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0-08 06:00:00| 人氣2,07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39.二郎的婚事怎麼變這麼複雜?

 

作者: 冷擎

39.二郎的婚事怎麼變這麼複雜?

 

王威、高君雅兩個將軍是皇上派在李淵身邊的眼線。

剛才領了李淵的命令出來整頓軍馬準備要北上救駕,兩個人走著走著,覺得事有蹊蹺,彼此對看一眼,又回頭快步往中軍大帳走去,繞到邊邊僻靜的地方,耳朵貼著大帳帳篷偷聽。

「王將軍,高將軍,兩位是迷路了嗎?」耳朵才剛剛貼上帳篷,模模糊糊聽到了幾句話,背後就傳來一個聲音:「鷹揚府校場幅員廣大,兩位將軍如果不嫌棄,就讓小將為兩位將軍帶路,如何?」

聽這聲音心裡面明白了七八分,回頭看果然是李淵的二兒子李二郎…

剛才出營帳的時候明明看他還站著沒動,怎麼這下突然就出現在這個角落裡,顯然是為了防備有人偷聽機密,所以出來查看。

果然,李淵是在密謀著甚麼事情,不敢讓皇上知道!

 

「二郎…你來的正好,我們尿急正想找廁所,想說在這個沒人看到的角落就脫褲子撒尿…哈哈,讓你見笑了!」王威一手抱著頭盔,一手亂抓頭髮裝作迷糊狀。二郎笑而不答,兩個將軍知道沒趣,互相用手肘頂了一下對方,戴上頭盔走了。二郎望著兩個將軍走遠,才回到中軍大帳門口,才到門口看到眼前的陣仗,整個人也就怔住了,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不知該進還是該退?

 

梟解語正努力思考著該如何破解傅奕的提問,這老道士手段太高了!

他開口閉口都說自己是跟天上神仙商量過的,傳的是神仙的旨意…

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

疑?可不可以叫小色狼降下天上的星宿來問問看說,這個老道士是真的能通天?還是自己裝神弄鬼呢?

欸!這辦法好!

她正想招招手要鄰座的李淳風附耳過來,突然間感覺到一陣強大的氣場強襲而至。

 

這氣場…?!

沒錯…不是公主,就是郡主…!!!

總之,就是從小身心都經過各種宮鬥劇本磨練出來,能笑看十殿閻羅那種殘酷修羅場的人物!

 

來了,今天真正的對手就是這女人!

 

雖然還沒看到人,但「滎陽鄭氏」這名號天下人都知道,是當前中國四大望族:

滎陽鄭氏、范陽盧氏、清河崔氏、太原王氏

四大望族之首!

雖然當前的天下是弘農楊氏的天下,但是朝野的勢力平衡,還是得要仰賴四大望族的鼎力襄助,才能維持安定。

哼!即使是四大望族之首,也還是在我弘農楊氏之下,先別自亂陣腳,不如將計就計,先讓滎陽鄭家人鬥一鬥裴胖子跟老道士,我再坐收漁翁之利吧?

 

李淳風心裡面則是亂作一團,他是很感謝梟蠻子為了幫他洗刷殺人冤屈,逼不得已鋌而走險呼嚨李淵,可是,接下來的局勢有點不好收拾的樣子…

傅奕說他是上過天庭請示過玉皇大帝的…這點很難反駁…

雖然自己能確認天上的星象所呈現的不是傅奕說的那樣,江南財閥雖然有錢,但是幾十年內還影響不了政局。

正在苦思的時候,聽到門外傳來霸氣的女性聲音,他不知不覺地抬頭看著中軍大帳的門口,首先進來的是八個婢女,然後是四個帶刀衛士,接下來是一個金甲青年將軍,看相貌可以猜到是二郎的大哥建成。建成一進來先跟父親拱手請安,然後側立到一旁,此時門外的樂隊齊聲吹奏,又是八個婢女擁簇著一個華麗衣冠的婦女進來。進來的婦女容顏雖然一般,但是眼神凌厲,走路氣勢不凡,這種氣場李淳風再熟習不過了-就是訓練過的公主、郡主架勢。後頭則是進來一個青年道士,李淳風認得他,正是父親黃冠子的死對頭丹元子的兒子,法琳道人。

 

「雖然老道長口口聲聲堅持,玉皇大帝要二郎與江南財閥聯姻,但我鄭觀音第一個不答應!」

「管他玉皇大帝還是天皇老子出的主意,二郎萬萬不可娶江南暴發戶人家的女兒…這種自己降低身分去討好暴發戶的行為,我鄭觀音死也不幹!」

話說,李家的婚姻干鄭家甚麼事情啊?

