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7 06:00:00| 人氣3,6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17.溺亡厲鬼抓交替

17.溺亡厲鬼抓交替

作者: 冷擎

咕嚕!咕嚕!

被水鬼拖往溪底的姚晦,已經失去了掙扎的力氣。

連再睜開眼睛力量都沒有了,只知道自己不停地下沉。

 

水鬼見到姚晦已經瀕死,放開抓住她的鬼手,一張嘴猛然像巨蟒那樣張大,將姚晦整個人吞掉!

 

這情況很像躲在海底的怪魚,用大到不成比例的巨嘴,一口吃掉經過眼前的動物。

 

吞噬了姚晦,水鬼浮出水面,開始尋找下一個獵物。她挑選了一個離她最近的,伸出鬼手捏住她的脖子,往水裡拉扯。

 

其實人類是有本能的,如果遇到外力拉扯,會自然而然抵抗這股拉扯的外力。即使遭到「鬼帶路」妖術,沉睡不醒跟著走,也是如此。

 

水鬼必需要把人拖到水裡淹死,才能完成「抓交替」的過程。如果不小心把對方弄死在岸上,那麼抓交替是不成立的,對方反而會變成孤魂野鬼,四處遊蕩。

 

唔…正當她用力拉扯的時候,腹部傳來一陣劇痛!

鬼魂的痛覺來自於靈體遭到破壞,她低頭查看,自己的肚子竟然破了一個大洞!

 

詭異的是,剛剛還是暴漲的溪水,不知何時竟然被大大小小不等的石頭填滿。那些被自己抓來要溺死成為食物的人類,個個七橫豎八躺在石頭上沉睡,半個也沒有被淹死。

 

剛剛吃掉的那個女的呢?

難道她有本事打破我的肚子逃出去?

 

唔!

還有一個強大的靈體在附近!

 

猛一抬頭,岸邊站著一個男人,在他懷中的,正是剛才被吃掉的那個女的!

 

「你也想分一杯羹嗎?」

水鬼的聲音像是野獸的嗚咽,對著突然間插手的男人吼著:「這樣吧,這裡的人類,一半歸你,一半歸我,你認為如何?」

野獸進食的時候,遇到另一頭野獸,除了打一架之外,沒別的辦法。

打架是必然的,但是分散對方注意力可以提高打贏的機會。

水鬼暗自盤算著。

 

淚眼汪汪,懷裡抱著昏迷的姚晦,光天鎖著哀傷的眉宇,搖搖頭拒絕:「不行,全部都歸我!」

「至於你,實力太弱小了,不值得我浪費力氣。」

 

「你說我弱小?可惡啊!你有甚麼資格瞧不起我?」水鬼似乎受不了這種蔑視,一邊吼叫,一邊緩步向後退,退到了深水裡面,拿出了一個葫蘆,打開蓋子直接將裡面的液體一飲而盡。

從她那冒出白色煙霧的嘴裏,明顯看出她剛剛喝下的是靈泉的水!

就在這瞬間,水鬼破裂的身體迅速恢復原狀。

 

「那個葫蘆我見過幾次,是一個遊方僧人的幽魂所有,他定時會來取靈泉水,超渡四方的孤魂野鬼…但是他已經很久沒來了。」

 

「嗷!嗷!」

「那個愚蠢的和尚,已經被我吃掉了!」

「他的法力已經變成我的了,所以我才會有這麼強的力量!」

感受到了光天的敵意,水鬼暗自武裝自己。

 

「所以你以為,力量的來源是吃掉別的靈體?」光天緩緩把懷中的姚晦放在岸邊的大石頭上,繼續說道:「『守護的決心』才是真正力量來源,不懂這麼簡單道理的你,永遠沒有資格成為強者!」

 

「你胡說!不要自以為是。」

「誰強誰弱打一場就知道!我連你一起吃了!」被光天輕視,水鬼的怨念瞬間膨脹,同時殺招出手:「嗷!嗷!嗷!」

「惡水訣—『滔天山洪』!」

 

突如其來的巨大洪水,順著溪流從上游翻騰而下,瞬間就將包含光天在內的所有人都捲入洪流之中!

