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汗蒸幕,限時搶韓國… 型男心中的第一名車款去威權 促轉條例通過 澳洲逮捕「北韓特務」 ...
2011-12-24 23:11:11 | 人氣(47,30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魔法少女小圓☆魔カ》2011最推薦動畫作品(中)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魔法少女小圓




親愛的家人,有摯愛的親友,時而歡笑,時而哭泣──這就是普普通通的日常生活。

就讀市立見瀧原中學的平凡中二生──鹿目圓就是在這樣的普通日常中生活的其中一人。

某一天,她遭遇一場不可思議的邂逅。現在的她還不清楚這個相遇究竟是偶然還是必然。   

但那確實是改變了她命運的邂逅──
就這樣,嶄新的魔法少女故事拉開了它的序幕────

《魔法少女小圓☆魔カ》

 




魔法少女小圓

 



(DVD2(四~六集)木棉花居然沒有寫劇情大綱,那只好我自己打= =)

目睹了魔法少女壯烈的一幕

少女原本懷有的天真美夢

就此一擊破碎瓦解

 

第4話奇蹟、魔法,都是存在的

見到了魔法少女真正殘酷的事實,沙耶香與小圓的內心深深的被震懾。而此時復健失敗的恭介陷入了低迷,沙耶香暗自下定決心,為難以得到的奇蹟而許下了願望。


劇本=虛淵 玄 分鏡:笹木信作 演出:小俁真一 作畫導演:小關雅

 






沙耶香獨自煩惱著是否該許願幫恭介治療好手的傷勢,同時又想起麻美的事情。

沙耶香:「如果我用願望治好了恭介,那他會怎麼想呢?僅僅只是像我道謝?還是…還是說……我希望聽到些更深層次的話嗎?」

沙耶香:「我真是個……壞孩子,現在想來,那時的我還什麼都不明白,期盼奇蹟的意義以及其代價。」

 

中午,兩人來到屋頂,陷入了沉思當中。

沙耶香:「小圓,妳現在還想成為魔法少女嗎?」

小圓:「………」

沙耶香:「果然是這樣嗎。」

小圓:「……我知道這樣很狡猾,但是…那種死法……現在想起來都快要令人窒息了……我好怕…不要啊………」

沙耶香問QB之後沒有麻美守護的城市會怎樣呢?QB則說也許別的魔法少女很快就會來這了。

 

放學。

小圓獨自來到巴麻美的門外,不斷按著電鈴,但屋內卻絲毫沒有反應。

小圓打開了門,進去了客廳,將之前畫的素描本靜靜放置在尚未收拾乾淨的桌上。

小圓:「嗚……嗚嗚嗚……嗚對不起,我太懦弱了……對不起…嗚嗚嗚嗚嗚……」

 




魔法少女小圓

 

走出大樓外,小圓卻碰見了曉美焰。

 

小圓:「焰醬……?」

焰:「妳太自責了,鹿目圓。」

小圓:「咦?」

焰:「誰都不能責怪妳,要是有的話,我也不會放過她的。」

小圓:「呃…?」

焰:「我的忠告,妳聽進去了呢。」

被污染的工廠大路旁,兩人一起走著。

小圓:「我要是能早點把焰醬說的話聽進去就好了。」

焰:「這並不代表能改變巴麻美的命運。」

小園:「………」

焰:「但是,妳的命運改變了,就算只拯救到一個人,我也很高興。」

小圓:「我覺得焰醬感覺和麻美姐是不同意義上的專家呢。」

焰:「也許吧,我不否定。」

小圓:「像昨天那樣有人死去,妳經歷過好幾次了嗎?」

 





 

焰:「沒錯。

小圓:「有多少人……?」

焰:「多到數不清。」

小圓:「那房間,會一直持續那樣嗎。」

焰:「巴麻美只有遠房親戚,估計要很久之後才會報案吧。」

小圓:「誰都沒有能察覺麻美姐死了嗎?」

焰:「沒辦法,在那邊死去連屍體都不會留下,在這邊的世界她將會變成永遠的行蹤不明,魔法少女的結局就是這樣。」

小圓:「………!嗚……嗚嗚嗚嗚……太過分了!為了大家一直孤零零一個人戰鬥,但是卻沒有人察覺到,這樣實在太悽涼了……」

焰:「就是因為那種契約,我們才得到了那種力量,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的願望繼續戰鬥著,就算誰都沒有察覺到,被人忘記,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此伏筆為一語雙意)

小圓:「我記得……我不會忘記麻美姐的事情,絕對不會。」

焰:「是嗎,妳能說出這樣的話,那巴麻美也算是幸福了,我真是羨慕。」

小圓:「焰醬也是,焰醬的事我也不會忘記的!昨天救了我的事絕對不會忘記的!」

焰:「妳太過善良了,要寄住,這份善良會召喚更為悲傷的事情。」

留下這句話,曉美焰獨自離開了工業區。

 

 

醫院。

沙耶香:「其實我…你看,大家都認為我不像是會去聽古典音樂的料,所以只要一說出歌曲名什麼的別人就會嚇一大跳呢,說什麼太意外了什麼,還會受到尊敬什麼的……這全都是靠恭介告訴我的,要不然我去聽音樂的這種契機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有吧。」

恭介:「我說沙耶香。」

沙耶香:「呃,什麼?」

恭介:「沙耶香,妳這是在折磨我嗎?」

沙耶香:「……咦?」

恭介:「為什麼到現在還讓我聽音樂?妳在故意找碴嗎?」

沙耶香:「啊……因為恭介你喜歡音樂啊。」

恭介:「我已經不想再聽了!自己無法演奏,只能聽著,我…我……!!」

恭介歇斯底里的吼著,突然一手打向露空的CD盤,頓時鮮血噴濺一地。

沙耶香:「嗚…!」

沙耶香急忙一旁壓制住恭介的手。

恭介:「嗚嗚……嗚…我的手已經連疼痛都感覺不到了,這種手………」

沙耶香:「沒事的,一定會有辦法的,只要不放棄,總有一天一定會……」

恭介:「他們勸說我放棄啊,讓我放棄演奏什麼的……是老師親自來說的,說什麼現在的醫學水準是不可能治好的,我的手已經不會再次拉奏了!!除非是奇蹟或是魔法,不然無法治好的……」

沙耶香:「有的。」

恭介:「诶…?

沙耶香:「奇蹟和魔法都是存在的。」


 

夜晚,小圓正往回家路上,卻碰巧遇見了仁美,但仁美的身上竟出現了魔女的吻痕。

仁美不停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走著,小圓很擔心卻無能為力,只能一起跟著。

只見無數的人群也跟著仁美一起走著,最後來到一間廢棄工廠。

一名婦女拿著兩款洗潔劑混入桶子中,小圓想要阻止卻被仁美擋住,仁美說這是神聖的儀式(網友考察似乎出於人民聖殿教的儀式),小圓想起媽媽曾說過不同的洗潔劑不能混在一起,否則會出現危險。

 

小圓拿起桶子便趕緊往窗外一丟,但原本昏茫的人群眼神卻突然一變,宛若惡狠狠的野獸,朝著小圓靠近,小圓逃向了另一個房間,但周遭的空間卻產生異變,進入魔女的結界之中。

 








 

魔女Elly

這裡是二次元空間,魔女電視晶相影像管的世界之中。

同時出現無數的電漿電視,浮現小圓昨日記憶發生的世界。

 

 

小圓:「這是懲罰嗎?一定是因為我又懦弱又是個騙子的關係,所以降下了天罰啊……」

 






 

魔女的使徒抓住小圓的四肢,同時開始用力拉扯,小圓的身軀開始變形,眼看就要被五馬分屍,此時一道藍光打穿了魔女的使徒。

 

 

披著斗篷的藍髮少女,正是自己在熟悉不過的人。

 

小圓:「沙耶香醬!?」

沙耶香:「喝!」

 




 

沙耶香揮動軍刀,身影如迅速的疾風,橫掃全場,使徒們紛紛被斬成碎片。

 

 

 

沙耶香:「最後這樣就是結束了────!」

 

猛力的一刀,斬向了魔女,電視機紛紛爆碎,魔女噴出了森綠色的血液,隨後消逝。

 

另一方面,新的魔法少女出現了,留著紅色長髮尾的少女意圖佔據這個城市狩獵魔女,並將目標指向了剛成為魔法少女的沙耶香。

 

 

魔法少女小圓


第5話怎麼可能會後悔

沙耶香意外的成為了魔法少女,為此而擔心的小圓跑去找了焰討論,但焰卻要小圓放棄沙耶香。一方面沙耶香在獵殺魔女使徒的時候,卻遇上了另一位魔法少女的干擾,兩位魔法少女一觸即發。

劇本=虛淵 玄 分鏡:小俁真一 演出:間島祟寛 作畫導演:本多美乃、松本麻友子、小菅和久

 

放學後,小圓和沙耶香到附近的草原旁歇息,小圓疑問沙耶香不會感到害怕嗎,沙耶香則說害怕是害怕,但如果當時沒救到仁美和小圓一定會後悔!

