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9 06:00:00| 人氣6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45.女人賞女人耳光只是因為生氣嗎?

作者: 冷擎

45.女人賞女人耳光只是因為生氣嗎?

 

「那…梟蠻子,我要走囉!妳…真的不跟我們一起去找龍玦嗎?」

背著簡單的行囊,李淳風看著正對著一大面銅鏡化妝的梟解語,雙手五指互相叉著扭來扭去問道:「我有點擔心妳手上的『九曲龍尾』,如果找到龍玦,我就可以快一點幫妳拿下來,以免祂日日夜夜吸妳的血。」

 

吼,小色狼怎麼這麼囉嗦啊!

「欸,上回不是跟你說了嗎?找到救命恩人之後,我就要待在恩人身邊,你自己去幫我把龍玦找出來!」

撲了一些粉,她繼續說:「你設身處地想想看?如果只剩下一個月可以活命,你會把這一個月用來找那個不知道在甚麼地方的龍玦?還是會待在心愛的人身邊,好好度過餘生呢?」

這聽起來也很有道理,還真的一時想不出任何理由反駁她?

不找出龍玦,梟蠻子可能會被「九曲龍尾」吸血吸到死,可是找出了龍玦,她就會嫁給二郎…

好難啊,就沒有一個辦法,梟蠻子不會死,也不會嫁給二郎的嗎?「呣…妳講的確實是道理,不過我也還沒有好好跟妳道謝…謝謝妳幫我問了龍角金刀的事情,還有讓唐國公下令赦免了我的殺人罪…妳放心好了,我…我一定會盡快把龍玦找出來!」

 

噗哧一聲她笑了出來,半瞇著眼懶懶洋洋地說:「小色狼,你有這份心就足夠了!本姑娘這個人就是俠義個性,路見不平一定要拔刀相助,更何況你也算得上是本姑娘的朋友啊!朋友有難,我當然是兩肋插刀,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說完,拿著梳子推了李淳風一把:「走吧!我送你到外面。聽好了!你可不准隨隨便便死掉啊,我可是等著你回來當二郎的馬僮呢!」

李淳風被她這樣戳著,意興闌珊轉身出來,剛走到自己的房門口,

「唉唷!」

「唉唷!」

突然從李淳風房門口急急忙忙衝出來的賀若蘭正巧撞在他的懷中。

她雖然失聲叫了,但知道自己正被李淳風給抱著,又閉上了眼睛不肯馬上起來。

 

「賀若!妳怎麼來了!我才正在化妝,準備等一下過去找妳跟長孫呢!」梟解語以為賀若蘭跌傷了,連忙過來拉住她,把她從李淳風的懷裏面拉出來。

 

「小梟,我前天才聽說李大哥今天一大早要出遠門,花了一天一夜縫了一件全新的衣服…昨天夜裡剛剛縫好,想說打個盹兒,沒想到醒來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時辰…這才急急忙忙跑來。」她邊說邊把背上背著的小包拿下來:「呼…!謝天謝地,李大哥還沒出門!」從裡面拿出了一件嶄新的衣服,兩手拿著衣服的雙肩直接貼在李淳風的肩膀上,滿意地看了一下子,又轉頭笑著問梟解語:「怎樣?很合身吧!妳說好不好看?」梟解語沒回答,就是神色有點僵硬。

 

「李大哥,你這一走也不知道多久以後才會再遇見你…有可能到時候我已經回長安城,回到掖庭裡面,再也不能出來了…。」賀若蘭把衣服摺好,拉過李淳風背上的背包,賢慧地把衣服妥妥貼貼地塞進去放好:「以後…希望你看到這衣服的時候,能想到我…。」

 

此時的李淳風還正在擔心賀若蘭剛才是不是有撞傷,聽她這樣問,也沒多想,回答道:「好啊,我會想念妳的!」接著又關心地問:「剛才跟我相撞的時候,沒有受傷吧?」本來大大方方的賀若蘭突然間扭捏起來,低著頭不說話。

 

「時候不早了,小色狼你就快點走吧!」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就是一股氣,討厭賀若這些噁心的行為。

還熬夜縫衣服?到底是怎樣想討好小色狼啊!

吼!剛剛她撲在小色狼懷裡面不起來,一定也是別有用心!

