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汗蒸幕,限時搶韓國… 潑墨山水畫般冬季奧入瀨溪八成台男願入贅做大陸女婿 又是一番風雨 農水會逕...
2009-05-02 19:55:36 | 人氣(41,928) |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神宮守護戰(四)銀鍠朱武與天之見證!99.10.23改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萬里狂沙,磐隱神宮之內,劍子等人欲尋找殺棄天帝之法,蒼擔憂道:「柳生劍影一人獨對棄天帝,令人擔憂。」朱武:「他明白自己所為,這是屬於柳生劍影之道,吾相信他。」盲佛:「世事茫茫終有注定,命數矣,咱們進入吧。」眾人便向通道而行,步行數時刻,朱武:「神宮內部也分內宮與外宮,肥遺、帝鵬、逆龍,三座靈地皆有聖獸保護,但唯有第四座卻是空無一物。」劍子:「這倒是其妙。」蒼:「但第四座神宮擁有天成的颶風,以自然之力護持,如今是棄天帝要親自毀之,冥冥中或許真有注定。」

語落,眾人便進入第四座神柱,盲佛看見恍然而悟:「原來如此!」劍子:「聖僧何意?」盲佛:「恆古的意念,留傳著破天之招。」遍照寰宇之眼同時開啟,光芒照射,頓時浮現先人當時留傳之影像。

 


  • 先人:「天地陰陽,自成三界,天有神、人有識、地有靈,逆者闇氣加身,天神有魔道、人界有修羅、地靈有餓鬼。」


盲佛:「天界產生戰爭,神宮第一武神勃離天道,封號棄天之帝,自創魔道,就此與天界抗衡。」


朱武:「異度魔界從何而來?」盲佛:「棄天帝創造異度魔界,意圖毀滅人間,佛陀降下八部龍神之焰,一阻棄天帝野心,天為阻止魔,雙方力下誓約,就已人間作為賭注,天神授命三教抵擋魔界之禍,派處聖獸守護天地支柱,若三柱盡毀,需三名默契無間的三教高手,藉神柱聖氣驅逐五濁惡氣,共修天極聖光,風雷引動、闇遮天地之刻,共擋魔禍。」

龍宿問道:「這個魔禍,以前發生過嗎?」蒼:「道境曾經發生一回,最後之戰,道境僅僅保存方寸之地,玄宗雖有古書記載,卻只有蛛絲馬跡,如今來到磐隱神宮終於明白其因。」朱武:「莫怪乎異度魔界初臨就在道境。」盲佛:「天地四柱,苦境為基,一旦苦境滅亡,四境全毀。」
劍子:「原來一切皆有注定!」同時盲佛擦去柱上塵埃,浮現出日月圖形,以及滅天之招圖像,蒼:「劍子、龍宿、佛劍吾與朱武守護在外宮,人間存亡最後一關,只能靠你們了。」龍宿:「盡力吧。」劍子反駁:「龍宿,是非成功不可!」龍宿回嘴:「不要計較用詞!」蒼與朱武離開,劍子:「只有一次的機會!」佛劍:「拼吧!」三人便盤坐於地,身心皆化寧境,開始吸取神柱正源神氣。


【磐隱神宮˙外宮】


朱武與蒼來到外宮把首,同時觀看宮外劍陣,「令人震撼的景象,劍陣啟動,萬里狂沙的風能也開始保護神宮,這代表,柳生劍影…」朱武:「一生求證劍道的柳生劍影,也許終於得到屬於他的劍道吧。」蒼感嘆:「對於求敗的劍者來說,那是證天的機會,即時他能證劍為自己的因果負責,吾卻怎樣也無法為他歡喜。」朱武:「因為那視人命如敝屐的棄天帝?」蒼:「人間不該是賭注,人命不該而此犧牲。」磐隱神宮外,棄天帝雙眼盯視神宮劍陣,蒼:「棄天帝,你無法如願!」朱武:「帶著柳生劍影最後意念的劍陣,也許,這才是最終極的神之劫。」

 


 