沙耶香:「反正就是有一種想誇獎自己的感覺,我有點高興得忘乎所有了呢,那麼今後瀧原市的和平,就由我魔法少女沙耶香來努力守護吧!」

小圓:「一點都不會後悔嗎……」

沙耶香:「說到後悔的話嘛……」

想起了麻美學姊的臉。

 

沙耶香:「我很後悔那份「猶豫」吧,本來應該更早下定決心的,那時的魔女應該要我們兩個一起上的的話,麻美姊應該就不會死了。」


醫院。

沙耶香再度探訪恭介,恭介的手傷已經奇蹟般的治好了,只差腳的部份仍需復健觀察,

之後兩人搭著電梯直達屋頂。

屋頂上的花園栽種著許多花兒,隨風搖曳,同時恭介的父母以及老師和醫生突然都從花園後出現,恭介的父親還拿著一把小提琴的箱子。

 




恭介:「大家!?」

沙耶香:「雖說正式慶賀要等到出院的時後,不過誰讓你手先治好了呢。」

緊接著恭介的父親緩緩將小提琴遞上,那正是恭介以前在表演時所拉奏的樂器。

恭介閉上雙眼,彷彿在找尋過去的自己,一手按弦,一手拉奏,清澈優美的旋律聲頓時發出,在夕陽的光景下感染了眾人。

沙耶香:「麻美姐…我的願望,實現了。」

暈紅的夕陽很美麗呢,我怎麼可能會後悔,我現在非常的幸福哦。

 

音樂結束,大家紛紛給予最熱烈的掌聲。










同時在對面的一棟大樓上,一名紅髮少女正在用眺望鏡窺視頂樓的一舉一動。

杏子:「這就是這城市新的魔法少女啊?」

一邊咬著塊狀餅乾,杏子一邊觀察。

QB:「妳真打算去找她的麻煩嗎?」

杏子:「因為看上去很弱嘛~那種傢伙直接秒殺嘛!或著說……你有意見?」

QB:「一切未被會如妳所願的喔,因為這城市還有另一個魔法少女存在。」

杏子:「嗯~那小妞又是何方神聖啊?」

QB:「我也不是很清楚。」

杏子:「蛤~什麼意思!?那傢伙也是和你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的吧?」

QB:「可以說是也不是,她是真真正正的異類,會做出什麼舉動連我也無法預測。

杏子:「這不是剛好嗎?太過無聊了也不好,就是要有點樂子才行。」

說完又吃掉一塊蛋糕。





魔法少女小圓

 

茶點店

焰:「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嗎?」

小圓:「那個……是沙耶香醬的事情,她思想太偏激,做事又衝動,馬上就會和別人吵起來,但是!她是個很好的人,又勇敢又善良,總是為了他人而去努力。」

焰:「作為魔法少女這是致命傷。」

小圓:「是……這樣嗎?」

焰:「友好的溫柔伴隨著天真,無謀之勇則導致大意,而且無論怎麼奉獻都沒有回報,不暸解這一點的話,是無法做好魔法少女的,所以巴麻美才會丟了性命的。」

 

小圓:「…請不要用這種態度說話!沒錯…雖然沙耶香醬自己說她沒事,但是我一想到要是遇到和麻美姐那時候一樣的事……我該怎麼辦啊?」

焰:「妳在擔心美樹沙耶香呢。」

小圓:「嗯,因為我已經無法幫助沙耶香了,所以我想拜託焰醬,請和沙耶香醬好好相處,不要和麻美姐那時候一樣吵架,消滅魔女的時候也是,大家一起合力戰鬥的話一定會安全許多!」

焰:「我不想騙人,也不想訂下做不到的約定。」

小圓:「……诶?」

焰:「所以,妳就放棄美樹沙耶香吧。」

小圓:「唔……嗚嗚,為什麼……?」

焰:「那孩子是不應該訂下契約的,這確實是我的失誤,不單是妳,我也應該好好監視她的。」

小圓:「但是……」

焰:「所以,在承認過錯後我得說清楚,事到如今,這已經是無可返回的過錯了,和死後無法復生是一樣的。」

小圓:「嗚……」

焰:「一旦成為魔法少女,就不要想著能夠得救,那個契約,其實是讓妳放棄所有來達成一個願望。」

談完後,焰便轉身離去,殘酷的事實讓小圓的不安更加擴大。





 

夜晚。

沙耶香打起精神,準備出門去狩獵魔女,而此時小圓出現,希望就算只是在旁邊看也沒關係,希望待在沙耶香的身旁。

小圓:「果然…造成麻煩了嗎?」

沙耶香:「不不,我很高興,看,我的雙手還在發抖,從剛剛開始就停不下來,很沒用吧,明明已經成為魔法少女了,還會感覺一個人很不安。」

小圓:「沙耶香醬……」

沙耶香:「妳才不會妨礙我呢,我很開心,只要有人能和我在一起,我就安心許多了,有種以一頂百的感覺。」

小圓:「我……」

沙耶香:「我一定會保護妳的,所以就安心跟在我後面吧,就和以前一樣消滅魔女吧。」

而QB則悄悄對小圓說,如果已經下定決心,這邊也都已經準備就緒了。

 

最後兩人到達了使魔的結界,雖不是魔女,但沙耶香認為這樣就能很輕鬆解決了。

 

隨著行進,身邊突然發出哀鳴的咆嘯聲,使魔們開始群聚集中,同時沙耶香變裝為魔法少女。

 

化身魔法少女的沙耶香捲動斗篷,斗篷包覆自己全身上下,隨即一揮,憑空出現無數把軍刀。

 





 

隨即沙耶香以身為軸心,一邊漩轉一邊擲出軍刀,被鎖定的使魔慌忙而逃,眼看就要消滅成功,卻突然被一道鍊槍打散。

  

杏子:「等等~等等等等,我說妳們在搞什麼啊!」

遠方而來的少女無奈聳著肩,同時使魔們開始隱蔽身形,離開結界。

 

 

沙耶香:「等等,使魔們要跑掉了!」

 

 

沙耶香正要追去,但突如其來的槍尖卻抵在喉間。

 

  

 

 

杏子:「看著還不明白嗎?那不是魔女,那是使魔而已,不會掉出悲歎之種的啦!」

沙耶香:「但是,如果放任不管的話,會有人被殺的!」

杏子:「所以啊,我才在等她吃完四五個人之後變成魔女,這樣一來,才能得到悲歎之種呀。」

少女一邊吃著鯛魚燒,一邊以悠閒的口吻說著。

 

杏子:「妳阿,抓著還沒生雞蛋的母雞是想要幹什麼啊?」

沙耶香:「妳的意思是說要對那些會被魔女襲擊的人們見死不救嗎!?」

杏子:「我說妳啊,是不是大大的誤會了些什麼?知道食物鏈嗎?應該在學校學過吧,魔女吃掉弱小的人類,然後我們吃掉那些魔女,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對吧~?只是這種強弱順序而已。」

杏子一邊逼近沙耶香,同時設下了結界包圍週遭的場地。

 

沙耶香:「妳……!」

杏子:「雖然覺得不太可能,妳該不會是想要貫徹拯救他人的正義吧?為了這種無稽之談才和那種傢伙結下契約吧?」

 

沙耶香:「就算那樣又如何!?」

 

憤怒的沙耶香舉起軍刀,如疾風般衝刺一斬,杏子揮動手中的長槍輕鬆檔下。

 

 

杏子:「我說啊,能不能住手?」

 

