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9 18:15:38 | 人氣(5,458)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希臘.愛琴海 - 到聖托里尼探訪古代提拉遺跡(Ancient Thira)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條蜿蜒於Google Map上的髮夾彎小逕
  古代提拉遺跡(Ancient Thira)位於聖托里尼全島右下方的位置,大約介於卡馬利(Kamari)與佩利沙(Perissa)兩個小鎮之間的岬角,一座標高360米的梅沙瓦諾(Messa Vouno)岩石小山山頂上。
   初初會想到這裡探訪,應是被那裡一條與眾不同的小逕所吸引的,可知,前往遺跡的山徑竟是由10幾個180度折返的髮夾彎所組成,你可以想像一排壯觀的髮夾彎,就這麼綿綿疊疊的蜿蜒於小岩山的山坡邊嗎?不知為何,這般景象對我而言,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自認該算是擁有「背包魂」的旅行者,每每出國旅行,總會想用「走的」來完程一些行程。像是從羅馬的特米尼火車站(Termini Station)到梵蒂崗,近5公里的路程一天得走上兩回;維也納森林的4公里多的山徑就當作是健身,畢竟能見到「貝多芬小徑(Beethovengang)」辛苦一點也很值得;由巴黎由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行至巴士底廣場(Place de la Bastille),一樣約4公里的路程,正好可以用來思索法國大革命是如何的為整個歐洲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動,順便也為最後上了斷頭台的法王路易16小小的哀歎;此外,西班牙的蒙特塞拉特山(Montserrat)、希臘中部的天空之城(Meteora)、還有克羅埃西亞的16湖國家公園等諸多族繁不及備載的堅苦徒行經驗。所以我想,這次近4公里的古代提拉遺跡髮夾彎小徑,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才是。
  旅遊作家Bill Bryson說:「當你以徒步仗量世界,距離的意義整個變了。」一句既勵志又熱血的話,頗得堅苦背包客的認同。不都說是旅「行」了,沒走到路哪算旅行呢?也許哪一天我中了樂透,那就可以用雙腳來測量整個地球了。嗯〜我是認真的,你們不覺得「行腳地球365」這個計畫真的很棒嗎?
  呃~好吧!上面的計畫就等中了樂透之後再說好了,現在,還是讓我們先來征服這條愛琴海藍白世界裡的髮夾彎小徑吧!
■卡馬利(Kamari)小鎮與黑沙海灘
  探訪遺跡當日,我們趕著一早的公車由費拉(Fira)到達了小岩山山下的卡馬利小鎮,整個聖托里尼面積不算太大,由費拉坐公車到任何一處,都無需花費太久的時間。
  卡馬利是個依山傍水的小鎮,一邊依偎於陡峭的梅沙瓦諾山丘,另一邊則緊鄰著深藍寧靜的愛琴海,優秀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一處絕佳的度假勝地。小鎮裡,餐廳及旅館遍佈於主要幹道的兩側,高大的植物垂蔭於房舍四周,空氣中飄散著海水分子,穹宇由熾烈白與透明藍交織著。身處此地所感受到的,除了濃郁的愛琴海氣味外,偶的,還掠過些南國熱帶風情的幻覺。
  這是南歐的地中海,也是東南亞的峇厘島;是格陵蘭的銀白世界,也是作家陳玉慧筆下的巴伐利亞的絲絨藍。相由心生。眼見景物雖會影響心情,但絕大部分時候,旅行時的心情是可以由遊人自己隨想的呀!