【萬里狂沙˙無風原】

棄天帝持續觀察劍陣,讚嘆道:「恩,人類唯一可取的優點,就是意念。」神宮之外,萬千飛劍順風不停飛繞,似在阻止神之步伐,神也停下步伐,觀賞著奇妙的劍陣。

此時,棄天帝意識與朱武連接,意識世界,朱武一驚:「棄天帝!?」棄天帝凜然:「吾兒,還未放棄反抗父皇嗎?」朱武:「吾會堅持到你消失人間!」棄天帝斥道:「這麼偏執的個性,是父皇讓你嚐的敗果不夠了?」朱武無語:「…」棄天帝:「無話可說嗎?」朱武回道:「吾與你,從來話不投機。」棄天帝冷然:「不成材的魔界君皇,終究要吾親自動手。」朱武冷笑:「哈哈哈,你也只能從意識下手。」棄天帝:「吾對你諸所包容,你是不知進退。」朱武:「吾不會受你控制!」棄天帝:「是嗎?」朱武:「阿…」現實中,蒼察覺朱武異狀,蒼:「朱武?」碰觸朱武同時,蒼也被拉入意識世界之中,棄天帝怒斥:「又是你!」蒼:「想殺我們,進入劍陣吧!」棄天帝:「朱武,人類重要過你的家人、妻兒嗎?」

此時意識世界崩毀,朱武兩人意識回神,蒼怒然:「棄天帝操縱人類的意識,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朱武:「他控制不了吾。」蒼:「你相信他的話嗎?」朱武:「蒼,你擔心吾嗎?」蒼:「他針對人類心靈弱點的手段,吾深刻領受過。」朱武:「相同的心境,吾不會傻得再落入他的圈套。」蒼:「先靜坐調息吧,棄天帝必會設法破解劍陣,在劍子他們尚未公成之前,唯有你吾要豁命一檔了。」朱武:「吾已有準備。」兩人靜坐調息,同時,蒼竟看到預知景象,只見朱武持劍交予,似有交代,蒼心想:「這個預知是…?」

 



【萬里狂沙˙無風原】


最後的劍陣、最後的意念,盤旋神宮誓死守護,棄天帝怒斥:「守護不知饜足的人類,真是荒唐!這樣,就想要阻攔吾?」只見棄天帝凝神觀視,棄天帝:「千劍萬形,每一劍皆是萬神劫,柳生劍影,這是你萬神劫最後一式嗎?」只見棄天帝凝沙為劍,射向劍陣,登時化為烏有,棄天帝:「佈陣者死後的元神話為萬神劫,並與自然風力融為一體,造成強烈的毀滅之陣,恩,這才有挑戰性,不過,仍是徒勞,賭上性命的劍陣一舉破之,到是可惜了那份搏命的道了,吾就寬容你一天,希望你為他們留下最後的希望莫讓神再度失望。」

 


 

  

一日已到,只見棄天帝緩緩揚起了神之手,棄天帝沉聲喝道:「神之嵐!」氣凝怒流、威迫寰宇,捲起漫天狂風,暴亂狂捲,襲擊劍陣,只見龐然劍陣盡被巨大狂風摧毀,萬劍頓時瓦解散落一地,棄天帝前進:「恩,進入。」就在棄天帝欲進入之時,原本倒落的萬劍似有反應,竟全數衝向棄天帝!棄天帝一驚:「恩!?」只見棄天帝再提內元,全身氣流凝聚成護身氣罩彈開萬劍攻勢,棄天帝疑惑:「這是?」

只見萬劍飛入雲端,萬劍組成劍之雙翼,隨即急速落下,竟是萬神劫第一式˙劍翼!只見棄天帝在使毀滅之式,棄天帝:「神之渦!」只見神之渦漩流迴旋疾烈,凡器之劍皆被摧毀成細塵鐵粉,但鐵粉仍然快速往棄天帝方向衝去,正是萬神劫第二式,劍影,只見棄天帝雙手微張,怒意高漲化出神之燄,衝向棄天帝的鐵粉全部化成虛無,同時高空上,無暇劍身化白色靈光,衝向棄天帝,正是萬神劫第三式˙劍暇,棄天帝:「愚蠢,喝!」棄天帝凝聚天地神能,雙手運動逆返魔源全力一檔,但是!棄天帝受創:「呃。」

只見無暇劍磅礡劍氣創傷棄天帝腹部,無暇劍同時也裂出碎痕,同時,無暇劍飛旋捲風,聚集萬里狂沙,行成一把巨大的沙之劍!棄天帝:「嗯!?」同時沙之劍突然繃散,化成無數的流星沙雨襲向棄天帝,正是

萬神劫最終式˙劍劫!

