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2 23:45:23 | 人氣(52,800)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奧地利.藍色多瑙河(2) - 瓦豪(Wachau)河谷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奧地利.藍色多瑙河(2) - 瓦豪(Wachau)河谷
■所謂消磨
  一日的瓦豪(Wachau)河谷行程,上午先參訪了著名的梅克修道院(Stift Melk),至正午時分,克難又隨性的直接就在修道院旁的花園捏著自己帶來的麵包,一口一口吃著,算是交代了午餐。
  餐後踅回到了梅克小鎮上,不算大的赫普特大街(Hauptstraße)是小鎮上最「熱鬧」的街道,不過說是熱鬧倒也沒有多少人,但衣服、飾品、紀念品及露天咖啡座等Shopping街該有的店家是一樣也不少,只是走在街上的我,卻沒有一丁點想要買東西的慾望。
  「買」這個字是不適合存在梅克小鎮上,我是這麼認為的,比較貼切的說法應該是「消磨」。梅克小鎮頗適合用來消磨,消磨時光,消磨金錢,消磨思緒,消磨愉悅,消磨一切的美好,也將所有的煩惱一起消磨掉。
  下午的時間,就到多瑙河的瓦豪河谷消磨消磨吧。
■坐遊船去
  多瑙河全長有2,857公里,是歐洲第二長的河流(僅次於俄羅斯窩瓦河的3,692公里),在奧地利境內的河段有360公里,流經下奧地利省(Lower Austria)的梅克(Melk)與克雷姆斯(Krems)之間35公里谷地的地方,稱為瓦豪河谷。在西元2000年,瓦豪河谷因其優美的自然景觀與沿岸的城堡村莊,而被列為世界遺產。
  不過我發現,多瑙河雖然享有「藍色」多瑙河的美名,但其實它並不是藍色的呀!多數時候所見的多瑙河及其兩岸流域,就是青山綠水,無任何的碧藍如黛或是湛藍似海。作家李欣頻說:「全世界的藍色都被希臘用光了。」我想,可能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吧。(笑)
  航行於多瑙河瓦豪河谷的遊船有DDSG與Brandner兩家公司,原本我們應該是打算要乘坐DDSG的遊船,不想在前往購票的河岸邊,Brandner人員不知從哪個方向突然快閃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Brandner:「請問要坐遊船嗎?」
  我:「是的。」
  Brandner:「你們可以到那邊路旁的車子,那裡可以買到船票。」
  我:「?!……」(納悶著)「哦,好吧,謝謝你。」
  以上是當時現場的對話,同樣的劇情若是發生在台北的街頭,怕是會認為是遇到了金光黨或是詐騙集團,but這裡是可愛的梅克小鎮耶,而且,多瑙河就在一旁緩緩的流著。「相信」是如此輕易的佔領了旅人的心,只因為,這是在多瑙河畔發生的事啊!你可以不相信人,但卻無法不相信伴著浪漫流水所傳遞而來的訊息。
  來到了像是餐車的售票車,果真買到了兩張船票。看看手錶,離遊船啟程還有一小段的時間,正好可以讓我們在河岸邊悠閒的晃著、等著。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旅行的時光是特別的容易飛逝呢?就算是等待的時間也是如此,我想,大概「等待」本身就是旅程中的一部分,而不會只是兩件事情中間相接鄰的時光而已。有時,這些等待的時光反而要比真正的遊程與景點的參觀要更加珍貴,更加的令人懷念。
  上了遊船後,我們選擇坐在艙外的露天船板上,不過是在有遮陽的座位上,這樣除了可以較清楚的欣賞與拍攝到河水兩岸的風光外,還可以順便呼吸到飄散於河面的水氣。「浪漫的多瑙河,它所飄散的水氣一定也是浪漫的吧。」徜徉於愉快的旅行時光中的背包客這般浪漫的想著。
■旖旎河谷,順流而下
  除了上午參觀的梅克修道院外,瓦豪河谷兩岸還串連起許多其他的景點,順流而下的每一處城堡與小村落,個個都是嬌小迷人也美不勝收。
◎熊皮爾城堡(Schloß Schönbühel)
