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2 03:54:58 | 人氣(69,472)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土耳其.番紅花城Ⅰ - 土式蠶寶寶覓食記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山坡下的番紅花城,一幢一幢櫛比鱗次的鄂圖曼式的房舍聚合一起 / 攝於土耳其.番紅花城


照片:紀念品小店所販賣的番紅花城鄂圖曼式房舍的模型 / 攝於土耳其.番紅花城

 
■番城記憶——如風
  近來,總懷抱著想寫些點什麼,不管是旅遊、生活,還是工作上的事,都好,只是最後總落得一個「懶」字而已。這也難怪了,若說紅、橙、黃、綠、藍、靛、紫的虹彩七色可以組合成烈日白光的話,那麼台灣的炎炎夏日,肯定可以將熱、悶、汗、溼、黏組合成一個字——「懶」。
  日子雖然過的有點懶,但有些的人、事、物卻是經常的飛掠腦海,像是不斷地在提醒與催促著自己,得花些時間,早些的將它們以真實的文字寫下來不可,就怕在某個沉睡後的破曉時分,自己會無來由的就將它們給遺忘了……,對,就像突然患了失憶症的那種症狀,一種你知道自己曾經與它們有過交集,但中間的過程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的那種情境,腦袋好像空了一塊,又像是曾有過的心情就這麼硬生生的破損了一角,在虛空中夾雜著些許遺憾的感覺。
  做了這麼一段不算短的開場,其實,我只是想寫一些有關在土耳其番紅花城(Safranbolu)旅遊的事而已。也說不上為什麼,我真的很擔心某天就會莫名的將這個小鎮,還有曾在小鎮上的一些事給遺忘了,所以,一定得在我對它還有印象時多少寫一些,很奇妙(怪)吧?
  番紅花城,位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Ankara)北方約220公里,一個由土耳其內陸前往黑海海濱路途中經過的嬌小城鎮。
  用嬌小來形容番城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它嬌小到許多遊客僅只在此處進行一日,甚至只是半日遊而已,我就曾見到幾位背包客在清晨的七時許乘著車而來,接著拿了相機忙不迭的在小城裡拍喳拍喳的遊晃拍照,最後,還沒來的及吃頓午餐,就又乘著車絕塵而去,就像是一陣風,在番城颳起一陣小小的氣流,隨即消逝無蹤。
  時至今日,我都還未能確認,那日究竟是我眼花看錯了一群遊客,或者僅是被一陣微風輕輕的拂過了臉龐而已。
  記憶如風,對於番紅花城的記憶尤是。
■我們『呆』三天
  也許你會好奇的問,那麼我們究竟是在嬌小的番城裡待了多久呢?就像我們在番城遇到的其他遊客好奇的詢問著我們一樣。
  「我們待三天。」我回答著。
  
  初初聽到這答案的人通常會有兩種典型的反應:
  反應一:驚訝的不敢置信。
  不知道有沒有和大家說過,我的外語雖然不是很好,但我卻有著可以直接翻譯他人臉部表情的過人能力。根據我的觀察,有這類反應的人,他們想說的應該是這樣的:「天呀!這麼小的地方竟可以待這麼多天,我想我們大概是遇到兩個呆子了……」
  反應二:疑惑中帶著驚嚇的不敢置信。
  