只見棄天帝眼神一冷,逆返魔源籠罩全身,魔能激盪,神怒然,欲毀滅最後的神劫劍陣,棄天帝聲怒喝:「喝—---!」就在大地破裂,狂沙驚爆過後,劍陣完全崩解,棄天帝竟露出疲容,同時棄天帝突然嘔血,棄天帝:「呃,沙之雨只是表面,真正的殺式是潛藏在沙中的劍之意志…好個柳生劍影!」棄天帝:「喝---」只見棄天帝雙手吸取天地自然之氣,緩緩恢復自身能量與傷口,七個時辰後,經過天地之氣的療養,棄天帝已恢復九成,棄天帝:「神劫劍者,終究是抵擋不住毀滅的腳步!」便進入磐隱神宮。



 

【磐隱神宮˙外宮前殿】


磐隱神宮˙外宮前殿,守護神柱最後第二關!朱武、絃首再對棄天帝!棄天帝:「不動手嗎?那就吾來吧!」只見棄天帝手一揚便是神之渦,只見朱武拋劍立地:「納真神訣!」反向的極招,先納後蘊,朱武欲擋神之渦,蒼:「喝!」蒼只見蒼化出怒滄琴,彈動琴音擺下陣法阻擋神之渦攻勢,朱武一喝:「氣雙流!」雙掌合併,蹲步回擊,只見氣雙流反彈神之渦,棄天帝讚道:「雙體合一,有進步了。」,同時蒼快步衝出,撥動弦音,蒼:「天罡伏神陣!」只見弦音化玄音衝向棄天帝,棄天帝:「嗯!」棄天帝單掌化銷氣雙流,卻被玄音陣法包圍!


  • 而在早前,朱武:「聖魔元胎在一頁書重創之下,護身氣罩已破,棄天帝只能用逆返魔源保護自身。」 蒼:「唯一最大的難關,便是棄天帝的掌功。」朱武:「他所用的皆是天地之氣,若能封鎖,咱們尚有機會!」


回到戰場,只見棄天帝被天罡伏神陣所圍,棄天帝:「藉由陣式封鎖力量嗎?」蒼啟動獨門密式,藉由神宮地勢封鎖棄天帝,頓成零之世界,無的空間,同時,朱武提劍殺上,蒼也化出明玥、白虹,手持雙劍攻上,無風、無氣、無量,全面封鎖力量的陣局,回到平衡的原點,唯有最單純的武鬥,拼上誰能堅持到最後一刻!


 

棄天帝左掌接下朱武攻勢,蒼殺入,棄天帝右掌反彈蒼之攻勢,同時雙掌翻動,反彈兩人,只見蒼連退數步,雙劍合一,揮劍在攻,蒼揮劍:「怒海蒼流!」朱武出招:「不問歲月任風歌!」同時棄天帝再起神之渦,雙方互相交擊,各退數步!


而這一方面,內殿,三先天竟同時嘔血,盲佛卻是露出一絲欣喜,盲佛欣喜:「神元入肉軀,必先驅逐五濁凡氣,冥冥中果然有天意!」


而這方面,前殿,激戰仍未止休,劍鋒連連運轉,棄天帝步移轉、身迴避,朱武、絃首豁命鬥上棄天帝,兩人雙劍同時攻向棄天帝,只見棄天帝雙掌各自接下,同時反擊兩人,但任憑傷痕累累,也絕不退縮,仍是向前進攻,只為搶得三天仙閉關時刻,只見棄天帝運起逆返魔源,朱武絃首在受重創,鮮血、未停,內傷、隱忍!但隨著傷劇加深,終有極限,力戰魔神,更要撐持逆行之陣的蒼,已經氣力不支了,棄天帝回手一擊,蒼被震傷,眼見蒼攻勢轉弱,朱武欲替位,硬接棄天帝之掌,朱武雙手握劍,奮力一斬,殊不料,棄天帝硬受朱武之劍,渾厚掌力連擊絃首,棄天帝:「呀!」

蒼雙劍一擋,不敵神力,血濺數十尺,蒼:「呃。」只見蒼單膝跪地,佇劍硬撐,朱武喊道:「蒼!」同時伏神陣陣法也解除了,內傷加創,蒼猛然嘔血:「噗。」 棄天帝:「豈有如此簡單?再來!」只見兩人持劍再度攻上,不停轉換的劍勢,不停交替的攻守,卻是換來不斷重創的身軀,神宮即將開啟,三先天仍未出關,蒼、朱武,仍拼命堅持,只為等待逆轉最後一刻,朱武:「一任天風蔽月明!」蒼:「越海天浪!」只見棄天帝回敬之招竟是!

 

棄天帝:「神之光!

