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6 06:00:00| 人氣2,57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37.殭屍巢穴

37.殭屍巢穴

作者: 冷擎

大西紡織廠的後門不是沒有鎖起來,而是因為年久失修,整片磚牆倒塌,因此跟後面那一大片的貧民窟之間有了一個大約三公尺寬的缺口。

 

接近中午時分,曝曬在太陽下的偉翔還有警察們隱隱感到發昏。偉翔用手攀扶著斷垣殘壁,三步併作兩步翻過牆進入到廠區。回頭看,謹慎的李友福仍然跨坐在牆上,手上的槍左指右指警戒著,深怕殭屍或者狼人突然從沒注意到的死角跑出來。

 

循著李友福的槍口看去,後門右邊有幾台大型鐵製的垃圾箱,外皮已經鏽到幾乎像紙片一樣薄了,中間通往工廠主建築的鐵捲門更是悽慘,不知道被甚麼巨大的力量扯開那般,有1/3的面積向是冰淇淋捲筒那樣子地捲起來。

 

左邊則是通往主建築正前方廣場的路,整個路面都是坑坑疤疤的洞,有些大的洞還有積水。

 

「蕭警官還真有辦法,一個人找到這種地方?」李友福嘟噥抱怨著,壓低身子用持槍警戒的姿態,移動到了偉翔旁邊:「按照辦案規矩,我們只能到這邊了,再下去就是私闖民宅,你知道吧?」

過程中他同時給小趙一個手勢,要他撥電話回局裡面討救兵。

 

「厚,我現在是老百姓…你不要管…」轉頭正想跟李友福抗議幾句的偉翔,在雙眼視線移動的瞬間,似乎發現了甚麼,剎那間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他像是無法控制自己那般,慢慢地向鐵捲門的缺口移動過去。

 

「欸!偉翔老弟,你好歹在這邊等救援吧?!」看到偉翔用手拉開鐵捲門,一個閃身就溜進去,李友福索性不再勸了,用力嘆了一口氣,迅速跟了上去。

 

後面小趙正跟局裡面通電話,看到偉翔跟李友福一前一後進入鐵捲門,心裡面急了,對著手機吼叫道:「要命!公子爺進去了,你們快點派人來,隨便人來都好!只要是人就可以了!」

 

「…喂…喂!甚麼公子爺?這是哪個行動的代號?」電話那頭的警官完全不知道小趙吼的甚麼意思?「小趙,你這樣沒頭沒腦的我沒辦法呈報上級派人啦!」

 

「公子爺就是局長的獨生子,你要保命就給我烙一隊人馬過來!」小趙拎著棍子,追著前面的兩個人,邊跑邊叫道:「我們在狼人的巢穴裡面,座標你反查我手機,我保護公子爺要緊!」

最後一位警官還不忘回身,舉槍確定後面沒有敵人之後,才跨步緩緩進入鐵捲門裡面追上去。

 

貧民窟的屋簷陰影下,隱藏著的人影,在確認過警官們都進入了紡織廠之後,也跟著快步攀過倒塌的圍牆,鑽進鐵捲門裡面。

 

 

****

 

 

其實物流費用異常這也不是甚麼太大的事情,超支一兩百萬對雲波骨董拍賣公司來說根本不算甚麼?

 

要不是為了贏得董事長夫人的絕對信任,雅雯還真的沒那個動力處理這種查帳的瑣事。她看了一下手錶,這事情得在兩三個小時內解決,然後她還得去一趟豪傑家,幫爛醉如泥的豪傑帶晚餐過去。

 

心思縝密的她當然知道,如果豪傑發現是她帶來的晚餐,難免鬧脾氣不吃,所以她其實也就是帶到門口,然後請佣人老婆子拿進去。如果豪傑還沒起床,偶爾她也會溜進去看看,然後照幾張照片傳給董事長夫人。

 

豪傑這倔強脾氣鬧起來,六親不認,連親娘都不理會…當然這把董事長夫人急壞了,可是從來沒拿過任何主意的她真的沒辦法,只能回到房間哭,不然就是拉著雅雯的手,求她一定要幫豪傑。

 

至於豪傑晚上去了哪裡?導致白天睡得不醒人事呢?

 

負責跟蹤的徵信社說是去了夜店…最近常去的是西門町的「惡靈.20」,去了就狂喝,最後總是公司派負責總務的小劉去把豪傑給撈回家。

 

唰—!

計程車停車的震盪令出神的她差點撞到車門玻璃,原來是有家屬在物流公司門口抗議。

 

「美女,不好意思,前面抗議的人把路擋住了,我可以繞從另外一邊,這樣你可以少走點路,太陽很大。」計程車司機問道。

 

「就這邊停吧!」既然過不去了,雅雯決定自己下車用走的。

 

按說,以往的她對眼前這種混亂場面半點興趣也沒有,更不會想浪費自己的時間與力氣,畢竟她還在琢磨著今晚要給豪傑戴上甚麼樣的菜色呢!

 

可是今天,她反倒有點警覺,門口有人抗議,加上帳務錯誤…是不是該請副總評估,換一家物流業者?

