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30 02:22:55| 人氣4,175|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維也納 - 印象組曲(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一:維也納.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


序曲
十月初,清晨的機場一片灰矇景象,空氣裡凝結著晨霧,又是在這個季節來到了歐洲,這次拜訪的是中歐的奧地利,印象中浪漫的維也納。

凡是見證過黎明到來的人,都能感受到日出的喜悅,而在深秋造訪維也納的人,一定能體會恬適的感覺。鳥啼並不是因為牠有答案,是因為牠有歌要唱,而旅行也並不單為放鬆自己,某個部分,也是為了逃離現況。

有許多適合在旅行中播放的歌曲,然而此時,我只想聽一回Beatles的《Yesterday》;

Yesterday, all my troubles seemed so far away
Now it looks as though they’re here to stay
Oh,I believe in yesterday…

所有的煩惱好像才剛被飛機渦輪拋棄在幾千里的飛行天際裡,然而忽然的我又發現它仍存在腦海裡的某個角落…,這樣的歌詞很貼近我在旅行中的心情,現在的我就應該要和yesterday,還有整個擁擠的台北city暫時告別,即刻展開雙手擁抱浪漫的音樂之都,盡情沉浸屬於我的奧地利假期。

圖二:這是我點的咖啡,上下兩層黑白分明,上面還浮著一大陀的奶油,不過咖啡裡頭卻加了酒


咖啡即興曲
音樂之都的空氣似乎流洩著咖啡分子所組成的五線譜音韻,常是輕快柔和,偶爾演奏生動的快板,倏忽的又成了優美的行板,然而,絕少會出現休止符。

原本我對咖啡的消耗量就大,無論是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讀書、看報、看電視、聽音樂、熬夜、睡前…任何時候都可以來上一杯咖啡,為了應付這麼大的飲癮,已不能太挑剔咖啡的品類了,即使是甜到像糖水一樣的三合一咖啡,我也能如古人般的『酌貪泉而覺爽』。

不過來到了維也納,我告訴自己,一切就入境隨俗吧,『When in Vienna, do as the Viennese do』。

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好像是帶著觀光客朝聖的心情,走進了華麗的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進門後揀了角落的位置讓自己面對著整個咖啡館,試著體會『孤獨的投身人群中,人群也投我以孤獨』的情境,讓自己在還沒喝咖啡前先讓心情沉浸在咖啡館的韻調與氣氛當中。

我對維也納的咖啡並沒有深入的研究,雖然看不懂menu但還是有模有樣的點了一杯招牌咖啡,然而這不是著名的『梅蘭菊』— Melange,印象中Melange就像是奶泡與咖啡組合的卡布奇諾,是適合熱戀中的男女,然而,此時的我並不是。

等了一會兒後侍者送上了咖啡,一小只橢圓鐵盤,一杯咖啡、一杯水、一根小湯匙、一小塊方糖,再加上一位旅人,我成了另一種咖啡版的六一居士,不過這應該是六加一居士,因為嘴饞的我另外還點了一小塊蛋糕。

這是杯兩層黑白分明的咖啡,上層還浮著一大陀的奶油,啜了一小口後,六加一居士才驚覺有酒精的分子在舌尖跳動,原來,這咖啡裡加了酒,口感很特別,算是一種新奇的經驗。在這情境下,我可以選擇當成很有氣質的詩人,若有所思地緩緩啜飲著咖啡,也可以把自己想像成頹廢的浪人,只為忘憂,苦悶的飲下青澀的忘情水。

從來就只有聽說『酒加到咖啡裡』,倒還沒聽過『咖啡加到酒裡』的說法,於是在喝咖啡的當中我找到了一種咖啡哲學:「所有浪漫的人也喜愛一些恍神的感覺,但是恍神的人多半不太浪漫。」我想,若是諾貝爾有設立咖啡獎的話,那麼這個哲學至少應該會入選。

中央咖啡館裡,大理石柱撐起了一彎彎的拱形天花板,我一邊看一邊想著,歷來進出咖啡館的那些著名的文人雅士們都是坐在哪個座位上的呢?我眼睛所注視的是否可能與他們曾凝望的交相錯疊?