魔神之光,晶光燦華,無可避、無可擋,欲毀神柱的棄天帝,首度全力施為,無數光束擊穿朱武和蒼,兩人再度受創,被擊向牆壁,倒地難起,絃首、朱皇,縱有深厚內力,仍是筋脈俱傷、血花飛濺,棄天帝舉掌擋下蒼之劍式,卻被朱武劍招所傷,棄天帝:「呃!」,棄天帝:「吾兒,還要做困獸之鬥嗎?」朱武回道:「我不相信你依然無敵!」棄天帝:「那吾就再給你品嚐一次失敗吧!神之罰!」神之罰,周圍氣流凝聚,竟是融合神之渦與神之嵐,威力宏大的招式衝向朱武,但是…


 

 

朱武旋動涅磐劍,魔火激昂圍繞,同時,朱武:「氣雙流˙極元逆屬!」熾熱的魔火竟化成黑色魔雪,充斥環繞著神宮,朱武再起招:「天赦罪!」竟是再現天之劍式,雪冷的極凍之招,冰封神之罰,天之赦,神罰破除,棄天帝神情為之一凜,棄天帝:「哦?凡天之劍,也無法抵擋神之威!」蒼:「是傳說中,蕭家的絕世劍法天之劍式,但卻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同時朱武化出雙體,朱聞蒼日以及恨長風,只見恨長風手持涅磐,朱聞雙手握斬風月以及葬日刀,而朱武手持尚未見過的闇銀兵器,朱武:「狼叔最後的遺作,融合銀邪和魔元槍的魔之兵王,赦魔槍,今朝為赦一魔神!」棄天帝:「很有趣,讓吾見識你的意念能支撐到何時?」朱武:「蒼,保住你的真氣。」蒼:「你…咳、咳…」只見朱武與化體同時殺向棄天帝!

 

朱聞雙刀揮動:「一任風月、一斬蒼天!」恨長風寒劍冷殺:「氣雙流˙破天擊˙恨劈長空!」朱武魔槍赫赫:「氣雙流˙貫天凰˙魔元擊!」

 


 


 

六道殺招襲向棄天帝,只見棄天帝運起逆返魔源,全力一擋,朱武與化體被震出,朱武受創:「呃…喝!」只見兩名化體運功傳入朱武之軀,撼天魔能匯動,驚天之招隨之而出,朱武:「納真神訣,赦天˙逆乾坤!黑色魔源激盪,神宮震動不已,棄天帝:「昔日抵擋天災保下鬼族之招,吾兒看來這是你拼上的最後一招,那麼…神之闇!」

神之闇、闇影遮光,極端的毀滅之招,天地俱驚、神鬼恐慌,破壞之招衝擊過後,朱武與化體重創,血流如成河,棄天帝也受到重創了,棄天帝:「呃…」朱武吼道:「喝阿----」

 

只見朱武仍是毅力不倒,化體回歸,周身發出陣陣紅色烈氣,朱武:「是吾的氣雙流與納真神訣青出於藍,或是你的逆返魔源仍高一丈,馬上就能分曉!」棄天帝:「你想將聖魔元胎的三魂雙體全部一!?」朱武回道:「這才刺激!」棄天帝輕笑:「傻孩子,結果會使你意想不到!」只見朱武、蒼日、長風之魂散出,棄天帝也放出自身三魂,睥睨天下的神情對上親兒也專注凝神,朱武大喝:「呀---喝!」火焰色的輝煌,額上的魔鍊散開,王者邪眼出現,極元匯動,三魂合併、雙體凝一!

 

登時神宮前殿崩塌,魔火燎原,魔王之能超越自身極限!


   

蒼則是盤坐一旁,養納真元,朱武問道:「你能了解天之劍式的涵義嗎?」棄天帝不解:「嗯?」朱武:「哈哈哈,吾也不了解阿,吾無法理解他所追求的天之道,他這個人,滿腔的熱血,有時看起來卻冷酷無情,思緒清明,卻總是做出別人無法理解之事,但我就是喜歡這樣子的他,只追求自己真理的他。」只見涅磐劍飛旋入空,化成極端的奇景,眼前映入的是純白色的魔之烈火,更如雪冷霜寒天劍之燄,朱武:「此招,見證我們的友情…」

 

最後的覺悟,最後的見證

 

只見朱武運使氣雙流,朱武運招:「朱皇絕式˙貫天神印、天之見證˙天劍印心!


 

朱皇護世之招、涅磐救世之劍,交織成絕世的天魔劍,渾沌的劍氣橫天掃地直衝棄天帝,棄天帝出掌:「神之轟!」轟雷殛光、疾電瞬發,神之雷電怒然降下,神宮無法支撐,地陷百丈,雙式交擊的剎那,雷電穿身,朱武全身焦黑重傷,頹然倒地,涅磐劍倒落,神器神能重現!

