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3 06:00:00| 人氣2,71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18.分屍冤魂「鬼吹風」

18.分屍冤魂「鬼吹風」

作者: 冷擎

哼著小曲,張偉翔悠哉悠哉踩著U-Bike,正要去剛剛接到的物件打掃環境。帆貝房屋只是台北市幾萬家房仲企業裡面一個小的房屋仲介公司,整個台北就一家店,接的案子常常是比較冷僻的房型。但這對年輕而且充滿幹勁的張偉翔來說,才正是投其所好。

 

行銷學教授不是都說,創業就是要做「大廠不想做,小廠做不來」的利基點嗎?

 

可別以為這種冷僻房型不好賣,張偉翔才剛剛成交了一筆,這一筆夠他吃兩三個月了。

 

呣…巷子裡面的四層樓公寓,物件位在四樓,這就是典型的「鬧中取靜,視野遼闊」,邊開門進去,他已經想好了要在廣告上寫的文案了。

因為租客剛搬走,房東想說如果能賣就把房子賣了,不行的話,回頭再找下一個租客。

 

他拿起拖把,提了桶水,開始逐個房間拖地板。

擦了一輪回來,水桶裡面的水還特別乾淨,他很慶幸租客有潔癖,退租的時候把磁磚地板擦得這麼乾淨。

不過討厭的是,窗戶不但髒,積滿了灰塵,而且還明顯有膠布貼過的痕跡。

但是這也不奇怪,幹房仲業這麼久,什麼樣的客戶沒見過?

那種怕光想把窗戶都堵上的怪人還不在少數。

 

走到後陽台倒光了水,扭開水龍頭等待裝滿的空檔,他發現水槽底下的空間,以及洗衣機旁邊,加起來放了四個塑膠收納箱。從那略微有點透明的箱子邊邊可以看出來是貓砂。

 

擦好了玻璃,剩下就是處理這些貓砂了!

 

他用力把水槽底下的收納箱拖出來,還真沉,感覺上像是貓砂裡面放了金條…

 

疑?!

他的同事確實有遇見過,老人家把金條藏這種地方的!

而且,自己最近成交一件,正是鴻運當頭…

如此旺盛的財運加持之下,這裡面極有可能是前租客忘了帶走的寶貝!

 

心臟怦怦跳,他有些期待地打開了最上面這一個收納箱,滿滿都是貓砂。

「神啊,讓我發財翻身吧!」他順手從洗衣機上拿起洗衣服的塑膠手套,套上之後直接在貓砂裡面掏金。

 

摸到了又軟又硬,像是豬肉的東西…還有,這臭味像極了死貓…

 

「哇!!!!」

嚇死人了!

他慌忙將手上抓著的死人腳踝扔下,朝後面退了幾步。

會不會是萬聖節惡作劇用的道具?

他鼓起勇氣,往深一點掏了掏,捧起了一個球狀物,那帶著頭髮,眼眶裡滿滿蛆蟲亂爬的東西,不需要再額外確認,就是個死人頭!

 

愣在當場,他捧著死人頭看著腐爛噁心不成人形的外觀,應該是太震驚了,全身動彈不得!

直到一整把扭動著的蛆蟲爬上了手套,帶著腐肉掉到地上發出「啪趴!」的聲音,他才回神過來。

 

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把那顆人頭放回去,還是隨手扔掉,嚇壞了的他奪門而出,一路上沒命地大喊大叫:「殺人啦!救命啊!殺人啦!」

 

那絕對不是百貨公司服裝店的人形模特兒!

狂奔到了巷子口,他才抵著電線桿大口喘氣,用力甩掉手上那兩隻摸過死人頭的手套,掏出褲子裡的手機,撥打110。

 

很快地,警方封鎖了現場。

 

冷靜下來的他回想起來,地板擦這麼乾淨,絕對不是潔癖…一定是為了擦掉分屍的時候所留下的血跡!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發現分屍案之後,他住的地方開始出現一些「騷靈現象」,就是夜裡東西無緣無故掉下來,或者桌子椅子有人坐上去發出嘎嘰聲,甚至杯子盤子自己掉下來摔碎等等。

 

幸好張偉翔不怎麼怕鬼,怕鬼他就不會組織「鬼屋露營沖煞」這種活動了。再說了,「騷靈現象」有可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毫無防備地捧著被分屍的屍塊,嚇這麼大一跳,誰都難免會心神不寧的。

 

 

****

 

 

「歡迎來到我的工作區!」

躡手躡腳趁下班之後沒人,姚晦實現承諾,讓光天到文物修復的工作區參觀。當然了,對光天而言,表面上是參觀,實際上是調查!

烏林答的幽魂,非常有可能就在這工作區的某個角落,等待自己去救她!

