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06 11:16:47| 人氣2,36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40.換皮的原因

40.換皮的原因

作者: 冷擎

在自己的法力還沒有因為渡劫的影響全部消散之前,光天決定還是先回到醫院,而不是如同姚晦想像的,兩個人私奔到沒人找得到的地方。

 

自己已經孓然一身八百年了,去哪裡都沒人管也沒人能管。

 

可是姚晦不能就這樣子不告而別,更何況,魔頭張獻忠也同樣受傷了,而且傷得還不輕…光天認為,就現在而言,姚晦待在醫院裡是最安全的。

 

他將懷裡熟睡的她輕輕放在病床上,自己在床邊坐下。沉沉睡著的她像雕像,可能是太久沒有睡這麼香了,竟然連睫毛嘴角動也不動。

 

幸好阿修羅不用睡覺…能這樣靜靜地凝視著自己所愛,這應該是八百年修來的福份吧?

 

突然間光天打了一個哈欠。

 

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所以,渡劫開始的時候,阿修羅也會需要睡覺囉?

 

還是因為有了需要守護的對象,所以自己才會感覺到責任的重量?才會開始感覺到疲憊這回事?

 

他自忖即使滅度真的奪走了自己所有的法力,他還是有一身的功夫可以保護姚晦的,畢竟當年為了報仇,日夜苦練下來的武功是牢牢烙印在他身體裡的。

 

喀拉!

病房的門開了,一個巡夜的護士推著醫療推車進來。在幫姚晦把靜脈注射重新弄好,調整好點滴的速度,量過體溫之後又推著醫療推車走了。

 

也就這麼片刻,手臂上插著靜脈針的姚晦,看起來變得萬分脆弱…即使知道這是錯覺,光天還是萬分擔心地起神飛奔過去拉著姚晦的手,生怕她就這樣子消失不見。

他從懷裡掏出姚晦的素描,那是烏林答在他成年禮那天的記憶影像。

 

 

還是別逞強了,帶著姚晦躲一躲吧?

到一個只有兩個人的世界,那不是很好嗎?

八百年來盼望的,不就是從相遇的那天開始,不論如何再也不分開了?

光天黯然地看著畫本上滿滿的回憶,想到這裡他闔上了畫本,開始試著用僅剩下這麼微薄的法力來尋找地藏的下落。

 

找到地藏,求祂保護姚晦,可能這是不得已中最好的辦法了。

一身傲骨的光天,八百年前的皇帝,從不低頭的他,此刻真心願意付處所有,只要能避免姚晦再度受到傷害...

 

不知道是因為法力微薄,還是地藏真的不再干涉這件事情了,光天用盡力氣,直到天明的時候,仍然一無所獲,找不到地藏的行蹤

 

 

****

 

 

「轟轟轟—」巨大的引擎聲再度響起,撞凹了鐵捲門的叉車迅速後退。

「嘰—嘰—」叉車的兩根巨大鐵叉在鐵捲門上擦出了激烈的火星。

 

「轟隆!碰!乓!」叉車再度衝撞鐵捲門。「咖吱—!咖吱—!」老舊生鏽的鐵捲門在巨大的力量衝擊下,明顯搖搖欲墜。吊在天花板上,用來捲起鐵捲門的電機馬達整個被扯歪了,正中午炙熱的陽光透過被扯下的縫隙星星點點照射在天花板上。

 

「福叔!快點下來!」已經到達坡道底端的員警對著貼在牆邊,用手遮住頭以免被落下的碎石砸種的李友福大叫。此時叉車剛好正要倒退,煙塵稍歇,李友福趕快抹乾淨眼皮上的落塵,趁殭屍被撞倒在地上,扶著受傷的員警走下坡道。

 

「嘎!嘎!嘎!」剛剛被叉車猛撞跌倒的殭屍,嚎叫著又站了起來。

 

「靠!撞這一下也沒用!」看到殭屍幾乎毫髮無傷,偉翔有點崩潰大罵:「搞甚麼,這怪物到底是要怎樣啊!」

 

 

「嘎!嘎!嘎!」站起來的殭屍,轉頭四處尋找周圍的人類,在她發現大部分的警官都已經趁機會跑到坡道下方的時候,身體猛然轉過來,微微蹲下身驅,突然像彈簧那樣向眾人這邊飛撲過來!

