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髮年輕化,按摩「黃金... 台中市人最愛買的二手車好股票加碼的兩個時機 中正紀念堂轉型討論 對...
2015-04-15 16:10:28 | 人氣(34,34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灰色的迷宮》 第0話 Caprice之繭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部落格專用相簿



風見雄二,救贖了美濱學園的五個少女的心靈。

但他的內心,依然陰雲密布,難以解脫。

當雄二回顧自己一路走來的日子時,是什麼養育了自己、塑造了自己?
在與種種事物的邂逅之中,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當度過這段無比灰色,卻又無可替代的時間之後, 雄二終將面對內心深處深藏的,黑暗的真面目。


..

 
劇情:

二年前,溫哥華國際機場挾持人質脅迫事件。
代號迴旋標的雄二在此事件中負責狙擊手的位置,在兩千公尺外打爆歹徒的手。

而拯救的人質正是美濱學員的老師兼校長的橘千鶴,並希望給救了自己的雄二回禮,雄二回說想在普通的學校當普通的學生,一句無心的話卻改變了雄二之後的未來(之後劇情接續灰色的果實)。





部落格專用相簿



以上是關於雄二過去的調查與評定表。
然而地下的她(誰?)卻不滿足於雄二表面上的資料,而是想要更多不為人知的細節內容。

緊接著是JB回顧雄二的過去家庭。

雄二是一家四口的小家庭。
父親經營古董美術店,實際上是暗地把介紹政治獻金作為主要的收入來源
母親性格軟弱,有強烈的對人依靠症,卻不相信愛情,是個可悲的女性






部落格專用相簿



姊姊一姬從小就展現過於常人的天份才能,可謂前途無量,卻在瀧園學園巴士翻覆事故中身亡。(事故請接續果實的周防天音篇)

雄二則是小兩歲的次子。
與被認定天才的姊姊相比,雄二明顯被冷落一旁。


一姬四歲便開始嶄露頭角,契機是塗鴉臨摹父親收藏的各種名畫。
無論什麼都做得來,而且遠比其他人異常優秀,繪圖更是超越名師的水準。
十歲起的作畫便已經銷售上百萬。

接下來帶到JB與雄二的第一線訪談。

JB:都什麼年代了,你給的事前資料居然是用手寫。
雄二:紙張更容易銷毀,草稿我已經扔進碎紙機了。
JB:那這樣還不如直接燒毀,現在可是有能復原碎紙的機器,更別說以前靠人手就能夠通過時間將其復原。
雄二:哪來這麼閒的人。

JB為了提交報告重新再採訪雄二一次。

雄二有一段時間曾經避著姊姊。

在過去……


只有姊姊關心著雄二,然而也是因為姊姊的關係,雄二才會被冷落當成傻瓜。


有一天,姊姊帶著雄二來到公園玩接球。


一姬:為什麼不用左手?
雄二:讓我用右手的不是姐姐你嗎。
一姬:那是拿筷子的時候,丟球的時候不管左右手都可以,用左手試試吧!

一姬:不是丟的很好嘛,但是右手也要鍛鍊得更加熟練哦。
雄二:為什麼?
一姬:遇上不用左手就無法做好的事情不就變得很麻煩嗎,但是拿筷子還是要用右手哦。
雄二:明白了。
(這左右手梗。。。後面你就知道)





部落格專用相簿


天橋上。

一姬:吶,雄二,你和我不同,你只要多花些時間而已,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
雄二:真的嗎?
一姬:嗯,重要的是不輕言放棄,不輕言放棄,總有一天會成為你的武器,無論身處於何種困境,即便周圍的人都放棄、絕望了,你也要勇敢面對,成為這樣的男子漢,聽好了,努力家也是一種天才,明白了嗎?
(台長:聽著心頭熱熱的…)