咖啡館不僅對文人雅士有一定的影響,對在歐洲旅遊的人也十分重要,旅行時找的咖啡館可不能太隨便,我覺得起碼應該具備幾個條件:

第一:要古老,老店才有歷史;
第二:要人多,熱鬧才有生氣;
第三:要陌生,不熟才能新奇;
第四:要能吸煙,雲霧飄渺的空間容易讓人放空、發呆;

很好,這些條件的組合連自己看了都覺得相當不錯,不過我是不抽煙的,只是煙焦味可以增加人們頹廢的情懷,讓你感覺喝咖啡可以喝到像是上了天堂,所以我並不會排斥別人在咖啡館裡悠遊的吞雲吐霧。

中央咖啡館是太富麗堂皇了些,坐在裡頭容易讓人誤以為晉身到了上流社會中,那些貴婦下午茶的情境彷彿就在自己身上發生,其實,這一切不過就是一杯咖啡而已嘛!為了體驗不同的咖啡情境,在另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我心血來潮的,在原本該躺平在旅館床舖的晚間十點半,罩上了黑色長大衣,夜襲維也納另一間有名的哈維卡(Hawelka)咖啡館。

哈維卡咖啡館位在聖史帝芬教堂旁的小巷內,店門口十分的簡樸,我再次查了地圖及門牌後才確認沒有走錯。晚間咖啡館裡高堂滿座,人聲鼎沸,垂吊的燈光略顯昏黃,咖啡客將香煙抽的滿室雲霧繚繞,這一切都符合了所有旅行時找咖啡館所應具備的條件。

角落的小圓桌是咖啡館僅存的空位,我端著小巧的咖啡緩緩的飲著,舉目望去盡是一片性格鮮明的咖啡客,不論是圍著桌高談闊論,或是對著昏黃的燈泡吐霧、發呆,每個人好像僅存在單獨的一人或是一桌的世界中,但是身軀卻又是如此地與其他人緊緊相鄰,人聲互雜,煙霧不分。

很想也來點根香煙,有霧就能忘憂,在吁出滿腔煙霧再啜飲一口咖啡的同時,全世界彷彿就此停止,吊掛在咖啡館內的燈泡像是一顆又一顆的恆星,兀自散發著微暗卻又永恆的光芒。知名作家彼得.阿爾騰貝格(Perter Altenberg)說得好:「當你的收入只有四百克朗,卻花出去五百克朗時--去咖啡館吧!」(When your income is four hundred crowns and you spend five hundred - coffee house!),難怪許多人無法戒除對咖啡的依靠,管他明日的行囊裡還剩什麼,今晚先來一杯咖啡吧。

本想在咖啡館裡頭拍幾張照片,但此時,這種舉動未免有些唐突的殺風景,我怎能一邊調整著鏡頭,一邊又認真的頹廢與發呆呢?Ridiculous!

旅行中咖啡館的第五個條件:
第五:要有氣氛,一種讓你無法在咖啡館裡一邊調整著鏡頭,一邊又認真的頹廢與發呆的氛圍。

一杯咖啡讓我在哈維卡晃上了三十分鐘,室內昏暗的燈光讓我想起了外頭低垂的夜色,該是回旅館的時候了。我像是最後進來但卻是最先離去的客人,在帶上咖啡館大門的一剎那間,才發覺身後的背影竟然略顯孤寂。

月夜下的維也納城,聖史帝芬教堂略顯陰森,酒客躺在椅上,浪人佔據街角,少數觀光客仍在疾疾的趕路。深秋夜風吹襲著走在大街上的我,所有我擦身而過和與我擦身而過的人怎知道,此刻的我,在月夜的大衣下,才正要開始與維也納展開一場相互的邂逅。

圖三:百水公寓,一扇扇的窗櫺,帶些暈染又充滿了調合的色彩,散發著雨後天青般的氣息


百水狂想曲
參觀百水公寓(Hundertwasserhaus)是臨時起意的,在秋高氣爽的午后坐著電車在維也納市區裡亂逛,在哪兒下車都好,只為了讓自己感受沒有目的,沒有壓力的旅遊時光。

旅行是什麼?

『旅行是一種生活品味』;
『旅行是一種玩樂,一種探索』;
『旅行是不分人種、性別、職業、年齡……,是一種開放的心情』;

好多人為旅行下了定義,每當我們為旅行下定義的時候,旅行就多了一丁點兒的負擔,可以的話,我只要隨性的生活,而不要背負目的的旅行。

深秋的維也納,樹葉漸落,白樺微槁,惟有百水公寓仍在豔麗的綻放著,這公寓就像一方一格的水彩調色盤,窗櫺鮮豔、線條分明,第一眼見到它時彷彿就像回到了小時候的繪畫課,每位遊客都進入了無限想像的水彩創作中,而老師說,今天的題目是『任意畫』。

公寓的騎樓柱拼貼著馬賽克的磁磚,像是串起了粒粒的彩珠;一扇扇的窗櫺,帶些暈染又充滿了調合的色彩,散發著雨後天青般的氣息。我拿起相機,揣摩著百水先生的筆觸,留下了旅行中的『任意畫』。我緩緩的畫,靜靜的欣賞著,這深秋天空下的百水公寓,正與音樂之都進行著一場完美的造愛。

