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1 07:00:00| 人氣81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25.這附近存在著「無限放大慾望」的法術!

25.這附近存在著「無限放大慾望」的法術!

 

作者: 冷擎

「無上驅魔神咒,急急如律令!」兩手交握,驅動法力,一臉正經地用劍指在空中畫出了一道青藍色的符咒,李淳風迅速將符咒甩向眼前的喪屍。

沒有效果?!半點反應也沒有…比較凶猛的兩個喪屍感覺到李淳風對他們指指點點的,詭異跳著往他這邊來,同時他施法的舉動也讓兩個酒醉的喪屍也察覺到了這四個人類的存在,搖搖擺擺緩步爬行過來。梟解語與長孫姑娘兩人連忙一左一右護住李淳風,以免蠢蠢欲動的喪屍突然進攻吃他的肉。

驅魔咒不行?試試看治療咒好了?

「神農治百病神咒,急急如律令!」又再度將空中的青藍色符咒甩向喪屍…李淳風急著觀察喪屍的反應…還是沒效!

喪屍們更焦躁了,不停地作勢想衝上來,只是迫於長孫與梟解語手上的兵刃鋒利,有所忌憚…但是…強烈的吃人慾望似乎逐漸逼使喪屍們不顧性命撲上來。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附魔,也不是生病…難道是中毒?

「無敵解毒神咒,急急如律令!」…還是不行?會不會是受到驚嚇,三魂七魄跑掉了?

看著李淳風手忙腳亂幾個咒語都失靈,梟解語心裡面老大不爽,又急又怒,要不是眼前這幾個喪屍像飢餓的狼群那樣逐步進逼,她真的很想揪住李淳風的衣領痛罵他一頓。

「靈魂歸位回神咒,急急如律令!」…怎麼回事?通通不管用?

不管了!梟解語公主病發作,怒急攻心,抬起一腳踹了下去。

「呼呼大睡神咒,急急…唉唷!唉唷!好痛啊!梟蠻子,打人也要看狀況啊!」真氣死人了,這時候莫名其妙打人,害我符咒唸到一半。

一腳踹在李淳風大腿上,她吼道:「小色狼,你不要在那邊耍猴戲了,本姑娘看你就是個半調子茅山道士,能行的只有那一招『幻星術』,你不會降幾個星宿給這四隻喪屍附體嗎?附體之後綁起來不就得了?」

幻星術?沒把握喪屍能被附體耶!不過喪屍也是人,只是失去了意識,說不定是生了什麼符咒無法治療的病,或許死馬當活馬醫,先鎮住它們綁起來再說!

或許這辦法真的管用?如果管用我就不跟梟蠻子妳計較了!

當下念了九字真言,心想,四個喪屍既然都是軍人,那就降幾個勇猛一點的星宿,說不定比較能附體?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角木蛟,亢金龍,尾火虎,奎木狼!」

「幻星附身!」

有效嗎?身體的感覺是今天已經不能再用幻星術了…所以,星宿附體成功了,對吧?李淳風喘著大氣,仍然不忘舉起斧頭防衛,緊張地看著四隻喪屍的反應…。

「好像有效耶…我叔叔不流口水了!」長孫姑娘破涕為笑高興地說道。

「大家先不要放鬆防備…成功附體的星宿會先給小色狼請安…現在四隻喪屍只是發呆狀態,也不知道是否能行?」

「老夫也同意梟姑娘的看法,被喪屍咬到也會變成喪屍,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對峙中的四個人滿心煎熬,總覺得像是過了一整天那麼長的時間…終於,四個喪屍翻白的雙眼恢復正常,齊刷刷跪下給李淳風請安…總算是化解了一場危機。眾人噓了一口氣,擦擦汗,結束了緊張的對峙。

 

看著整整齊齊單膝跪地的喪屍們,高士廉有點想法:「李大人,老夫突然有一個想法,說不定可以向這四個星宿問出為什麼長孫順德一行人會變成喪屍?附體結束之後還會不會有救呢?」

「對耶!你還呆在這邊做甚麼,快點問啊?」梟解語性子急,馬上跟著催促。

李淳風皺著眉頭對長孫順德,此時應該是角木蛟附體,開口問道:「角宿,你可知道你附體的這個人,為何會變成喪屍的嗎?」

「啟稟風后大人,本宿不是很清楚。如果降的是『心月狐』,以他的法術比較能知道被附體的人的情況,本宿專長是戰鬥…呣…不過這個人的情況特殊,他並不是狂犬病,而是被非常強大的法術所影響,這種法術能干擾或者控制萬物的心智…本宿只知道這些!」