怎麼會說李家自己降低身分跟江南暴發戶聯姻會降低鄭家身分呢?李淳風試著用自己的數學邏輯去分析,但只是搞得滿頭霧水。

鄭觀音抬高了下巴環視眾人,然後轉身伸出手指指著跟在她後面的法琳道人:「諸位,這就是我從清溪鬼谷洞請來的法琳道長。大家先別毛躁,急著拿玉皇大帝的雞毛當令箭,不妨聽聽看法琳道長怎麼說?」

 

法琳道長看起來虛懷若谷,卻又外放著一股剛毅的氣質,他先拱拱手,沉穩地說道:「貧道夜觀星象,頗有心得,認為李家應該透過聯姻與四大望族結盟,如此才能長保榮華富貴,盛而不衰。」

 

也是喔,鄭觀音既然嫁到了李家,她的命運就隨著李家的榮辱而變化。

望族出身的女子,心中的驕傲與自尊,絕不容許夫家沒落!

夫家一旦沒落,自己除了會被望族裡面的親戚恥笑之外,可能也逃不了沒入掖庭的悲劇。想通了這點,李淳風開始思索,天象中是能看到四大望族仍然昌盛,但是如果說要談到逐鹿中原,血戰群雄的話,這四大望族看起來是會坐山觀虎鬥,對輸家落井下石,對贏家則是曲意逢迎…。

但關壟豪傑則是會與親家共榮共辱…即使家道中落如長孫,也會成為很強的武鬥力量。

不對,傅奕道長真的傳下了玉皇大帝的旨意了嗎?

法琳也不對,他看到的星象,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但是要用甚麼方式才能讓大家相信我呢?

 

如今,三路人馬有三種說法,李淵既苦惱又垂頭喪氣地癱倒在大將軍座位上,不停地搖頭喃喃自語問著:「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裴寂聽出了李淵話中的含意,陪著笑臉問大家:「是否,有一種可能,就是二郎先迎娶江南財閥家的女兒之後,再迎娶四大望族的女兒作妾… 至於關壟貴族的聯姻,都當作娶妾就可以了。」他試著用輕鬆的語氣緩和各路人馬互不相讓的立場:「不知各位看法如何?」

 

傅奕微笑點頭稱許,李淵也頗感興趣地坐直身子,捋著鬍鬚表示寬慰。梟解語還在評估鄭觀音的戰鬥力,所以仍不發一語。

 

鄭觀音聽到了這個建議,哈哈乾笑了幾聲之後說:「你省省吧,裴老!謠傳裴老你並不是河東望族裴氏出身的,只是你剛好姓裴,所以自己冒充頂替拿河東裴氏望族來給自己臉上貼金。」鄭觀音自己找了一個座位坐下,李建成則仍站在她身旁。裴寂被她這句刻薄話損得滿臉通紅,可是礙於身分,敢怒不敢言。鄭觀音也沒想要饒過他,繼續說道:「裴老你需要知道,望族出身的女子,只能是正妻,絕對不可能當人家的妾…!!」

「我聽人家說,從一個人講話的內容就可以推斷出那個人的身分地位,所以你剛才說甚麼要四大望族委身做妾,這想法荒唐可笑到了極點!」

「別怪我戳破你的身分,要怪就怪你自己見識淺薄,自取其辱!」

 

欸?梟解語此時不得不佩服鄭觀音了!

厲害,真不愧是望族出身,嘴巴比刀子還利…!

想想也是喔,四大望族的子女都不會來唸「終南山貴族中學」,想必也就是看不起這些貴族吧?

 

看到自己的首席軍師被鄭觀音損了一頓,李淵又陷入了煩惱的狀態,重重嘆了一口氣問:「這二郎的婚事,對我李家的家族命運非常重要,幾位道長是否再推算看看呢?」他轉頭看著傅奕,傅奕笑了笑,斬釘截鐵地說:「玉皇大帝有旨,二郎應該要跟江南財閥聯姻!」

李淵繼續轉頭看著梟解語、李淳風,梟解語沒回答,李淳風覺得這樣子對王爺失敬,於是代替她回答道:「星象顯示,二郎應該與關壟貴族聯姻,天下才能平定。」

最後,李淵的目光落在法琳道人身上。法琳也不慌不忙地回答:「貧道觀測星象的見解,與在座道友略為有所出入,依貧道看,二郎應該與四大望族聯姻,才能長保李家富貴!」

三路人馬各執一詞互不相讓,李淵是優柔寡斷出了名的人,看著眼前的僵局,又重重嘆了幾口氣,甚麼話也沒說又癱在大將軍座位上。

 

長孫看二郎出去了半天沒回來,現在三路人馬立場互不相讓,心裡面著急,於是跟竇氏耳語說要出去找二郎。才剛出來到外面,就看到二郎站在帳外,原來是被鄭觀音的儀仗隊伍給堵住了。長孫簡單扼要地跟二郎說明了情況,一時也沒有辦法,只能先進到大帳中找高士廉商討看看?

