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1 06:00:00| 人氣79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37.崩壞的初戀

37.崩壞的初戀

 

作者: 冷擎

「呼!總算完成了!」

伸一伸懶腰,剛才聽到打更的聲音,現在已經三更天了。李淳風把畫好的365張「迷心符」收攏成幾疊,用細紗繩捆好,然後收拾桌子上的硃砂毛筆等等。收著收著,看到書桌旁邊還有一杯冷掉的茶…

對吼!太專心以致於忘記了,梟蠻子傍晚也不知道發甚麼神經,鬧了一陣子情緒回自己房間,晚上睡覺前又不請自來端著一杯熱茶,放下之掉頭就走…當時自己想說茶太熱等一下再喝,沒想到專心幫她畫符,結果茶放涼了也沒注意。

 

「好渴啊!」睡到一半醒過來上廁所的什缽苾揉著睡眼走過來,看到李淳風桌上這杯茶,也沒問可不可以,拿起來就咕嚕咕嚕灌下去:「哈…好舒服啊!」

這時他才注意到想要拿茶杯的手停住在空中的李淳風:「哈…風哥,怎麼這麼晚不睡啊?你桌上那一疊符咒是什麼符咒呢?」

吼,蠢牛跟梟蠻子兩個人都是一個樣,貴族是不是甚麼事情都不用問別人意見就先做了呢?

那可是梟蠻子為了獎賞我幫她畫365張迷心符的犒賞欸!

一下子就被他牛飲喝得不剩,還一臉無辜問我在幹嘛?

好啦,不過就一杯茶,其實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都改口叫我風哥了耶!

更何況梟蠻子倒這茶的時候心不甘情不願的,說不定裡面下了甚麼符咒也說不定?

都怪我太笨,她要甚麼符咒我就畫給她,不小心把她弄成一個巫婆了!

「阿牛,這是梟姑娘要的『迷心符』,總共是一年份365張…」邊說他又綁了一條紗線上去,這樣更不容易散開了。

「風哥,『迷心符』聽起來就是可以讓一個人神魂顛倒,意亂情迷的符咒,對嗎?解語要這麼多張做甚麼?是不是分我幾張呢?我有時候也會想要讓解語對我神魂顛倒一下耶!」

雖然還用手揉著眼,談到女人的事情這蠢牛就清醒了,李淳風搖搖頭解釋:「這些是『女生版』的『迷心符』,只有女生用在男人身上才有效的,而且,這些都還沒有主人,要等梟姑娘用朱砂蓋上手印,這樣子吃了符咒的人才會對她神魂顛倒,愛到死去活來一整天。」

不過蠢牛年紀輕輕怎麼就會想拿「迷心符」去對付女人呢?得好好開導開導!

「至於男人用的『迷心符』也是有的,可是我認為,男生就應該堂堂正正去追求女生,失敗了就算了,用『迷心符』很下流…」

「應該說,我也不能畫給你,這樣違反職業道德。」

突然間,什缽苾像是看到鬼似地往後跳了一大步,瞪大眼睛用顫抖的手指著李淳風的臉:「你…你的臉怎麼會變成這樣?!」

「變成甚麼樣?」深更半夜的不要這樣子嚇人好不好?

「有必要嚇成這副樣子嗎?」

他隨手找了一面銅鏡來看…糟糕…自己的脖子,左邊臉頰,甚至眼睛的眼白部分,浮出了紫黑色細如網狀的紋路,像是瓷器被打碎之後一片一片拼回去那樣!

不,又好像是左邊身體的血管流著深黑色的血液,所以從外表看起來,血管的脈絡像是破碎的花紋,甚至連左眼都是這樣子。「龍角金刀」的黑暗力量?

他腦中瞬間閃過的,是師父至元道長所形容的,師叔發瘋時的長相:深黑色的血管佈滿全身,承受不了發狂的痛苦,身上的肌膚被入魔的師叔自己抓得血肉模糊…。

我也逃避不了黑暗力量的吞噬嗎?

很奇怪的是,此時的自己明明在鏡子裡面看起來是個怪物,但心情卻無比地冷靜,絲毫不會感到緊張,甚至連那種因為震驚而產生的劇烈耳鳴都沒有…

 

就是安靜,無比地安靜。

 

「阿牛,我沒事啦,這是因為寫符咒需要運用法力,一次寫太多了,我的法力透支,所以需要借用寄宿在我身上的『龍角金刀』的力量…過一會兒就好了,別擔心!」

「那就好,剛才真的嚇死我了!」手放在嘴巴上又打了一個大哈欠:「那我去睡了,明天你可得要早早叫醒我啊,以免解語又逃跑把我扔下來。」

很快地,什缽苾又開始鼾聲大作。

有了這幾疊「迷心符」,梟蠻子應該會比較高興一些了吧?

