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1 02:44:00| 人氣5,08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奧地利.薩爾斯堡 - 我親愛的莫札特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一:黃昏時分的薩爾斯堡.舊城(Old Town)

問:愛因斯坦先生,請問,死亡對您意味著什麼?
答:意味著不能再聽莫札特了。
===========================
 
薩爾斯堡(Salzburg),一個緊臨北方德國邊境的奧地利中部城市,是莫札特的故鄉,也是我在奧地利旅遊的第三站。
 
哈爾斯達特的告別
清晨的哈爾斯達特(Hallstatt),東方曦陽初露,將浸潤了整夜湖水分子的小鎮映照成一片濕漉漉的氤氳氣象,停車場的汽車玻璃上,還凝結著整片的露珠,將手指隨意的畫過車窗,涔涔的水珠順著窗緩緩落下,我看見了整個小鎮的景物映照在淋漓的玻璃窗上,影像有些模糊卻有如蒙太奇般的唯美。

向景色如畫的 Hallstatt告別,如同和桃花源告別一般,這心情是不捨的,雖然離渡船的駛離還有好一段時間,但我和琦琦已拖著行李來到了湖岸的碼頭邊,提早的等待並非是想急著離開,反倒是有點癡望著能再多留下什麼,即使是一閃即逝的凝眸,也很足夠了。我們終究還是上了渡船,船兒以弧型的路徑畫過湖面駛向對岸的火車站,我站在船尾望著遠去的小鎮,這才恍然是真的要離開Hallstatt了。此刻的我沒有揮手,也不說再見,你知道的,有很多時候,道別是不需要靠言語與支體來展現的,就如同現在。

這趟由Hallstatt到薩爾斯堡的火車行程有些曲折,本來應該是要在安特南-布海姆(Attnang-Puchheim)轉車到薩爾斯堡的,不料卻陰錯陽差的又坐車轉回Hallstatt的方向。琦琦說這是我的陰謀,故意藉轉錯車好再回到Hallstatt。

唉呀!這是個好主意,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其實,我認為這是天意,不過這次的天意並未讓我再回到Hallstatt,而是被琦琦催促著在迷途中的Altmünster am Traunsee車站提早下車。我們在月台上駐足閒晃了一個多小時,在等待下班前往薩爾斯堡火車的時間裡,我投了一罐可樂,又和偎在月台牆角邊的小貓說了幾句話。

『喵咪啊,你知道嗎,此刻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只不過你比我要來的好些,因為你是孑然一身,但我卻還多帶了一個拖油瓶呀……』,這是我和貓咪間的悄悄話,當然沒給琦琦聽到。

『原來,親近莫札特也是需要經過一番波折與努力的呀,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不經一番寒澈骨,哪得梅花撲鼻香吧。』站在月台邊的琦琦突然對著我和貓咪謅出這句好像很有哲理的話,只是不知她是明指轉錯車的波折一事,還是暗指需要努力識破我這個『莫須有』的陰謀一事……
 
圖二:薩爾斯堡.米拉貝爾花園(Mirabellgarten)

《真善美》的彩妝
來到薩爾斯堡時已過正午,午后的陽光和煦的照耀在城鎮的建築上,然後反射成一道道溫暖的金黃色鋪在每位旅人的身上,好喜歡在這種天氣下拉著行李拜訪初到的城市,它讓我知道,旅行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這種喜悅會充滿周身,無處可藏的。

行李置放好後我們來到了米拉貝爾花園(Mirabellgarten),電影《真善美》的拍攝場景。園裡綠茵鋪地,花妍爭豔,樹蔭扶疏,流水噴泉,看起來是滿賞心悅目的,但怎麼感覺就是差了那種美到如電影場景般的令人驚豔,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動人的電影劇情渲染了花園的景緻,還是所有的景物早已被自己的想像力所舖張了?
琦琦說想和花兒拍幾張照片,又說可惜叫不出花兒的名字,不然照片的標題就可以下個什麼『玫瑰佳人』、『百合天使』…等等之類的,我聽了之後雖然沒有當場吐血但也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了。