  一座距離梅克5公里,建築於多瑙河南岸濱河岩石上的城堡。城堡最初建於12世紀,在歷經了幾次城堡主人的轉手與異動後,於1396年由當時奧地利的貴族世家Starhemberg所買下。Starhemberg家族擁有此座城堡超過了400年,不過因疏於照顧,城堡早已年久失修,直到1819年,Starhemberg家族才又再次將熊皮爾城堡,連同稍後將介紹的阿格斯坦城堡(Aggstein Castle)一起售予了當時天主教帕紹區(Passau)主教法蘭茲公爵(Count Franz von Beroldingen)。隔年(1820年),法蘭茲公爵將城堡進行了翻新與部分重建。
  做了這麼一個開場介紹,主要是想讓大家知道,外觀好看下的城堡,其實也會有多舛的命運,也會有遇人不淑、所託非人的時候呀!(笑)
  個人認為,熊皮爾城堡的外觀與位於瑞士蒙投(Montreux)的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有些相似,但前者除了圓尖錐的塔頂外,還較後著多了西洋棋中皇后頂飾(也就是洋蔥冠)的造型。我想,若再加上燈光映照的話,它應該會像是迪士尼樂園那種童話故事中浪漫的城堡。
◎阿格斯坦城堡(Aggstein Castle)
  遊船繼續向前,在距離熊皮爾城堡約10公里處可見到一座盤踞於300公尺山丘岩石上的城堡,不過因為距離的關係,遊客坐在遊船上僅能見到它遠遠的矗立在山丘上,並無法看清城堡全貌。
  城堡最初也建造於12世紀,之後落入了奧地利的Kuenrings家族。到了1429年,當時的城堡主人Duke Albert V為了確保航行於多瑙河船隻的安全,於是將城堡交由他的管家Georg Scheck von Wald進行維修與重建,不想,這位管家竟用了鏈條阻隔在多瑙河中,攔截過往的船隻。
  您可知這是要做什麼嗎?當然不會是吃飽閒著沒事和過往的船家打招呼囉,這是要打劫。
  歷史記載,中世紀的歐洲常有所謂的「強盜男爵」(Robber Baron),他們多為封建領主,常以收取通行費的名義向行旅者強行勒索,所以,上面提到的Georg Scheck von Wald也就是一名橫阻於多瑙河岸的「強盜男爵」。除了對過往船隻強行勒索外,他也將會俘虜的敵人囚犯關在一處名為「Rosengärtlein」岩石的窗邊,並且對這些囚犯說:「你可以選擇從這個岩石上一躍而下,或是在此慢慢饑餓至死。」
  ……,看來中世紀的歐洲是有些的恐怖,即使已經到了末端的15世紀,卻仍受到黑暗時期(Dark Age)思維的餘溫所影響著,只是這段由盜賊、貴族、商旅、騎士所交織的大時代不知為何,竟會讓人莫名的升起一種欽羡與嚮往呀!?
  後來我在網路上查詢這座城堡的資料及圖片,才發現,它比想像中的還要迷人,尤其是由制高點處的城牆向外望去,下方的多瑙河景色一片蕩蕩悠悠,河水迤邐於兩岸的山丘間,曲折優美,不愧擁有「銀色腰帶」的雅稱,即使不在現場,光是看著照片,都能感受到多瑙河的浪漫美麗。
◎威林道夫(Willendorf)小村
  遊船過了阿格斯坦城堡繼續向東北航行,威林道夫即位於不遠處的北岸。此村莊以出土舊石器時代文物聞名世界,最著名的是已有25,000年歷史的「威林道夫的維納斯(Venus of Willendorf)」石灰石雕像。這尊維納斯雕像用來作為大地之母的象徵,雖然僅僅只有11公分高,不過其三圍的比例甚大,以現在的審美標準來看其實並不甚美,這樣的形態大約只是為了彰顯她的生育能力吧。
  還有,坐在遊船上當然看不到這尊維納斯囉,要看她,現在得到維也納市區內的自然史博物館(Naturhistorisches Museum)(就在知名的藝術史博物館對面)才欣賞的到。
◎史匹茲(Spitz)小村
  距前一處的威林道夫約5公里處的小村落,此處是瓦豪河谷的中心區域,也是最早被稱作「Wachau」的地區。史匹茲小村有著大片的葡萄園梯田,最著名的「Tausendimerberg」山丘,意謂著一年可以出產1,000桶(相當於5萬7,000公升)的葡萄酒。坐在遊船上除了可以看到葡萄梯田外,另也可以望見一座位於葡萄園梯田上的Hinterhaus castle舊城堡,Hinterhaus castle外形相當壯觀,其外牆些許的像是位於薩爾斯堡的薩爾斯堡要塞(Festung Hohensalzburg)般的「厚實有型」,這種城堡有種讓人看了有種很想前去攀爬的魅力呢!
