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腦中風和病變威脅 ... 亞洲唯一的冰城在哪裡?八成台男願入贅做大陸女婿 又是一番風雨 農水會逕...
2012-04-03 10:45:21 | 人氣(34,716)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罪惡王冠》第二十二回『祈禱』──妳說,勿忘我(最後最終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部落格專用相簿




黑字以外顏色為台長私自增加劇情。





Guilty Crown


「戰勝了祈,真名回來了,那個被剝奪屬於我們的夏娃,集,你回來晚了呢。」

「怎麼會……」


集無法置信眼前的一幕,只見紫色的光芒籠罩四周,突破天際,直達貫穿宇宙之外,世界被這股異樣的魔力完全包覆。



「這陣光到底是怎麼回事?」

另一方的阿爾戈同樣感到疑問。


「有什麼正在開始,那是無庸置疑的。」春夏回道。

「我知道了,這裡就交給我吧,趕快上去,哪怕只有妳一個人也好!」

阿爾戈準備待續,隨即發號施令。


「綾瀨,掩護我們。」

「暸解,但是……」

眼前的巨大機動人形非常棘手。



「每次總被你們玩弄於鼓掌之中,但是這次不一樣了!」

達利爾發動基因共鳴裝置,頓時巨大機動人形的胸前發出閃爍光芒。



「靠這架蓋修班斯特──────!」


達利爾一聲大吼,機動雙手立即噴射而出,直襲綾瀨的紅色機體。


「啊!」

綾瀨將拉動桿緊急拉後,能源瞬間噴射,退後閃避攻擊,同時飛上空中






Guilty Crown



另一方。


「鶇,還沒有辦法奪回嗎?」

原本佔上優勢的四分儀一方,漸漸開始落入頹勢。



「因為屏障突然變厚了啊!無論怎麼消除都會增加。」

即時加速操控網路和資訊駐侵,仍然無法扳倒對方,鶇開始感到不耐。



「能夠和鶇旗鼓相當,研二……是你嗎?」



Guilty Crown




塔方網路室


「哼哼,想跟我鬥,還差一百年呢。」


研二正以驚人的氣勢不斷操縱數百方鍵,建立無可匹敵的網路防衛壁。




Guilty Crown




Guilty Crown


塔方中央核心。


紫晶漫天落下,只見真名如天使般緩緩降落。



「啊~~早上好特里同(涯)」

真名輕輕打了呵欠。

「妳醒了嗎,真名。」


「嗯………集!」




真名看到思念已久的集,跳著雀躍的腳步,跳上集的面前擁抱住他。

「你終於來了,我好開心!」

「………」





Guilty Crown


「好辛苦,有個非常討厭的女人總是妨礙我。」

「………」


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姐姐回來了,但卻失去了祈。



「不過,已經沒事了,姐姐擊垮了她,把這具身體變成了我的東西。」



真名緊緊抱住集的身體,雙手不停輕撫。



「再說了,她還真是狂妄呢,明明自己不過是被製造出來的怪物……」




「住口!」



無法再忍受的集,一把將真名推開,

「集……?」

被推倒在地的真名,眼神盡是疑惑與受傷。




「祈才不是什麼怪物,她……她會為了我而哭泣,雖然樣貌和聲音都一樣,但是她和妳不同,她是人!」





「好過份,集。」

「啊…‥」


「明明知道姐姐最喜歡的是你,就算粉身碎骨仍然愛著你,但是……你又打算拒絕我吧,集!」

真名露出凶惡的眼神,全身散發出一股不祥的氣息。




Guilty Crown






「就到此為此吧。」

只見涯緩緩走來兩人之間。

「涯?」

「之後就交給我吧。」



只見涯將伸手真名拉起,牽住雙手,涯發動王之手的力量,取出真名體內的虛空,王之力與母體基因產生強烈共鳴,虛空之劍抽出的瞬間,以涯為中心,四週出現了虛空陣圖!



