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2-17 06:00:00| 人氣50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59. 妖魔遊蕩的時刻

59. 妖魔遊蕩的時刻

作者: 冷擎

「欸,聽你這樣分析,『鋼針般的巨石化身成為銳利的長矛,穿透了時空』這一句指的是在地上的大型日晷的可能性應該是百分之一百了,但也就因此我覺得很怪!」看著奴隸們努力在挖掘這個直徑大約有二三十丈的大型日晷的同時,梟解與終於抓住了心中那個疑惑點:「你說這麼簡單的謎底,千百年來破解的人沒有幾千也有幾百人,怎麼會沒有半個人最終找出龍玦呢?」

「是不是接下來有甚麼關卡是常人無法通過的呢?」

 

「嗯…前人的智慧比之我們並沒有比較笨,我認為第一道謎底解出來的人非常多,但是我也猜想不到為什麼沒有人把龍玦找出來?」李淳風看了看微風吹拂下梟解語瀏海凌亂的臉龐,對於她的問題自己並沒有答案,只能敷衍回答:「我想只能先見招拆招,繼續照著第二道謎題,也就是『巫師的權杖在妖魔遊蕩的時刻指出方向』這個的謎底入手,摸著石頭過河吧?」

他隨手拿起地上的枯枝,在泥土上無意識地刮著。

 

「所以,聽你說話的口氣,第二道謎底你也解開了?」梟解語側著頭問,她並沒有多大驚訝,既然他數學好,解開謎底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淳風仍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過了一會又說:「第二道謎底我也不能說有絕對的把握…首先我們要確認一下,整個日晷的正中央地板上是不是有一個小洞?」

 

蛤?有一個小洞?

梟解語將信將疑地站起來,拍掉身上的雜草,踮腳尖張望了一會兒,懊惱地說看不清楚,要走過去才能看仔細。此時正巧遠處傳來馬的嘶鳴聲,李淳風也站起來眺望,原來是早上派出去往四面八方偵查的隊伍回來了。

負責偵查的突厥士兵們逐一向左賢王匯報龍城周圍的環境還有道路通向那些地方等等。兩人則是直接走向日晷的正中央,梟解語等不及了,乾脆小跑步過去,蹲在地上把剩餘的泥土挖開,果然底下露出一個銅錢大小的洞,只是洞內被泥土填滿了,但這不礙事,等一下找人把泥土挖掉就好。

「欸!還真有一個洞呢!小色狼你是怎麼知道這邊會有洞的呢?」

 

「說穿了妳就不覺得我厲害了…其實我是偷看到答案的…。」他不好意思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答案?是只有第二題有答案,還是所有的謎語都有答案呢?」一時著急,梟解與連珠炮似地一陣亂問:「那些答案都在哪裡?」

「我就知道!是不是風后的前世記憶裡面就有答案?」

 

「都不是啦!妳別亂猜了…答案就在昨天我們看到的那個放死人頭的石槽上。」

「妳還記得上面不是有刻著圖案嗎?」李淳風指了指被漫天王他們盤據的那個放死人頭的石槽的方向:「圖案中有一幅是巫師在獻祭的儀式,我看到巫師把他的權杖插在日晷正中央的地上…」

「所以我推測這邊有個小洞,可以用來插權杖。」

 

「原來是這樣啊…你也看得太仔細了吧?連這種細節都不放過…」

梟解語皺著眉頭盯著李淳風:「以後你肯定不會是一個好丈夫,你的老婆任何小毛病都逃不過你的法眼,偷偷挖個鼻屎摳一下腳都會被你嫌…」

她看了一會兒李淳風,然後撇開頭拿了根樹枝挖著地上的小洞繼續說:「不是我囉嗦,你要知道,小毛病看多了,就會變大毛病!」

「本來恩恩愛愛的兩個人,一旦互相發現對方的小毛病,持續累積之後,很快就由愛生恨了!」

「這是我的美姿美儀老師教的,做郡主的要一整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莊重,一絲不苟,只要稍有不注意,就會被夫家嫌棄…」

講到後來她又自己否定了這件事情:「但我覺得這樣好累,是人就有小毛病,對吧?」

 

「是啊,但我總是認為,有些小毛病才顯得自然…」他正要講「別擔心,如果我討了老婆,絕對不會在乎對方的任何小毛病的!」這句心裡話,沒想到話還沒出口,左賢王已經帶著一隊人走過來,哈哈大笑道:「好消息!好消息!」

 

甚麼好消息啊?這麼興奮?

