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8 06:00:00| 人氣44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前傳 8.三生石與七殺碑

前傳 8.三生石與七殺碑

作者: 冷擎

「下一個!」

負責督斬的官員,已經麻木了,拿起名刺隨便用紅色筆畫個大叉叉,扔到底下,連名字都不用問,哀號聲中又一個人被斬首。

 

張獻忠剛剛攻破成都,為了懲罰拚死抵抗的明朝守軍,下令進行大屠殺。凡是參與過防守成都城的,只要被告發,就一律斬首。至於被俘的明軍,那就更不用說,直接殺了。

 

但是張獻忠殺人有講究,他講究的不是地點,而是殺人一定要在「七殺碑」前殺才行。七殺碑上刻有張獻忠的名言:「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

 

武進士出身的楊展,在成都被攻破的時候力戰被俘,此刻正被帶到七殺碑面前,將要問斬。他抬頭看了一下前方的七殺碑,令他有點驚訝的是,這不是一個像是墓碑那樣的石碑,而是一座金色的小塔,大約有一尺高,總共有七層,每一層都陰刻著「殺」這個字。所以,七殺碑得名應該是因為這個黃金的小塔上那七個殺字的緣故。

 

因為要殺的人太多,沒地方埋屍體,經驗豐富的大西軍劊子手乾脆就在岷江邊上搭了一個台子,人就跪在台子邊邊上,頭砍下來之後身體自然會跌落到江裡面去,這樣還省得挖坑埋屍。

 

楊展被五花大綁帶到台子上,雖然全身是傷,不過他仍然面露傲色。

「跪下!」

劊子手看他還站著不肯跪,從背後踹了一腳,把他踹倒在台子邊上。

「就算你躺著,老子也一樣能殺了你!」既然已經殺紅眼,劊子手只管殺人,根本不用管被殺的人是不是剛好砍掉脖子?畢竟不是每個人臨行前都有力氣支撐住的,大多數的人早就過度害怕昏死了。

 

「狗賊!不需要你動手,如果蒼天有眼,我楊展能活下來,必定回來報今日之仇!」說完,用盡全身力氣滾到行刑台邊,落入浪濤滾滾的岷江,很快就失去了蹤影。

 

「下一個!」沒人在乎這個中年人,就算游泳健將跳進波濤洶湧的岷江都不見得能活命,你一個被五花大綁綑成粽子的中年人,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但楊展活了下來,並且組織了反抗軍,回頭來找張獻忠報仇。

 

 

先說說張獻忠為什麼殺人一定要在七殺碑前面殺呢?

 

他在轉戰四方的時候,得到了兩個寶貝,一個是七殺碑,一個是三生石。

 

三生石是一塊黑色不起眼的石鏡,能夠將一個人前三輩子的事情,像是投影機一樣投影出來。這本來是峨嵋山鎮山之寶,張獻忠進入四川之後,很快就搶了這個寶物據為己有。

 

另一件寶物七殺碑,這是一個黃金打造,大約一尺高的小塔。塔的每一層就大約一寸多高,每一層都有四個門,每個門上的匾額寫的都是「殺」這個字。常人拿到了這東西,都會覺得邪門…因為大家都希望寶塔上面寫的不是「福」就是「壽」,這種寫著「殺」字的東西,光光想就覺得很可怕。

 

但張獻忠不是常人。

 

打造這個塔的工藝不是很好,所以塔本身看起來樸實無華,既然不是擺設用的,但卻用黃金打造,他左思右想,這東西一定有個特別的用途。這事情還真湊巧,他一路打劫一路尋訪,天資過人的他,竟然從片片斷斷的訊息與傳說中拼湊出,這個塔就是傳說中的「上古神器七殺碑」!

 

七殺碑是用來蒐集靈魂用的,蒐集來的靈魂要幹嘛呢?當然是要給厲鬼,惡靈當食物。但凡有厲鬼,惡靈作祟,遠古時候的人就會在七殺碑前將人牲殺掉。被殺的人牲,靈魂就被鎖在七殺碑裡面,巫師再把七殺碑拿去厲鬼、惡靈作祟的地方,讓厲鬼惡靈享用。

 

這麼可怕噁心的東西,張獻忠卻愛不釋手,而且,他還知道七殺碑有另外一個功用,傳說,只要將自己的心頭血滴在七殺碑的最頂層,這些被殺掉的靈魂在他死後就會成為他的一部分,不用經過「魔際界限」的考驗,就會直接成為能與神佛匹敵的阿修羅!