「阿‥‥!」

集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安。








Guilty Crown



「姐姐被你傷害了,集,傷害別人之人,必須有受到同等傷害的覺悟,即使道歉‥‥我也不原諒你!」




紫晶飛散,只見光芒聚焦在真名身上,真名伸出手,隨即轉身,彷若跳著天鵝之舞一般躍動。





Guilty Crown



另一方。


春夏不停快跑,開始朝核心深入,卻看見飄落的紫晶。


「這是!?」



Guilty Crown


實驗中心。

莖道看著監視螢幕的畫面,一切如同計劃一般執行。



塔外。

「開始了嗎,涯。」

亞里沙使用自身虛空,虛空之盾頓時圍住大門,成為涯最佳的守護線。






Guilty Crown
中央室外。


「啊?」

正在戰鬥的綾瀨亦發現了異常,駕駛的紅色機體突然失去了控制權。


「這是怎麼回事!?」


雙方軍下的自動機動人形都也都突然失去了控制,國際聯合開始用網絡查明原因。


「二十四區正在產生遠超過失落聖誕的高能基因共鳴,受其影響,End Rave遠程共鳴系統遭到了破壞!」











Guilty Crown

中央室核心處。



只見真名不斷跳著舞步,腳尖點落,虛空地圖頓時發出紫色光芒,同時,法國凱旋門的上空亦出現了同樣光芒,螺旋的基因纏繞光圈,紫色光芒如雷降下,被擊中的人全數瞬間化為結晶,有如創世審判的人類淨化。



「這是……」


集心中的不安,果然成真。





「已經開此了,第四次默示錄,他為這顆星球的生命帶來淘汰與進化。」
涯說道。


「谷尋!」



集一聲喊喝,虛空剪刀頓時顯現,但涯的速度更勝一籌,瞬間斬向集。



「擺脫脆弱的肉體,在結晶中得到永恆的思維,那就是下一個進程(交替),虛空只是前奏,將內心物質的嶄新世界。」





Guilty Crown





Guilty Crown


受到高能基因共鳴的影響,綾瀨的紅色機體跪倒在地,無法動彈。


「嘿嘿哈哈哈嘿嘿哈哈哈哈!!!」

達利爾發出大笑。


「誰讓妳駕駛普通機體來的!來阿來阿,小心壓垮妳!」


達利爾本身就是以自身基因與機體共鳴,高能的基因共鳴反而增加了自身傳動力,只見達利爾開始朝著綾瀨走去。






Guilty Crown

「不會讓你得逞!」


一聲大吼,只見阿爾戈拿出巨型傳動機砲,強大的機動射程把大型的機動部隊通通打飛。



「別小看我們渾蛋!綾瀨,優先接續!」


「‥‥嗯!」


綾瀨拉動把桿,駕駛艙飛出逃脫。


「鶇,趕快修復行程!」


「臭破娘───────!!」


達利爾開啟機槍,朝綾瀨猛烈發射,綾瀨被爆炸捲入,身體整個撞上牆壁倒地。


「畜牲──────────!!」


阿爾戈繼續發射機動砲,機動部隊再度被擊飛,但達利爾利用基因共鳴啟動能源罩,阿爾戈的射擊反而被全數反彈。


「什麼!?」








Guilty Crown
 







Guilty Crown

中央室核心處。



涯與集,兩位王者持續展開激戰。


「颯太!」



第一擊交鋒過後,集收起刀鋒,一聲喊喝,虛空照相機對準上空的涯發射,高台頓時毀去,但涯早一步脫離位置,縱身一躍,隨即大劍斬落。




「涯!那個時候你在六本木地下時說過要救真名,為了救她,你讓我連你一起殺死,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你是不會懂的,集!」