不過黑暗的力量是甚麼呢?

看著鏡子裡面怪物般地自己,他下意識地想用數學方法來分析這件事情。由於不再透支法力來畫符咒,黑色的血管脈絡逐漸消失退去,這時候他才想到該緊張害怕…

不知道「龍角金刀」下一次會在甚麼情況下出現?

那種無比安靜,甚至都察覺不到自己還活著的狀態,就是所謂被黑暗吞噬嗎?

還是說,這只是個開始?

 

大清早,梟解語就來敦促李淳風整裝,要去一趟鷹揚府找賀若跟長孫,幫長孫的婚事出主意。什缽苾怕梟解語帶著李淳風出門其實是要把他扔下來,執意要跟著,可是什缽苾這張突厥人面孔出現在太原駐軍司令部鷹揚府裡面,肯定是要被當奸細抓起來的。

「不如這樣,」沒辦法了,只能給他一些差事,以免他亂想。梟解語指著桌子上那幾疊「迷心符」說道:「要不你就幫我保管這幾疊符咒吧?這符咒對我很重要,這下你總該相信,我不會趁你不注意的時候逃跑吧?」

什缽苾覺得這個說法很有道理,喜孜孜地拿了那幾疊「迷心符」塞進自己的包包裡面,揮揮手往馬市方向走,他說後面往雁門關的路,騎馬比較快。

 

鷹揚府佔地廣大,賀若蘭因為要貼身保護唐國公李淵,所以住在比較核心的區域,遠道而來想要對自己婚事討個說法的長孫姑娘,是被安排到邊緣的客舍。

「小梟,長孫的事情可能今明兩天就會有個決議,現在很麻煩的是,唐國公的國師傅奕還有謀臣裴寂都希望能安排二郎與江南財閥聯姻…主要的想法就是說.當今皇后蕭氏出身江南財閥,娘家有錢到不行…北方的貴族難免貴而不富,正好可以有個互補。」賀若蘭邊走邊說,因為走得急了,語氣有點喘。

「賀若…政治上的事情有點繁瑣,這個我後面那個小色狼會負責幫我搞定。而我呢,其實是衝著長孫當初的一句話來的,當時她說,就是想親自跟二郎要個說法,如果二郎不喜歡她,那麼她就二話不說乾脆俐落轉頭就走…」

「話說…她到底見到二郎沒有?」

提到李淳風,賀若回頭看了一下他,而他本來正在看著鷹揚府內的營地與軍容,碰巧與賀若眼神交會,連忙微笑點點頭…這個舉動惹得賀若掩嘴吃吃地笑。梟解語正自顧自說話,沒看到賀若在笑,只是感覺到她沒有認真聽自己講話,又用手肘拐了她幾下:「欸!妳有沒有在聽啊?到底她們兩人見面沒有?」

「哈!有啊,第一天她們來的時候,二郎就自己出來找她了…畢竟她們是青梅竹馬,從小就訂親的…」

「啊!妳看,她們來了!」手指著前方穿著亮黑鎧甲的少年將軍還有旁邊一齊走的長孫:「妳沒見過二郎,對吧?我以前也沒見過他,他是終南山貴族中學大我們兩屆的學長喔!」

循著賀若手指的方向,看到幾個人與一個黑袍將軍談笑走過來。

 

不會吧?

突然間梟解語像是被閃電劈中,瞬間眼前一片漆黑…。

「小梟!妳怎麼了?妳沒事吧?」賀若被突然間軟倒在她身上的小梟嚇了一大跳,急著搖她的肩膀:「快來人幫忙,小梟昏倒了!」

 

怎麼回事?

我沒辦法控制我的身體了…

二郎身上掛著的玉珮…

不就是救命恩人的那塊玉珮嗎?!

 

所以,二郎就是我的救命恩人…!!這…這該怎麼辦?

 

頭好痛,滿腦子星星亂飛,什麼聲音一直嗡嗡作響,心跳好快…

我現在只能聽到自己怦怦怦的心跳聲音,血壓越來越高了對吧?

怎麼怦怦怦的心跳聲越來越大,像是在耳朵旁邊撞鐘那麼大聲呢?

 

哇!!!好想哭,早知道今天跟賀若一見面就該跟她拿粉餅,趕快到廁所塗一塗啊!

 

而且,早上急著過來幫長孫出主意,頭髮也沒梳好,忘了照鏡子,說不定眼角還有眼屎…死了…!梟解語…妳的青春歲月,還有妳的初戀,都因為一塊粉餅、兩坨眼屎加上一蓬亂髮,徹底崩壞了…!

救命恩人,你可千萬不要因為我這副醜樣子而做惡夢啊!

 

一群人七手八腳把眼睛睜的特大,嘴巴像章魚嘴那樣呈現o字形,四肢卻僵硬不動的梟解語抬進最近的大帳…一個軍醫過來看了一下,說可能是中暑了。

 

是啊,救命恩人就是我的太陽,這麼近距離靠近太陽,我能不中暑嗎?

