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0-05 06:00:00| 人氣62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38.芙蓉子的「扶龍大法」

作者: 冷擎

38.芙蓉子的「扶龍大法」

 

「甚麼人在中軍大帳中喧嘩吵鬧?」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瞬間凍結了所有人的動作,只有長孫與竇夫人兩個一個人負責頭,一個人負責腳,趕快把僵直昏死的梟解語抬到旁邊的長椅上躺好。

「孩兒見過父帥!」二郎從容地退到旁邊,拱手對大步走進中軍大帳的金甲將軍行禮。

「大將軍!」其餘的人紛紛單膝跪地異口同聲喊著。李淳風畢竟是當面見過皇上的,對於這種情況並不慌張,也自己退到一旁,站在二郎身邊,拱手不發一語。他抬頭看了一下剛剛入座的金甲將軍,既然二郎稱呼父帥,那這個人就是唐國公李淵了。

唐國公身旁跟著兩個人,一個做師爺打扮,一個則是道士裝束,後頭跟進來十幾個將軍,有兩個職位比較大的並肩站在師爺旁邊,其餘跟著進來的將領也都是單膝跪地行禮。

「咳!咳!諸位將軍,是否發生了甚麼緊急情況?剛才有士兵說中軍大帳有人鬧事…這簡直是無法無天,難道眾將眼中就沒有唐國公這個王爺了嗎?」師爺打扮的人正是劉文靜的好朋友,李淵的主要謀士裴寂。

他目光掃視眾人,最終停在陌生人李淳風身上…然後用「逮到你了」的表情,扯開嗓子嚴厲地質問:「從實招來,剛才是誰鬧事?」

應該是因為尊卑之分,二郎似乎不是很想去理會裴寂,所以雖然裴寂代唐國公發言,他卻不回答。在場所有人,都隨著裴寂的目光,釘住了這個身穿道袍的陌生年輕人。

 

好像這時候不適合說出自己就是李淳風吧?城牆上還貼著捉拿殺人逃犯的告示呢!

「貧道道號鬼谷子,師從至元道長,今天是受邀前來商討天下大勢,無意中驚動了王爺,貧道深感罪過!」說著,又深深對李淵行一個大禮。

 

「鬼谷子… ?!」李淵捋著自己的鬍鬚半瞇著眼睛,突然像是想到甚麼似地,那個捋鬍鬚的手停住了:「既然是謀聖鬼谷子親自前來,想必是有甚麼重大的事情要告知本將軍的吧?敬請道長賜教!」說完,做了一個大家可以不用繼續跪著的手勢,將軍們紛紛起身排列站好。

李淵身旁也有一個道長,想必就是李淵的國師,剛才賀若有提過的傅奕…

既然出入都帶著國師,很顯然他是非常相信易卦占卜,修仙煉丹這些秘術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李淳風發現,李淵的國師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似乎有一種同行相輕的鄙視感。但是既然唐國公發問了,剛好自己也觀察到皇上即將面臨的災難,不如提醒一下唐國公,趕快準備才是上策:「王爺千歲,眼前就有一件即將發生而且會動搖國本的戰爭…貧道夜觀星象,掃把星進入紫微星垣,迫近紫微星…這是異邦大軍即將對皇上挑起戰爭的徵兆…請唐國公務必號令三軍,趕快準備出兵保護皇上。」

 

看得出來李淵對這突如其來的警告不知所措,只是臉皮僵硬,雙眼圓睜卻無神,嘴角不斷抽動,半句話也沒說。反而是裴寂大笑:「哈哈哈!昨天我才聽說甚麼『龍玦』即將出世,天下就要大亂,今天又聽到了突厥人想要對皇上不利的事情…想必是你這個臭道士想要混一點賞銀才在這邊危言聳聽吧?」

他挪動了一下肥肥胖胖的身子,轉身恭敬地對李淵的國師說:「傅奕道長,這個自稱鬼谷子的山野道士所講的,可是真的嗎?」

傅奕道長閉目凝神,沉穩地說:「裴老,剛才我緊急元神出竅,到天上問了一下,這事情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呣…總歸一句,天機不可洩漏啊!」

所以,其實沒甚麼事情好緊張的吧?李淵會意過來,微微點頭,這事情冷處理就好。

 

梟解語並沒有昏迷,只是因為過度震驚與丟臉導致腦子跟身體分離了,大帳裡面的對話還是有在聽,這時候聽到了傅奕的回答,心中感到萬分好奇,小色狼可以叫天神下凡,而這個道士反過來可以元神出竅到天上?

這樣的人物非得見一見不可!

她緩緩坐起身,對長孫、竇夫人、賀若蘭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好了,然後躡手躡腳走到李淳風後面,探頭偷看傅奕道長。不過先讓她吃驚的是李淵的長相,一張臉長滿了皺紋…呣…以前就聽爺爺跟爹爹說過,皇上嘲笑自己的表哥李淵是「阿婆面」,就是老太婆臉的意思,今天一見還真的是這樣子!

