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6 06:00:00| 人氣55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14.謎一般的半人半神-吉爾迦美什

14.謎一般的半人半神-吉爾迦美什

作者: 冷擎

「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電梯內的日光燈像是壞掉了,忽明忽暗,從不知名的角落開始噴出黑色的濃煙,很快就布滿了電梯內部…

光天知道,這黑煙不是火災的濃煙,而是咒靈的靈體已經鎖定他的位置。

 

「黑幕結界,開啟!」

那就到結界裡來決一死戰吧!

 

「吾乃埃及法老王圖坦卡門,汝是何人?」結界中的木乃伊看起來並不是纏滿繃帶的殭屍,而是一個年輕的戰士。他頭上戴著法老王著名的黃金面具,站在金光閃閃卻又黑霧籠罩的埃及戰車上,手上拿著的是一柄長矛。

「汝可知道,驚擾法老王,必將遭受無盡的詛咒!」

 

「三界之中,都稱我為光天大定阿修羅…」光天鷹視對方,平靜地說。

 

「汝是個國王嗎?身為法老王,只接受王者與王者之間的單挑!」

 

光天點點頭:「我是國王…為了幫小順子報仇,也為了阻止你繼續危害人間,我必須消滅你…以王者對王者單挑的方式。」

 

「嘎嘎嘎!」法老王的笑聲聽起來有點恐怖:「吾乃是承接神明的旨意,控制愚昧的人類讓他們效忠在神明的麾下,不再渾渾噩噩過日子…至於汝所說,與吾單挑的理由-小順子?」

「吾不明白那是何物?」

 

「那是一隻貓,」光天耐心地說明:「一隻喚醒了沉睡在我記憶中,美好片段的小貓…牠讓我重溫了與妻子一同度過的短暫歲月的回憶。」

 

「荒謬!汝的言行,在吾看來,就是蠻族酋長未曾經過大腦思考的愚行!」

「為了一隻貓,為了回憶妻子,你這自殺式地向吾挑釁,無異是愚昧至極的行為!」

「汝可知法老王是何等至高無上的存在?!」

 

「在人間八百年,我所學會的,也就是你口中的『愚蠢』,是守護珍愛的決心…說我蠢的不只你一個…」

「你是否會想聽聽看,人類智者所說的,守護摯愛的力量是什麼嗎?」

 

「愚笨的言行!汝在吾眼中看來,只是寵愛小貓,與妻子沉溺在溫柔鄉的軟弱角色,與汝這等卑下的王對戰,若非為了掃除神明腳下的小蟲子,吾不屑為之!」

法老王高舉著手中的長矛大吼:「人類的智者?!嘎嘎!」

「吾活了三千年,總歸一句話,人類沒有智者,只有愚昧無知!吾與汝無話可說,接招吧!」

「法老王密咒-『太陽神的制裁』!」

噴發巨量黑煙的雙駕戰車,載著法老王急速奔馳,繞著光天四周轉圈。

就在繞到光天背後的位置,法老王手中的長矛射出,從背後刺穿了光天的胸膛!

 

被刺穿胸口的光天,瞬間籠罩在黑霧之中,饒是如此,仍然可以聽到他清晰的話語聲:「身為男人,活著就是要守護背後這一切,這麼簡單的道理,你活了三千年都學不來?」

「對付蠻族不聽管教的酋長,我也只能把你打趴下了,再一字一句告訴你!」

 

「嘎嘎嘎!」

「汝已經中了吾的絕招,汝以為穿過胸膛的只有一槍嗎?」

「汝低頭看看吧?」

 

光天低頭看了一眼,以穿胸而過的長矛為中心,周圍一大圈都變成黑色,正在冒出黑霧逐漸消失!

 

「汝不可能躲得過的…可悲的蠻族酋長,吾下一招將會打破你的頭骨!」

「法老王密咒-『阿努比斯戰鎚』!」

站在奔馳中的馬車上,法老王手中出現了一把巨大的戰鎚。他從側面加速衝向光天,就在與光天身形交錯的那一瞬間,巨大的戰鎚錘在光天的頭上。光天不是不想躲避,而是法老王的戰車神出鬼沒,速度又快,這一鎚連同戰車的加速度,打掉了光天的上半身。

 

失去了上半身,很快地,黑霧迅速侵蝕下半身,就在法老王停下馬車的時候,光天的身影已經被黑霧吞噬消失。

 

「嘎嘎嘎!」法老王可怕的笑聲震盪著黑幕結界…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一切都不對勁!