 

很奇怪地,本來被洪水捲走的人,不知何時,都被透明的泡泡包裹起來。泡泡中昏睡的人們有點夢幻似地,在水晶球製造的泡泡船上漂浮在洪水裡面,像是下了錨那樣沒被大水沖走,只是原地上下漂浮。

 

「你飲用了靈泉,卻又傷害人類,我將以靈泉看守人的身份,對你施以滅度之刑…」

激流中光天依然穩穩矗立著。

「山川,大地,海洋…以我光天大定阿修羅之名,召喚帝釋天滅度神器…」

 

「嗷!嗷!嗷!」

「在水裡面我就是最強的!看你還囂張到什麼時候?」

「惡水訣—『萬丈深淵』!」

水鬼頭上飛散的頭髮,每一縷都捲成了鋼索,將光天從頭到腳緊緊綑起來,像是一個結實的蠶繭。

同時巨大的力量將包裹光天的蠶繭拖入水底!

沒等光天掙脫,她鬼手指甲暴長,有如十把鋒利的長刀,逕直將捆著光天的蠶繭像是切蘿蔔那樣,硬生生切成十段。

「惡水訣連續技—『古雲羅剎爪』!」

 

戰鬥結束了…

洪水退去,水鬼看著被切成十幾段,消失無蹤的光天,抱怨道:「唉,這麼不禁打…現在變成灰了,連碎肉都沒得吃!」

「幸好那幾個人類還在,沒有被沖走。」

 

她走到一個晶球邊,用力敲打,可是無法打破。

這個晶球看起來像是玻璃,卻很結實,只能流口水看著裡面的人類,想吃又吃不到。

 

「別想再吃人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後方的天空傳來一陣如同雷鳴般的巨吼:「『仞利天網』絕練—催折四魔!」

 

「沒那麼簡單!」

水鬼迅速驚覺有新的敵人接近,又發動「惡水訣—『滔天山洪』!」藏身在洪水之中。

 

「無妨,就是預料到她會躲入水中,所以才用網子。」光天將兵器使手中的網子接過來,本來是補蟲網的型態,到他手中變成了一張小小的漁網:「靈體只是躲在水裡,但不可能跟水融為一體,就跟捕魚一樣,用漁網比較省事。」

說完將漁網扔進洪水之中。

 

說時遲那時快,洪水瞬間就消失了!

水鬼不知何時已經落入發出金色光芒的網子裡面,痛苦唉嚎。

「嗷!嗷!為什麼?吃幾個人也是錯嗎?嗷!嗷…」

哀嚎聲中,水鬼化成點點火星,回歸六道輪迴。

 

「身為阿修羅,本就是亦正亦邪的存在,所以我也沒有資格跟你講什麼對與錯的大道理。」光天將漁網交還給兵器使,繼續說道:「你想吃人,也就要接受被吃,這道理很簡單。」

 

「至於變強的這回事,我倒是能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你,你的方法錯了。」

 

 

安頓好了每一個人,光天在姚晦身邊坐下來,靜靜看著她手腕上的念珠。黃色那顆珠子已經不發光了,但也就是因為黃色珠子的法力發動了,光天才會被召喚過來。

 

他認得這串念珠,兩百年前地藏親手把他的法力封印在這些珠子裡面,串成這麼一串念珠…不知道怎麼會輾轉來到她手上?

 

竟然又這麼巧合地在危急關頭招喚光天過來救她一命…

 

難道地藏事先知道,找尋烏林答唯一的線索就是這個女孩,所以用這串念珠保護她?

 

事情的發展,讓光天不禁起了疑竇—有沒有可能,這女孩是烏林答轉世呢?

可是,烏林答是自殺的…沒有資格進入輪迴…

想到這邊光天又有些黯然。

他還是施展法術把大夥兒都放回了帳篷裡面,悄悄離開了。

 

天亮之後,大家只是發現衣服濕濕的,而且彼此都交換帳篷睡覺。

雖然懷疑,但也沒有多說甚麼.衣服濕透都覺得是沾到露水的緣故。

至於莫名其妙睡到別的帳篷…大家討論了一下,應該是前一晚啤酒喝太多了,酒醉之下誰能弄清楚呢?