 

「聽見了嗎?自稱鬼谷子的鄉下道士,傅奕道長都上去天庭問過了,天下太平甚麼事情都沒有…你這造謠可是滔天大罪,還有甚麼話要辯解的嗎?」裴寂的敵意很明顯,李淳風這時候個人弱點就顯露無遺了,被人質問之下,腦筋打結一時想不出來怎樣辯解,張大嘴巴啊啊啊有點口吃。

 

吼!真想一腳把小色狼踹趴下去,怎麼這麼沒用,那個死胖子才一句話就判你死刑了!

 

還是得本姑娘出馬才行:「話可不能這麼說!」

她信步走到李淳風前面,擺好架式,先釋放出郡主等級的氣場,眼神如同雷射光掃視過裴寂、李淵、傅奕,確認這三個人都已經被震攝到了,她才繼續說:「萬一鬼谷子預言的事情真的發生了,在座各位不知道該承擔甚麼樣的責任呢?」

「這可不是單單人頭落地就能了事的吧?」

唰一瞬間,李淵、裴寂兩人臉色慘白,傅奕仍然是不為所動,裴寂身旁的兩個將軍則是互相耳語不停。

才一句話就震驚全場,梟解語正想繼續追擊,沒想到李淳風上來扯住她袖子低聲說道:「欸!梟蠻子,在王爺面前不能這樣呼嚨嚇人吧?」

 

「猴-喔-!」裴寂像是抓到對手把柄那樣一臉得意:「我聽到『呼嚨』兩個字了!」他又加重語氣:「大膽刁民,竟然想『呼嚨』王爺,你們這種江湖騙術我看多了…來人啊!給我拿下!」

 

好啊,這個死胖子實在欠揍,欺負本郡庶民小色狼也就罷了,連本姑娘你也敢惹?她用力甩開李淳風的拉扯:「慢著!都給我退下!」

她伸手制止衛兵們的行動:「你這師爺是重聽還是耳聾呢?貧道道號『芙蓉子』,專長是『扶龍大法』!鬼谷子說的是『扶龍』,你是哪一隻耳朵聽到貧道『呼嚨』兩個字呢?」她又加重語氣警告:「我鄭重跟你們說,如果你們冥頑不靈,來不及『扶龍』救駕,按照天象顯示,四年之後將會改朝換代,江山易主。到時候你們一身的榮華富貴,能不能保得住還真不知道呢!」

 

一時之間大帳內安靜無聲,所有人都被她這個驚人之語嚇壞了!

 

「啪!」李淵用力拍了一下將軍座的扶手,突然站起來,臉上看起來像是極度震怒,又像是喝醉酒滿臉通紅那樣,全身開始劇烈顫抖。

 

慘了!梟蠻子激怒大將軍了,李淳風又急著拉扯梟解語的袖子:「欸!妳就少說一點嘛,我們身上揹著的麻煩事還不夠多嗎?本來我們還指望王爺來幫我洗刷冤情,妳這樣子激怒他,不就是一棒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了嗎?」

 

「怕甚麼?我爺爺楚國公楊素當年可是領兵百萬大破突厥,滅亡南陳的大將軍,我小時候睡午覺,把爺爺的臉當墊腳枕頭,爺爺屁都不敢吭一聲。」她又用力甩掉李淳風的拉扯:「放開我!再拉一次我就用刀子插你的指尖,看你怕不怕痛!」

 

此時竇氏輕聲輕腳地走到了情緒萬分激動的李淵身邊,附耳說:「夫君,冷靜點!不要以為機會已經出現就輕易露出你的企圖…先不要急。依我看,這芙蓉子講的事情如果是真的,天下將要換主人了…那我們可得要更加深謀遠慮,不要急著強出頭才行。你還不快跪下為皇上即將到來的劫難痛哭?!」

 

是啊,剛才聽到天下將要易主,一時高興差點仰天大笑。可是站起來正要大笑的時候,突然想到左右還有皇上派來的眼線,王威、高君雅兩個人盯著,要是笑出來只怕就是人頭落地大禍臨頭。強忍住興奮,又不知道該如何收拾的情況下脹得滿臉通紅肌肉扭曲,聽到竇氏的提醒才恍然大悟:「嗚哇!!皇上!!您可要保重龍體啊!」

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痛哭失聲:「就算是謠言,只要有人膽敢加害皇上,我李淵絕對率領千軍萬馬殺他一個片甲不留!」

 

所有人看到李淵跪下了,也紛紛跪在地上跟著嚎啕大哭,只有李淳風、梟解語兩個人站著,面對哭成一片的場面,滿臉的無奈,同時也不知所措,只能呆呆站著看看接下來這些人要怎麼演?