涯一劍高速斬落,頓時產生強大的衝擊,集往後一跳避開斬擊。




Guilty Crown



「那個始終受到眷顧,卻又任性隨意拋棄的你,是絕對不可能明白的!!」



涯藉大劍之力往上一衝,集準備駛出虛空剪刀,但是涯快了一步,一劍劃過集的右手,虛空剪刀頓時脫離手中。


「啊!」


集被涯一腳踹落地面。





莖道看著兩人戰鬥的螢幕,露出勝利之情。


「如何十字,你想拯救的女兒卻將會讓世界迎來終焉,是我贏了。」


「所以,你才要把這個世界……還有集也扯進來嗎?」

莖道回頭一看,只見妹妹春夏拿著槍對準了自己。




Guilty Crown



「我不否定。」

莖道轉身面對春夏的視線。




「妳會開槍嗎,春夏。」




塔門外。


國際聯合士兵持續進攻,不斷發射機槍和大炮,但在亞里沙的虛空之盾防守下,完全無法突破進入。




Guilty Crown


「不會讓你們過去的,我一定會守護好……那個人!」


資訊室。


資訊戰已經進入到白熱化的階段,但鶇仍然無法突破對方的防守。


「好難纏。」


小熊病毒雖然不斷啃吃著對方資料,但是對方的資料卻彷若無盡般的不斷膨脹,鶇感到了危機。


「不行,在這樣下去……」






Guilty Crown


「鶇!」

四分儀發出通訊。

「嗯?」

「在我發出信號前一定要撐住,能做到吧?」

「你以為自己在對誰說話!」

鶇回以自信的回答。




中央室核心處。


「如果是以前的你,即使將真名、還有亞當的地位給你也無妨,但是,現在的你沒有那種價值,去死吧,集。」


身體好沉,到此為止了嗎?



無法動彈的集陷入了絕望,一切都將終結。

「我體內還有大家的虛空………」





只見一陣光芒散發,吸引了集的目光,眼前閃耀的正是祈所留下的花朵(物忘我)。



「不要放棄,集。」


只見花中出現了祈的影像以及祈的聲音。


「你的身體還能動,大家都還在等著你。」


只見祈伸出了手,集身上祈的髮夾也發出了光芒,相互輝映,集伸出了手,基因共鳴,螺旋的絲線相互連通。









Guilty Crown





「拜託了大家,請使用我吧。」




隨著祈的祈禱,一片白光籠罩,同時環繞塔中的紫色光芒消失,歌聲傳揚,真名同時也被受制住了行動。




Guilty Crown




「什麼!?」

連達利爾的共鳴機動人形也受到了影響,行動開始錯亂。

「發生了什麼事情?」

綾瀨也感到疑問。



塔內資訊室

研二一邊流利的操縱著網絡,但是。






Guilty Crown

「研二,將軍。」


四分儀用槍抵著研二的太陽穴,研二一陣驚訝,但隨即一笑。


「嘿哈哈哈哈。」




砰!


一聲槍響,勝負分出。



「還有願意將性命託付於我,相信於我的人存在,我不能就此放棄,一定要把祈奪回來!」



只見集身上發出強大的王者光芒,螺旋纏繞周身。




「嗚呃…!」


只見莖道將虛空基因針筒打入自己的體內,同時發出慘烈的哀號。





「就是現在!」


收到四分儀的訊號,鶇立即展開了行動。

「收到!」



只見鶇持續操縱網絡,將對方的資訊侵入破壞。


「綾姐,讓妳久等了!」


只見紅色機體開始恢復了信號。


「要上了,遠程操控就交給我吧!」





Guilty Crown






Guilty Crown

「涯,別妨礙我,我要盡全力打倒你。」


手持虛空之劍,雙腳利用綾瀨的高速長靴,瞬間增加機動力,與涯再度交鋒,產生激烈的衝擊!


「喝!」


雙方交擊,各自被震退,集再度使用虛空武裝。

「阿爾戈!」

虛空手電筒發動,黑暗與光遮蔽了涯的視覺空間,集趁隙進攻。


「太天真了。」





Guilty Crown



不料,涯竟不受影響,大劍揮動,疾風一擊將集彈開。

「只封閉我的視覺是沒用的,嗯…‥!」



只見上空突然崩落石塊,朝涯落下,涯大劍圓轉,劈掃開石塊。


「喝!」


此時集揮動虛空之劍,刀鋒砍傷了涯的手臂,涯往下方墜去。


「原來如此,趁著我視覺封閉的同時,對天花板使用虛空照相機嗎。」


「涯,我會戰勝你的!」


集往下一躍,兩人的戰況持續白熱化!