 

大概有十幾件文物整齊地排列著。

「妳負責的文物數量還不少呢!」逛著逛著,光天從這些文物中,或多或少感受到姚晦對於自己工作的熱情:「可以摸一下嗎?」

繞了一圈,光天沒有發現任何烏林答靈體存在的跡象…如果要知道哪一件古物是烏林答靈體接觸過的,那就只能稍微碰觸一下才會知道。

 

「摸一下應該是可以…」她遞給光天一雙手套:「要戴手套才可以…但是摸的時候要小心…」

本來她想提醒光天不要碰壞了古物,可是話到嘴邊停住了,妳不是專門修理古物的嗎?

碰壞了就再修理就好。

 

戴上手套,光天仔細地摸了一輪…失望地嘆了口氣,與自己的預期不同,出乎意料竟然沒有半點跡象。

 

「妳還有其他作品嗎?」光天不死心,好不容易來到這邊,是不是有可能姚晦有哪些作品沒有拿出來,而恰好烏林答的靈體就在上面呢?

 

搖搖頭,姚晦為難地說:「沒有了…我才剛來這邊兩年,算是很資淺的,後面山洞裏面放文物的倉庫我都沒資格進去…這些已經是我們修復三科所有的作品了呢!」

 

這樣啊…光天尋思著,是不是在這邊待一會兒,走走繞繞看,說不定在某個角落裏面…

 

雖然這樣子有點過度鑽牛角尖,但是都已經快接近真相了,必須再加把勁才行!

 

對了,拖延戰術!

「我有帶咖啡來!」光天把咖啡壺放在姚晦的工作台上,藉著想要在桌面上整理出可以放杯子的空間,迅速摸了一輪她的文具、工具。

「現在有點晚了,我想說有可能喝低咖啡因的咖啡仍然會讓妳睡不著,所以幫妳準備的是桂圓紅棗茶。」

 

兩人喝著茶、咖啡,光天不經意地起來四處走走,整個都摸了一遍回來,手套都有點髒兮兮了。

 

「你好像很喜歡這裡?」姚晦突然蹦出這一句話。

 

「哈!比較多的是好奇,今天終於知道修復文物是怎麼樣的工作了…那妳怎麼會覺得我喜歡這裡?」

 

「人對於流連忘返的地方,都會不捨地用手去觸摸啊!」她雙手捧著冒煙的桂圓紅棗茶,小心翼翼地啜飲一口,表情滿足微笑地看著他。

 

眼前縮在旋轉辦公椅子上的姚晦,恬靜而可愛。無法辨別是錯覺,還是渴望,她的言語常常帶動自己久遠的回憶,那些微不足道,生活裡面的片段。

 

那一年,離開天京要到西京赴任的時候,自己也是這樣子撫摸著書房裏面的櫃子,椅子,書畫…直到烏林答出現在門口,攀著門柱吃吃地笑,他才不好意思說了一句:「我是因為流連忘返,所以才用手觸摸,想記住這個感覺…」

 

 

「我有一種感覺,你好像在找甚麼東西?」

「好像丟掉了一件很寶貝的東西,心心念念想要找回來…」

「哈!我胡亂說的,你不要見怪,沒有別的意思!」

嘴上這樣說,心裡面暗自咒罵:姚晦啊,妳就少說兩句行不行?

平常沒這麼多話的,今天問這麼多幹嘛?

 

沒想到光天竟然坦蕩蕩地點點頭:「被妳看出來了?」

「我已經找了幾百年…不過呢,就快要被我找到了!」

 

幸好姚晦少根筋,只是想說「找了幾百年」是光天想要強調找很久的意思,沒去較真,聊著聊著又轉移到別的話題上去。

 

 

 

****

 

 

「怎麼樣?姐怎麼穿就是好看!」邱婷婷不合時令地穿了一件貂皮大衣,趁課長不在,正給大家欣賞她迷人的風采。

 

「啊所以說,只是去相親,吃個飯,人家就送妳這麼貴的貂皮大衣喔?」黃姐走過來摸了一下,她這輩子還真的沒摸過貂皮大衣:「出手這麼大方,一定是很有錢的人。」

 

「诶,姐看的是格調,見面就送貂皮大衣,這肯定是心裡面對於姐的肉體有非分之想…」

「而且啊,這貂皮大衣其實是個瑕疵品,我一眼就看穿他了!根本沒甚麼誠意!」

 

「嗯,確實有蠻大一塊地方的線頭都斷了,要不是婷婷姐妳用燕尾夾夾著,穿起來一點也不像貴婦,反而比較像九袋長老。」

小悠沒見過貂皮大衣,也來湊熱鬧摸摸看,一摸就摸到了燕尾夾。

 