  時間尚早,鎮上店家還未營業,但見露天吧台的服務生開始忙碌清理四周環境,行經店前,似乎還嗅得到前一夜的遊客們杯觥交錯、相飲而歡的氣味,那些語笑喧闐、笙歌擲地的嘈嘈嚷嚷,彷彿仍繚繞於屋樑與桌椅邊。原來,卡馬利不只有天光交織的明媚白晝,它的夜晚,我想,肯定是要比白晝還來的璀璨與豔麗的吧!
  小鎮風光固然可人,但要說最讓遊客驚豔的,莫若於那一片佈滿在海邊,由細緻黑色火山岩沙所鋪設而成的海灘了。黑色的岩粒在經過整夜愛琴海水的浸潤之後,顯得格外的勻緻明淨。我行走在朝陽拂煦的海灘上,用雙腳將沙粒磨蹭的沙沙作響,就像是在搓揉著沙粒間的低語,也搓揉著這專屬於愛琴海的訊息。雖然不諳水性,但身處這一片純淨美麗的海灘上,就是想將全身的衣物褪去,然後讓整個身子平貼在細緻的黑沙上恣意的感受這愛琴海的潮汐,也感受著千年之前,小島在火山爆發後的餘溫。
  遲眠的小鎮此刻尚未甦醒,一片的慵懶寧靜,沒有喧嘩的人聲,也沒有馳騁的車輛,僅存放鬆與愜意的感覺。我喜歡走在這樣的小鎮之中,也許前世的我便已曾流浪至此,那些拂面而過的水氣是如此的輕柔,定是愛琴海所送的請柬,邀請著我再次來到此地,再次感受這場已持續了千年,由澄淨白晝與喧嚷夜晚所交織的小鎮風情。
■蜿蜒曲折的髮夾彎山徑
  由卡馬利小鎮向梅沙瓦諾小岩山的方向望去,遠遠的便可見到蜿蜒於小岩山山邊的髮夾彎小徑,遠望似是一畝築在半山腰中的疊綿梯田,而這小徑,就是通往古代提拉遺跡的路徑。
  所謂「登高必自卑」,此時,站在山腳下方的我,確實是感到有些的「自悲」。我正在心裡哀苦的盤算著,這密匝來回的登山小徑,究竟需要花多少的時間來爬行呢?只是既已到了這裡,就如同一枚過了河的卒子,僅能頭也不回的勇往直前。
  小徑兩旁的樹蔭稀少,有的只有愛琴海無止盡的藍天與豔陽,熾烈光芒毫不留情的直射在小徑上行走的旅人,才不一會兒,全身就已揮汗如雨。整個上山途中的氣氛非常寧靜,連一絲的蟲鳴鳥叫也不可多得,一路上並未見到其他同我一樣克難往上爬行的遊客,有的只是觀光小巴與敞篷汽車每每在我歆羨的目光中呼嘯而過。也許,在這個講求速度的年代,真正的「旅人」已逐漸稀少,多的都是「觀光客」吧。
  曾經聽人說過,通往幸福的道路,必然是寂靜的,是不容打擾的。我想,這句話該是支撐著我持續而不放棄向上走的力量。我給自己許了個幸福的未來,或許在這山丘之上,真有什麼有幸福的事物在等待著我呢!
  終於,在接近兩個小時的山行之後,我征服了蜿蜒的小徑,也征服了這座小岩山。「這一點點路,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未央歌》書中小童曾對藺燕梅說的一句話,很可以代表此刻的我的心境。雖然思緒已在曲折的小徑間迷亂了方向,臉上涔涔冒出的也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然而由巍峨的山頂向外望去,一片晴空與愛琴海水所交織而成的湛藍景象,不僅驚心動魄,而且攝人心魂,光是這樣的景色,我想,這段路程的辛勞就已很值得了。
■古代提拉遺跡(Ancient Thira)
  這裡所謂的遺跡,說得更明白一些,就是山頂上一大片廣布於長約800公尺、寬約200公尺地區裡的石塊結構群,有些仍是緊密結實的斷壁,有些則是已傾圮坍塌的殘垣,不過,千萬不要小看它現在落破的模樣,在當時,此處可是整座聖托里尼島嶼的首都。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詩仙所寫詩句裡的景象不只存於在中國歷史,似乎也滿適用於西方,但看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只待一朝繁華逝盡後,那一個結果不是落寞的呢?
