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7-24 07:00:00| 人氣60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17.這種小場面我來就好了

作者: 冷擎

17.這種小場面我來就好了

 

「官差大人,我們住店的客人都是善良老百姓,您要不要坐一會兒,小的一間一間房叫醒來給您問話?」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後,一隊衙役大約有七八人衝進來,馬上就要上樓梯搜查,店小二怕打擾到客人弄壞了生意,連忙雙手平伸擋在樓梯口不讓官差們上樓。

 

「滾開!你這住宿名簿上寫著的李淳風就是殺人犯!」為首的衙役一手虎口直接支在店小二脖子上,叉著他脖子將他推黏在樓梯旁的牆上:「一人一間,要注意,殺人犯有可能會妖術,隨身帶有兵器,同時搜!別讓犯人跑了!」

 

才聽到急促的敲門聲,梟解語就已經警醒了,她迅速蹲在床邊叫李淳風起來,出事了,衙門來抓殺人犯!李淳風沒有過這種半夜逃命的經驗,昏昏沉沉地沒辦法一下子就清醒,情急之下,梟解語又抄起了李淳風擦腳的抹布,沾了水直接在他臉上胡亂抹了幾把。

「妳…妳…做甚麼,這抹布好臭!唔…!」

誰叫你不肯醒來?才抹兩三下就大呼小叫?梟解語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抹布塞在李淳風嘴裡…。

「你現在是殺人犯,衙門應該是把劉大人的死算在你頭上了!」

嚇!現在他不得不清醒了,拿下嘴裡的抹布:「我…我沒有殺人…我要出去跟官差們說清楚!」

「安靜!跟我來就是了!」梟解語一把搶過他手上的抹布,又塞回他嘴裡:「你沒聽過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嗎?」

「衙門大牢我也進去過,沒有一個人是好東西!你要進去就先給你打幾十棒殺威棒,然後扔進牢裡面三天不給你吃喝,沒死再來問案,懂嗎?」

「唔…!」還是先安靜跟著,如果能出得去,最好路上能遇到同朝為官的其他官員,說不定就能請同僚代為申冤洗刷冤屈了。不過抹布太臭了,他還是拿下來扔到一邊。

看來梟姑娘選擇上樓梯來第一間是對的,因為大門就正對著樓梯,要逃走比較容易。

 

「碰碰碰!衙門查案,快開門!」衙役用力敲著房間的門,梟解語拉著李淳風躲到門邊蹲低姿勢,任由官差衙役拼命亂敲,也不去應門。

「犯人在這一間!做賊心虛不敢來開門!」敲門的衙役大叫。

「笨蛋,你不會用撞的嗎!閃開點,讓我來!」衙役的頭頭大聲怒罵,同時像一頭牛似地用力把門撞開:「給我搜!」

 

就在門被撞開的那一瞬間,梟解語抓住剛才她睡覺時坐著的板凳的一隻腳,倏地將板凳對著窗戶扔去,看來她是用了很大力量,整面窗向外面塌落下去,破曉的曙光從破洞缺口灑進屋內。

「人犯跳樓逃走了!快下去追!」衙役們還沒有看到躲在門後的兩個人,馬上又掉頭下樓跑到大街上東張西望。大清早的大街上沒有人,被扔出來的板凳與破窗摔在大街正中樣,斷裂成碎片。

「上當了!犯人還在樓上!」衙役們驚覺中計,馬上衝回客棧樓上的房間,但是房間裡面早就空空蕩蕩沒了人影。

「在那邊!有兩個人從後門溜走了!快追!」眼尖的衙役還是看到了兩個人逃跑的背影,連忙呼叫其他人一起跟上加入追捕的行列。

「分頭包抄,不要讓他們跑了!」

 

如果像是昨天晚上那樣,只有一個蒙面殺手在追,要逃過追捕對梟解語來說機率很大,可是現在是一群衙役,分頭包抄,而昨天晚上跑到快斷腿的李淳風還沒有恢復,一面跑一面咬牙忍著,看起來像是要抽筋了。

終於,兩個人被衙役們堵在一條死巷子裡面,前無退路,後有追兵,無路可逃了。

「看你們還往哪裡跑?」

「乖乖束手就擒,以免還要受皮肉之痛!」

「殺人償命,殺害朝廷命官乃是重罪,再繼續抵抗就罪加一等!」

 

可惡,看來不殺出一條血路是不行了!手上拿著短刀,面對著堵住巷子的這一群衙役,得先找出他們之中哪一個是最容易被掠倒的突破口才行!

有了!右邊數過來第三個,他走路的步伐不穩,持刀的氣勢薄弱,從這一個下手準沒錯!

轉頭看了一下李淳風,梟解語做好了殺人的準備,低聲命令道:「我數到三,你就跟著我跑,不要回頭,聽到沒有?」

 

「梟姑娘…他們人多,我們最好還是不要硬闖…這種場面讓我來解決就可以了。」

看著梟解語手中亮晃晃的刀子,他有點擔心雙方發生衝突之下難免會有死傷:「妳不用那麼緊張,很快就結束了,我保管妳安全無事!」

 

喂!現在不是比誰死的壯烈的時候吧?我梟解語一對二就很勉強了,你是哪根筋不對勁在這時候逞英雄啊?