「妳就少說幾句吧,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邱婷婷的目光接著飄到了認真工作的姚晦身上:「晦晦啊,妳那麼會修東修西的,這個大衣能不能幫姐姐修一修呢?」

 

抬頭看了一眼,她有點為難…衣服類的文物其實不多,因為絲織品是古物裡面最容易腐壞的一種。

搖搖頭,雖然她不太會拒絕別人,可是真的沒把握把這麼貴的衣服修好。

 

「不要甚麼事情都推給晦晦啦,隨便上網查一下,這不就有了嗎?」黃姐招手叫邱婷婷過去,果然她的電腦裡面Google到了「專修貂皮大衣」的廣告。

 

「把網址發給我,我親自拿去修總可以吧?」邱婷婷傲然地說。想了一下,又走到姚晦旁邊:「我送去修,妳幫姐拿回來,如何?」

這下姚晦當然沒辦法拒絕。

 

 

****

 

但是,心神不寧的情形好像越來越嚴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屍體嚇到?

張偉翔飯也吃不太下,睡也睡不太好。尤其是睡覺的時候,怎麼都有一股涼氣吹在頭上,可是醒過來之後,卻又找不到那股涼風從哪裡來?

 

上回仙姑發收驚沐浴包的時候,時常上故宮閒聊順便開發客戶的他也是有拿到一包的,可是洗了也沒效。最近作夢,更加嚴重,片片斷斷都是驚慌中被人追逐,跌倒之後夢就突然醒了。

 

他是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住。

不想跟父母親住還不是因為老爸是高階警官,回家就像進看守所,老爸就算不訓話,那嚴厲的眼光總讓他感受到自己像個賊。但他愧疚的,是自己沒能符合老爸的期望堅持下去當上個警官,反而跑來賣房子。

 

發現命案現場,成了目擊證人的這回事,很快老爸就知道了,透過老媽要他回家一趟。但說也奇怪,回家那一晚竟然睡得特別香,半夜沒有涼風吹頂,飯吃的也津津有味…要不是老爸那審問的語氣,他還真想繼續住下去。

 

沒辦法了,這種事情,除了找仙姑還能怎樣?

 

「阿翔啊,你現在看起來確實是滿身煞氣,表面上看起來沒有鬼跟著你,但這樣繼續下去,當你的陽氣弱的時候,難免要有血光之災!」

仙姑拿著幾束香,給張偉翔胸口,頭頂,背後都結手印收了驚,神色凝重地說著。

「先這樣,我想想辦法…」

其實仙姑自己也沒有辦法,不過就是安慰一下罷了。能看見煞氣、鬼魂是一回事,能跟她們溝通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他不用吃甘露丸嗎?」邱婷婷早就習慣修復三課是個「業餘宮廟」這個事實,好奇地插嘴問。

 

「應該不用…無冤無仇,鬼魂是不會沒事害人的…更何況這個煞氣那麼重,遠遠超過甘露丸能化解的程度…。」

 

張偉翔拖著腳步走出了修復三課,沒想小悠正躲在門外,看到他來了馬上湊過來,偷偷問他說,是不是能去發現屍體的那間鬼屋,或者是張偉翔現在住的地方,用碟仙來跟鬼魂溝通呢?

 

因為小悠她們大學的「靈異事件研習社」正愁找不到刺激一點的活動,「你這情況啊,依我看叫做『鬼吹風』!」

小悠一副專家的口吻,神情嚴肅地說:「鬼魂就是趁你睡著的時候想跟你訴說冤情,所以你才會發現涼颼颼的風在吹,那是鬼氣!」

「不讓她把冤屈講出來,她就會一直纏著你,直到哪天你出事為止!」

 

嚇!

…小悠講得還真像回事…小毛頭們的「靈異事件研習社」真的能行嗎?

算了,死馬當活馬醫,總比搬回老爸家失去自由來得好!

 

「命案現場那一個房子已經被警察封鎖了,進不去。」張偉翔抓了抓頭,無可奈何地答應:「我租的房子那邊可以,今天晚上就可以來試試看?」

 

小悠高興地做了一個YES的姿勢,拿起手機群發通知「靈異事件研習社」的社友,今晚9:00要進行「召喚碟仙,靈界對話」活動,讓冤魂把案情講出來,協助警方破案!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2,716) | 回應(1)|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19.人皮大衣的都市傳說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17.溺亡厲鬼抓交替

Jia
如果光天知道姚晦是烏林答
估計他不想她死 (作為人類活到壽終正寢) 才在一起吧
2022-05-11 21:11:00
版主回應
這個族長我來跟冷擎老師反應一下囉~~
2022-05-12 13:47:53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