旅行是什麼?是生活品味、是玩樂、是探索、是……,直到今日我才又找到了另一個適當的形容詞,是深秋季節裡的百水公寓。

是的,旅行就像百水公寓,再加上一絲的秋意,就在維也納閒散的午后時光裡。


圖四:市立公園內的約翰史特勞斯小金人像


環城華爾滋
說維也納一半以上著名的景點都在環城大道(Ringstrasse)兩旁一點都不為過,從皇宮(Hofburg)順時鐘繞一圈,依序有國會大廈(Parlament)、市政廳(Rathaus)、城堡劇院(Burgtheater)、維也納大學(Universtät)、感恩教堂(Votivkirche)、市立公園(Stadtpark)、國立歌劇院(Stattsoper)、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等等,一大堆的景點讓人目不暇給,就連大道上的行人與車輛也是生動的富饒風趣。

整個環城大道的風情是南北相對,東西互映的,旅人與遊客聚集的皇宮與歌劇院位在南側,北方有多瑙運河(Danaukanal)靜靜的流過,綠意盎然的市政廳廣場(Rathaus plaz)與市立公園分立兩側。

我喜歡乘坐著1號及2號路面電車繞著環城大道,一幕一幕將所有的景點與建築晃過眼底,一個順時鐘,另一個逆時鐘,隨處的下車與上車,不辨起點與終點,彷彿整個維也納城在跳動著蕭邦迅速流暢的《小狗圓舞曲》。

大道東側的市立公園寬敞廣闊,很適合於清晨時分閒散其中。此時,偌大的公園裡可以看見還縮在睡袋中以木椅為席的浪人,鴨寶寶爭先恐後的跟隨母鴨晃游水池邊,東方略顯白露,園丁已三三兩兩的在清整環境,為即將到來的遊客布置一床乾淨的綠席。

公園中的約翰史特勞斯小金人(The Gold Statue of Johann Strauss)像最是著名,沒見過小金人就像是沒來過維也納一樣,平時眾多遊客圍繞的小金人在清晨時分身形略顯單薄,周遭沒有掌聲,僅只另一個孤伶的旅人,在一旁靜靜的欣賞著他所奏出的無聲樂曲。

小金人專注的拉起小提琴,我彷彿聽見輕快的旋律在我的內心裡跳動,時而波爾卡(Polca),時而圓舞曲(Waltz)。我隨著曼妙的音符,迴旋著身子,在晨曦下,與一旁轉動的花鐘進行了一場華麗的雙人華爾滋。

 
 
寒舍的奧地利旅記《翩翩.奧地利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國外旅遊」

台長: 寒舍裴小編
人氣(4,175)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翩翩.奧地利 |
此分類下一篇:維也納 - 印象組曲(2)

鼠小行
我要喝那杯咖啡酒啦,現在^^
我要當浪漫而不恍神的人啦,永遠^^
我愛上來你家,到底是浪漫還是恍神啊^^
2008-01-09 21:43:24
版主回應
我猜小行是直接掉到咖啡裡了,浪漫過頭而顯的恍神^^
當然是浪漫的人才會來『寒舍』的呀,只是待久之後可能會有點恍神,這點從小行的表現中看的出來^^
2008-01-10 16:19:30
Jas Chen
不是那個位子

你的位子很棒
不過當時有人坐了
所以我是正坐在彼得老先生的斜對面喔

哈維卡當然也去了
你應該要叫上一客十點之後才有的蒸蛋糕
維也納現在室內禁菸了
所以沒有香煙繚繞的景象
你大約會覺得可惜吧

於我卻是萬幸 呵
2008-06-20 02:08:44
版主回應
Dear Jasmine,
其實我這麼晚去哈維卡就是為了吃那個蒸蛋糕的呀!
只是令我納悶的是,在進去之後竟沒見到有人點來吃,在怕自己會有“造次”之嫌的情況下,最後只得在咖啡館內作個乖乖牌 ><

吸不吸煙都很好,明淨敞亮的是韓德爾,迷濛夢幻的是德布西,各有各的風情,不可惜的。
2008-06-22 02:58:44
Jas Chen
蒸蛋糕很好吃欸
而且超大份
你居然沒叫!

我都忘了那個叫什麼
跟waiter說
那個十點之後才有的...
他就知道了

嗯 好好吃
2008-06-25 17:19:46
版主回應
Hey~~…Jasmine你是純心要讓我搥心的是不是,你再說下去我就要去把今年的機票改到維也納了…

鄭重召告天下:維也納肯定會出現在我下一次的奧地利旅遊當中^^
2008-06-26 12:00:2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