面對對方輕視的表情,沙耶香更是怒火中燒,再度加強了力道,但對方卻連半步都沒有退後,沙耶香臉上流下了冷汗。

 

 

 

杏子:「帶著好玩的心情踏入這邊的世界,妳還真是讓人生氣啊。」

 

杏子揮動長槍,沙耶香頓時被彈飛,只見杏子舞動的長槍變成多節棍的型態,頓時攻擊距離拉長數倍,如同獵物的蛇一般扭動,沙耶香被橫掃彈飛,手中的軍刀脫落在地。

 

同時被打爛的水管噴出源源不絕的水流。

小圓:「沙耶香醬!」

 

杏子:「哼,超級新人,就在那邊讓頭腦冷靜下來吧。」

沙耶香:「唔!!」

 

沙耶香勉強站立起來,拿起一旁的軍刀。

 

杏子:「妳還真是奇怪啊,這個傷勢應該需要住三個月醫院左右才是。」

QB:「因為她是許下治癒系願望結下契約成為魔法少女的,對於傷害的回復比別人要快一倍。」

 

沙耶香:「誰會…輸給妳啊!就是有像妳這種傢伙的存在,麻美姐她才…」

 

杏子:「真吵,吵死了!話說妳算哪根蔥?那不是妳該有的語氣吧?面對我這個前輩?」

 

沙耶香:「閉嘴!!」

 

 







魔法少女小圓

隨著憤怒的咆嘯,沙耶香衝刺一擊,但卻被對方檔下,同時杏子展開猛烈的掃擊,每一擊都緊扣在沙耶香的軍刀上。

 

杏子:「別在那邊慢騰騰的扭扭捏捏啊,蠢貨。」

沙耶香:「唔阿!」

甩動的棍節長槍如蛇鞭一般緊纏,沙耶香越戰越被逼退,情況岌岌可危。

 

小圓:「沙耶香!」

QB:「小圓不能過去,那邊很危險的!」

 

 

杏子:「對於說理也說不通,挨揍了也不明白的笨蛋……」

 

甩動的棍節長槍隨手組合回長槍,杏子一個踏步衝刺,槍頭直接對準沙耶香。

 

杏子:「直接殺掉算了!」

 

大氣隱隱約約震動,刀與槍,魔法少女,互相僵持抗衡!





魔法少女小圓

 

 

杏子:「什……!」

 

沙耶香:「不能輸,絕對不能輸!!」

 

沙耶香奮力一搏,一刀突斬,只見杏子輕笑一聲,挪動腳步退後,隨即翻空躍上,長槍在度伸縮,化成長節棍的型態,隨即組合長槍,隨著重力往下墜去突刺。

 

杏子:「呵呵!」

 




 

轟的一聲,大地被長槍刺出一個大洞,沙耶香繼續衝刺,刀槍連環交擊,兩方勢均力敵,誓死不讓對方取得優勢。

 

小圓:「為什麼……吶,為什麼?明明不是魔女,為什麼同伴之間非戰鬥不可啊?」

QB:「沒辦法,因為兩人都沒有退讓的意思。」

小圓:「拜託了QB,阻止她們啊,不要在這樣了!」

QB:「我無能為力,但是如果妳甚至不惜用力量去阻止的話,也並不是沒有辦法。」

小圓:「咦?」

QB:「要介入這種事態,只能是同樣身為魔法少女的人,而妳就具備這種資格,如果妳真的如此希望的話 /人◕ ‿‿ ◕人\」

小圓:「對阿……如果我結下契約的話!」

 

長時間的近身交戰,沙耶香已經開始出現劣勢,然而杏子絲毫不放過這個機會,轉變長節棍的長槍橫空急掃,不管遠近範圍全數掃蕩破壞,沙耶香再度被彈飛出去,軍刀也從手中脫落。

 

杏子:「結束了呢。」

 

杏子浮現得意的神情,同時長節棍槍縮回長槍的型態,隨即往下用力突刺,直接對準沙耶香的心臟。















 

而這個時候,小圓也下定了決心,決定向QB訂契約。

小圓:「我、我要成為……」

 

 

 

 

 

 

 

「沒有必要。」

 

 

一道身影迅速走過。

 




魔法少女小圓

同時杏子突擊的長槍貫穿了大地,但神情卻突然一變。

 

原本對準攻擊的沙耶香像是突然被調換般出現在後面。

 

同時曉美焰出現在兩人中間。 

 





魔法少女小圓

第6話這種事絕對很奇怪啊

沙耶香與佐倉杏子的戰鬥遭到了挫敗,而此時焰出手化解了危機。之後沙耶香汗杏子又發生了衝突,甚至連焰都成了敵人,小圓為了沙耶香的安全決定把靈核丟掉,卻不知道她這麼一做將會造成最悲劇性的事情。

劇本=虛淵 玄 分鏡:笹木信作 演出:淺利藤彰 作畫導演:宮島仁志、福永純一

 

小圓:「焰……醬?」

 

杏子:「喂喂,瞧妳都幹了什麼好事啊渾蛋………咦!」

杏子將槍頭對準焰,但轉眼間焰如同瞬間移動一般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杏子:「…原來如此,妳就是傳聞中的「異類」啊!?盡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招數!

 

沙耶香:「別來搗亂‥…啊!」

沙耶香起身拿起軍刀,但焰卻突然從旁出現,一記手刀將沙耶將擊昏。

 

小圓:「沙耶香醬!!」

QB:「別擔心,只是昏過去了而已。」

焰與杏子對峙,杏子感到戰況不利而決定撤退。

 

小圓:「妳來…救我了嗎?」

焰:「究竟要我告誡幾次妳才懂,妳這人究竟要傻到什麼地步才甘心!」

小圓:「唔……。」

焰:「我已經無數次忠告過妳,請妳不要牽扯進來了吧?」

小圓:「我……」

焰:「如果妳是個蠢貨的話,那我會不擇手段的。」

丟下冷酷的話語,焰轉身緩緩離開現場。

 

小圓:「焰醬……為什麼?」

QB:「不管怎麼說,這傢伙一定是在策劃著什麼,務必要小心啊。」

QB:曉美焰…妳難道是……!?)

 

 

夜晚。

沙耶香在房間中拿出悲歎之種,正在吸取靈核的污穢,悲歎之種使用完畢,但靈核的污穢還是很濃厚難以清除。

 

QB:「很危險了,要是再吸入污穢的話,魔女就很可能孵化了。」

沙耶香:「啊!」

QB:「沒關係,借我用一下吧。」

 

QB將悲歎之種拿在頭上滾來滾去,只見悲歎之種 掉落在背後裡面。

QB:「這樣就安全了。」

沙耶香:「咦!你把她吃下去了?」

QB:「這也是我的職責之一,為了下一次靈核的淨化,需要儘快得到新的悲歎之種。」

沙耶香:「讓這個保持「純淨」就這麼重要嗎?」

QB:「佐倉杏子很強吧?」

沙耶香:「………。」

QB:「擁有飽和的靈核就能不必在意浪費而盡情地使用魔力,這就是杏子的強大之處。」

沙耶香:「但也不能為了得到悲歎之種而去犧牲他人啊!」

QB:「越是使用魔力就會使得靈核越變得混濁,沙耶香,妳如果無法收集悲歎之種,面對杏子是沒有勝算的。」

沙耶香:「唉,好麻煩啊,麻美姊也沒有很多悲嘆之種吧?但她不是戰鬥的挺順暢的嘛?是因為那個嗎?因為才能上的差距?」

QB:「嘛,這確實是事實。」

沙耶香:「好狡猾!太不公平了~!」

QB:「這也沒辦法,杏子不但有天份又是老手,相對的,也有完全沒有經驗,光憑天份就能凌駕杏子之上的天才魔法少女。」

沙耶香:「那是誰啊?」

QB:「鹿目圓。」

沙耶香:「诶?圓香嗎?你是說真的?」

QB:「嗯,所以妳如果非常想要對抗杏子的戰力,拉攏圓香也是手段之一喔~只要她和我定下契約/人◕ ‿‿ ◕人\」

 

沙耶香:「不、不行!這是我的戰鬥,不能把她也牽扯進來。」

 






 

遊戲樓層的跳舞機,佐倉杏子一邊吃著巧克力棒一邊跳著舞步,而這個時候焰卻突然出現,並說出將城市託付給杏子。

 