「原來是中了法術的緣故…這法術果然是非常強大,否則我的符咒怎麼一點效果都沒有呢?」李淳風沉吟了一會兒,又對其他幾個附身的星宿問道:「亢宿,尾宿,奎宿你們有甚麼看法?」

「啟稟風后大人,本宿所附體的這個人,干擾他心智的法術與我龍族的法術非常接近…甚至可以說是一模一樣,所以本宿斗膽猜測,可能是中了龍族法術…更精確來說, 這個法術會無限制地擴大一個人內心的慾望, 直到他喪失神智變成喪屍!但至於是哪種法術,名稱是甚麼?本宿實在不清楚・」亢金龍附身的喪屍回答道。

隨著李淳風目光注視,尾火虎附身的喪屍也說明了情況:「啟稟風后大人,本宿約略可以讀出本宿所附體的這個人之前的一些經歷,看起來似乎這一群人都是從高麗戰場逃離出來的逃兵,翻山越嶺逃亡的過程中,碰巧進入了一個奇怪的森林,瞬間就中了法術失去神智…之後就沒有明確的意識了…。」

「那麼,奎木狼你呢?」

「啟稟風后大人,本宿所知的事情都讓其他三個星宿說完了,沒有其他需要補充說明的了。」

 

用短劍的劍柄戳了李淳風幾下,「小色狼,你問問看他們,附體結束之後喪屍還會是現在這樣嗎?還是說能恢復正常呢?」聽完四個星宿的回答,梟解語迫不急待地追著李淳風要他問明接下來可能的情況?

李淳風點點頭對著四個喪屍說道:「這位梟姑娘剛才問的問題你們都聽到了嗎?」

「角木蛟,還是你先來說明吧?」

「啟稟風后大人,按天族律法,星宿不能干涉附體的人類的身體,因此,如果附體結束的時候,這個人本來是什麼模樣就該是什麼模樣。或者,必要時可以讓他昏睡三晝夜,但這已經是最大限度了,做再多就會違反天族律法,後果將不堪設想。」

 

「感謝星宿大仙襄助,依老夫之見,看這樣子讓四個喪屍先昏睡三天,可能會是最妥當的做法了。」高士廉對著星宿們拱手,接著又對李淳風說道:「不知道李大人看法如何?」

「好像也只能這樣子了…諸位星宿,請等一下退駕的時候,就讓附體的人昏睡三天…」

話才說到一半,後方不遠處傳來宏亮,熟悉,卻又令人不悅的笑聲:「哈!哈!哈!終於還是讓我逮著了,就說龍玦注定要落在我手中的…李淳風,這回看你還能跑哪裡去?」眾人往村子口方向看過去,只見漫天王隻身一個人,手上提著鑄鐵刀,踏著大步逼近。

 

真要命,這種時候遇上這個魔頭…梟解語看了一眼李淳風,他似乎像是被野狼逮住的兔子那樣,腦筋一片空白,連半點逃命的想法都沒有…沒辦法,他只會算數學,這種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距離他太遙遠了…梟解語,還是得靠妳想想辦法!

 

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別擔心,我先跟他鬥上幾回合,爭取時間讓你們找出他的破綻然後伺機下手!」話都還沒說完,長孫姑娘已經手持長劍迎向漫天王,使出劍招對著周身要害進攻。

「長孫…妳不是他的對手,別逞強…」伸長著要阻攔她的手,可是長孫姑娘幾個箭步衝上前,已經跟漫天王鬥在一起。梟解語頓足回頭對李淳風罵道:「小色狼,還杵在那邊做甚麼?不趕快叫你手下的星宿上工嗎?你看長孫姑娘才兩三招就不行了…。」

正罵著,又轉頭看,發現長孫已經險象環生,只能靠著手上寶劍鋒利以及敏捷的反應左躲右閃,但明眼人看就知道,這樣子再走個幾招就要狼狽見血。

「不管了,老娘這個見義勇為的性子就是按不住!」說著,也不顧自己的武功微弱,咬牙硬是衝入了漫天王與長孫姑娘之間:「長孫,妳撐著,我來幫妳了!」。

 

