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0-12 06:00:00| 人氣78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40.一決高下吧!上一代的恩仇今天就做個了斷!

作者: 冷擎

 

40.一決高下吧!上一代的恩仇今天就做個了斷!

 

「哈哈哈!正合我意!」鄭觀音毫不掩飾得意之情,轉頭問法琳道長:「對於芙蓉子下的戰帖,道長是否願意接呢?」

法琳道長微笑道:「這個出題方向甚好,只是太籠統。貧道不才,想就這個方向再更精確一點,敢問兩位仙長,未來的哪一天,太原城將會出現『日蝕』呢?」

 

日蝕?這只能是向天上神仙請問,才會知道的事情吧?

 

大帳內所有人開始議論紛紛,交頭接耳討論起來。如果誰能夠精準預測日蝕,那麼,他所預言的其他事情,應該也都會應驗,不是嗎?

 

小色狼能預測日蝕嗎?

這點梟解語還真沒把握,因為日曆上面不會寫出某年某月某日將發生日蝕。她覺得自己好像被法琳道長反將一軍了,只能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小色狼。小色狼也正看著她,不過那個眼神似乎不是在告訴她,預測日蝕只是一個雕蟲小技,而是一種責怪的眼神。

 

法琳道長走到了李淳風面前,微笑問道:「剛才聽說二郎請了鬼谷子來助陣,我才正納悶說鬼谷子是誰?沒想到竟然是世交啊?」說著行了一個禮:「看來我們不得不再比個高下了,是嗎?」

李淳風的父親就是因為預測日蝕失準,跟法琳道長賭氣才生病去世的,雖然喪事並沒有通知丹元子與法琳父子,但他們應該還是知道的。法琳提出預測日蝕的時間做為比試的題目,應該也是衝著自己來吧?

李淳風有點生氣,也有些難過,畢竟他對自己父親擅自作主幫他約定了「再用預測日蝕決一死戰」的打賭很不以為然。可是,命運似乎愛對他開玩笑,此時此刻,法琳認出了他是李淳風,而且還設下了預測日蝕時間的題目,不就是挑釁說他有把握再度擊敗黃冠子兒子嗎?

 

有些忍不住怒氣,李淳風口氣生硬地回答:「既然法琳道兄苦苦相逼,那麼小弟也只能全力應戰了。當初家父與道兄約定,輸的一方任憑處置,道兄是否仍然記得?」

「當然記得,你可要全力以赴,千萬不能放水喔!呵呵!」法琳笑著走回鄭觀音身後,留下臉色鐵青的李淳風還在咬牙切齒。

 

喔?原來是他們兩個有世仇啊!

難怪小色狼敢用責備的眼神看我。輸的一方任憑處置,這賭注還蠻大的,真不知道小色狼行不行呢?

「欸,小色狼,預測日蝕這事情,對你來說也是小菜一碟,對吧?」

長長地呼了一口氣,算是調整自己的情緒吧:「梟蠻子,不瞞妳說,其實在這方面我的功力還不算深,預測的準確度還不足…。」

還沒等李淳風講完,法琳道長已經將預測出來的日蝕發生時間寫在紙上,摺起來交給二郎。很快地,傅奕也寫好交給二郎,就剩下李淳風還拿著筆,對著空白的紙發呆。

 

「小梟,如果沒把握是不是就不要參加這場比試呢?畢竟如果輸了,李大人的下場可能會很慘。」長孫偷偷走到梟解語身後關心地問:「其實二郎的心意我已經知道了,所以,即使未來不能當正室,我也是願意以妾的身分跟他在一起的。」

「呣…雖然我沒看過他做天文曆法這些方面的功課,可是呢,他既然可以修正劉大人的曆法,我認為他是有能力做出準確預測的…只不過…。」

「只不過甚麼?妳這樣賣關子我都急死了!」賀若蘭插嘴進來,她的表情看起來似乎心疼著李淳風面臨這麼大壓力:「李大人要是輸了,可能會丟掉司天台的官位,還要任憑法琳道長處置…我真的很擔心他。」