  一樣透過我所擁有的臉部翻譯特異功能告訴我,他們想說的其實是這樣子的:「咦?這裡對外的交通有封閉嗎?還是運將都罷工了?不然在半日就可遊完的小城裡待了三天,要不是瘋子的話,那大概就是呆子了……」
  總結所有人反應的最大公因數就是——我們真是兩個呆子呀!
  欸〜真是得好好的反省一下了,在番城的三天裡我們到底是作了哪些事了,不然怎麼會落得被人認為是呆子呢?印象中這三天我們大約是這樣子過的:
  第一天:逛小巷 + 找飯館 + 小商店挑東西 + 閒晃 + 拍照……
  第二天:找飯館 + 閒晃 + 小商店挑東西 + 逛小巷 + 拍照……
  第三天:將上面的每件事再重復一遍 + 拍照……
  哦哦,看看上面我們所做的事情,沒錯沒錯,我們果然是在這個小城裡「呆」三天。
■蠶寶寶覓食記
  由安卡拉乘坐長途巴士約三個小時半可到達番紅花城,若是由伊斯坦堡啟程,則需要約六個多小時左右,之前提到有背包客七早八早就來番城報到者,我猜多半是屬於由後者啟程的,他們應是乘坐夜巴在車內經歷了一晚,然後在隔日一早就抵達了番城,如此,不僅可以節省行程移動的時間,而且還可以省下一晚的住宿費用,正是所謂的「搭車兼住宿,一省二顧」,不過,這樣的玩法是屬於年輕人的專利,至於我們嘛,嘿(很認真的在心中惦了惦)……唉~算了,人還是得服老的,不是嗎?
  不過,無論你是由哪裡啟程來到了番城小鎮,總之在歷經了不算短的車程之後,我認為第一件該做的事當然就是找吃的。
  沿著鎮上的土式公共浴場仁吉哈瑪(Cinci Hamami)旁的小巷走去,可到達位於城中心一帶的阿拉斯塔市集(Arasta Bazaar)。此區巷道狹窄彎曲,矮房櫛比鱗次,時有藤蔓支架騰空相接,隨處可見藝品雜貨充斥,這該是整個番城最熱鬧的地方了。
  
  雖說是最為熱鬧之處,但其實街道上還真沒幾個人耶!除了我們兩個遊客外,其他的就只有兩位正隔著小巷以土語相互唱答著的小店店家,再加上三位正遊晃在街角並不時對我們投以好奇眼光的小學生們,以上,總共七位。
  沒錯,你沒看錯,我也沒算錯,這番城最熱鬧的街上真的只有七個人。好吧,若再將那隻縮在路旁桌腳下打盹的小貓,還有另一隻趴在小店門口前正懶洋洋打著哈欠的老狗也一起算進來的話,那麼勉強可以湊上一班九「人」的數目(笑)。
  「哇〜這裡真的好熱鬧呀!」我在內心的小宇宙正暗暗地苦笑著,最終,一間擁有戶外小庭院的餐廳吸引了我們。
  原本我們是想坐在那一方的小庭院裡用餐的,大家想想看吶,在一個異國小鎮閒暇午后的一處景色怡然的小巧庭院裡用餐,這是一件多麼愜意又讓人得意的事呀!只是,在看了餐廳的內部之後,我們決定將剛剛看到的那些戶外的天清氣朗,微風徐徐,還有花木扶疏等等讓人愜意又得意的事,全部都暫時的拋棄和忘卻,因為這餐廳內部的裝潢真是極富特色又美麗極了!
  這是一間裝潢非常鄂圖曼風格(Ottoman Style)的餐廳,室內光線雖然晦暗,但不失幽雅氣氛,木質地板上鋪平了一大張赭紅色的花飾地毯,四週開排了整列長方型的目字櫺窗,屋內的一張方桌上還擺設了六、七只銀雕茶壺,其餘的木桌則散佈著飽滿圓亮的土耳其石與繡著伊斯蘭圖紋的護符花布,此外,天花板還懸著一兩盞綴滿土耳其石的圓壺型精工吊燈,整個餐廳看過去,彷彿就是一間鄂圖曼式的星巴克咖啡廳。
  至於要點些什麼東西來吃的這個問題,不消說,餐廳的menu一定是沒法幫上什麼忙的,因為別說我們連看英文的menu都吃力了,更何況是土文的呢?我猜它八成是寫給外星人看的,嗯嗯,一定是這樣的沒錯。不過大家知道嗎?其實土文的menu還比希臘文的menu來的好些,若說土文的menu是給火星人看的話,那麼希臘文的menu應該就是給天馬座的外星人看的了……,抱歉扯遠了,此是題外話。
  最後,在與店員比手劃腳了半天,並且聽了他說的很詳細但我們實在「不了解他的明白」後,只得隨手點了一張土耳其圓餅和一盤完全不知道是什麼菜名,只知道店員死命的說good good的食物。
  先送上桌的是那一大張的土耳其圓餅,外觀看去有些的像是將酥餅皮覆蓋在薄層的pizza上,其滋味很難形容,既不像餅也不像pizza,我想最好的形容詞莫過於就直接稱它為「土耳其的味道」最好了。這樣的說法也許不是很負責任,但它就是那個味道呀!就像我在伊斯坦堡的一間咖啡廳所吃到的一種甜點——「雞肉絲烤布丁」(Tavuk Göğsü Kazandibi)一樣,一種由牛奶、布丁再加上雞胸肉絲所攪拌烘烤而成的甜點,最上的外層覆蓋了像是提拉米蘇般的深赭表皮,但中間部分又是麻糬般的白晰而富有彈性,每當有人問我其滋味如何時,我都只能詞窮的以「那是一種土耳其味道的甜點」來回答一般,因為怎麼說都無法說個準呀!
  話說回來,接著送上來的餐點就是那一道店員死命推薦說著good good的食物了。原本我還滿心期待著店員會推薦怎樣的一道珍饈給我們呢?但是當我的目光第一次與這食物交接的剎那,我的心裡就不住的喊著:「天吶!這道食物怎會長的如此不優呢?」別說食物的盛器有如一只廉價的紅瓦花盆好了,就連食物本身也長的像是一小根一小根發黑的蠶蛹般的……,總結的說,這道菜的外觀就有如數十根發黑的蠶蛹堆在一個廉價的紅瓦花盆裡,恐怖ㄛ~
  是說食物都送來了怎好暴殄天物呢?!而且我的旅伴琦琦看來就是一副「我(指我本人)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表情,就算死她也應該不會想去動那盤「蠶蛹」半根寒毛才是,所以了,當下還是由懷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我,勉為其難的挾了兩根來嚐嚐。
  看官可想知這道珍饈的滋味如何呢?在咬下了第一口「蠶蛹」之後,頃刻即有一股酸澀混雜著鹹溼的味道在味蕾上傳將開來,正所謂「蠶蛹咬一口,酸澀傳心頭」是也,接著你得用點力氣才有辦法說服自己將之吞入腹內。我想,這應該也算是另一種怎麼說都無法說個準的「土耳其的味道」了吧。
  你們猜這一根一根黑黝黝的「蠶蛹」究竟是什麼呢?原來,這是一種以漬鹽過的葡萄葉裹覆著米飯的食物,正式的名稱叫作「亞布拉克.多爾瑪斯(Yaprak Dolması)」。天呀〜這麼長又這麼難念的名字有誰會記的住呢?不若同我們稱它為「蠶蛹」來的直接、易懂,是吧?
  