以免出了事情,把雲波骨董拍賣公司的聲譽都賠進去。

 

可能是因為有抗議,加上自己並沒有事先預約,董事長,總經理都不在,由兩個總經理特助跟財務副總來接待。

 

「請問一下,門口抗議的是甚麼事情呢?」她對接待她的兩個總經理特助問道:「我看白布條寫得很激烈,甚麼『公司被邪教滲透』,『一命抵一命』?」

 

兩個特助煞時臉色唰一下罩上一層慘灰,互看一眼,其中一個回答:「高總,沒事的,就是有些保險賠償問題沒談攏,妳知道的,我們車子來來去去,難免有些糾紛。」

 

這兩個特助火候還不夠啊,這掩蓋的本領還得再練一練。她沒空繼續八卦下去,反正副總調查之後,該撤換協力廠商就撤換,沒甚麼好說的。

 

雖然殺心已起,她還是微微笑著說:「原來是這樣啊…那麼我剛才給的帳務資料,查清楚了嗎?」

 

兩個特助連連鞠躬,三步作兩步跑出去,抱著一堆資料跟著財務副總進來,解釋了大半天,簡單扼要終歸一句話:這個帳沒有錯,有憑有據。

 

雅雯花了一點精神,認真核對了幾十條,確實沒有問題。

看起來是烏龍一場,不過呢,有時候釘一釘協力廠商也是必要的。她起身問了一下廁所在哪裡?

 

她對著廁所鏡子整理補妝,等一下要去找豪傑,今天一路下來弄得有點風塵僕僕的。

 

「對不起…妳是雲波骨董拍賣公司的人嗎?」一個穿著公司制服的女孩身影突然來到雅雯旁邊,馬上就是一個九十度的大鞠躬。

 

「妳是…?」雅雯質疑:「我們認識嗎?」

 

那個女孩兩手捧著一疊資料,她快速塞給雅雯,又是九十度一個鞠躬,突然間眼淚汪汪哭了起來:「我爸爸…我爸爸幫雲波骨董出了一趟車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我爸爸就是妳今天來查帳的出車司機。」

 

「這份資料是還沒有輸入到電腦之前的票據影印本,明明我爸爸出車到宜蘭,可是公司卻說他只是往返碼頭之後就回家了!」

 

女孩哭癱了,跪在地上抱住雅雯的大腿:「求求妳,幫幫我找回我爸爸!」

 

 

****

 

或許,真如同帝釋天所說的,光天的「渡劫」已經開始,他的法力將迅速消退,最終,甚至可能完全消失,變成一般人。

也就因此,姚晦第一次覺得,在光天懷裏面窩著,是甜蜜的感覺,而不是只有哀傷…而那個只要兩個人一接觸就立刻出現的「悲慟反應」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光天與姚晦兩個人相擁在鋪滿金黃色的銀杏葉的草地上。

她把一隻手放到光天的肩膀上,厚實的肌肉感讓她有一種自己像是隻小鳥那樣的錯覺。「雍…是你的名字嗎?」她醉醺醺又懶洋洋地想找點話題。

 

「嗯…在我還是平凡人的時候,我的名字是完顏雍。」

 

姚晦能感覺到光天講話前先點點頭,他的聲音此刻聽起來,又有另一種溫柔,原來所謂的天長地久,指的就是這樣子相擁的片刻啊!

 

「現在我就沒辦法用這個名字了…一來是台灣這邊複姓完顏的人太少,會很容易引人注目。」他用手撥弄了一下姚晦的髮絲,繼續說道:

「現在我就自稱『顏雍』,妳要跟著妳媽媽一起叫我顏老闆也是可以的。」

 

姚晦吃吃笑了起來,儘管光天講的笑話有點冷,但不知怎麼地,可能是自己心情太愉快了,他講甚麼自己都喜歡聽,喜歡笑。

「那你想好我們要去躲在哪裡了嗎?」她想起原本的話題:「說真的,我還蠻喜歡這一片銀杏樹林,我們可以躲在這邊嗎?」

「躲這邊是不是那些壞人就找不到我們了呢?」她想到甚麼似地又補充說:「這邊沒有監控攝影機…那個連續殺人魔,名字叫吉爾的,不知道用甚麼方法,竟然可以用監控攝影機看到我的行蹤…真的很可怕!」

 

光天深深地嘆息了,他很清楚,這幫人是不會放過姚晦的。

姚晦是惡靈張獻忠跳過「魔際界限」成為阿修羅的門檻,他也很清楚知道,以張獻忠目前的法力,就算再修煉個幾百年,也都還只是惡靈。

他想起吉爾從湘西墳墓中挖出來的殭屍,儘管一兩百年前已經練成了惡靈,可是要能成為阿修羅,那還真是差遠了。

 

姚晦感覺到光天撫摸她臉頰的手停頓下來了…就像說彈琴彈到一半,因為深沉的心事而停下來…她伸手把光天的手緊握著,壓在自己的臉頰上:「我們一直待在這裡,真的不行嗎?」

 

他不習慣讓自己心愛的女人承擔太多憂愁。

「可以,妳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只是這邊沒有房屋,我們只能搭帳篷露營喔!」

話是這麼說,但他也只是哄著姚晦而已。

躲起來這件事情…在故宮後面的陽明山上,當年地藏帶著他兩個人結了木屋,後來有善心人士建成了寺廟…或許這邊還能躲一下?