部落格專用相簿





之後雄二自己畫了一幅畫,一姬開心的把畫掛在房間裡。


結果卻被父親痛罵一頓要求從房間拿走,以免貴賓看了丟人。
一姬和父親起了爭執,雄二不發一語走入把畫撕成了兩半。











部落格專用相簿


有一天,雄二回到家裡碰到父親的外國貴賓,金髮外國人很好心的請雄二吃了巧克力。

幾年後,一姬畫畫的數量減少,理由是因為以前是孩子的關係,但雄二知道,一姬其實畫的更多了,境界也越來越高深。


一姬:被人認為是樣樣皆通的全能天才不是很麻煩嗎?比起這些……


一姬將抽屜的漫畫遞給雄二。
雄二:漫畫?
一姬:我從班上同學借來的,我看完了,就換借你看吧。
雄二:但是…看這個又會被罵笨蛋了。
一姬:聽好了雄二,讀了漫畫,就能和喜歡讀漫畫的孩子有了共同的話題,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有了同種興趣而結識的朋友比你想像中的還重要哦。
雄二:朋友‥‥有那麼重要嗎?
一姬:很重要,成為大人後仍不懂人脈關係重要性的人,在遇到關鍵時刻時候,卻發現身旁沒有一個人,最後陷入絕望,看看我們的父親,你想成為那種大人嗎?
雄二:…不知道。
一姬:嘛算了,作完作業後就去跟朋友玩耍吧。
雄二:我沒有朋友‥‥
一姬:那就努力去開始結識吧。

為了過著普通生活而隱藏才能的姐姐,將去巴黎留學學習繪畫的計畫最終取消了,取而代之是過著平穩的日子,即使如此,姊姊偶爾的作畫也是支持家中經濟唯一的來源,在家中已經沒有人能反抗姊姊。




部落格專用相簿




一方面,父母對於我相當的不關心,父母親和姐姐由於時常出外工作和吃飯,家中總是留著我一人。


晚上,雄二吃著泡著水的麵包。。。。。回來的一姬正好撞見。


一姬:雄二,你在吃什麼!?
雄二:麵包。

一姬:把麵包浸水來吃!?
雄二:不能吃嗎?

一姬急忙打開冰箱窺看。


一姬:看啊雄二!冰箱裡面還有很多食物阿!
雄二:可是他們沒有說我可以吃這些東西,擅自吃掉的話一定會被罵。
(台長:這父母也太畜生了ˋˊ)
一姬:不會被罵的,如果因為這樣被罵,我會去罵他們的!

一姬無力似的靠倒在牆上。


一姬:怎麼會這樣啊,自己在外面吃飯連弟弟在家吃這種東西都沒有察覺到‥‥

雄二:對不起姐姐‥‥

一姬緊緊抱住雄二。

一姬:你什麼錯都沒有!一直都沒有察覺到‥‥對不起。







部落格專用相簿



那天晚上,姐姐訓斥父母的的聲音一直持續到很晚。
即便如此,情況也沒有改善太多。
父親越來越討厭我,對我的厭惡也不再隱藏。
母親則是抱著賢者不近危的態度,明顯地避開了我。
只有每天的零食麵包,不忘替我買來。





交上朋友後的雄二,總是在公園玩耍到很晚回家。

一姬:這是好事,不過對象該不會是女孩子吧?
雄二:是的。
一姬:住哪裡?叫什麼名字!
雄二:那個‥‥她叫幸,住哪裡不知道。
一姬:嗯哼‥‥下次把她帶到家裡來吧。

雄二:不要,姊姊你總是這樣欺負我朋友。
一姬:真失禮,我只在判斷那些人適不適合當你的朋友而已。
雄二:讓我交朋友的不是姐姐你嗎。
一姬:我可不記得有讓你交女孩子的朋友,為什麼總是女孩子呢?讓我忌妒就這麼有趣嗎!
雄二:那個,姊姊‥‥
一姬:我當然明白!你長得和我很像,像女孩子一樣可愛,非常安靜不會胡鬧,乍看之很柔弱卻又很擅長運動,更重要的是還非常溫柔,這當然會讓你很受歡迎呀,不過,我對此很不高興!非常地不高興!如果你無論如何都想要女性的朋友的話就要先得到我的許可!不允許和沒得到我的許可的女孩子交朋友,知道嗎!!