「這個聲音,妳果然在阿,小矮人!」


使用基因共鳴的達利爾,身體逐漸結晶化,連精神也開始產生異常,瘋狂的怒吼,朝著紅色機體掃射砲擊。


「鶇!」

「好!」


只見鶇操縱遠端控制,將紅色機體的砲擊裝分離散開到達利爾的身旁牽制。


「什麼!?」




「喝──────────!!!」




Guilty Crown



綾瀨發出猛烈的咆嘯,紅色機體啟動噴射裝置到最大限度,同時所有光子能量全數集中在拳身上,如狂烈暴風的一擊打入達利爾的機體內。



「只要打倒你們,我才能得到救贖!我是虐殺達利爾!!!」

回到如以前視人於無物的瘋狂殺人魔!




「閉嘴!你這顆豆芽菜!!」


鶇操縱分離的砲裝,能源光發出劇烈射擊。









Guilty Crown



朝下墜落的涯,看著集的劍鋒,以及在身旁出現的人影。


「祈………」



「喝啊啊啊啊────────!!」



高速往下衝的集,揮動虛空劍鋒,一擊斬落,涯頓時被斬傷,身上流出虛空的光芒。






Guilty Crown

「不要──────────!」



因虛空共鳴產生連結的真名也受到了傷害,發出痛苦的哀嚎悲鳴。




「成功了。」



費盡全力的攻擊,終於將達利爾擊倒了。




Guilty Crown



「哥哥!!」


只見莖道修一郎的身體開始產生結晶化,不斷被吞蝕。




「結果獲得勝利的既不是我,也不是十字,去吧、春夏。」


語停,莖道修一郎頓時劃下終點,成為一具永恆的結晶體。







Guilty Crown



「涯……」


高空中,集扶住了被擊敗的涯的身軀。



「這樣就夠了,集。」

涯露出了微笑。

「啊!」

「這樣子的你。」



只見涯身上洩出的王者之光逐漸加強,籠罩了兩人。



再睜眼,只見到一片晶化的世界。



「這裡是?」

集感到疑問。

「這裡是淘汰的終點,默示錄的盡頭。」



集回身一看,只見恢復原狀,金髮色的涯站在晶化的階梯上。


「涯…?」

「這裡就是Daath所謂的理想鄉,這顆星球的一切……都化為了結晶中的回憶。」







Guilty Crown

「啊……」

集感到了驚訝。



「被推崇為王的我,不久之後也會……」

「啊。」


只見場景轉換,回到八年前失落聖誕前一刻的教堂景象。

「我一直畏懼著被淘汰,所以才會一直去反抗,渴求著真名……渴求著夏娃。」



「那時候,在六本木的地下被你刺中,我以為那樣就能使真名得到解放,可是Daath,生物淘汰的意志,卻無法允許真名的死亡,即便是附身於人,也依然要讓她再度重生,解放她的手段只有一種。」



「那就是讓她完成自己的使命。」

走向當時的真名,涯溫柔的將其擁抱在懷裡。









Guilty Crown



「所以我賭了一把,我成為魔王,將沉默示錄病毒聚集到我身上(基因連體共鳴),再誘使你來找我,我的使命到此為止了。」



只見涯的腳下聚集了鮮紅之血。

「涯……!」



「接下來就靠你……去拯救祈了。」


與真名相擁的涯,兩人逐漸化為結晶隨後灰散,剩餘的力量融入集的手中,浮現王者的紋印,




「集…‥集………」


一道人影搖搖晃晃的走出。



「不要責怪自己,我…從集那裡收獲到很多感情哦,一切……一切都是集賜予我的。」



結晶化的身軀,瞳孔失去光芒的祈緩緩朝前方走著,集將其擁入懷中。






Guilty Crown




「告訴我,集,你在哪裡……?」



祈伸出雙手亂晃,集將祈徬徨的手緊緊握住。



「集,請一直待在我身邊,因為我始終會站在集的那邊,好嗎?」

「祈,我們走吧。」






Guilty Crown


.