只是,看守靈泉的兩百年來,自己再也沒見到過地藏,如果他老人家在,是不是就能解決眼前這些棘手的問題呢?

 

「好啊!我們今天晚上就露營吧!」姚晦興奮地問:「那麼…你能變出一套烤肉道具嗎?」

「我很會烤肉喔!」

 

八百年來,光天難得開懷地笑了…這樣再平凡也不過的日子,一切都簡單克難到不行,可是只要兩個人能在一起,即使深山老林裡面的破敗木屋,都會讓自己有了期待,有了希望。

 

 

****

 

 

進入到大西紡織廠的廠房空間中,偉翔內心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大腦裡面彷彿存在著曾經來過這地方的記憶?

 

凹凸不平的水泥地面,髒汙的牆壁,視線不清的昏暗走廊,逼人昏厥得噁心惡臭…他有點像是夢遊似地往前走,一邊走一邊努力回想著,究竟是甚麼原因曾經到過這裡?

 

跟隨著進到大西紡織廠的警官們,也被惡臭逼得迅速屏住了呼吸。

小趙轉頭吩咐其他警官:「跟你們說,鬼魂怕髒話,等一下要是甚麼東西跳出來,三字經盡管用力喊,這樣大家也才知道你們這邊需要支援!」

 

「收到!」其他幾個年輕警官神情嚴肅用力點頭,可能到過命案現場的經驗不多,緊張的情緒溢於言表。

 

李友福仍然繃緊神經拿著強力手電筒,搭著手槍的槍口四處掃視:「媽的!這地方怎麼看怎麼像是兇殺案現場!」

問題是偉翔好像中了邪?怎麼直直往敵人巢穴深處走進去!

「欸,偉翔,你不要命啦,怎麼不看路一直往裡面走呢?」

 

話音剛落,偉翔停下腳步,轉身低頭,眾人循著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個通往地下室的樓梯。由於太陰暗了,手電筒的餘光只能照亮最上面兩三階梯,底下就是黑暗一片。

 

「沒有蜘蛛絲…」李友福把槍口指向樓梯間,迅速掃了一圈,喃喃自語道:「顯然最近還常常有人走過這裡。」

 

偉翔似乎發現了甚麼,他蹲下來,指著自己面前的地面,然後轉頭看了一下李友福:「福叔!手電筒照一下!」

 

血跡!!

在李友福的強力手電筒照射下,地面上一大片乾涸的血跡,幾乎布滿了整片樓梯口,連偉翔腳底下都是。

李友福下意識趕快用手電筒掃了一下自己腳下,血跡也延伸到這邊來。

很顯然有人受到重傷,在這裡斃命…而且傷口非常大,才會造成這麼大一片的血跡。

 

「福叔…我終於能拼湊起來了,」偉翔仍然蹲著,仰頭看著槍口對準地下室的李友福,繼續說道:「難怪我才覺得這地方似曾相識,原來是因為…」

他沉重地呼了一口大氣:

「死在這裡的這個冤魂曾經來找過我…他是被殭屍追上,從背後用利刃分屍而死的。」

如此的推論,是因為冤魂的託夢,他在被外力攻擊之後,視線最後停住的剎那,他看到自己的四肢還有軀幹噴血散落在周圍,同時也隱約看見了長著銳利長爪的殭屍的模糊身影。

 

「所以…殭屍就在樓梯底下?」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小趙緊張得聲音都尖銳了:「我們不要再前進了!」

「我們在這邊等支援吧?」

說著說著,可能是真的害怕殭屍突然從地下室樓梯口跳出來,小趙緩緩向後退,幾個年輕的警官只好稍微分散開來,讓小趙可以退到他們背後。

 

用力吐了一口氣,李友福迅速下了判斷:「都來到這邊了,不下去看看怎麼行?」說著,槍口晃了一晃,示意大家繼續往地下室走:「現在大白天的,就算有殭屍,也不會出來吧?」

「大家理性思考一下,我認為極有可能的情況是,死者因為過度驚慌,所以託夢的時候才會把兇手幻想成殭屍或者狼人…」

 

「這也是很有可能的…」偉翔站起來靠著樓梯間的牆壁開始向下走,走沒幾步聽見李友福喊他,原來是李友福從角落撿了一條木塊遞給他。

轉過身來,接了木塊,他看到刑警們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於是用打氣的口吻說道:「即使沒有殭屍,大家還是小心一點好,要是抓到現行犯,各位都是大功一件啊!」

 

 

「也是!我們有六個人,三把槍,現行犯了不起一窩三個人,怕甚麼呢?」小趙嘴上附合,但仍躲在三個年輕刑警後面,推著大家往前走。

漸漸地,一群人的手電筒燈光消失在地下室的深處。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2,573)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38.惡意蔓延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36.信物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