 

前提是,殺的人要夠多!

 

每一層要至少有一百萬人,至於最後一層,則是要殺掉那個「殺死自己肉身的人」,就算是那個人投胎轉世之後,只要上輩子,上上輩子是那個人就可以。

 

活著的時候當皇帝對張獻忠來講已經不算甚麼有樂趣的事情,他琢磨著,如果死後能成為阿修羅,那就是天上地下無人能管的存在,而且也不用受到人類肉體壽命的限制,這買賣太划算了!

 

所以他瘋狂殺人,而且殺人都要在七殺碑前面殺。這是因為他需要把被殺的人的靈魂關在七殺碑的七層妖塔裡面。

 

他就是要累積自己能夠成為阿修羅的資本,雖然非常殘酷,可是他樂此不疲。

 

看著底下劊子手送上來的數字,眼看就要累積到目標的七百萬人,沒想到清軍正藍旗旗主,和碩肅親王豪格帶著八旗軍像閃電一般殺進了四川。

 

張獻忠把所有的寶藏都裝箱,放到船上,沒辦法裝箱的,就用木鞘裝起來,扔到岷江裡面,隨著江水順流而下。他本人則是搭著船,順岷江而下,逃離八旗軍的追殺。

 

沒想,才走沒多遠,就遇上了埋伏在岷江口的楊展。那個兩年前沒被殺死的中年將軍,捲土重來,他得到情報說,張獻忠的船隊將要順岷江而下,於是他在眉山附近,岷江拐彎的地方安上火炮,設下埋伏。

 

岷江的江水湍急,但是來到眉山這裡,稍微拐了一個小彎,因此船隊到達這邊的時候,都需要放慢速度,以免擱淺甚至翻船。張獻忠的大軍也不例外,整整數百艘大船,小船,舢舨綿延數里路,江面上更漂浮著無以計數的木鞘,木鞘裡面都是真金實銀。

 

「賊人來了!」伏擊的士兵們興奮地奔相走告。

 

楊展冷靜地看著,先放掉前面十來艘船…果然,看那沉沉的吃水線,輜重的貨物船隊在中間!

他彎弓搭箭,向天空勁射,鳴嘀響徹岷江兩岸。

霎時萬箭齊發,佛朗機火炮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直接將巨大的艦體打穿,第一輪攻擊之下,江中船隊一片火海。

 

「開炮!射箭!不要停止!」楊展拼命吶喊著,兩岸數里地埋伏的明軍,紛紛使用火器向江裡面的船隊進攻。由於猝不及防,加上地形對明軍有絕對優勢,張獻忠知道大勢已去,立刻棄船逃回成都。

 

「進攻!」那些跳江逃走的大西士兵,也被守在岸邊的明軍無情殘殺。楊展更乘勝追擊,把張獻忠趕出了成都。

 

江裡面的戰船整整焚燒了三天才燒完,楊展派人打掃戰場的時候,才發現江裡面那些木鞘都是裝滿金銀的。於是他把能打撈起來的木鞘都打撈起來,充作軍費,很快地就壯大了聲勢,在當時,他甚至以為有了這些軍費,反清復明都不是難事。

 

很可惜,他這些錢財被自己人盯上,三年後,他就被李乾德還有自己兩個結拜兄弟暗算。

 

七殺碑與三生石就在這一場戰役中,隨著其他金銀財寶掉進了岷江裡面,楊展當年打掃戰場的時候也沒有找到這兩樣東西,就這樣直到四百年之後,被借屍還魂的李乾德打撈上岸。

 

 

那也是李乾德撈寶團夥接近後期的事情,因為風聲緊,所以他們改成在夜裏面摸黑撈寶。這一天運氣特背,甚麼都沒撈到,只撈到一口黑黑的鐵箱。

 

「我呸!」給工人們付了當天的工錢,李乾德看著眼前這一口黑黑的鐵箱,恨恨地往江裡面吐了一口痰。

 

最好箱子裡面有金銀寶貝!