「這些花兒的名字我是知道的」我說,琦琦則是顯出一臉不相信的神色。

「你看過紅樓夢了沒?賈寶玉在大觀園試才題時不是曾說到:『紅的自然是紫芸,綠的定是青芷』,所以囉,這裡的花要不是紫芸就是青芷啦。」我接著說。

這次換琦琦笑翻了,還說『紫芸佳人』和『青芷天使』聽起來都還不錯,她可以接受。結果,我們的『紫芸佳人』站在花徑中,一會兒曳起手袖,一會兒又飄散髮絲的搔首弄姿,我只能緊緊跟隨著取景拍照,原本杵一旁顯得波瀾不驚的飛馬噴泉,倒像是因為一位『青芷天使』的闖入而翻起了一陣漣漪。

這是我和米拉貝爾花園的第一次接觸的情景,雖然不如電影《真善美》有著雋永的場景,不過約略可達到《真善》的境界了,至於是美或不美已不是我可以評價的了,我想,就留給那只石雕飛馬回答好了。
 
圖三:打從認識莫札特開始,從來就不知道他除了音樂外的第二項專長竟是賣巧克力

我親愛的莫札特 - 巧克力球驚悚記
薩爾斯堡是音樂神童莫札特的故鄉,關於莫札特的傳聞軼事有很多,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下面兩則:

◎其一:
有一次小莫札特在宮廷的走廊上跌了一跤,被一位貴婦人扶了起來(看來不分古今中外,宮廷內皆會有貴婦人絡繹其間),結果小莫札特卻對這位貴婦人說:『等我長大了要娶你為妻』,這位貴婦人當場被他天真的模樣給逗笑了。
你知道這位貴婦人是誰嗎?她就是後來在法國大革命時被絞死的瑪麗皇后。

◎其二:
有次數理天才愛因斯坦被人詢問到對於死亡的看法:

『愛因斯坦先生,請問,死亡對您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不能再聽莫札特了。』愛因斯坦回答。

這兩則故事令我印象深刻的並不是因為莫札特,而是瑪麗皇后與愛因斯坦,就好像現在的薩爾斯堡一樣,令遊客印象深刻的也不單是因為莫札特本人,反而是滿街販賣著的莫札特巧克力。

店家所販賣的莫札特巧克力,有圓球型的也有薄餅型的,外包裝有長方型也有八角盒型,連巧克力球的錫箔紙都還有金藍色與金黃色之分,看著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巧克力,遊客早把莫札特之所以偉大的音樂成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然而薩爾斯堡不僅只鍾情於莫札特的巧克力而已,除了巧克力外,商店裡還販賣著莫札特信紙、莫札特鑰匙圈、莫札特CD、印有莫札特的酒和香水…,一大堆的莫札特,看了還真有些嚇人的,好像同《歷史學家》裡的吸血鬼卓九勒一般,莫札特也已不需要依賴外在的軀殼就能生生不息的存在了。

打從認識莫札特開始,從來就不知道他除了音樂外的第二項專長竟是賣巧克力,我想我已經幫薩爾斯堡市政府擬好了一段城市的形象廣告,場景大約是長這樣子的:

『在夜深人靜時分的莫札特故居裡,宣洩著莫札特悅耳的弦樂小夜曲,然後男主角用灑了莫札特香水的莫札特信紙,寫了篇《我親愛的莫札特》的遊記,然後再一邊啜飲著瓶身印有莫札特的葡萄酒,最後再將一顆莫札特巧克力球緩緩的送進嘴裡……』

哦,我還沒想好這段廣告該如何的收尾,因為思緒總在男主角被莫札特巧克力球噎個半死的場景卡住了。我想,反正要用莫札特的名氣,不如一次就把他發揮到淋漓盡致好了。

『莫札特可真是陰魂不散啊!』此時走在舊城區街道上的琦琦邊說邊將一顆莫札特巧克力球送入嘴裡,好像恨不得想要delete過於繁盛的莫札特,只是接下來她又繼續隔著玻璃櫥窗看著店家裡面所擺設的各式的莫札特禮品,我猜她大概是在盤算著我們的行李箱還能夠裝載下多少的莫札特,雖然這也是delete滿街莫札特的一種方法,但個人認為這是最不可取的一種。

『琦琦小姐,請問,死亡對您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不能再吃莫札特巧克力球了。』

此刻若是問琦琦這個問題的話,她一定是這麼回答的。
I believe, I swear, I promise, I cross my heart.
 