  提拉古城遺跡存在超過千年,多數為古希臘時期的建築,但也有羅馬及拜占庭時代所遺留者,現在雖然已是落寞沉寂,然而在遺跡中還是辨識的出幾處特別的建築。位在主要道路斜坡下方的半圓形平面劇場(theater),其大小估計可容納1,500人,然因古城並未有這麼多的居民,所以據說當時劇場演出時,全島以及鄰近島嶼的居民,都會聚到此處欣賞表演,彷彿台灣現在的廟會一般;而由劇場望向愛琴海,裊裊一片帶點煙燻的藍色,景色竟是這般淒然絕美。
  另一處的集會場所agora(市集),雖然可以看出其大致的範圍,然其風華早隨時光流逝,目前僅存高低不一的圓柱排列其中。事實上,古希臘的市集與現今市場多以主婦為主的情景不同,它不只是一般買賣物品的地方,還具有政治、文化及經濟的功能與意義,而且只有男人才能出入這個場所,不見大哲學家蘇格拉底就是在市集裡和群眾們議論政治、辯論真理的嗎?
  此外,在一些殘存的牆面及石塊上可以發現雕刻作品,這些雕刻作品包括了以古文所寫的銘文、象徵太陽神阿波羅的獅子(the lion of Apollo)、象徵天神宙斯(或說是帝國與執政)的托勒密之鷹(the Ptolemaean eagle)(按:托勒密王國與羅馬一樣都崇拜老鷹),以及象徵海神的海豚(Neptune’s dolphins)等等;不過要說到最醒目的,當屬一座非常嬌小的拜占庭式教堂Agios Stefanos。這座教堂以石塊堆砌而成,外觀與內部保存的都還算完整,在多數均已傾圮的遺跡中,顯得格外顯眼。
  小岩山上另外還散佈著舊時的房舍與私宅,只是幾乎都已崩壞的快認不出來,整體看去,倒有點像是一格格用石塊砌成的露天溫泉池,自然,遺跡裡是不會有水分子存在的,有的只是隱藏在石堆縫隙中的空寂,再加上一絲歷經繁華後寂寥的氛圍。
■永恆的幸福
  古希臘人總喜好在山崖及孤峰上建造衛城與神殿,如同在雅典市區居高臨下的衛城(Acropolis),或是矗立在梅特歐拉(Meteora)岩山峻嶺上的修道院,我常想,這該是出自於對天神的景仰,也是出自於對大自然的崇敬吧;然而對於遊客來說,這些不過就是書本上的文字,外加收錄在相機記憶體中的照片而已,那些歷史上鮮明而立體的事蹟,現在都已被壓縮成薄片般的平面資料,無論怎麼努力的想再次堆疊建構,總是缺少了那麼點悠然的古樸韻味。
  我的估算有些錯誤,事實上並沒有多少遊客對這個曝曬於豔陽下的古老遺跡懷抱興趣,稀少的人煙讓原本就已孤寂的遺跡更加寂靜。真的是太靜了,靜的宛如連陽光漫灑在大地上的聲響都聽的見,我真愛這種感覺,這是一種宇宙在經歷了大爆炸後又過了幾億幾千萬年後寂寥的感覺,所有原始的聲音至此都已靜止,只存混沌時期所殘留的氣味,至今仍緩緩的飄盪在空氣中。
  我站在遺跡的一處傾圮石堆之上,任由愛琴海的陽光將我曬的焦熱,也任由愛琴海的風將我的心吹的颯颯飛揚,在察覺到身旁某種的氣味正在沸騰之際,那些建構遺跡原貌先人的身影,還有那些遠古愛琴海的氣味,彷彿也以億萬分之一秒的瞬間凌空朝我而來。
  日影浮游,流光輝耀,從古希臘到現在, 但凡曾經立於此處的人都知道,原來,愛琴海的日影流光,是這般的靜默,是這般靜悄悄的看著千百年來人們的聚散來去;也原來,愛琴海的幸福一如愛琴海的日影流光,在靜默間,永恆存在。
■古代提拉遺跡(Ancient Thira)景點資訊
  開放時間為每日上午8:30至下午後的2:30,故需於白日前往。選擇步行上山約需45分鐘至1小時, 因是上坡,故會非常耗費體力,且沿途幾無綠蔭,若於晴空豔陽天的日子前往,會非常曬,最好做好防曬,惟晴空下一望無際的景色令人動容,能夠見到及拍到這樣的風景,還是很值得的。若不想費力爬山的話,除了租車自駕前往外,另有登山小巴可以選擇。
  遺跡群雖是散佈山頂,但範圍不會很大,觀看整處遺跡群所需時間約1小時。
  