  據說這「蠶蛹」算是土耳其一道「口味清爽,對健康有益」的料理,只是再怎麼的對健康有益,我想我這輩子應該是與它絕緣了才是,畢竟邊吃邊想著在口中「爆漿的蠶寶寶」的這情景,還真不是普通的恐怖呀,常懷悲天憫人胸襟者如我,怎還會吃的下去呢?!
番城記憶——如風
  近來,總懷抱著想寫些點什麼,不管是旅遊、生活,還是工作上的事,都好,只是最後總落得一個「懶」字而已。這也難怪了,若說紅、橙、黃、綠、藍、靛、紫的虹彩七色可以組合成烈日白光的話,那麼台灣的炎炎夏日,肯定可以將熱、悶、汗、溼、黏組合成一個字——「懶」。

  日子雖然過的有點懶,但有些的人、事、物卻是經常的飛掠腦海,像是不斷地在提醒與催促著自己,得花些時間,早些的將它們以真實的文字寫下來不可,就怕在某個沉睡後的破曉時分,自己會無來由的就將它們給遺忘了……,對,就像突然患了失憶症的那種症狀,一種你知道自己曾經與它們有過交集,但中間的過程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的那種情境,腦袋好像空了一塊,又像是曾有過的心情就這麼硬生生的破損了一角,在虛空中夾雜著些許遺憾的感覺。

  做了這麼一段不算短的開場,其實,我只是想寫一些有關在土耳其番紅花城(Safranbolu)旅遊的事而已。也說不上為什麼,我真的很擔心某天就會莫名的將這個小鎮,還有曾在小鎮上的一些事給遺忘了,所以,一定得在我對它還有印象時多少寫一些,很奇妙(怪)吧?