小色狼這反應也太超過了,不是應該拒絕賀若嗎!

 

應該跟她說:「賀若姑娘請自重!」不是嗎?

 

終於,賀若蘭抬起頭,淚眼汪汪看著李淳風的雙眼…

半晌,她突然踮起腳尖,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對準他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

 

「啪!!!」氣急敗壞的梟解語右手拉開了賀若蘭,左手馬上就給了她一個清脆響亮的耳刮子。

「妳!」話才剛出口,看到賀若蘭淚汪汪,既是失望,又是憤怒的眼神,她突然間才清醒過來!!

 

…我…我剛剛對賀若做了甚麼?

 

就在梟解語楞楞看著賀若蘭驚愕發呆的時候,賀若蘭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啪!!!」一巴掌甩在梟解語臉上!

 

一字一句怒道:「明明是妳自己不要,憑甚麼妳有資格阻止我愛他呢!」

「更何況,我也只能遙遠地愛他,我就是一輩子只能當個沒人愛的刀人,難道連作夢的權利都沒有嗎?!」說著說著,她緩緩退步,用手掩著腫起來的臉頰,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跑了。

 

還不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情的李淳風,完全狀況外地問:「梟蠻子,妳還好吧?要不要我寫封信甚麼的,找人幫妳去跟賀若說一說,說妳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我的手長在我身上,不是故意的怎麼可能打賀若耳光呢?

 

可是…我是故意的嗎?

 

我想不出來有甚麼原因我非得要打她耳光不可…

只有…只有莫名其妙突然間爆發的憤怒沒地方發洩。

 

「不用了,你走吧,劉大人還在等你呢…也不用幫我寫信了,讓我一個人靜一靜,過幾天我自己去找賀若道歉就好了…不會有事的,快點走吧,你在這邊我反而更煩…。」

 

這樣啊…李淳風還是小跑步地回到梟解語房間,拿了一條乾淨毛巾就著臉盆裡面乾淨的水迅速沾濕了,邊擰邊跑回走廊…梟解語還呆呆站在那邊。

「喏!用這濕毛巾摀著比較不會痛,很快就消了…小時候教書先生打我手心的時候,我都是用袖子沾口水來擦,很快就不痛了。」

 

梟解語一言不發接過了毛巾,沒再說甚麼,垂頭喪氣地走回房間。到了房門口才轉頭跟李淳風說:「路上小心,好好照顧自己。」然後推開房門進去,緩緩地掩上,躺到床上用雙手枕著頭癡癡看著天花板。聽到李淳風腳步走遠了,滿溢的眼淚才從眼角滴落到床上。

 

妳就活該只能是一個人過日子,寂寞就是妳最好的朋友…!

就這樣東想西想一直到天黑了,她才無精打采起來,隨便吃點晚飯就睡了。

 

隔了一天,梟解語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這樣子繼續下去不行,只能鼓起勇氣去向賀若道歉,否則萬一讓她誤會了我喜歡小色狼,傳到長孫或者二郎耳中就不好。更何況還是得去二郎那邊露露臉,找點事情做,觀察他的作息,也才知道該在甚麼時候給他下迷心咒水不會被發覺。

好,就這麼決定了!

梟解語就著妝台迅速上了一點薄妝,突然間聽到有人砰砰砰用力敲門。

 

誰啊?這麼沒禮貌敲這麼用力?

不知道本姑娘現在是唐國公府上的貴客芙蓉子嗎?

沒想到才剛要起身去開門,「磅!」一聲巨響,一群人直接用腳踹開了門衝進來,滿滿地擠得半個房間水洩不通。

既然都衝進來了,梟解語就乾脆坐下,甚麼大陣仗沒見過?

她馬上擺出了郡主的氣場,凌厲的眼神掃視著衝進來的這些官兵。

這一大群人倒也不敢繼續造次,分開站到兩邊中間讓出一條路來,從兩排官差中間走出一個笑吟吟的胖子。

 

原來是死胖子裴寂啊?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死胖子一直看我不順眼,想必是來找碴了。也好,前仇舊帳一起算,等一下用龍閃割他一根手指頭,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跟本姑娘作對?

