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0-26 06:00:00| 人氣1,07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44.年輕人玩不過老狐狸?

作者: 冷擎

44. 年輕人玩不過老狐狸?

 

「很好,祢終於來了,沒讓本姑娘等太久。」漆黑不見五指的空間裡,梟解語正襟危坐,對著面前黑暗中隱隱約約透過來的強大氣場說話。

過了一會兒,巨龍那雙燈籠般巨大的雙眼從幾層樓高的地方慢慢降下來…直到與梟解語幾乎平視的位置。

像是狂風般吹拂的龍之吐息吹得她幾乎要向後躺倒,不過她堅持著郡主的坐姿,挺直腰,硬是沒舉起雙手護住自己的臉。

「吾所見過的,『九曲龍尾』的寄宿者,就汝的資質最為駑鈍,至今為止才學會龍閃這一招…呣…汝聽好了,『九曲龍尾』還有『龍縛』、『龍破』、『龍斬』…」神龍自顧自說著,突然間梟解語舉手叫道:「停!!祢說那麼多幹麼?祢到底有沒有打過架啊?」

 

被突然插嘴打斷,神龍倏地拉直身子,像是巨大的眼鏡蛇直立起來那樣,盯著梟解語看了一下子,才回答:「打過,跟很厲害的傢伙打過…。」

 

梟解語「啪!」一聲打了一個響指:「那祢應該就知道,打架的時候手忙腳亂,叉對手眼睛,揪對手頭髮,扯對手耳朵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想要用哪個招式呢?!就是平常慣用哪一招,把那招反覆使到徹底為止就好了,懂嗎?」

 

神龍晃了晃巨大的頭顱,抬頭眼睛看向漆黑的遠方,此時梟解語才發現,原來神龍身上微微閃爍著青藍色的光芒,難怪自己在黑暗中能看到祂。

 

見神龍看著遠方不說話,梟解語覺得可能講話傷到了祂的自尊,於是放緩了語氣:「龍哥,祢厲害,祢是無敵的,剛剛祢講的那幾招甚麼『龍縛』、『龍破』、『龍斬』我明天就練一練,改天使出來把大家都嚇死,這樣祢收我這徒弟也感覺到萬分光彩,對吧!」

 

神龍的表情看起來像是笑了,祂長長嘆了一口氣:「幾千年來,汝還是第一個敢用『龍哥』跟吾稱兄道弟的,有意思,汝還真是膽大包天啊!」

說完,又把頭降下來,到了與梟解語平視的高度,繼續說:「過往吾所見過的人類,不是跟吾要絕世武功,就是希望吾再多給點甚麼好處…汝還真的特別怪,與吾從前所遇見的人類不同,對吾給的武功不屑一顧…」

「唉!吾還真不知道汝是笨到看不清這些武功的價值,還是汝真的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

 

 

「龍哥,我的事情不打緊,今天在這邊等祢,為的就是幫小色狼…喔不,他叫李淳風,就是把龍角金刀插在心臟上的那一個人…我想說,龍哥見多識廣,博古通今,一定知道阻止小色狼被黑暗吞噬的方法吧?」一邊說,梟解語的眼睛叭眨叭眨地看著龍哥,她知道自己這雙水汪汪大眼睛這麼樣眨著,會像星星一樣散發出令人無法拒絕,又可愛至極的光芒。

 

很可惜,她這招對爬蟲類無效:「渺小的人類啊,汝需要知道,龍角金刀具有最高等級的龍族幻術法力。吾只能這樣說,那小子…也不該這樣說,應該說是吾的老友風后,內心邪惡的那一面會被幻術放大,先是仇恨的部分,後是慾望的部分…」

「但是幻術本來就是虛無的…本來就不存在的事情,汝要吾如何解除呢?」

 

 

唉呦,這龍哥活了幾千年了,只怕跟本姑娘之間的年齡代溝有幾千條吧?

講甚麼還真的聽不懂欸!

皺了皺眉頭,她食指與拇指叉著下巴,歪著頭說:「龍哥,祢能不能講白話啊?我聽不懂欸!」

神龍沒回答,又像條眼鏡蛇那樣立起來,過一會兒說:「吾該走了,吾友風后是否能通過這一關,那就得看他的造化了…即使是老友,在龍族律法之前,吾也是必須要保持公正的啊!」

 

 

既然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心裡面盤算了一下,這事情還是得慢慢來,至少今天有了一條線索,我聽不懂沒關係,說不定小色狼能懂!