 

嗚…怎麼每次遇到救命恩人我就出醜呢?

妳快點動起來啊?

腦子趕快跟身體連接起來啊!

現在像個屍體那樣躺著,怎麼能顯露出妳的郡主氣場呢?

賀若蘭不停地按摩梟解語的四肢,長孫則拿了濕毛巾敷在她額頭上,一個比較年長也穿著軍裝的婦人,應該就是唐國公的夫人竇氏,拿了一個西域傳來的小銀匙,舀了一些蜂蜜水倒進她嘴巴裡面…。

 

看到梟蠻子走著走著突然像是中風那樣軟倒,李淳風也嚇了一大跳!他馬上畫了一道「神農治百病神咒」給她貼上…

沒效…不會啊,這個咒可以治中暑的!

中暑應該就是身體極度燥熱所導致的…對了,退燒用的「化風邪去熱煞神咒」…

沒效?

會不會她真的中風了?

「活血百骸貫通神咒」…不行…到底梟蠻子怎麼回事呢?

只能在這邊著急,一點也想不出辦法…明明早上還好好的啊!

 

「這位道長,小將李二郎,敢問道長道號該如何稱呼呢?」眾人都在混亂的時候,只有黑袍玄甲的李二郎不當一回事,對著仍在比手畫腳畫符咒的李淳風拱手恭敬地發問。

「蛤?這位將軍,你在跟我說話嗎?」一道「無敵解毒神咒」正畫到一半:「你好,貧道道號『鬼谷子』…不好意思,先等我一下子,讓我先把這道符畫好給梟姑娘貼上…。」

滿懷希望地期待「無敵解毒神咒」能發揮效用…可是青藍色的微光在梟解語身上一下子就沒入了,沒效,並不是中毒。他重重嘆了一口氣,真想召喚心月狐給她附身,這樣就知道病因了…可是心月狐那個媚術厲害…到現在想到當時的情景自己都還會臉紅心跳的。

「喔!原來是鬼谷子!失敬失敬,我大哥大嫂才說這幾天會有一位來自清溪鬼谷洞的仙長來訪,我想就是您了。請恕小將無禮怠慢…道長是否移駕上座呢?小將看這位姑娘只是睜大眼睛,兩個瞳孔並沒有向上吊起來,而且牙齒也沒有劇烈咬著舌頭…所以應該不會有事,就別擔心了!」

邊說邊拉著李淳風上座,馬上就有勤務小兵過來倒了一杯茶。李淳風這時候仍然驚魂未定,只是比較有心神可以認真看看四周…這營帳好大啊!中間有沙盤,兩邊的椅子加起來有二十幾張…

難道,這就是中軍大帳嗎?

「二郎大將軍,不好意思初次拜訪就丟這麼大的臉,梟姑娘她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因為剛到太原水土不服的關係吧?」

「昨天聽說了,梟姑娘是長孫她們一家人的救命恩人,我們會請最好的大夫來幫忙診治,就別擔心了。更何況,我娘、賀若、長孫還有隨軍大夫都在努力著,我們就別給她們添亂了…。」

還是二郎穩重,天生自帶大將軍氣質,放手讓屬下去做,自己則是鎮住場面…不過其實想想,自己平常也不會這麼慌張的…不都是為了梟蠻子嗎?雖然在上座坐著,眼睛還是離不開像個屍體正在被急救中的她。

「鬼谷先生,昨天小將聽縣太爺劉先生說起了『龍玦』的事情,長孫也跟小將說過了,你們在南陀山小村莊遇到厲山飛、漫天王搶奪『龍玦』的遭遇…所以…後來你們找到『龍玦』了嗎?」

李淳風並不清楚梟解語跟劉文靜透露了多少秘密,不過從二郎的問話推測,應該是全盤托出了。雖然二郎是唐國公李淵的次子,可是皇上有令不能洩漏…

怎麼辦?要怎麼跟二郎說明才不會失了禮數又能委婉拒絕呢?

「呣…二郎大將軍,請務必原諒,『龍玦』的事情我不敢亂講…不過能透露的是,很慚愧辱沒了皇上的託付,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龍玦』在哪裡?」他感覺到自己說話時應該是一臉苦笑。

「欸!叫我二郎就好。小將我個性喜歡結交江湖上的朋友,曾經聽說,『龍玦』早在漢朝年間,就被埋在漠北的匈奴龍城裡面…我們家祖上就是在漠北的武川鎮出身…據說武川鎮就是從前匈奴的龍城…不過武川鎮經歷過一兩百年歷史了,也沒有聽說有人挖到『龍玦』…聽說當今世上只有一人可以找到『龍玦』,除了他之外,斷無其他人有這個可能…鬼谷先生,這事情當真嗎?」

咦?二郎怎麼對『龍玦』這麼有興趣而且也有深入的研究?