 

由於高士廉剛被貶官,目前只能算是地方上的文書官,所以在剛才的討論裡面礙於禮數並沒有說出自己的看法,既然二郎來了,他拉著二郎的手建議道:「所謂真金不怕火煉,三位仙長的預言真真假假,我們凡人無法參透。是否二郎你出面,提一個比試,出一道題讓三位仙長比試看看?贏的我們大家都聽他的,這樣不就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了嗎!」

 

對欸!這主意好!

二郎右手握拳捶了一下左手掌,走到李淵前面,拱手說道:「父帥!如今三位仙長都各自看到了玄妙的天機,但我們是凡人,無法參透這其中的奧秘…」

「不過呢,也不是不能解決。小將有一個想法,就是說,我們出一道題,三位仙長使出神通來作答,哪一位仙長的答案正確,那麼我們就聽那一位仙長的,您說這樣好不好?」

 

「好!好!好!」

李淵是個老狐狸,專門攏絡天下人心,所以說並不是不能決定二郎的婚事,而是決定了一邊就得罪另外兩邊,不管是關壟貴族、四大望族以及江南財閥,哪一個都得罪不起,更何況一次要得罪兩個?

讓三個仙長互相PK,這辦法好,反正輸贏都是神仙決定的啊。不過老狐狸畢竟就是老狐狸,他瞇著眼睛皺起眉頭,一付萬分為難的樣子問:「好是好,但就是要出甚麼題目,才能公平,而且不得罪三位仙長呢?」

二郎轉身朗聲問道:「在場諸位,煩請建議一個比試題目?小將我的婚事,就由勝出的仙長來決定。」

 

呵呵呵,傅奕捋鬚微笑,沒有說話。

梟解語偷偷用手肘頂了李淳風幾下,可是李淳風也想不出來法力的比試要比甚麼才好?比畫符咒嗎?

可是他自己也都還沒掌握好哪種符咒對應哪種情況,像剛才梟蠻子昏倒,自己畫了幾十個符咒貼上去都沒效,難免有點懷疑自己的法力了。所以,他一臉為難地對梟解語搖搖頭,表示沒辦法。

梟解語本來想提議說,比試看看誰能夠召喚二十八星宿?

可是她並沒有把握說,這招式另外兩個仙長使不出來,萬一另外兩個仙長可以召喚出更厲害的天神下來,那不就丟臉丟光了?

好煩啊,二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正妻是長孫,那麼自己還可以蹭一個「妾」的位置;可是如果正妻是四大望族,或者江南財閥,可能是不允許二郎娶妾的,那就太不妙了!

嗯,只有是鮮卑族的長孫才是最佳人選,鮮卑族人喜歡多子多孫,不會禁止丈夫納妾,例如李淵的夫人竇氏,也是鮮卑族人的血統,李淵的小妾就很多。

 

但是…有甚麼比試是小色狼最在行的呢?

 

對了!當初被關在司天台底下的時候,小色狼滔滔不絕講那些天文曆法的數學,講的我頭都昏了。既然皇上破格找年紀輕輕的小色狼擔任司天台官員,不找現場傅奕、法琳兩個道長,應該就是小色狼在這方面的能力比所有人都強的緣故!

 

哈哈!沒錯,從天文曆法入手,贏面至少有八九成。

梟解語,妳得好好表現,讓二郎對妳的聰明才智印象深刻才行!

「咳咳!二郎大將軍,我有個提議!」梟解語清了清嗓子,舉手表示要發言。

「芙蓉子仙長請講!」

呵呵呵,二郎叫我仙長耶!

她強忍住雀躍興奮的心情:「我是這樣子看的,三位仙長都是以預測李家未來的榮華富貴為出發點來論斷這門婚事,既然是預言,我們找的題目最好就是能夠短時間內應驗的預言,那麼很快就會知道哪一個仙長說的準,哪一個說的不準了,對吧?」

 

二郎點點頭,梟解語接受了鼓勵,滿心歡喜地繼續說:「既然是天文星象相關的預測,不如就請三位仙長預測一下最近即將發生跟天文曆法有關的事件,做為比試的題目,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2,079)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40.一決高下吧!上一代的恩仇今天就做個了斷!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38.芙蓉子的「扶龍大法」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