  唉~每次旅行都是這樣,每回經過的地方總是想停下來好好的感受與仔細的的觀賞,但因為假期不多,而且我們的遊船也沒有遭遇到前面所說的「強盜男爵」的攔阻(笑),所以只好每次都和自己說,等看看下次有沒有機會再來囉~(謎之音: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中樂透呀?!)
◎懷森基爾亨(Weißenkirchen)小村
  過了史匹茲小村後約6公里即到了懷森基爾亨小村,此處是瓦豪河谷的釀酒中心兼最大的釀酒地區。遊客第一眼看到的會是船塢後方屋頂突出的哥德式教堂,造型小巧可愛,教堂建於15世紀,擁有一座高聳的巴洛克祭壇,而位在教堂後方的是連片的葡萄園梯田。村內另設有瓦豪博物館(Wachau Nuseum)。
◎杜倫斯坦(Dürnstein)小鎮
  杜倫斯坦一樣在多瑙河的北岸,正好位於多瑙河的一處髮夾轉彎不遠處,距懷森基爾亨小村約6公里,在遊船上,遠遠的就可以望見立於杜倫斯坦碼頭後方的科亞赫倫修道院(Choeherrenstift)。修道院外型如同一座小燈塔,藍白色相間的中央的主體尖塔建築非常顯眼亮麗,肯定是所有遊客手中相機不可錯過「攝」獵的對象,若是您在這小鎮之前的多瑙河遊程都沒有拍到稍微像樣又滿意的照片的話,那麼科亞赫倫修道院可不能再miss掉了,除了它真的很漂亮外,也因為它真的很好拍,相信隨手拈來就是一張絕美的風景照。
  藍白相間的科亞赫倫修道院雖然與鵝黃的梅克修道院有著不同的色彩,但看上去同樣讓人感覺到非常的柔和與溫暖,而且你不覺得,到了這兒總算是有些「藍色」多瑙河的意境了嗎?(笑)
  在小鎮後方的山丘上,有座克恩林加堡(Kuenringerburg)古堡,提到這座城堡,那就一定要說一個有關英國獅心王理查(Richard the Lionheart)被囚禁的故事。說是在第3次十字軍東征((1189年-1192年)後期,理查因國內蘊釀內亂而急於回國,然而在戰事中,理查卻曾與聯軍中的奧地利公爵利奧波德五世(Leopold Ⅴ)發生嫌隙,一是對於戰利品的分配未達共識,二是理查曾在一次的攻城中,不當的將率先登城的利奧波德五世軍隊的旗幟撕碎丟棄,這讓利奧波德五世感到莫大的恥辱。
  也算是理查的運氣不好,1192年秋天,原本打算搭船返國的他卻因船隻失事,只得棄海路而就危險的中歐陸路通道。雖然理查早有了先見之明,知道陸路上可能遭遇仇家的追捕,於是便在返國的途中喬裝成一名商旅,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最後還是被利奧波德五世抓了起來,且囚禁在杜倫斯坦這座居高臨下卻也孤寂異常的城堡之中。
  後來,多虧英格蘭忠實的宮廷吟唱歌手Blondel為了打探國王的消息,哼唱著英格蘭的民謠四處漫遊,某日,被關在城堡中的獅心王理查突然聽見其家鄉的民謠旋律,因而探頭往城堡外張望,才使Blondel知道了他所在的地點。最後英格蘭支付了15萬馬克的龐大贖金才救回了國王。(查了一些資料,15萬馬克也就是10萬磅銀,當時1磅=3/2馬克=1英磅=1法國利弗爾(livre)=1義大利里拉(libbra))。
  這個故事給我們的啟示是,平時可要善待會唱民謠的友人,因為他們可能會在你旅行發生困難時突然跑出來和你相認,尤其是在經過景色優美又孤寂異常的古堡附近時。(笑)
  好吧,我承認這啟示有點扯,不過這故事本身就有些傳奇,我覺得大約可以和「萬里尋母」一齊並列經典了。
  瓦豪河谷遊船所經過的景點簡介完畢,遊客們最後在克雷姆斯(Krems)上了岸。不到兩小時的瓦豪河谷之旅雖然是讓人意猶未盡,但好像也足夠了,專家說人腦對於電話號碼的記憶是在7加減2個數字以內,而我對於這種遊船景色的乘載量大約就是兩個小時,多了會有印象,但記不清了,再多就成了變化一樣的景物,就像是電腦「0」與「1」訊號的無限循環。
■多瑙河的時空水彩畫
  遊客在遊船上其實看不太出流水的速度,只有在回首逝去的莊舍與城堡時,才發現遊船已航行過了重重的原野及山丘。人們慣用距離來度量多瑙河,不過我較喜歡以時間來比喻它,這趟的遊船行程帶領著我,由舊石器時代的「維納斯」,穿過了中世紀的城堡,最後在現代靠了岸,它不僅是航行1個小時又40分鐘的時間,更是跨越了古今的距離呢!
  幾年前曾到過桂林旅遊,並在那兒乘坐灕江遊船航行至陽朔,若說灕江的景色是大師揮毫下的潑墨山水畫,是充滿想像的畫面,那麼多瑙河的瓦豪河谷就是未成名畫家筆下的水彩寫真了,雖然未見刻畫的雕工,然純樸且真實可愛;兩者各有各的意境,各有各的精彩,對於旅行十分貪心的我,是兩者都非常喜愛的呀!