 

「這結界是怎麼回事?」法老王開始有點慌張,左右看了看:「蠻族酋長已死,結界怎麼可能還存在?」

 

「算了…汝這小把戲困不住吾的!」

「法老王密咒-『歐西里斯的嘆息』!」

法老王周身的黑霧越來越大,越來越膨脹,像是要把黑幕結界撐破那樣,不停地向外擴張!

 

但是結界仍然像是無邊無際的宇宙,黑霧再怎麼擴大,也還是沒辦法到達結界的邊際,更不用說想把結界撐破了。

 

「你剛才對我發動的攻擊,讓我弄清楚了你這個咒靈的屬性。」空間中驀然傳來光天的聲音,但卻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來?

「如果單純只用修羅業火,你的咒靈還是有一小部分會逃脫,繼續在人間危害…我想,小順子不會願意自己的靈魂被你拿去傷害人類。」

 

 

「嘎嘎嘎!」

「汝使用的是何種邪術?汝不要再裝神弄鬼,堂堂正正出來與吾決鬥!」

 

「我只不過是花點時間思考,該用甚麼招式可以徹底把你這個咒靈消滅…木乃伊屬木,雖然火剋木,但是這還不夠…仍需要用土,大量的土!」

黑霧中光天的身影逐漸成形,周身噴射出熊熊的火焰,靠近他的黑霧瞬間就被燒掉。

「雖然木剋土,可是很多的土一樣可以沖垮『木』屬性…我打個比喻好了,你知道『土窯雞』嗎?」

 

「放肆!汝剛才躲起來了,所以吾的密咒絕招才會落空?汝這行為並非英雄好漢!」憤怒的法老王,身形開始改變了,剛剛還是一個年輕國王帶著黃金面具,現在卻變成了全身裹著繃帶的木乃伊!

「什麼『土窯雞』?」

「愚蠢人類的垃圾食物!」

 

「你聽好了,這招叫做『小順子的憤怒』,我剛剛才想出來的招式…」

光天周圍開始漂浮著大量的岩石,令人聯想到太陽系的小行星帶的模樣。

「用大量的土將木乃伊包住,然後再用修羅業火下去烤,這樣就可以確保不會有任何咒靈逃脫了!」

 

圍繞在光天周圍的岩石,開始向木乃伊聚攏!

 

 

「嘎嘎嘎!」

木乃伊拼命地產生出各種武器,敲擊著靠攏過來的岩石。很奇怪的是,木乃伊身上似乎有某種引力或者磁力,不停地吸引岩石靠過來,甚至,被牠敲碎的碎石,也吸附在牠的身上!

「嘎嘎嘎!」

很快地,木乃伊全身就被大大小小的岩石包住,動彈不得,但牠仍然不停嚎叫著,應該就是想盡辦法要脫身,可是卻無法逃脫。

 

「熾焰絕燃!」光天將手上的氫氧焰指向團團包裹著木乃伊的岩石群:「小順子的憤怒!」

與招式名稱同時,氫氧焰像是一道流星,從光天劍指指尖脫出,光芒越來越強,星體越來越大,在來到木乃伊前面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顆巨大的火球!

 

「嘎嘎嘎!」

「吾死不足惜,吾乃是為吾所信奉的神明而死!」

「嘎嘎嘎!」

「愚蠢的人類啊,吾所信奉的神明,將會帶給你們更大的懲罰!」

「嘎嘎嘎…」

 

 

木乃伊的聲音逐漸安靜下來了。

「現在你不吵鬧了,就安安靜靜聽,人類的智者曾經說過…」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岩石在修羅業火的焚燒下變成了熔岩,將困在裡面的咒靈燒成灰燼,沒有一絲一毫剩餘。