照片:由巍峨山頂眺望,一片晴空與愛琴海水交織的湛藍景象,不僅驚心動魄,而且攝人心魂


照片:卡馬利(Kamari)小鎮




照片:黑色火山岩沙海灘


用步行改變距離的意義
  古代提拉遺跡(Ancient Thira)位於聖托里尼全島右下方的位置,大約介於卡馬利(Kamari)與佩利沙(Perissa)兩個小鎮之間的岬角,一座標高360米的梅沙瓦諾(Messa Vouno)岩石小山山頂上。

   初初會想到這裡探訪,應是被那裡一條與眾不同的小逕所吸引的,可知,前往遺跡的山徑竟是由10幾個180度折返的髮夾彎所組成,你可以想像一排壯觀的髮夾彎,就這麼綿綿疊疊的蜿蜒於小岩山的山坡邊嗎?不知為何,這般景象對我而言,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自認該算是擁有「背包魂」的旅行者,每每出國旅行,總會想用「走的」來完程一些行程。像是從羅馬的特米尼火車站(Termini Station)到梵蒂崗,近5公里的路程一天得走上兩回;維也納森林的4公里多的山徑就當作是健身,畢竟能見到「貝多芬小徑(Beethovengang)」辛苦一點也很值得;在巴黎由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行至巴士底廣場(Place de la Bastille),一樣約4公里的路程,正好可以用來思索法國大革命是如何的為整個歐洲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動,順便也為最後上了斷頭台的法王路易16小小的哀歎;此外,西班牙的蒙特塞拉特山(Montserrat)、希臘中部的天空之城(Meteora)、還有克羅埃西亞的16湖國家公園等諸多族繁不及備載的堅苦徒行經驗。所以我想,這次近4公里的古代提拉遺跡髮夾彎小徑,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才是。

  旅遊作家Bill Bryson說:「當你以徒步仗量世界,距離的意義整個變了。」一句既勵志又熱血的話,頗得堅苦背包客的認同。不都說是旅「行」了,沒走到路哪算旅行呢?也許哪一天我中了樂透,那就可以用雙腳來測量整個地球了。嗯〜我是認真的,你們不覺得「行腳地球365」這個計畫真的很棒嗎?

  呃~好吧!上面的計畫就等中了樂透之後再說好了,現在,還是讓我們先來征服這條愛琴海藍白世界裡的髮夾彎小徑吧!



照片:海灘與梅沙瓦諾(Messa Vouno)岩石小山,山坡邊像是層層梯田的即為蜿蜒曲折的髮夾彎山徑






照片:之字形蜿蜒的髮夾彎山徑


卡馬利(Kamari)小鎮與黑沙海灘
  探訪遺跡當日,我們趕著一早的公車由費拉(Fira)到達了小岩山山下的卡馬利小鎮,整個聖托里尼面積不算太大,由費拉坐公車到任何一處,都無需花費太久的時間。

  卡馬利是個依山傍水的小鎮,一邊依偎於陡峭的梅沙瓦諾山丘,另一邊則緊鄰著深藍寧靜的愛琴海,優秀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一處絕佳的度假勝地。小鎮裡,餐廳及旅館遍佈於主要幹道的兩側,高大的植物垂蔭於房舍四周,空氣中飄散著海水分子,穹宇由熾烈白與透明藍交織著。身處此地所感受到的,除了濃郁的愛琴海氣味外,偶的,還掠過些南國熱帶風情的幻覺。

  這是南歐的地中海,也是東南亞的峇厘島;是格陵蘭的銀白世界,也是作家陳玉慧筆下的巴伐利亞的絲絨藍。相由心生。眼見景物雖會影響心情,但絕大部分時候,旅行時的心情是可以由遊人自己隨想的呀!

  時間尚早,鎮上店家還未營業,但見露天吧台的服務生開始忙碌清理四周環境,行經店前,似乎還嗅得到前一夜的遊客們杯觥交錯、相飲而歡的氣味,那些語笑喧闐、笙歌擲地的嘈嘈嚷嚷,彷彿仍繚繞於屋樑與桌椅邊。原來,卡馬利不只有天光交織的明媚白晝,它的夜晚,我想,肯定是要比白晝還來的璀璨與豔麗的吧!

  小鎮風光固然可人,但要說最讓遊客驚豔的,莫若於那一片佈滿在海邊,由細緻黑色火山岩沙所鋪設而成的海灘了。黑色的岩粒在經過整夜愛琴海水的浸潤之後,顯得格外的勻緻明淨。我行走在朝陽拂煦的海灘上,用雙腳將沙粒磨蹭的沙沙作響,就像是在搓揉著沙粒間的低語,也搓揉著這專屬於愛琴海的訊息。雖然不諳水性,但身處這一片純淨美麗的海灘上,就是想將全身的衣物褪去,然後讓整個身子平貼在細緻的黑沙上恣意的感受這愛琴海的潮汐,也感受著千年之前,小島在火山爆發後的餘溫。

  遲眠的小鎮此刻尚未甦醒,一片的慵懶寧靜,沒有喧嘩的人聲,也沒有馳騁的車輛,僅存放鬆與愜意的感覺。我喜歡走在這樣的小鎮之中,也許前世的我便已曾流浪至此,那些拂面而過的水氣是如此的輕柔,定是愛琴海所送的請柬,邀請著我再次來到此地,再次感受這場已持續了千年,由澄淨白晝與喧嚷夜晚所交織的小鎮風情。





