
再起步,陳生要找張橋子綁鞋帶,我繼續跑,雙腳的感覺終於回來了,跑得久了行一會,並非真的行快過跑,行最多是15分鐘1K,跑最慢也有8至9分鐘吧?而是行一會兒後,再跑可回復較正常的速度,拉上補下後,應該比慢跑9分鐘快吧?
跑上華舫橋上後,25K的訊號響起了。雖然身體還是可以多跑幾K,但真的深知自己的肌肉鍛練還是不足,不想因此而受傷。回望陳生正跑上來,還是決定在此結束。
挑戰28K是完全失敗了。
後記:陳生再跑下去,挑戰全馬成功!

台長: 逆流而上
人氣(42,481)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運動體育(各種運動、運動情報、球迷會) | 個人分類: 跑步 |
此分類下一篇:《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35 回復跑
此分類上一篇:《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33 好狗又攔路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