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2 18:25:31 | 人氣(40,993)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西湖「伯朗大道」豔陽下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午后2時,豔陽閃耀在擁有西湖「伯朗大道」美譽的苗33縣道還有兩旁的央央稻田上,蒸騰的熱氣散發著大片金黃稻秧的氣味。
  「天氣『蒸』的好熱。」一位也在午后2時與我一起在烈日下頂著大太陽拍照的鄉間知青說著。「可不是嗎?我們就好像是兩隻另類的『熱鍋上的螞蟻』。」我應著。
  我與知青一邊拍照一邊聊著, 然後,不約而同的將鏡頭同時對上了西湖「伯朗大道」上的醒目地標——一棵駐立路旁的苦楝樹。雖然苦楝樹就只是這麼only one的一棵,但它並不孤獨,因為一旁還有幾根一年到頭都乖乖立正站好的電線桿,還有橫豎交錯的天線與之為伴。
  拍照的我們,或蹲或立,或仰或側,一下子跑前,一會兒向後,兩個人都想找到拍攝「伯朗大道」的最佳角度,但無論如何的努力,總是避不開樹旁的那幾根電線桿。「我們正設法將這棵苦楝樹旁的電線桿都移走,不過不是很容易,除了台電與電信局要同意外,還要在這附近另外找個可以安置電線桿的替代地方。」知青這般說著。
  我聽著知青說著,心裡卻是另外想著,其實這西湖「伯朗大道」有電線桿也滿不錯的,除了可以讓飛倦的麻雀鳥兒,早晚時分清晨黃昏的停駐宛轉外,偶一抬頭,還可以見到將寬闊天空劃成疏落棋盤與錯落音符的天線,交錯於上,這才是鄉間該有的景象呀!
  不一定所有的「伯朗大道」都要像台東的那條一樣,別人有金城武,我們有在地知青(再加上返鄉文青);那裡不捨著瀧瀧的卑南溪,這裡迤邐著潺潺的西湖溪;仲夏至初冬有結果的茄苳(對的,就是那棵差點兒被風吹倒的金城武樹),煙花三月也有開滿淡淡紫花的苦楝,我是這般的想著。最重要的是,我擔心這裡會像台東「伯朗大道」一樣,一下子擁入了太多「到此一遊」的遊客,也擔心著有天,薰風、鳥囀、稻香村的美麗西湖,轉眼就成了俗氣、暄鬧、停車場的廉價景點。
  「現在正在舉辦這條美麗鄉間小道的命名活動,你來申請參加我們的FB社團,然後我幫你加入就可以投票了。」好心的在地知青和我分享了這個活動,我不禁暗暗地自忖著該為這道路取什麼樣的名字才好呢?「伯朗大道」已有人用了,「黃金大道」又太偉大了點,「西湖香榭大道」是太西化了些,「稻香大道」聽起來似乎還不錯,但感覺總是差了那麼一瞇瞇……,說到底,是我對「大道」兩字有點不大同意,畢竟這是一條在我還是孩童的時代就由阿公&阿婆(祖父&祖母)攜手走過的鄉間「小路」呀!
  我喜歡「小而美」勝過「大而滿」,即便是詩句中所寫「綠遍山原白滿川」的那種翠綠綿延山頭、水光閃爍整片的景象,終究還是得由枝枝葉葉、點點露露所組合而成,一如當年祖父母用滿佈線紋的掌心牽起我稚嫩的小手走過西湖的鄉間小徑,一足一步,一問一答,從公車站旁的四湖店子口,到橫跨西湖溪水的龍壽橋,再到香煙裊裊的宣王宮;從初春滿開的鞭炮花,到夏暑金黃累累的稻穗與中秋豐收的香柚,再到冷冬金黃整片的油菜花;純樸的生活,甜謐的日子,就這麼的在西湖小徑的鄰里間,一點一滴的隨著歲月,磊著、積著。
  後來才知道,原來西湖的歲月從未消逝,只是從祖父母那裡,遷徙到了我這裡,我們對西湖都留有相同的記憶,對西湖的氣味亦如此。這午后2時的西湖小徑上,蒸騰的熱氣散發著大片金黃稻秧的氣味,在地知青與返鄉文青兩人,拍著景色,談著鄉里,然後,不約而同的呼吸到了一股熟悉的氣味,雖然兩人都沒說破,但彼此都知道,那是一種只可意會而無法言喻的氣味,一種專屬於西湖的幸福滋味。

西湖「伯朗大道」上醒目的地標—苦楝樹



S型彎曲的道路,美極了



偶的小徑依著小丘蜿蜒,很吸引人的目光


  午后2時,豔陽閃耀在擁有西湖「伯朗大道」美譽的苗33縣道還有兩旁的央央稻田上,蒸騰的熱氣散發著大片金黃稻秧的氣味。

  「天氣『蒸』的好熱。」一位也在午后2時與我一起在烈日下頂著大太陽拍照的鄉間知青說著。「可不是嗎?我們就好像是兩隻另類的『熱鍋上的螞蟻』。」我應著。

  我與知青一邊拍照一邊聊著, 然後,不約而同的將鏡頭同時對上了西湖「伯朗大道」上的醒目地標——一棵駐立路旁的苦楝樹。雖然苦楝樹就只是這麼only one的一棵,但它並不孤獨,因為一旁還有幾根一年到頭都乖乖立正站好的電線桿,還有橫豎交錯的天線與之為伴。