 

「轟隆!碰!乓!」同時,叉車又再度撞上了鐵捲門。

這一次,不知道是叉車用了更大力量?還是鐵捲門已經被扯壞,就差這臨門一腳?總之,在叉車猛然衝撞之下,「碰!梆!碰!梆!」連續幾聲螺絲釘掉落的聲音之下,「嘩!!嘩!!嘩!!嘩!!」整片鐵捲門終於掉落下來。

 

落下的鐵捲門除了仍然掛在叉車的鐵叉上那幾片殘骸之外,其餘的隨著落下的勢道,向下滑道了坡道的中間位置。如果殭屍不是向警官們飛撲的話,鐵捲門的殘骸肯定會砸在殭屍頭上。

 

「快!往上逃!」偉翔撿了一根細鋼管,擋住了殭屍揮舞的長爪,危急之間看到鐵捲門整個被扯下,也不顧飛揚的塵土,揮手指著車道的出口大叫。「咳!咳!咳!咳!」但是因為太激動加上吃了不少塵沙,話音未落整個人就面紅耳赤不停咳嗽。

 

「嘎!嘎!嘎!」殭屍沒肯放過這機會,看到偉翔因為咳嗽而疏於防備,怪叫幾聲揮動另外一隻手上的長爪,「唰!」一爪耙在偉翔大腿上。

 

「嗚哇!」瞬間偉翔只感覺到一陣劇痛,痛到必須要大叫才能拉高大腦所承受的痛苦的上限。接著左腳使不上力,直接跪倒。

出於直覺,他弓起左手護在頭部。

「嗚哇!」又是一陣刺痛,手心還有上臂被殭屍的長爪刺穿,「唔…」隔了一兩秒才劇烈來襲的痛楚,令他冷汗直流,心臟在那瞬間幾乎停止,只能咬著牙根硬是忍過去。

左手左腳被砍的偉翔,此時只能憑藉著求生的本能,用另外能用的右手右腳支撐著向後爬,在地上拖出了一片血跡。

 

「小子你撐著!」才爬到一半的李友福,聽到偉翔的哀號,回身將槍口對準殭屍。儘管心知肚明說子彈對殭屍沒有用,但至少能遲滯殭屍幾分鐘。

「咖!咖!」扣下板機只有咖咖聲,「要命!子彈打光了!」原來剛剛撿到的這把槍也只剩最後一發子彈,剛才已經被打掉了,現在連空氣也打不出去。

 

「砰!乓!」突然間迎面一塊磚頭,猝不及防砸中了把注意力都放在獵殺偉翔的殭屍的頭,固然這沒有造成殭屍任何的損傷,但還是救下了只能用單手單腳在地上掙扎爬著逃走的偉翔。

 

殭屍沒有表情,但眾人很明顯可以感受到獵殺被突兀中斷之後的憤怒。

她看了幾眼在地上掙扎的偉翔,似乎認為不管這獵物他也活不了,罕見地,殭屍緩緩轉頭,看著車道口,扔她磚頭的這個人。

這人的身材高大壯碩,加上背後叉車擋著,剛好殭屍就在這個人與叉車的影子之中,強烈的逆光只能看到一片黑的人臉。

 

同一時間,李友福也皺眉掃視著這個陌生人,他手上也拿著一把瑞士製的P365手槍,跟自己手上這把似乎一模一樣。

 

最先衝到車道口的小趙對著突然出現的援兵興奮地問道:「你是霹靂小組的嗎?」但旋即他又覺得不對勁,這個開叉車幫大家解圍的人,是自己孤身一人,而且沒有穿著霹靂小組的防彈衣。

他整個矇了,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問下去,最後,勉強擠出幾個字:「…你…是警察嗎?」

 

 

「嘎!嘎!嘎!」憤怒的殭屍飛撲上來,「叮!叮!」一兩聲細響,長爪砍在叉車的車身上,原來是陌生人矮下身子就地滾開躲避了殭屍的攻擊。

 

陌生人緩緩站起來,仍然維持著將手槍的槍口指向殭屍,視線向前沒回頭,卻自顧自回答小趙的問題:「FBI,我叫Roger。」

「我來調查我同事的死因…看來,似乎你們有人撿到我同事的槍了?」

 

李友福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槍,又看了看Roger,終於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這把槍的前主人,就是FBI的探員,不知甚麼原因,死在這黑暗的地下室。而他隨身攜帶的槍,剛好被李友福撿到。