  上了岸的我們在克雷姆斯的沿河步道走著,約30分鐘後來到了小鎮的Obere Landstraße步道街上。如同梅克一般,兩個都是玲瓏可愛的小鎮,克雷姆斯殘留著中世紀的街景,街上衣服、飾品、紀念品及露天咖啡座等Shopping街該有的店家是一樣也沒少,就像是回到了今日午后的旅程起點。
  在乘坐回程火車到維也納之前,我們又參觀了鎮上的教堂。這種小鎮會有許多各式的教堂,沒瞻仰過當地的教堂就好似沒來過此地一般,總會想照些「曾經到此一遊」的相片,這不全然是要炫耀給別人看的,更重要的是,可以讓自己時常的耽緬於美好的旅行回憶之中。
  看著照片,想著當年獅心王理查被囚禁在孤寂古堡的日子,想起了旅行時的景色,也想起了旅行時的心情。
■瓦豪河谷遊船資訊
  由梅克車站步行至遊船碼頭約需10分鐘,有DDSG Blue Danube及Brandner兩家遊船公司,營運期間在每年的4月至10月間,每日各有2到3班的遊船,詳細時間請查詢底下所列遊船公司的官方網站,每趟遊船的行程約為100到120分鐘,由梅克至克雷姆斯為順流的方向,反之為逆流,順逆流船票相同,約為18歐元(此為2005年的價格,2016年查詢時已漲到了24.5歐元)。
■網站資訊
瓦豪河谷網站:http://www.wachau.at
DDSG Blue Danube遊船:http://www.ddsg-blue-danube.at
Brandner遊船:http://www.brandner.at
■關於英國獅心王理查(Richard the Lionheart)
  獅心王理查本稱理查一世(Richard I,1157年-1199年),是英格蘭金雀花王朝(1154年-1485年)的第二位國王,於1189年至1199年期間在位,他非常熱衷於參加十字軍東征,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1189年-1192年)時與法王腓力二世(Philippe II Auguste)組成的聯軍曾攻下被穆斯林蘇丹薩拉丁(Ṣalāḥ-al-Dīn)所佔領的聖地耶路撒冷,惟後因與法國發生嫌隙,最後與薩拉丁議和撤退回國。
  理查於返國途中,因船隻遭遇海難,故改由亞德里亞海沿岸時為威尼斯共和國領地的阿奎來亞(Aquileia)上岸,即便他喬裝返國,但因宿敵甚多,仍在途中被痛恨他的奧地利公爵利奧波德五世(Leopold Ⅴ)所俘虜,之後利奧波德五世把理查轉交給了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亨利六世(Heinrich VI)來發落。
  據說在理查被囚禁的期間,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六世曾將一頭獅子與理查同關進一個監獄中,希望藉由獅子來吃掉理查,未料最後獅子卻反倒被理查一手插入胸膛,將牠的心臟給掏了出來,從此「獅心王」的稱號不脛而走。
  最後英格蘭為了救回理查而支付了龐大的贖金,英格蘭也因此而陷入了嚴重的財政困難,不過後世的英國人民仍視他為英雄,連現在的英國議會大廈西敏宮(Palace of Westminster)門口都還豎立著他騎著戰馬,雄糾糾、氣昂昂的銅像呢!
■延伸閱讀:奧地利.藍色多瑙河(1) - 梅克(Melk)小鎮
http://mypaper.pchome.com.tw/csming/post/1284118753
  (96年4月8日聯合報旅遊版)
圖說:
照片:多瑙河遊船上
照片:DDSG遊船
照片:多瑙河遊船
照片:熊皮爾城堡(Schloß Schönbühel)
照片:阿格斯坦城堡(Aggstein Castle)
照片:史匹茲(Spitz)小村與後方的葡萄園梯田及Hinterhaus castle舊城堡
照片:懷森基爾亨(Weißenkirchen)小村
照片:杜倫斯坦(Dürnstein)小鎮,左後方的克恩林加堡(Kuenringerburg)古堡即為獅心王查理被囚禁之處
照片:杜倫斯坦的科亞赫倫修道院(Choeherrenstift),藍白相間的色彩,相當迷人
照片:克雷姆斯(Krems)小鎮
照片:克雷姆斯鎮上的綠色隧道
照片:克雷姆斯的聖維特教堂(Pfarrkirche St. Veit)