 

「諸位將軍,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報效皇恩的時刻到了!」哭了一陣子,李淵用袖子擦乾了眼淚,似乎是因為擔心皇上的安危而過度傷痛,撐住膝蓋靠著竇氏的攙扶勉強才能站起來,癱倒在大將軍座上悲愴地說:「高將軍、王將軍,請兩位將軍立刻調齊人馬,我們隨時準備出發保護皇上…各位將軍你們就先聽高、王兩位將軍的號令,趕快去準備吧!」

 

原本站在裴寂旁邊的兩位將軍站了出來,拱手說道:「高君雅、王威謹遵大將軍調遣!」說完大踏步離開大帳,其餘的各位將軍也跟著出去了。李淳風驚訝地發現,本來在身旁的二郎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可能也跟著去整頓軍隊準備出發保護皇上了吧?

 

左右看看人都走光了,李淵這時候突然從大將軍座上跳起來,三步作兩步閃到李淳風、梟解語面前,行了一個大禮,既親切又恭敬地拉著李淳風的手說:「失敬!失敬!兩位仙長請上座。」搓著雙手滿心期待地問:「敢問鬼谷子先生,剛才芙蓉子說的事情,可是千真萬確的天機嗎?未來幾年真的會改朝換代嗎?」

「重點是…我們李家…能怎麼做才可以延續榮華富貴呢?」

 

沒回答李淵的問話,梟解語慢條斯理地在客座上坐下,擺好了郡主的架勢得意地看著惱羞成怒的裴寂,「唐國公請稍安勿躁…我的師兄鬼谷子夜觀星象,已經看出,未來幾十年,從武川鎮發跡的關壟貴族將會稱霸天下,貴不可言…」抿了一口茶,製造一點氣氛:「所以,要延續榮華富貴,當然是繼續拉攏武川鎮出身的豪傑,榮華富貴自然不在話下!」

「但前提是,要能夠找到『龍玦』。」

 

梟解語的郡主氣場不是假的,李淵閱人無數,自忖法眼無法看透眼前的芙蓉子,心想這仙長高深莫測,對她的話是深信不疑:「哈!真的嗎?」李淵的表情像是如獲至寶一般,回頭抱住竇氏高興地喃喃自語著:「找到『龍玦』,出身武川鎮的關壟貴族會稱霸天下,我們李家就是出身武川鎮的啊!…稱霸天下…哈,哈哈…。」

 

「但是…唐國公,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再高興也不遲…」皺著眉頭,梟解語覺得舉止怪異的李淵似乎以為他自己就是下一任皇帝了。

「芙蓉子仙長,還有甚麼訓斥,弟子恭敬聆聽!」李淵馬上放下了夫人竇氏,恭恭敬敬垂手站好。

嗯,趁他高興,趕快要他出面幫小色狼洗刷冤屈:「首先第一件事,需要知道,當今天下只有李淳風可以找到『龍玦』,而他正在被朝廷當成殺人犯通緝中,你得下令幫他洗刷冤屈。」

「這有何難?」李淵轉頭吩咐裴寂:「你跟劉文靜商量一下,買通皇上身邊的『五大貴人』,把這個案子搓掉,不得有誤!」

裴寂雖然不滿,但是主子嚴詞命令,只能鞠躬稱諾,領了這個任務。

完成了指示,李淵又滿臉堆笑恭敬地請示:「那麼,芙蓉子仙長,是否還有其他吩咐呢?」

「很好,只剩下一件事情。」梟解語端過茶盅喝了一口,想像自己是太后正在吩咐太監們做事情地說道:「既然關壟貴族的榮華富貴仍然可以持續幾十年,而李家又是關壟貴族中名望最高的一個,那麼…關於二郎的婚事,最好是選擇與關壟貴族後裔聯姻,強強結合,才能讓所有出身武川鎮的關壟豪傑歸心。」

「這…這事情…」李淵對這事情沒有心理準備,他答應不下來,結結巴巴之下連忙回頭對裴寂與傅奕擠眉弄眼,看能不能有人出來代表發言?

 

「慢著!貧道日前上過天庭與玉皇大帝商量過,二郎的婚事,應該要與江南財團聯姻,才能確保李家既富且貴…請問芙蓉子道友,妳可是跟哪個天上的神仙商量過這事情嗎?」傅奕不說則已,一出口就是玉皇大帝的旨意,李淵聽了也很滿意地點頭:「請恕弟子無禮,敢問芙蓉子仙長,二郎的婚事,您可是跟哪個神仙商量過的呢?」

 

糟糕!我根本沒有跟任何神仙商量過啊!

就是仗義為了幫長孫一把,才把小色狼之前講過的話加油添醋說了一遍…

完蛋了,這下該怎麼回答呢?

雖然心裡面慌,不過她仍然像是個臨朝聽政的太后,面對著奸臣的責難,絲毫不為所動,緩緩端起茶盅又喝了一口。

 

此時大帳內似乎捲入了一陣寒風,李淳風感覺到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冷顫,就像是大帳外面突然下起大雪那種感覺…

「呵呵呵!二郎的婚事,能是你們這樣草率決定的嗎?」大帳外響起了成熟女性帶著霸氣的聲音:「看來,似乎沒人把我們滎陽鄭家看在眼裡?!」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621)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39.二郎的婚事怎麼變這麼複雜?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37.崩壞的初戀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