 

「痛…!」

「你們沒空敘舊了啦!」逃過一命的偉翔,摀著傷口吼著:「殭屍還在那邊,還不快點逃出去?」

「唔…!」

 

 

「嘎!嘎!嘎!」但不知為何,追擊Roger的殭屍,她高舉的雙爪,卻遲遲沒有落下?身體好像中了石化的魔法,固定在那邊。

 

此時殭屍自己也發現了不對勁,「嘎!嘎!嘎!」地叫,但是似乎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她不解地掃視四周,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驚訝地發現,胸口那些被子彈貫穿的小洞,此時像是一圈圈燒焦的小洞,竟然冒出濃濃的墨綠色的煙!!

「嘎!嘎!嘎!」殭屍開始驚慌失措,本來僵硬毫無表情的人形臉龐,竟然開始糾結扭曲。

 

沒去理會殭屍,Roger俐落地從背包的側面抽出了一個小的急救包,扔給在車道底下喘著大氣的偉翔:「這裡面有快速止血的三秒膠跟止血帶,你趕快先自己纏上,這裡偏僻,救護車沒那麼快來!」

 

偉翔張大嘴,瞪大了眼睛看著正在冒綠煙,動彈不得的殭屍…他完全想不透,怎麼刀槍不入,子彈打不死,手上還有削鐵如泥長爪的殭屍,怎麼在Roger出現之後,變成這樣子?

 

直到Roger扔的急救包砸到自己胸口,他才驚醒過來。他畢竟也是警官出身,很快就撕開了急救包,先是給出血的大腿與手臂綑上止血帶,然後拿出FBI專門用來黏合傷口的三秒膠,用力擠到被長爪切片的大腿上。

「嗚啊!Fuck!好痛啊!!」

美國佬的三秒膠沒有包含止痛成分,痛得令偉翔眼淚狂噴,虛脫地按住大腿。

 

「是純銀的子彈,對嗎?」李友福突然冒出一句:「打狼人用的,純銀的子彈…你剛才用來打她的?」他用槍口指了指僵直冒煙的殭屍,滿臉疑惑。

 

Roger搖搖頭:「那沒用,只是電影這樣演,這個你們稱為殭屍,我們稱為狼人的怪物,根本不怕純銀子彈。」

他轉頭看了一下李友福手上的手槍,繼續說:「那把槍裝的都是純銀的彈頭,如果有效,我同事也不會白白送命了。」

 

「嘎!嘎!嘎!」殭屍身上的綠煙越來越多,越來越濃。

唯獨李友福剛剛用Roger同事的槍,打在殭屍額頭上的那個洞沒有冒煙。但也似乎因此,殭屍的頭還可以轉動。「嘎!嘎!嘎!」「嘎!嘎!嘎!」殭屍似乎想要召喚出甚麼魔性的力量來解除封印,對著天花板瘋狂吼叫。

 

「那到底是甚麼?!」偉翔勉強支撐著身體半坐,拉扯到傷口的劇痛令他不自覺用力閉上眼睛,但他還是不放棄地追問:「這太搞笑了,你們FBI倒底掌握了甚麼神祕的力量?」

 

「嘎!嘎!嘎!」殭屍更激烈地對著Roger嘶吼,似乎也想問跟偉翔同樣的問題。

 

「大西整形外科診所的案子是你破的吧?」Roger沒有正面回答,也沒有在乎對著他嘶吼的殭屍會不會突然掙脫封印撲上來,只是稍微退了兩三步,仍然是將槍口對準殭屍,又拋出一個問題:「那你知道為什麼要把人皮剝下來,給殭屍換上去?」

 

 

「不知道…」一下子偉翔語塞,被問倒了。他沒有心理準備會被這樣問,因為所有人都認為當時豪傑是被打昏了,所以大腦神經搭錯線,才會講出「殭屍換皮」這種筆錄。事後警局的電腦紀錄也查不到豪傑講的這一段,連當時的錄影到這邊都被消音了。

但是此時此刻Roger再度問起,他的神情又是那麼肯定,半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應該說,他那表情還有問話的語氣,幾乎代表FBI官方認證說,殭屍的換皮行為不但是現實存在的事情,而且背後還有很重要的目的。

 

 

「嘎!嘎!嘎!」殭屍的上半身幾乎籠罩在綠煙裡面了。可是很奇怪的是,這麼濃的煙,按道理應該要像是火災時候的濃煙,向上飄到天花板,然後循著天花板開始蔓延。

可是並沒有!