杏子:「那如果那個沙耶香的小鬼又來阻礙我怎麼辦?」

焰:「我想要盡量和平解決,請妳不要插手,由我來對付。」

 

杏子:「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問題沒問呢,妳是什麼人?又有什麼目的~?」

       

      ( 魔 女 之 夜 )

焰:「兩週後 【Walpurgis Night】 將來到這個城市。」

 

杏子:「妳為什麼會知道?」

 

焰:「這是秘密,總之只要打倒了那傢伙,我就會離開城市,接下來妳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杏子:「【Walpurgis Night】嗎?確實只憑一個人是有點棘手,兩個人一起上或許能贏。」

 

達成協議後,兩人暫時分手。

(有人考察魔女之夜應該是取自德國異聞的女巫們的安息日,)


 

夜晚。

沙耶香兩人來到昨天的街道,繼續追蹤魔女使魔的蹤跡,但使魔的氣息早已消失不存。

而圓很擔憂沙耶香再度碰上杏子,希望兩方能夠在去談談,但沙耶香卻認為小圓想得太簡單,昨天的情況可以說是兩方認真的彼此廝殺。

小圓:「可是……」

沙耶香:「所以就要去談談嗎?對方可是為了悲歎之種而把人類當誘餌的渾蛋啊!這樣要怎樣才能和解啊?」

小圓:「沙耶香醬是為了消滅魔女而成為魔法少女吧?她並不是魔女,而是和妳一樣都是魔法少女哦,有心去找的話,一定能發現成為朋友的辦法,就算做法不同,但是想要消滅魔女的心情是一樣的吧?昨天那個女孩…還有焰醬也是……

沙耶香:「唔……!」

小圓:「麻美姐也是,要是沒和焰醬吵架的話……」

沙耶香:「這不可能!!!」

小圓:「啊……」

沙耶香:「小圓妳也看見了吧,那傢伙等到麻美姐被殺的時候才去打倒魔女,那傢伙為了得到悲歎之種而對麻美姐見死不救啊!!」

小圓:「不是……那樣的。」

沙耶香:「那個轉學生和叫杏子的是同類啊!只會考慮到自己,現在我終於明白,只有麻美姐是特別的,其她魔法少女都是那種爛傢伙,就算昨天逃走的使魔是雜兵,但也是會殺人啊,下次那些傢伙的目標會是小圓的爸爸或媽媽也不一定啊,說不定是小達啊(圓的弟弟)!即使是這樣小圓也能無動於衷嗎?妳能原諒那些置之不理的傢伙嗎?」

小圓:「啊……」

沙耶香:「我啊,不單單是想和魔女戰鬥,是為了保護最重要的人才想要得到那種力量啊,所以,要是有比魔女更邪惡的人類出現,我就會戰鬥,即便那是魔法少女。」

小圓:「嗚……沙耶香醬,QB也說點什麼啊……」

QB:「我能說的就只有太過無謀這點了,現在的沙耶香,不管對手是曉美焰還是佐倉杏子她都不會有勝算,但是,沙耶香是聽不進去的。」

 

晚上,小圓在房間轉輾難眠,最後找上媽媽訴說煩惱。

小圓:「明明做的事情都沒有錯,但越想往正確的方努力卻使事態變得更糟糕。」

媽媽:「這是常有的事,雖然很不甘心,並不是只做正確的事情就一定會得到HAPPY END哦,不如說如果大家都只相信自己的正義的話,那麼就會離幸福越來越遠。」

小圓:「明明沒做錯事,卻得不到幸福,太殘酷了啊……我到底該怎麼辦?」

媽媽:「這種事別人插嘴也沒辦法完美解決啊,就算不是很漂亮的解決方法妳也想用嗎?」

小圓:「嗯………」

媽媽:「那就做點錯事吧。」

小圓:「咦!?」

媽媽:「能有誰為那個正確過頭的孩子做點錯事就行了。」

小圓:「錯事?」

媽媽:「說些狡猾的謊言,逃避可怕的事物什麼的,但是有時這些事。之後想想才會是正確的,要是到了真沒有其他辦法時候的窘境,索性就下定決心做錯事吧。」

小圓:「這麼做能讓她明白是為了她而做的嗎?」

媽媽:「也許會不明白,而且基本上不可能馬上明白,不是說了嗎,不是很漂亮的解決方法,妳是選擇放棄她,還是被誤解?」

小圓:「………」

 

媽媽:「圓,妳是個好孩子,不說謊也不做壞事,一直都在努力分清是非,作為一個「小孩」妳已經合格了,所以啊,在成為大人前這次就好好學一下錯誤的形式吧。」

小圓:「學習……嗎?」

媽媽:「年輕時傷疤總是好的特別快,趁現在記住高明的摔倒方式,以後一定會有用的,成為大人後,就越來越不敢犯錯了,背負的東西越多,就越不敢貿然行事了。」

小圓:「這樣子不辛苦嗎?」

媽媽:「大人都是很辛苦啊,所以才能這樣借酒消愁啊~」

小圓:「我也想快一點和媽媽一起喝一杯啊。」

媽媽:「哦~那就趕緊長大吧,大人都是痛苦並快樂活著的喔。」


放學後,沙耶香跑去醫院探訪恭介,但人卻早已出院,沙耶香只好跑去恭介的家去找人,而在門口時就聽到了響徹優美的拉琴聲。

沙耶香靜靜聽著音樂,然後轉身便決定離開,但卻看見了佐倉杏子。

 

杏子:「不去見一面告別在離開嗎?明明今天追著人家跑了一整天。」

沙耶香:「妳……!?」

杏子:「我知道喔,是這家的小少爺吧?他就是妳和QB訂下契約的原因吧,真是的,把唯一可以實現奇蹟的機會用在這種無聊事情上。」

沙耶香:「妳這傢伙明白什麼!」

杏子:「不明白的是妳吧,笨蛋,魔法這種東西啊,徹頭徹尾都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而存在的,為了別人去使用也得不到什麼好下場,巴麻美連這點都沒有教妳嗎?。」

一句話觸動了沙耶香的怒火。

沙耶香:「妳……!」

 

杏子:「如果想得到心愛的男人,不是還有更好的辦法嗎?用好不容易才到手的魔法。」

沙耶香:「什麼?」

杏子:「現在馬上進去,把小少爺的手腳弄斷,讓她再次無法動彈~」

沙耶香:「什……!」

杏子:「讓他變得沒有妳就什麼事都做不了,這樣一來,小少爺就會成為妳真正的東西了!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全都是妳的。」

沙耶香:「咕……嘎……!!」

杏子:「如果不忍心下手的話,我代替妳下手也行哦,看在我們都是魔法少女的交情份上,小事一樁啦。」

沙耶香:「絕對……只有妳這種人絕對不可原諒!這次一定要……」

杏子:「換個地方吧,這個地方會被人看見喔。」


(很高級的雷射鍵盤)

 

房間,小圓正在電腦桌前苦惱到底要怎樣幫駐沙耶香,雖然有媽媽的建議,但仍是搞不太懂媽媽所說的壞事要怎麼做。

這個時候QB卻突然跑了進來。

 

QB:「小圓,不好了,快點!沙耶香有危險!跟我來!」










人行橋上,兩位魔法少女再度對峙。

 

杏子:「在這裡彼此都可以放手好好大鬧一場了吧。」

杏子一伸手,戒指發出光芒,靈核浮現,變裝為魔法少女,而沙耶香也拿出咯靈核,此時小圓急急忙忙的趕來。

 

小圓:「等等沙耶香醬!」

沙耶香:「小圓?別來礙事,再說這事跟小圓妳無關。」

小圓:「不行啊,這種事情絕對很奇怪啊!」

杏子:「哼,果然煩人的傢伙就有煩人的同伴在啊。」

 

「那妳的同伴又如何呢?」

曉美焰無端從杏子身旁出現。

 

焰:「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吧,之前說好不對美樹沙耶香出手的吧。」

杏子:「妳的作法太拖拉了,而且對方也是幹勁十足啊。」

焰:「那麼,我來當她的對手,妳別出手。」

杏子:「哼,那我就等吃完這根東西!」

焰:「足夠了。」

沙耶香:「別小看我!!!」

 

三人一觸即發之際,小圓突然跑出來,順手將沙耶香的靈核奪去。

 

 