照片:多瑙河遊船上


照片:DDSG遊船


照片:多瑙河遊船


所謂消磨
  一日的瓦豪(Wachau)河谷行程,上午先參訪了著名的梅克修道院(Stift Melk),至正午時分,克難又隨性的直接就在修道院旁的花園捏著自己帶來的麵包,一口一口吃著,算是交代了午餐。

  餐後踅回到了梅克小鎮上,不算大的赫普特大街(Hauptstraße)是小鎮上最「熱鬧」的街道,不過說是熱鬧倒也沒有多少人,但衣服、飾品、紀念品及露天咖啡座等Shopping街該有的店家是一樣也不少,只是走在街上的我,卻沒有一丁點想要買東西的慾望。

  「買」這個字是不適合存在梅克小鎮上,我是這麼認為的,比較貼切的說法應該是「消磨」。梅克小鎮頗適合用來消磨,消磨時光,消磨金錢,消磨思緒,消磨愉悅,消磨一切的美好,也將所有的煩惱一起消磨掉。

  下午的時間,就到多瑙河的瓦豪河谷消磨消磨吧。

坐遊船去
  多瑙河全長有2,857公里,是歐洲第二長的河流(僅次於俄羅斯窩瓦河的3,692公里),在奧地利境內的河段有360公里,流經下奧地利省(Lower Austria)的梅克(Melk)與克雷姆斯(Krems)之間35公里谷地的地方,稱為瓦豪河谷。在西元2000年,瓦豪河谷因其優美的自然景觀與沿岸的城堡村莊,而被列為世界遺產。

  不過我發現,多瑙河雖然享有「藍色」多瑙河的美名,但其實它並不是藍色的呀!多數時候所見的多瑙河及其兩岸流域,就是青山綠水,無任何的碧藍如黛或是湛藍似海。作家李欣頻說:「全世界的藍色都被希臘用光了。」我想,可能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吧。(笑)

  航行於多瑙河瓦豪河谷的遊船有DDSG與Brandner兩家公司,原本我們應該是打算要乘坐DDSG的遊船,不想在前往購票的河岸邊,Brandner人員不知從哪個方向突然快閃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Brandner:「請問要坐遊船嗎?」
  我:「是的。」
  Brandner:「你們可以到那邊路旁的車子,那裡可以買到船票。」
  我:「?!……」(納悶著)「哦,好吧,謝謝你。」

  以上是當時現場的對話,同樣的劇情若是發生在台北的街頭,怕是會認為是遇到了金光黨或是詐騙集團,but這裡是可愛的梅克小鎮耶,而且,多瑙河就在一旁緩緩的流著。「相信」是如此輕易的佔領了旅人的心,只因為,這是在多瑙河畔發生的事啊!你可以不相信人,但卻無法不相信伴著浪漫流水所傳遞而來的訊息。

  來到了像是餐車的售票車,果真買到了兩張船票。看看手錶,離遊船啟程還有一小段的時間,正好可以讓我們在河岸邊悠閒的晃著、等著。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旅行的時光是特別的容易飛逝呢?就算是等待的時間也是如此,我想,大概「等待」本身就是旅程中的一部分,而不會只是兩件事情中間相接鄰的時光而已。有時,這些等待的時光反而要比真正的遊程與景點的參觀要更加珍貴,更加的令人懷念。

  上了遊船後,我們選擇坐在艙外的露天船板上,不過是在有遮陽的座位上,這樣除了可以較清楚的欣賞與拍攝到河水兩岸的風光外,還可以順便呼吸到飄散於河面的水氣。「浪漫的多瑙河,它所飄散的水氣一定也是浪漫的吧。」徜徉於愉快的旅行時光中的背包客這般浪漫的想著。

旖旎河谷,順流而下
  除了上午參觀的梅克修道院外,瓦豪河谷兩岸還串連起許多其他的景點,順流而下的每一處城堡與小村落,個個都是嬌小迷人也美不勝收。



照片:熊皮爾城堡(Schloß Schönbühel)


熊皮爾城堡(Schloß Schönbühel)
  一座距離梅克5公里,建築於多瑙河南岸濱河岩石上的城堡。城堡最初建於12世紀,在歷經了幾次城堡主人的轉手與異動後,於1396年由當時奧地利的貴族世家Starhemberg所買下。Starhemberg家族擁有此座城堡超過了400年,不過因疏於照顧,城堡早已年久失修,直到1819年,Starhemberg家族才又再次將熊皮爾城堡,連同稍後將介紹的阿格斯坦城堡(Aggstein Castle)一起售予了當時天主教帕紹區(Passau)主教法蘭茲公爵(Count Franz von Beroldingen)。隔年(1820年),法蘭茲公爵將城堡進行了翻新與部分重建。

  做了這麼一個開場介紹,主要是想讓大家知道,外觀好看下的城堡,其實也會有多舛的命運,也會有遇人不淑、所託非人的時候呀!(笑)