部落格專用相簿


雄二:我知道了‥‥姊姊。
一姬:別露出這樣的表情,雄二,總有一天姊姊會給你找到適合你的女孩子的。將來可不要成為一個會弄哭女孩子的男人哦。

雄二:我會謹記的。





jb:那麼,資料裡寫的姐姐的惡作劇具體是指什麼?
雄二:連這個都要解釋啊?






謀一天

一姬:雄二,一起洗澡吧。
雄二:嗯。

(台長:????)





部落格專用相簿



雖說是惡作劇,姐弟一起洗澡也不是什麼稀奇事,在班上也有好幾個人這樣。

和姊姊一起洗澡
替我擦洗身體
僅僅如此而已。

一姬的手由肩膀滑落胸口,沿著腹部比劃著,然後‥‥

雄二:姊姊‥‥?
一姬:不要緊的,關係好的姐弟都是這樣做的。

一姬:吶,雄二有親過嘴嗎?
雄二:一直都有被姐姐親。
一姬:我指的並不是這個,對了,就是之前看的漫畫那樣,大人之間那種愛的接吻,你有做過嗎?

雄二:沒有‥‥
一姬:那和我試一下吧。
雄二:為什麼…?

一姬把雄二的頭抬起。

一姬:因為我想試一下嘛。





部落格專用相簿



深情款款的眼神,心變得不安跳動,緊接著是讓人無法呼吸般快要窒息的深度接吻。

一姬:吶,雄二,你知道「近親亂倫」嗎?
雄二:那是什麼?
一姬:就是姐弟互相做愛啊。

(台長:本來想潤釋一下,還是照本來的意思翻譯好了)

一姬:不過這很正常吧,姐弟互相親愛,你不覺得很普通嗎?
雄二:是呢。

一姬:雄二最喜歡我了吧?
雄二:嗯。
一姬:對吧,我也最喜歡雄二了,但是,姐弟不能結婚這點,很奇怪吧?
雄二:為什麼姐弟之間不能結婚?
一姬:那是因為遺傳基因的問題,還有其他各方面的問題,我會這樣被弟弟如此吸引,從遺傳基因角度來看肯定是正確的,要不就是我自己變得異常,不管如何,這份感情都是正確的。
雄二:我不太明白。
一姬:在說異常是什麼?姐弟親吻是異常?像這樣抱著呢?
雄二:我不知道。






部落格專用相簿



一姬:吶,雄二告訴我,我異常嗎?
雄二:姊姊一直都是對的。
一姬:謝謝你,雄二。



我從姐姐那裏學到很多事情,不久之後,姐姐進入了有名的私立學校,像是反抗父母的期待般,沒有加入美術社而是籃球社。

隱藏超人的才能,每天過著平穩生活的日子。

姐姐將身邊認識的人區分優劣,像棋子一般操縱她們,不,想必大家都是在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被姊姊擺佈著。

知道這個真相的只有我一個。
就連雙親也被姊姊擺弄著。

我打從心底深處害怕著這樣的姊姊,這個人一定不是人類,也許是神也不一定。






部落格專用相簿



對於這樣的姐姐,我既畏懼又非常依賴。
覺得以後也一定是這樣的日子,對,直到那一天來臨。

巴士翻覆事件,生還者只有一人(周防天音),姊姊在九月中旬因遲遲早不到屍體而被判定死亡。






對姐姐滿抱期待的父親陷入絕望當中,每天開始沉迷於酗酒當中,不久後開始每天虐待母親和我。

終於受不了的母親帶著雄二逃到別處。
儘管每天過著苦日子,但沒有父親所在的地方對雄二來說卻有如如天堂。



然而,父親很快就找到雄二她們隱匿的地方。




父親:你以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嗎?給我去買酒來,雄二!