照片:往遺跡方向前進


片:山頂的小停車場


蜿蜒曲折的髮夾彎山徑
  由卡馬利小鎮向梅沙瓦諾小岩山的方向望去,遠遠的便可見到蜿蜒於小岩山山邊的髮夾彎小徑,遠望似是一畝築在半山腰中的疊綿梯田,而這小徑,就是通往古代提拉遺跡的路徑。

  所謂「登高必自卑」,此時,站在山腳下方的我,確實是感到有些的「自悲」。我正在心裡哀苦的盤算著,這密匝來回的登山小徑,究竟需要花多少的時間來爬行呢?只是既已到了這裡,就如同一枚過了河的卒子,僅能頭也不回的勇往直前。

  小徑兩旁的樹蔭稀少,有的只有愛琴海無止盡的藍天與豔陽,熾烈光芒毫不留情的直射在小徑上行走的旅人,才不一會兒,全身就已揮汗如雨。整個上山途中的氣氛非常寧靜,連一絲的蟲鳴鳥叫也不可多得,一路上並未見到其他同我一樣克難往上爬行的遊客,有的只是觀光小巴與敞篷汽車每每在我歆羨的目光中呼嘯而過。也許,在這個講求速度的年代,真正的「旅人」已逐漸稀少,多的都是「觀光客」吧。

  曾經聽人說過,通往幸福的道路,必然是寂靜的,是不容打擾的。我想,這句話該是支撐著我持續而不放棄向上走的力量。我給自己許了個幸福的未來,或許在這山丘之上,真有什麼有幸福的事物在等待著我呢!

  終於,在約莫1小時的山行之後,我征服了蜿蜒的小徑,也征服了這座小岩山。「這一點點路,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未央歌》書中小童曾對藺燕梅說的一句話,很可以代表此刻的我的心境。雖然思緒已在曲折的小徑間迷亂了方向,臉上涔涔冒出的也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然而由巍峨的山頂向外望去,一片晴空與愛琴海水所交織而成的湛藍景象,不僅驚心動魄,而且攝人心魂,光是這樣的景色,我想,這段路程的辛勞就已很值得了。





照片:拜占庭式教堂Agios Stefanos






古代提拉遺跡(Ancient Thira)
  這裡所謂的遺跡,說得更明白一些,就是山頂上一大片廣布於長約800公尺、寬約200公尺地區裡的石塊結構群,有些仍是緊密結實的斷壁,有些則是已傾圮坍塌的殘垣,不過,千萬不要小看它現在落破的模樣,在當時,此處可是整座聖托里尼島嶼的首府。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詩仙所寫詩句裡的景象不只存於在中國歷史,似乎也滿適用於西方,但看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只待一朝繁華逝盡後,那一個結果不是落寞的呢?

  提拉古城遺跡存在超過千年,多數為古希臘時期的建築,但也有羅馬及拜占庭時代所遺留者,現在雖然已是落寞沉寂,然而在遺跡中還是辨識的出幾處特別的建築。位在主要道路斜坡下方的半圓形平面劇場(theater),其大小估計可容納1,500人,然因古城並未有這麼多的居民,所以據說當時劇場演出時,全島以及鄰近島嶼的居民,都會聚到此處欣賞表演,彷彿台灣現在的廟會一般;而由劇場望向愛琴海,裊裊一片帶點煙燻的藍色,景色竟是這般淒然絕美。

  另一處的集會場所agora(市集),雖然可以看出其大致的範圍,然其風華早隨時光流逝,目前僅存高低不一的圓柱排列其中。事實上,古希臘的市集與現今市場多以主婦為主的情景不同,它不只是一般買賣物品的地方,還具有政治、文化及經濟的功能與意義,而且只有男人才能出入這個場所,不見大哲學家蘇格拉底就是在市集裡和群眾們議論政治、辯論真理的嗎?

  此外,在一些殘存的牆面及石塊上可以發現雕刻作品,這些雕刻作品包括了以古文所寫的銘文、象徵太陽神阿波羅的獅子(the lion of Apollo)、象徵天神宙斯(或說是帝國與執政)的托勒密之鷹(the Ptolemaean eagle)(按:托勒密王國與羅馬一樣都崇拜老鷹),以及象徵海神的海豚(Neptune’s dolphins)等等;不過要說到最醒目的,當屬一座非常嬌小的拜占庭式教堂Agios Stefanos。這座教堂以石塊堆砌而成,外觀與內部保存的都還算完整,在多數均已傾圮的遺跡中,顯得格外顯眼。

  小岩山上另外還散佈著舊時的房舍與私宅,只是幾乎都已崩壞的快認不出來,整體看去,倒有點像是一格格用石塊砌成的露天溫泉池,自然,遺跡裡是不會有水分子存在的,有的只是隱藏在石堆縫隙中的空寂,再加上一絲歷經繁華後寂寥的氛圍。



照片:有見到象徵太陽神阿波羅的獅子(the lion of Apollo)以及象徵天神宙斯(或說是帝國與執政)的托勒密之鷹(the Ptolemaean eagle)石刻嗎?