  番紅花城,位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Ankara)北方約220公里,一個由土耳其內陸前往黑海海濱路途中經過的嬌小城鎮。

  用嬌小來形容番城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它嬌小到許多遊客僅只在此處進行一日,甚至只是半日遊而已,我就曾見到幾位背包客在清晨的七時許乘著車而來,接著拿了相機忙不迭的在小城裡拍喳拍喳的遊晃拍照,最後,還沒來的及吃頓午餐,就又乘著車絕塵而去,就像是一陣風,在番城颳起一陣小小的氣流,隨即消逝無蹤。

  時至今日,我都還未能確認,那日究竟是我眼花看錯了一群遊客,或者僅是被一陣微風輕輕的拂過了臉龐而已。

  記憶如風,對於番紅花城的記憶尤是。

我們『呆』三天
  也許你會好奇的問,那麼我們究竟是在嬌小的番城裡待了多久呢?就像我們在番城遇到的其他遊客好奇的詢問著我們一樣。

  「我們待三天。」我回答著。初初聽到這答案的人通常會有兩種典型的反應:

  反應一:驚訝的不敢置信。

  不知道有沒有和大家說過,我的外語雖然不是很好,但我卻有著可以直接翻譯他人臉部表情的過人能力。根據我的觀察,有這類反應的人,他們想說的應該是這樣的:「天呀!這麼小的地方竟可以待這麼多天,我想我們大概是遇到兩個呆子了……」

  反應二:疑惑中帶著驚嚇的不敢置信。

  一樣透過我所擁有的臉部翻譯特異功能告訴我,他們想說的其實是這樣子的:「咦?這裡對外的交通有封閉嗎?還是運將都罷工了?不然在半日就可遊完的小城裡待了三天,要不是瘋子的話,那大概就是呆子了……」

  總結所有人反應的最大公因數就是——我們真是兩個呆子呀!

  欸〜真是得好好的反省一下了,在番城的三天裡我們到底是作了哪些事了,不然怎麼會落得被人認為是呆子呢?印象中這三天我們大約是這樣子過的:

  第一天:逛小巷 + 找飯館 + 小商店挑東西 + 閒晃 + 拍照……
  第二天:找飯館 + 閒晃 + 小商店挑東西 + 逛小巷 + 拍照……
  第三天:將上面的每件事再重復一遍 + 拍照……

  哦哦,看看上面我們所做的事情,沒錯沒錯,我們果然是在這個小城裡「呆」三天。

蠶寶寶覓食記
  由安卡拉乘坐長途巴士約三個小時半可到達番紅花城,若是由伊斯坦堡啟程,則需要約六個多小時左右,之前提到有背包客七早八早就來番城報到者,我猜多半是屬於由後者啟程的,他們應是乘坐夜巴在車內經歷了一晚,然後在隔日一早就抵達了番城,如此,不僅可以節省行程移動的時間,而且還可以省下一晚的住宿費用,正是所謂的「搭車兼住宿,一省二顧」,不過,這樣的玩法是屬於年輕人的專利,至於我們嘛,嘿(很認真的在心中惦了惦)……唉~算了,人還是得服老的,不是嗎?

  不過,無論你是由哪裡啟程來到了番城小鎮,總之在歷經了不算短的車程之後,我認為第一件該做的事當然就是找吃的。

  沿著鎮上的土式公共浴場仁吉哈瑪(Cinci Hamami)旁的小巷走去,可到達位於城中心一帶的阿拉斯塔市集(Arasta Bazaar)。此區巷道狹窄彎曲,矮房櫛比鱗次,時有藤蔓支架騰空相接,隨處可見藝品雜貨充斥,這該是整個番城最熱鬧的地方了。

  雖說是最為熱鬧之處,但其實街道上還真沒幾個人耶!除了我們兩個遊客外,其他的就只有兩位正隔著小巷以土語相互唱答著的小店店家,再加上三位正遊晃在街角並不時對我們投以好奇眼光的小學生們,以上,總共七位。