「好吧!龍哥,祢慢走…喔,對了,再問祢一個問題…祢認為我美麗嗎?」

 

神龍像是被閃電劈中一樣,瞬間僵直了身體,巨大的頭顱有點搖搖欲墜,祂緩緩低下頭,半瞇著眼露出厭世的表情:「渺小的人類啊,汝是不是該想想看,如果換作是汝,地上一隻螞蟻問汝牠漂不漂亮,汝會怎麼回答呢…呢…呢?」話還沒說完,神龍就走了,空間中迴盪著祂話尾的回音。

 

什麼嘛!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神龍說我漂亮,或許我就更有膽量去接近二郎了啊。

 

 

****

 

 

下午裴寂從昏迷中醒過來,發現自已經躺在自己官舍的床上了。可是明明記得昏倒之前還在晉陽宮的日晷儀廣場上啊?記得就是在那個日晷儀被姓梟的野丫頭劈開滾在地上的時候,就失去知覺了。

不對啊…

想想也怪可怕的,那個梟丫頭的武功未免也太深藏不露了吧?

竟然砍斷了所有刀斧手的兵器,更不知道用甚麼手法把日晷儀斜劈成兩塊!

還有,那個道號鬼谷子,實際上就是朝廷要捉拿的殺人犯李淳風,竟然神機妙算,分毫不差地算出了日蝕的時間…

如果把這一切一切不可思議的事情串聯起來,難道說,劉文靜講的「龍玦」的事情是真的?

 

不行,這事情太大了,一定得趕快去弄個明白!

裴寂起身整理好衣冠,正要出門,後頭僕人問說是不是先吃完飯再走?

裴寂罵了幾聲去去去,三步併作兩步,急急忙忙往劉文靜所在的太原縣衙門走去。

 

 

來人通報晉陽宮副都監裴寂求見時,劉文靜正在後堂批公文。前幾天自己興沖沖去找裴寂講龍玦的事情被他恥笑了一陣,心高氣傲的劉文靜這幾天心裏面老大不爽快。沒想到早上唐國公在晉陽宮的日晷儀廣場藉預測日蝕比試道行高低時,裴寂又演了一齣鬧劇,差點把天底下唯一一個可以找到龍玦的李淳風給殺了,更是令劉文靜嘔氣。

不過,識時務者為俊傑,裴寂可是唐國公最信任的謀士啊!

不管怎麼說,如果要靠唐國公賞識提拔,非得走裴寂這條捷徑不可,沒他在唐國公面前推薦,只怕自己這一輩子都只是個窮縣令,翻不了身。

 

生氣歸生氣,劉文靜最終還是放下筆,恨恨地吐了一口痰,起身親自到門口鞠躬哈腰迎接「老朋友」裴寂進來。裴寂也不說甚麼客套話,劈頭就問起龍玦的事情,劉文靜一五一十耐心地解釋說明了。

裴寂聽完沉默不語,喝了幾口茶,又在內堂來來回回踱步,最終他拉住劉文靜的手,嚴肅地問道:「老劉,你說得到龍玦的人,就能得到天下,這事情可是千真萬確?」

劉文靜點點頭:「裴老,剛才都跟你說了那麼多龍玦的事情,秦始皇,漢高祖都是靠這龍玦爬上皇帝寶座的,這事情絕對不假!」

 

裴寂露出一副懷疑的表情:「你說這事情不假,那這事情的源頭是誰說的呢?」

 

 

「鬼谷門派的至亨道長啊!」劉文靜信誓旦旦斬釘截鐵地說:「就是李淳風的師叔至亨道長說的,江湖上人人皆知。」

 

「咦!那麼這個至亨道長既然知道龍玦的秘密,幹麼不叫自己的師姪去把龍玦找出來,自己當皇帝?還把這麼寶貴的消息放出來,你不覺得很怪嗎?」

 

「裴老,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一點也不覺得怪!」

「這至亨道長確實是有野心想找出龍玦的,因此暗中聯絡了一些江湖豪強。但是十年前不知道怎麼回事,聽說至亨道長發瘋之後失足墜落山崖死了;也有人說是退出道教成了江洋大盜。總之,本來他聯絡的那一幫人就紛紛四處查訪李淳風下落,想要早一步抓住李淳風,搶先找出龍玦。」劉文靜急得牙齒都咬出聲音了:「你想想看,天下豪強都要搶的李淳風,平白無故跑來我們這裡,這不是天意要我們舉事推翻皇上嗎?事成之後,你我榮華富貴享之不盡啊!」

 

終於,裴寂也被他說動了,確實這是個天大的好機會,如今天下即將大亂,各地英雄好漢哪一個不是摩拳擦掌想要造反的?

龍玦在這個時間點出世,不就是順應天下大勢嗎?