父親把母親的衣服強行撕開,推倒在椅子上。



父親:你可是為我生金雞蛋的母雞,就再幫我生個天才吧!
嘿嘿這樣我就能在‥‥

母親的力氣根本無從抵抗父親的力量,整個身子被父親壓在下面。

母親:雄二‥‥不要過來!
雄二:啊……!
父親:酒買回來了嗎!
雄二:買回來了。
父親:放在那然後滾出去!
雄二:快住手啊,父親。
父親:你吵三小,找死啊??
母親:雄二‥‥快點出去‥‥媽媽沒事的。
父親:你說什麼?婊子還想裝好媽媽?

父親的雙手用力掐住母親的脖子,母親發出痛苦的呻吟。






部落格專用相簿



雄二:住手,快放開媽媽!
父親:蛤?你這臭小鬼!

然而雄二卻被父親用力踹倒,買來的酒瓶滾落一旁。
父親將母親的衣服退去,將腰擺弄好姿勢,用力掰開雙腿,發出令人作噁的淫靡笑聲,緊接著不斷開始前後抽插的動作,母親發出令人痛苦的呻吟。






部落格專用相簿




我 要 殺 了 你 。





雄二拿起一旁的酒瓶。
要勇敢面對,只會一昧逃避是解決不了任何事情,所以不管多嚴峻艱辛的現實。

記憶中姊姊曾經說過。


寫字和用筷子是用右手。
投球和站擊球區用左手。



那---


殺人的時候是要用哪邊的手呢?




答案是




雄二:喝啊啊啊啊啊啊!!!










部落格專用相簿





右手。



用盡全力的一擊,父親的後腦殼頓時爆開來,血花和酒水四散濺牆。

雄二叫著母親快逃,然而母親的眼神卻顯得渙散,將衣服穿起,把僅剩的財產放入包中,交給雄二。


母親:對不起雄二,你跑得快,趕緊跑著逃吧。
聽著母親的話逃到車站的雄二,到了深夜還等不到母親,於是返回家中。


家門前聚集了好多警車與圍觀的民眾。
路人:用菜刀插得面目全非了呢。
路人2:聽說留有遺書。
路人3:好像是殉情。


雄二看見父親的屍體被運送出來,急忙的衝到家裡尋找母親。

客廳只看見鑑識小組與牆上那被塗滿紅色的血跡,恐慌的雄二往後一退,卻碰到謀種東西。




大腿?






全 身 裸 著 的 母 親 上 吊 了











部落格專用相簿



雄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醫院醒來的雄二,從警察手中拿到母親的遺書,內容是







部落格專用相簿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
對不起,小雄。


之後雄二被一個叫做桐源零的人收養,那個人正是當時把巧克力給雄二的外國貴賓。


















部落格專用相簿







不想打字惹,只想罵髒話。
去你的甲甲戀童女裝癖。



一天晚上,另一個甲甲大叔推開房門。
甲甲大叔:那個傢伙今天不會回來了,可不准跟其他人說。

甲甲大叔把雄二身上的洋裝撕開,然後打了一個巴掌。


甲甲大叔:嘿嘿嘿‥‥‥



這晚,雨沒有停過。






部落格專用相簿



甲甲大叔:呃呃哇哇啊啊!!!




雄二把甲甲大叔殺了。


零:你殺了他嗎?哈哈哈挺能幹的嗎雄二,這樣才有意思,雄二,你並沒有錯,這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
雄二:你不生氣嗎?
零:唉呀,真久沒聽見你說話,殺人後讓壞掉的心稍微恢復一點了嗎?來,我們去吃巧克力。



兩人到另外一個房間。


零:很好雄二,我要教你更多的東西,你一定能成為比任何人都優秀的道具。
雄二:優秀的道具?
零:還是你覺得像現在這樣當受擺弄的玩偶觀賞才好?
雄二:我不知道。
零:反正你現在是連生或死都無法分清楚的一條生命,就當是給我報恩努力一下吧。






