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腦中風和病變威脅 ... 魯蛇變型男 就開這一台角逐北市長丁守中自認最強 六都施政滿意度 鄭文燦...
2010-12-04 16:16:00 | 人氣(40,17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死國之者(七)死國之神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忘川-末日神殿

雄偉壯觀、富麗堂皇,眼前即是充滿威嚴氣態的末日神殿!

問劍孤鳴:「死神,我來了!」

 





話語未盡,問劍孤鳴瞬間立身於神殿之內

 

眼前是一座雄偉的王座,一盤精緻的西洋棋,一名身穿黑色斗篷連衣之人,祂,便是死國傳說中的神話──死神!

問劍孤鳴觀視:「嗯,果然神秘非常!」

只見眼前的死神,獨自一人下著西洋棋,死神緩緩開口:「很久、很久……沒有人踏進末日神殿了。」

問劍開口:「我要許願!」

死神:「有所得必有失,這是真理,也是人間共通的守則,你負擔得起你願望的代價嗎?」

問劍答道:「負得起!」

死神:「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更不知你踏入這個地方所要付出什麼,愚昧的孩子阿,說出你卑微的願望吧。」

詭異的風聲響起,問劍疑問,密閉的空間為何會傳出詭異風聲?同時問劍想起仇戴天曾說:「想要殺死死神,唯有定下死亡契約,以死神殺死神!」問劍緩緩開口:「死神之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睥睨輕視的笑聲,似在嘲笑眼前人的無知。

 

死神:「這是你的願望?」問劍孤鳴:「沒錯!」

死神回答:「你的願望,無法達成。」問劍孤鳴疑問:「為何?」卻見死神語出驚人!


 

 

死神:「因為,死神,已經死了!」驚人的答案,問劍孤鳴神情為之變動,問劍孤鳴:「什麼?」

 

 

轉眼之間,問劍已被驅逐神殿,回到了忘川渡船之上,問劍孤鳴不解:「這…死神已經死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同時骷髏船身緩緩離開末日神殿的範圍…


 

暗夜,樹林之中,空間流量迴轉,問劍孤鳴在度回到人間,問劍孤鳴:「我又回到原處了…」問劍拿起希望號角,問劍孤鳴:「死神既死,希望號角又該如何?」

此時兩道光影飛竄而來,老輔:「朋友!請問你手中可是希望號角?」問劍孤鳴回答:「然也。」少弼:「可否將此物交還於須彌如來藏?」問劍孤鳴:「為何?」

老輔:「此物本屬吾教,數百年前被人所偷,流落至今才出現行蹤!」問劍孤鳴:「如何證明?」少弼:「號角之上的古符記號便是吾教的文字,不相信的話,可隨吾們回到龍神法幢。」

問劍孤鳴:「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交予你們。」老輔警告:「不可選擇武力!」問劍孤鳴:「無妨。」

老輔:「喝!」少弼:「呀!」

一言不合,須彌如來藏兩名僧人出手便攻,只見問劍孤鳴腳步挪移,閃身避過,問劍孤鳴:「忍耐有一定的限度。」少弼怒喝:「誇口!」兩道光影步步進逼,來自外域的佛門武學逼得問劍孤鳴步步而退,就在此時,一道烈掌襲來逼退兩光影!

狂河冰烈怒吼:「狗崽!」問劍孤鳴:「嗯…」問劍虛晃一招,化光遁離,狂河冰烈:「不要給我走!」便追上

老輔:「是否要繼續追趕?」少弼:「先回報在說!」兩光影便離開。

 


仇戴天之墓

狂河冰烈一路追趕,來到此地卻見問劍孤鳴立於墓前,狂河冰烈怒喊:「龜兒子!你在跑啊!」問劍孤鳴:「你要找尋的兇手,在此。」

狂河冰烈:「仇戴天?嗯……啊!我記起來了,他是當年跟前輩岳雲樂並稱「浩然雙鋒」的劍者之一,後來前輩死後他就莫名奇妙失蹤,害我找不到任何殺害前輩的線索。」

問劍孤鳴回答:「岳雲樂前輩是被仇戴天前輩所殺。」狂河冰烈疑問:「啥!?這是怎麼一回事?」只見問劍孤鳴將一把手札給予冰烈。

冰烈疑問:「這本是啥?」問劍:「仇戴天的手記。」

冰烈便打開一觀

 