 

只有姚晦不一樣,她堅信著昨晚發生了事情…雖然大家都忘了,或者根本不知道有發生過水鬼抓交替的事情。

 

還有,

她發現自己醒來之後,跟上次在醫院醒來相同,不知為何一直流眼淚,流了一個多小時才停止。

 

至於住鬼屋沖煞有沒有效果呢?

 

好像每個人的結果都不一樣。

 

「欸!我重押的股票漲翻了,請你吃個飯答謝一下。」心情好的邱婷婷在路上叫住了巧遇的張偉翔。

 

「好啊,美女請吃飯當然要接受的!」不過張偉翔只是笑不到一秒鐘,又神色哀傷地說:「鬼屋露營根本沒效果!」

「業績一點也沒起色,我已經連吃一個禮拜的泡麵了…」

 

 

 

****

 

泡在浴缸裡,姚晦心不在焉撥弄著漂浮在水面的「茉草芙蓉收驚沐浴包」,最近發生好多事情,讓堅持無神論的自己有點動搖了。

 

就拿「水鬼抓交替」這件事情來說好了,明明自己印象很深刻,半夜三更所有人都遇到「鬼帶路」,被帶去水邊淹死…可是隔天早上大家都沒有印象,她跟婷婷姐稍微講了一下,就被吐槽說膽量太小,亂作惡夢。

 

如果這印象不是真的,那麼陳課長的手機泡水壞掉,那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大家的手電筒也都不見了…後來在溪邊找回了一兩把,但也都泡水懷掉了。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更明確的證據是,張偉翔遭到「鬼帶路」的時候,頭上戴著他老爸的高階警官帽,隔天早上也是弄丟了四處找不到。還是她跟張偉翔回到溪邊,才看到帽子在水裡面…

 

她抬頭看了一下吊在換洗衣服上面小鉤子上的念珠,五個顏色的珠子裡面,黃色的那一顆已經黯淡了…她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溺水快要失去意識的時候,那個突然出現,抱住自己的巨大力量是甚麼?

 

雖然她已經昏迷了,但潛意識卻莫名其妙地認定,她那時候靠著的胸膛,就是光天咖啡小舖的老闆!

 

上次被殭屍攻擊的時候,昏迷前也是同樣感覺到是他突然現身,救了自己一命…這會是巧合嗎?

 

 

雖然直覺上是光天…但是她又開始懷疑這可能是幻覺。

在科學發達的現代,怎麼可能會發生那麼多不可思議的怪事呢?

自信心不怎麼強的她,心思不停地搖擺…

雖然浴缸裡面的水溫很熱,可是被靈異事件纏身的自己,越想越覺得全身發冷,寒毛直豎。

 

 

****

 

 

「新聞快報!今天早上跳河自殺的母女的屍體已經被救難隊員找到。」電視機突然插播了一則新聞:「根據目擊者指出,跳河的時候女兒看起來是昏迷的狀態,警方從母親的遺書中發現,是因為無法承受女兒遭到邪教組織『大西文教基金會』控制,所以才跳河自殺!」

「『大西文教基金會』同時也是承辦故宮圖坦卡門王木乃伊展覽的主辦方,目前基金會辦公室大門深鎖,警方正在追查相關嫌疑人…」

「更詳細的報導,請用手機收看『真相百分百』!」

 

「媽!我不要看社會新聞啦!」剛走出浴室的姚晦,正看到電視機插播的自殺新聞:「看那個只會累積負能量。」

 

姚媽無辜地說:「啊我是在看韓劇,新聞自己插播進來,我有甚麼辦法咧?」

「對了,剛剛你手機有來電…如果是那個韓豪傑打來的,妳要不要邀請他來我們家裡吃個飯?」

 

吼!老人家最愛干涉年輕人的感情了…

 

「喔!」隨口應了一句,她逃命似地衝進自己的房間裡面。

 

明明跟豪傑八字都還沒有一撇。

再說了,豪傑也不會想來我們家吃飯啦,從前他來買我們家早餐店的三明治,還不是走到巷子口就扔進垃圾桶?