集伸出虛空右手,在綺麗的星空下,發出了璀璨的綠光。




散落在世界各地,所有淨化的結晶,全數隨著集的右手集合於身,白淨的光芒此時圍繞環聚在塔中。






Guilty Crown




Guilty Crown



救難區。


「喂!剛才那是。」

「沒錯,我感受到櫻滿同學了。」



只見受到病毒感染的人,身上的結晶全數被抽出到塔內。


「集,你真的打算成為救世主嗎?」

谷尋發出了吶喊,持續吸收如此眾多的結晶病毒,這樣等待集的結局將會是毀滅。




塔外。

亞里沙的虛空之盾也被集的力量抽走,失去了防護能力,頓時被國際聯合士兵打成蜂窩。




「由於染色體結晶的擴張,導致整個架構失控,不久後整棟建築將倒塌。」

收到消息的聯合國際的士兵們趕緊逃離避難。




葬儀社的大家也開始準備撤退行動。



達立爾身上產生的結晶也被集的力量影響抽離而出,但身體難以行動,此時出現的上尉安德雷將其扶起。




「你……?」

只建安德雷開啟逃生電梯,將達利爾丟入裡面。


「你要重新做人,這次要對別人更溫柔才行。」


同時,聯合國際的士兵衝入了兩人所在的區域。


「你其實是個好孩子,達利爾。」


只是欠缺了親情的關懷,而不懂如何與人相處,才會藉著破壞、殺人來慰藉自己落寞的心情。





安德雷將電梯關上。




「啊!」




Guilty Crown


達利爾想上前,但電梯門卻早已關上。


安德雷手持槍械衝出殺敵,電梯外槍聲四起。





「真的可以…‥重新做人…………我還能可以交朋友嗎?」


跪倒在地的達利爾,落下了懊悔之淚。








Guilty Crown



抽離的結晶,在天空化成虛空流星雨,不停點滴落在集的身上。


「大家的心正在流入體內,還有思念,即便是對我有惡意的人,也是接受了他人的愛意而誕生於這個世界上。」



以集之名誕生於世,接受他人,奉獻自我。




集的身軀逐漸被結晶侵蝕,最後終於整個人化成了一具結晶。







Guilty Crown

當雙眼睜再度開,只見祈就在眼前。



「祈……」



只見祈伸出雙手,手中的正是那每次常見的翻花結繩。




「解開它。」

祈輕聲溫柔的語著。




集的身體動了起來,接收了翻花繩。


兩人彼此的交替,正是人類隱藏的神秘之謎,基因的螺旋密碼。

生命線互相交換。



只見祈的身影不斷退後,彷彿下一刻將會永遠消失一般。






Guilty Crown


「祈!!!」


集動起身體,伸手想要抓緊眼前的摯愛,但是距離卻殘酷的將彼此分離得越遠。


「啊……!!」


祈的身影隨著虛空的光芒逐漸消失,虛空的空間破碎,只見集身上的結晶已經全數化成碎片消失,彷若奇蹟一般。



同時塔樓也開始崩潰倒塌。




Guilty Crown










「等等,集還沒有出來阿!!」



葬儀社準備撤退,但綾瀨仍擔心著不見蹤影的集的安危。


「我知道,但我也不能就這樣放著讓妳們死啊!」


阿爾戈拉動推桿,運輸車開始準備撤退,倒塌的石塊掩沒了中央室的出口。



「集─────────!!」

綾瀨發出痛徹的吶喊。




Guilty Crown


高約五十層樓的高塔,就這樣一夕間崩塌毀滅。





不分敵我,眾人都被眼前的緻麗光景所吸引,而綾瀨則坐在艙椅上一旁哭泣。




以虛空和人命的征戰,就此落下了終幕。






Guilty Crown





數年後。







Guilty Crown


高級餐廳內。


「喲!谷尋!」

身穿正式服裝的颯太打著招呼。


「嘿,你們來得好早阿。」

同樣穿著西裝的谷尋也揮手回應招呼。

「工作忙嗎?」

「算是吧,不過我今天提前收工趕來這裡啦。」

「可以坐在這裡嗎?」


「請座。」

綾瀨擺手回應。

「綾姐,格雷伯爵(中國紅茶)怎麼樣?