 

「早啊,梟姑娘打扮得這麼漂亮,是打算要去哪裡呢?」

「裴胖子,本姑娘沒空在這邊跟你閒耗。你有屁就快放!如果是來找碴的,那你也看過晉陽宮那個日晷儀的下場了,不妨所有人亮出傢伙,一起上來試試看?」

「本來我還正煩惱著,找不到空檔來跟妳說說心裡面的話。別人我敢得罪,但就這李淳風李大人,那可是我家老大唐國公的貴賓,一根毫毛都碰不得的。偏偏李大人像隻蜜蜂似地整天繞在妳身邊,我心裡面那還真是急啊…所以說,趁李大人走遠了,特別登門拜訪…。」

 

「停!」梟解與一向對別人的長篇大論沒興趣,在本姑娘面前,只有本姑娘問話,沒有你死胖子囉嗦的餘地:「所以,就是來找碴的,對吧?」

她早就把九字真言默念完畢,「嗡~」細微的聲音迴盪在房間裡,手上的「九曲龍尾」已經在眾人頭上盤旋,隨時等著梟解語下令看是要砍誰?

 

「唷!我還真是被嚇到了呢!梟丫頭妳武功厲害的緊,沒有天下第一也有天下第二…但是呢,很可惜妳還動不了我…怎麼說呢…先看看我為妳準備了甚麼禮物吧?」說完,打了一個響指,後頭有人大喊:「裴大人有令,把人帶上來!」

 

誰啊?

梟解語大惑不解,自己也算是事故老練的人了,看這死胖子還真的是底氣十足,半點也不像是虛張聲勢,難道他有甚麼殺手鐧嗎?

要帶甚麼人上來?

不會是賀若吧?

 

「嗚哇!」一個年輕的少女被粗暴地推倒在梟解語的腳邊,雙手被反綁,長長的頭髮散亂,身形看起來倒是跟梟解語有幾分神似。這少女嚇壞了,又沒有力氣起來,只能趴在地上低聲啜泣著。

 

梟解語一開始先是矇了,但是眼前這少女…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她眼睛越睜越大,眼神越來越朦朧,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難道是她?真的是她嗎?

 

「嘿嘿嘿!梟丫頭,妳不認得她是嗎?要不要我告訴妳她的名字呢?」說著,揮揮手,馬上有一個士兵蹲下來揪住在地上哭泣的少女的長髮,把臉硬是拉起來,又抓住她後腦勺轉給梟解語看。

 

「解語…」少女先是認出了梟解語,臉上滿是泥沙眼淚鼻涕哭求道:「救我…我還不想死…。」士兵不等少女把話說完,將手放開,又讓少女趴在地上哭泣。此時的梟解語已經氣憤到全身顫抖了,但是還不明究理…腦筋好亂!

 

終於,情感還是戰勝了理智,梟解語直接撲在少女身上,抱起她將自己的臉埋入她懷裡,痛哭道:「解憂,太好了,妳還活著!原來妳還活著!這世界上不是只剩下我一個人…嗚嗚嗚…。」

 

「很好,太感人了!」裴寂邊鼓掌邊說:「只可惜啊,妳的堂妹楊解憂的這條小命能不能保得住,就要看妳肯不肯配合了…」他停了一下,感覺到梟解語已經把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了,才又繼續說:「聽清楚了,條件很簡單,妳跟在李淳風身邊,當他找到龍玦的時候,妳就把龍玦放自己身上保管,拿龍玦回來換妳堂妹這條命。如何?」

「這事情對妳來說輕而易舉,對吧?」

 

可惡啊!!!

這死胖子怎麼可以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奪取龍玦呢?

再說了,我為什麼要受他脅迫?

不如現在殺了他們,帶著解憂逃入深山!

 

…不行,這樣子我們倆都要在荒山野地裡面度過一輩子,我倒還好,解憂沒經歷過苦日子,只怕捱不過去。現在劉表舅又跟小色狼走了,我也沒辦法虛情假意先答應死胖子,然後請劉表舅幫忙把解憂救出來。

 

「妳這堂妹啊,是二郎從亂軍之中救出來的,二郎覺得她嬌滴滴可愛,就安排在身邊當侍女…妳要是不答應我的條件,那也行,我就先找人在妳堂妹臉上畫上幾刀…這樣子看二郎還會不會願意繼續帶著她?」

「要是臉被畫花了,流落街頭,那可都是妳這個堂姐的錯啊…哈哈哈!楊解憂有妳這麼一個沒肝沒肺的堂姐,還真是可憐吶…」假裝擦著眼淚,臉上卻掛滿笑容假意地說:「嗚嗚嗚,我都覺得替她掬一把同情之淚了。」

 

「死胖子你…!」

可惡!可惡!可惡!