小圓:「抱歉了,沙耶香醬!」

 

小圓將靈核用力往下一丟,藍色靈核掉落在橋下的貨櫃車上,就這樣越離越遠,此時焰的臉上卻出現驚恐的神情。

 

焰:「啊……!!」

 

同時焰的身形竟瞬間消失無蹤。

 

 

沙耶香:「小圓!妳在幹什麼啊!?」

小圓:「但是如果不這麼做的話……」

 

沙耶香氣呼呼的走來,但走到一半卻突然像是昏倒般倒在小圓的肩上,一動也不動,像是個失去生命力的人偶一般。

小圓:「沙耶香醬?」

QB:「小圓,剛才妳的舉動很要命啊。」

小圓:「咦?」

QB:「居然偏偏扔掉了自己的「朋友」,真是瘋了!」

一旁感到奇怪的杏子也走來小圓身邊。

 

小圓:「什麼…怎麼回事……?」

杏子一手伸去沙耶香的頸動脈觸摸,一手把人舉起。

小圓:「做什麼住手啊!」

 

杏子:「怎麼回事啊喂……!?這傢伙……

 

 

 

 

這傢伙已經「死」了啊!!!」

 

 

魔法少女小圓

 

小圓:「……啊?」

 

沙耶香已經沒了氣息,最震撼的結果衝擊著兩人!

 

 

 

 

 

高速公路上,焰不斷狂奔,移動身影如同分格快轉般瞬間移動,緊緊追著貨櫃車。

 


 

小圓:「沙耶香醬?我說……沙耶香醬?起來啊!吶?吶…等等……這是怎麼了啊?吶!?不要啊!這種事情……嗚哇啊啊啊嗚嗚嗚沙耶香醬!!!!!!!!」

 

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喂!!!」

杏子惡狠狠的瞪向QB。

 

QB:「妳們魔法少女能「控制身軀」的範圍最多在一百米左右/人◕ ‿‿ ◕人\」

 

 

杏子:「一百米?你這傢伙在說什麼,是什麼意思啊!?」

QB:「因為平時妳們都是貼身帶著走的,所以這種事故非常少見。」

 

小圓:「你到底在說什麼啊?QB!趕快救她啊!不要讓沙耶香醬死掉啊!」

QB:「小圓啊,在那邊的根本不是「沙耶香」,只是她的「空殼」而已~」

小圓:「啊……?」

QB:「沙耶香剛才不是被妳「扔」掉了嗎?」

杏子:「你……你說什麼!?」

突然竄升的恐懼爬滿杏子的身上,雙手不由自主的握上胸口的靈核。

 

魔法少女到底是什麼?

 

杏子感到一陣強烈的惡寒。

 

QB:「如果和普通人類一樣使用脆弱的肉體話,是根本不可能拜託她們和魔女去戰鬥的啦,對妳們魔法少女來說,肉體不過是硬件而已,作為妳們本體的靈魂,為了更有效利運用魔力,所以進行了壓縮,並賜與了更安全的型態。

QB:「我這個負責和魔法少女結下契約之人的使命,就是取出妳們的靈魂,然後轉換成「靈核」/人◕ ‿‿ ◕人\」

靈核=靈魂的核心

 

杏子:「你這傢伙…在說什麼呢!別開玩笑了!!!這樣我們不就跟殭屍一樣了嘛渾蛋!!!?」

杏子一把將QB抓起。

 

QB:「倒不如說很方便吧?」

小圓:「什……」

 

QB:「就算被刺穿心臟或流乾血液,只要使用魔力修復這個肉體的話,馬上就能再次活動,只要靈核不被破壞,妳們就是天下無敵哦/人◕ ‿‿ ◕人\!!比起滿身弱點的人類,這樣不是更方便嗎!」

 

小圓:「過分……這實在太過分了啊……嗚嗚啊嗚嗚嗚哇哇哇啊!!」

 

QB:「妳們總是這樣呢,每次一說實話,妳們的反應就是這樣,真是搞不明白啊,為什麼人類這麼執著於靈魂的存在方式呢?」

 

小圓:「嗚嗚……啊呃嗚嗚嗚阿啊………」

 

 

而這個時候,追著貨櫃車的焰將沙耶香的靈核帶了回來,輕輕放在沙耶香的手上,沙耶香失神的雙眼逐漸回復了光芒。

杏子:「……!」

小圓:「啊!」

 

 




魔法少女小圓


 

起身的沙耶香發現大家都圍繞在身邊,逐漸感到奇怪不對勁。

 

沙耶香:「什麼……怎麼了啊?」

 

 

 

少女的眼中

描繪著原本應該得到的未來

即使這是欺騙自已的謊言

 



魔法少女小圓

第7話 能面對真正的心意嗎?
沙耶香得知了自己成為魔法少女之後的身體變化。在沮喪於自己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時,本應敵對的佐倉杏子出現了。杏子帶著沙耶香來到某間廢棄教會,她的真意是——

 

事情結束後,沙耶香回到了房間。

 

沙耶香:「你一直都在欺騙我們呢。」

QB:「我應該好好地邀請妳們來當魔法少女了吧?只是把實際情況是怎樣的物部分省略沒有說明而已。」

 

沙耶香:「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QB:「那只是妳沒問而已,反正就算不知道也沒有什麼壞處,事實上,就連麻美到死都沒有發覺。」

沙耶香:「……!」

QB:「再說妳們人類原本就沒發現靈魂的存在,那裡只是神經細胞的組合,那裡只有迴圈器系的中樞區而已,可是,當生命無法持續時,人類連精神也會死亡,為了不使此類事件發生,我把妳們的靈魂實體化,做成了能夠放在手心好好保護的形狀。」

QB:「為了讓妳們儘可能安全的和魔女戰鬥哦/人◕ ‿‿ ◕人\」

沙耶香:「……你這是在多管閒事!」

QB:「不是哦,妳太小看「戰鬥」這回事了,比如,肚子被長槍刺中時,肉體究竟會感覺到如何的痛楚呢?」

 

只見QB走到靈核身旁,用腳踩了一下。

沙耶香:「嗚啊!」

 

沙耶香腹部感到一陣強烈的劇痛,像是被人用鐵鎚用力狠狠打了一下。

 

QB:「這就是原本的痛楚,就算只中了一下,也疼的站不起來吧?妳之所以能和杏子戰鬥時站到最後,是因為過於強烈的疼痛被限制住了,正因為妳的肉體和精神隔離開來才能辦到。」

 

QB:「全靠這樣,妳才得以能在那場戰鬥中倖存下來,習慣之後,完全切斷痛覺也是可以的,不過這樣會使動作遲鈍,我是不推薦啦。」

沙耶香:「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遭到這樣的對待?」

 

QB:「妳不是有著不惜接受戰鬥的命運也要想實現的願望嗎?而那不是毫無疑問的已經實現了嗎?」

 


早上,小圓來到教室上課,但卻沒看見沙耶香的身影。

而沙耶香則是窩在家裡,不斷反覆看著手中發出藍光的靈核。

 


 

中午,小圓約了焰見面。

 

小圓:「焰醬,妳是知道的嗎?」

焰輕輕點了頭。

小圓:「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們?」

焰:「因為就算我說了,至今為止也沒有過相信我的人。」

小圓:「QB為什麼要做這麼殘酷的事情呢?」

 

 

焰:「那畜牲甚至不覺得這是殘酷的事情,人類的價值觀對那生物是不通用的,牠只會說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喚醒奇蹟而付出的代價。」

小圓:「這根本不是等價交換啊!居然會被改造成那種身體,沙耶香醬只是想治好心愛之人的傷啊!!嗚嗚………」

焰:「奇蹟就是奇蹟,不可能化為了可能,美樹沙耶香就算耗費一輩子去看護,那位少年能再次演奏的一天也不可能會來臨,所謂的奇蹟,本來就是連人的性命也無法換到的東西,而使這個交換化為可能的就是那個傢伙。」

小圓:「沙耶香醬…已經回不到過去的生活了嗎……?」

焰:「我之前也說過吧,讓妳放棄美樹沙耶香。」

小圓:「沙耶香醬救了我,要是她沒有變成魔法少女的話,我和仁美醬都已經死了。」

焰:「不可以把謝意和責任感搞混,妳沒有拯救她的手段,不可因為內疚就想報恩,丟棄這種冒失的想法吧。」

小圓:「焰醬……為什麼妳總是這麼冷淡?」

 