「真體貼啊,鶇。

「僅限今天噢。」

鶇將茶具擺好在圓桌上。

「馬上就要教師資格考試了,回去後還是要魔鬼訓練哦!」

「他還沒來嗎?」

谷尋問道。

「他會來的,因為他也很期待呢。」

綾瀨如此回答。







Guilty Crown

只見圓桌正中間,放著一盤精心的水果蛋糕,上面寫著的HAPPY BIRTHDAY正是要給死去的祭的慶祝。



「啊!他來了。」

綾瀨興奮的喊道。

「好久沒見了呢。」

只見一道人影手持著導盲杖緩緩走來。




「大家,讓你們久等了。」

只見來者身影正是櫻滿集。




八人圓桌上,班長、颯太、谷尋、鶇、綾瀨與集六人彼此舉杯慶祝。

「那麼,今年也!」

太高舉酒杯。







「「「「「「──!!」」」」」」








Guilty Crown

結束慶功宴後,集一人獨自來到街道的涼椅下坐著。


將耳機掛入耳內,獨自回憶著祈令人懷念的歌聲。


微風,輕輕吹過劉海,歌聲中感覺到了祈的身影,兩人彼此相擁。

(完)






部落格專用相簿

不知多久,已到了黃昏。

「嗯……」

悠閒已久集準備離開,此時聽到熟悉的聲音。

「集。」

「綾瀨嗎?」

只見綾瀨推著輪椅來到集的身旁。

「在做些什麼呢?」

「沒什麼,「看」著天空吧。」

「呵,是嗎。」



「後悔嗎,成為了王?」

「並不後悔,即便這是加冕於我的罪惡王冠,我仍不會拋下,我想,這就是屬於我的原罪了吧。」

集如此說道。


「還是會想著祈嗎。」

綾瀨突然說道。


「……嗯,是吧,但過了這麼久,我已經不會再讓自己陷入低迷,身邊,也還有著許多重要的人在守護著我,像是春夏媽媽,還有……」

集停了口,雖然已經看不見,但抬頭的方向隱約對著綾瀨。

「啊……是這樣嗎。」

綾瀨別過了頭,臉頰發紅。



「教師資格還順利嗎。」

集問道。

「嗯,有鶇那傢伙在幫忙是順利了許多,不過……

綾瀨看著自己的雙腳。

「果然身體這樣還是會帶來不方便阿。」

「嗯,但如果有人幫著妳推車的話或許效果會好很多。」

「咦?」

綾瀨發出了驚訝聲。

「啊,抱歉,我忘了妳並不喜歡別人這樣。」

「也不是這樣……取決於對象是誰啦……」

綾瀨小聲說著。





「那我可以嗎?」

咦!?

面對集突來的發言,綾瀨臉整個紅了起來,感覺身體也一樣變得羞紅。

「也不是不可以啦……」

「即使我看不見?」

「………我可以告訴你方向嘛。」

綾瀨小聲說道。

「哈哈。」

集突然笑了出來。

「什麼嘛,有什麼好笑的?」

「沒有,我想綾瀨果然是綾瀨啊。

「說什麼傻話阿你,笨蛋。」

綾瀨低著頭,遮掩羞澀。


「那麼,時間也不早了。」

集站起身,來到綾瀨的身後。

「什麼啊?」

綾瀨不解集的行為。

「教師訓練前先吃點晚餐吧,綾瀨老師。

集推起綾瀨的輪椅,兩人向市區的餐廳方向走去。

「集。」

綾瀨突然喊道。




「什麼?」





「現在這樣,我很喜歡哦。」



罪惡王冠(原罪之冠),全劇完!