業火燃燒的火焰,在光天哀傷的眉宇間閃爍飄忽著,當咒靈徹底被燒完的時候,火焰逐漸熄滅,岩石也降溫成為黑色的熔岩,然後又崩裂開來,變成灰燼消失在黑幕結界中。

 

「黑幕結界,關閉!」

結束對戰,電梯也恢復正常,正在往大廳下降移動中。

 

「叮!」一聲,到了大廳,門打開了,等著光天的,竟然是一個穿著名牌西裝的年輕男子。

 

「幸會!我叫『吉爾迦美什』!」這名男子神采奕奕地伸出右手,做出想要握手的姿勢。

「今天收穫頗多,暨印證了法老王的復活咒術有效,又發現了你-我們數學上稱為『奇異點』的存在。」

「我很好奇,迫不及待想知道,你是甚麼樣的存在?不是人,也不是神?」

 

 

光天一眼就認定,這個看起來相當興奮,自稱「吉爾迦美什」的男人,就是這場殭屍動亂的主謀!

 

憑的就是直覺。

 

但是…他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沒有被咒靈附身,也沒有被其他靈體控制…唯一讓光天感到震驚與不解的,是吉爾迦美什的大腦,正連接著一個極端巨大的能量!

 

他的大腦與巨大的能量之間完美地結合,思緒即時透過巨大的能量進行運算…沒錯,現代人類對這種行為所使用的字眼:「運算」。

巨大的能量,來源是一股巨大的運算力!

 

「我跟你有同樣的疑問!」光天並沒有伸出手來示好,八百年來他總是獨來獨往,沒有朋友,只有敵人:「你為什麼要製造今天這場動亂?」

再說了,光天死之前是個皇帝,他對於該怎樣交朋友的社交行為已經記憶稀疏了。

 

「喔?現在就想宣戰?!」吉爾迦美什坦然地收回了自己因為想要示好而伸出的手,似笑非笑地說:「也不過就是為了好玩,好奇。」

 

「我偶然的在一個資料庫裏面,發現了埃及法老王墳墓裡面所有的照片…運算之後了解到這是可以用來復活法老王的咒術…所以我就出錢跟故宮合辦這個圖坦卡門木乃伊展覽。」

 

「這附近流浪貓很多,剛好就抓了一隻不怕人的,沒想到還真的能把木乃伊給復活…不要說是你,我一開始也嚇了一大跳!」

 

這個吉爾迦美什似乎滿腦子都是以自我為中心,毫不保留也毫不掩飾地把一切攤在光天面前,有這種自戀般的自信…所以,他就是剛才被消滅的木乃伊口中說的那個神明?!

 

真相大白了,木乃伊是復活之後,受了吉爾迦美什的教唆,用咒靈感染人類,成為他的奴隸!

 

「我實在找不到什麼話題可以跟你聊,現在也不是聊天的時候…我在想現在是不是該直接殺了你,以確保這類的事件不會再發生?」

 

雖然自己身為阿修羅,是一個毫無是非善惡的靈體,可是眼前這個年輕人不知為何讓自己心裡面產生一種莫名的憤怒,就是很氣。氣這個明明是人卻要別人稱他為神的人,那種玩弄自己所蔑視的人類,卻又能無罪逃脫的陰謀者!

 

「依據我的計算,你有80%的機率想要在這裡動手把我給殺了…」

 

吉爾迦美什稍微向後退了兩步,後面走來兩個故宮的警衛,一左一右站在他前面,像是保鑣一樣保護著:「但是很可惜,依據我的計算,你有99.999%的機率殺不掉我,因為我的運算力分散在全世界,殺了你眼前這個男人,我還是會找下一個人來代替。」

 

「不瞞你說,剛才我已經運算過故宮這邊三百多個監視攝影機最近一個多月來的影像,你叫做光天,在員工販賣部開咖啡館,可是,你實際上不是人…」

 

「哇塞!從監視攝影機的紀錄來看,你還會瞬間移動!」

 

「呣…值得好好研究研究…」

沒等光天說話,吉爾迦美什已經轉身快步離開了。

 

「慢著!」光天急忙跨步想要追上去。

沒想到兩個警衛也突然間張開雙臂擋在他前面…看這兩個警衛渙散的眼神,不知道何時被吉爾迦美什催眠了!