  個人認為,熊皮爾城堡的外觀與位於瑞士蒙投(Montreux)的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有些相似,但前者除了圓尖錐的塔頂外,還較後著多了西洋棋中皇后頂飾(也就是洋蔥冠)的造型。我想,若再加上燈光映照的話,它應該會像是迪士尼樂園那種童話故事中浪漫的城堡。



照片:位於山頭上的阿格斯坦城堡(Aggstein Castle)


阿格斯坦城堡(Aggstein Castle)
  遊船繼續向前,在距離熊皮爾城堡約10公里處可見到一座盤踞於300公尺山丘岩石上的城堡,不過因為距離的關係,遊客坐在遊船上僅能見到它遠遠的矗立在山丘上,並無法看清城堡全貌。

  城堡最初也建造於12世紀,之後落入了奧地利的Kuenrings家族。到了1429年,當時的城堡主人Duke Albert V為了確保航行於多瑙河船隻的安全,於是將城堡交由他的管家Georg Scheck von Wald進行維修與重建,不想,這位管家竟用了鏈條阻隔在多瑙河中,攔截過往的船隻。

  您可知這是要做什麼嗎?當然不會是吃飽閒著沒事和過往的船家打招呼囉,這是要打劫。

  歷史記載,中世紀的歐洲常有所謂的「強盜男爵」(Robber Baron),他們多為封建領主,常以收取通行費的名義向行旅者強行勒索,所以,上面提到的Georg Scheck von Wald也就是一名橫阻於多瑙河岸的「強盜男爵」。除了對過往船隻強行勒索外,他也將會俘虜的敵人囚犯關在一處名為「Rosengärtlein」岩石的窗邊,並且對這些囚犯說:「你可以選擇從這個岩石上一躍而下,或是在此慢慢饑餓至死。」

  ……,看來中世紀的歐洲是有些的恐怖,即使已經到了末端的15世紀,卻仍受到黑暗時期(Dark Age)思維的餘溫所影響著,只是這段由盜賊、貴族、商旅、騎士所交織的大時代不知為何,竟會讓人莫名的升起一種欽羡與嚮往呀!?

  後來我在網路上查詢這座城堡的資料及圖片,才發現,它比想像中的還要迷人,尤其是由制高點處的城牆向外望去,下方的多瑙河景色一片蕩蕩悠悠,河水迤邐於兩岸的山丘間,曲折優美,不愧擁有「銀色腰帶」的雅稱,即使不在現場,光是看著照片,都能感受到多瑙河的浪漫美麗。

威林道夫(Willendorf)小村
  遊船過了阿格斯坦城堡繼續向東北航行,威林道夫即位於不遠處的北岸。此村莊以出土舊石器時代文物聞名世界,最著名的是已有25,000年歷史的「威林道夫的維納斯(Venus of Willendorf)」石灰石雕像。這尊維納斯雕像用來作為大地之母的象徵,雖然僅僅只有11公分高,不過其三圍的比例甚大,以現在的審美標準來看其實並不甚美,這樣的形態大約只是為了彰顯她的生育能力吧。

  還有,坐在遊船上當然看不到這尊維納斯囉,要看她,現在得到維也納市區內的自然史博物館(Naturhistorisches Museum)(就在知名的藝術史博物館對面)才欣賞的到。



照片:史匹茲(Spitz)小村與後方的葡萄園梯田及Hinterhaus castle舊城堡


史匹茲(Spitz)小村
  距前一處的威林道夫約5公里處的小村落,此處是瓦豪河谷的中心區域,也是最早被稱作「Wachau」的地區。史匹茲小村有著大片的葡萄園梯田,最著名的「Tausendimerberg」山丘,意謂著一年可以出產1,000桶(相當於5萬7,000公升)的葡萄酒。坐在遊船上除了可以看到葡萄梯田外,另也可以望見一座位於葡萄園梯田上的Hinterhaus castle舊城堡,Hinterhaus castle外形相當壯觀,其外牆些許的像是位於薩爾斯堡的薩爾斯堡要塞(Festung Hohensalzburg)般的「厚實有型」,這種城堡有種讓人看了有種很想前去攀爬的魅力呢!

  唉~每次旅行都是這樣,每回經過的地方總是想停下來好好的感受與仔細的的觀賞,但因為假期不多,而且我們的遊船也沒有遭遇到前面所說的「強盜男爵」的攔阻(笑),所以只好每次都和自己說,等看看下次有沒有機會再來囉~(謎之音: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中樂透呀?!)