「賀若,妳幹嘛替他擔心成這樣?輸掉了,砸了招牌是他自己學藝不精,跟別人都沒有關係吧?妳看,他這下不是寫好了嗎?」

三個女生交換心情的同時,李淳風終於落筆,寫好了預測的日蝕時間,摺起來交給二郎。

 

「好!現在就來公布三位仙長預測的時間…呣…首先公布的是傅奕道長的預測…」二郎攤開紙條,皺眉看了一會兒,朗聲唸出來:「傅奕道長的答案是-天機不可洩漏!」

 

「嘩--」眾人私下議論紛紛,確實啊,日蝕的時間是天神決定的,如果洩漏了,不就會遭到五雷轟頂的處罰嗎?

 

「再來公布法琳道長的答案…呣…預測的時間是…」

 

該不會也是寫「天機不可洩漏」吧?梟解語心裡面吐槽式地想著。

 

「這日期看起來應該是,後天…巳時、午時、未時這一段時間之內!」

 

「嘩--」竟然有人可以給出日期,時辰區間,這太厲害了吧?

而且,法琳之前預測的精準度只有以日為單位,現在更進一步,能計算出更精確的時辰範圍了。

 

完蛋了,小色狼能超過法琳道長嗎?

長孫還有我的幸福,都靠小色狼了!

神啊,無論如何祢一定要保佑我,要在二郎身邊幫我留一個位置啊!

梟解語雖然表面鎮定,但是心裡面忐忑不安。

 

「最後公布的是鬼谷子的答案…呣…鬼谷子的答案是,後天午時三刻一分!」二郎一邊念,一邊露出苦惱的神情:「呣…這個時間與法琳道長的時間重疊,不過相對是比較精確,麻煩的事情是,這種情況下,勝負該如何判定呢?」

二郎看著李淳風,希望他能給一個建議。

應該是懂了二郎的用意,李淳風站起來拱手對二郎說:「我想我的計算應該沒有錯誤,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是否我就把我的答案調整成午時三刻?超過三刻,或這提前在三刻之前發生日蝕,都算我輸。」

 

「既然如此,我就自己做主,後天午時三刻,如果發生日蝕,那麼小將我的婚事就以鬼谷子仙長的建議為準。如果不是在這時間,那就以法琳仙長的建議為準。萬一後天整天都沒有發生日蝕,那麼就聽從傅奕仙長的建議。」說完他先轉身看看李淵的態度,等到李淵點頭之後,他又轉身對所有人問:「對於此事,不知道大家還有甚麼異議?」

 

所有人都點頭同意,關於二郎的婚事,就決定交給後天的日蝕來決定了。

 

****

 

「賀若,有一件事情我想還是要告訴妳,但是妳一定要替我保密喔!」二郎的事情結束了,回太原縣衙官舍的路上,梟解語決定還是要對自己的閨蜜坦白一點。

「甚麼事情啦!妳今天整個人都怪怪的,一下子昏倒,一下子又有甚麼秘密要說?」賀若嫣然一笑,拉起了梟解語的手:「既然妳有秘密瞞著我,那我也有一件事情拜託妳。不過,我想先聽聽看妳的秘密是甚麼?」

「我找到我的救命恩人了。」梟解語試著用平淡無奇的語氣來說話:「我的救命恩人就是二郎。」

「啊!!!」賀若蘭高聲尖叫起來!

四周的行人被她嚇得有人駐足查看,有人以為發生是甚麼事情跑了老遠才停下來。

 

「真的!那太好了!」

 

「有甚麼好啊…知道白馬王子就是二郎之後,我才發現我跟他的距離根本就是天差地遠…單就我這個刀人身分,實在不知道該怎樣恢復自由之身…恢復了自由之身,才有可能接近二郎,妳說對嗎?」梟解語有些懊惱地踢著石板縫隙冒出來的雜草。

 

「是啊,我們倆現在刀人的身分,算是皇上最低級的妃子,而二郎則是皇上的外甥,外甥是不能跟皇上的妃子談戀愛的。」賀若蘭將食指抵著眉心皺眉想了想:「呣…這問題好像之前聽刀人小隊的嬤嬤說過:很久很久以前,也不知道是甚麼朝代的時候,曾經有個刀人因為立下了大功,所以皇上特准圓了她想恢復自由之身的心願。」