  • 我,仇戴天,與岳雲樂前往耶摩旱地,受到枉沙城城民的委託,調查搶奪沙溶神法的嫌犯,誰知岳雲樂受到利益誘惑竟然包庇罪犯,有辱浩然雙鋒之名,我無法忍受與他決戰,誰知我技不如人,敗於岳雲樂劍下。

 

冰烈回想:「我記得前輩確實有前往耶摩旱地。」

 

  • 正當氣餒之際,卻意外捨獲傳說中的希望號角,前往死神所在的神殿,最後我向死神許願,求得打敗岳雲樂之招,最後岳雲樂敗亡於【死神之劍】,我卻因此失去雙足,受困崖底終生,永世見不得光明。

 

冰烈:「死神之劍?嗯,前輩身上確實是前所未見的劍招」

 

  • 誰知數十年的黑暗光陰流逝,我終於盼得最後希望,一名孩童墜落崖底被我所救,我終於知曉當初岳雲樂是自願就戮,非是我技高一籌,再次感受死神愚弄,我決意傳授他我所有武功與內力,希望他能代我再次吹響希望號角,為我殺死死神。

 

冰烈一悟:「原來如此,我就想說你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有這種內力!」問劍:「恩人所賜。」

 

  • 除在此之外,希望後者能繼續找出當初消滅枉沙城,奪走沙溶神法的罪者,了卻浩然雙鋒之遺憾。

冰烈:「枉沙城的兇嫌…」問劍:「這應該也是岳雲樂前輩死前的心願。」冰烈:「我只有聽他提過一次,之後便不曾提起了,不過希望號角真有這樣神奇的功效嗎?」

問劍回答:「我不以為然。」冰烈疑問:「怎麼說?」問劍:「死神之劍並未超越冰消銷十二輪,死神只是運用了人性的歉疚。」冰烈:「看來這個死神確實非常的耍心機,你找到死神報仇了嗎?」

問劍回答:「死神已死。」冰烈驚道:「啥?死神也會死?不就變成死死神了?這是什麼情況啊!?」問劍:「我仍在找尋答案。」冰烈:「真正是亂七八糟!」問劍詢問:「你是否要與我尋找奪走沙溶神法的兇手?」

冰烈:「這嘛…我倒是想先吹看看希望號角。」問劍:「你想救岳雲樂?」冰烈:「沒錯!」問劍不以為然:「死而復生,有違天理循環。」冰烈:「我無所謂,只是想試試看。」

問劍:「想要向死神許願也要付出相當的代價,你要人命,相對的也會失去相當於人命的事物。」冰烈:「啥?有這麼嚴重嗎?」問劍:「言盡於此,你好好考慮!」


夜路樹林,無絕期想起圍攻閻王鎖之情景,無絕期:「嗯,看來要對付閻王鎖,我不得不與這兩人配合。」背後神絕殘生開口:「呵呵呵,這兩人確實都藏有鬼神之能,不遜你我。」

無絕期疑問:「為何閻王鎖的力量不同於其他魖族之魖?」神絕殘生回答:「此乃死神留下的秘密,沒人可以揭曉。」無絕期不解:「日前死神的氣息又再度出現了。」神絕殘生答道:「那只是死神殘留的力量。」

無絕期疑問:「祂…真的死了嗎?」神絕殘生大笑:「哈哈哈!你與我不過都是死神棋局下的各個餘子罷了。」便再度操控無絕期,無絕期:「啊……雲裳縹緲眾神渡,覺來猶知夢成空,吾恨天穹無絕期,嘆留人間一殘生。」


 

仇戴天之墓

 

問劍「如何?」冰烈:「我決定了,吹!」問劍:「後果自己承擔。」冰烈:「哼!誰怕誰?」問劍:「嗯…」

 

就在此時,尖銳聲響穿天震地,神州掃平,是龍神之行,只見來自外域眾僧手抬龍神大轎緩緩步行前來,冰烈:「現在是怎樣?紅毛禿驢來出巡嗎?」

 

只見龍神法幢轉眼在前,轎內之人同時出聲:「宗喀爾,特來取回吾教之物。」問劍孤鳴:「嗯…」

 

眼前是最激烈的衝突!

 

下一回˙死國之者(八)龍神之謎 

台長:
人氣(40,174)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霹靂天啟之死神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死國之者(八)龍神之謎
此分類上一篇:死國之者(六)簡陋的宵夜-閻王鎖VS司徒偃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