照片:懷森基爾亨(Weißenkirchen)小村

懷森基爾亨(Weißenkirchen)小村
  過了史匹茲小村後約6公里即到了懷森基爾亨小村,此處是瓦豪河谷的釀酒中心兼最大的釀酒地區。遊客第一眼看到的會是船塢後方屋頂突出的哥德式教堂,造型小巧可愛,教堂建於15世紀,擁有一座高聳的巴洛克祭壇,而位在教堂後方的是連片的葡萄園梯田。村內另設有瓦豪博物館(Wachau Nuseum)。



照片:杜倫斯坦(Dürnstein)小鎮,左後方的克恩林加堡(Kuenringerburg)古堡即為獅心王查理被囚禁之處


照片:杜倫斯坦的科亞赫倫修道院(Choeherrenstift),藍白相間的色彩,相當迷人


杜倫斯坦(Dürnstein)小鎮
  杜倫斯坦一樣在多瑙河的北岸,正好位於多瑙河的一處髮夾轉彎不遠處,距懷森基爾亨小村約6公里,在遊船上,遠遠的就可以望見立於杜倫斯坦碼頭後方的科亞赫倫修道院(Choeherrenstift)。修道院外型如同一座小燈塔,藍白色相間的中央的主體尖塔建築非常顯眼亮麗,肯定是所有遊客手中相機不可錯過「攝」獵的對象,若是您在這小鎮之前的多瑙河遊程都沒有拍到稍微像樣又滿意的照片的話,那麼科亞赫倫修道院可不能再miss掉了,除了它真的很漂亮外,也因為它真的很好拍,相信隨手拈來就是一張絕美的風景照。

  藍白相間的科亞赫倫修道院雖然與鵝黃的梅克修道院有著不同的色彩,但看上去同樣讓人感覺到非常的柔和與溫暖,而且你不覺得,到了這兒總算是有些「藍色」多瑙河的意境了嗎?(笑)

  在小鎮後方的山丘上,有座克恩林加堡(Kuenringerburg)古堡,提到這座城堡,那就一定要說一個有關英國獅心王理查(Richard the Lionheart)被囚禁的故事。說是在第3次十字軍東征((1189年-1192年)後期,理查因國內蘊釀內亂而急於回國,然而在戰事中,理查卻曾與聯軍中的奧地利公爵利奧波德五世(Leopold Ⅴ)發生嫌隙,一是對於戰利品的分配未達共識,二是理查曾在一次的攻城中,不當的將率先登城的利奧波德五世軍隊的旗幟撕碎丟棄,這讓利奧波德五世感到莫大的恥辱。

  也算是理查的運氣不好,1192年秋天,原本打算搭船返國的他卻因船隻失事,只得棄海路而就危險的中歐陸路通道。雖然理查早有了先見之明,知道陸路上可能遭遇仇家的追捕,於是便在返國的途中喬裝成一名商旅,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最後還是被利奧波德五世抓了起來,且囚禁在杜倫斯坦這座居高臨下卻也孤寂異常的城堡之中。

  後來,多虧英格蘭忠實的宮廷吟唱歌手Blondel為了打探國王的消息,哼唱著英格蘭的民謠四處漫遊,某日,被關在城堡中的獅心王理查突然聽見其家鄉的民謠旋律,因而探頭往城堡外張望,才使Blondel知道了他所在的地點。最後英格蘭支付了15萬馬克的龐大贖金才救回了國王。(查了一些資料,15萬馬克也就是10萬磅銀,當時1磅=3/2馬克=1英磅=1法國利弗爾(livre)=1義大利里拉(libbra))。

  這個故事給我們的啟示是,平時可要善待會唱民謠的友人,因為他們可能會在你旅行發生困難時突然跑出來和你相認,尤其是在經過景色優美又孤寂異常的古堡附近時。(笑)

  好吧,我承認這啟示有點扯,不過這故事本身就有些傳奇,我覺得大約可以和「萬里尋母」一齊並列經典了。

  瓦豪河谷遊船所經過的景點簡介完畢,遊客們最後在克雷姆斯(Krems)上了岸。不到兩小時的瓦豪河谷之旅雖然是讓人意猶未盡,但好像也足夠了,專家說人腦對於電話號碼的記憶是在7加減2個數字以內,而我對於這種遊船景色的乘載量大約就是兩個小時,多了會有印象,但記不清了,再多就成了變化一樣的景物,就像是電腦「0」與「1」訊號的無限循環。



照片:克雷姆斯(Krems)小鎮


多瑙河的時空水彩畫
  遊客在遊船上其實看不太出流水的速度,只有在回首逝去的莊舍與城堡時,才發現遊船已航行過了重重的原野及山丘。人們慣用距離來度量多瑙河,不過我較喜歡以時間來比喻它,這趟的遊船行程帶領著我,由舊石器時代的「維納斯」,穿過了中世紀的城堡,最後在現代靠了岸,它不僅是航行1個小時又40分鐘的時間,更是跨越了古今的距離呢!