 

「喔?聽妳這樣說,顯然只要立了大功,就可以向皇上請求恢復自由之身了?」梟解語沒怎麼多想,拍手高興笑道:「那這事情好辦!皇上交代我跟小色狼一起去找尋『龍玦』,只要找到『龍玦』…」

說著說著自己也發現這個想法不切實際,神色突然黯淡下來:「唉!期待找到『龍玦』可能不是一個靠譜的想法。不是我不相信小色狼,而是說,當前半點線索也沒有的情況下,萬一需要花十年或者更久的時間去找,到那時候我就人老珠黃了。」

「二郎再怎樣瞎了眼,也不太可能納一個三十啷噹歲的老妾吧?」

 

「唉!妳這樣說還真的是戳到我們身為女人的痛處,能被男人喜愛的歲月只有短短的十幾年…不過這世界上總是會有奇蹟發生的,說不定,妳會有甚麼機會立下大功勞啊?」

 

「是啊…奇蹟總是會發生的…」算了吧,賀若只是好心安慰我而已,眼前還有難關要度過呢!如果後天小色狼預測日蝕的時間失準,那麼二郎就可能得要娶四大望族或者江南財閥的女兒為妻,到時候只怕連半個妾都不准納!

二郎的大哥建成,老婆是四大望族出身,聽說半個妾都不准納…後來是怕老公出差在外難免拈花惹草,才自己又從娘家找了一個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婢女來權充做妾。

可是…二郎也真好笑,看來他似乎真相信小色狼預測的日蝕時間,否則怎麼看,條件對小色狼都不利,反而對傅奕那個老道士最有利。

去他的!裝神弄鬼的老道士,明明無法預測日蝕的時間,還寫甚麼「天機不可洩漏」。

 

喔,對了,剛剛賀若說她也有個事情?

 

「欸,先不說這個了,我現在只要能天天看到二郎就心滿意足了!剛才妳不是說有甚麼事情要拜託我?嘿嘿,只要不是跟我爭奪二郎的,所有的事情我可以一口答應!」

「是妳說的喔,到時候可別反悔!」

「誰叫我們倆是閨蜜!妳啊,就快點說吧!甚麼事情那麼重要,非得要求我不可呢?」

「呣…我有點不好意思說…」賀若蘭紅著臉,突然扭扭捏捏起來,右手手指錯開搭在臉頰上,甜甜地笑著。梟解語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姐妹淘露出這樣的神情,除了笑而不答之外,也只能等賀若做好心理準備願意說,所以就沒講話去打斷她。

終於鼓足了勇氣,賀若蘭認真地看著梟解語:「小梟,我…我想跟李淳風李大人約會!一天,只要明天一天就好!」觀察到梟解語似乎不打算答應,賀若蘭拉起了她的手央求:「好嘛!答應我嘛!一天就可以了,我保證明天天黑之前把他還給妳!」

 

該怎麼回答呢?梟解語頓時覺得自己像是捅了一個馬蜂窩,滿腦子都是嗡嗡嗡嗡的聲音,蜜蜂不停地用針刺著自己的心臟…把小色狼借給賀若去約會,這有甚麼困難,不是可以很爽快答應嗎?

 

可是,可是怎麼腦子跟身體又分離了!想回答好,卻又說不出口。

 

借小色狼,不就跟小時候借鉛筆,借橡皮擦,甚至借筆記本那樣簡單的事情嗎?

 

唉唷!煩死了,一想到要把小色狼借給她,心裡面就有一種酸酸痛痛的感受梗著,比魚刺卡在喉嚨還難受。

可是小色狼對我明明不重要啊,就像鉛筆或是橡皮擦,要多少就可以買多少,弄丟了,或是別人借了不還,我還是可以自己再買新的。

 

「好啦!借妳啦!」梟解語沒好氣地回答:「先講好了,借妳不是送妳,這個庶民使喚起來順手,要訓練新的來替代很麻煩。」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787)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41. 賀若蘭的一日情人夢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39.二郎的婚事怎麼變這麼複雜?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