部落格專用相簿


之後雄二被送到一個寒冷遙遠的國度,到了一所軍事訓練的學校,實際上是零培養恐怖份子的集中營。

雄二因為與零親近的關係而時常受學生忌妒欺負,每天的排擠毫不間斷。
只有一個馬林的女生對他很好,會幫雄二包紮處理傷口,也是讓雄二唯一傾心吐談的對象。


兩年後,畢業的日子到了,畢業考的條件是在對人格鬥中擊殺對方即可合格。
而雄二的對手就是馬林。

(台長:尼馬,絕對是有心安排的)


零:你連家人都殺過,這點沒什麼好困難對吧~
馬林一面倒的被雄二壓制虐打。


對不起、馬林,我在心中向她道歉。









部落格專用相簿




一記側踢,馬林被踢飛到遠遠一旁發出令人絕望的慘叫,那叫聲,竟和當時母親的聲音重複著。


雄二: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這樣不就跟父親一樣‥‥?


母親上吊的畫面再度從腦海浮起,雄二當場崩潰退步,馬林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空隙,一腳踢中雄二的面部,雄二當場被踢倒在地,馬林像瘋子般哈哈大笑,一拳又一拳打在雄二的臉上。




這是、我的罪
傷害了女人的罪



零:怎麼了雄二!你不是連父親都下的了殺手的弒親者嗎!?殺幾個都一樣啊,站起來!快站起來戰鬥啊!!!!


瘋狂的拳雨結束後,馬林用盡全力一腳踢向雄二腹部,力道之大竟讓雄二整個人身子飛空了起來。

零:真是糟透了,雄二你這傢伙真是‥‥

之後雄二就被處罰關進禁閉牢房,此時馬林帶著膏藥進來。


馬林:真的非常對不起……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不想聽到她說這句話,因為那就跟母親留下遺書的遺言一模一樣,只會讓我覺得懦弱無能消極的話語。


馬林每天都在照顧著雄二,馬林離畢業離開的日子也將盡了。

馬林:我討厭戰鬥,如果能不傷害別人活下去,那該有多好,我要走了,下次再來。

之後雄二再也沒有見過馬林一面,她畢業了,離開這裡。


最後那句話的意思是說如果還能活著,就會再來看我的意思。
我到後來才明白。


有一天,從護士中聽聞馬林的死訊,第一次執行任務出錯就這樣死了。

如果最終畢業考我打贏馬林贏得測驗的話,馬林是不是就不用死了?一想到此,我的心情就變得十分複雜。

雄二:都怪你對我這種人溫柔‥‥


兩個月後,再次得到畢業的機會,在加拿大,課題是真正的暗殺,實質上的分配任務,而雄二也成功做到了。






部落格專用相簿



jb:那這次事件的負責人是當時在美國情報局就職的我。
雄二:我知道,中央情報局將當時的我命名為ET01『Enfant Terrible 1號』(惡魔之子 一號)麻子告訴我的。


jb:當時還是新人少尉的我接到的任務是調查ET01,沒錯,你就像是謎一樣的人。

國際審判員,古連˙馬克˙法遜 57歲
在住宿的賓館房間中被刺殺身亡

美國AMB銀行CEO 哈魯羅德˙波馬 56歲
在自宅客廳因人為造成的脛骨骨折而亡

法國左翼激進黨派眾議院議員 布洛瓦˙貝爾 48歲
絞殺

自由記者 保羅˙格拉漢姆 38歲
採訪回家途中行車發生意外致死,死因有幾點可疑之處

jb:到頭來我們耗盡一年都沒有查出你的真面目,直到那個晚上,剛投運試行的CIRS部隊闖進西斯˙奧斯洛的別墅,才發現了你。










部落格專用相簿


CIRS攻堅別墅後,雙方人馬展開強烈火力激戰。


激戰過後發現E區潛藏的地下通道,將門炸開後,麻子率領小組成員進入。









部落格專用相簿




麻子:小孩子?