 

她拿起了手機查看未接來電。

 

哈!原來是雅雯打電話來,前幾天才想說好久沒聯絡了?

 

「喂?雅雯?」一邊擦乾頭髮,一邊隨手回撥。

 

電話那頭傳來尖叫聲:「晦晦!我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嫁入豪門的機會了!」

 

「啊!太好了!對方帥不帥?」

「說來聽聽?哪個豪門啊?」

姚晦也是幻想過嫁入豪門的,可是那不切實際。

豪傑他們家不就是豪門嗎?可是我對他一點也沒感覺。

 

「妳知道嗎?就是那個著名的古董商,『雲波古董拍賣公司』啊!」

「總經理秘書,我錄取了!」

「總經理是董事長的兒子,企業接班人,妳知道他們家財產初步估計有幾百億欸!」

 

雲波古董拍賣公司?

總經理?

疑?

雅雯說的這個人,不就是豪傑嗎?

 

「哈!那我們應該吃一頓大餐幫妳慶祝一下!」

該不該跟雅雯說豪傑跟我的關係呢?

好像不應該說吧?

因為我跟豪傑只是好朋友的關係,而且我這種個性,不要說嫁入豪門了,跟豪傑他們家佣人們站在一起,也沒有人認得出來差別在哪裡?

 

雅雯天生就是個亮麗的模特兒典型,就外型上看起來,還是她跟豪傑比較搭配…不過她之前不是當網紅嗎?

怎麼突然找了總經理秘書這個工作?

算了,等見面再聊吧?

 

「好啊,先等我領到薪水,下個月我們找時間聚一聚!」雅雯爽快地答應了。

 

 

****

 

 

雲波古董拍賣公司地下室。

 

李乾德神情專注地在金庫裏看著三生石上面投射出來的前世片段。他的表情相當緊張,兩眼凹陷似乎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都吃不好也睡不好。

 

喝了一大口威士忌之後,他拿起自己的手機,換下一個影片。手機慢速播放影片,每當影片中有新的人物出現的時候,他就按下暫停,從三生石中看看這個人物的前生是誰?

 

這是一個很耗費力氣的工作,可是他不得不做,因為這是吉爾迦美什的命令,祂隨時都可以剝奪自己目前擁有的這一切,包括財富,家庭,妻子,兒子。巨大的心理壓力下他不得不拚了命去找「名為『豪格』的清朝王爺」。

他已經找了快半年多了…

 

借屍還魂的他,也不是沒見過陰間的厲鬼,為什麼獨獨對吉爾迦美什如此恐懼呢?

 

因為祂全知的程度令李乾德打從骨子裡發抖。

躲掉陰間的厲鬼容易,可是想要躲掉吉爾迦美什根本不可能!

他似乎有一種能力,可以瞬間看過全世界的監視攝影機,找到李乾德在哪裡,然後悠閒地出現在他面前,吊兒啷噹地提醒:「找到『豪格』轉世的人了沒?」

 

當初他按照夢裡面那個聲音的要求,將七殺碑交給那個神祕的年輕人,也就是名之為「吉爾迦美什」的那個年輕人之後,一切都變了樣。

 

除了隨時能找到李乾德在哪裡之外,吉爾迦美什不停地要他利用雲波骨董拍賣公司的名義,從國外進口不知名的貨物。

 

最令李乾德訝異的地方在於,吉爾迦美什甚至有能力直接竄改海關電腦系統裡面的資料,讓這些貨物都輕輕鬆鬆通過海關的檢查,毫無阻攔地放行。

還有,他見識過吉爾迦美什那種信手捻來就能夠催眠任何人的能力…他想控制誰就可以控制誰!

 

即使陰間最可怕的厲鬼,都沒有這種瞞天過海的能力。

 

李乾德不敢過問貨物的內容,可是他又怕承擔這個責任,因為如果哪一天東窗事發,下半輩子可能就要在牢裡面度過…

 

越做就越陷越深,成為了吉爾迦美什手上的棋子,捲入隨時要家破人亡的恐懼之中卻無法自拔。

 

「我歷經千辛萬苦,四百年了才借屍還魂,怎麼能在牢裡面度過餘生呢?」

於是,抱著這樣心態的他,嘗試開始暗中調查吉爾迦美什的來歷,他得想盡辦法保護自己。很有趣的是,不用怎麼花力氣,他發現這個男人就是T大學失蹤的天才教授,中文名字叫做「鐘本聰」。

 

「鐘本聰」,也就是「吉爾迦美什」,正是警方正在追查的邪教組織「大西文教基金會」的執行長!