綠色的濃煙,還沒飄到天花板就消失了!

 

因為疼痛加上額頭斗大的汗珠的干擾,偉翔幾乎沒辦法集中精神思考,他很想對Roger大吼說:「問甚麼鬼問題?不懂啦!」

可是大夥兒的命是Roger救的,雖然不太會控制情緒,但他至少還懂得分寸。

 

「太陽?!」李友福突然用力拍了他微禿的腦袋,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殭屍怕太陽,所以需要換人皮,才能在白天的時候,在太陽底下行動!」

 

「嘎!嘎!嘎!」就在同時,殭屍突然解除了石化,一跳就跳到Roger面前將他撲倒在地上,然後殭屍舉起長爪就直接插入Roger的身體!

 

這變故發生太快,以至於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直到僵屍的爪子沒入Roger身體的時候,大家才陸續「啊!」地叫出來。

 

「Fuck!這麼難纏!」沒想到Roger竟然毫髮無傷,即使被僵屍撲倒了,他還是狠狠地一記右鉤拳,把僵屍捶飛出去。

旋即俐落地站起來,把手上的灰塵拍掉。剛才被僵屍爪子插的地方則是有幾道黑黑的印,似乎是僵屍的爪子風化之後留下來的?

 

飛出去的僵屍,直接曝曬在中午的烈日之下。僵屍仍然掙扎著,用力支撐自己站起來,不過左右兩手的爪子已經不見了。

 

「所以,手槍子彈雖然傷害不了僵屍,卻可以打穿僵屍穿在身上的人皮大衣?!」李友福終於徹底明白了:「陽光可以從破洞直接照射到僵屍體內…才會有那麼濃的濃煙?」

 

雖然偉翔在坡道底,他還是掙扎扶著牆壁站起來。

只見刺眼的陽光下,僵屍一動也不動站著…穿著人皮,失去長爪的僵屍,看起來跟普通人沒甚麼兩樣。

只是,烈日下這個僵屍,明顯地像是發高燒的病人那樣呈現著強烈的虛脫姿態,中槍的傷口還仍然冒著綠煙,只是沒有像剛才那樣濃烈。

偉翔注意到,Roger剛才之所以跟僵屍對峙,其實是在錄影蒐證。他領子口那個小小的方形攝影機,可以即時把影像送上美國的衛星,因此就算這個FBI幹員接下來殉職了沒能回到組織,影片仍然不會遺失。

 

「我的同事,去了『惡靈夜店』臥底,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要不是你們找到這裡,只怕他的犧牲就白費了…」對著逐漸支持不住,像是充氣人形逐漸消氣的僵屍,Roger感嘆地說著。

 

「『惡靈夜店』?」偉翔皺起了眉頭,這名字他有印象…

 

「你們看!」小趙突然指著僵屍大吼大叫。

 

本來在烈日曝曬之下逐漸縮小的僵屍,突然間像是氣球那樣膨脹,脹得鼓鼓的,在到達最高點的時候,「啵!」第一聲,像是皮球破了,冒出一陣綠色煙霧,地上只剩下一張人皮。

 

 

遠處傳來警笛的聲音。

Roger伸出手,對李友福說:「那把槍…我得送回去給同事的家人。」

 

點點頭,李友福反過來握著槍管,把撿來的槍交到Roger手上。

「你現在就要走?」接著問。

 

Roger收起手槍,走回到車道口的陰影下,邊走邊回答:「不,我跟張偉翔,還有他爸有話要說。」

 

此時的Roger還天真地以為,K市長會聽從FBI的指揮,跟他站在同一陣線上對抗人工智慧吉爾伽美什。按照FBI的想法,既然原本負責臥底的探員死了,那麼,上上之策,就是再找另外一個人來負責臥底。

 

Roger走下坡道,細細查看偉翔的傷勢…他心中盤算著,眼前這個滿頭大汗,咬牙撐著的年輕人,似乎上天送給FBI的禮物…

臥底的人選,年輕人的身影逐漸具體地顯現在Roger的布局中。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2,362) | 回應(0)|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41. 戰帖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39.蛛絲馬跡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