  沒錯,你沒看錯,我也沒算錯,這番城最熱鬧的街上真的只有七個人。好吧,若再將那隻縮在路旁桌腳下打盹的小貓,還有另一隻趴在小店門口前正懶洋洋打著哈欠的老狗也一起算進來的話,那麼勉強可以湊上一班九「人」的數目(笑)。

  「哇〜這裡真的好熱鬧呀!」我在內心的小宇宙正暗暗地苦笑著,最終,一間擁有戶外小庭院的餐廳吸引了我們。

  原本我們是想坐在那一方的小庭院裡用餐的,大家想想看吶,在一個異國小鎮閒暇午后的一處景色怡然的小巧庭院裡用餐,這是一件多麼愜意又讓人得意的事呀!只是,在看了餐廳的內部之後,我們決定將剛剛看到的那些戶外的天清氣朗,微風徐徐,還有花木扶疏等等讓人愜意又得意的事,全部都暫時的拋棄和忘卻,因為這餐廳內部的裝潢真是極富特色又美麗極了!

  這是一間裝潢非常鄂圖曼風格(Ottoman Style)的餐廳,室內光線雖然晦暗,但不失幽雅氣氛,木質地板上鋪平了一大張赭紅色的花飾地毯,四週開排了整列長方型的目字櫺窗,屋內的一張方桌上還擺設了六、七只銀雕茶壺,其餘的木桌則散佈著飽滿圓亮的土耳其石與繡著伊斯蘭圖紋的護符花布,此外,天花板還懸著一兩盞綴滿土耳其石的圓壺型精工吊燈,整個餐廳看過去,彷彿就是一間鄂圖曼式的星巴克咖啡廳。

  至於要點些什麼東西來吃的這個問題,不消說,餐廳的menu一定是沒法幫上什麼忙的,因為別說我們連看英文的menu都吃力了,更何況是土文的呢?我猜它八成是寫給外星人看的,嗯嗯,一定是這樣的沒錯。不過大家知道嗎?其實土文的menu還比希臘文的menu來的好些,若說土文的menu是給火星人看的話,那麼希臘文的menu應該就是給天馬座的外星人看的了……,抱歉扯遠了,此是題外話。

  最後,在與店員比手劃腳了半天,並且聽了他說的很詳細但我們實在「不了解他的明白」後,只得隨手點了一張土耳其圓餅和一盤完全不知道是什麼菜名,只知道店員死命的說good good的食物。

  先送上桌的是那一大張的土耳其圓餅,外觀看去有些的像是將酥餅皮覆蓋在薄層的pizza上,其滋味很難形容,既不像餅也不像pizza,我想最好的形容詞莫過於就直接稱它為「土耳其的味道」最好了。這樣的說法也許不是很負責任,但它就是那個味道呀!就像我在伊斯坦堡的一間咖啡廳所吃到的一種甜點——「雞肉絲烤布丁」(Tavuk Göğsü Kazandibi)一樣,一種由牛奶、布丁再加上雞胸肉絲所攪拌烘烤而成的甜點,最上的外層覆蓋了像是提拉米蘇般的深赭表皮,但中間部分又是麻糬般的白晰而富有彈性,每當有人問我其滋味如何時,我都只能詞窮的以「那是一種土耳其味道的甜點」來回答一般,因為怎麼說都無法說個準呀!

  話說回來,接著送上來的餐點就是那一道店員死命推薦說著good good的食物了。原本我還滿心期待著店員會推薦怎樣的一道珍饈給我們呢?但是當我的目光第一次與這食物交接的剎那,我的心裡就不住的喊著:「天吶!這道食物怎會長的如此不優呢?」別說食物的盛器有如一只廉價的紅瓦花盆好了,就連食物本身也長的像是一小根一小根發黑的蠶蛹般的……,總結的說,這道菜的外觀就有如數十根發黑的蠶蛹堆在一個廉價的紅瓦花盆裡,恐怖ㄛ~

  是說食物都送來了怎好暴殄天物呢?!而且我的旅伴琦琦看來就是一副「我(指我本人)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表情,就算死她也應該不會想去動那盤「蠶蛹」半根寒毛才是,所以了,當下還是由懷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我,勉為其難的挾了兩根來嚐嚐。