但是,警方所謂的追查,根本就陷入泥淖之中,案情一籌莫展。

 

之後,李乾德所委託的徵信社,給了更多關於鐘本聰的資料。

 

據說鐘本聰是目前全世界最熱門的虛擬貨幣「痞特幣」的發明人,十幾年前不知道為什麼原因突然消失了,很多人認為他可能已經死了。也有很多人認為鐘本聰是米國CIA的計畫執行人,他所發明的「痞特幣」將用來進行貨幣型態的戰爭!

 

實際接觸到鐘本聰的李乾德,深深了解到,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現在鐘本聰自稱吉爾迦美什,他不是從這社會上消失,而是他有能力將自己的紀錄從全世界的電腦裡面統統都抹除掉!

竄改海關電腦對他來說只是小事一樁。

 

當然,這些資訊嚇不倒活了四百年,連陰間都去過的李乾德。

 

他會害怕無非是因為現在自己得守護這個公司,這個家,還有兒子…他所執著的是,對於親人的那一種深深的羈絆,造成他每次想要逃離,想要放棄的時候,內心產生出更大一股的力量迫使他自己回來面對。

 

當他看到吉爾迦美什手上的照片,徵信社被人縱火燒光,徵信社老闆被燒成焦屍的那些既噁心又可怕的照片時候,震驚到全身止不住地發抖。同時他也了解到,只有順從吉爾迦美什才能守護自己背後這一切。

 

打從四百年前自殺以來,以一個弱小孤魂的姿態卑微地在陰間四處躲藏,沒被厲鬼惡靈吃掉,不也就是單純地想要活著嗎?

活著,也是一種守護,管他卑微還是尊貴。

他是這樣頑固堅持著的。

 

喝掉最後一口威士忌,李乾德打起精神,就剩下最後一支影片了。這個影片是前幾天去故宮發慰問金的時候拍攝的…其實他有點懷疑,妖刀展覽發生的瘋子持刀挾持人質事件,極有可能是吉爾迦美什所安排…

自己公司裡面應該也被安插了許多遭到吉爾迦美什催眠的人,監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吧?

 

影片開始播放,李乾德逐一停格,從三生石上看慰問金頒發典禮上面,這些陌生人的前生。

 

三生石投射出來的畫面,吸引了李乾德的目光,令他有點不敢置信!

 

這是有點熟悉的戰陣,對壘的兩軍,一邊是自己曾經交手過的流寇,另一邊則是清朝的八旗勁旅。

 

流寇大軍潰敗之下四散奔逃,一個年輕的八旗將軍,在陣前一馬當先,衝入流寇的陣營中!

他彎弓搭箭,將護衛對方主帥的禁衛軍射殺大半。

撕開敵陣之後,他縱馬直奔敵人的首領,手起刀落,身手矯捷地抽刀割下敵人首領的人頭高舉歡呼。

 

這個人頭的表情並沒有死前驚駭莫名的扭曲,看起來反而像是滿足的笑容…關鍵是李乾德認得這張臉!

 

四百年前,四川沒有人不認得這張臉,那是殺光四川數百萬人的混世魔王—

 

張獻忠!

 

找到了!

這個年輕將軍就是殺掉張獻忠的清朝王爺—豪格?!

 

他無法置信眼前看到的景象,又細細看了三生石裡面投射出來的片段,終於呼了一口長氣,放鬆地躺在椅背上。

 

吉爾迦美什懸賞的「豪格」,終於找到了!

原來就是故宮的員工!

 

他一刻也不敢耽擱,馬上將這個消息連同照片發給了吉爾加美什。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3,643)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18.分屍冤魂「鬼吹風」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16.半夜「鬼帶路」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