  幾年前曾到過桂林旅遊,並在那兒乘坐灕江遊船航行至陽朔,若說灕江的景色是大師揮毫下的潑墨山水畫,是充滿想像的畫面,那麼多瑙河的瓦豪河谷就是未成名畫家筆下的水彩寫真了,雖然未見刻畫的雕工,然純樸且真實可愛;兩者各有各的意境,各有各的精彩,對於旅行十分貪心的我,是兩者都非常喜愛的呀!

  上了岸的我們在克雷姆斯的沿河步道走著,約30分鐘後來到了小鎮的Obere Landstraße步道街上。如同梅克一般,兩個都是玲瓏可愛的小鎮,克雷姆斯殘留著中世紀的街景,街上衣服、飾品、紀念品及露天咖啡座等Shopping街該有的店家是一樣也沒少,就像是回到了今日午后的旅程起點。

  在乘坐回程火車到維也納之前,我們又參觀了鎮上的教堂。這種小鎮會有許多各式的教堂,沒瞻仰過當地的教堂就好似沒來過此地一般,總會想照些「曾經到此一遊」的相片,這不全然是要炫耀給別人看的,更重要的是,可以讓自己時常的耽緬於美好的旅行回憶之中。

  看著照片,想著當年獅心王理查被囚禁在孤寂古堡的日子,想起了旅行時的景色,也想起了旅行時的心情。



照片:克雷姆斯鎮上的綠色隧道


照片:克雷姆斯的聖維特教堂(Pfarrkirche St. Veit)


瓦豪河谷遊船資訊
  由梅克車站步行至遊船碼頭約需10分鐘,有DDSG Blue Danube及Brandner兩家遊船公司,營運期間在每年的4月至10月間,每日各有2到3班的遊船,詳細時間請查詢底下所列遊船公司的官方網站,每趟遊船的行程約為100到120分鐘,由梅克至克雷姆斯為順流的方向,反之為逆流,順逆流船票相同,約為18歐元(此為2005年的價格,2016年查詢時已漲到了24.5歐元)。

網站資訊
瓦豪河谷網站:http://www.wachau.at
DDSG Blue Danube遊船:http://www.ddsg-blue-danube.at
Brandner遊船:http://www.brandner.at

關於英國獅心王理查(Richard the Lionheart)
  獅心王理查本稱理查一世(Richard I,1157年-1199年),是英格蘭金雀花王朝(1154年-1485年)的第二位國王,於1189年至1199年期間在位,他非常熱衷於參加十字軍東征,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1189年-1192年)時與法王腓力二世(Philippe II Auguste)組成的聯軍曾攻下被穆斯林蘇丹薩拉丁(Ṣalāḥ-al-Dīn)所佔領的聖地耶路撒冷,惟後因與法國發生嫌隙,最後與薩拉丁議和撤退回國。

  理查於返國途中,因船隻遭遇海難,故改由亞德里亞海沿岸時為威尼斯共和國領地的阿奎來亞(Aquileia)上岸,即便他喬裝返國,但因宿敵甚多,仍在途中被痛恨他的奧地利公爵利奧波德五世(Leopold Ⅴ)所俘虜,之後利奧波德五世把理查轉交給了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亨利六世(Heinrich VI)來發落。

  據說在理查被囚禁的期間,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六世曾將一頭獅子與理查同關進一個監獄中,希望藉由獅子來吃掉理查,未料最後獅子卻反倒被理查一手插入胸膛,將牠的心臟給掏了出來,從此「獅心王」的稱號不脛而走。

  最後英格蘭為了救回理查而支付了龐大的贖金,英格蘭也因此而陷入了嚴重的財政困難,不過後世的英國人民仍視他為英雄,連現在的英國議會大廈西敏宮(Palace of Westminster)門口都還豎立著他騎著戰馬,雄糾糾、氣昂昂的銅像呢!

延伸閱讀:奧地利.藍色多瑙河(1) - 梅克(Melk)小鎮

  (96年4月8日聯合報旅遊版)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國外旅遊」

台長: 寒舍裴小編
人氣(52,800)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翩翩.奧地利 |
此分類下一篇:秋天的色彩 - 維也納.美泉宮(Schloß Schönbrunn)
此分類上一篇:奧地利.藍色多瑙河(1) - 梅克(Melk)小鎮

KK from Vancouver
是必遊的嗎?! 時間有限不遊可惜嗎?!
2013-01-28 01:35:51
版主回應
出國旅遊隨便一處不遊都覺得可惜呀~
如果市區都逛的差不多了,建議是可以安排多瑙河遊船之旅,畢竟景緻與市區全然不同,應該會有不同的感受, 當然,如只喜歡人多及血拼,那就另當別論了
2013-01-30 01:22:4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