焰:「是阿,一定是因為,我早已經不是人類……了吧。」


 


窩在房間的沙耶香不斷在思考身體的事情,這人不成人的身體,要該怎麼樣去面對恭介,而這個時候原本敵對的佐倉杏子卻突然來訪,並邀請和她一起去一個地方。

 

兩人一邊走著一邊談話,最後來到了一間廢棄的教堂。

 




杏子說這是她老爸的教會,她的父親是很和藹可親的人,常常為這個世界的事情而煩惱,而想要拯救新時代就需要新信仰,所以講了很多基督教中所沒有的教義,然而這個卻讓信徒們紛紛離開。

最後甚至被教會開除神父的資格,為人著想的父親卻被當成新興宗教的可疑份子,被整個社會所唾棄,家中陷入了貧困的環境,連三餐也無法溫飽,少女不斷祈禱,直到她的眼前出現了一名奇特生物。

 

於是杏子許下了願望,父親的教會在隔日便人潮湧入,自己則成為魔法少女負責消滅魔女來守護父親所熱愛的世界,但在有一天,這件事情被父親發現,當得知一切都是魔法的功勞後。

 

而父親痛斥自己是邪惡無比的魔女。

 

杏子:「很可笑吧,明明我每天都和真正的魔女戰鬥著,就這樣老爸瘋了,結局很悽慘,整天酗酒,人也和中邪了一樣,到最後將家人也一起捲進來,強迫大家自殺,撇下我一個人,是我的願望毀掉了我的家。」

 

沙耶香:「………」

 

杏子:「就不管別人願不願意而自說自說許下了願望,結果卻是讓所有人陷入了不幸,這時候我就在心中發誓,不再為別人使用魔法,這份力量只為自己而使,用,奇蹟並不等同免費的,如果妳祈求了希望,也會散播出同等的絕望,就這樣差距就變為零,以此保持這個世界的平衡。」

沙耶香:「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

杏子:「妳也只要改變態度任性妄為就行了,變成自作自受的人生吧。」

 

沙耶香:「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妳明明應該只考慮著自己的事情而活著,這算是在關心我嗎。」

杏子:「妳也和我一樣有錯誤的開端,不該再繼續這種終將會後悔的活法,妳已經付出了過於昂貴的代價,所以,現在該開始想著將零錢找回來了吧。」

 

沙耶香:「像妳這樣?」

杏子:「是阿,我雖然已經能分辨了,但是妳現在也還走在錯誤的道路上,我看不下去啊。」

沙耶香:「我對妳產生了很多誤會,對這些事我向妳道歉,但是,我不會為了為他人許願而感到後悔,為了不讓這份心情變成謊言,我已經決定不會後悔,今後也是。」

杏子:「為什麼妳要……」

 

沙耶香:「我呢,不認為我付出了過於昂貴的代價,這份力量根據使用方法一定能轉變成無比美妙的東西,話說妳啊,是怎樣得到那個蘋果的啊?在店裡付出的錢是從哪裡來的?」

杏子:「呃…我……」

 

沙耶香:「說不出口呢,那麼,我就不能吃那顆蘋果,給了我我也不會高興。」

 

杏子:「……笨蛋嗎!?我們可是魔法少女阿,沒有其他的同類了啊!」

沙耶香:「我會用我的戰鬥方式持續下去,如果那樣會妨礙到妳的話,像之前那樣來殺我就行了,我不會輸給妳,也不會因此恨妳。」

 

看著沙耶香離去,杏子只是憤憤的吃著蘋果,不停啃著啃著。

 


之後仁美約了紗耶香在速食店。

 

仁美說要談戀愛的話題,並表明從以前就一直隱瞞的事情,也就是自喜歡上條恭介,同時質問沙耶香能面對自己真正的心情嗎?

 

仁美向沙耶香下了戰帖,在明天放學後將要和恭介告白,也要求沙耶香做出不讓自己後悔的決定,而沙耶香的內心則陷入了遲疑。

 


 


夜晚,沙耶香準備再度巡邏狩獵魔女,此時小圓出現了。

 

小圓:「沙耶香醬,我能和妳一起嗎?不想再讓沙耶香醬孤身一個人了。」

沙耶香:「小圓,為什麼阿……妳要如此的溫柔,我明明沒有被這樣對待的價值。」

小圓:「沒這種事。」

 

沙耶香:「今天啊,我差點後悔,想著那時候沒有救仁美的話就好了…真的有那麼一瞬間想過……作為正義的使者完全不合格啊……沒臉去見麻美姐了。」

 

小圓緊緊的將沙耶香抱住,沙耶香崩潰的哭了出來,像是要把一生的眼淚哭完似的,不斷不斷哭著。

 



 

沙耶香:「仁美會把恭介搶走的,但我卻無能為力!因為我早就「死」了啊!嗚嗚……是殭屍啊!!嗚嗚哇哇啊啊啊……用這一具身體,我無法說出讓他擁抱我,也無法說出……讓他吻我……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小時後。

 

沙耶香:「……謝謝妳,抱歉。」

小圓:「沙耶香醬……」

沙耶香:「已經沒事了,哭完後舒服了許多,走吧,今晚也得去消滅魔女呢。」

 

工廠大樓附近,魔女之卵已經誕生出魔女,佐倉杏子在施工的大樓上靜靜觀察。

此時曉美燄走來。

焰:「居然只是沉默在一旁守望,真是讓人意外。」

 

杏子:「今天那傢伙不是和使魔,而是和魔女再戰鬥,所以不會是徒勞無功的戰鬥。」

焰:「妳居然因為這種理由而放棄獵物。」

此時,遠方的結界開始產生震動。

杏子:「嘖,這傢伙!居然陷入苦戰了。」

 





 

 

結界之中,是漆黑灰暗的空間。

 

沙耶香與魔女Elsa Maria 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地面上爬出無數像龍頭蛇身的使魔,緊纏著沙耶香不放,沙耶香揮動軍刀不斷將其擊倒,即使使魔數量不停增加,沙耶香仍未停止揮動手中的軍刀,同時一個躍步高跳上空。

 

一個俯衝的刺擊對向了魔女,而魔女伸出了跟樹木一般型態的巨手,沙耶香一劍劈下,而巨掌卻又不斷延伸出無數的樹幹分枝,漸漸吞噬咯沙耶香。

 

小圓:「沙耶香醬!!」

 

同時巨大的木掌突然轟的一聲爆開,杏子進入結界中,將沙耶香救走。

 

杏子:「真是的,讓人看不下去啊,行了,妳就退下吧!讓妳看看我這個前輩示範……喂!!」

沙耶香:「別來礙事,我一個人能夠搞定的。」

 

沙耶香做出了賽跑的準備動作,同時後腳向後一蹬,如同射出的子彈一般迅速衝到魔女眼前,同時一刀斬向魔女,卻被樹枝的觸手擊中。

 

小圓:「沙耶香醬!」

 

沙耶香:「哼…呵哈哈哈哈!」

 

杏子:「妳……難道!?」

 

沙耶香的身軀不斷被樹枝的觸手擊中,但沙耶香卻宛若絲毫沒有感覺似的,只是站在原地像是發狂般的大笑著。

 




 

沙耶香:「哈哈哈哈────!」

 

一直處於挨打的沙耶香終於展開了反擊,不斷迅速揮刀斬斷樹根,同時來到魔女的面前,但卻用雙手不斷毆打著。

 

沙耶香:「哈哈哈,只要有心還真的可以,疼痛什麼的……哼呵呵呵!就能完全消除阿。」

 

憤怒的魔女伸出了觸手纏住沙耶香,同時不斷攻擊,沙耶香豪不在意,雙手舉起軍刀用力一砍,享受著屠殺獵物的滋味。

 

 

看著昔日的好友那既瘋狂又悲傷的神情,小圓再也無法忍受這種情況。

 

「住手阿……快住手阿!」

 



魔法少女小圓


第8話 我這個人,真的是笨蛋
沙耶香不在乎自己的傷勢,只是不斷揮砍眼前的魔女。這種迷失自我,自暴自棄的戰法,使得圓不由得開口苦勸,終於使得沙耶香的情緒爆發,後悔揮淚離開現場。

 