 

他回鎮上買了鋸子,睡醒了就開始鋸。這口鐵箱雖然鏽了好幾層,但還是很堅固,這讓李乾德格外覺得,裡面肯定是有甚麼重要的東西。因為我們都會把重要東西放保險櫃,而保險櫃這種東西,都不是隨便可以輕易打開的。

 

花了十天工夫,弄壞了幾把鋸子電鑽,終於把這鐵箱子打開了。裡面的東西沒讓他失望,有一個一尺高的黃金塔,還有一塊黑黑的石頭鏡子。這個小塔並不像是藝術品,做工有點粗,李乾德覺得如果這個塔沒有辦法鑑定出是哪個朝代的東西,那麼它唯一的價值就是論斤秤兩看黃金的價格來賣。

 

另外一個石鏡他反而覺得有興趣,因為當他看著石鏡的時候,竟然可以從石鏡光滑的表面上看到「李乾德」的臉,而不是借屍還魂之後那個韓雲波的臉!

石鏡底下有個木質的底座,底座上寫著「三生石」。

 

喔!這下明白了,這就是傳說的三生石…所以我看進去的時候,看到的是那個投水自殺的李乾德,而不是借屍還魂的韓雲波啊!

 

至於另外那個塔,既然是跟這三生石鎖在一起,可能也是一件寶物…不過他看著這個塔,越看越覺得邪門,塔的每一層都寫了一個「殺」字!

 

慢著!我從前好像聽楊展說過,他曾經被押在七殺碑前,差點就被砍頭了…李乾德那個久遠的記憶開始復甦,因為楊展特別說了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情:所謂的七殺碑,不是一塊石碑,而是一個寫著七個「殺」字的黃金塔!

 

那麼,這個七殺碑是做甚麼用途的呢?

一時也想不透,也就擱著沒理會了。

 

 

****

 

今天夜裡那個聲音還是出現在夢中,也指定了放七殺碑的地點…

 

他翻來覆去無法入眠,乾脆起來,走到自家豪宅的地下室,按開了密碼鎖,指紋鎖,進入保險庫,從角落那個櫃子裏面拿出了一個木頭盒子。

 

他將木頭盒子拿到外面的桌子上,猶豫了一下沒打開,只是盯著盒子看。

這時候需要一點酒精來壯膽…所以他又起身,走去小冰箱那邊拿了一球冰塊,放在玻璃杯裡面,倒了一些蘇格蘭威士忌,倒頭一飲而盡。

 

連續喝了三杯之後,感覺到酒精的力量來了,眼前這個木頭盒子已經有點朦朦朧朧,沒那麼可怕了,他才緩緩打開…裡面就是夢裡那個神祕聲音說的七殺碑!

 

他趁自己還有醉意,拿了泡泡袋與牛皮紙把七殺碑捆好,放進一個裝運動服的手提袋裡面,看了一下手錶,現在是凌晨三點半鐘。

 

隔天,他按照神秘聲音的要求,將七殺碑送到了郊區一個廢棄的工廠。為了避免被指認出來,他還特地把自己那輛賓士車停遠遠的,刷了一輛U-Bike,騎車過來。

 

工廠的大門已經被破壞了,他很小心地左右張望,確認這附近沒有監視攝影機,他才拉開大門走進去。約定的時間是下午四點,不過他提早十分鐘到了,這廠區空空蕩蕩的有點陰森森,雖然自己也是名義上的鬼魂,不知怎麼地還是感覺到害怕。

 

 

總覺得需要借酒壯膽…

從前還是遊魂的時候,躲著就好了,並沒什麼好怕的…可是借屍還魂回到人間,卻開始擔驚受怕。

 

真不明白為什麼。

下次做壞事的時候,還是記得帶上一小瓶威士忌吧?

超商不是有賣嗎?