「甚麼有趣的事情?說來聽聽,也讓本姑娘高興一下!」聽到有好消息,梟解語馬上跳了起來,跑到左賢王面前急著問。

 

其實他還蠻愛這樣子跟梟蠻子兩人一搭一唱隨性聊天的氣氛,也就因此,李淳風對於左賢王突然出現打斷他的話有些不舒服,但也不好明顯表示出來,只是默默不語。

唉,真怕她誤會,她都說我未來可能會是一個挑剔老婆摳腳挖鼻屎的壞丈夫了…還是得找個機會好好解釋…姑且不管有沒有這個緣份,私心想想,總都是希望在自己喜歡的人心中留下好印象的啊!

話說回來,原來郡主也是會私底下挖鼻屎摳腳皮的啊?!

無妨,想想也覺得很可愛。

喜歡一個人,就是要好的壞的都包容,對吧?

想多了心裡面的小糾結,也就沒特別注意聽左賢王一開始說了些甚麼,中途才開始注意

 

早上派出的偵查隊說,龍城四周雖然山嶺環繞,但是山路還算四通八達,除了我們來的那條路之外,另外還有四條路通往北方,東方,西方,西北方…更重要的是,昨天被沖散了的我族勇士們,已經在山谷南邊整頓好隊伍,等待本王號令一下,隨時可以南北夾擊山谷裡漫天王的軍隊,殺他一個片甲不留,以洩本王心頭之恨!」他高興地講著,如果不是言語的表現,單從表情上還真的看不出來說他仍然怨恨昨天晚上吃的敗仗。

現在整個地理環境明朗化,反過來想,左賢王真正高興的,可能是如果漫天王突然殺過來,至少還有四條路可以逃命,不至於被困死在這邊。

有路可以逃命,人當然就精神奕奕了。

 

「哪…我們這邊也有好消息!」說著帶領左賢王往李淳風這邊走,指著地上的小洞說:「諾!這邊這個小洞!」

「就是第二句謎語『巫師的權杖在妖魔遊蕩的時刻指出方向』的答案!」她看了一眼驚訝又興奮的左賢王:「至於這個小洞要如何『指出方向』?」

她走過去站在李淳風身後,兩手搭在仍蹲在地上他的雙肩,俏皮地對左賢王點點頭:「…嘿嘿嘿,那就得要問問李淳風,李大人了。」

 

「…李大人…此事當真?」左賢王學著漢人拱手彎身詢問。後面一大群的突厥士兵也拉長了耳朵…趙德言更是不知何時從哪裡冒出來,兩眼發直盯著李淳風,看起來龍玦像是他心上最疼的一塊肉那樣。

 

今天梟蠻子怎麼不太一樣?

還這麼溫柔地將雙手搭在我肩膀上?

不認識的人看了只怕以為我們兩個是男女朋友關係呢!

難道…難道昨天晚上我對她做了甚麼需要負責一輩子的事情嗎?

但是我實在沒任何印象啊!

只記得扔了一堆火球,閃電,雪球,還有龍捲風之後,突然就兩眼一黑不省人事…

天啊!完了…會不會等一下被她插幾刀?

 

「欸!小色狼,你說話啊!大家都在等著你揭開謎底呢!」梟解語察覺到了李淳風的不對勁,低聲問他:「怎麼稱讚你幾句之後人卻臉色發白,全身發抖呢?」

 

「我…梟蠻子…我是不是做了甚麼對不起妳的事情呢?怎麼今天早上到現在,妳對我好聲好色的…這樣我心裡面慌啊…。」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足了膽子問。

梟解語板著臉懶得回答,過了一會兒重重「哼!」了一聲:「我在問話呢?你回嘴哪什麼無厘頭的答案啊?」

 

「不是我無厘頭,我計算過了,按照統計的結果,只要妳對我和顏悅色的時候,有很大機率接下來馬上會露出妖魔本色,狠狠修理我一頓…所以…能告訴我,我昨晚有沒有對妳做了甚麼不可原諒的事情嗎?」

 

蛤?他問這個跳痛的問題是怎麼回事?

昨晚他除了很英勇地保護本郡主,然後被本郡主從背後開槍打昏之外,甚麼都沒做啊?幹嘛怕成這樣?

啊!!我知道了!

我想起來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本郡主都忘了張開郡主的氣場啊!

據說被老虎咬過沒死的動物,只要聽到老虎吼叫,就會嚇到自己昏死過去。

小色狼現在不就是這樣子嗎?

平日伺候本郡主習慣了,已經產稱了奴性,現在本郡主只是收斂了氣場,稍微放下身段對他客氣一點就嚇成這副樣子,

也好,害怕也是一種忠誠,恩威並施才是郡主的最高境界啊!