「唔吼-喝!吼!呵呵哈哈哈!!」

神情瘋狂沙耶香不斷揮刀砍向魔女,一邊發著急促的笑聲和哀鳴,隨著魔女的衰弱,結界漸漸消失。

 




沙耶香:「只要知道方法還真是簡單阿,這樣一來我就感覺不會輸了」

打敗魔女後,沙耶香將悲歎丟給了杏子。

沙耶香:「妳想要的是這個吧?我不會欠妳人情的,這樣就算扯平,可以吧?回去吧,小圓。」

小圓:「沙耶香醬……」

杏子:「妳個笨蛋……」

 


大雨傾盆,兩人來到了公車站的屋簷躲雨。

小圓:「沙耶香醬,不能用那種方法戰鬥啊……」

沙耶香:「………?」

小圓:「怎麼可能不會痛…我光是看著就覺得好痛,不能因為自己感覺不到疼痛就去隨意傷害自己啊……嗚嗚。」

沙耶香:「如果不這樣我就贏不了,因為我沒有才能。」

小圓:「如果以那種方式戰鬥,就算贏了也對沙耶香醬沒有好處啊!」

沙耶香:「什麼是對我有好處?」

小圓:「咦……」

沙耶香拿除了靈核展示在小圓眼前。

沙耶香:「我的身體都變成了這個樣子了,還有什麼對我有好處?」

小圓:「沙耶香醬……」

沙耶香:「現在的我只能獵殺魔女,除此之外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小石子罷了,只是讓已經死亡的身體動起來而已,妳覺得會有人為這樣的我著想嗎?連思考這件事都是毫無意義的。」

小圓:「但是我…一直都在考慮如何讓沙耶香醬如何獲得幸福。」

沙耶香:「那麼妳來戰鬥啊。」

小圓:「啊……」

沙耶香:「我從QB那裡聽說了喔,妳是無與倫比的天才,不用像我吃這種苦頭,輕輕鬆鬆就能搞定魔女對吧??」

小圓:「我…怎麼這樣……」

沙耶香:「要是妳想為我做點什麼的話,就先試著和我站在同一個立場上吧,辦不到吧?這也是當然的,不可能因為區區同情就放棄人類的身分阿。」

小圓:「同情什麼的…不是阿……」

沙耶香轉過臉來,臉上是小圓從來沒見過的。

猙獰恐怖的表情。

 

 

沙耶香:「說的真好聽阿,代替明明無所不能卻毫無行動的妳,我現在才落得這種下場阿,請不要置身事外還站著說話不腰疼。」

說完沙耶香就往外跑去,小圓緊跟著追去。

 

沙耶香:「別跟過來。」

沙耶香以極為冷酷無情的聲音警告著。

小圓:「啊………」

 

 

小圓只能傻愣著站在雨中,看著好友離自己的身邊越來越遙遠。

 




 

沙耶香:「我真是個笨蛋啊…都說了些什麼,嗚……真是無藥可救了…!」


 

曉美焰的房間。

焰拿著地圖正與杏子正在客廳對談。

 

(注意焰背後的圖像,這是整部動畫最關鍵的伏筆)

 




魔法少女小圓

焰:「【Walpurgis Night】將會在這裡出現。」

杏子:「妳這是有什麼根據?」

焰:「統計。」

杏子:「統計?」

焰:「我可沒聽過這城市以前出現過【Walpurgis Night】啊?妳到底是拿什麼怎麼統計的啊??」

焰冷蹬了杏子一眼。

杏子:「雖說我們的關係還沒好到能讓妳信任我,不過再稍微告訴我一點妳的底細也沒關係吧?」

 

「也請妳務必對我解釋一下,曉美焰。」

 

 

QB突然出現,杏子伸手就拿出了長槍,指向QB。

 

杏子:「你臉皮倒底有多厚還敢跑來這裡?渾蛋!」

QB:「哎呀哎呀,看來我很不受歡迎喔,今晚我可是來告訴對妳們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情報的。」

杏子:「哈?」

QB:「美樹沙耶香消耗的比我所想的還嚴重,不僅是魔力問題,她自身也開始萌生出「詛咒」。」

杏子:「你以為這是誰的錯啊?」

QB:「這麼下去在【Walpurgis Night】出現之前,就有可能會出現麻煩的事態,妳們留心注意一下比較好。」

杏子:「這算什麼,你什麼意思啊?」

QB:「別問我,問她如何?妳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曉美焰。」

焰:「………」

QB:「果然嗎?妳是如何得到這些知識的,我對此深感興趣,妳到底……」

焰:「你要說的話我已經聽到了,消失吧。」

QB便從角落旁的黑暗消失。


 

 

今天上課,沙耶香又再度缺席沒來,放學後擔心的小圓打了通電話,但對方卻說沙耶香從昨夜就沒有回來,而小圓決定去找尋沙耶香的下落。

 

而此時仁美依照昨天的約定,找著上條恭介一起走著回家的路,同時準備要向其告白真心。

 

而此時沙耶香正在一旁窺看,看到兩人彼此嬉笑著談天,沙耶香感覺到心中有什麼東西崩壞掉了。

 

 

夜晚。

 

沙耶香繼續獵殺著從魔女分裂出來的使徒們,而且比昨日的戰鬥方式更為激烈,像是瘋狂的劊子手般,不斷斬著無數的使徒群,如一頭瘋狂的猛獸不停撲向獵物。

此時焰來到了現場,將悲歎之種拿給了沙耶香,希望沙耶香儘快把污穢的靈核淨化,但沙耶香沒有接受焰的好意,而質疑焰到底想要做什麼。

焰:「妳給我適可而止吧,現在不是懷疑別人的場合吧,妳就這麼討厭接受別人的幫助嗎?」

沙耶香:「要成為和妳們不同的魔法少女,我是這樣決定的,我不想成為做出拋棄他人利用他人這種事情的人的夥伴,不寄回報,只有我不會為了自己而使用魔法。」

焰:「妳……會死的哦。」




沙耶香:「我如果會死的話,只是會被魔女殺了而已,也就是說我那時候已經沒用了,那樣就好,這個世界不需要贏不了魔女的我,吶為什麼?。」

焰:「我只是想救妳而已,為什麼不相信我呢。」

沙耶香:「為什麼?只是不知不覺就明白了,知道了妳是個騙子,妳有著一副已經放棄所有的眼神,一直都說著空洞無味的話語,現在也是,嘴上說了是為我,其實心裡卻是考慮完全不同的事情吧?這種事是無法糊弄我的!」

焰的神情猛然一變。

 

焰:「就是這樣,妳會讓小圓越來越痛苦。」

沙耶香:「和小圓沒有關係吧!!」

 

焰:「不,這一切都是為了她。」

 

焰變裝為魔法少女,手中的輪盤盾發出燦目的光芒。

 





 

焰:「對,妳很敏銳,說的沒錯,我並不是為了救妳,我只是不想讓小圓看到妳走向悲劇的樣子,要是在這裡拒絕我的話,妳也只有死路一條,如果妳還會讓小圓更痛苦的話。」

 

焰:「乾脆就由我…用我的這雙手……現在就此殺了妳───美樹沙耶香!!」

焰的手伸向了沙耶香,而戰後疲累的沙耶香的身軀卻無法動彈。

 

此時一道黑影快速衝入,撞向了曉美焰。

 

 

杏子:「喂!趕快逃阿!!」

 

杏子一手勒住曉美焰,一手抓扣住身軀緊緊不放,沙耶香勉強站起身子,搖搖晃晃的向後走著逃離現場。

 

杏子:「妳認真的嗎?不是要來救她的嗎?」

焰:「……放開我。」

杏子:「咦?原來如此阿,被抓住了話就用不了那種神奇的招數了啊!」

焰:「………!」

 

只見焰盾牌上的輪盤旋轉著並打開,同時裡面一顆手榴彈落下。

 

焰一口咬下拔栓,杏子見狀馬上跳到後方,只見焰一丟,M26 hand grenade 頓時爆炸,同時焰的身影消失不見。

 

杏子:「……可惡!」

 





電車內。

 

落荒而逃的沙耶香呆坐在椅子上,對面的兩個青少年正在閒聊,但卻是醜陋無比的話題,這是多麼的令人做噁,沙耶香開始疑問這個世界真的值得保護嗎?不斷的質問自己,內心的黑暗卻是不斷湧出。