照片:古代提拉遺跡


永恆的幸福
  古希臘人總喜好在山崖及孤峰上建造衛城與神殿,如同在雅典市區居高臨下的衛城(Acropolis),或是矗立在梅特歐拉(Meteora)岩山峻嶺上的修道院,我常想,這該是出自於對天神的景仰,也是出自於對大自然的崇敬吧;然而對於遊客來說,這些不過就是書本上的文字,外加收錄在相機記憶體中的照片而已,那些歷史上鮮明而立體的事蹟,現在都已被壓縮成薄片般的平面資料,無論怎麼努力的想再次堆疊建構,總是缺少了那麼點悠然的古樸韻味。

  我的估算有些錯誤,事實上並沒有多少遊客對這個曝曬於豔陽下的古老遺跡懷抱興趣,稀少的人煙讓原本就已孤寂的遺跡更加寂靜。真的是太靜了,靜的宛如連陽光漫灑在大地上的聲響都聽的見,我真愛這種感覺,這是一種宇宙在經歷了大爆炸後又過了幾億幾千萬年後寂寥的感覺,所有原始的聲音至此都已靜止,只存混沌時期所殘留的氣味,至今仍緩緩的飄盪在空氣中。

  我站在遺跡的一處傾圮石堆之上,任由愛琴海的陽光將我曬的焦熱,也任由愛琴海的風將我的心吹的颯颯飛揚,在察覺到身旁某種的氣味正在沸騰之際,那些建構遺跡原貌先人的身影,還有那些遠古愛琴海的氣味,彷彿也以億萬分之一秒的瞬間凌空朝我而來。

  日影浮游,流光輝耀,從古希臘到現在,但凡曾經立於此處的人都知道,原來,愛琴海的日影流光,是這般的靜默,是這般靜悄悄的看著千百年來人們的聚散來去;也原來,愛琴海的幸福一如愛琴海的日影流光,在靜默間,永恆存在。





照片:真的是太靜了,靜的宛如連陽光漫灑在大地上的聲響都聽的見,這是一種宇宙在經歷了大爆炸後又過了幾億幾千萬年後寂寥的感覺,混沌時期所殘留的氣味,至今仍緩緩的飄盪在空氣中


古代提拉遺跡(Ancient Thira)景點資訊
  開放時間為每日上午8:30至下午後的2:30,故需於白日前往。選擇步行上山約需1小時, 因是上坡,故會非常耗費體力,且沿途幾無綠蔭,若於晴空豔陽天的日子前往,會非常曬,最好做好防曬,惟晴空下一望無際的景色令人動容,能夠見到及拍到這樣的風景,還是很值得的。若不想費力爬山的話,除了租車自駕前往外,另有登山小巴可以選擇。

  遺跡群雖是散佈山頂,但範圍不會很大,觀看整處遺跡群所需時間約1小時。


延伸閱讀





照片:眺望聖托里尼機場


 

台長: 寒舍裴小編

門卡羅蒂夫人
你真幸運在森林大火前去了希臘
2007-09-01 01:13:33
csming
這次希臘的大火發生在伯羅奔尼撒半島上,是我還未旅行過的地區。
對遊客來說,這把無情火彷彿與愛琴海沒什麼關係,怎麼說呢?大約就像巴黎之於法國其他地區吧。

我發現我可以很平靜的看著這則新聞,也許別人看待我們的921地震也是如此。
2007-09-03 12:48:19
CJ7 ♡ 飛天馬╭
很喜歡圖七的藍
你的文字祥和寧靜
映托著你的靈感
2008-01-04 22:47:50
版主回應
其實每張照片我都還滿喜愛的,呵呵,自戀一下~

那邊是真的很靜,很容易喚起人的崇敬和靈感,記得那時我的心情是有些的意興風發,然而卻又夾雜悵然失落…

一種很難形容的清的感覺
2016-06-18 10:41: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