圖四:薩爾斯堡.教堂

莫札特故居,哦~土匪之家
薩爾斯堡城裡共有兩間莫札特的家,其一位於薩爾斯河(Salzach River)北岸,米拉貝爾花園附近的莫札特之家(Mozarts Wohnhaus),這是莫札特與家人在1773年到1780年所居住的房子,不過我和琦琦只在這兒門口晃了一會兒,並沒有進去參觀,因為我們在他家門口站了許久,發覺都沒有半個人進去或是出來,真是有點奇怪。

『這一定有蹊蹺』、『必定有詐』、『我才不上當』,琦琦又在發表她特有的旅行哲學了。
『我同意!』這次我卻跟著附合著。
開玩笑,門票一人6歐元,兩個人就要12歐元,省下來可以吃一頓大餐了。

話說回來,莫札特的另一個家是位在舊城區裡遊客如織的蓋特萊德巷(Getreidegasse)裡,就是那棟淡黃色外牆並從樓頂垂掛著紅白相間旗幟的房子,它稱做莫札特故居(Mozarts Geburtshaus)。

說實在的,真不知道要怎麼來描寫這個景點,想起了小時候寫作文時常用的一句話:『真不是手上的這支禿筆所能形容…』,對了,就是這種感覺,若你還是不太清楚的話,我想將我們家琦琦在旅遊筆記簿上的雜記分享一下,你大概就會比較瞭解了:

『......我懷著一片瞻仰的心情進到了莫札特故居,我知道這是紀念莫札特的場所,而且也有親眼見到他的手稿及樂譜等紀念物,but除了這些之外,就真的沒有什麼了,我怎麼覺得好像走進了土匪之家?誠摯的為我的6歐元門票默哀…』

偉哉,以土匪來形容古典音樂巨擘的莫札特......的故居,想來琦琦大概是幾百年來的頭一位,對我而言,從小時候聽的《小星星變奏曲》到大一點時聽的《魔笛》、《費加洛婚禮》...等等,早已臣服於莫札特音樂中的我,是決然不敢如此褻瀆了一位令人景仰的音樂家......他家。不過,我只能說那個『匪』字下的好,因為這麼一個如此容易賺錢的地方,也讓我一直『匪』疑所思著......

走出莫扎特故居時,我又想到了小時候看武俠小說時常見的一句話:『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過此路者,留下買路財。』我想,只要將此『路』改成此『居』大概就可以粗略的形容莫札特故居了。喔,忘了說明,此處的買『居』財是6歐元,兩個人恰好也是12歐元。

唉!今天原本省到手的大餐眼看又要泡湯了,不過總算瞻仰到了偉大的莫札特......他家,我和琦琦在旅途中的縮衣節食又算的了什麼呢?
 
圖五:薩爾斯堡.露天棋盤

==============================
 
◎話說莫札特的巧克力大戰
如同台灣爭論誰才是珍珠奶茶的創始者一樣,莫札特巧克力球曾引起『正宗』大戰,據說『正宗』的莫札特巧克力球是金藍色錫箔包裝的,只在伏爾斯特咖啡館(Café Conditorei Fürst)販賣,連店家網站的網址(http://www.original-mozartkugel.com/) 都還強調是 “Original”的喔,實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正宗』的巧克力球價格比一般所見的金黃色巧克力球貴上了許多,至於有沒有比較好吃的這個問題,我想,既然連莫札特本人都沒吃過了,大家就不要再比較了吧。

◎景點資訊
單獨參觀莫札特之家(Mozarts Wohnhaus)或莫札特故居(Mozarts Geburtshaus)門票各為6歐元,若想兩處皆想參觀的話可以在任一處買套票,共9歐元,這是2005年的價格。
 
◎網站資訊
莫札特博物館網站:http://www.mozarteum.at/

◎延伸聆聽
莫札特的《小星星變奏曲》旋律簡單優美,原曲名是「啊!媽媽,我要告訴你」(Ah, vous dirai-je, Maman)的十二段變奏曲(12 Variations) ,C大調,K265,這是在1778年初夏,莫札特停留巴黎時所創作。這首曲子被許多國家填上了歌詞來歌唱,在台灣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兒歌《小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而《魔笛》(die Zauberflöte)和《費加洛婚禮》(Le Nozze Di Figaro)同屬莫札特的三大歌劇,另一為《唐.喬望尼》(Don Giovanni)。

 
 
寒舍的奧地利旅記《翩翩.奧地利》:
 
 

台長: 寒舍裴小編
人氣(5,08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翩翩.奧地利 |
此分類下一篇:奧地利.薩爾斯堡的巡禮 - 淋漓水宮與城堡要塞Ⅰ
此分類上一篇:冰石交織,山水兩相映 - 奧地利.Dachstein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