 

不只是警衛,又有一群人圍過來堵住了光天…雖然他可以瞬間移動,但是看到這麼多人都被吉爾迦美什在不知不覺中催眠,他遲疑了,停下腳步注視著吉爾迦美什離去的背影。

 

確實如他所說,如果不找到吉爾迦美什大腦所連接的,那個超巨大運算能量真正藏匿的地點,眼前所看到的,負責代替吉爾迦美什傳話的人,都只是魁儡。就算殺幾百個傀儡,都只是殺掉無辜的人偶而已。

 

既然這樣,事情的真相也就逐漸浮出水面。

故宮的各樓層逃生梯都被鐵鍊鎖上,有可能是那些被他催眠的人事先陰謀計畫好的,想把所有人都困在這裡變成殭屍!

 

警方在調查過故宮這個大規模的殭屍案件之後,依據T大心理學家的判斷,這是一起「群眾集體催眠事件」。

 

透過「被殭屍抓到就會變殭屍」的心理暗示,造成一種傳染率極高的催眠效果,因而引發整個動亂。

 

T大心理學家接受熱門網路直播節目「真相百分百」採訪的時候表示,催眠是有時效性的,所以後來故宮裡面變成殭屍的人幾乎同時都恢復成正常人,這就表示,時效過了,或者同一時間接受了甚麼解除催眠的暗示。

 

 

****

 

「仙姑,財務科那邊的『收驚沐浴包』我已經送過去了,下面這一箱是要送管理科,對嗎?」小悠推著手推車,一面把一大箱的『茉草芙蓉沐浴包』放上車,一面轉頭問忙著製作沐浴包的課長。

 

仙姑探頭看了一下,點點頭說:「對對對,那一箱送去管理科,跟他們講一人一包,晚上洗澡的時候泡一下,才能收驚保平安!」

小悠推著那一箱收驚沐浴包出去了。

 

「課長,等一下『雲波古董拍賣公司』的董事長要親自來向我致歉,並且頒發慰問金…您會一起來嗎?」姚晦熟練地將乾燥的茉草芙蓉放上小秤,秤好足夠重量之後放進不織布的袋子中摺好,這樣算是做好一包。

 

「會啊,上次瘋子拿刀把妳當人質挾持,這事情鬧那麼大,當然要去教訓一下他們董事長!」仙姑停下手邊的活兒,似乎想到了甚麼,嘆了一口氣:「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連發生兩次的鬧鬼事件,讓人有一種要發生大事情的不安…」

「所以接下來的幾個活動都先延期了。」

「話說…雲波古董拍賣公司的小開,不就是妳男朋友嗎?」

 

「不不,不是啦,只是普通朋友而已…頂多偶而去看場電影,吃個飯那樣子而已。」姚晦紅著臉急忙辯解。

 

長輩問這種問題最讓人尷尬了,最好要趕快掐斷這個話頭,不然長輩會一直嘮叨下去…她用腳尖輕輕踢了一下邱婷婷。

 

「喔?乖乖牌也有禁忌話題啊?」邱婷婷會意,在仙姑講話的時候,躡手躡腳走過來,從紙箱子裡面抓了四五包沐浴包在手裡:「這幾包我就先拿去給光天大人囉!」

邊說還邊拿了紅色墨水的油性簽字筆在沐浴包上面畫了一個大大的愛心。

 

「欸!妳不幫忙也就算了,就只會搗亂!」仙姑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那一箱是要給展覽科的,妳這樣子隨便拿數字就亂了,先放回來,妳要給光天的我另外包給妳!」

 

邱婷婷早就閃到門口外面去,拿著那幾包畫了愛心的收驚沐浴包高高亮著晃了一下給仙姑看:「哈!來不及囉!」

「我已經把我的心給畫上去了!」

 

 

「叮咚!」一回頭,姚晦看到豪傑來了一則Line訊息:「我們到大廳了,趕快下來!」

 

她迅速收拾好桌子上的小秤,藥草,脫下身上的圍裙,對著課長說道:「課長,豪傑跟他爸爸到了,我們下去吧!」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