 

一個西裝筆挺的青年已經等在廠區的辦公室裡面了,他不經意看了一下四周,有些便當盒,飲料罐子,零食包等等,顯然對方早就來了,甚至在這邊待上一陣子了。

 

「嘿嘿!聽說你是借屍還魂?」這青年不懷好意,劈頭就說:「還真稀奇啊?能這樣毫無羞恥地搶了別人的身體來用。」

「但我就不是很明白,你為什麼想要活著當『人』?活著當一個人,不是很卑賤的事情嗎?」

 

 

唔…極度厭惡感侵襲而來!

一點也不想跟這個人打交道,李乾德感覺到眼前這個人,並不是一個正常的人…他是一個連「鬼」也不想跟他打交道的人!

 

尤其是身上散發出的那種詭異透頂的感覺…雖然他像是個金融界的上班族,穿著西裝梳著髮油,但是自己這個活了四百多年的靈魂有一種直覺,這個人隨時都可能抽出一把刀子捅在你身上,然後哈哈大笑看著你痛苦掙扎。

 

「東西在這裡,這就交給你,也不必還給我了!」李乾德把袋子提起來放在陳舊的辦公桌上,揚起了一片灰塵。不過他急著想結束這個惡夢,拉開袋子的拉鍊問道:「你要不要檢查一下?」

 

那青年走過來,不客氣地伸手把袋子裡面的七殺碑拿出來,扯開了泡泡袋,放在桌子上面,矮下身子歪著頭看來看去,過了幾十秒之後,才懶洋洋說道:「我還以為是甚麼大不了的東西呢?就這一個?」

頓了一下,他起身扯直了西裝外套,微笑著對李乾德說:「事情辦完了東西要放哪裡,不是你可以決定的…」

 

「還有,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你的下一個任務,是要用三生石找出清朝的王爺『豪格』轉世之後,人在哪裡?」青年用理所當然的口吻吩咐著。

 

「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李乾德雖然夾著尾巴低調過日子,但是他四百年前是兵部侍郎,也是有自己的尊嚴的!

他忿忿不平抗議:「人海茫茫,這上哪兒找去?!」

「更何況我根本不知道『豪格』長甚麼樣?」

 

「我不管!」青年嘻皮笑臉回答:「找不到,你跟你的家人,可能都會有性命之憂,別怪我事先沒警告過你!」

他俏皮地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這大腦可是用高科技直接連到網路上的超級電腦,可以無時無刻地透過無所不在的監控攝影機看著你喔!」

 

「嘿嘿嘿…」他又乾笑了幾聲:「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拜那個人所賜…你花的錢都是他的,你知道嗎?」

「還是你活膩了?」

「你不想要,可還有很多人排隊等著接受你的一切呢!」

 

活著,有時候真的是很難的事情…李乾德此時只能聽到自己心臟撲通撲通跳動的聲音,伴隨著劇烈的耳鳴…所以,那個人要回來了…

而我就是靠他的金銀財寶才有今天這一切的!

難道他想跟我要回去?

 

「喔,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吉爾伽美什』,蘇美人神話中,半人半神的國王…我們交個朋友,叫我『吉爾』就可以了!」

「人類太多,太亂,放任下去只會自我毀滅。所以,需要有我來幫忙淨化,清掃。」

「別緊張,你也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我將要帶領你們創造一個新世界…」

 

 

李乾德是真的忘記了自己怎樣狼狽逃離那個舊工廠的,就是不停拼命狂踩著U-Bike,慌不擇路,直到看到第一家7-11便利商店,才知道要停下來買包菸抽。

一根接著一根,抽了半包才感覺到自己能呼吸到空氣。

 

只記得那個廢棄工廠破舊斑駁的招牌寫著「大西紡織廠」,後來,他看新聞的時候才又想起這件事情—一大群新聞記者圍繞著K市長,七嘴八舌搶問著,「大西紡織廠連續殺人案」,警方到底進展到甚麼程度?

有沒有破案線索?

 

眼前一黑,連續殺人案?!

李乾德又給自己倒了一大杯威士忌,這次不加冰塊了,他直接咕嚕嚕喝光。

萬一警方找上門,該怎麼解釋呢?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448)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本傳開始前的閒聊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前傳 7.借屍還魂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