  拍照的我們,或蹲或立,或仰或側,一下子跑前,一會兒向後,兩個人都想找到拍攝「伯朗大道」的最佳角度,但無論如何的努力,總是避不開樹旁的那幾根電線桿。「我們正設法將這棵苦楝樹旁的電線桿都移走,不過不是很容易,除了台電與電信局要同意外,還要在這附近另外找個可以安置電線桿的替代地方。」知青這般說著。

  我聽著知青說著,心裡卻是另外想著,其實這西湖「伯朗大道」有電線桿也滿不錯的,除了可以讓飛倦的麻雀鳥兒,早晚時分清晨黃昏的停駐宛轉外,偶一抬頭,還可以見到將寬闊天空劃成疏落棋盤與錯落音符的天線,交錯於上,這才是鄉間該有的景象呀!

  不一定所有的「伯朗大道」都要像台東的那條一樣,別人有金城武,我們有在地知青(再加上返鄉文青);那裡不捨著瀧瀧的卑南溪,這裡迤邐著潺潺的西湖溪;仲夏至初冬有結果的茄苳(對的,就是那棵差點兒被風吹倒的金城武樹),煙花三月也有開滿淡淡紫花的苦楝,我是這般的想著。最重要的是,我擔心這裡會像台東「伯朗大道」一樣,一下子擁入了太多「到此一遊」的遊客,也擔心著有天,薰風、鳥囀、稻香村的美麗西湖,轉眼就成了俗氣、暄鬧、停車場的廉價景點。

  「現在正在舉辦這條美麗鄉間小道的命名活動,你來申請參加我們的FB社團,然後我幫你加入就可以投票了。」好心的在地知青和我分享了這個活動,我不禁暗暗地自忖著該為這道路取什麼樣的名字才好呢?「伯朗大道」已有人用了,「黃金大道」又太偉大了點,「西湖香榭大道」是太西化了些,「稻香大道」聽起來似乎還不錯,但感覺總是差了那麼一瞇瞇……,說到底,是我對「大道」兩字有點不大同意,畢竟這是一條在我還是孩童的時代就由阿公&阿婆(祖父&祖母)攜手走過的鄉間「小路」呀!

  我喜歡「小而美」勝過「大而滿」,即便是詩句中所寫「綠遍山原白滿川」的那種翠綠綿延山頭、水光閃爍整片的景象,終究還是得由枝枝葉葉、點點露露所組合而成,一如當年祖父母用滿佈線紋的掌心牽起我稚嫩的小手走過西湖的鄉間小徑,一足一步,一問一答,從公車站旁的四湖店子口,到橫跨西湖溪水的龍壽橋,再到香煙裊裊的宣王宮;從初春滿開的鞭炮花,到夏暑金黃累累的稻穗與中秋豐收的香柚,再到冷冬金黃整片的油菜花;純樸的生活,甜謐的日子,就這麼的在西湖小徑的鄰里間,一點一滴的隨著歲月,磊著、積著。

  後來才知道,原來西湖的歲月從未消逝,只是從祖父母那裡,遷徙到了我這裡,我們對西湖都留有相同的記憶,對西湖的氣味亦如此。這午后2時的西湖小徑上,蒸騰的熱氣散發著大片金黃稻秧的氣味,在地知青與返鄉文青兩人,拍著景色,談著鄉里,然後,不約而同的呼吸到了一股熟悉的氣味,雖然兩人都沒說破,但彼此都知道,那是一種只可意會而無法言喻的氣味,一種專屬於西湖的幸福滋味。


關於西湖「伯朗大道」
地點位置:西湖「伯朗大道」即苗33線道在行經苗栗縣西湖鄉四湖村及下埔村之路段,大約於宣王宮(雲梯書院)及吳濁流藝文館之間,長約2公里,醒目的地標苦楝樹正好位於中段。

周邊景點:龍壽橋、西湖溪、宣王宮(雲梯書院)、劉恩寬古厝、吳濁流藝文館及茅仔埔青錢第古宅等。

延伸閱讀
2014苗栗縣政府國際文化觀光局「發掘苗栗 感動旅遊」徵文首獎文章:到西湖慢慢走



幾戶人家就這麼錯落於蜿蜒的道路旁



金黃的稻秧漫撒在藍天白雲下,西湖「伯朗大道」兩側常是這樣烺烺的風光



電線桿沿路相伴,是另一種迷人的風景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國內旅遊」

台長: 寒舍裴小編
人氣(40,993) | 回應(2)| 推薦 (1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我親愛的福爾摩沙 |
此分類下一篇:另類城市微旅──顛沛流離的幸福
此分類上一篇:澎浪的幸福

寒舍裴小編(csming)
相關新聞參考:「苗栗伯朗大道」 電桿殺風景促遷
http://goo.gl/VDakkv
2015-06-22 18:30:14
寒舍裴小編(csming)
有關「西湖伯朗大道」後續報導:

西湖鄉下埔村苗33縣道的苦楝樹美景一舉成名,日前為了命名問題有民意尬神意之爭,最後2案並呈送交代表會決議,22日西湖鄉代會開會決議以尊重鄉公所為主,西湖鄉長古木賢表示,會以環鄉小徑、黃金一路一同並列,皆大歡喜。

詳2015.10.23中時電子報 「黃金一路、環鄉小徑並列」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1023000513-260102
2015-11-18 13:47:5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