見了面不寒喧講客套話,劈頭蓋臉的就是切入重點…慢著…對『龍玦』熱衷的人,像是漫天王還有那些江湖豪強都是想拿到『龍玦』,藉由神龍的法力問鼎天下…

難道他有逐鹿中原的野心?

唉!我要是認真學點面相術就好了,可以先看看對方的面相來決定自己要怎麼應對。否則眼前二郎面帶微笑跟我談『龍玦』,還真的不知道他只是好奇,還是真的有甚麼圖謀呢?

難道說,他在套我的話?

 

「當真!這事情千真萬確!」

本來躺屍的梟解語,神智清醒只是全身不知道為何失去控制,整個過程卻仍一直偷聽著救命恩人跟小色狼的談話,可能是終於放鬆下來了,她突然間坐起身來冒出這一句話。

看著嚇呆了的賀若、急急忙忙伸手接住從她額頭掉下來的溼毛巾的長孫,還有蜂蜜水濺得滿手的竇氏,她抓抓頭神情尷尬地說道:「不好意思,讓大家操心了…」

 

深呼吸,梟解語,一切從這時候開始…!

對,要讓二郎重新認識,我,郡主風華般的梟解語!

 

她用優美的郡主姿態穿好鞋子下床,恭恭敬敬地給二郎,還有未來的婆婆竇氏(當然是想像中的啦)行禮問安,然後走到二郎面前用自認最溫柔婉轉的語調說:「大將軍,您好,小女子乃梟解語是也。」

 

如何?

看著二郎睜大的雙眼,應該是被我的姿色給迷住了吧?

罪惡啊,妳的容顏!

 

咦?小色狼坐不坐好,幹麼對我擠眉弄眼的呢?

哼哼!忌妒吧?

這是庶民常有的情緒,身為郡主只需要無視就可以了!

 

哈!二郎離開座位向我走過來了…

天啊!這不是夢吧?

歐不…我又要暈倒了!!

他一定記得我的美貌,就是那段抱著我策馬遠離戰火,浪漫到不行的烽火兒女情啊!

 

噢!他伸出手來了…是要攙扶我嗎?

老天爺,我真是被神眷顧的灰姑娘…

快!救命恩人,快對我說,說你等我很久了,說你日日夜夜都在想我…

還有還有…稱讚我這出水芙蓉般的絕世風華吧!

 

二郎禮貌地接過了竇氏遞給他的手絹…來了…這手絹就是訂情之物…!!

雖然樸實無華,但又浪漫到了極點…!!

真不愧是配得上我的白馬王子啊!

梟解語用郡主迎接王子的姿態,高傲地抬高了下巴,優雅地伸出手,雪白的掌心向上,食指與中指曲張,迎接這歷史性的一刻!

 

半晌,二郎終於鼓起勇氣對高傲如維納斯雕像的梟解語說:「梟姑娘…請趕快用這手絹把眼屎擦了吧?」

「看得我很不舒服…。」

 

唔…腦中傳來無數嗶嗶啵啵的聲音,初戀像是完美的維納斯雕像遭到頑皮小孩重重的一錘,開始出現無數的裂痕,最後終於支撐不住自己的重量崩塌成為一堆甚麼也不是的石膏碎塊…

喀啦喀啦碎塊崩壞落下的聲音迴盪著…

不知道經過多久,依稀還可以聽到零零碎碎還有幾個滾得遠的碎塊仍掙扎著發出殘餘的喀啦喀啦聲。眼前逐漸昏暗,全身失去力氣…。

 

「啊!小梟!妳怎麼了!快醒醒!」

「快來幫忙,梟姑娘又昏到了!快來人啊!」

「大夫,這還有救嗎?」

「天蒼蒼,地茫茫,焚香拜請四金剛,太上老君魂魄歸位神咒,急急如律令!!」

 

唉!你們別忙了,讓我死了吧…。

 

梟解語…妳知道嗎?

初戀的苦澀…那味道不是初釀的春梅酒…

如果妳還活著,而且仍然有勇氣…

多年以後反覆品嚐,可能甚麼都沒剩下。

唯一清晰的是兩坨壞了大事的眼屎的滋味…

妳…事到如今還能挽回救命恩人的心嗎?

如果是在「終南山貴族中學」那個殘酷的殺戮戰場,妳只怕會落得一個「眼屎女」的綽號吧?

雖然梟氏生存法則第三條是這麼說的:所謂氣場強大,就是明知道自己被捉弄了,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但還是來個修訂版吧?

加一條註解:初戀失敗不在此限,該哭還是得哭。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793)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38.芙蓉子的「扶龍大法」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36.不管閨蜜想借什麼都應該是可以的吧?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