「你不是他們對手,不要在這裡添亂,跟緊我,我數到三就…喂!你這麼想死啊,快退回來!」

李淳風沒有理會梟解語在背後叫罵,走到了衙役面前,拱手說道:「各位大人,本官有要事在身,不能在這邊繼續耽擱下去了。」

一邊雙手開始結印,同時帶著歉意說明:「因為發動奇門遁甲的幻星術需要唸咒語,請各位大人給本官一點時間,很快事情就結束了…」

 

「弟兄們小心!李淳風要使用妖法了!」

「就說他會妖法,咱們早知道帶上狗血了!」

「不好!他要開始作法了!」被梟解語相中最膽小的那一個差役看到李淳風口中唸唸有詞,雙手迅速結出詭異的手印,嚇得大叫:「快逃啊,不逃會死啊!」

「大家不要被嚇到了,頂住,不要退,誰逃跑我立馬就斬首他!」衙役頭頭臨危不亂,仍然站在眾人正中央,持刀指著李淳風,同時左右迅速張望,確保沒有人臨陣退縮。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颳起了大風?」但是眾衙役們也沒有人能再向前跨出半步,因為保護施術者的旋風颳得每個人不得不用手護住臉面。

 

望著李淳風背影的梟解語此刻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沒有衝上前去拉住他,似乎被他那一副必勝的氣勢給壓制住了?

怎麼可能?我梟解語的氣場在全天下不是排第一就是排第二…

唔…這個沉重的風壓是怎麼回事?不是我不想動啊…真的是被咒語捲起來的狂風壓著動不了啊!

 

狂風中李淳風仍然淡定結印念著:「奇門遁甲,幻星術!」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隨著他目光所及,每看到一個衙役就念出一個星宿的名稱:「角、亢、氐、房、心、尾、箕、斗、牛、女、虚…聽令!」

「幻星附身!」

轟然一聲巨響,狂風瞬間消失,眼前十一個衙役整整齊齊單膝跪地,低頭恭敬齊聲大喊:「本星宿願聽風后差遣!」

 

不會吧?這些本來應該是只有在戲台上才會發生的事情,怎麼連續幾天都發生在我身邊呢?而且…似乎有那麼一瞬間,李淳風的背影像是巨人那麼可靠,那種征服一切少女心的偉(中)大(二)存(度)在(爆)感(發),如果梟解語有力氣穿過他護身的風壁的話,她一定會毫不遲疑地依偎上去!

現在風停了,十一個衙役都中了幻星術,似乎都被天上的某一個星宿給附身,恭恭敬敬跪在李淳風面前接受號令。

張大了嘴巴,梟解語連一句吐槽的話都說不出來。(到底是怎麼在這麼多人面前耍中二還完全無感的啦!)

 

「你們就回到衙門裡面坐好,直到法力退了再說吧!」也不知道該叫這些星宿們做甚麼,不如都回去鬼混吧!李淳風吩咐完畢,十一個人迅速起身,整齊一致地整隊排成一縱列,「一、二、一、二」小跑步喊著口令離開死巷,即使跑遠了都還聽得到他們「一、二、一、二」精神充沛的口令聲。

 

「唉唷!好痛!」梟解語一腳踹在李淳風屁股上:「小色狼,你很行啊?有這種本事昨天晚上怎麼不使出來?」

李淳風本來還覺得自己在女孩子面前露了一手英雄氣概,想說梟解語應該是少女心大爆發,佩服得五體投地,等一下應該會對他刮目相看,溫柔體貼。沒想到她上來就是一腳,把他的英雄心踹得粉碎。

 

「我…我這個幻星術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念咒語需要時間,對方動作那麼快,怕來不及施術…」咦?為什麼梟姑娘兇巴巴的我就要低聲下氣啊?話講了一半驚覺不好,於是又抬頭挺胸理直氣壯地回答:「可是妳也有不對的地方啊!昨天晚上妳就拉著我一直跑,我要說甚麼不是挨上一拳就是被塞抹布,妳都沒有給我時間施展奇門遁甲啊!」

 

「嗚啊!」又是一腳踢在他大腿上,其實李淳風本來有料到梟解語會突然再來一腳的,所以側身避免屁股被踢,還用手護住自己肚子以免露出破綻中拳,沒想到她這一腳是用掃的,踢在大腿上也是痠麻難當。

「反了嗎!敢回嘴?本姑娘就不信,你那個腦袋也不過只能算月亮,算太陽,算甚麼五星運行,要拿來算本姑娘的心思,你十個腦袋也不夠用!」

這個不知感激的白眼狼!梟解語惱怒地罵道:「昨晚是你害本姑娘使盡渾身解數才勉強脫身,更別說我扔出去的那個珍貴的粉餅盒了,裡面的化妝粉可是天下最珍貴的化妝粉啊!為了救你只能忍痛扔了,你賠給我!」

她跺腳含著眼淚生氣罵道:「現在你叫我拿什麼來化妝去見救命恩人呢!」

 

天下最珍貴的化妝粉,那是什麼東西呢?李淳風不知道她的化妝粉只是掖庭能買到的便宜化妝粉,看她氣呼呼又淚汪汪地信以為真,自覺理虧了,只能軟下身段暖聲賠不是:「梟姑娘,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事情這麼嚴重…如果遇到你的救命恩人,我就當面給他鞠躬賠不是,那個化妝粉是為了救我而扔掉的,我一定會想辦法賠!」

 

認輸了是吧?本姑娘既然贏了也就沒有必要再讓你難堪了。

收了短刀,梟解語又拿了方巾把手上因為緊張而沁濕所流的汗擦乾淨,嫣然笑道:「知道賠不是就好,走吧,趁現在天色還早,我們趕快出城去,以免等一下不知道又再有哪一路人馬出現要抓你。」

她還真是厲害,要哭要笑收放自如啊…李淳風心裡面由衷地讚嘆。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606)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18.女人天生就帶著迷惑男人的魔法!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16.等等,孤男寡女同房好嗎?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