毀滅的神宮竟開始重生,綠意盎然,百草春花遍開滿地,棄天帝:「呃…」蒼:「喝!」蒼趁隙殺入,劍尖直逼棄天帝心窩,棄天帝雙掌硬接一劍,嘴角溢血,棄天帝:「配合不差,喝!」氣勁狂掃,重生的景象再受破壞,兩人也被掃飛,通時棄天帝快速移動到朱武身旁,蒼一驚:「呃…朱武!」只見棄天帝掌按在朱武額心,棄天帝:「雙體合一,雖能匯聚全功重創吾之軀,但下場即是雙雙重創,將讓你重創卻無轉換的媒介,吾兒,是你賭輸了!」

朱武冷笑:「你可知?吾就是賭這重傷的身軀你要之也無用!」棄天帝輕笑一聲:「傻兒子,吾又名再生之神阿!」只見棄天帝將朱武身軀之傷回復,朱武:「阿…人間還尚未輸!」棄天帝:「是嗎?」只見棄天帝開始吸收朱武,雙眼怒視蒼,蒼之身軀再度飛出,蒼:「呃阿…」重傷的蒼,緊握朱武掉落的魔鍊,朱武:「父親,你是贏不了,阿!」

只見朱武完全被吸收,氣勁自周身爆發,蒼悲痛:「啊!!!」究竟人力難勝神能,或是人間終究毀滅?轉換朱武之軀,棄天帝在復全力,威能倍增了,棄天帝輕笑:「傳承,終究比再造好。」更勝以往的毀滅之能,面對眼前帶來一切絕望的神,但蒼卻!

 

蒼:「呃…」只見蒼雙劍佇地,緩緩站起,棄天帝:「蒼,失去朱武,餘你一人如何在戰呢?」只見蒼不語,流露出堅毅非常的眼神,棄天帝:「蒼,你想像上次陰之間的戰鬥一樣,採取玉石俱焚嗎?那你只是換來第二次的失敗!」只見蒼運使雙劍飛升,玄能激動,仙氣紛紛籠罩,棄天帝:「嗯?」只見蒼一唸口訣:「成天王˙化天一˙四象聖能˙大羅宗法˙玄宗禁式˙玄通仙途!」

 

只見蒼運使玄宗禁術,身上竟激發出一點一滴的清聖之光,棄天帝露出一絲怒顏,棄天帝怒斥:「凡人,妄想使用神之能,下場必是神魂俱滅!」蒼回道:「那又如何,為阻你,為道境千百年來的眾英靈,為被你殺死的祖先,為神州生靈,蒼勢必逆天!」只見蒼元神化神能,白虹明玥更添十分鋒芒,只見蒼再吟昔日詩號:「倚箏天波觀浩渺,蒼音掀濤洗星辰;白虹貫日掃魔蕩,明玥當空照古今!」

神人成神,蒼犧牲元神,豁命一戰,真能阻擋眼前的毀滅之神?尚再閉關的三先天,何時才會出關,神州存亡,又是如何?


驚天動地下一章˙神宮守護戰(五)怒海蒼濤—六絃之首˙蒼

 

台長:
人氣(41,928) | 回應(5)| 推薦 (2)|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布之道 |
此分類下一篇:神宮守護戰(五)怒海蒼濤-六絃之首蒼!
此分類上一篇:無聊亂取:P

27分
ㄜ...字好多...
看影片比較快......
2009-05-02 23:15:10
版主回應
ㄎ 有八成部分是我多編進去的
2009-05-03 08:02:36
27分

好帥喔....那個第一部第一個出場的角色....
2009-05-02 23:17:19
版主回應
棄天爺爺ㄇ
2009-05-03 08:03:35
27分
爺爺?
就是有一隻眼睛怪怪的那位......


染還能編劇??!!!!
2009-05-03 22:57:14
版主回應
是我背景圖嘛*0*

看久也產生興趣想編看看XD
2009-05-04 21:49:05
王璇
這就是死神的真面目@@......??!
2009-05-03 23:32:47
版主回應
死神傳人˙天狼星
死國之神帶著斗篷看不清楚臉 只有看到嘴唇過

什麼時候才會讓他現形ˊˋ
2009-05-04 21:50:24
艼.M
嘿嘿 你可以編劇讓他現身(?)
2009-05-08 17:59:54
版主回應
死神再臨,遊戲開始了…
天啟下冊【封神訣】
5月15日強勢上市
2009-05-11 14:00:48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