掖庭教的那些功夫,每天練習的都是用肉身撲救皇上、娘娘,都是一些人肉盾牌的招式,臨陣對打的招式沒怎麼練習…梟解語靠著手臂上的「九曲龍尾」搭配自己熟練的人肉盾牌招式,連續擋下漫天王幾招。不知道漫天王是否有用上內力?還是說「九曲龍尾」吸血越久能產生的保護力就越強?這幾刀雖然能感受到漫天王的內力震盪自己的五臟六腑,但比起上次一刀就把自己打到腦震盪那種程度輕微許多。

 

漫天王、長孫姑娘、梟解語鬥在一起,也不過短暫的瞬間,即使梟解語手臂上的神器刀劈不傷,但是這兩個姑娘武功平平,憑的就是不服輸的氣場,才走不到十招馬上又險象環生,梟解語更是有好幾次勉強在地上滾著接住漫天王追殺的刀勢。至於長孫姑娘,似乎受了一兩刀,雖然傷口不深,可是攻勢也漸漸乏力。

 

「角木蛟,亢金龍,尾火虎,奎木狼四宿聽令,拿下漫天王…不過你們自己也要小心,漫天王非常厲害!」急急忙忙交代完任務,不過這四個喪屍也不知道靠不靠譜,雖然自己能招喚星宿附體,可是,說真的還真的沒見過星宿打架…星宿附體凡人之後,是無法使用法術的,無法使用法術的星宿能行嗎?

而且,不小心也會傷害到長孫姑娘的叔叔長孫順德…但是情況危急,再猶豫不決就會出人命了…星宿們可要小心啊!

「本宿聽令!」

一瞬間,四個星宿像一陣風圍繞漫天王四周,抽出腰間的佩刀同時出招,四個人的招式雖然各自不同,看起來卻又像是有演練配套過一般,儼然形成一個陣法,同時分進合擊,針對漫天王全身要害招呼。

「呼…小色狼,看來你這些星宿還挺管用的…呼!」滾到一旁的梟解語隨口稱讚了一兩句,喘著大氣站起來,扶起一旁坐倒受傷的長孫姑娘,仔仔細細查看她的傷勢。

 

「嗚哇!」漫天王雖然威震河北河東無人能敵,不過畢竟還是凡人之身,縱使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是天兵天將的對手。走不出十招就被角木蛟從背後狠狠踹了一腳,接著挨了尾火虎的一拳,這一拳一腳力量奇大,雖然漫天王有數十年修為的內功,但也承受不住,慘叫一聲趴在地上。

四個星宿用腳踩著漫天王的手腳,將他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

才剛包紮好長孫,梟解語回頭就看到漫天王已經被打趴,心裡得意,隨手拔了一跟草蹲在漫天王面前,不停撓著他的臉面與鼻孔,惹得他噴嚏連連,噴得滿嘴滿臉都是灰土。

「嘿嘿!原來號稱河北河東無敵手的漫天王,也會有吃土的日子啊?憑你這本事,也想來搶龍玦?那你也要問問看本姑娘手上這個『九曲龍尾』同不同意?」

漫天王橫行河北河東一代沒有敵手,甚至潛入長安也都如入無人之境,沒想到李淳風手下四個兵這麼厲害,雖然被打趴,心裡面仍然不甘,又被這個沒有禮貌的小女孩惡整,大怒痛罵道:「臭丫頭,妳要嘛就殺了本王,否則,要是讓本王逮到妳,非得斷了妳手筋腳筋,砍了妳四肢,扔到豬圈裡面跟豬一起養不可!」

「哎呀!我好怕啊…這位大叔也不看看誰會先被斷了手筋腳筋?如果是一代武學宗師,按照道理受著這種侮辱,應該要當場自斷經脈自我了斷,證明自己是條漢子吧?沒想到現在只是像一條喪家犬那樣只會亂吼!」

不跟這惡棍扯皮了,梟解語抽刀在手,認準了漫天王的手筋位置,就要舉刀斷了他的手筋,永絕後患。

不過怪得很,怎麼小色狼,長孫姑娘,還有高大人都沒說話呢?

我還以為他們會說「住手!」之類的?

梟解語回頭看了一眼李淳風,得意地笑道:「小色狼,你可不要犯了婦人之仁啊,如果不趁現在廢了漫天王,接下來我們可能後悔莫及…啊…啊…啊…」說著說著笑容變成了哭臉,嘴巴也啞了只能張著嘴瞪大眼睛呼氣,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814)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26.快點,龍玦就在這座山上,別讓人搶先了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24.村莊裡的食人喪屍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