「老劉,你說的對!我現在就馬上去稟告唐國公,撥一批士兵給你,有勞你親自護送李淳風去找出龍玦!」劉文靜聽了心中也是雀躍萬分,自己本來就想請纓擔任這項探險任務的領隊,既然裴寂願意在唐國公面前推薦,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計畫確定之後,裴寂又匆匆忙忙跑回了鷹揚府,找到了正在內堂休息打盹的李淵,把這事情的來龍去脈一股腦兒都說了。雖然裴寂講得口沫橫飛,興高采烈,但是李淵越聽越害怕,搖搖頭擺擺手說:「造反的事情還是別提了,我這唐國公位子坐得還挺舒服的,如果沒有十成把握,還是不要貿然行事比較好。」

 

裴寂當然知道李淵優柔寡斷的個性,前幾天李淵也還在跟二郎討論龍玦即將出世的事情,現在變成了縮頭烏龜嘴上說不敢造反,其實根本是裝的,他正經八百地看著李淵說道:「老大,龍玦這事情,於公而言,龍玦隨便被天下哪一個鄉巴佬拿去,他當上了皇帝,你這唐國公只怕就要被安一個前朝降臣的罪名砍掉腦袋。」

「再說了,於私而言,咱們一群人天天在晉陽宮吃喝玩樂,您也知道,晉陽宮可是皇上的行宮啊,裡面的宮女都是皇上的妃子…呃…皇上的妃子陪老大您喝酒陪睡,事情要是傳到了皇上耳朵裡,只怕您腦袋不保啊!」

 

 

不會吧?怎麼聽裴寂這樣分析,進也是死,退也是死,不動還是死!

李淵有點慌了:「欸,老裴啊,別把事情想那麼嚴重嘛…皇上是我的親表弟,怎麼說也會看在這情分上饒我一命啊!」

 

裴寂冷笑了幾聲:「哼哼!老大你這就一廂情願了,想想看,皇上要殺楚國公楊素,找了太子來一起吃酒。吃到一半偷偷傳了一杯毒酒要毒死楊素,沒想到竟然不小心毒酒傳給了太子,太子一命嗚呼了,皇上連眉毛皺都沒皺一下。」

 

「至於楚國公楊素,稍後不也被賜了一杯毒酒給鴆死了!您這唐國公是皇上親表哥,人家楚國公可是幫助皇上奪嫡,挺著皇上爬上皇位的人吶,還不是莫名其妙給殺了?」看到李淵臉色蒼白,裴寂知道只需要致命一擊就可以手到擒來了:「再說了,另外一位挺著皇上登基的功臣高熲,跟咱們帳下那個刀人賀若蘭的爹爹賀若弼兩人私下抱怨了皇上兩句,被人告發,兩個人不也都是被皇上給喀嚓了嗎?」

「您這淫亂後宮的罪名,只怕跳到黃河都洗不清啊!其實您也心知肚明,皇上派高君雅、王威兩個將軍在您身旁,不就是密切監視您的一舉一動嗎?」

 

 

噗通一聲,李淵跪倒在地上,抱著裴寂粗短的大腿哭著哀求:「老裴啊!看在咱們兩患難之交的份上,你千萬要想辦法救我啊!」

「聽你這樣分析,龍玦出世,根本就是我李家的末路,我們現在就一兩萬人的兵馬,拿甚麼本事去跟天下英雄豪傑去爭搶龍玦呢?我這下是死定了!」即使是老朋友了,但李淵突然間跪下抱住自己大腿的舉動還真嚇住了裴寂,他連忙把李淵扶回座位上:「老大,我今天來就是要跟您報個好消息的!我已經跟劉文靜講好了,讓他帶著兵馬護送李淳風去找龍玦。只要一找到,嘿嘿,得到龍玦者就可以君臨天下…這皇帝的寶座,自然是老大您來坐囉!」

 

真的?老裴果然厲害,都已經安排好了?

「老裴啊,你的神機妙算,即使連漢朝的張良再世,也是望塵莫及啊…只不過…只不過這劉文靜,能信得過嗎?他不會拿了龍玦之後自己當皇帝吧?」裴寂對這個問題早有準備,哈哈大笑說道:「老大,狡兔有三窟,收買李淳風的忠誠是一窟,派劉文靜護送是二窟,至於第三窟嘛…嘿嘿嘿,我就先不說了…這三招同時出手,我就不信拿不到龍玦!」

 

李淵滿意地點點頭:「好,關於赦免李淳風死罪的事情,你立刻去辦!同時也交待下去,這幾天都以上賓的禮數來款待他,務必要做足了人情,讓他找到龍玦時,只會一心想著回報我的恩情,死都不會將龍玦交其他人!哈哈哈哈!」

 

 

 

連續幾天隆重盛大的宴會款待之後,李淵按照劇本編排的,領著自己的家眷,跪在李淳風面前,懇請李淳風一定要為天下蒼生著想,趕快找出龍玦,交到李淵手上,由他親自面交給皇上,這才能確保其中不會被任何奸臣匪徒攔路打劫,禍害蒼生。

 

既然是皇上親表哥唐國公這麼隆重的款待與請託,年輕的李淳風當然是徹底相信了,而且也滿口答應,只要找到龍玦,第一時間一定會交到李淵手上。

 

如此,事不宜遲,劉文靜也點好了兵馬,擇日就要帶著李淳風出發。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1,076)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45.女人賞女人耳光只是因為生氣嗎?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43. 被黑暗吞噬就是白天發生鬼壓床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