  看官可想知這道珍饈的滋味如何呢?在咬下了第一口「蠶蛹」之後,頃刻即有一股酸澀混雜著鹹溼的味道在味蕾上傳將開來,正所謂「蠶蛹咬一口,酸澀傳心頭」是也,接著你得用點力氣才有辦法說服自己將之吞入腹內。我想,這應該也算是另一種怎麼說都無法說個準的「土耳其的味道」了吧。

  你們猜這一根一根黑黝黝的「蠶蛹」究竟是什麼呢?原來,這是一種以漬鹽過的葡萄葉裹覆著米飯的食物,正式的名稱叫作「亞布拉克.多爾瑪斯(Yaprak Dolması)」。天呀〜這麼長又這麼難念的名字有誰會記的住呢?不若同我們稱它為「蠶蛹」來的直接、易懂,是吧?

  據說這「蠶蛹」算是土耳其一道「口味清爽,對健康有益」的料理,只是再怎麼的對健康有益,我想我這輩子應該是與它絕緣了才是,畢竟邊吃邊想著在口中「爆漿的蠶寶寶」的這情景,還真不是普通的恐怖呀,常懷悲天憫人胸襟者如我,怎還會吃的下去呢?!

 

照片:位於阿拉斯塔市集(Arasta Bazaar)旁的餐廳 / 攝於土耳其.番紅花城
 



照片:有著「土耳其的味道」的食物
「亞布拉克.多爾瑪斯(Yaprak Dolması)」






照片:裝潢非常鄂圖曼風格(Ottoman Style)的餐廳 / 攝於土耳其.番紅花城


照片:木桌則散佈著飽滿圓亮的土耳其石與繡著伊斯蘭圖紋的護符花布 / 攝於土耳其.番紅花城


照片:懸於餐廳天花板上綴滿土耳其石的圓壺型精工吊燈 / 攝於土耳其.番紅花城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國外旅遊」

台長: 寒舍裴小編
人氣(69,472) | 回應(3)|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擺盪在歐亞的邊界.土耳其 |
此分類下一篇:擺盪在歐亞的邊界.土耳其

任我行
我以為那個是色彩鮮豔的巧克力咧~那個懸於餐\\\廳天花板上綴滿土耳其石的圓壺型精工吊燈啦,哈哈!
 
至於光是「逛小巷 + 找飯館 + 小商店挑東西 + 閒晃 + 照像……」就可以呆三天,好好喔,找東西吃東西買東西and照相,這才是度假呀!!

︿_︿
2009-08-03 16:12:31
版主回應
出國多次之後才發現,每天在異鄉無所事事的閒晃真的很幸福,雖然一些著名的景點還是免不了要前要朝聖一番,但印象最深的,往往都是那些在閒晃時的心情,就像是漫步一條狹小街巷,臥躺一坪綠盈草地,徜徉一片浮雲晴空,或是啜飲一杯濃郁咖啡……哎~不能再說了,心都已經飄出去了呢!
2009-08-06 01:55:10
哀哀哀很羨慕這樣亂晃的生活啊~
我想我如果說出我要去騎單車環遊世界之類的可能會被我媽打死
不過我這個人還蠻挑食的
在台灣這麼好養的環境都挑了
去國外會不會餓死啊
2009-08-06 04:57:46
版主回應
餓死應該還不至於,就是要先準備個缺一角的碗公,以備不時之需呀…呵
騎單車環遊世界,我還沒這麼的雄心壯志,就隨意的晃晃、走走,此願已足。

願你早日完成夢想囉。
2009-08-07 21:31:08
缺一角的碗公這的確是走遍天下之神器
之前看了一本書叫&quot不去會死!&quot
一個日本上班族在不錯公司上班毅然決然就辭掉工作
然後騎著單車就去環遊世界
他說他一下飛機就怕了
可是還是硬著頭皮騎下去
就怕回去會被笑
雖然歷經被搶,朋友過世,得傳染病
但是他還是完成了
我覺得真的很厲害
2009-08-09 02:39:38
版主回應
我也覺得很多地方不去會死,但是我還要養琦琦,沒法這麼瀟灑的說離職就離職,五斗米還是要看好一些…^_^
2009-08-10 17:39:0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