 

「哼哼!小色狼,你知道就好,為了贖罪你就好好努力,趕快把龍玦找出來,本郡主會認真想想該如何赦免你的罪過…。」她覺得這樣子還不夠,露出一個妖媚的微笑,用食指頂著李淳風的額頭推了一下:「好了啦!趕快跟大家說說該怎樣解開第二道謎題吧?」

 

我真的對梟蠻子做了甚麼不可饒恕的事情了!!毀了…。

如今只能背負著天大的罪惡,捨命把龍玦找出來,將功贖罪,否則下半輩子只能活在恐懼之中了吧?

「是…是…我現在就跟大家說明…」

在惡魔手下辦事,好好幹應該就不會被殺掉,對吧?

他鎮定心神,緩緩站起來,也對大家拱拱手:「關於第二道謎題『巫師的權杖在妖魔遊蕩的時刻指出方向』,我是看到了石槽上刻著巫師祭天的圖片,發現到當年匈奴在龍城祭天的時候,會把權杖插在這個巨型日晷的中心。」他指指地上的小洞:「就是這個小洞,在特定的時刻,權杖的陰影會指出地獄之門的位置。」

 

「哈哈哈!非常好,非常好!」左賢王拍拍手:「拿酒來,我們喝點酒慶祝一下。」左右士兵馬上拿來了馬奶酒讓左賢王痛飲。

本來一言不發的趙德言卻皺眉問道:「雖然說把權杖插在這個地方,在特定時刻可以找到地獄之門,可是我們並沒有『巫師的權杖』啊?」

 

這個可疑的趙德言,看那個表情就知道他想拿到龍玦想瘋了!

什麼事情發生都面無表情,唯有談到龍玦的時候,眼睛還發亮呢!

哼哼,本姑娘盯住你了,是敵是友,遲早你要現出原形…。

但是他問的問題也是有道理,現在去哪裡找巫師的權杖呢?

梟解語用手肘拐了一拐李淳風,要他趕快把謎底揭開,他應該知道哪裡去找出巫師的權杖吧?

 

看似胸有成竹地微笑著,李淳風回答:「有的,這個權杖不是甚麼特別的東西,我想當初中行說設計這個謎題的時候,並不是故意要為難尋寶者,他想的是,謎語中的事物,最好是千年不變的…可是千百年來的尋寶者都把事情想太複雜了,總以為謎語中的事物是特別的神器…其實並不是。」

他緩緩走著,指著地上的巨大花崗岩日晷:「謎語中這個『穿透了時空』的句子,表面上看起來是多餘的,似乎是為了文學上的感受而存在,但是,日晷,天文曆法,日昇,日落都是千年不變的…所以穿透了時空就是指出千年不變這個要素。

 

「因此,巫師的權杖也是千年不變的事物。」接著,他轉身指著站在馬廄旁邊那些奴隸們:「我觀察過了,草原上的牧羊人,每個人的牧羊手杖長度都相同,就我所知,千百年來,草原上的牧羊人,用的牧羊手杖長度、形狀都維持不變。」

 

「所以,你是說,那些奴隸們手上拿著的牧羊人手杖,就是『巫師的權杖』?」趙德言像是中了大獎一般,睜大眼睛又是驚訝又是高興。沒等到李淳風回答,他迅速飛奔到奴隸身旁,搶了一把手杖,又飛也似地跑回到了日晷的正中央,將手杖插在地面上的洞中,興奮地抬頭問:「然後呢?然後該怎麼做?」

 

李淳風雙手握住牧羊手杖,用力往下戳,不過他似乎力氣太小,沒甚麼反應。趙德言見狀也明白了,這個手杖其實還有鑰匙的功用,因為只要地毯式地搜索整片龍城區域,就一定可以找出地獄之門在甚麼地方,可是打開地獄之門仍需要鑰匙,關鍵就在於這把手杖。趙德言的力氣相當大,不等李淳風使力,他運勁向下,牧羊手杖入洞約兩吋之後,眾人聽到遠方傳來「喀…喀…喀…」這種低沉又悶悶的聲響,很明顯的是某個沉重的機關被觸動了。但是在山谷的回音干擾之下,「喀…喀…喀…」不絕於耳,實在沒有人有辦法聽出來到底被打開的機關在甚麼地方?

 

拍拍手上的塵土,李淳風鬆了一口氣:「現在只要等待『妖魔遊蕩的時刻』來到,權杖的陰影會指出地獄之門所在的地方了。」

不過趙德言並不罷休,他急切地催促著:「依我看,這個『妖魔遊蕩的時刻』不就是太陽下山最後那一瞬間嗎?」

「既然太陽總是在西邊落下,那麼巫師權杖的影子必然出現在東邊,根本不用等到太陽下山的時刻,我們現在派人往東邊搜索不就得了?」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506)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60.夕陽之下影子重合就會成為夫妻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58. 霸氣是任何女人都無法抗拒的屬性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