麻子抬起雄二的下巴仔細觀摩。



麻子:早上好,小姐。


雄二的假髮掉了下來。






麻子:咦?是小弟弟嗎。




一生中僅有一次的奇蹟,此刻,兩人相遇。







部落格專用相簿


希望樂園篇也有飛蘭的曲子^_^







部落格專用相簿



片尾曲完後:



雄二:好了,以前的事情都交代完了,還要繼續嗎?
JB:當然,要把到目前為止的一切都說完。
雄二:那就先讓我休息一下吧。



美濱學園:


五位少女一如往常在宿舍客廳看著電視。

滿:話說雄二呢?早上就沒看到他。
蒔菜:怎麼了,才一早沒見面就感到寂寞了啊。
滿:誰、誰寂寞了,只是在想他去哪裡了而已,你可別誤會~!
幸:冷靜一點滿大小姐,你應該學習一下漸漸習慣了孤獨的榊小姐。
由美子:哈?誰習慣漸漸孤獨了!在說我本來就是不是孤零零的。
天音:所以雄二到底跑去哪了?
蒔菜:他說有工作去市谷了,又惹上什麼麻煩了吧。
由美子:我聽說他為了升職考試的原因。

蒔菜::哦,難怪他才會躲在房間裡搞東搞西製作什麼東西啊。
由美子:話說小嶺同學,你手上一直拿著的是什麼?
幸:是,我小嶺幸想給繁忙至極的風見先生獻上自己的微薄之力,正在為其打掃房間時後所發現的。
天音:該不會是沾了什麼東西的內褲吧~
幸:不,是更驚人的東西。

只見幸將內容物放在桌上。


蒔菜:關於風見雄二過去的自我報告書(草稿)?
幸:是的
由美子:從碎紙機裡取出在手工復原出來,該說妳厲害還是蠢呢。
天音:這是不能隨便看的資料吧。
幸:是嗎,但是我在復原的過程裡不小心看了內容,窺見風見先生驚為天人的過去,因承受不住自責之意,於是想要增加共犯呢,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可真是一句好話呢。
滿:不不不,你這不對吧~
幸:若是各位沒興趣的話,就拿去碎紙機裡然後在放火燒了吧。
天音:呃、不,這個、妳說呢?


眾人看向由美子。


由美子:請不要看我這邊來尋求同意好嘛!
滿:話說我們都不知道有關於雄二過去的事。
蒔菜::我也沒聽他詳細說過。
幸:那麼各位,要怎麼做呢?



天音:嗯‥‥‥




第一個伸出手的是天音,眾人的視線隨著天音掀開的第一頁………







部落格專用相簿





灰色的迷宮(完)   
灰色的樂園 待續




感想:只用四十八分鐘卻完美濃縮了整部灰色的迷宮劇情,果然有愛的製作組就是不一樣啊!
迷宮讓大家瞭解關於雄二的過去,讓人陰霾籠罩心頭,灰暗而因陳的過去,不過在曉之護衛的洗禮下,台長對這種晦暗的悲慘兒童和陰暗梗內心衝擊其實沒有很大,不過心底還是悶的很啊!



部落格專用相簿





灰色的果實:

私立美濱學園── 乍看之下是間普通的學園,但卻因為「某種原因」而只有5位學生。
而這裡轉來了第6位學生──風見 雄二。

個性異變的學生們和不輸給她們、擁有強力灰色自我的風見 雄二。
在隨著互相接觸下對彼此也慢慢地有所理解,也隨著一些些的干涉,也對彼此的內心造成了影響。

她們那段被過去所囚禁的物語,現在開始動了起來── 





部落格專用相簿



灰色的果實是救贖五位少女如灰色果實般心靈的故事
灰色的迷宮是屬於雄二過去如陷迷宮中灰暗的故事
灰色的樂園是輪到少女們拯救雄二的故事

第三部樂園篇 待續



.....


 

23:00 尼馬....





部落格專用相簿

 

台長: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34,340) | 回應(0)| 推薦 (9)|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灰色的果實 |
此分類上一篇:灰色的果實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