最後,終於連靈魂也完全染上黑暗。

 




魔法少女小圓

 

而此時尋找沙耶香的小圓,卻意外碰到QB。

 

QB:「妳也在怨恨我嗎?」

小圓:「如果怨恨妳的話,妳會讓沙耶香的身體回復原狀嗎?」

QB:「不可能,這不是靠我的力量就能夠辦到的事情。」

 

小圓:「我說,你一直掛在嘴邊的,我能夠成為很厲害的魔法少女的事情……那是真的嗎?」

QB:「說妳厲害那只是謙虛的說法,事實上妳很可能成為一個空前絕後的魔法少女,恐怕會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

小圓:「如果我一早就接受的話,沙耶香醬就不用成為魔法少女了吧。」

QB:「沙耶香達成了自己的願望,這一點和小圓妳沒有任何關係。」

 

小圓:「為什麼是我這種人………」

QB:「我也不知道,老實說,妳隱藏的力量,是強大到理論上不可能存在的地步,我也希望也有人能來解釋下呢,為何只有妳擁有如此強大的資質?理由至今為此尚且不明。」

小圓:「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毫無長處的人,就像現在這樣無法幫助她人,也無法派上用處,只能隨波逐流的活到最後,這樣的人生雖然很悔恨很寂寞,但也是沒有辦法的,我是這麼想的。」

QB:「現實是大不一樣的呢,小圓,只要妳希望的話,沒准可能成為萬能的神啊。」

小圓:「我的話,哪怕是QB你辦不到的事情,如果是我的話,就能做到嗎……?就是說,如果我和你締結契約的話,能讓沙耶香的身體恢復原狀嗎?」

QB:「這種小事一定很簡單啦,這個願望對妳來說是值得用靈魂來交換的東西嗎?」

 

小圓:「如果是為了沙耶香醬的話……」

 

 

 

「好!我會成法魔法少ㄋㄩ………」

 

 

時空凝結。

 

下一秒。

 

 

 

 

 

 

 

 

 

 

 

 

 

 

 

 

QB突然被打穿十七孔洞。

(虛淵玄向他好友奈須磨菇的「月姬」的十七分割借來的梗XDDD)

 

 

小圓:「呼…………啊!?」

 

 

驚恐的小圓轉過身去,看到的是,掉落在地上的Beretta 92FS 和其子彈。

以及──────

 




魔法少女小圓



神秘的轉學生,曉美焰。

 

焰緩緩向前走來,小圓的身子不自覺的發抖。

 

小圓:「……好…好過份,再怎麼說也不用殺了他啊……」

 

焰:「妳這人……為什麼妳總是喜歡犧牲自己!?」

 

小圓:「什麼………?

 

 

焰:「派不上用場什麼的、毫無意義什麼的,不要擅自貶低自己!考慮下那些珍惜妳的人的心情,給我適可而止吧!!如果失去了妳的話,有人會傷心的,為什麼妳察覺不到這一點呢!!?」

 

焰兩手按住小圓的肩膀,小圓感到對方的身體不斷在顫抖。

 

 

焰:「想要保護妳的人又該何去何從啊!嗚…嗚………」

 

 

 

 

 

 


小圓:「焰醬……」

 

 

腦中有一股雜訊通過。

 

小圓:「是不是有在哪裡和我見過面啊……?」

 

焰:「那是……嗚………」

 

小圓:「對不起……我得去找沙耶香醬了………」

焰:「等等…美樹沙耶香已經‥……」

小圓:「………抱歉。」

小圓拿著書包後轉身跑走。

 

焰:「等等…小圓‥……嗚嗚……!」

 

 

 

「明明知道這是徒勞無功的,妳還真是不學乖阿。」

 

 

 

突然上方傳來QB的聲音,但QB的屍體卻是什麼舉動也沒做。

而一旁哭泣的焰也轉為平時冷酷的神情。

 

 

 

QB:「雖說有無數的替代品,但毫無意義的被損壞我也是會困擾的,太浪費了啊!」

 

只見QB跳到椅子上,開始吃起「自己」的屍體。




QB:「嗝,這下我就算被妳殺過兩次了吧,但拜此所賜,我也看穿了妳的攻擊特性了,剛才是「操作時間」的魔法吧。」

焰:「……」

 

QB:「果然阿,雖說之前就心裡有數了,妳不是這個『時間軸』的人類吧?」

焰:「你的真實身分也好,企圖也好,我全部都知道。」

QB:「原來如此呀,所以才這麼難纏地一直妨礙著我,不惜做到此等地步,妳都想要改變「鹿目圓」的命運嗎?」


焰:「嗯,絕對不會如你所願的,QB……不,【Imcubator(孵化者)】!」

 


電車站。

不斷追趕的杏子終於找到了沙耶香,看到沙耶香平安無事,便放心的坐在她旁邊拿起洋芋片吃著。

 

杏子:「總算找到妳啦,我說妳啊~到底想要倔強到什麼時候啊~?」

沙耶香:「抱歉啊,讓妳費心了。」

杏子:「什麼阿,這可不像妳啊~」

沙耶香:「沒什麼,只不過已經無所謂了,說到底我該珍惜著什麼?到底要保護什麼?我已經弄不清所有一切了。」

杏子:「喂……?」

 

沙耶香拿出懷中的靈核,裡面寶石的顏色早已黯淡失光,如同被污穢的闇黑色。

杏子:「啊……!!」

 

沙耶香:「希望和絕望的平衡相抵為零,妳曾幾何時說過這句話對吧?現在我完全明白這句話的意義了,我確實拯救過幾個人,但是與此相應的,內心充滿了仇恨及嫉妒,甚至傷害了最重要的朋友………」

 

被染黑的靈核開始發出了躁動。

 

 

傳聞,童話故事裡的人魚公主,最後並沒有得到王子的眷愛。

王子最後選擇了化成美女的巫女,跟她遠走高飛拋下了人魚公主。

 

而人魚公主深深陷入了絕望和悲歎。

 

 

杏子:「沙耶香,妳難道……!?」

 

 

沙耶香:「與祈禱了謀人幸福,相對的,就必須去詛咒謀個人,我們魔法少女,就是這樣的生物呢。」

 

 

 

而最後,人魚公主終於在悲歎之中。

 

 

 

化身成為了──────

 

 

 

「我還真是個笨蛋呢。」

 

 

沙耶香流下最後的眼淚,沾染上躁動的靈核,身處絕望的靈魂,發出前所未有的悲鳴,釋放的魔力之大,讓杏子整個人被彈飛到牆壁上。

 

杏子:「啊!!」

 


 

 








魔力如同水壩解放,源源不絕的暴發,靈核逐漸破裂,而在逐漸破裂的核心中,出現的竟是魔女才有的『悲歎之種』!!

 

 

杏子:「沙耶香──────!!」

 

 

人魚公主於悲歎之中化身成為了

人魚魔女。

 

 




而在遠方的施工大樓上,QB冷眼觀視著一切的變化。

 

 

「這個國家把成長期的女性稱為少女對吧?」

 

 

「那麼,總有一天會成為魔女的妳們,就應該叫做魔法少女吧。」

 

 

 

魔法少女殘酷的真相就此揭開。

 

 

而QB最終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魔女以及魔法少女彼此間的因果又是從何而來?

 

下一幕將公開曉美焰的真實身分。

以及揭曉成為魔法少女所許下的願望。

 

 

 

 

只要是為了她。

不管是怎樣沉重的一切就由我孤獨一人來負擔。

魔法少女˙曉美焰。

 

 

 

 

 

從早上十點打到現在-。-

下回就是最後一篇了,而心得也是放在最後一篇(爆)

.

 

 

台長:

CARESS.C果子
這次是籮莉控嗎^^ 文章還是照往常一樣一長串喔~

聖誕快樂 ♥
2011-12-25 10:34:40
版主回應
聖誕快樂呀!!

看了這部片我還真的變蘿莉控哩= =+


真的連我也覺得很長。雖然都分四等分了

這部作品很有意思。
沿用了部份浮士德和尼伯龍根的經典(雖然我只聽過沒看過哈)

最後的結局也很出乎意料。

最近霹靂布袋戲品質越來越差,結果讓我現在開始轉向日本動畫的領域了XD
2011-12-25 22:46:1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