部落格專用相簿


黑色字以外屬於台長原創劇情,與主劇無關。





哇終於結束了呢!!


















真他媽的 



超 級 大 爛 尾。。。。!



外加超級 

大   爛  作!




人設音樂一流沒話說,但這劇情真的是什麼鳥啊。

對照兩位編劇前作反逆的魯路修(Code Geass)真是差得十萬八千里遠,只是主編和副編掉換就差這麼多啊?我看大河內不要在這跟這吉野爛東西合作算了,改編就算了,原創絕對不要找吉野。

罪惡王冠(Guilty Crown)根本表達不出什麼涵義,連讓人感到「深刻」的涵義也沒有,看完的印象只有,音樂很好聽、人設很精美,劇情"多半"爛到爆,期待越高失望越大。

光這集就有很多無言的橋段,莖道的復仇是讓十字的女兒變成毀滅世界的元兇,但真名的一切不就是守墓者說的世界淨化?算了反正人類與宇宙人的思維本來就不同,但是最後莖道死的真的莫名奇妙,讓他被春夏射殺還比較合乎常理,這樣打虛空病毒掛掉感覺很莫名其秒,而且集老爸從頭到尾跟本沒想過與他爭,所以他就自以為是的殺掉集的老爸又自以為是的變成反派,真的莫名奇妙。

而達利爾,最後又把他洗白,但是幾年後的劇情怎麼沒有出現?那這個洗白橋段
是做心酸的哦?不只達利爾,春夏、供俸院家的人、以及葬儀社後來怎麼樣都沒有說清楚,從病毒影響脫離的日本有恢復自主權了嗎?還是被國際聯合當成分區統治?都沒說清楚,感覺編劇蠻混的………

還有這集的機人大戰超混的,這部開鋼彈的會被沒開鋼彈的打爆,真的笑死人,而且說好最後一集會有比較亮眼的機人大戰,亮眼在哪裡?綾瀨開的紅色機體隨便一拳就把達利爾的機體打爆,鶇再從遠方操控光槍掃射?這樣就GG了???搞屁喔!!!!!


然後集跟涯的戰鬥也很隨便,感覺因為劇情的關係而被壓縮,涯基本上沒話說,他就喜歡真名,行動都很正常,然後集只是救想女人,卻又莫名奇妙藉谷尋口中說他是救世主,他只是剛好順便救了世界而已,真鳥。

祈的髮夾橋段也沒說清楚,那這個伏筆是在?最後祈交換了生命線給集,讓集得以存活……妳們兩個人在崩塌的塔內一起殉情還比較感人,弄成這樣不痛不養的只讓人感到賭爛。

最可憐的莫過於是真名姐,明明就那麼死心蹋地XD
編劇對她的著磨也就只有這樣,在失落聖誕前和集的關係很好,但因為病毒失常而被集當成怪物,導致失控引發失落聖誕,所以集和真名的親情應該還是存在吧,但復活後根本沒讓集有什麼表示,然後莫名奇妙的由愛生恨,可憐的工具人用來襯托一下劇情就被收掉了。

重點是,居然沒走跟綾瀨在一起的結局,失望啊!!




部落格專用相簿
 

總歸來說,戰鬥方面其實沒有想像中好,人設很精美,音樂超級好聽,但是劇情真的很爛,連反逆的魯路修R2小拇指的程度都不到。

所以推薦大家還是去看反逆的魯路修+R2(Code Geass)好了,音樂好聽,人設也精美,重點是劇情也棒。

有精采絕倫的打鬥橋段還有智計對決,連結局都很有影響力,然後台灣配音版本也很不錯。






不爽劇情的大夥們請期待N+社出的外傳遊戲吧,這次是鋼屋編劇喔!!



台長:
人氣(34,71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ACG大本營 |
此分類下一篇:《戀愛、選舉、巧克力!》七月開播!喜歡甜食的少女看過來!
此分類上一篇:宣告!獵人再次進入冰河時期!

維特
如果你認為這是爛作你就錯了...
2013-10-29 23:10:0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