我梟解語這輩子最恨就是被人家這樣踩在腳底下,氣死我了,這個死胖子,卑鄙無恥的鼠輩!

 

「不要啊…不要畫花我的臉…。解語…我還想回二郎身邊,妳一定要救救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也沒甚麼東西可以報答妳…就求妳看在咱們兩姊妹一場,救我一命好嗎?」

頭還埋在解憂懷裡的梟解語,徹徹底底想明白了…

即使自己有了「九曲龍尾」,武功天下第一,但就是捱不住別人哀求,就是心軟…

真是要命的罩門…!!

梟解語啊,我看妳總有一天會死在這罩門上。

 

「解憂,妳就別擔心了,我答應這死胖子的條件就是了。看妳養得白白胖胖,能待在二郎身邊是最好了…等姐姐拿到龍玦回來,我們一起待在二郎身邊,妳說這樣好嗎?」

 

楊解憂破涕為笑,用力點點頭:「好啊,那我們可以一起做女紅,一起燒菜,一起畫畫,跟以前一樣過無憂無慮的日子!」梟解語用手撫摸著解憂的額頭,幫她把頭髮理一理,然後抬頭對裴寂說:「一言為定,我去幫你把龍玦拿到手,如果我回來看到解憂有甚麼不周到的地方,本姑娘絕不善罷干休!」

 

「可以!一言為定!」裴寂又打了一個響指,馬上後面進來一隊中年婦女,先是用剪刀把楊解憂身上的繩子剪斷了,然後又把趴在地上的楊解憂扶起來,用清水洗了洗臉,扶她到床邊坐好。

「那麼…梟丫頭,妳可以啟程了!外頭已經幫妳準備好一匹駿馬,往北走,應該不出一兩天可以追上他們。」裴寂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另外,雖然我這招有點陰狠,但妳不用擔心,我還是非常守信用的。喏,我已經請人去準備轎子了,等一下就用八人大轎把妳堂妹送回二郎府上,好生伺候著。」

 

「死胖子,本姑娘也不想跟你在這邊瞎攪和,既然訂了契約,好歹你也拿個信物讓我帶著,以免日後死無對證!」梟解語生氣歸生氣,腦子還是盤算著,遲早要弄清楚裴寂今天這個陰損的招式背後到底誰是主謀:「沒有唐國公的命令,量你也不敢私下如此猖狂吧?」裴寂笑而不答,從懷中摸出了一塊唐國公的玉製令牌,遞給旁邊的親兵,看著親兵把令牌交到梟解語手上,才迸出了一句話:「妳猜呢?」

原來,這就是裴寂跟李淵賣關子沒說出來的,狡兔的第三窟!

也是啦,陰損的招式沒說出來,弄髒自己的手就罷了,不關主子的事。

 

「沒關係,誰輸誰贏都還不知道,大家走著瞧!」梟解語把令牌收好,走到床邊,跟解憂說了一些話,像是安慰她要她別擔心之類的,然後拿起了隨身的行囊,牽著解憂的手,對裴寂說道:「俗話說,聽其言,觀其行。八人大轎口說無憑,本姑娘還是得親眼見到才算數。」

裴寂微笑著,轉身領著一行人走到了縣衙外面,果然一頂八人大轎已經等在那邊,顯然裴寂很清楚,今天出這陰招,梟解語只能硬生生吞下去,按照他的條件去把龍玦拿到,並且親自交到自己手上。梟解語又跟堂妹楊解憂講了一些話,然後俐落地翻身上馬,回頭再跟解憂道別。裴寂見梟解語騎在馬上並不動身,知道她的意思是要看到他們把解憂安全送回鷹揚府,因此催促轎夫啟程。梟解語騎在馬上跟著,直到親眼見到楊解憂安全回到鷹揚府了,才策馬回頭離開太原往北奔馳而去。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654)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46.賭上老娘的幸福,死也要救出皇帝!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44.年輕人玩不過老狐狸?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